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玉落池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

时间:作者:南浔

小说主人公是玉落池的小说叫做《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是作者南浔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听这话玉满容急了,为了在慕容赫心中保留矜持的印象,她一直没有主动再找慕容赫,眼下有这样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她怎么能不珍惜。  姐姐且慢,她咬了咬下唇,心想这绝对是自己最后一次求玉落池,姐姐帮帮我吧,我...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我该怎么罚你

  一听这话玉满容急了,为了在慕容赫心中保留矜持的印象,她一直没有主动再找慕容赫,眼下有这样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她怎么能不珍惜。

  姐姐且慢,她咬了咬下唇,心想这绝对是自己最后一次求玉落池,姐姐帮帮我吧,我,是真的很喜欢三皇子。

  玉落池讪笑着转过身,爱怜的轻抚着玉满容的鬓角,既然妹妹都这样说了,我岂有不帮之理?水碧,等三皇子与爹爹谈完了你就说我找他到后院一见,这样既维护了妹妹的名声又不妨碍你们的见面,满容你觉得如何?

  玉满容千恩万谢的点头,对玉落池的恨意却并未因这点小恩小惠而改变。

  等满容成了三皇子妃一定重重感谢姐姐。

  姐妹之间说这个干嘛,你快些回花阁收拾收拾,等会就要见心上人了嘛。

  玉满容一想也是,忙告别了玉落池回去整理仪容。看着她远远离开的背影,玉落池心情颇佳,也悠悠往落池轩走。复仇嘛,当然得两个人一起来。她如今这样撮合玉满容和慕容赫为的就是两人在一起能让自己的计划更顺利一些。

  一片阴影之中,落池轩角落里,男人颀长的身影一顿,如鹰隼般锐利的视线淡淡扫过桌面后,毫不犹豫的拎起了桌上那件由慕容赫送给玉落池的礼品,直接跳窗扬长而去。

  用过晚膳,玉落池挑着灯笼向自己的院落走去。

  沿路回想,方才在饭桌之上,她细细观察了一番玉满容,看自己这个庶妹春心萌动的模样,想来下午与慕容赫的相见也是十分融洽。

  可刚推开落池轩的那扇雕花木门,玉落池就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丝不大对劲。往常这个时辰水碧都会在屋里给自己备下盏灯,怎的今晚回来眼前却是漆黑一片?

  月光清冷,透过半开的窗棂洋洋洒洒落在地面投下一片银白光影;四下寂静,玉落池拧紧了胸口的布料,几乎能听见自己加速的呼吸声。

  她摸索着进了里屋从文案上拿起火折子正要点亮烛台,脚下却被突然伸出的一物狠狠绊了一跤。

  摇摇欲坠的瞬间,玉落池被惊出一身冷汗,她本能的往身侧抓去,却触碰到一个更加柔软的物体

  小妖精,趁我不在就偷偷去勾引慕容赫,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一把干净熟悉的男声在玉落池的头顶响起,南宫甯瘦削的下颌牢牢抵在她的发间,玉落池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嘴边的呼救又被生生咽下,她抬头这才发现自己竟被南宫甯抱了个满怀。

  玉落池连连后退两步却没能与南宫甯拉开距离,昏暗的光线遮挡住了她愤然的神色,她冷一挑眉不悦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恩人的?伤口好了吗?着就出来夜探女子闺房,我看上次受伤八成也是耍流氓被赶出来了。

  南宫甯闻言修长的手指缠绕在玉落池的发丝间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心情似乎因为玉落池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而变得不甚欢悦。

  流氓,我只对玉小姐一个人耍。可玉小姐却四处留情,真是叫人伤心呢。

  玉落池被他箍在怀里动弹不得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她把双手抵在南宫甯的胸前言辞间火药味十足:你到底是谁?接近我又有什么目的?若你再继续说这种不着四六的话,我可就要叫人了。

  你舍不得叫人。带笑的薄唇附在玉落池的耳边不断喷吐着热气,南宫甯的语气十分笃定。

  好生不要脸的人,玉落池在心里暗骂一声,可理智却告诉她,她现在还不能呼救;初见他时是在宫中,现在回想那座院邸的装潢,面前此人的身份大抵不是个纨绔的亲王就是个好色的皇子了。而若贸然暴露了他,说不定还会搭上自己的名声。念及此,玉落池定了定神,索性不再挣扎。

  我勾引谁,做什么这跟你有关系吗?一个连身份都不敢表明的胆小鬼,凭什么在这里跟我瞎嚷嚷。

  南宫甯眸光黯了一黯,心里突然有些乱乱的。

  这些年来他身处异国一直都是运筹帷幄,每走一步都稳如泰山亦很少有过慌乱的感觉,可玉落池的这番话却猛的令他感到一丝焦灼,一向擅长掌控全局的他有些痛恨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既然你在心里这样想我,那么就请记住,我叫南宫甯。下次再见,希望你可以不要再对我充满敌意。至于慕容赫,他人城府颇深,你还是少接触为妙。他伸手温柔的搓乱了玉落池的发顶,不给她丝毫开口的机会就松开了对她的桎梏。

  而后,他又顺着最近的窗子轻点足尖矫健的飞身而出整套动作利索的不留下丝毫痕迹。

  如若不是刚才南宫甯抽回手时轻轻擦过玉落池的下颌,生出阵痒痒的感觉令她心头一颤,她几乎要以为这一切不过是自己臆想的幻境了。

  南宫甯么?玉落池垂眸又低声重复了一遍那人的名字,唇角突兀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自己这恐怕算是被他第三次调戏了罢。

第16章面圣

  这年入冬格外的早,一场大雪来的突然,积雪冲刷着青石巷道大半个月都未曾消停,冬日的皇城满目萧瑟,遍地衰残。天气也开始变得阴冷潮湿,寒气刺骨。

  落池轩里支起暖炉,一向惧寒的玉落池整日缩在屋里,与砚墨暗自较劲。

  小厮来通传让她去参加皇帝寿宴时,她正在临摹一副水墨画,听到皇帝寿宴四个字时玉落池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墨渍滴到无暇的宣纸上瞬间晕染成一滩黑色的污浊。

  你且去回禀爹爹,落池马上就到。她敛了敛声音,心知这定又是一场云橘波诡的宴会。

  水碧立马自衣挂上拿了披风俯身给玉落池细心的系好系带,旋即两人相视一笑,牵起手不疾不徐的往外走了出去,主仆间默契十足。

  相府门口马车早已备好,柳昔一身便装棉服,脸色惨白,看来是抱恙不能出席此次宴会了。

  老爷啊,咳咳,今日我不在你可要看好落池和满容这两个丫头。

  既然都病着了,就别操那么多心,好好在府里待着。

  柳昔还想再说什么,可玉封把眼一瞪,又把她的话给逼了下去。再看看一身纯白狐裘大衣的玉落池,眼中闪着熠熠光芒,仿若遗世而独立的仙子,纵然着素色也把玉满容给衬的黯淡无光。

  不甘女儿就这样被比了下去,柳昔忍愤笑着说:落池,面圣可不是闹玩的,可别再像上回中秋宴一样,言谈举止切勿丢了咱相府的名声。

  落池记下了,落池定会与妹妹一起谨遵姨娘教诲。

  时辰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说着,玉封就领住两个女儿上了马车。

  马蹄踩积雪哒哒前行,皇城庄重威严的朱门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玉落池下了马车,随玉满容一起紧跟住玉封往上阳殿去。

  上阳殿是皇帝举宴之所,凡所奢华,言之不尽。一路上宫婢无数,听她们的谈话,玉落池隐约了解到一直身处宫外国寺为国祈福数年的长公主慕容云舒也回朝为皇帝庆贺。

  玉落池对这个长公主的印象并不深刻,只知道她生母季贵妃生的国色天香曾是皇帝最宠爱的佳人。可惜天妒红颜,季贵妃在生慕容云舒时难产血崩,芳魂归西。也正是因此,皇帝才对这个女儿的出世耿耿于怀,一直都很漠视慕容云舒的存在。

  在国寺过了三年清苦的日子,想必长公主这次回朝就不用再受苦了。玉落池依稀记得前世慕容云舒就是因着这个契机和亲去了西沉国。

  进了上阳殿,玉封朝玉落池叮嘱了几声,就依着官宦的指引与诸臣共坐一桌。而本应与玉落池同席落坐的玉满容却像只飞舞的花蝶,只顾流连于皇子公主的席间。

  玉落池看着她满脸春意的坐定在六公主慕容珠的身旁,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意走到女眷一桌撩起披风就坐了下来。

  入席后的玉落池以手撑腮,看着上阳殿周遭熟悉的景致思绪又不自觉的回到了上一世。慕容赫拥她站在殿上,睥睨众生间又把她打入无形的地狱。自己付出一切为慕容赫取得皇位后,他却第一时间把玉满容封为了贵妃,而后又把自己打入冷宫割舌毁容,凡所酷刑无所不用。

  待我君临天下,定许你为后,一世荣华

  一想到那些丑陋的誓言,玉落池就恨不得将慕容赫撕咬的粉碎。

  皇上驾到——一个尖细的嗓音落下后,满殿的人都起身行礼,高喊吾皇万岁。玉落池也从思绪中清醒,迅速跪拜在地。

  皇帝高居于龙椅之上,只淡淡道一句众卿平身视线就朝玉落池这桌看了过来。

  玉落池好奇的顺着皇帝的目光望去,正见自己的对面坐着一位眼生的女子。

  她穿着一身浅紫织锦宫装,发作流云髻朝后而梳,露出光洁的额头与大方精致的五官。

  注意到玉落池在看自己,她原本慵懒垂下的长睫微微抖动,冲玉落池勾了勾唇角,整个人显得越发清冷寒冽。玉落池被这不经意的一笑晃住了心神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同为女子的她竟也要被对面这位姑娘纯净的气质所深深折服了。

  三年不见,云舒也大了。站起来,给朕瞧瞧。皇帝不怒自威的声音悠悠响起,玉落池正纳罕这位东临长公主是何方神圣时,对面那气质非凡的姑娘却突然从容优雅的站了起来。

  玉落池愕然,这才有些明白了过来。

  好啊,可真像你的母妃。皇帝长叹口气眯起龙目,似在回忆往事,可悲戚内疚的表情又似在表达对这个女儿的亏欠。

  长公主为国祈福三年,即日起,赐长公主慕容云舒封号敦睦,意为敦厚和睦,着回宫生活,以抚季贵妃和季老将军在天之灵。皇帝当着众人立即就拟下这样一道旨意,也算作这十六年来对慕容云舒漠视的补偿。

  而此刻慕容云舒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神情,并未表现出过多的喜悦,只朝皇帝福身谢恩就重新坐回位置上。

  玉落池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心道这才是真正的宠辱不惊。

  宴会开始,皇帝寿辰自是热闹非凡,各色精致的吃食源源不断的往桌上摆。正当玉落池咬着筷子思考先夹绣球乾贝还是花菇鸭掌时,慕容珠又不知听了玉满容的什么撺掇,端着一碗稀粥怒气冲冲的就朝玉落池这边来。

  玉落池尚未反应,慕容珠却朝她这边猛一侧身,刚刚舀出滚烫的红豆粥就一股脑倒在了玉落池的披风上。

第17章打探

  好在天寒,衣裳穿的多了并未被那热粥烫进皮肉,只是可惜了这身狐裘料子,以后怕也不能再穿了。玉落池心知肚明这是慕容珠故意而为,可碍着皇帝的面子她亦不能发作。

  六公主未免太过不小心,我这身狐裘倒没什么,只是可惜了这样好的红豆粥都被公主倒了。玉落池不动声色的盯住菜肴,背对着慕容珠语气里并没有听出不快。

  可慕容珠却十分不满她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她狠狠攥住玉落池的手腕,迫使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玉小姐,哦不,现在应该叫端阳郡主了。郡主这话讲的有意思,不知你是在故意责备本公主,还是说本公主为难你?

  落池不敢。

  筷子嗒啪一声落地,这桌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凝重。

  够了!慕容云舒突然撂了筷子站起绕过桌子径直走到慕容珠和玉落池的面前,早在国寺就听说六妹妹跋扈,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

  慕容珠一听这话自然是生气,可人压人,慕容云舒长于自己,适才又被加了封号,地位上她毕竟矮了一头也不好公然与慕容云舒作对。只是她有些不解,一向为人冷淡的慕容云舒为何会出言帮助玉落池呢?

  长姐误会了,我不过是在同端阳郡主讲讲道理。慕容珠讪然一笑,有些尴尬。

  哦,原来无理取闹就是六妹妹讲道理的方式?刚才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我瞧着六妹妹不是讲道理而是欠管教,我作为长姐有这个教你的义务。褚嬷嬷,你过来,从此你就跟着六公主好好教教她宫闱规矩。

  说着,慕容云舒挥了挥手,她身边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嬷嬷立刻走了出来,朝慕容珠福身。

  长姐,这就不用了吧,我宫中礼仪嬷嬷够多了。慕容珠蹙眉,看向慕容云舒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怨怼,而桌上的小姐们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够多都没把规矩给你教会,说明了什么?褚嬷嬷,你安心跟着六公主,直到把她的规矩教好为止。

  慕容珠眼看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只得恨恨剜了一眼玉落池又朝慕容云舒极不情愿的行了个礼:那我就先谢过长姐了,既然长姐无事,我就告退了。

  嗯。慕容云舒略一颔首,不俗的气质一目了然。

  玉落池看着慕容珠风风火火跺脚离去的身影,有些感激的看着慕容云舒。

  落池多谢长公主。

  无碍,凡事有我她若再找你麻烦我定会护你。慕容云舒拉起玉落池的手,接着说:不知端阳郡主可有空暇时间与我移步后花园闲谈闺中之事。

  当然。玉落池点头,无端的就是十分相信慕容云舒。

  二人行至后花园凉亭,慕容云舒突然摒退下人,与玉落池比肩而坐。

  想必长公主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吧。其实先前在上阳殿中,玉落池就察觉到了慕容云舒对自己的注意。

  既然郡主如此爽快,那我也就不绕圈子了,云舒确有一事想请问郡主。

  公主言重了。叫我玉落池就好。

  好,落池。慕容云舒突然开始搅动手帕,纤细的脖颈上微微泛红,听闻,你有个表兄可是叫苏易溪?

  玉落池不知这两人有何羁绊,于是脱口而出:是啊,我跟他一起长大的呢!

  那你表兄,可有婚配?慕容云舒的声音越来越小,有如蚊呐。

  玉落池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如实答到:表哥心思澄明并无婚配,只是仰慕他的女儿家也并不在少数。

  慕容云舒听了前半句已经放下的心又因为后半句猛的揪起,不过想来也是,像苏易溪那般温润俊秀的男子,当然是诸多女儿家追求的对象。

  长公主别怪我多嘴,我想请问,你与苏易溪是何

  我与苏公子并无关系!

  玉落池话刚说一半,就被慕容云舒的澄清给打断,她低头羞涩嗫嚅的模样完全不似传言中那个清冷的长公主:说来也不怕落池你笑话,苏公子之事怕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云舒生母难产而死,父皇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因而我的幼年生活十分艰难,在宫中受尽欺辱的苦楚。那日我的衣衫被宫婢打湿,当时手无寸铁的我只能任人嘲笑,可就在这时,苏公子出现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他简直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充满梦幻。他护在我身前吓唬走了那些宫婢,还认真的说要护我一辈子

  玉落池认真的倾听着,她没想到光鲜的慕容云舒还会有这样一段凄惨的童年,更没想到自己那个呆呆的表哥小时候还会有这么霸气的一面。

  让你见笑了,也许苏公子早就忘记这些陈年旧事,只有我这个痴人还傻傻惦记着吧。慕容云舒拿帕子拭了拭眼角,眸底光芒明明灭灭。

  公主这话就说错了,表哥向来一言九鼎,说过的话从不忘记,既然他说要保护公主,那他就绝对不会食言的。玉落池脸上泛起一抹促狭,前些日子她还在思忖着苏易溪的归宿,现在就有个绝佳的人摆在了面前,当真是天意啊!虽说上一世慕容云舒是远嫁了西沉,可若她玉落池有心撮合又有什么事是不可逆的呢?

  真的?

  绝不掺假,等我回去立刻就问问他。玉落池看着慕容云舒信誓旦旦的说。

  好。慕容云舒垂了眼睑有些不大好意思,只能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化解自己微微的尴尬。

  对了长公主,我也有件事想问问你。宫中可有姓南宫的亲王吗?想起那个吊儿郎当的背影,玉落池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南宫?亲王?慕容云舒蹙眉思索半晌终于吐出两个字——没有。

与《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