寂寞的季节卫天宁李浩涵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寂寞的季节

时间:作者:玄天九决

小说主人公是卫天宁李浩涵的小说叫做《寂寞的季节》,是作者玄天九决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消息很快在赛车场内传开,来这里赛车的人非富即贵,当然,也有一些带着灰色身份和背景的人,虽然这些人并不一定很有钱很有权势,但他们在东洲市的另一方面也算得上有头有脸,至于其他人,只要有足够进入这里的身份的会...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寂寞的季节》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改不了的风流

  消息很快在赛车场内传开,来这里赛车的人非富即贵,当然,也有一些带着灰色身份和背景的人,虽然这些人并不一定很有钱很有权势,但他们在东洲市的另一方面也算得上有头有脸,至于其他人,只要有足够进入这里的身份的会员带着,便可以进来,所以能够站在这赛车场中的人也并非全部都是二世祖和富家公子,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爱玩爱闹的年轻人。

  卫三公子的名声并不好,但在东洲市地下赛车场,卫三公子的名字还是比较有名气的,曾经一次赛车大赛上,卫景风凭借好车再加上比较高超的驾驶技术而夺了个第三名的成绩,之后因为经常在这里赛车,而且胜者居多,所以卫景风的名气还是比较大的。

  至于李孝义,与卫景风一样,作为圈内的公子哥,这种地方同样少不了他的身影,而且他与卫景风一样,在东洲市纨绔子弟的圈子中,赛车水平都能挤入前三,以前两人也比试过多次,互有输赢,水平都相差不大,今天两人同时出现在赛场而且约定一场比赛的事情一确定。

  不到三分钟时间,整个赛车场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无论这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也无论卫景风名声多坏,多么被这些人在暗中鄙视,但他的车技还是不错的,现在他与李孝义约定比赛,得到消息的人马上议论开来,都在暗中思量着这两个人的赛车水平,想着等会该投注在哪人身上。

  地下赛车场无疑也是一个地下赌场,半公开形势的赌场,其实能够开这样的地下赛车场就足以证明这幕后老板的本事,一般情况下,即便上面知道这里有赌博存在也不会来查,而运营这样的地下赛车场主要的收入并非那些会员们所交的高昂的入会费用,而是每次赛车时的赌注,而庄家自然便是这里最大的股东陆家,平时的赛车都是陆家在幕后*作,像今天卫景风与李孝义临时决定的比赛其投注是无法在幕后进行*作的,但作为庄家,陆云自有他的办法。

  消息传开,整个赛车场也开始沸腾起来,毕竟像卫景风和李孝义这样的高手之间的比赛平时很少见,今天能遇上,的确可以一饱眼福,同时大家心中也在想着该压谁,若光看赛车水平,两人似乎差不多,但赛车还得考虑其他因素,比如两人的跑车,卫景风的是兰博基尼盖拉多最新款跑车,而李孝义的则是一辆加利福利亚跑车,这款跑车也是法拉利最新推出的一款跑车。

  加利福尼亚的看点很多,首先就是动力系统,其选配了一款4.3L的自然进气式V8发动机,并且搭载了缸内直喷技术,因此提供高达343kW\/7500rpM的最高功率以及481N?m的惊人扭矩。加上在法拉利首次出现的7前速双离合变速器,新加利福尼亚的0~100KM\/h加速时间只有3.8秒,而最高车速可以达到310km\/h,并且在燃油经济性上也是可圈可点,13.2L\/100KM的成绩在跑车中具有优势。

  相比之下,两款跑车都是世界顶级跑车,实在看不出优劣,既然从赛车上无法看出,那就只能从参赛者身上分析输赢的数据了。

  在场的人极少部分都是知道今天发生在卫景风身上的事情的,这对他们来说是个选择投注对象时第一考虑的因素。

  卫景风很显然是受到了刺激,今天来这里,只怕发泄的成分居多,既然如此,恐怕他心神不宁,无法做到专心赛车,心理素质上就弱于李孝义,但事情也不能完全如此分析,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卫景风或许因为愤怒和需要发泄心中的郁闷而进入疯狂状态,一旦如此,只怕赛车的时候就会对安全因素考虑的比常人少,一旦如此,也很可能发挥出平时难以想象的水平,这样一来,倒是真正难倒了那些想要下注来赚一笔的赌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接下来赛车比赛中虽然也点燃了整个赛场的激情,但相对于最后添加的那场关于卫景风和李孝义两人的比赛,大多观众都更期待这两人的表现,毕竟这两人在东洲市地下赛车场还是很有名气的,而且这两人的跑车也是今天这里最豪华最顶级的跑车,能够有幸看见这样的赛车比赛,对于这些热爱赛车运动的人们来说,自然是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距离比赛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郭野接了个电话,然后走了出去,没过一会,两个年轻女子跟着郭野走了过来,这两个女人一出现卫景风脑海里便想起了两人的名字,其中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裤子踏着足有十二共分高跟鞋的女子叫做高丽,很漂亮,但那双眸子中却露出淡淡的风骚柔情。

  当然,这种风骚与柔情,却只是对着野人时候才有,她也是东洲大学的学生,不过比卫景风和郭野两人高一级,刚刚毕业,与郭野关系非同一般,说不上男女朋友关系,但却有男女朋友之间的那种实质性关系,这个女人卫景风见的比较多,根据以前的记忆,郭野带她出来玩的次数也最多,看来郭野对这个女人还是有些感情的。

  跟随在郭野和高丽身后的是个穿着很保守简朴的女子,这女子年龄不大,应该与卫景风相差不多,一张清纯美丽的脸蛋上带着紧张的神色,那双灵动的双眼中却露出对这个地方的胆怯与陌生,当她看见卫景风的时候,脸儿更是变得通红,她与高丽站在一起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时尚大方,一个却犹如小家碧玉一般,那种身上的朴实气息,却是发自她本身,并非因为她身上的廉价与朴实的衣服所映衬出来的。

  江小月,一个来自云南偏远农村的大学生,就读东洲大学,乃东洲大学大三的学生,今年二十一岁,三个月前因为一些原因而走上了这条在她看来一辈子都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被人包养的道路,只是现实无情,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不能按照自身的理想去发展去实现,被*无奈的江小月最后也不得已通过高丽认识了卫景风,更被卫景风以二十万的价格买断其一年的时间。

  江小月其实真的很美,只是她从不打扮,或者没有金钱浪费在别的女人所追求的那些昂贵的衣服与化妆品上,虽然如此,在东洲大学她依然是五大校花之一,甚至有人说过,江小月只要稍加打扮,范颐苒东洲大学第一校花的名衔就得拱手让出来。

  像江小月这样的女子自然少不了追求者,三年来追求她的人一批又一批,从学长到学弟,甚至那些校外来学校无色包养对象的大款或者二世祖,追求她的人用句夸张的话说便是囊括了社会的各行各业以及各个阶层,只是江小月因为家里贫穷的原因早就决定不在大学谈恋爱,她的一门心思只放在了学业上,只求将来凭借自己的努力改善家里的条件,但理想与现实似乎天生就是对立的,理想越高越好,现实便越是残酷,一场家变让江小月放弃了自尊和理想,她当了别人的情人,走上了被包养的道路。

  三个月了,江小月记得第一个月的时候,自己这个老板多次临幸过自己,但之后这两个月因为学校放假,所以二人基本上没见过面。

  在江小月的记忆中,卫景风是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名声非常差,她开始也只是抱着金钱交易的态度被卫景风所包养,可是在与卫景风的接触的那段时间,她内心深处却因这个花花公子的许多花言巧语和浪漫的举动产生涟漪。

  当时她一再告诫自己不可以对这个家伙产生任何的想法,自己与他的关系只是建立在金钱上的肉体交易,可是对于江小月来说,对于一个思想保守的女子来说,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永远不会被她所遗忘,更何况这个男人在恶名远扬的外表之下,对待她的时候又有着那样的温柔与浪漫。或许,以前的卫景风的确是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但他对待女人却的确很有本事,也才会成就了他卫三少爷的风流之名。

  江小月看见卫景风时有些拘谨,有些害羞,在卫景风面前,她打心底的看不起自己,有种自己为货物为鱼肉,卫景风为主人的感觉,在卫景风面前,江小月永远无法让自己和他放在平等的立场。

  卫景风看着这个被自己包养了一年的女子,脸上神色不变,只是心中却是苦笑,以前的自己还真是风流成性,竟然还包养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

  回想到与这个女人之间的种种,卫景风脸上露出很温柔的笑容,目光从江小月身上扫过,心中莫名一疼,这个女人既然跟了自己,竟然还穿的如此寒酸,看来她当初的确是被*无奈才被自己包养,倒并非因为爱慕虚荣爱慕钱财了,否则以她的美貌,也不至于在‘变坏’之后没钱装扮自己,毕竟女人变坏就有钱,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放在任何时候都很有效果。

  过来,怎么了,是害怕,还是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无论是以前的卫景风也好还是现在融合了卫天行的意识的卫景风也罢,对待女人的时候,似乎永远都是那么温柔,虽然心中在暗骂自己以前的荒唐和混蛋,可是见到江小月这个模样,脑海中回想起与她的种种,再想到今天的订婚宴上被苏家小姐如此侮辱的事情,卫景风突然感觉心中暖流淌过,直接握住了江小月柔嫩的小手,轻言细语的关心着问候着。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郭野才感觉到卫景风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贱人,见到女人,永远都是那么温柔那么贱,在他看来,卫景风这半个多月的变化实在太多,如今见到好兄弟这熟悉的一面,口中不禁感叹:贱人啊贱人,你变化再大,却始终改变不了骨子里的风流啊。

第十六章炫目的车技

  江小月被卫景风牵着小手,心里有种难言的异样感觉,见卫景风目光温柔的望着自己,唇齿轻启:第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些不习惯。

  卫景风点点头,手里微微用力,安慰道:多来几次就会习惯的。

  听卫景风这么说,江小月心里一颤,只觉得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卫景风的温柔她是知道的,在她心里,对卫景风有种说不出的情愫,自己被他包养,虽然是被*无奈而心甘情愿的被包养,但她心里还是很痛恨这个风流公子的,更痛恨自己,恨苍天不公,但与这个男人相处的久了,心中本有的愤恨又渐渐的被其温柔所淡化,卫景风现在这么说,是在表示今后会经常带自己出来玩么,是在表示着日后两人还会经常相处在一起么?

  这种感觉,让江小月即害怕,有有些期待,她并非爱上了这个温柔的男人,只是作为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男人,她对卫景风有种一种特殊的感觉,再加上卫景风的温柔,抛去他风流胡闹的二世祖形象,这个家伙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确很容易打动许多少女的心。

  咿,那不是大三土木工程系的江小月吗?怎么和卫三在一起,*,传言果然不假,看上去清纯自爱的江小月也始终是个爱钱的女人

  嘿嘿,是啊,不过我的确很佩服卫三,这小子对付女人的手段实在有效,那些被他玩过甩过的女人,能忘记他的还真没几个,没想到连江小月这种极品清纯的女子都被他给包养了,*,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因为卫景风的关系,江小月和高丽的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这里来玩的大多是世家公子,一些身份普通的年轻人多是在社会上混的,当然也有不少是学校的学生,是跟随朋友一起来玩的,而东洲大学的学生来这里玩的就很多,毕竟东洲大学在本省最出名,就读于此的高干子弟实在不少。

  李孝义被范颐苒挽着手臂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江小月一眼,呵呵笑道:好,果然是卫三,叫来的女人果然非同一般,虽然曾经败给我,但江大美女在东洲大学可是最难搞定的女人之一哦,卫三公子却能将之藏于金屋之中,实在佩服。

  江小月没想到出来跟卫景风玩却遇上这么多东洲大学的学生,她在学校名声很好,本来与卫三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要求卫三不要将两人的关系公开出去,但两人在一起几个月,还是有些风声传出去的,只是一直没有被人看见两人在一起,所以在学校江小月被卫景风包养也只是个传闻,大多数学生都只当做笑谈,认为江小月不可能被卫景风包养,毕竟曾经想包养她的有钱人很多,如果江小月是这样的人,也轮不到卫三来包养。但今天,被这么多人亲眼看见,只怕下学期开学,自己被卫三公子包养的事情就会在学校传开,到时候自己还如何在学校生活下去?

  江小月一时间心乱如麻,怔怔的愣在那里,卫景风对女人本就体贴入微,现在更是心思慎密,观察力比常人要强了很多,江小月的神色变化落入他眼中,轻笑道:上车吧。说着,给她拉开了车门。

  江小月在这种场合被发现了与卫景风两人的关系,心里慌乱,早就有离开的冲动,见卫景风这么说,她也没推辞,直接上了车,在车中才暗自松了口气,只是心中很是苦涩,自己该怎么办?面对那些流言蜚语,自己还能像以往那样在学校生活下去吗?卫景风让江小月上车后,看了李孝义一眼:既然难得比一次,不如下点菜头。

  李孝义闻言哈哈一笑:当然,刚刚我已经下了自己一百万,而且根据数据统计,似乎大家都不怎么看好你哦,现在的比率是三比一,买我的人多。

  一百万对能进入这里的许多会员来说都是小数目,可是李孝义的老子身份敏感,李孝义能拿的钱也受到控制,对他来说已经不算少了。

  卫景风听了淡淡一笑,看向郭野:野人,不是没零用钱吗,有多少下多少,别错过这次机会。

  郭野嘎嘎大笑:放心吧,老子身家财产都压上了,连高丽的生活费都压了上去,贱人,你可得赢了,要是输了,老子的生活费你给我补,高丽的学费也得三倍赔偿。

  郭野爽朗的笑着,别说卫景风最近发生了许多变化,就说以前的卫景风,赛车技术是郭野教的,对卫景风他还是比较相信的,虽然李孝义的赛车水平也不输于卫景风,但以他和卫景风的关系,即便知道会输,也会将赌注压在自己兄弟身上。

  在场的除了郭野,其他人都将赌注压在了李孝义身上,虽然两人的赛车技术相当,可是现在投注却是意味着站队,在他们眼中,卫家虽然势大,可是李孝义的父亲毕竟有权有势,而卫家只是在商业上成就很高,至于在政府部门,卫涛还无法与李国栋相比,他们敢得罪卫景风,却不敢得罪李孝义,站队的时候自然选择了李孝义那边。

  比赛时间到,全场沸腾,这是今晚特加的一场比赛,也是最具期待的一场比赛,全场的激情已经随着兰博基尼盖拉多和法拉利.加利福利亚两辆顶级豪华跑车所发出的轰鸣声带到了*。

  帮江小月系上安全带,见江小月紧张的捏着拳头,卫景风轻轻一笑:紧张吗?

  江小月缓缓点了点头,见卫景风没系安全带,忙道:你,你把安全带系上。

  她虽然只是像关心普通人一样随意关心一句,但卫景风心头却是一暖,他曾经经历过的女人并不少,但回想起来,还真没有一次是真正谈恋爱的,曾经也有女人对他温柔对他好,想用真情感化他,只是本性使然,卫景风风流成性,终究还是没有女人留的下他的心。

  穿着性感暴露短装的少女舞动手中的旗子,在这一瞬间,兰博基尼盖拉多与法拉利.加利福利亚同时发出低沉的怒吼在零点零几秒的瞬间启动,同时冲将出去。

  自一开始,两辆豪华顶级跑车便将速度演义到了极限,跑道两旁的观众更加激动,群情激昂,喊叫声再次掀起一股浪潮。卫景风与李孝义两人并非第一次比赛,相对都非常了解,这个赛车场两人也很了解,再加上车子性能相差不多,若是平时,这样的情况下输赢二人心中自己都没底。

  但今天,李孝义认定卫景风受到了订婚被拒绝之后的刺激所以心情不稳定,肯定会在一些特定的路段出现状况,只要自己稳打稳扎的保持车距,赢得最后胜利的希望很大。

  至于卫景风,嘴角早已挂上那丝自信的微笑,现在的他早已不是以前的卫景风了,脑海中融合了卫天行的意识,而五百年后的卫天行身为联邦第一高手,在那个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车子虽然没有被淘汰,但是随便一辆普通轿车的性能都能与现在世界最顶级的豪华跑车相媲美,而五百年后的豪华跑车,速度之快已经超越现在的超音速飞机,由此可以想象到驾驶惯了那种极速跑车的卫天行现在家世兰博基尼盖拉多跑车是件多么轻松容易的事情。

  虽然现在的卫景风身体素质以及各方面的反应能力还无法与卫天行相比,但有了驾驶五百年后豪华跑车的经验,再加上最近半个月来卫景风身体素质的提高,可以说卫景风整体上要比以前强了许多。

  江小月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更是第一次乘坐行驶的如此之快的跑车,那种心脏似乎要跳出口腔的感觉让她觉得全身都轻飘飘的飞了起来,虽然害怕,但她并没有喊叫,侧头看到卫景风嘴角露出的那丝自信笑容,她便一点也感觉不到害怕,同时心中露出疑惑,卫景风这笑容好独特,是以前从没在他脸上出现过的。

  哧

  尖锐的摩擦声中,江小月只觉得身子几乎向外飞了出去,若非早有准备的住着扶手以及有安全带固定着身子,只怕她早就被刚刚卫景风这个急转弯给甩飞出去。

  两辆豪华跑车已经在跑道上跑了一半的路程,自始至终都是以同样的速度前进,双车并驾齐驱的行驶,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能拉开距离,这种场景让观看比赛的观众更加热情高涨,纷纷发出尖叫与口哨声。

  前面,这条赛道最大的弯道即将到来,这个拐角弯道也是每次比赛中最能拉开车距的地方,往往许多场比赛都是在这里决定胜负的。

  坐好了!

  几乎同时,卫景风和李孝义对身边的女人说了一声,李孝义的手捏在了档位上,刚刚与卫景风一直保持同样的速度而无法拉开距离,现在到了最重要的跑道处,李孝义决定在第一圈就将卫景风甩在后面,然后稳稳的赢得这场比赛。

  两车是并排前进的,但李孝义的车占了优势,因为他的车在这个弯道的内侧,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信心在这里将卫景风甩在后面。

  车速已经快到了极限,拐角处瞬间既至,李孝义眼中豪光闪烁,车速不减,准备做一个漂亮的飘移过了这个弯道,他早就已经算计好,只要他的车飘移开,因为两车的位置关系,车道便会被他所抢占,卫景风的车只能落后,可就在他飘移的前一刹那,耳中听见了一阵尖锐的刹车声,紧接着,发动机引擎疯狂的怒吼声在尖锐的刹车声还没消失的同时传开。

  李孝义心中一怔,正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时候,车窗旁边,银色车影早已一闪而过

  全场的欢呼声与嚎叫声似乎出现了片刻的停顿,在这种喧闹声震动苍穹的地方,场中竟然突的出现刹那的寂静。

  不少人张大着嘴巴,擦着自己的双眼,似乎都有些不敢相信刚刚出现在眼前的镜头是真的。

  原来就在刚刚那个拐角处,在李孝义的车完美的完成一次飘移的前一瞬间,卫景风的车瞬间刹车放慢了速度,车子略微落后了李孝义的车,拉开了一个极小的车距,然后,就在车距被拉开的同时,众人本以为卫景风的车已经被李孝义甩在后面,可是卫景风那辆兰博基尼却发出疯狂的怒吼声,在刹车拉开距离的瞬间以最快的速度再次窜出,刚好从李孝义的法拉利漂移时让开的那点跑道缝隙中穿插过去,如此一来,当李孝义的车漂亮的完成漂移之后,卫景风的兰博基尼却因为刚刚的瞬间借位冲在了前面。

  如此炫目的车技,即便是国际最顶尖的赛车中都从没出现过,这样的场面顿时让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中,然后,雷鸣般的尖叫与口哨声掩盖了全场,大多数年轻人一边尖叫一边提出疑问:刚刚我眼花了吗?

  刚刚那是真的吗,有拍下来吗?

  太酷了,瞬间借位超车,太漂亮太完美了!

  

第十七章我的女人,你说不得

  没有任何悬念,卫景风驾驶的兰博基尼在第一圈的那个特殊拐角处超过之后便一直遥遥领先,最后完成比赛到达终点之后,等了足足一分多钟才见李孝义的车赶到终点。

  全场哗然,欢呼声与怒骂声形成鲜明的对比,很显然,因为今天卫景风订婚一事,今天投注的时候大多人考虑这个因素而选择了压在李孝义身上,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卫景风竟然会赢,而且赢的如此精彩如此直接,输了钱,这些人自然是要暗中怒骂来发泄一通的,不过大多数人即便输了钱,也不得不感叹今天来的值,能够看见如此豪华的两辆顶级跑车比赛以及卫景风刚才那炫目的车技,的确不枉今天输掉的那些钱了。

  很自然的伸手在江小月背后抚摸轻拍着,等江小月苍白的面色微微露出红晕,恢复过来之后,卫景风才拉着她下了车,这时,李孝义与范颐苒也走了过来,李孝义脸上还带着微笑,只是眼神中明显带着不甘与不信,他与卫景风是对手,对卫景风可以说非常了解,两人曾经也在这里比过多次,但卫景风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车技实在太让人震惊。

  挽着李孝义手臂的范颐苒同样吃惊,没想到卫景风会有如此精彩的表现,不知为什么,当她看见卫景风温柔的拉着江小月的手站在那里的时候,心中竟隐隐生出妒意,对于今天卫景风看都没多看她一眼而心中失落愤怒,自己怎么说也是东洲大学的第一校花,虽然选择了李孝义,但这个卫景风每次见到自己都会露出毫不掩饰的爱慕之意,今天却见到自己却如此的平淡,这让她有些受不了。

  范颐苒是个高高在上的女人,习惯了众星捧月的感觉,当曾经疯狂追求自己的男人现在淡然对待自己的时候,她心里当然很是失落和不爽。

  呵呵,想不到你以前还藏了这么一手没露出来,精彩,我李孝义输的心服口服,不过下次若再有机会,还是得找你比划比划的。

  李孝义心中虽然不爽,但表面上的功夫却做的很到位,笑容依旧,风度翩翩,他的举动引来不少少女的尖叫,但也引来不少男子的鄙视,其实绝大多数男人都知道,李孝义现在这么绅士,其实是最虚伪的。

  卫景风淡淡一笑:谢谢你那一百万,最近和野人正缺钱用,呵呵,非常感谢!

  李孝义眼角抽动了一下,心中火气,一百万对他来说已经是他所有零用钱的总和了,今天在这里输掉,只怕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会囊中羞涩,虽然以他父亲的关系,跟随在他身边的那些公子哥不会让他在外面花钱,但自己手中没钱,实在有些窝囊憋屈。

  哈哈,卫三真会说笑,你卫三公子和郭大少都缺钱用的话,那东洲市就没有富人了。

  李孝义哈哈大笑,掩饰着心中的愤怒。这时,陆云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两张支票,分别递给卫景风和郭野,这是两人赢得的赌注。

  郭野直接将支票给了身边的高丽,高丽没说什么,落落大方的收下,卫景风没有去接支票,看了一眼江小月,后者犹豫了一下,从陆云手中接过支票,递到卫景风手中。

  卫景风微笑着摇头:今天让你受惊了,对不起,这些钱你就拿着,就当是李大公子等人资助的吧。

  不,不,我,我不缺钱!

  江小月刚刚从陆云手中结果支票的时候就扫视了上面的数字一眼,这上面的数据对她来说与天文数字没什么区别,见卫景风将这支票给她,她哪里会收,同时心中似是被什么东西刺疼一般,伤口流淌着苦涩与无奈。

  靠,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还他妈装纯洁

  卫景风见江小月拒绝,本想再劝几句的时候,一个声音却传入耳中,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大多能听得见,江小月闻言面色苍白,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手中的支票因为她的激动而被捏的褶皱起来。

  场中明显出现了短暂的寂静,陆云哈哈一笑:卫三,这么久没见你来,今天的表现可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走,去庆祝庆祝!

  陆云自然也听见了刚刚这话,但他眼光落在说话之人脸上之后便马上站出来岔开了话题,作为陆家在这里的掌柜,他的最大目的不是赚钱,而是结交这些公子哥二世祖,建立庞大的关系网,虽然说话之人与卫景风和李孝义两人的身份没得比,但毕竟代表着一方的势力,所以他不想在这里闹腾起来,于是站出来岔开话题。

  陆云行事做的滴水不露,只是现在的卫景风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仰仗卫家光环的那个二世祖了,他目光犹如刀子一般盯着李孝义身旁,说话的人声音虽然不大,但以卫景风现在的耳力却辨别出了说话之人是谁,这人正是毛杰,算是李孝义圈子中与李孝义关系最好的一人。

  毛杰因为父亲的关系而与李孝义走的很近,可以说是李孝义的左膀右臂,对他来说,卫景风和李孝义根本没得比,虽然卫家势大,但卫家在机关没什么有地位的人,至少东洲市卫家没有,而他又不是怎么了解东洲卫家与京城卫家的关系的。

  所以在毛杰眼中,卫家只是有钱,而李孝义则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不如有权的,光从这一点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他站在李孝义这边,更何况卫三公子卫景风是东洲市出了名的狗仗人势的二世祖,没有任何本事,完全活在家族的光鲜之下,这样的人与李孝义更是没得一比,所以毛杰打从心底的看不起卫景风,更不会有半点惧怕他。

  可是现在,当卫景风那双眸子如同刀子一般落在他脸上的时候,毛杰第一次感觉到卫景风的目光竟是如此的冰冷,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可以如此犀利如此冰冷,冰冷的让他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咳这个,毛杰是无心的,何况为了一个女人,也不值得卫三公子如此斤斤计较吧!

  毛杰不知道卫家的真实背景,不了解卫景风这个纨绔一旦疯狂起来的不顾一切,可李孝义却是知道的,虽然看上去卫家在东洲市只有卫涛一人为官,而且官也不大,但卫家的势力又岂能是一般人能够动摇的。

  这毛杰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可是毛杰毕竟又是他身边的人,所以当李孝义感觉到卫景风冰冷眼神之后,马上站出来打圆场,同时也感激的看了陆云一眼,若非陆云刚才第一个说话,他还真没这么快想到帮毛杰遮拦这件事情。

  我要是说你的女人范颐苒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不知你心中作何感想?

  卫景风淡淡的看了李孝义一眼,虽然有陆云和李孝义在打圆场,但他并没给二人这个面子。

  今天他卫三公子在订婚宴会上成了圈内人的笑柄,但这并不代表他卫三的笑话就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可以说的,更不代表他卫三的权威能够随便被一些小角色质疑,虽然现在的卫景风并没将今天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当成是个笑柄,但他也不能让自己一直被人看不起,想要让别人不敢说你,你就得拿出自己的威严,真正属于自己的威严,而并仰仗家族的背景和光环。

  卫景风走向毛杰,郭野嘴角带着嬉笑,江小月则有些紧张和担心,拉了拉卫景风,但卫景风并没停下来。

  我的女人,你说不得。

  毛杰被卫景风冰冷的眼神盯的全身上下有种陷入冰室的感觉,但他并不认为卫景风敢对自己做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耳刮子却清脆的抽在了他脸上,他整个身子被抽的扭了过去,只觉得嘴里一咸,张口喷出一嘴鲜血,三颗门牙都被抽落下来。

  在场众人大惊,郭野是最平静的一个,但他此时心中也微微波动了一下,以前的卫景风仰仗家族的光环没少干过欺负人的事情,但从来都不会亲自动手,可是今天,他却是亲自动手的,而且打的对象还是本市高干子弟,这一耳光下去,只怕惹来的麻烦会不小。

  至于别人,则全都惊呆了,没想到平时出事后完全躲在郭野背后的卫三公子今天竟然如此勇猛的亲自出手打人,而且毛杰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众人吃惊的时候,卫景风微微一笑,顺手从旁边一辆越野车后备箱拾起一把扳手,对着被他抽的还没回过神来的毛杰的左腿膝盖便是一下。

  咔嚓

  啊

  骨头碎裂声与毛杰凄然的惨叫声清晰的传开,让人闻之胆寒,虽然卫景风此刻还带着微笑,但他笑着打断毛杰的腿的举动却深深的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灵,就连陆云的眉头都是一阵剧烈抽动。

  狠,太狠了!

  陆云此时心中对卫景风作出了唯一的评价,同时也暗暗留心,看来日后还得重新搜寻这个卫家三少的资料了。

  卫三公子和郭大少离开了,开着两辆豪华跑车载着两个美丽的女人离开了,留下的是全场的震惊。

  李孝义面色红白相间的变幻着,卫景风刚刚如此不给他面子的抽了他左右手一个耳刮子他还没来得及替手下人出头的时候,卫景风又直接打断了毛杰一条左腿,这一变化来的太突然太快了,当卫景风等人离开,他才从卫景风刚刚说的那句让他愤怒的话语中惊醒过来,当看见躺在地上痛苦惨叫的毛杰时,他心中的愤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恐惧。

  对,恐惧!

  这是他李孝义认识卫景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从卫景风身上感觉到了恐惧和畏惧,这种感觉虽然让李孝义非常不爽,但却是确确实实的在他心中产生了。

与《寂寞的季节》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