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深情已蚀骨林为之池荌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你的深情已蚀骨

时间:作者:花恒

小说主人公是林为之池荌的小说叫做《你的深情已蚀骨》,是作者花恒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池荌觉得有些奇怪,又喊了一声:服务生!  等了片刻,依然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她,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一转眼人都没了?  正想着,她伸手拉开了试衣间的门,刚要探出头往外面看去,就看到眼前立着一个高大的身...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你的深情已蚀骨》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池荌觉得有些奇怪,又喊了一声:服务生!

  等了片刻,依然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她,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一转眼人都没了?

  正想着,她伸手拉开了试衣间的门,刚要探出头往外面看去,就看到眼前立着一个高大的身躯,周身是熟悉的凛冽气质,池荌的目光微微一顿,立马抓紧了门就要紧紧的关上。

  只是,不等她关上,男人的大掌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整个人直接推到了试衣间的墙壁上,本就狭小的空间里面,两个人显得更加的紧迫。

  没想到在这种鬼地方也能遇见这个男人,真是阴魂不散!

  池荌抬眸瞪圆了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你放开我!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这里对我那什么,我就

  哦?你就什么?他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明显是对于她的不屑。

  其实就算是被眼前的男人占了便宜,她也无处可说,这件事要是被程俊峰知道了自己讨不到半点好处,而且还会被人耻笑,而眼前的男人无论是金钱还是低位都比自己稳固太多了。

  看着面前的女人悻悻的沉默下来,程遇白挑了挑眉,冷峻的面容上没什么表情:你刚刚叫服务生做什么?

  你怎么在这儿?池荌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了转眼眸很是警惕的问了别的。

  难不成这个男人早就发现自己了?现在突然间出现?会不会是有什么阴谋?

  这家商场是程氏的产业,也归我管,我不在这里在哪里?他挑了挑眉,神情倨傲而又矜贵,却是松开了她,靠在试衣间的墙上,清冷的眼眸淡淡的看她:你放心,我今天对你没心情。

  呵,那谢谢你了。池荌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也是撇撇嘴,十分不屑的说道。

  她巴不得这个男人没什么兴趣,最好是某些功能也一起丧失了,省的天天没事给自己添堵。

  看着面前女人反讽的话语,程遇白挑了挑眉不以为意,漆黑的眸子忽然间注意到了她婚纱礼服后拖下来的一条长长的丝带,只是这个丝带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看起来刚刚是经过了一番拉扯。

  剑眉微挑,他忽然间抓住了她的手腕,伸手扳过了她的身子,池荌被他这么猝不及防的一推,差点摔倒在地上。

  正要怒骂,光洁的后背忽然间覆盖上了一层暖意,她浑身不觉紧绷,这个男人真的不会想在这里事情吧?

  她被迫压在了墙上,秀眉紧蹙,恨得牙痒痒:程遇白,你这个禽兽!

  身后的男人并没有回应什么,只是也没有预料之中的侵袭,她微微一怔,下一瞬间,却觉得自己原来紧绷的礼服,忽然间松了,她连忙拉住了衣服护住了胸口。

  自己都能把自己打一个死结,你也是够傻的。他冷冷的嘲讽了一句,拍了拍手,转身开了门,大步走出去。

  池荌站在那里,看着面前关上的门,整个人有一瞬间的茫然,他帮自己解了死结,而且还什么都没有做?

  外面,她听见服务生讨好谄媚的声音:程总,这个是我们店铺昨天的报表,还有一些新入库货物的记录,请您过目。

  我知道了,这个我先拿回去,看完了,让秘书送回来给你。他沉沉的声音响起,低沉的嗓音有一种纯纯的诱惑,莫名的额让人悸动。

  紧接着,脚步声渐渐走远,服务生在外面关切的询问:池小姐,您婚纱换好了吗?

  嗯。池荌淡淡的应了一声,其实自己刚刚就换好了,只是不想出门和程遇白尴尬的碰面,所以才躲在试衣间里面不肯出来。

  她让店员打包了几件婚纱,正要出门,就看见外面程俊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回来,匆匆走进来,看着她道:正好还在这里,你挑一套礼服吧,今天我要带你去参加我朋友的宴会。

  啊?池荌一愣,看着程俊峰皱眉:我从来不怎么喜欢参加这些宴会的。

  自己应付这么一个男人,就已经够难受的了,还要跟着他去应付外面那些奇怪的男人,更加让人厌烦。

  程俊峰看着池荌立即暗沉下来的脸色,顿了顿,搂着她哄道:亲爱的,我的那些朋友,都对你特别的期待,你说你这不去,多不给我面子?

  怎么?我还没进家门,就对我有这么多的要求了?池荌扯了扯唇角冷笑,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程俊峰摇了摇头,看着她劝解:这只是正常的活动而已,怎么能算要求呢,而且,我哪舍得要求我的小美人做什么?

  这么说着,他那贪婪的目光又落在了她精致的锁骨上,大手不安分的从她的腰间,渐渐的移到了她的臀部,嘴角的笑意也是渐渐变深。

  他那又粗又短的手让她觉得十分的恶心,皱眉不着痕迹的推开他,她转身随手从边上扯了一件礼服:好了,我知道了,我就换衣服跟你去。

  别!这件不好看。程俊峰喊住了她,伸手在另外一边的货架上挑了挑,拿了一件最流行的薄纱透视装,递给了她:这个不错,你穿着一定好看!

  池荌看着这衣服嫌恶的皱了皱眉,全身都是纱网,只有简单的两块布护住了比较重要的胸部和臀部,剩下的都让人一览无余。

  真没想到程俊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的额恶心,当下,她狠狠的把这一件透视装挂在了一边,转身拿了自己原来的衣服去换了。

  其实这里的礼服大多都是一些十分性感妩媚的,就算是她手上的这一件,款式也是非常的大胆和性感,但是好在只是胸前开了大V,其他地方包的还是挺紧的。

  一身水湖蓝的衣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姣好的腰身,尤其是胸前那一道开到肚脐的大V,露出一大片若隐若现的春光,白皙晶莹的皮肤更显得明艳脱俗。

第16章让我的小娇妻陪你们玩

  程俊峰本来还因为她没有选择自己挑中的那一件衣服而不高兴,此刻看着走出来一身清纯亮丽的池荌,比起自己那一件更加能凸显她高贵和清丽的气质,宛若是仙女一般高洁,心中的火气顿时没那么大了。

  笑眯眯的走上来,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她胸前流转,伸手掏出了一张卡,递给了服务生:好了,她选的这些东西我都要了,等会把东西给秘书就行。

  服务生点头接过了卡。

  程俊峰迫不及待的带着池荌走出了商场,带着她坐上了车,路上两个人都是无言,程俊峰的手一直都是不安分的握着她的手,她皱了皱眉有些嫌恶的避开,可是他的手又在下一秒摸上来,最后只好是放在那里,被他抓着。

  一阵难受的压迫感,也不知开了多长时间,汽车在一家酒吧前面停下来,程俊峰扶着她下车,手腕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件,门口的人才放心让他们进了酒吧!

  走进来,映入眼前的就是金碧辉煌的装修,大理石服务台上,有几个雕刻的字,暗欲酒吧。

  暗欲?

  池荌目光微微一顿,她记得在豪门界,确实有一个纸醉金迷的地方,就是暗欲,这个酒吧向来只接受名门贵族进入,稍微身份卑微一点的,都是无法进入。

  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高端奢华,随随便便一个摆设,就是价值千金。

  而且,这里满足豪门贵族的一切需求,不仅有高尔夫球场,还有室内设计台,美人美酒一个都不少,消费也是离奇的高。

  可是,他带自己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找女人?

  池荌心里有些疑惑,正在这里想着,人已经被程俊峰给带到了一个包厢门口,他用手上的卡滴了一下房门,包厢应声打开,里面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

  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而身侧的程俊峰已经带着她走进去,到了最中央的沙发上坐下来。

  这一圈人,看着都是和程俊峰差不多大的老男人,桌子上摆放着白兰地和香槟,这些人一看见程俊峰进来,立马笑眯眯的讨好,还有不少人的额目光落在了在一边的池荌身上。

  我说今日程总怎么来得这么晚?原来是身边有如此精致的美人相伴,都对咱们不管不顾了。这边的一个人笑眯眯的奉承。

  程俊峰笑的满脸横肉堆在一块,一双本就细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那是,只是美人不好伺候,所以耽搁了,希望诸位不要介意。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不过既然是来晚了肯定是要罚酒。另外一个人一边说一边倒了一大杯的白兰地放在了程俊峰的面前:这个可不能少!

  程俊峰蹙眉,拿着酒杯看着众人叹息:这个罚的是不是太多了?我这身体现在也吃消不了了。

  吃消不了,怎么和美人在一块?程总难道要让美人失望?这边其他的老男人一边说一边笑成一团,那些带着欲望的眼光都落在池荌的身上。

  这边也有两个陪酒的女子,只是比起池荌的气质,那还是相差很远,池荌身上有一种清灵,而那些女人却只是美艳的世俗。

  当下,这两个美女看到了一边其他男人的眼神,立马端着酒杯笑眯眯的走上前,也是给池荌倒了一杯:不如程总让身边的这一位帮你喝,美人可是可以减半的。

  程俊峰小眼睛的精光一闪,把手中的酒杯放下来,看着一群人皱眉,啧啧叹息:就知道你们这些不安分的,这么快就把主意打到我的小娇妻身上了。

  不敢不敢,我们也是为您着想。一群人立即笑呵呵的附和,却是神色各异。

  大家当然是不敢对程俊峰提出什么为难的要求,或者是做什么,但是虽然池荌是他的妻子,豪门中的女人也就是玩物而已,无论这个女人多么的漂亮或者是优秀。

  而且,豪门的男人周身美女如云,也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怎么样。

  程俊峰笑了笑,当下把手中的酒杯放下了,侧首睨了一眼坐在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池荌:亲爱的,你愿不愿意为我喝一杯啊?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那目光找中还是有一些压迫,池荌知道自己怎么在程俊峰面前闹腾都没有事,但是男人最不允许的是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

  她如果在这个时候不卖给他面子,只怕以后就会真的不好过。

  淡淡一笑,清澈的眸子波光流转,她直接拿起了边上程俊峰那一大杯,看着众人笑道:不过是一杯酒而已,大家要求多少,我就喝多少。

  说则,她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白兰地入喉中,一种火辣辣的灼烧感从肠道直接到了胃里,毕竟是烈性酒,虽然是加了冰块,但是燃烧的依然让她有些吃消不了。

  神色顿了顿,她喝完了酒,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淡淡看着众人:干了。

  这边的人都被池荌这么豪迈的样子看的吓了一跳,互相对视了一眼,程俊峰对池荌的这个表现很是满意,看着众人嘴角的笑意更浓:怎么样?还有谁有意见的?

  众人都是不说话,这边有一个人目光一闪,忽然看着他们提议道:不如咱们划酒拳,谁喝的最多,我就把这个单子给谁!

  哎呦,刘总,虽然是你的生日宴会,但是你这样做也太不公平了,我们可都是没有那么好妻子的人啊。

  刘总你可不能这么的放水啊。

  池荌在众人的话语中也算是听出来一些,看来今天的是一场生日宴会,但是与此同时来的,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拿下单子。

  这边自己和程俊峰两人在一起,边上的都是一个人来的,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所以说,大家还是对此有些有些不满。

  一个女人,你们这些男人还怕吗?那个男人挑了挑眉,看着周围的人不以为然道,戏啊艺术按键,一双贪婪的目光落在了池荌的身上:而且,这么漂亮的小美人,你们舍得欺负吗?

  程俊峰其实并不怎么在意这场合作案到底能不能拿下?但是,这刘总说的话却是深入人心,让他觉得十分舒服。

  他忽得一拍大腿,小眼睛看着众人,挥手豪爽道:既然大家这么怕我的小娇妻,我就放水,让我小娇妻来跟你们玩一把怎么样?

第17章不起眼的小三

  好!

  大家一听说程俊峰不玩,而且还有中了一个穿着如此明艳的小美人给大家助兴,目光中的贪婪更显,两眼都是贼溜溜的盯着池荌胸前的V领,想从里面探一探,稍微透露的风光。

  池荌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冷冷的看了一眼程俊峰,程俊峰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她,附在她的耳边悄悄道:玩一玩就好了,拿不拿下这个案子都不重要。

  她难道是在乎这个案子拿不拿得下来吗?

  池荌的心底一片冰凉,其实她的下场和那些陪酒女也没什么区别,只是稍微高级一点,陪玩的人都是一些大人物而已,也仅仅是能够说得上一句话。

  可是,她知道,如果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自己摔门离开的话,那么接下来将会面临更加悲惨的结局。

  沉沉的深吸一口气,她力持镇定,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陪着一群人玩了起来,她其实并不太会这些东西,一连好几局,她输输赢赢,也被灌了不少酒。

  也不知玩了多久,周围的合作商被灌倒了四五个,就还剩下三个人,几个人也都是有些醉了,池荌并不怎么擅长喝酒,这第一次,勉强在这里支撑着,之前还喝了一大杯的白兰地。

  眼下,一张精致的小脸已经是绯红,或者手杯的酒有些不稳,边上,另外一个合作商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凑近了她,低低劝道:美人啊,你就别跟咱们这些人计较了,干脆服输,就不用再喝了。

  说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大手伸手拉着她的肩膀,把她她一半肩上的衣服拉下来,露出一片香肩。

  池荌身上的衣服因为前面开的V,本身就是两条荷叶袖搭在肩膀上,此刻,被这个男人这么一拉扯,不仅肩膀露了出来,而且,胸前的一大片也是被扒了出来。

  她虽然喝的整个人有些神志不清,但是对于身上向来警惕和敏感,眼下,连忙伸手去把衣服扶好,下一瞬间,不知道身后谁拉扯了一把,她摇摇欲坠的身子猛的向后倒去,冷不丁的跌入了一个满是酒气的怀抱。

  视线模糊中,耳边程俊峰的声音响起来:这可是比赛,你们可不能在背后悄悄的走后门啊。

  男人的声音沙哑而又猥琐,一只大手直接从她的后背揽到了她的要腰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那粗粝的手指探入了她的衣服里,摩挲揉捏着。

  浑身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池荌稍微清醒了一些,伸手要推开身边的程俊峰,只是,白兰地的后劲很大,她只觉得浑身有些酸软无力,整个人脑海里模糊一片,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

  来来,石头剪刀布!这边的另外一个人喊道,池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了什么,但是面前传来了一阵哄笑声,她好像是出局了。

  身边的程俊峰把她手中的酒杯拿下来,迷糊中感受到一种唇上覆盖了一层极重的烟草味,并且有什么想要撬开她的唇,这一种触感让她本就火烧火燎的胃涌上一种酸涩的难受。

  她忽的推开了面前的男人,捂着唇急忙推开了门,冲出了这个迷乱而又肮脏的地方。

  到了洗手间里面,她捂着肚子对着洗手池一阵干呕,酸涩腐蚀的感觉涌出,她这才觉得胃中的不适感稍微好了一些,用冷水拍了拍脸,她混沌的意识渐渐的清晰,抬首看着镜中的自己。

  苍白的脸上红得极不自然,嘴唇上有些微微的红肿,一双清澈的眼睛满是通红。

  想起刚刚在包间里面的一切,她的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目光黯淡而又绝望的冰冷,还未结婚便已经如此,若是结了婚,岂不是更加的惨烈。

  可是,她能有什么样的选择?

  她正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发呆,忽然间看见镜子里面倒映出另外一抹身影,缓缓的朝自己走来,明艳的脸上有一抹嚣张的笑意。

  目光微微一顿,这个女人她认识,是自己以前的大学同学,叫杨丽丽,人长得很是妖艳动人,平常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混迹于男人堆里面,然后来炫耀自己男友多。

  此刻,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

  杨丽丽要注意身边,抬手动作优雅的打开了水龙头,轻轻的冲洗着手,看着镜子道:池荌,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我还以为你成了程家夫人,以后就再也见不着了呢。

  池荌又简单的冲洗了一把脸,并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说什么,转身便要离开,只是,杨丽丽忽然伸手拦住了她,站在她的面前挑了挑眉:怎么?就不跟我分享一下,嫁给老男人的感觉吗?

  我觉得没什么好分享的,你若是喜欢,也可以嫁一个试试。池荌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杨丽丽,伸手推开了她把自己的手,阔步就要离开!

  呵,我以前还在想,这种高枝的,现在看出来了,是因为不要脸。杨丽丽尖锐刻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池荌的脚步微微一顿,觉得有些人自己不收拾一下就会变得无法无天了。

  她微微侧首,目光从容优雅的看向杨丽丽,扯了扯嘴角,淡淡道:我记得,好像某些人连攀高枝都攀不上,到现在只做了别的人小情人。

  杨丽丽神色一僵,咬了咬唇看向池荌:你瞎说什么呢,我和他真爱,总不比你被人玩弄好。

  真爱吗?可是我觉得别人只把你当情人而已,更准确的说,就是不起眼的小三。池荌一双澄澈的眸子满是阴凉,嘴角勾起一抹凌厉的笑容。

  杨丽丽从大学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想着攀高枝,到现在也不过是成为了一个,稍微有钱人的小三,眼下池荌说的话正好踩到了她心中的禁忌上。

  脸色一白,她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得看着池荌:我才不是小三,我才是那个人真正爱的人!

  是吗?我记得小三都说自己是真爱,最后却连个名分都没有。池荌淡淡的一笑,看着她讥诮的勾唇,目光冰冷傲然。

与《你的深情已蚀骨》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