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爱首席遇到爱苏梦林子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绝爱首席遇到爱苏梦林子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绝爱首席遇到爱

时间:绝爱首席遇到爱作者:海落音

绝爱首席遇到爱小说

主角是苏梦林子江的小说名字叫做《绝爱首席遇到爱》,这本书是由作者海落音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绝爱首席遇到爱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绝爱首席遇到爱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绝爱首席遇到爱主要讲述了:2007年北方的四月。一个大房子里,装修简约、大气,但又不失高贵,估计能有300平米,全越结构,七八间房的样子。在其中朝南的一间大房间里,林子江正熟睡着,从他睡姿...

主角是苏梦林子江的小说名字叫做《绝爱首席遇到爱》,这本书是由作者海落音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绝爱首席遇到爱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绝爱首席遇到爱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003你是我哥啊

2007年北方的四月。

一个大房子里,装修简约、大气,但又不失高贵,估计能有300平米,全越结构,七八间房的样子。

在其中朝南的一间大房间里,林子江正熟睡着,从他睡姿看,真象一个婴儿。

他的手放在脸下面,脸朝大床的一边,两只腿呈人字形,他一只腿上甚至没盖被子,估计是被他踹一边去了。

突然闹铃响起,他的眼皮动了动,却丝毫没有睁开的意思。

他实在是太累了,昨晚又熬了一个通宵,凌晨4点才躺上床。

许是经常熬夜的缘故,令他不过25岁的年纪,看上去比同龄人老练和成熟了一些。

或者说是憔悴了一些。

无奈手机铃声一直顽强地响着,他终于睁开疲惫的双眼,拿过手机摁了终止键,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9:50,这是他自己设的闹铃,无论几点睡,这个时间永远是起床的时间,是的,他不能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

他走出房间,瞥了眼那个女人的房间,没有人。

这个时间她应该早已经上班去了。

儿子晨晨也应该去上幼儿园了。

虽然,跟他那依然年轻、漂亮的孩子妈高蓝早已没有了感情,但为了儿子的身心健康着想,他一直没让她搬走。

对外依然是,夫妻之名。

林子江其实是知道自己这些缺点的,自私、冷漠,有时甚至自以为是。

但有什么办法呢?

谁让他是林子江呢?

他是那个被朋友们,被业界宠着、惯着的股神财神爷,自己有点本事,也就养成了一身的臭毛病。

三个人各住一间房,保持着三足鼎立的尴尬局面。

更不用说,行房事了,因为最后一次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他有时想,自己可能是丧失了那种功能了。

因为,真的不想。

身边的各路美女,没一个入得了他的眼。

是自己太挑剔?

应该也不是,他在朋友圈中的口碑还是不错的,善良、温和、真诚,只是偶尔,好发点脾气而已。

所以,他估计,自己可能是没那种功能了。

反正,自己也没有时间想这种事,有的是事情要他思考。

下楼匆匆冲个热水澡,林子江发动自己那辆白色尼桑,已经定好中午跟老板一起进餐,并商谈一些工作上的细节问题。

在这之前他要去一趟证券行,已经一个多月没去这家证券公司看看了,近来股市比较稳定,他也就没怎么过多干涉,只是定下了一个大框,放手让孩子们去操做。其实在他眼中所谓的孩子们,也就是比他小一两岁而已,而有的竟然跟他年龄相仿或者大个七八岁,但被他们称呼为老大已经习惯了。

每天,他都有太多事要忙,女人?他对女人早已有了免疫力,任何无论多漂亮的女人,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他不喜欢女人。

他不相信女人!

他也不需要女人!

是的,自从当年那件事之后,他就变成现在这样的怪癖。

林子江承认自己的确不是心胸开阔的大男人,他虽然不爱她,不要她,但他也要把她锁在身边,折磨她。

手机响了,是朋友老王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两人寒暄了几句,老王约他下午打网球,他想了想下午跟老板见完就没有别的事了,就定下了4点跟老王在老地方见。

车子刚停在证券公司门口,立刻有保安上来给他开车门,跟他问好:林哥好。

林子江微笑着拍拍保安的肩膀,说了声:你好。他走进公司,看见他的人都主动跟他打招呼,林哥好

好久不见,林哥,还好吗?

老大,你可来了,想死我们了!林子江在这家证券公司挂的是顾问的职,有大状况的时候他过来指导一下。

其实象这样的挂职顾问,他在本市有十几家。

平均一家一个月有时都去不上一次。

因为确实是分身乏术。

有事大部分电联,或者群通知,他只要年底分红就OK了。

赚钱对于林子江来说,简直不能说轻而易举了。

就是那些老板们非要给他送钱,不要都不行。

小许,真想假想了?是嘴巴想了吧,哈哈。不过今天我可不能陪你们吃饭,我已经有约了。

老大,瞧你说的,好象我们是一群馋嘴猫似的,其他人我不知道,我啊可是打心眼里想你老人家了。

你小子!他打了小许一拳,好,你小子会说话,开心!好,哪天切磋切磋。

好啊,能跟老大切磋是我的无限荣幸啊。

他一一跟这帮人打着招呼,一路尾随他的有几个着职业装青年男女,大伙叽叽喳喳地,簇拥着林子江走进大办公室,看架势,确实有黑帮老大的派头。

不知道谁喊,老大来了!坐在电脑前工作的十几个人都站起来,热烈地喊:老大!

林子江微笑着对大家说:大家好,大家辛苦了!并示意大家都坐下。

大家七嘴八舌地跟林子江问好,起哄。

这些人中,他的小助理好象叫苏梦吧一直很紧张的样子,在座位上记着什么。

刚毕业的小姑娘就是胆子小,这个月她发过来的数据,有好几处错漏百出,他太忙也就没打电话训她,只是电邮中告诉她以后工作细心一点。

小许大声说:大家安静一下,林哥好久没过来了,我们听听他老人家有什么指示。

林子江找个位子坐了下来,最近股市比较稳定,我们只要按照原定的计划操作,高抛低吸,做好波段,如果有大的波动,我会打电话的,大家好好干,年底我跟老板争取给大家包一个大的红包!

哇!谢谢老大!老大万岁!十几个人热烈鼓掌。

不过,大家一定要听指挥,否则,引起的不良后果我可不会客气的!林子江依然用他那不紧不慢的语速补充着,平常中透着威严,让人有不容反抗的感觉。

放心吧,老大!

看着窗外蓝蓝的天空,林子江有一刻的走神,脑中自动想起,那个网名叫遗忘梦境的女孩子,那个聪明、调皮、可爱的女孩,如男孩般洒脱的她会长什么样子呢?

动心?

笑话!他林子江可不是会轻易对哪个女人动心的主,他早已对女人免疫。

可是,这个女孩子,他现在倒是很想见见。

因为,他觉得她跟他说的那些工作上的小麻烦,她那个老板脾气那么古怪,她竟然还会一直呆在那儿,现在这么能容忍有韧劲的女孩子不多了。

不知不觉,二人在网上已经认识了将近一年,他喜欢这个说话率直、性格豪爽的女孩,有时,他看盘看得烦了就想找她聊会儿,她总是能令他的身心感到放轻松。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它能令彼此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因为心灵的沟通,而放下戒备和成见,畅所欲言,它可以迅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而最让他心里有所动的是,熟了之后她竟然叫他——哥。

不能不说,她的确是个会来事的女人,当她第一次在电脑上敲出那个哥字后,他看见,心里温暖了好长时间。

他马上告诉她:安心工作吧,股票的事有我呢。

再后来,听见她温润的声音了,她轻轻的一声哥更是甜到他心坎里。

在他的心里,也就真的当她是小妹妹了。

他早已经决定,哪天抽个时间,去看看她的卢山真面。

只是,如果他知道见面后,竟然是熟人,鼻子不气歪了才怪!

004永远不视频不见面

周五,苏梦坐在EMBA的课堂上,她一定要早日拿到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她懂得年轻人应该多为自己充电的道理,跟上司林子江发了MAIL请了一天假,再加上周六,这样一周上两天课。

她想幸好是在网上跟他请假,否则要她当面或者电话跟他讲她还真不一定有胆量说出口的,发电邮就是有这点好处,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反正她是事先报备了的,料他也不能太好意思跟她小女孩一般见识!

尽管严格意义上说,他也只比她大三岁而已。

真搞不明白,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就成为股神呢?

她暗暗给他算过,就算22岁大学毕业,他也不过才毕业了三年,如果在证券这个领域只混三年,怎么可能就成仙成神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真的是相当聪明了。

不过也不排除大学时已经接触这个市场了,她苏梦不就是从19岁起就在股票、期货这方面混的么?

被他明里暗里训过几次后,她渐渐地学乖了,做事更加用心,也是因此时时绷紧了神经。

也只有在跟那个叫紫色的梦的人聊天时,心情才会有一丝放松。

网线对面的他有时会来句幽默的话,比方说,他说自己是残疾人,腿是假肢,耳朵聋要靠助听器,她不相信,他便说那见证下?

她犹豫了,难道他这就算是邀请见面了?

他的QQ说明里有写永远不视频不见面。

她一直叫他哥,虽然没见过面,但几个月的交流,已了解了七七八八。

对他很崇拜,对他的遭遇又同情、又可怜、又心疼。

他学的是医学,对人体非常了解,他说他不喜欢女人,自从2003年开始他就没碰过女人。

他当时说这话是想让她放心吧?她想。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在03年以前就有过(性)经验,而那时他不过才21岁而已。

不过在当今这个社会,早在高中大学就破了处的,也早已屡见不鲜,只是,她苏梦家的家教森严,这种事她可是万万不敢的,否则她老爸会打断她的腿。

因为她老爸苏慕遮曾经很严厉地对刚上大学的她说:我们苏家的孩子,一定不要乱搞男女关系,否则我知道后,一定要打断你的腿,然后老子养你一辈子!

苏梦到现在还记得她老爸当时说这话时的恐怖样子,想起他两腿就发软。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也严格要求韩一平,谨记着她老爸的话,行为谨慎,丝毫不敢越雷池半步。

她后来想想,韩一平是否就因为这事,而背叛自己呢?

如果是,她无话可说,内心只有对他的无限鄙视,一段只能靠性来维持的感情,要不要还有什么所谓?

她暗笑自己,想得有点远了,虽然她也谈不上对韩一平有多么地爱和不舍,但被她看见他和另一个女人赤裸裸的丑态时,她还是愤怒地立刻跟他断绝了关系!之后,无论他如何求她复合,她都无动于衷。

在感情中,她应该是强势的,跟她的性格一样,当时她绝对想不到,有一天,她也会受伤。

但网线对面的这个男人,字里行间,她知道他是一个真诚的、质素高品的人,她是真的当他亲哥一样看待的,她从小就渴望能有一个哥哥,而那个人符合她对于哥哥的所有想象:宽容、睿智、风趣、工作努力。

对他很好奇。

难道真的,好奇害死猫?

此刻她万万想不到,彼时和自己网络沟通的陌生人,竟然会在以后的岁月中,有着不可分割的情感联系。

下了课,她打开手机,看到麦子和冯远东的未接来电。

暗想,这两个人,会有什么事?

各自回了电,原来,二人都是告诉她,这周末几个同学聚餐。

聚餐,好吧,这段时间大家一直都是各忙各的,还没聚过呢,她只是怕见到韩一平。

倒不是到现在她还放不下那个人和那段感情,她只是怕一看到他,就会想起他和那个女人丑陋恶心的画面,影响食欲

这天,林子江离开某证券公司,直奔白总下塌的S市最豪华的万豪酒店。

白总是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管理着一个大的风投集团,不知道从哪打听到的林子江,一路从大连过来,两人已经有过几次接触,达成了初步协议,今天过来就是敲定最后的合作方案。

白总早就耳闻林子江脾气有点怪了,听他说不用倒酒,也就对助理说:子江不喝酒,就不要为难他了,给他倒杯茶吧。

助理给他倒了杯上好的铁观音,给白总斟上了酒,才回到自己位子上,给自己杯子倒满啤酒。

白总举起杯子,小林啊,你也知道,我从几个朋友的口中得知你的大号,几年前,你在南方名号大得很啊,选股精准狠,为人也值得称道,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对你有信心!来,我敬你。两个人碰了碰杯子,一饮而尽。

一阵虚与客套过后,渐渐进入正题。

我们选中你,就等于是选中了一匹大黑马了!白总有点兴奋,子江啊,不瞒你说,以前我们也跟别的经纪公司合作过,但业绩一直平平,通过一年多的暗中考察,我觉得你率领的团队,这几年的业绩都很不错,而且你为人正直坦诚,在圈内口碑很好,把钱交给你管理,我放心。这样,我先给你30个亿,如果做得好,看情况,一年后再追加20亿,签五年的合同,佣金吗,三七开,你说怎么样?白总边吃着青菜边说,桌子上的鲍鱼基本上没被动过。

白总,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做事有个原则,如果签了就要为客户负责,30个亿的资金,我以前也做过,资金额度虽然不是很大,但操作几支小盘股还是富富有余的。林子江吃了一口青菜,继续说:佣金按利润四六开,每年底结算一次,如果亏损,当年我分文不收,亏损额结转下年,就是说,白总你没有任何风险,而我还有一大帮兄弟要养。

助理说:林哥,恕我直言,那你要拿什么作抵押呢?万一赶上股市不好的时候真的亏损呢?

林子江喝了一小口茶,不紧不慢地说:小兄弟说得不错,没有永远的牛市,我做股票也不是每只股都能做起来,不过,总体来说,成绩还是相当可以的,这么多年来,我也跟几个大的投资公司合作过,从来没做过抵押,不错,我自己有一家证券公司,另外也有几个实体企业,白总你也可以去调查,至于抵押,是不可能的,白总,如果你信任我我们就合作,否则就以后再找机会。

白总和助理都一直盯着林子江,那一张英气勃发的脸上,绽放出一种强大的自信,说出的话声音不大却震撼人心,不容商量却又让人有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好,就这么定了!白总拍了拍桌子,回头对助理说:小董,今天晚上把合同做好,我们明天签字。

好的。

小伙子,有魄力!白总拍了拍林子江的肩膀,亲昵地说:吃饭吃饭,菜都凉了。

还小伙子啊,小董这样的才叫小伙子呢,哈哈。林子江这么一说,几个人都大笑起来。

哪里,你看你才多大,25岁就有这么好的成绩了,年轻有为啊!

就是啊,林哥,我要是到25岁,能有你十分之一的成绩就很知足了。

哈哈,白总,你这个助理很会说话吗,小伙子不错,有头脑,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恩,小董不错的,他跟了我3年了,一直深得我的信任。总之,你们两个人都是难得的人才,我做为老大哥,跟两位兄弟喝一杯,祝我们合作愉快!我先干为敬。

说完几个人碰了碰杯子,一口而干。一顿饭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

等林子江离开了,小董对白总说:白总,我们不再考虑考虑了吗?

还考虑什么啊,我们已经充分研究过林子江的背景了,他可以说是股市里的神童!上个世纪末就在股市声名大震,即便是在2005年的大熊市,他也为客户赚了30%,想跟他签合同的可不止咱一家公司,况且他这个人脾气还有点怪,我们不抓紧机会,这到手的财神可就飞了。白总可是太会把握先机了,否则以他这么年轻,是如何坐拥跨国公司的?

也对啊,还是白总您有魄力。

轻松搞定一个大单,林子江也很开心,30亿,毕竟不是小数目,对公司、对他本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心情好,忽然想找个人分享。

随手拨了一个号,却是那个从没见过面的女孩子:遗忘梦境。

他拨的时候似乎没意识到,不知何时,她已在他心里扎了根。

005如果真是个恐龙

苏梦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他打来的,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

心里一阵激动,走到隐蔽处,迅速按下了接听键。

哥。

恩,你在哪呢?林子江愉快地说。

办公室啊。

我一会路过你那里,你不出去吧?他掩饰自己想尽快见到他的真实意愿,尽量平淡地说道。

好啊,哥,我不出去,你什么时候到?苏梦也很开心,终于能见到他了,真好。

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到了给你电话,就这样。

就连挂电话都那么迅速,仿若没打过。

苏梦还有点发愣,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真的接到了他的电话,仔细又查看了来电显示,确实是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在梦里。

心里有点莫名的激动。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别紧张!她对自己说。

林子江的车停在一座大厦门前,心里忽然感觉等会要见的那个人,跟他会很熟悉。

恩,当然熟悉了,那么长时间的交流,彼此都默契了,只是,怎么感觉这个地点与他任职顾问的一家证券公司很近?

确认好后,林子江放下电话,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个女子,跟自己沟通一年之久的女孩子,感觉上是善良的,听她叫自己哥特别亲切,她,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如果真是个恐龙,那就见一面就走。

男人其实还是喜欢漂亮的女人,无论是妹妹,还是别的。

这也可以理解,首先得养眼吧。

真是笑话,自己竟然有点紧张!

苏梦拿起电话,快速向大厦东门走去。

她也真是够大条的,如果她连顶头上司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如果林子江第一次给她他的电话号时,她能够与通讯簿核对下,也不至于有后续的纠结了。

心里在想象他的样子,他耳聋?腿残?凶恶冷酷的脸吧?估计很难看?

别怪她这么想,因为有次,他们聊天时,他开玩笑说过自己其实是个瘸子,耳朵也聋,需要戴助听器。

她当时还真信了,说了一些安慰他的话,他在那边偷偷笑。

可当他委婉地说,要她亲眼验证下,她却说不方便,于是立马删除了她!

想他叱咤风云的林子江,什么时候如此对一个女人上心过?她还不领情,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站在她的立场,也不怪她郁闷了好久,后来幸亏麦子的帮忙两边通气,这才又重新加回。

她知道他脾气其实是很怪的,完全没有别的奢望,甚至是有点怕他。

外面阳光灿烂得耀眼。

无数的车。

她终于看见他告诉过她的车号了。

苏梦看见从那辆白色尼桑车里下来了一个年轻男人,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上身穿一件浅色棉质T恤,下身一条白色长裤,远远看,就象电视里的那些中产阶级。脑子里迸出一系列画面:大房子,跑车,美女,海边,保龄球,优雅的谈吐,出入上流社会,大腹便便

待近了,苏梦一下子傻眼了!

为何?

她的那个怪脾气上司会在这时来公司?忙转过身赶紧闪人!

林子江透过车玻璃远远地看见一个披肩卷发女子急急地走向这边,看外形时尚漂亮,顿时心情倍感愉快,他知道这就是他网上的小妹妹了。忙打开车门,满脸笑容地下了车。

却发现那姑娘一看见他就转身要走,林子江赶紧喊住她:怎么,我有这么可怕吗?

原谅他吧,他一共也没见过苏梦几次,而苏梦原来是直发扎起的马尾,一副清纯的面孔,性格却又似愣小子般。现在烫成了时髦的波浪卷,长发披肩,颇具淑女风范,他一时没认出她也情有可原。

苏梦忐忑地转过身,尴尬地伸了一下舌头,张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林子江说:老大,您怎么来了?

林子江狐疑地盯了她一会儿,恍然大悟了。你叫苏梦?

苏梦点了点头,紧张地等着他骂自己,不料他却说:遗忘梦境,苏梦,难怪!

这下苏梦彻底慌了,他竟然会知道她的网名,那他难道就是网上的那个人?

林子江微笑着,她的神态尽收他眼底,奇怪,他以前对他这个小助理没什么特别的印象,怎么此时看她长得还挺妩媚的?

你就是我哥?苏梦的表情怪怪的,心里暗自盘算着如何脱身。

林子江看她的样子早知她怎么想的了,她的表情早已把她的心事出卖,不禁有些不悦地说:怎么,有我这样一个哥哥很丢脸是吗?心想难道你叫了几个月的哥了现在想反悔不成?

苏梦赶紧大摇其头,不是的怎么会?

林子江便微笑了,温和地说:上车说吧。

苏梦一想在大街上这么站着说话是挺别扭的,但要上他的车,感觉上会更别扭,但又不敢违抗顶头上司的命令,看见林子江已经替她开了副驾车门,便心一横坐了上去。

他上车后便冲她温暖地笑了一下,今天路过这,抽点时间来看看你。苏梦正好对上他的眼神,心忽然怦怦乱跳。

奇怪,以前,她从来没觉得他讨人喜欢过,可现在看来,他也不算讨厌的。

苏梦扭过头看着他的脸,这是张不算俊美的脸,宽宽的额头,从厚嘴唇里发出的声音很温和,一双大大的眼睛在笑。

林子江也温柔地看着她,是一张称不上很美丽的脸,但很秀气,眼睛不大却很有灵气,小巧的嘴,薄嘴唇,尖下巴。

两人的目光短暂对视,苏梦自然地别过头,但从余光感觉得到他还在看她。

谢谢哥哥想着我。对了,助听器在哪里呢?

哈哈,你自己找找看在哪里。林子江说着转了转头,苏梦上下打量了一下。

呵呵,想不到你还这么幽默。苏梦此时已不紧张了,二人闲话,气氛轻松愉快。

你再看看腿是不是假肢。林子江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腿。

苏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我还以为你真的残疾呢,还一直为自己那天说错话感到后悔呢。

以为我残疾就不见我了是吧?林子江半开玩笑地问。

哪有啊!真是冤枉,那天是真的有带小孩子过来,怎么你还不相信啊?他姐姐出长差,把孩子放在我们家了,那天周末没什么人就把他带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苏梦就想跟他解释清楚,她真的很怕他误会,而失去。

还真是这样啊,我以为你是因为我残疾不见我的。

哪有啊,哥,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呢?那天见你真生气了,我就以为你可能真的是残疾人,呵呵。

傻丫头,哪有残疾人做操盘手的?林子江笑着对她说。

手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很显然地动作有些亲昵。不过他是哥哥哦,这样一想,苏梦就理解了,并且心里还小小地得意了一把。

电话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声音很温柔地说:

《绝爱首席遇到爱苏梦林子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