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应白若心小说在线若心章节阅读 
第6章 你真脏

总裁逃妻蜜蜜宠

时间:作者:若心

主角叫韩应白若心的小说叫《总裁逃妻蜜蜜宠》,韩应白若心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若心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是她男人!看着若心支支吾吾,韩应白干脆替她开了口。呵!你的男人?王政不可置信地看向若心:这么快就又有了男人?韩应白完全不理会王政,径直走到若心面前,自然而然地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还顺手理了一下她的头发。头发被抓起来时,王政看到了若心脖子上暧昧的红痕,他原本疑惑的眼.........

主角叫韩应白若心的小说叫《总裁逃妻蜜蜜宠》,韩应白若心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若心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

《总裁逃妻蜜蜜宠》第6章 你真脏

我是她男人!看着若心支支吾吾,韩应白干脆替她开了口。

呵!你的男人?王政不可置信地看向若心:这么快就又有了男人?

韩应白完全不理会王政,径直走到若心面前,自然而然地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还顺手理了一下她的头发。

头发被抓起来时,王政看到了若心脖子上暧昧的红痕,他原本疑惑的眼神顿时变得愤怒:若心,你和他睡了?

睡了。韩应白又抢着替若心做了答。

呵呵!若心,到底谁恶心?王政眼睛变得血红:你之前有过不知道多肮脏的经历我都没有嫌弃你,可现在刚刚分手一天,你就跟别的男人睡了?若心,你可真脏啊!

说完,王政转身离开,让若心百口莫辩。

什么肮脏的经历!若心浑身发抖,她实在没有想到曾经那么善良温柔的王政竟然会变得这么恶毒,拿这样的话来刺伤她。

之前因为她没有办法跟王政进行正常的接触,于是他们去看过医生,得到的回答就是,若心可能经历过某些不可想象的事情,才让她对男人有了这样的抵触。

如今,医生的话却让王政给曲解成了这样,她真的是瞎了眼!

揽着若心的韩应白也愣住了,肮脏的经历?刚分手一天?

若心现在真的成了这样的人吗?韩应白眸子一黯,不,不是变成了这样的人,她一直都是!

若心自然不知道韩应白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一直钳制着自己的手臂变得松软了几分。

她趁机就赶忙转身冲了出去,即使没地方去,也比呆在这个男人身边要好多了!

外面风雨交加,浑身湿透的若心找了个24小时营业的餐厅,进去要了一份热腾腾的麻辣烫。

可看着端上来的麻辣烫,若心却下不去筷子了,看着那碗麻辣烫,她仿佛看到了两年前的事情。

也是在一个这样的雨夜,那时候她被人硬生生赶出家门,遍体鳞伤,而且身无分文

她像个发狂的流浪猫,狠狠地踹着路边的垃圾桶,发泄着自己的恨意。

一脚踹下去,空心的垃圾桶发出了轰隆隆的响声,而她自己,也被反弹的力量震得跌坐在地上。

那时候全世界都欺负她,就连一只破败的垃圾桶,就连天气都欺负她。

她恨所有人,却又打败不了任何人,满腔的恨意几乎要把若心给烧成了灰,最后却化成了泪水,不争气地和大雨一起冲刷掉她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

突然,若心的头顶出现了一片小小的蓝天,那是一把绘着蓝天图案的雨伞,王政拍拍她的肩膀,把雨伞递了过去。

原本他只是看这个女孩可怜,所以给她送把伞的,可没想到,在他离开的时候,若心也艰难地起身,打着伞跟在他的身后。

一开始王政想甩掉若心,可后来看她实在可怜,又是大晚上的,就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小出租屋里,还给她买了一碗热腾腾的麻辣烫

想来也是可笑,那时的王政真的好温暖,好温暖,就像是全世界里唯一的一束阳光。

而若心更是因为一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就做了王政的女朋友。

在所有人都说若心要讹上王政的时候,王政却毫不在意地笑着:我有什么好讹的?要真不怀好意,也不会找上我这样的穷小子。

王政觉得像若心这么好看的人,一定不会是坏人,他留下她,或许是出于同情,又或许是被美色迷了心智。

毕竟,美女谁不喜欢呢?更何况是像当时的若心那样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的美女。

被王政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若心终于开口了:我会做饭,也会做家务,你看你照顾我这么久了,我以身相许怎么样?

就这样,两个人成了男女朋友,即使若心有着一些缺陷,不能跟王政有亲密接触,但他们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好的

想着过去的种种,一直努力坚强的若心终于哭了出来,眼泪扑扑簌簌地砸进了面前的一碗麻辣烫里。

突然,若心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外公的号码。

怎么外公会打电话过来?若心瞪大了哭得通红的眼睛,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并不是她和外公关系不好,说起来她的外公就是她在这沪市唯一亲近的人了。

让她感觉不可置信的是,外公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不能说话了。

所以看着这个电话,若心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

大小姐,是我。那边传来一个刻意压低声音的女声:我是护士小赵。

若心这才听出来,原来那边是一直照顾爷爷的护士,皱了皱眉,不安地问道:怎么了?

你快回来吧!家里出事了!话音刚落,小赵就慌忙地挂了电话。

若心的心跳瞬间加速,她刚刚从电话中听到,那边似乎都尖利的争吵声,和东西打碎的声音

不安的感觉迅速蔓延,直觉告诉她,家里一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再顾不得多愁善感了,若心冒着大雨跑了出去。

陈家老宅里,若心急匆匆地冲了进去,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

老东西,你别不知好歹!我们照顾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回报我们的吗?王秋菊站在客厅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

趾高气扬,又带着几分阴狠地说道:今天这字,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这是若心的继母,而被轮椅上被她指着鼻子骂的人,就是若心最最亲近的外公陈望京!

王秋菊逼着陈望京签的是一份遗嘱,内容是答应把自己名下的一切财产都给自己的女婿,若心的爸爸若建国。

看到他们要逼着外公签字,若心急了,直接冲了上去,护在陈望京的面前: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们敢动我外公一下试试!

身后的陈望京看到身上还在不停往下滴水的若心,虽然说不了话,却是满眼的心疼。

《总裁逃妻蜜蜜宠》第7章 饱受摧残

你这个贱丫头,回来做什么!看到若心,王秋菊的眼睛里满是厌恶。

若心没有理她,只是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若建国:你真的要做这样的事情?你忘了外公之前对你的恩情了吗?

对我的恩情?若建国哂笑:是指我为他管理公司八年,却还没有半点股份吗?

没错,若建国现在虽然是泰成公司的老总,管理着各种大小事宜,但是他的手里却并没有半点股权,说白了就只是个打工的。

而泰成其实是若心的外公,陈望京的公司,在十几年前,妈妈愤然离家,家里原本的保姆王秋菊成了女主人之后,就一气之下中风病倒了。

之后,这个公司一直都是若心的爸爸在打理着,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泰成的老板,但其实,泰成真正的主人,是若心身后这个连话都说不了的老人!

如今,若建国他们终于忍不下去了,要彻底夺走泰成吗?

若心想着这些,恶狠狠地看向眼前的爸爸和继母:虽然泰成是外公的,可管理、收益不早就已经在你们手中了吗?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

呵呵,你这个野种别在这里碍事!王秋菊却不跟她说那么多,直接粗暴地骂着,就要上前推开若心。

就在她逼近的时候,若心却突然拿起旁边的拖把,紧紧地握着,指向面前的若建国和王秋菊。

现在,妈妈已经离开了,外公就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所以,她一定要保护外公,即使,拼了这条命!

小贱蹄子,竟然凶你爸爸!看来还是管教的不够啊!王秋菊挑了挑眉。

这话让一旁的若建国也很不开心:若心,你让开,要不然爸爸也不会护着你的。

护着我?若心不屑地笑了:从小到大,我被你的女人几次狠心教训,你有护着我一下吗?

她喊的很大声,就是在告诉他们,即使外界不清楚,但王秋菊一辈子都只是一个无名分的女人罢了!

他们对不起若心,也对不起陈家!

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王秋菊被激怒了,直直地向着她扑了过去。

她在心里认定了,这个丫头没那么大胆子的,即使手里拿着拖把,只是防卫用,不会真动手。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若心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眼都不眨地拿拖把怼过去。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她扑了上来,毫不退避半分!

你王秋菊不可置信地看着若心,伸手扶着了自己受伤的肩膀,瘫坐在地上,吓得晕了过去。

这样的若心让若建国都看傻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若心,这样不顾一切,冷血可怕,像个疯子!

不过也来不及跟若心再争吵什么,赶忙抱起倒在地上的王秋菊喊道:小赵,快来给秋菊处理一下!

安排好一切,若建国深深地剜了若心一眼,本以为她会惊慌无措,却没想到若心只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冷眼看着自己所谓的妹妹若墨然尖叫着和爸爸一起把王秋菊抱了出去,若心也愣神把东西丢到一边。

转身看向外公时,她的眸子才闪了一下,刚才满身的戾气都不见了,眼睛红了起来:外公!外公!是若心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陈望京看着眼前趴在自己腿上哭泣的外孙女,心疼地动了动胳膊,想要去拍拍她的脑袋,可是手轻轻地动了一下,最终还是落了回去。

现在,他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了啊!

只能拼命地摇着头,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他知道小若心过得有多不容易,他都知道的啊!所以他一点都不怪若心。

反而只怪自己没用,一病不起,在小若心被欺负的时候也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而给不了任何的帮助

走,外公,我们快走,等他们回来我们就跑不了!若心终于反应过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离王秋菊他们远远的。

匆匆收拾了外公的东西,若心就赶忙带着外公离开了。

门口的保镖看着他们离开,想要上前阻拦,但是心中念头一闪,又站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毕竟,这老太爷和大小姐过得真的太不容易了,如果能这样离开的话,那也算是脱离苦海了吧

外公,若心没本事,只能让你住这样小的房子,你不会介意吧?出租屋里,若心看着外公,微微低下了头。

虽然她知道外公不会介意,但是,她还是感觉十分的愧疚。

是她没有用,才没能守住外公的泰成,让原本可以过安稳日子的外公,在这个年纪还要辛苦和她一起挤出租屋。

看着身体状况十分孱弱的外公,若心的心底里,愧疚之情愈发难以抑制。

原本外公在妈妈离开后中风,从此行动不便,只能坐轮椅,但其他各项机能都还是正常的。

但是在两年前自己因为没有把奖学金上交,被王秋菊打得几乎要断气时,被外公看到了,他气得浑身颤抖,却没办法冲过去保护他的小若心。

这样的打击才最终让陈望京连说话的能力都失去了,脖子以下也是基本瘫痪。

当时若心被王秋菊打完之后,又赶了出来,她想带着外公的,可当时一无所有的她没有那个能力。

更何况,若建国他们还没有得到泰成,是不会让陈望京走的。

原本若心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外公手里还握着泰成,若建国他们就不会对他怎么样。

可想到的是,那些人终究还是没良心的,现在竟然想强夺泰成,弄死外公吗?

若心可以看得出来,外公这两年一定受了很多的苦,他的身体也在这两年间被摧残得像风中残烛一般,脆弱不堪

对不起!对不起!若心忍不住又流泪了:我当时应该带着外公一起离开的,怎能把你留给那些禽兽不如的东西!

与《总裁逃妻蜜蜜宠》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