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太小王爷太老穆南枝鹿知山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王妃太小王爷太老

时间:作者:一味相思

小说主人公是穆南枝鹿知山的小说叫做《王妃太小王爷太老》,是作者一味相思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可是你比别人都辛苦。穆南枝扁了扁嘴道,又抓了把纸钱在手里,一张张丢着,目光却在鹿知山身上打量。  上一次过来是晚上,膳房里头光线昏暗,再加上她根本没敢多看鹿知山,所以只看了个大概模样,今天离得这样...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王妃太小王爷太老》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潦倒郡王7

  可是你比别人都辛苦。穆南枝扁了扁嘴道,又抓了把纸钱在手里,一张张丢着,目光却在鹿知山身上打量。

  上一次过来是晚上,膳房里头光线昏暗,再加上她根本没敢多看鹿知山,所以只看了个大概模样,今天离得这样近,穆南枝甚至连鹿知山额前的绒发都看得清楚,这张脸棱角分明,皮肤有些粗糙,而且还是京师贵人中少见的古铜色,他的眉毛浓且直,眼睛很有神,没有半点京师风靡的文弱书生气,穆南枝忽然就想到一个词,剑眉星目,但是却又觉得鹿知山的这幅眉眼又不是剑眉星目这四个字可以概括的,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鹿知山的五官分开来看都只算端正,但是拼在一起,却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凌然之气,这种气质,是历经沙场铁血才能淬炼出来的,他不似三皇子俊美如似谪仙,也没有四皇子生得五官无一不精致,但鹿知山的样貌却绝对是一众皇子中最让人过目不忘的。

  穆南枝忽然就明白了,万岁爷为什么从前那么宠爱这位大皇子,他实在太出众了,天生一身傲骨正气,从头到脚都是耀眼夺目,想必十多年前,少年郎鲜衣怒马英姿勃发,任谁瞧见都不得不赞一声好儿郎,有子如此,万岁爷自然喜不自禁。

  表哥,我上次带给你的药,你用用吧,挺灵验的。穆南枝的目光落在盖在鹿知山腿上的羊绒毯子上,毯子不厚,勾勒出下面盘坐着的两条腿的轮廓,穆南枝看着那两块凸起的膝盖,眼里都是可惜,像表哥这样的英雄人物,若是腿真的好不了了,日日只能窝在郡王府里头,实在可惜。

  好,我记得用,鹿知山温和地点点头,又指了指地上的食盒问道,这里又是什么东西?

  哎呀,这我倒是给忘了,幸得表哥提醒,表哥你看,这里装着五色果子,还有一盘福寿糕,穆南枝忙道,一边打开食盒,一边小声解释给鹿知山听,这是北狄的风俗,去祭拜亡人时候,需亲手做两盘果品带去送给苦主,以示慰问,我不会做糕点,这五色果子是我让府上的嬷嬷做的,这盘福寿糕倒是我和的面,也不知味道怎么样,表哥你要不要尝一尝?

  我还真是饿了,鹿知山将那两盘糕点都放到了祭桌上,随手取了一块福寿糕送进嘴里,瞧着穆南枝不安地盯着自己看,鹿知山又笑了,糕点味道不错,比采芝斋的还好。

  穆南枝松了一口气,顿了顿才道:我瞧表哥比两月前清减不少,表嫂早逝,固然可惜,表哥却也要珍重自己。

  鹿知山擦了擦手,伸手掸去穆南枝肩上的几片纸灰:不早了,回去吧。

  穆南枝腿上的麻劲儿早过了,又对着段氏的灵位拜了拜,然后这提着食盒退出了灵堂,甫一出灵堂,就觉得冷风扑面,穆南枝忙得扯了扯身上的披风,逆着风一步步朝外走,身后的灵堂一点点远离,她忽然有点留恋灵堂里的温暖。

第十六章潦倒郡王8

  甫一出灵堂,就觉得冷风扑面,穆南枝忙得扯了扯身上的披风,逆着风一步步朝外走,身后的灵堂一点点远离,她忽然有点留恋灵堂里的温暖。

  ~~~~~~~~~~

  这一年除夕,鹿知山没有参加阖宫饮宴,年三十的下午,宫里头才传来旨意,说是万岁爷体恤宁亲郡王身患腿疾,今年就不必入宫了,那时候鹿知山都换好了郡王朝服准备入宫,宋福也已经套好了马车。

  不入宫也好,郡王的腿疾复发,这么冷的天扑了寒气更是不好。宋福心下难过,面上没一点表露,搀着鹿知山回了寝殿,伺候了鹿知山上榻歇着,轻手轻脚出了房门,掩不是一声轻叹。

  郡王这是彻底失宠了。

  ~~~~~~~~~~

  那天,鹿知山在房中睡得迷迷糊糊,后来被爆竹声吵得再也睡不着,正要下床,却觉得膝盖酸疼难忍,鹿知山挽起裤子,果然膝盖又红肿了,鹿知山盯着那肿胀的膝盖看了好一会儿,才唤了宋福取药膏来。

  宋福急得一脑门子的汗,鹿知山从云南带来的药膏已经用完了,这时候若是入宫请太医,必然要传到御前,鹿知山如今的处境,这个时候实在不易在除夕阖宫饮宴之时出触了万岁霉头,宋福搓着手,想着是硬着头皮入宫还是去请外头的大夫。

  鹿知山没让他出府,让他取了穆南枝带过来的药膏过来,带有北狄风情的牛骨罐子,里面装满了墨黑的软膏,涂在膝上清清凉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鹿知山在这股子清香里,又睡去了。

  鹿知山没想到初一竟有人登门,来的人是段氏的父亲,左相段增之子,段飞鸿,时任礼部侍郎,四十出头的人,面相有些老,鬓角也已经开始花白。

  鹿知山没让人搀扶,一瘸一拐地给段飞鸿行了大礼,然后请了段飞鸿入书房,段飞鸿盯着鹿知山的腿,忍不住一声叹息:郡王,如今你可悔了吧。

  段飞鸿这几年没少规劝鹿知山,鹿知山不在京师,自是不清楚朝中形式,他这个做岳父的却没少为他提心吊胆,只是他再苦口婆心,这个女婿也不过是左耳听右耳扔,当初万岁爷为鹿知山指了段氏女,自是存了立鹿知山为储的心,段氏一门也因此跟着水涨船高,左相段增在朝中更是风云人物,处处压右相魏俊辰一头,只是好景不长,西南战线拉得越来越长,战事拖得越来越久,朝臣的抱怨越来越多,万岁爷的脸也越来越难看,段氏一族只能收敛,右相魏俊辰却渐露锋芒,在御前也越来越得脸。

  后悔,鹿知山盯着杯中缱绻舒展的苦丁,声音发沉,若知道段氏命不久矣,我就该早些回京。

  段飞鸿闻言,眼眶湿热,忙喝了口茶压了压心酸,顿了顿又道,除夕上午,魏俊辰才从西南回抵京师。

  难怪那天父皇动怒,连阖宫饮宴都不许他参加,鹿知山摩挲着白瓷杯:可知道议和条款?

第十七章潦倒郡王9

  难怪那天父皇动怒,连阖宫饮宴都不许他参加,鹿知山摩挲着白瓷杯:可知道议和条款?

  暹罗吐蕃皇室求娶大荔公主,大荔每年赔给暹罗吐蕃各十万两白银,另瓷器三百套,丝绸两百匹,茶叶百斤,美人两百名。

  鹿知山捏着茶碗,瞳孔蓦地放大,半晌才觉得手指骨节发疼,这才松开了手:和亲公主可选好了?

  太后从皇室宗族里选了两中了成远伯府和东平伯府的两位庶女,已经封了和硕公主,日子定在了二月二。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各有各的心事,段飞鸿打量着鹿知山的侧脸,半天才又开口:郡王暂时被万岁爷厌弃,却也不能就此一蹶不振,来日方长。

  鹿知山自嘲道:拖着这条残腿,父皇的厌弃怕不只是暂时了。

  段飞鸿皱了皱眉:郡王接连遭受打击,一时灰心也是有的,只是却也不能只顾着灰心了,二皇子和四皇子乃是皇后嫡子,又有太后撑腰,三皇子身后也有最得恩宠的万贵妃,郡王在宫中原本就没有能在圣上面前说上话的人,郡王要是任着旁人一味在皇上面前作践,偏生郡王又一直这么自暴自弃,怕再难无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听闻万岁爷有意将魏氏女指给四皇子,万岁爷揣着什么心思,谁都看得见,郡王您可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

  多谢岳父苦心孤诣为我着想,只是以后还请岳父省了这份心吧,时辰不早,岳父请回吧。鹿知山看向段飞鸿,满脸波澜不兴。

  段飞鸿拂袖而去。

  自暴自弃?

  他不过是太累了,如今他是瞧着什么都没意思,从前的心气儿又多高,现在的性子就有多懒怠。

  鹿知山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又有点犯困了,也不知是不是从前在西南总睡不好,自回京之后,他总是睡不够。

  宋福送走了段飞鸿正要回府,就瞧见有一辆马车停在门前,宋福瞧着穆南枝下了马车,忙得迎上前:郡君您来了。

  郡王可在吗?穆南枝大半张脸都缩在狐皮围脖里,只露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浓密的睫毛还沾着雪花,模样很是可人,我来给郡王拜年。

  郡君里面请,宋福很喜欢这位小郡君,忙得迎了穆南枝进去,郡王在书房。

  可有其他客人?穆南枝听闻鹿知山在书房,犹豫地问。

  段大人才走,书房中只有郡王。

  段大人?可是郡王的岳父?

  正是。

  哦。

  行至书房门前,宋福给穆南枝挑开厚重的门帘,正要通报,却见软榻上,鹿知山靠着窗户,拥着毯子正昏昏睡着的模样,宋福转头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身后的穆南枝。

  穆南枝也顺眼瞧里头看去,鹿知山睡得很熟,因在家中,鹿知山穿着有些随意,一件灰蓝斜襟缎袍,头发松松垮垮地用一根玉簪簪着,有一缕青丝落在前襟,有些凌乱,又显得十分闲适慵懒,这副模样和往常模样很是不一般。

  有点好看。

与《王妃太小王爷太老》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