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盘古传人沐翊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洪荒之盘古传人

时间:作者:地君

小说主人公是沐翊的小说叫做《洪荒之盘古传人》,是作者地君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平王府中堂内,正当壮年的平王爷正在款待出手搭救爱子的罗浮道人,刚刚恢复过来的世子也相伴在左右,只是大病出愈面容很是憔悴。  王爷指着坐在堂中的罗浮道人对刚刚病愈的我说道:海儿,这就是救你的道长,快点过来拜谢。我...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洪荒之盘古传人》精彩内容分享:

第二章罗浮道人

  平王府中堂内,正当壮年的平王爷正在款待出手搭救爱子的罗浮道人,刚刚恢复过来的世子也相伴在左右,只是大病出愈面容很是憔悴。

  王爷指着坐在堂中的罗浮道人对刚刚病愈的我说道:海儿,这就是救你的道长,快点过来拜谢。我点了点头遵从王爷的嘱咐来到道长身前单膝跪在地上,敬道:海儿拜谢道长救命之恩。

  罗浮道人忙扶起跪在地上的我,说道:世子快快请起,身体刚好不可行此大礼。平王爷也同时劝道:海儿,你刚痊愈身子还弱,先回房中休息吧。我应道:好的,那孩儿先告退了转身便离开了中堂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经过几日的私下了解我知道我现在呆的地方是有着‘飘渺大陆’之称的云朝,此处乃是当今天子的同母弟弟平王爷所居住的平王府,而我现在的这个身子的主人是平王爷十岁半的小儿子司徒海,他还有个十八岁半同父异母的哥哥司徒景。虽然司徒景的生母乃是侧室,人却贤良淑德只是命运不佳,在司徒景刚刚四岁的时候患了重病不治身亡,两年后平王爷迎娶了正室也就是现在的王妃周筱筠,进门两年后王妃才生下了司徒海。由于司徒海是早产身体很是虚弱,这次由于偷跑出去玩耍染上了痘疮,任何药物都不起作用,如果不是刚才的道长相救根本活不下来。

  不过现在这具身子的灵魂是我沐翊,不管救没救过来司徒海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现在活着的只有我沐翊,我也只能顶着司徒海的名分生活下去,不在去想那些是是非非。等这具身体过世后我再去找那个推我来这的家伙,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比较庆幸,这个世界可是很美丽的地方,比阴间好了不知多少倍,而且还没人会把自己的工作强加在我的身上,现在想起来也不算是很吃亏。

  不过这身体还真是弱的可以,从中堂到司徒海的碧海阁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可我却走的满身大汗,回到房间立马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气,困意逐渐的袭来,我慢慢的进入梦乡。

  等我醒来以近黄昏喔,睡的好香,好舒服,从床上爬起来到桌前坐下,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当我正在享受杯中之水时,房门从外面推开,服侍我的小厮兼书僮许鹿走了进来,对我说道:少爷,该进晚膳了,王爷让我来问您是出去用餐还是在房间进餐?我揉了揉眼睛说道:该吃饭了啊,你去回报我出去用餐,我洗把脸随后就来。

  眼前的许鹿只有12岁,由于家乡旱灾跟随父亲逃荒来到京城,他的父亲许栓在王府内做一杂役,许鹿因为长得机灵被平王爷安排在了司徒海的身旁照顾。前几天还因为跟着司徒海偷跑出去被许栓责骂了一顿,并打算打死他为司徒海陪葬,后来是王妃周筱筠不舍为司徒海造下罪孽,从轻发落打了几藤鞭就此作罢。我刚醒来的时候他还不顾屁股上的疼痛执意呆在我的身旁,我也从他口中了解了我所想要了解的一切。

  许鹿一听我要洗脸忙走近我,说道:少爷,让我服侍您洗脸吧。我挥手阻止道:不必了,难道我洗个脸还要人服侍吗?你先去回报王爷,免得他们等急了又以为我出了什么状况。前两天我出去晚了一会,王爷、王妃还有司徒景全都来到我的房间,以为我又出了问题,如果不打发许鹿去回报,他们肯定在第一时间内挤进我的房间一探究竟。

  许鹿听我这么说也对,便应道:那好吧少爷,我先回报王爷去随后便离开房间向饭厅走去。

  凉凉的井水滑过我的脸颊,一扫醒来的燥热,其实我只有在特殊的场合上才会喊王爷和王妃爹娘,我现在接受不了突然出现的爹娘,只能慢慢的适应,我相信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擦完脸后整了整因为熟睡而压皱的衣服,我便离开房间往饭厅走去。

  王爷看见我慢悠悠的来到饭厅关切的问道:海儿,怎么这么慢的,我正打算再派小鹿子在去找你呢。我忙解释道:没什么,只是刚睡醒眼前有些迷茫。王爷一听我这话赶忙吩咐道: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小鹿子快去找章太医来。

  一听找太医就知道王爷又以为我哪里不舒服赶忙岔开话题,没事的,我现在好饿还是吃饭吧免得我又得被折腾半天。

  听我说饿了王爷急忙让许鹿扶我坐下,并且往我的碗中夹菜,那好快坐下,今天有你爱吃的芙蓉虾球和香酥鸭,还有八宝饭快吃快吃。看到忙碌的王爷和身旁微笑的王妃和司徒景,让我想起了以前的生活,过世的爸爸以前也总是给我夹菜,妈妈和翔表哥在身旁微笑的看着我。顿时我觉得现在的我好幸福,我真怕眼前的幸福会随风飘逝,就好像海市蜃楼般,美归美但却是虚幻的景象。

  王妃看我只盯着碗中的食物却不动筷子,以为食物不合我的胃口忙问道:海儿,不合胃口吗?

  没有啊,只是觉得有些油腻吃不下。王妃突然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刚刚出现在我眼前爸爸、妈妈和翔表哥顿时消散,我这才明白眼前的这些人才是我的家人,我要把对前世亲人的思念放在心底来保存。而现在的我要把我的感情放在眼前的家人上,他们才是我生活的依靠,是我以后的一切。

  王爷见我吃不了油腻忙吩咐道:觉得太油腻就不要吃了,小鹿子你去让厨房给少爷作些清淡的饭菜来。

  半个时辰后许鹿端着厨房新作的白饭,一碟清炒春笋和一碗黑鱼汤。看着热腾腾的米饭,绿绿的春笋,奶白的鱼汤顿时让我感到食欲大增,夹起春笋咬上一口,淡淡的清香在口中环绕;喝一口鱼汤,鲜美的味道让人忘怀,真的是好味道。狼吞虎咽的吃下晚餐,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饭后再来杯雨前龙井,真是人间一大享受啊。

  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后,我摆脱了心中的障碍,接受了有王爷和王妃身份的爹娘,和一直照顾我的哥哥司徒景,融入了他们的生活之中,以司徒海的身份重生在这片称之为飘渺大陆的国度中,尽情的享受着家的温暖,环绕在幸福之中。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我才会去想以前的种种往事,那个时时照顾我的翔表哥和总是心痛我的妈妈。

  三个月后,罗浮道人来到王府请求王爷让我拜他为师学习武功,不仅可以增强体质强身健体,还可以学习本领免受迫害。王爷怕我吃苦不愿答应,却又不碍于脸面不好拒绝,只好寻我来问我的想法。这几个月我对这具身体的了解,知道学习武功不失是一个好的法子,就算学无所成但至少可以使身体强壮起来,免得三天两头闹病,让他们担心令自己遭罪。我满口答应了下来,王爷也就顺了我的意点了头。

  王爷本打算选一良辰吉日进行拜师仪式,不过道长却说拜师不在乎形式,只要一个简单的仪式即可不必大费周章。

  三天后我在王爷王妃和司徒景的见证下拜了罗浮道人为师,跟他学习本领。本以为只是学点强身的功夫,谁成想这就让我不明不白的进入修行之道,开始了我的修行之路。

第三章初识修行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密室中。

  男孩摸着头向一旁的老道抱怨道:师父,干嘛打我很痛耶。罗浮道人大声的训斥道:你说我为什么打你,我让你打坐调节呼吸,你倒好竟然给我睡大头觉,当我是瞎的啊。

  没错,那个睡大头觉的就是我司徒海。不过这不怨我啊,师父交代让我静下心来使呼吸舒畅,可我又控制不住困意,不知不觉让其占了上风使我迷失在了梦乡中。

  罗浮道人指责道:不知你到底是天才还是白痴,半年来为师教你的一些武功招式两三遍就运用自如,可让你打坐调解呼吸你就给我睡觉。下次要还睡得话就回房睡去,免得耽误你师父我的时间。

  我一听师父这么说好高兴,真的可以回房睡啊,师父真好。不管怎么说还是床上睡着舒服,坐着睡醒后全身酸痛的要命。

  听我这么说罗浮道人的鼻子都快气歪了,骂道:是啊,可以回房睡,不过从此别想从我这里学去半分本事,全当我没你这徒弟。

  啊,不要嘛师父,我以后打坐的时候会尽量不睡着的,别不教我嘛虽说练武比较累不过用处却很大,要不我怎么翻出家中院墙出去玩呢。

  罗浮道人随手放出一团白光漂浮在空中,光里隐约飞舞着什么,指着我对那团白光说道:那你就给我好好的打坐,现在开始在密室中打坐4个时辰,时辰不到休想出来,别想着给我偷懒。小幽你监视着他,要是偷懒随你处置。

  我一听要在这里待上四个时辰,感觉和地狱差不多忙哀求道:师父不要啊,我知道错了,四个时辰太久了啦。不过罗浮道人根本不顾我的哀求,转身离开了密室,只留下那团白光和发出刺耳声音的我。

  师父你好狠,小幽自己玩去,我要睡觉了看着师父走出密室,我就知道这四个时辰我是逃不掉了,只好用睡觉打发时间了。在我正打算进入梦乡找周公喝茶的时候,从漂浮的白光内发出一团青光冲着我就过来了,我一时不备被其击中,搞得我像落汤鸡一样全身都湿透了。

  我恶狠狠的盯着那团白光,暗骂道:死小幽,我睡我的觉碍着你什么事了竟然拿水来浇我,今天我跟你拼了。

  本打算上前抓住小幽,可我却忘了它是个精灵,以我的功力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它,弄到最后只有我伤痕累累它却一丝事没有,还在空中跳的圈圈舞。

  死小幽你等着,等我学成以后第一个拿你开刀,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看它悠闲的跳着圈圈舞我就恨,我恨我自己功力太差,我恨小幽飞的太快,我恨师父把我关在这里,我更恨把我推进这个世界的轮回王。

  阴间的轮回王在茶寮内和孟婆聊着天,突然背后发凉一丝寒意涌入心中。轮回王回头望了望什么也没发现,只是摇了摇头对面前的孟婆说道:不知沐翊在故乡过的怎么样了,我想去找他。孟婆瞅着眼前的男人打趣的说道:你不怕他撕了你啊,可是你把他推进去的。

  轮回王笑道:我会怕他,切他现在就是个小屁孩,还能把我怎么着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的心里却直打鼓。心想:沐翊的本事我很清楚,生起气来可不是那么容易消的,不过这可不能让孟婆知道,她这个八婆什么都爱传,上次就把我收藏寿衣的事传的世鬼皆知,搞得我脸面扫地。

  在小幽的监管下我终于熬过了这黑暗的四个时辰,师父一放我出来我就跑回房间关好房门,一头栽倒在床上和周公喝茶去了。

  三个月后我已经掌握了基础的要领,师父也告诉我他教我的并不是普通的本事,而是修行之道,并且跟我说了修行界的一些规矩和常识。

  师父对我说这个世界分为四大部洲,分别是东胜神洲、西贺牛洲、南儋部洲和北俱芦洲。其中东胜神洲乃道家发源之地,大多修有所成之仙在此隐居;西贺牛洲乃佛家清修之所;南儋部洲也就是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它不归属于任何一教;而北俱芦洲据说是居住着凶禽猛兽,不过很少有人去探其究竟,都是谣传而已。万年前封神一役,导致截教教主通天被其师尊鸿钧老祖禁足,让其在碧游宫中闭门思过,门下弟子不是遭劫上天封职就是被西方教主引渡门中,致使截教落寞一蹶不振。阐教因封神一役门下弟子犯其杀劫,十之八九在战役中顶上三花被削,胸中五气尽散,原始天尊与师兄道德天尊老子商议二教合而为一,从此形成新的道教。不过教中弟子修行不畅致使道教逐渐衰败,最后不得不跟西方教主达成协议让其门下三弟子转投西方佛教,来巩固道教的地位。如今道、佛二教分管东西两大洲,甚至将本门教派渗透进南儋部洲,架空了玉皇大帝的权力,使其空有其名没有其权。而截教消失万年,已经被修行界所遗忘。

  一年后经过师父的专心教导和小幽地狱般的折磨下,我进入了修行之道的第一步筑基期,师父说以我的资质三年之内可以进入灵动期,八年内进入金丹期是不成问题的。其实本来我也没打算好好学习的,修行很是无聊,不说别的就说第一步打坐,每天都要打坐三个时辰以上,完事之后浑身酸痛。不过我能坚持下来还真多亏了一个人,那就是轮回王。记得他当初跟我说他也是有鬼身修练成鬼仙并且得成大道的,而且师父说只要修练得当可以任意穿行三界,到时我就可以去找轮回王算帐了结我心头之恨,不用等到我阳寿尽才可报这一掌之仇。

  自从我进入筑基期师父不在像以前半个月来一趟王府查看我的功行,只是留下小幽陪伴并监视着我。相处久了之后我发现了小幽的弱点那就是它喜欢水,只要一桶井水就可以稳住它甚至引诱它,多亏了这个法子才让我有了忙里偷闲的时间。

  我稳住小幽后就跑出去找许鹿打算和他一起出府玩去,许鹿,我们出去玩吧,好久没有出去了,闷死人了。跟随师父修行时,师父说本门密法必须静修,所以许鹿不可时时陪伴我身边,我只好让管家把许鹿安排在后苑帮家丁管理花木,只要我每天修练完毕必会去后苑寻他,然后跟在我的身后游逛于府中。师父见我修行不退反进也就不在管我,只要许鹿在我修炼之时不去打扰,也不在禁止他陪伴在我身边。

  许鹿一想起半个月前因为和我出去玩,而被他爹爹狠狠的揍了一顿就猛摇头,少爷,上次偷跑出去我还被爹打了一顿呢,这次我可不敢了。

  看着他猛劲摇头,我笑道:上次还不是因为你,明明都从院墙上爬下来了,你却把看门的老黄狗给惊醒了,让它叫得全府里的人都知道了。这次别担心,那只老黄狗已经被我绑在茅房外的柱子上了不会在乱跑出来了我把许鹿担心的一切事物都搞定了不容得他后退。

  那好我跟您出去,不过我要先回房拿银子去,免得像上次出门忘带银子饿着少爷您司徒海刚刚过了十三岁的生日,我也可以沾他的光重温一回快乐地童年,而许鹿再过不久也要过他十五岁的生日了,孩子的玩性更是出奇的旺盛,只不过碍于身份不可随便地出府玩耍,听我这么一说他急忙点了头,出去玩谁会不喜欢的。

  我见他要往房中跑,忙阻止道:你不用回去了,这次我有带银子的,快跟我走吧,今天我们可要痛痛快快的玩一场。随后我便拖着许鹿往后院的墙脚跑去。

第四章侍女阿秀

  两位俊秀的少年奔跑在午后的街市上,使沉闷的街市增添了些许活力。

  少爷等等我,我跟不上你啦许鹿满头大汗的跟在我的身后,生怕把我跟丢了。

  我看着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笑道:你快点好不,你这么壮的身子竟然跟不上我的步伐,说出去不怕笑话啊。许鹿虽然才只有14岁但已经有1米6的个头了,因为管理花草总是风吹日晒,原本嫩白的肌肤染上了一层古铜色显得健康无比,臂膀上已经显露出了健壮的肌肉。可我现在才只有1米3左右的个子,身体更是惨不忍睹别说肌肉了连点肉都没有,整个一白骨精,一摸全是骨头,害的娘亲总以为我身子弱顿顿给我补,到头来不仅没补上来结果弄得我一看油腻的东西就反胃,最后全都进了许鹿的肚子里,全补他那去了。

  许鹿气喘吁吁的来到我面前抱怨道:我可算是追上您了少爷,您自从跟着罗浮道人学艺身子虽然瘦弱但耐力却很好,不管走还是跑都快得很,我那里追的上你啊。

  听着许鹿这么说我也摸着头寻思道:这倒是,自从跟着师父学艺,身体健康了很多都没再生过病,身子也感觉轻便了很多,这么久的苦也算是没白吃。不过许鹿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要对我用敬语,虽然我是世子但总归比你要小上几岁,我们不做主仆做朋友不好吗?

  许鹿见我这么说表情显得很不自然,略带惊恐的说道:少爷,许鹿本就是您的小厮,对您用敬语是应该的。爹爹跟我说过,一日为主终生为主,不许对主子不敬。我指着他略显健壮的胸膛说道:你简直就是个榆木脑袋,怎么也说不通,再说下去也只是白费我的口舌。现在我以你的主子的身份命令你,从今以后不许对我说敬语,往后要是再对我说敬语,我就罚你三天不许吃饭,要吃也只能吃我吃不动的那些大鱼大肉。

  许鹿摸着脑后冲我嘿嘿一笑,说道:少爷,您这是罚我还是赏我呢?我抬起右脚狠狠的踩在他的左脚上,板着脸说道:我是没你个子高打不到你的头,不过踩你的力气我还是有的,要是让我从你的口中再听到‘您’字,我就再发发力,把你的脚直接踩折算了。

  许鹿揉着被我踩痛的左脚,呲牙咧嘴的说道:少爷不要使这么大的劲儿好不好,我的左脚要是真折了以后谁陪你出来玩呢。今天准备去哪里玩的?城郊青松山还是香火鼎盛的无华寺?

  听他对我免了敬语,冲他一笑说道:我听厨房的孙厨娘说今天城隍庙有庙会的,我们去看看吧。庙会这么古老的东西,让我产生了好奇心。

  一听说有庙会许鹿的两只眼睛冒出一丝闪光,瞬间忘记了左脚的疼痛,说道:庙会啊,那里可有好多好玩的东西的,我们走吧少爷说完便拉着我的手,往城隍庙走去。

  我看着他这么的兴奋,也想提前了解一下庙会的情况,便问道:许鹿,你以前逛过庙会吗?

  许鹿微微一笑说道:小时候跟爹爹逛过家乡的庙会,不过家乡很小庙会也大不到哪去,不过只要有庙会全镇都会很热闹的,会有许多做小买卖的人,好吃的也很多的看着许鹿回忆着过去,脸上露着幸福的表情,我更期待着庙会了。

  少爷,你看好热闹啊一炷香之后我和许鹿来了的城隍庙,看着整整一条街都被做买卖的商贩占据,全城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走在这条街上,那个场面的热闹程度可不是只言片语能形容出来的。

  我看着一个摊位前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石子,有的上面还会露出半透明的浅绿色的物质。便摇着一旁兴奋无比的许鹿的臂膀,问道:许鹿,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见过的?

  许鹿看向我所指的摊位解释道:少爷那是碎玉石,是从大的玉石上剥落下来的,可以拿来做头簪或者腰带的配饰。不过这些玉成色都不是上好的,只是那些买不起高档饰物的百姓,才会买来再由饰品店的人加工在送给朋友或亲人的。

  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看到卖玉胚的,那就要过去看看了,我们去看看吧,在府里只见过成品的,这样的还真没见过。

  我来到卖碎玉的摊位前,随手拿起一块带有一块深绿色的玉胚端详着,许鹿见我拿着不放,以为我打算买下来,便跟老板谈起价来:老板这碎玉什么价的?

  小哥,这些碎玉不问大小每个三钱银子,随便挑老板一看生意上门马上露出笑脸。

  许鹿也拿起一粒碎玉,对我说道:少爷,一个三钱银子,要买吗?许鹿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放下手中的碎玉说道:许鹿,这些碎玉我都要了,你去问个价吧。

  许鹿见我这么说便和老板交涉道:老板这些我家少爷都要了,开个价吧。老板一听我要包圆,顿时心花怒放,忙说道:小老儿这有二十二块碎玉,一个三钱银子一共六两六钱银子,算少爷六两银子好了。听到这个价钱我还算满意,虽然六两银子可以维持一个平常百姓家一月有余的生计,不过对我来说倒不算什么,便嘱咐道:许鹿,给老板七两银子顺便找个东西给包起来。

  许鹿从腰间摸出七两碎银子扔在摊板上,对老板说道:我们少爷慷慨大方这是七两银子,多余的算打赏你的。找个东西帮我家少爷把碎玉包起来。

  老板一见眼前之人如此大方,用摊板上碎玉下压着的方巾将碎玉包起递给了许鹿,笑着说道:多谢少爷,这是小老儿从家带来包裹碎玉的方巾,少爷不嫌弃的话用此包裹好了。许鹿接过包裹对我说道:少爷好了,我们再去别的地方逛逛吧。

  离开碎玉摊时,我突然感到肚子有些饿,便说道:许鹿,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这里有好多好吃的小吃。许鹿冲我一点头,拽着我的手穿梭在庙会中游荡在小吃摊位前。

  我和许鹿带着一路采购的物品,刚刚翻过院墙就看到娘亲的侍女阿秀站在墙角处,好像是专门等着我的。身穿鹅黄绢衣的阿秀倚在墙角,对我说道:少爷,又偷跑出去玩了吧,小心我告诉夫人。

  一见阿秀我就知道这次出游又被发现了,未免她告诉娘亲又得被训导一番,忙咧开嘴巴笑脸相迎道:阿秀姐这么巧,你也是来这闲逛的吗?阿秀根本不理我,板着脸对我冷嘲热讽道:呦,我哪有少爷这番雅兴,在院墙上闲逛的。一听阿秀这种语气,许鹿就知道阿秀要出绝招‘狮吼功’了,忙从旁劝解道:阿秀姐有事找少爷吧。

  少爷一声好像雷鸣的声音从阿秀的樱桃小口中传出,顿时树上的小鸟全部吓飞,池塘里的鲤鱼全部沉入池底,就连那只至今还拴在茅房外的老黄狗,都有点支撑不住险些昏倒。

  即使我用双手堵着耳朵那声音还是可以在我耳中环绕,不得不在此佩服阿秀的狮吼功真是天下第一暗器,杀人于无形之中。在这样下去我很有可能患上失聪症,从此与音绝缘,无奈下我不得不低声认错,对她求饶道:阿秀姐,我知道错了,麻烦你口下留情,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阿秀见我认错也就不在追究,收回狮吼轻声燕语的说道:知道错就好,现在没功夫跟你瞎扯,快回房洗把脸换件衣服,刚刚馨小姐来了,夫人让我找你过去呢。

  馨表姐来了是吗?我这就回房换衣服。许鹿把这些东西拿到我的房里去一听说是虞馨来了,刚才残留在耳畔的狮吼功顿时烟消云散,心情变得异常晴朗。

  这个虞馨是司徒海娘亲的姐姐的女儿,她的爹爹也就是司徒海的姨丈是当朝吏部尚书大人,以前就对司徒海很好自从司徒海痘疮痊愈更是关怀备至,我也就依仗司徒海的身份和她亲近了很多。每次她来府中必会给她的表弟也就是我带来一些稀奇的玩意儿,而且人长得即美貌又端庄简直就是官家小姐的典范。

  虽然因为虞馨进府感到高兴,却还是担心因出府偷玩会被娘亲训斥,赶忙问道同我回房的阿秀:阿秀姐,娘亲不知道我出去玩了吧。阿秀笑道:少爷,阿秀我可不是那种揭人短的人,我告诉夫人你在午睡,等你醒会过去找馨小姐的阿秀这么说我也就放下心来。

  阿秀姓姜是王妃在她四岁的时候从街上捡回来的,从她口中得知其家乡发生水灾,全家逃难来此。不想途中家人相继染病客死异乡,只有她勉强存活下来,但是人小身弱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如果不是王妃发现也许她就会饿死冻死在街头。王妃看她小小年纪竟受此磨难,不由心生怜惜,最后将其带入府内陪伴当时寄居在府中的虞馨。后来虞馨回到尚书府生活后,阿秀便侍奉在王妃左右,这一进府就生活了十六年。虽然有时对司徒海的样子很凶,但她可算是除了王妃和虞馨之后最疼爱司徒海的女人了。王妃一直想为她找一婆家寻求一个好的归宿,不过都被她宛然谢绝。她对王妃说,她这一条命是王妃给的,她永远不会离开平王府,就算要嫁也要在府中寻一憨厚之人再嫁,婚后继续留在王府内服侍王妃。在云朝中桃李年华的她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老姑娘了,王妃很是心急总会让府中一些妇人帮忙牵线搭桥,不过也许是姻缘未到吧,至今她还是未寻到心仪之人托付终生。

与《洪荒之盘古传人》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