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沫洛梓瑜小说在线南有嘉鱼章节阅读 
第6章 路遇劫杀

空间农女爱种田

时间:作者:南有嘉鱼

主角叫杜沫洛梓瑜的小说叫《空间农女爱种田》,杜沫洛梓瑜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南有嘉鱼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杜沫阴差阳错救了个有钱人家的姑娘——虽然李清欢未曾暴露身份,却让丫鬟送来了一百文。这些消暑茶不过是胜在新奇,但凡是懂些医术的行家一闻,便知道里头的成分,再按照比例调制消暑茶是很简单的事情。原本,杜沫预计自己占了个新意,情况好可卖得五十文.........

主角叫杜沫洛梓瑜的小说叫《空间农女爱种田》,杜沫洛梓瑜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南有嘉鱼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

《空间农女爱种田》第6章 路遇劫杀

杜沫阴差阳错救了个有钱人家的姑娘——虽然李清欢未曾暴露身份,却让丫鬟送来了一百文。

这些消暑茶不过是胜在新奇,但凡是懂些医术的行家一闻,便知道里头的成分,再按照比例调制消暑茶是很简单的事情。

原本,杜沫预计自己占了个新意,情况好可卖得五十文左右,毕竟镇上的人比起偏远的桃源村,还是要富足的多,愿意花钱的人也多一些。

可李清欢出手大方,杜沫致谢一番,将调制配方告诉那丫鬟,也就欣然收下。之后,她在镇上简单买了些油盐米面等必需品,便匆匆往村子赶。

约莫是今日出门没看黄历,杜沫刚拐进山道,一道寒光掠过眼底,她本能后退,举起手中物品去挡。

特么的真背!

花了六十文买回来的糙米黄面被横空劈下,粉末洋洋洒洒地落了杜沫一脸,她顾不上擦,甚至来不及看持刀者一眼,转身便跑,几乎是慌不择路。

怎么总是有人想杀她?

想跑?那人声音凶悍,挥舞着弯刀追过来,这会儿天快黑了,山道上少有行人,杜沫求救无门,只能靠自己机敏躲过一次又一次攻击,不知不觉跑到一处陡坡。

身后那捂着面巾的壮汉狞笑一声,握紧了刀冲过来,杜沫脚下一滑,翻身滚落山坡,细密的疼痛席卷全身,她险些痛死过去。

顽强的求生意志支撑着杜沫睁开眼睛,一旦昏过去,那人追过来,定会要了她的命!

正想着,她急速滚落的身子似乎撞到什么’庞然大物’,堪堪停了下来。

缓了好一会儿,杜沫才撑着’地面’爬起来,手底下触感却不对,低头一看,竟是个玄衣染血的玉面公子,身上多处重伤,尤其是心脏附近那一道刀伤,几乎是致命的,她很难想象这人是如何活到这个时候的?

她自己也受了伤,正犹豫要不要救下这个重伤将死的拖油瓶,那人眉毛紧蹙,忽然睁开凌厉的眸子,虚弱气息霎那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下一刻,男子忽然翻身将杜沫桎梏在身下,死死扣住她脖子,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宝剑,锋利无比。

咳咳放手,你干什么你?杜沫暗呼自己流年不利,却见原本双眸赤红的男子褪去眼底杀意,凑近了看着她的眼睛,喃喃道:是你?

什么?杜沫不明所以,男子忽然瘫软在她颈侧,呼吸渐渐微弱,南山坟地

喂,你别死我身上啊!杜沫吓了一跳,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清晰的画面!

紧接着,杜沫咬咬牙,使劲将昏迷过去的男子掀翻在地,伸手扒开他衣裳,果然在腹部看到熟悉的伤口。

显然是用过药,这一处伤已经结了痂。

原来是你。杜沫叹了一口气:这不就是给她玉坠子的那个男人吗?当时天太暗,她刚穿越过来又心乱如麻,自然没有仔细注意一个满脸血污之人的长相,所以方才没认出来,没有想到对方记住了她的声音样貌。

她环顾一眼,发现角落稀稀拉拉长了些叙黎草,不断往深处蔓延。

这种植物喜阴,多生于潮湿山洞角落之中,顺着这叙黎草找过去,应当有藏身之处。

杜沫费了吃奶了劲儿才把这重伤男子拖入一处隐秘山洞,今日的淘宝消费权限已经使用过,所以这会儿她只能悄悄在附近采集了些止血疗伤的草药,草草为这人敷了伤口,摸黑小心翼翼地回了村子。

果然,杜长江和焦氏撑着病体在门口等着,杜月大老远就扑过来,姐姐,你可回来了!我们好担心你。

杜沫扯唇笑了笑,避开被追杀和救人的事情,只说自己救了个中暑的姑娘耽误了时辰,不过我卖了些钱,今日太晚了,我明日便去镇上买些米面回来。

今日还剩下四十文,明日她再卖些消暑茶,然后重新买些吃食回来,免得大家饿肚子。

杜长江和焦氏十分自责担忧,杜沫几经安抚,才劝住了两人,伺候着二老睡下。

回房后,杜月已经累得撑不住,睡得打着呼,杜沫简单洗漱一下躺下来,却是怎么都睡不着:白日那杀人者的身形和身影,她在原主记忆里搜寻不到,可她的直觉便是指向做贼心虚的苏护。

原本她也想过告发里正一家贪污赈灾粮,可现在他们定然早就转移藏粮地多加防范,贸然行事,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只能见机行事了。杜沫盖住眼睛:明日必须买些吃食回来,否则,苏护还没有动手,这一家人已经先饿死了。

《空间农女爱种田》第7章 戏精上身

翌日一早,杜沫一路哭哭啼啼地跑到里正家,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力,探头探脑往里正家里看,弄得苏护十分心虚,只能佯装担忧:沫儿,你这是怎么了?

好可怕,苏大哥,昨日我从镇上回来,竟然遇到一个壮汉持刀要杀我杜沫似乎有些语无伦次,抽抽噎噎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听得外头围观者胆战心惊,纷纷道:如今这世道真是不安全,杜沫,你以后还是不要一个人出去了。

苏护眸光闪了闪,却是安慰道:幸好你没事,沫儿,如今世道艰难,多得是疯狂的逃难者,你莫要一个人往镇上走动,省得再遇到危险。

杜沫将自己家里艰难困境一说,然后捏着他袖子小心翼翼道:可我昨日救了个中暑的姑娘,她好心给了我四十文,我想去镇上买些粗粮回来。上次苏大哥你送过来的,已经已经没有了。

她低着头,唇角微勾,语气却是可怜巴巴,苏大哥,你能不能能不能陪我走一趟?

苏护看着她,表情颇有些为难,这

这时,穿着粗麻衣的里正阔步而来,拍拍儿子肩膀,朗声道:这什么这!沫儿是你未婚妻,她家里如今遭了难,昨儿又受了惊,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儿小事,你怎么能拒绝?

苏护和父亲对了一个眼神,忙颔首,是,爹说得对。沫儿,我陪你一起去就是,还缺什么,我帮你添着些,以后你就别一个人冒险去了。

杜沫感激涕零,谢谢里正,谢谢苏大哥。

她心道:这里正瞧着,比苏护难对付多了。果然,她没有冒昧揭穿这父子二人是对的。

这次有苏护陪着,杜沫进了镇子便一路装傻充愣又卖惨,愣是让苏护白白为她添了不少必需品,将昨日的损失差不多弥补大半,她心底才踏实些,高高兴兴跟着苏护回了村子。

两人刚进村子口,隔壁王婶儿便急匆匆冲过来,哎呀杜沫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奶奶带着你婶子闹到你家里去了,说你偷她家的井水呐!

王婶儿是个寡妇,当初她男人死于重病,大家都等着看笑话,只有杜长江一家帮着把人葬了,时常还贴补着。所以,她平日里跟杜沫母亲焦氏走得近些,自然是看不惯孟氏所作所为。

她扫一眼杜沫手中拎着的东西,顿时瞪大了眼睛,以为杜沫当真偷了井水换钱去,孩子你糊涂啊,你奶奶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井水能把你们一家子赶出去,你如今

王婶儿,这些我等会儿再跟您解释。杜沫想了想,将东西一骨碌塞给王婶儿,您先帮我收着,我回头再来拿。

苏护本想帮忙,这时里正忽然让人来叫他回家,说是有急事。

杜沫头也不回地往家里跑,只摆手招呼一声,苏大哥,今日谢谢你,你有事就先回去处理便是。

想到今日临走前爹爹的眼神,苏护眸光微闪:那孟氏突然撒泼,想来该是爹爹的手笔!

杜沫小跑回家,刚进门便见院子里围了不少村民,对着杜长江一家三口指指点点,她用来存储露珠的罐子也摆在了院子里当作证据,孟氏还插着腰大骂杜长江夫妻不要脸之类的脏话,完全不顾及一家人的面子,把杜月吓得直哭。

这水我拿走了,以后要是再敢偷水,我打断你们的腿。孟氏推开护着罐子的杜月,你也是个小贼,滚开。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水是偷你井里的?杜沫拨开人群冲过来,抱起摔得红了眼睛的杜月,给她拍拍身上的土,交给蹲坐在地上的焦氏夫妻,站直了身子看着嚣张的孟氏,质问道:你喊它一声,看它会答应你吗?还是这水写了你的名字?

往日里懦弱可欺的孙女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孟氏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嚷嚷着就要动手,你个死丫头还敢跟我抬杠?这大热天的你不是偷了我家的水,你哪儿来这么多水存罐子里?

杜沫没挣扎,就这么硬生生被她推倒在地,溅起一地灰尘,倔强地抹了一把红彤彤的眼眶,让邻居们把她的委屈看得清楚。

有些人不忍心,多说了两句,孟氏立刻泼辣地骂回去,二婶余氏扭着腰肢蹲下身子,扶着杜沫,小沫啊,大家都困难,你怎么着,也不该偷东西偷到奶奶家里不是?

与《空间农女爱种田》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