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唐沐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唐沐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恋上腹黑真命天子

时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作者:雪浩哲

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小说

主角是唐沐姿的小说名字叫做《恋上腹黑真命天子》,这本书是由作者雪浩哲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恋上腹黑真命天子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主要讲述了:回到房间,唐沐姿坐在桌边,不断地摇着扇子。婢女芷云惊讶的问道:二小姐,这才刚立春没多久呢!天气还凉着呢,二小姐为何如此热?唐沐姿听了这番话,似乎觉得更热了,无...

主角是唐沐姿的小说名字叫做《恋上腹黑真命天子》,这本书是由作者雪浩哲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恋上腹黑真命天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恋上腹黑真命天子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四章:男扮女装溜出府

回到房间,唐沐姿坐在桌边,不断地摇着扇子。

婢女芷云惊讶的问道:二小姐,这才刚立春没多久呢!天气还凉着呢,二小姐为何如此热?

唐沐姿听了这番话,似乎觉得更热了,无奈于扇子的风却解决不了,干脆一把放下扇子,说道:立春刚过,就不允许我扇扇子吗?我这是唉,说了你也不懂。太闷了!

闷?芷云眼睛一亮:二小姐要是觉得闷的话,芷云来教二小姐学习绣花吧!

绣花?又是夫人吩咐的吧?唐沐姿白了芷云一眼:你个小丫头!若不是我娘交代,要你教我绣花,你有胆子跟我提这样的意见?还是算了吧,我宁愿去院子里练练拳脚,也不愿意关在屋里绣花呢!

望着窗外,唐沐姿突然间双眸一亮:芷云,我想到好方法、可以不那么无聊了!

嗯?!

没过多久,一个身着白色儒雅长袍的年轻男子,眉目俊秀,摇着一柄折扇,身后跟着一个蓝衣小厮,大摇大摆地走在花园了。

这两个男子,正是唐沐姿和婢女芷云。

芷云用手遮住脸,畏畏缩缩地问道:二小姐,这样做,要是被老爷和夫人知道了的话

都说了,别叫我二小姐,要叫二少爷,知道了吗?唐沐姿见花园里巡逻的守卫刚走过,便拉着芷云,来到一处稍微低矮的围墙下,说道:你蹲下,我猜着你肩膀爬上去,再拉你上来。

芷云别无选择,只得蹲下。等到唐沐姿借着有点武术功底、爬上了围墙顶之后,自己也被她拉了上去。就这样,女扮男装的主仆二人,终于混出了守卫森严的护国将军府。

哎呀呀!大街上,唐沐姿学着一般的公子哥儿一般,摇晃着手中的金乌骨折扇,望着繁华的街景说道:芷云,本小姐不,本少爷说过了吧?这外面比府里可是舒畅多了。多出来走走,多好呀!真不明白爹爹和母亲为何要给我下禁足令。

芷云低声念道:还不是怕小姐你在外面闯祸呀?

唐沐姿似乎听到了,干咳一声,芷云立刻噤声。

但是唐沐姿的注意力已经被另外的一番景象吸引了过去,不远处,一座盖着金色琉璃瓦、雕栏画栋的屋子面前,聚集了很多人。只是为何都是男人?这让唐沐姿的好奇心再次被激起,望着自己这一身男儿打扮,她立马觉得理直气壮了,不由分手,拉着芷云就凑了过去。

这时,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唐沐姿微微扫了一眼,就看出这拉着马车的白色马儿,是西域百里挑一的神驹,似乎只有皇室成员才有资格得到这样的好马。只是这马儿的主人,居然用这样的千里马来拉车?!真是暴殄天物!唐沐姿有些不屑:这马车的主人,应该是个没什么品位的暴发户了吧?

正当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的时候,从马车车窗里飞出一个吃剩了的桃核,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唐沐姿的脸上。她带着厌恶,擦了一下脸,火气已经涌上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马车前,一把将车夫拉了下来,朝着车里喊道:喂!你扔东西不长眼睛的么?!没见到扔到了本小本公子的脸上啊!

大家的注意力似乎已经被吸引到这边来了,纷纷望着盛怒的唐沐姿和马车中,像是看戏一般,期待着下文。

谁知马车中根本就没有人搭话,更别说是出来个人道个歉了。仔细一听,马车中还不断传出细细碎碎的嘤咛声和打情骂俏声。

唐沐姿仗着自己从小跟大哥朱瑛佑学过一点拳脚功夫,更何况在这么多人面前,肯定不能出丑呀!想到此,她便撩起袍子,一脚踢在马车身上:有种做错事,却跟个乌龟一样、缩着头不敢出来见人吗?

经过这么一骂,车中传出一个慵懒的男声:你的脸阻拦了本世子扔桃核,影响了本世子的雅兴,你倒好,反而恶人先告状,叫嚣起来了?

你!!唐沐姿虽然牙尖嘴利,但是却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这么会强词夺理的人,玉面气的羞红,轻轻一跃,已经跳上了马车。

围观的人们似乎也在指指点点,说着马车中人的不讲道理,更有甚者似乎还在期待着唐沐姿能够给此人一点教训。

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唐沐姿来不及掀开车帘,伸手就往车里抓,想要看看这个讨厌的人究竟是何模样。

这一探手、一抓,却抓到了一个温润的、软滑的东西,带伴随着一个女子的娇吟声,唐沐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用力,就将这个东西从车里抓了出来。

哇!!唐沐姿还未来得及反应,周围的人已经流着口水、齐齐发出了惊叹声!原来,唐沐姿的玉手,抓着的是一个女子的胸!她将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从车内抓了出来!那女子浓妆粉黛,云鬓高耸,秀发有些许的凌乱,衣衫的腰带已经被解开,斜着散在一边,整个娇躯露出了大半。

啊?!唐沐姿看清楚了状况,本能地一松手,那女子便瘫倒在了车辕上,这女子又羞又怒,赶忙用手护住身躯。

唐沐姿的嚣张烈焰似乎在一瞬间湮灭了,她眼角抽动,以一种尴尬的、难以置信的表情,回望着自己的手。手指和手掌还保留着方才抓着那女子胸部的形态。她嘴角勉强地牵动着,这只手居然抓着一个女人的胸?!

这时,马车车帘被一只长着纤长手指的手缓缓掀起,一个大概二十出头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出现,似乎让现在的所有男人,都变得暗淡无色。

这男子长身玉立,一头墨发没有挽髻,而是用一条汉唐风格的缎带,有些闲散地束在脑后,几缕碎发在额前垂着,更添了一份闲散和慵懒;一身绛红色的缎袍,被一条黑色的腰带束住,胸口微微敞开,露出线条紧实的胸肌;他剑眉入发,微微上翘的眼角,像是狸猫一般,透着神人心魄的光芒,鼻梁笔挺,嘴角弧度优美,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

哇!美男子耶!唐沐姿似乎有些看呆了,但是却马上反应过来,这男子不但往车外乱扔东西,还带着美貌女子在车中yin乱,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你长得帅又怎么样?散发着贵族气质又如何?你的所作所为,足以令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人渣味儿!

男子刚一走出马车,方才被唐沐姿拎出来的女子,立马跳下车,半跪在地上,那男子看也不看一眼,踏着一双白色靴子的脚,便踩着那女子的肩膀和玉背,走下车来。

这一举动,让周围围观的人们惊呆了!平日里,别说是寻常人家,就是有钱有势的官宦人家,若能有这样的女子相伴,也必然会当做掌中宝一般chong着,但是这男子,却让如此美貌的女子当人肉脚踏。

刚一下车,那男子就皱起了眉,车中立马下来另外一个穿着华丽薄纱的艳丽女子,双手托着一个银质托盘,将一方洁白的丝帕,递给了男子。男子抖开丝帕,捂住鼻,这才缓和了一下紧皱的眉毛。

唐沐姿更加看不惯这家伙了!摆什么谱嘛!别以为有一匹千里好马和两个稍有姿色的女伴,就抬着眼睛看人,充其量,你也不过是个暴发户的后代罢了,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因为唐沐姿回想了许久,也么有听父亲和哥哥说过,京城所有的官宦子弟和皇室成员中,有如此一位怪胎。自己好歹也是护国将军府的二小姐嘛!想到此,唐沐姿似乎觉得底气又上来了不少。

男子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最后那双狐狸般的目光,落在了唐沐姿身上,他的声音始终透着一股子邪魅:方才,是你将本世子的美人儿,从车中拉出去的?

是有如何?是你乱扔东西,打到了本少爷。唐沐姿叉起了腰。

哦?男子微微一笑,眼神中透着轻蔑:本世子的桃核儿打到了你?你既然拦着本世子的马车,如此纠缠,不过是想要本世子赔偿你而已吧?其实这样凡是银子能够解决的问题,你说一声便是,何必如此大动干戈?这样,你费了力,本世子来落得个不爽。

唐沐姿握紧了拳,这家伙!当我是什么?银子?将军府一大把,不稀罕。

男子继续说道:好了,别浪费大家时间了,本世子也不想跟你这种层次的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继续折腾,掉价!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唐沐姿阴笑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要钱,只要你也让我用桃核扔中一次,此事便就此作罢。

男子似乎是惊呆住了,一挥手,说道:来人呀,用银子打发了这个讨厌的人,让他赶紧消失,免得打扰了本世子的雅兴,本世子还等着买花魁的呢。

方才那奉丝帕的女子,赶忙从车中拿出一个锦盒,将几锭白花花的银子扔在唐沐姿脚下。

唐沐姿彻底被激怒了,紧握着的手开始缓缓松了开来,一侧的芷云有些慌了,因为她知道这是二小姐要发飙的前兆了。

果然,唐沐姿一脚提起地上的银锭子,抡起玉拳,便朝着那男子而去。

飞起的银锭子不偏不倚,刚好打到那男子的腰上,等不及让他反应过来,唐沐姿一拳已经打在了他的左眼睛上。那男子微微shen吟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鼓掌,这让唐沐姿更加兴奋了。

这时,阁楼上响起了一个中年女人娇媚做作的声音:各位小哥哥、大少爷们,咱们的花魁凝香姑娘马上就要出来啦!想要一睹凝香姑娘美貌的爷们,还请尽快来毓秀阁呀!

花魁?!毓秀阁?!唐沐姿似乎想起,大哥说过,毓秀阁是全京城最大的青楼天哪!青楼?!不就是妓院么?唐沐姿来不及反应,也根本没有撤退的机会,便夹杂在人流中,被一帮大老爷们挤进了毓秀阁。

第五章:太岁头上动土

进去之后,便立马有搔首弄姿的女子过来,引导唐沐姿和芷云到一处圆桌旁,坐下,桌上已经有各色点心,也有丫头上来奉茶。唐沐姿用几锭银子打发走了那令人生厌的女子之后,见那被自己打了一拳的男子也进来了,想起他方才说过自己是来买花魁的,唐沐姿便干脆坐下来,目光有意无意瞪着那个男子。

小姐,我们还是走吧!芷云摇着唐沐姿的手臂:要是老爷和大少爷知道我们来了这妓院,非得把芷云的腿打断不可呀!

你担心什么?万事都有我在上面扛着呢!唐沐姿撇了芷云一眼,余光瞄到了方才那男子,之间他俊美的面容之上,左眼已经淤青发肿,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你还一副骄傲的模样自称什么世子,本小姐今天就让你变成一颗软柿子!

这时,音乐丝竹声响起,舞台中央的红色幔帐缓缓移向两边,一个身着明媚大红色纱裙的女子,借着音乐声,缓缓起舞。唐沐姿定睛一看,哇!果然是花魁呀!那一张脸,长得真不是盖的,眉目含春,眼神儿也足够勾引人,不愧是顶着花魁的名号呀!也难怪那么多男人都争着抢着要进来一睹花魁真颜了。

那自称世子的男子,此刻似乎陶醉在花魁的美色之中,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缓缓打着拍子。

色鬼!唐沐姿鄙视地撇了撇嘴。

一曲完毕,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唐沐姿怕被人看出自己是女儿身的破绽,便也心不在焉地跟着鼓起掌来。

这时,花魁已经退居幕后,头上戴着一朵大花的老鸨扭着腰肢出来了,夸张地舞着一条红色丝帕:各位大老爷们,咱凝香姑娘的舞姿如何、姿色容貌如何、身段如何,相信方才大家都见证过了。好了,现在是出价的时刻了,哪位大爷出的价钱最高,便是咱们凝香姑娘的主人了,今晚也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老鸨的话未落音,台下已经有人开始叫价:五十两。

八十两。

一百两。

唐沐姿无心叫价,但是方才那个男子,却也没有叫价,反而是凑到身后的女子耳边,说着什么,然后那女子便将方才那个装着银子的锦盒,拿出来放到男子身侧的茶几上。看他这样子,应该是想等到叫价叫到最后的时候,才出手吧!这家伙应该不差钱,纨绔子弟一枚,得让他丢一次脸,方才那一拳打得也太轻了。

想到此,唐沐姿的眼光定格在那个锦盒上,眼中流光一转,计上心头。

茶杯中倒满了茶,唐沐姿含笑着,走到那男子身旁,双手举杯,说道:这位兄台,小弟方才多有得罪,是小弟太冲动,还请兄台见谅。小弟以茶代酒,敬兄台一杯。

对于唐沐姿突然的赔罪,那男子似乎觉得是理所当然的,抬了抬眼,说道:见谅倒是不必了,这毓秀阁的茶叶太难喝了,你自己喝了就行了。

唐沐姿嘴角浮起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狡黠的笑意,端起茶杯准备一仰而尽,但是手一抖,茶水便倒在了那男子的衣衫上。

绛红色的长袍上,不但印上了茶水的印记,而且还有茶叶渣儿,这让男子很不爽,眉头紧皱。

唐沐姿这回倒是很自觉,来不及他反应过来,便掏出丝帕主动给他擦拭着。

男子带着厌恶的神情,一手拨开了她。

唐沐姿趁着俯下身的那一刻,长袖扫过茶几,那个装着银子的锦盒,便已经进入了她的衣袖中。东西已经到手,她也不便于再多做逗留,简单赔罪之后,便离开。

对花魁的叫价,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只剩下两个一身肥肉的男子,还在不断加高着价码:六百两!、七百两。

一个慵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两千两。声音不大,却有一种威慑力,因为这价格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就连老鸨的脸,都有些扭曲、意外、惊喜,那两个本来还在竞价的男人,听到这价格,便一顿足,很是懊恼,却也没有再出价。

最后喊出这最高价的,便是斜倚在椅子上的穿着绛红色长袍的男子,他的左眼已经淤青,但是却并不影响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

幕后的花魁微微探头,见最后出最高价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俊秀男子,一抹羞红漫上双颊。

老鸨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这位公子出价两千两!请问这位公子贵姓?

男子懒懒的答道:本世子姓燕,叫我燕世子便可。

燕世子,那咱们择日不如撞日,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今夜燕世子便可成为咱们凝香姑娘的主人啦!老鸨媚笑着,从龟公手中接过卖身契,意思很明确,就是赶紧将这两千两拿到手。

要给钱了!唐沐姿紧紧抓着袖中隐藏着的锦盒,强憋着笑意,她也想看看这自大的家伙如何丢脸。

果然,燕世子以眼神示意,要身后的女子拿锦盒付钱的时候,那女子却一脸惊惶!附在燕世子耳边说了什么,燕世子俊秀的脸立刻有些僵硬!

略微一回想,燕世子凌厉的双眸立刻扫上唐沐姿的脸,就算是一个小孩子,也能想出那锦盒去哪里了,除了她还能有谁会动手脚?

不好!唐沐姿突然想起,现在锦盒还在自己袖中藏着,俗话说捉贼捉赃,现在他若是报官,可就真的是人赃并获啦!她偷偷溜出府来玩,已经犯了禁足令了,若是还因为偷人家锦盒而被报官,那传出去、让护国将军府情何以堪啊!

想到此,唐沐姿便赶紧拉着芷云,借着人群的阻挡,灰溜溜地跑了。

跑出毓秀阁,唐沐姿立刻雇了一辆马车,给了车夫一锭银子,马儿长嘶一声,绝尘而去。

车内,她将锦盒打开,哇!里面银锭子虽然不多,但是这厚厚一叠银票,上面的面值惊人,这已经是身为护国将军府二小姐的唐沐姿长这么大、拿到手中最多的钱了!

她想象着那高傲不可一世的燕世子在妓院里买花魁、叫高价却拿不出钱来的情景,不禁偷偷笑了出来。看你以后还那么骄傲!不过他会如何收尾,如何收拾这个残局,都已经不是唐沐姿喜欢关心的问题啦!

一想到此,唐沐姿便止不住笑出声来。

掀开车帘,让阳光透进来,唐沐姿觉得,今天的阳光,似乎是有些特别呀!

第六章:燕世子要来府里?!

这次偷偷外出,似乎并没有让府里的人察觉。等到唐沐姿和芷云都换好衣服的时候,刚巧父亲朱翠庭和大哥朱瑛佑从外面回来,看他们俩都穿着朝服,应该是刚从朝廷忙完公事回来吧!

吃饭时,唐沐姿毕竟偷溜出去玩过,多少有些心虚,便也没有多说话,静静地端坐着。

朱瑛佑坐在她身侧,见她今日竟然如此安静,鹰眸略一流转,便也多少猜测了些原因来,便笑着,低声揶揄道:沐姿,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不想让爹爹和母亲知道呀?

才没有呢!唐沐姿似乎早就习惯了大哥这种猜测方式,便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瞪了大哥一眼。

席间,朱絮茵依旧端着自己正牌朱家小姐的架子,由婢女荃儿伺候着喝汤、吃饭。

朱瑛佑给唐沐姿盛满了一碗汤,而后才给自己盛,一边舀着勺子一边说道:对了,母亲,前几天不是说平阳王府的世子已经过来京城了么?他听说我们护国将军府离皇宫不远,便想着择日来拜访。母亲,这段时间,还请母亲将府内多多打点。

朱翠庭叹了口气,也帮着说道:是呀!这平阳王府虽然并没有多少实权,不像我们将军府、兵权在握。但是那却是自开国以来,就被历代先皇赏赐过的王府,属世袭。现在世子来京,我们未能去拜访,已经是失礼了。既然世子有意要来我们福利,那咱们自然是不能丢了护国将军府的颜面,不能让他们把咱们给比了下去。

又是官场上的无聊事儿!唐沐姿懒得听下去,只是那平阳王府的世子,让她想起了今日见过的那个阴阳怪气的、自称是燕世子的家伙。只不过这两个人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平阳王府世子,一听名号就知道应该是个成熟稳重、识大体的王孙贵族,哪里是那个沉迷女色、一脸邪魅的家伙能比的?

朱瑛佑接下来的话,却让唐沐姿一口汤全部喷了出来。

对了,母亲,世子虽然还未确定是具体什么时候来府里,但是这段时间还是请沐姿和絮茵稍微回避一下。京城中谁都知道,那世子是个好女色的角儿,我怕朱瑛佑瞄了一眼艳若桃花的朱絮茵和一脸俏皮却也算得上天姿国色的唐沐姿,继续说道:而且世子有着严重的洁癖,见不得不干净的东西,也不能闻任何异味,所以府里最好是进行一次全面的打扫为好。

好女色?!唐沐姿想起了燕世子买花魁和马车中衣衫不整的美艳女子!!

有洁癖?!唐沐姿想起了倒了茶水在他衣衫上时,燕世子一脸的厌恶之色!!

不能闻异味?!唐沐姿想起了燕世子在下马车的时候,来到人群中,立马皱起了鼻、还要拿手绢捂住鼻子!!

这些非常人类所拥有的特征难道大哥嘴里所说的平阳王府世子,就是那个被自己打得鼻青眼肿、又被偷走钱财的燕世子?!

唐沐姿一口汤全部喷了出来,芷云赶紧端来茶水给她,朱瑛佑则掏出丝帕,给她擦了擦嘴,问道:沐姿,怎么啦?

朱夫人也在一旁轻轻拍着唐沐姿的后背,关切地问道:是不是汤太烫了?

朱絮茵见不惯唐沐姿这副被家人众星拱月的样子,轻蔑的说道:太烫了就慢点喝,傻子都知道的道理,这么大的人了都不懂。

对于朱絮茵的落井下石和讽刺,大家似乎都已经习惯了,鉴于她是家中最小的小妹,唐沐姿也没有表示过在意这些,大家也就没有怪罪于她。

似乎咳得更加厉害了,汤在咽喉间,像是火烧一样,唐沐姿只得不断地咳嗽着。

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再想想大哥说那平阳王府世子这几日便会来府里,她感觉背上已经开始慢慢冒冷汗了。这件事就算是大哥不交代、她也会乖乖地躲起来,有多远躲多远。

此刻,她似乎还带着最后一丝侥幸,弱弱地问道:对了,大哥,你刚才所说的那个平阳王府世子,是姓什么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问问而已。唐沐姿脸上有着明显的掩饰之色。

平阳王爷是姓燕,那么世子,肯定也是姓燕了,燕世子。其实不管唐沐姿问什么问题,只要是朱瑛佑知道的,他都会如实回答她。

姓燕燕世子唐沐姿突然觉得整桌的美味佳肴都已经失去了香味,眼前看到的东西都变得灰蒙蒙了,脑海中只是浮现着三个可怕的字眼:燕世子。

堂堂王府世子,世袭爵位,身份尊贵,不但被自己打了一顿、鼻青眼肿,而且还故意让他丢人唐沐姿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这都什么事呀?这么巧的事情偏偏被自己碰到了。现在父亲和大哥都还不知道,若是知道了,估计我的禁足令,就要从王府范围缩小到我的房间了,以后估计连房间门都不会愿意让我出去了。

现在她最希望的,就是那该死的燕王府世子,能够取消行程,不来护国将军府就好了。

《恋上腹黑真命天子唐沐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