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林清穆西沉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

时间:作者:风华凄凄

小说主人公是林清穆西沉的小说叫做《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是作者风华凄凄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15章:你别动她  穆先生和林请在一起不久,想必还不是十分了解,我和她也算是老熟人了,还有之谦,穆先生要是想多了解林清一点,不妨来找我们,我们很乐意帮忙告知,方便你们培养感情哦~  谢谢好意。穆...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你别动她

  第15章:你别动她

  穆先生和林请在一起不久,想必还不是十分了解,我和她也算是老熟人了,还有之谦,穆先生要是想多了解林清一点,不妨来找我们,我们很乐意帮忙告知,方便你们培养感情哦~

  谢谢好意。穆西沉淡淡道,有什么事情我想知道,会自己问林清。

  很多事情,你问了未必会告诉你哦。她回头含情脉脉看着许之谦,娇俏地眨了眨眼,我们女孩子啊,很多事情都不好意思直接让自己的恋人知道呢。

  穆西沉笑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林清,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

  他状似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孙媛媛:你说的是真的吗?

  孙媛媛玫红色的指甲和潋滟的红酒交相辉映,她看着穆西沉甜美一笑:当然是真的,我和林清是大学四年的闺蜜呢。

  那真可惜。

  不可惜呢,穆总裁想要了解自己的女朋友,时间还不晚啊~

  哦,我想你理解错了。穆西沉正色,视线平扫过许之谦又带过孙媛媛,落定在林清身上,我是笑这丫头的眼光,在挑人这一方面,永远都是这么糟糕。

  林清从头到尾没有开口,心底一片爽亮,听完这话之后,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在桌子下面,穆西沉的手伸过来,把她的小手轻轻一握,他侧耳在她旁边,低语道:一切有我。

  林清看着孙媛媛摇摇欲坠的脸色,也压低了声音:你悠着点儿。

  孙媛媛僵掉的表情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因为这个时候挨桌敬酒的新人已经走了过来,徐宛然挽着陈鸣,容光焕发地款步走近,身为新娘的幸福让她整个人都比平时更漂亮了许多。

  大家的注意力顿时都转移到这一对新人身上,身为新娘的高中同学自然是对新郎一顿拷问,一桌人东一个西一个地敬酒,陈鸣敬了半圈之后连连告饶,总算因为态度诚恳躲过了众人的围堵。

  桌上的气氛随着新郎新娘转了这么一圈,又开始融洽欢腾起来。穆西沉身上铁板一块,孙媛媛大概是自知敌不过,也安分了不少。

  哎呀,你们这些人。赵楠虽然神经大条,也隐约察觉刚才的情形不对,赶紧一锤定音画上句号,宛然今天结婚,桌上还有你们这两对幸福的情侣,成双成对地来欺压我们单身狗。为了这个你们都要各罚三杯,不许赖!

  罚酒什么的本来也就是玩笑话,大家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一阵也就过去了,酒喝不喝什么的,并不是那么重要。

  没想到话音才落,许之谦已经举杯:我认罚,大家随意。说完扬了扬头,一杯红酒慢慢见底。

  他也不说话,抿着唇神色淡淡,只是执着地一杯又一杯。三杯红酒下肚之后,桌上的空气凝滞了片刻。

  赵楠这个时候再看不出异常就是傻子了,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把刚才的话收回来。无奈是她开的头,怎么也得把场子圆回来。

  她艰难地看着穆西沉,有些求救的味道:那个穆西沉啊

  话没说完,孙媛媛举着酒杯盈盈站了起来,走到穆西沉的旁边,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甜笑。

  之谦先干为敬,我也就随后,这三杯酒敬穆先生和林清。

  穆西沉没有起身,目光淡淡落在林清身上,又很快收回:林清不太能喝酒,她的那三杯我替她喝。

  穆先生对林清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孙媛媛的声音里带着些复杂,靠在林清的椅背边,慢慢喝下第一杯,很快又把第二杯倒满。

  穆西沉也没有二话,眉目不动地两杯酒下了肚。

  孙媛媛给他倒酒,发现手里的瓶子空了,于是弯腰去拿桌上的另一瓶红酒,也不知是不是高跟鞋没有站稳,居然脚下一颤,整个人往林清这边歪了过来。

  和她一起歪过来的,是透明的高脚杯,和杯子里潋滟夺人的红酒。

  穆西沉眼疾手快一拉林清的椅子,然而动作还是慢了三分,孙媛媛杯中的酒泼了大半在林清身上,裙子的胸前和腿侧的大半衣料上,都是暗紫红色的红酒印渍。

  啊呀,真是不好意思只顾着去拿酒瓶,一下子没有站稳。不是要故意弄脏你衣服的。孙媛媛顿时花容失色,拿过纸巾就要给林清擦拭,林清你也是,看到我拿酒,也不让一下。

  她的手在半道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拨开,穆西沉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声冷冷响起。

  你别动她。

第16章:昔日恩怨

  第16章:昔日恩怨

  红酒渗透布料,在肌肤上流淌蔓延而下,林清心里一凉。

  她还是太天真了,没想到孙媛媛会用如此下作的方式挑衅。

  人有些懵,脑袋有些空。

  孙媛媛阴谋得逞后嘴角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和许之谦若无其事袖手旁观的表情,在眼底放大开来,让她脸色沉暗,手脚冰凉。

  虽然明知他们现在是名正言顺的一对,不能奢望许之谦做出苛责孙媛媛的样子,心里却还是钝痛。

  只是,出糗并没有如她想象的那么久。

  下一秒,一件烟灰色外套笼罩下来,从肩到腰下,将她围裹的严严实实。

  动作自然流畅,就像做过很多次。

  穆西沉还唯恐林清春光外泄一般,仔细的角落的位置往里掖,把她方才还性感诱人的小身躯,包裹成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小粽子。

  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她恍然回神,后悔方才那一刻的失魂,落到孙媛媛眼中,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还冷吗?

  一语双关,语调平和关切,穆西沉说话,很有艺术感。

  不冷了

  林清深感失态,浅笑着迎上穆西沉漆黑柔和的眸光,脸颊微红。

  短时间内体味到五味杂陈,幸好,最后一秒,是甜丝丝的味道。

  在男人柔情似水的注视下,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甜笑。

  这样的笑容让许之谦眸光一顿,默默的注视着在他人怀中甜笑的林清,心里的酸涩排山倒海。

  曾几何时,这么甜的笑容只是针对他的,时过境迁,一切都变了。

  许之谦的变化,孙媛媛时刻关注着,心里那股子嫉妒简直就要喷薄而出。

  她用力把手里那团纸巾捏了又捏,越是嫉妒,嘴就越毒。

  林清,不是我说你,都六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呢,还是这么不小心今天如果不是穆总在啊,你想想看——

  话只说了一分,让林清脸上的笑容凝住。

  赵楠看不过去了,大声说道:孙媛媛,明明是你不小心!

  孙媛媛天性骄横,最容不得别人说教,今天明摆着就想将林清一军,怎么能就这么放过去。

  她扬着引以为傲的娇媚脸蛋反诘:拜托,我的确是不小心,但不是故意啊,这有什么不对吗?

  她分明就是强词夺理,赵楠鄙夷的瞪她一眼,懒得再理论。

  林清脸色冷了,压着怒火,不想说话。

  一是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行事风格,孰是孰非大家看得清清楚楚的,她不想做口舌之争,二是她必须顾全大局,毕竟好闺蜜徐宛然的婚礼,如果真闹起来,那是砸好闺蜜的场面。

  媛媛,别闹了

  许之谦终于开口说话,就连他,此刻都觉得太丢脸了。

  孙媛媛不依不饶,看到许之谦胳膊肘往外拐,俨然变相帮助林清脱困。

  她打了鸡血一般眸光里多了几分恨意,咬牙切齿的眼神瞥向许之谦再扫向低头不语的林清,还想争辩几句,却迎上穆西沉森然冷冽的眼神。

  整颗心脏瞬间失血般僵滞,着了魔一般骤然失语。

  不管有心还是无意,做错事就应该道歉,难道孙小姐的家教如此浅薄?

  穆西沉语气淡凉,微微扬起的黑眸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倨傲与藐视,和方才对林清的柔声细语,反差鲜明。

  此刻孙媛媛脸上的表情很精彩,青黄不接。

  可她是谁,最善于给自己找台阶下。

  她干干的笑着,以套近乎的语气,甚至是炫耀的眼色瞄着林清:穆总你是有所不知,我和林清本就是好姐妹,我相信她是不会介意这么点小事的哦

  在场的先后赶来几位同学,都是大学里熟知他们关系的。

  听她这么说,赵楠叹口气,幽幽插话道:是哦,可真是好姐妹呢

  孙媛媛状似无辜的挑挑眉摆摆手,一副我们就是这样,你能耐我何的架势。

  穆西沉看似无意,淡凉的眸光转向赵楠追问:说说看,怎么个好法?

  咳咳——林清貌似被呛到,一个劲的给赵楠使眼色。

  陈年糗事,休要再提!

  赵楠一双晶晶亮的眼睛只锁着这位超级无敌帅男,完全把她的暗示忽略掉,一开头便是滔滔不绝:穆西沉,你是有所不知,林清可是出了名的,做好事一向不求回报

  穆西沉凉薄的唇微微动了,示意她说下去。

  赵楠性格直爽,毫不掩饰对孙媛媛的鄙视:孙媛媛,只有林清那么傻,肯帮你那么多你丫总是逃课,临到考试着急了央求林清帮你作弊,结果被老师发现还反咬一口说林清抄你的,人家林清硬是一句话都没说

  你说后来怎么着,我们那老师专门找林清谈话几次,给她做思想工作,知道作弊的肯定不是她,可这丫头煮熟的鸭子就是不开嘴一口咬定是自己作弊!而孙媛媛呢,人家没事人一样乐颠颠的找男人约会去了!

第17章:当然介意

  第17章:当然介意

  林清脑袋低低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初之所以一人担当下来,因为她知道,孙媛媛绝对不可以补考,她肯定过不了考试。

  穆西沉讶然,打量着身旁的小女人,仿佛将她重新认识了一遍:果然眼光不够好不是一般的笨

  林清真想把西装外套掀起来,先把脑袋扎进去再说,这往事,实在太丢人了。她用余光悄悄瞄了瞄穆西沉,知道娶了这么笨的老婆,他一定好后悔吧?

  孙媛媛脸色很不好看,心虚的瞄了瞄许之谦。

  赵楠才不管孙媛媛愿不愿意听,继续傻姑娘林清的精彩故事:还不止这一件呢,孙媛媛,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经常装病,今天这不舒服明天那不舒服,然后理所当然的要求人家林清照顾你

  说到这,林清抿抿唇,微抿的唇角一派酸涩。

  对于同学们的质疑,她一笑了之。

  只当孙媛媛是小孩子脾气,从来没计较过。

  这还不都是因为,她看重,并珍惜她们之间的友谊?

  只可惜

  赵楠还在深恶痛疾的念叨,林清却听不进去,眼神呆滞,脑袋又开始呈现放空状态,她这么珍惜友谊,带头来得到了什么呢?

  因了赵楠的提醒,桌上的气氛热烈起来,同学们纷纷加入讨论。

  这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揪出来,每一件都让孙媛媛脸红气短,现场气氛陡然一变,成了她的糗事揭发大会!

  只见她越来越心虚,脸一阵红一阵白,一层薄汗,已经从鼻尖渗出来。

  本是要给林清难堪的,谁知,这会最难堪的是她!

  看见同学们愈发热烈的讨论着,孙媛媛实在没信心和底气再继续下去,将手大力在桌上一拍:够了!我和林清之间的事,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

  显然恼羞成怒的节奏,手都拍红了。

  赵楠嗤笑一声,觉得说的也差不多了,便收了话。

  转瞬,孙媛媛换上那副炫耀式的招牌笑脸:所以麽,好姐妹麽,只不过弄湿一件衣服,这么点小事,林清当然不会介意的

  赵楠紧张的看着林清,生怕她再次犯傻。

  穆西沉饶有兴味,声音低沉的反问:是嘛?

  谁知,林清脸色一沉,冷然说出:我当然介意!

  此语一出,全场大快。

  虽然不闻笑声,看同学们脸上那畅快的表情便知晓。

  穆西沉潭黑如墨的眸中,闪过一丝欣赏。

  孙媛媛懵了,愣怔片刻后,噔噔几步回到座位上,从包里掏出一张卡,用猩红的指尖夹住,趾高气扬的抬起下颌:不就是弄脏你一件衣服吗,我这张卡里有十万块,你可以随意换一件你喜欢的衣服了!

  颇有财大气粗,居高临下的味道。

  穆西沉微微抬眸,一股冷意直逼人心:你觉得,我们缺你这十万块?

  这是反问句

  仗着家里有些金银便高人一等的孙媛媛哑然,突然间意识到此刻面对的对象不再是一个月工资只有几千块的林清,而是她身边的穆西沉!

  气氛就这么僵持着,可是,她并不想因此而退缩。

  毕竟,穆西沉的底细现场没几个人知道,她举着那张卡,脸上保持着炫富的微笑:有人呢,就喜欢打肿脸充胖子,拿去吧,十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哦?

  她话音刚落,不远处便响起一道洪亮男声:对不起总裁,我是总经理赵琦,不知道您来亲自视察,招待不周,请多多见谅!

  这人来的甚是突然,当大家循声望去,一位西装革履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已然到了近前,不由分说深深九十度一鞠躬。

  而最先反应过来是孙媛媛,捏着卡的手,剧烈的抖动一下。

  他说什么,总裁,视察?

  全桌的人,都用诧异震惊的眼神看着穆西沉。

  赵琦眼神落在穆西沉身旁裹着烟灰色外套的女人以及旁边地上的一滩红酒上,眼睛猛地震颤一下,刚刚直起来的身躯又矮下去,诚惶诚恐。

  很抱歉总裁,是我们管理不到位,才出了这样的事情,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加强管理,严厉追责!

  穆西沉唇角微勾,表情淡然:不是酒店管理的事,只不过是个别人素质低罢了

  孙媛媛脸都绿了,用力咬着唇,有怒火却不敢发作。

  ?

与《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