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宁霍宫燚小说在线长白章节阅读 
第6章 她叫他欧巴?

甜宠失忆萌妻

时间:作者:长白

主角叫叶安宁霍宫燚的小说叫《甜宠失忆萌妻》,叶安宁霍宫燚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长白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跟在后面的安嫂应了声是,走到檀依薇的跟前,檀小姐,请吧!檀依薇听出了霍宫燚下了逐客令,也不敢多留,只是跟警惕望着她的叶安宁说了句,那我明天再来找你便拿着手提包走了出去。霍宫燚看着坐在床上面色恢复少许红润的女孩,迈步靠近,淡漠道,身体现在怎么样?叶安宁觉得自己很虚.........

主角叫叶安宁霍宫燚的小说叫《甜宠失忆萌妻》,叶安宁霍宫燚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长白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

《甜宠失忆萌妻》第6章 她叫他欧巴?

跟在后面的安嫂应了声是,走到檀依薇的跟前,檀小姐,请吧!

檀依薇听出了霍宫燚下了逐客令,也不敢多留,只是跟警惕望着她的叶安宁说了句,那我明天再来找你便拿着手提包走了出去。

霍宫燚看着坐在床上面色恢复少许红润的女孩,迈步靠近,淡漠道,身体现在怎么样?

叶安宁觉得自己很虚弱,头还是有点晕!

男人微凝了凝眼,宽厚温热的掌心放在她额头,声音冷漠而不带半点情绪道,还有点烫,休息一晚,烧退了就好!

说完,转身就走,一双纤细白皙的小手拉住他,顿住脚步,霍宫燚微侧过身,叶安宁扬起小脸天真懵懂地看着他,我饿

低头看向那双拉住他掌心的小手,男人俊美绝伦的脸庞,微皱了皱眉头,没人知道,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这样拉手。

紧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可能这个女人天生少根筋,看不出来他讨厌甚至到有些反感她。他告诉自己不该跟个病患计较。沉默了一会,他睁开眼,不动声色拿开她的手,安嫂,把热好的饭菜端上来。

安嫂回复,是的!先生。就退了下去!

霍宫燚从衬衣口袋拿出湿毛巾擦了一下手,矫捷修长的腿又迈步,那双小手再度拉住他,你不要走,我不要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吃!我害怕!

叶安宁,别得寸进尺。男人反身冷冷瞪着她。

叶安宁害怕地缩了缩脑袋,怯弱道,那我下楼吃好了。

她东倒西歪地往床下跑,滑稽得跟着刚出生连路都走不稳的小老鼠一样。成熟优雅靠不上边,知性温婉就更别提了!

霍宫燚双眼微眯,我坐下陪你吃,给我额头上青筋暴跳了一下,他闭上眼,隐隐按耐住自身的情绪,安分的,坐、回、去!

他的脸色阴鸷的骇人,叶安宁不敢再造次了!真的就待在原地安安分分地坐了下来。

安嫂将饭菜端上,叶安宁真的饿得厉害,把还在冒着热气的汤往对面的男人面前一推,霍宫燚,烫!给我吹吹!

霍宫燚黝黑的眼眸冷漠地扫了眼她,正准备说些什么,叶安宁拿起筷子就风卷残云地吃了起来,可能是用小家教很好,即便她吃饭的速度很快,却丝毫没有给人唐突反感的感觉。

到口中的话又咽了下去,霍宫燚没搭理她的话,骨节分明的大手端起另一碗汤,用勺子搅了搅,慢条斯理地品尝了几口,味道不错,他正打算再喝几口,一双纤细嫩白的小手把他那碗直接端了过去

叶安宁仰起头,咕嘟咕嘟地一口灌了进去,末了,她吐了吐粉红的舌头,用手扇了扇,焦虑道,辣!我辣

麻辣小龙虾当然辣!霍宫燚深邃的眸光里泛出一丝暗色,这是我喝过的!

叶安宁根本没心思听他说什么了,她下意识地伸向另一碗汤,却被烫得缩回了手,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小猫,跳起来都快要炸毛了,辣好辣

霍宫燚眼眸深谙了几分,看着叶安宁焦虑地走到一旁拿起水灌水,再度重复了一句,刚才那碗汤是我喝过的。

叶安宁听清了,她被辣得眼睛红通通的,边喝水边吐舌,不能喝吗?

龌龊!低醇,冷冽的嗓音从口中溢出,霍宫燚看着她乱吐着粉红娇软的舌头,黯黑深邃的眼眸微缩了几分,移开视线,把手中的餐具往玻璃茶几上一丢,站起身,就大步走了出去。

叶安宁根本没空搭理他,她接连的灌了好几杯水,直到辣意消退,才虚脱地倒在了沙发上。

可能是辣得精疲力尽了,没多久又沉沉睡了过去!

乌云滚滚,接连几天,外面都下着倾盆大雨。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霍安燚又不太爱搭理她,百般无聊,叶安宁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着安嫂做好饭,叫她吃饭了。

夜色微凉,男人从阶梯上迈步而下,嗓音略淡地对着厨房正在忙活的安嫂吩咐,安嫂,今晚的晚饭不用做我的。

叶安宁正趴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看流行的偶像剧,听到霍宫燚的话,澄澈的眼眸顿时闪过一道亮光,你要出去啊?!

霍宫燚清冷地扫了她一眼,难得耐住性子跟她说道,今晚有个酒局。

叶安宁从沙发上爬起来,蹭蹭蹭地跑到他跟前,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

霍宫燚抬步掠过她,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行。

《甜宠失忆萌妻》第7章 溜须拍马,倍现殷勤?

为为什么呀她紧咬住下唇,不甘心的说道,我我保证,我会乖乖听你话,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男人神色较为淡漠,我已经有女伴了!

欧巴叶安宁焦虑地拉住他的衣角,红了两个小眼眶,你是出轨了吗?

矫捷笔直的长腿猛地一顿。

欧巴?出轨?霍宫燚扬起脸,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夜色,闭上眼,却是对着在厨房忙活的安姨冷声吩咐,今后,不要在让她看那些该死的韩剧!

冷风呼啸,在街道上刮得呼呼作响。

魅色是A市高端的休闲娱乐场所,出入里面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里面装潢不同于以往的现代化建筑,反而都是古典式庭院改装而成,加上顶级设计师设计,早已经形成新一轮的特色风格。

容纳下数十人的包厢里面,酒光绰绰,众多人正在里面凯凯而谈,叶安宁随着霍宫燚刚走进来,丝丝蛊惑的嗓音慵懒地传了过来,还以为这种无聊的饭局你不会来了!今晚是刮了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那声音不像霍宫燚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反而慵懒之间带着少许漫不经心,听起来好听极了。叶安宁不经抬了抬眼,就看见一位穿着红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步履惬意地走了过来,他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略有些玩味地落在她身上,这位如果我没有看错,是叶家大小姐?嗯?

叶安宁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你认识我?

男人低低笑,三分打趣四分玩味,叶大小姐的名声还有谁不知道了?他眼底掠过丝兴味,缓慢地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于培程。

这人可比霍宫燚那张冰块扑克脸亲切多了。叶安宁开心地笑了一下,伸手去握他的手,你好——

两人的手即将触碰到一起,不咸不淡的嗓音没有情绪从旁边传了过来,叶安宁,你刚才不是说想上厕所吗?

上厕所?她什么时候说想要上厕所呀?!手在半空中缩了回来,叶安宁眨了眨眼,看向霍宫燚,没有啊!

有!霍宫燚低头凝了她一眼,嗓音出奇的平静,你忘了。

叶安宁很认真地看着他,我记得我没有说过呀!

看着那双澄澈剔透的眼睛,霍宫燚移开视线,抬步往餐桌的方向走去,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叶安宁:

于培程唇畔几不可觉地勾了勾,潋滟的凤眸掠过少许笑意,他恣意地走上前霍宫燚的跟前,这是你三年来,第一次带女人参加聚会,连握个手,醋坛子都差点打翻了,这种情况,我可是第一次见,怎么?别跟我说你对这个世纪闻名的恶女叶安宁动情了?

动情?霍宫燚漫不经心地睨了他一眼,视线落在左顾右盼的叶安宁身上,唇瓣勾勒出一抹似嘲非讽的弧度,你是认为,我的眼光会差到这种地步吗?

于培程也跟着笑了,希望你将来做的也跟说的一样。

酒局酒局自然是喝酒的饭局。

叶安宁肚子饿得厉害,所幸,没多久就上菜了。

霍宫燚跟生意场上的众人气氛融洽的聊着天,餐桌上几十个菜,几乎没什么人动筷。叶安宁听不懂也没兴趣懂,早些时间,她还顾忌着自己的面子,很斯文的吃着饭菜,看着压根就没人注意她,早已吃得放飞自我了起来!

筷子夹了块不太喜欢吃的肉,叶安宁眉头皱了一下,默默看了几秒,丢了又觉得奢侈浪费,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跟别人聊天,压根没有注意碗里的饭菜,她把肉往旁边男人碗上一丢

男人低头看了眼,面色没什么反应,叶安宁琢磨着可能他也不太在意,吃了没几口,又夹了一块不喜欢吃的肥肉,她再度往旁边男人碗里随手一丢。

旁边一道凉凉的视线扫了过来,男人口吻薄凉出声,叶安宁,我有没有说过说过,我讨厌自以为是的人,最讨厌那种溜须拍马,倍现殷勤的女人?

叶安宁眨了眨眼,面上有些迷茫,他说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听明白。

溜须拍马,倍现殷勤?她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

叶小姐对霍先生真是好啊!有人赞叹。

又有人感叹,是啊!叶小姐跟霍先生郎才女貌,说起来,还真是天作之合!来来来,霍先生,我敬你一杯酒

坐在霍宫燚身边的中年男人倒了杯酒,端到了霍宫燚的面前。霍宫燚眼波动了动,骨节分明的大手还没有端起那杯红酒,一只纤细的玉手把酒接了过去,他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这杯酒我来代他喝

与《甜宠失忆萌妻》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