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青渺洪楚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青渺洪楚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

时间: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作者:珑女

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小说

主角是青渺洪楚天的小说名字叫做《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这本书是由作者珑女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主要讲述了:深夜时分,风国的将军府上,那幽暗的地牢里传来了一声低声呻吟。青渺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脸上传来了灼热的痛感,火辣辣的疼,让她不得不醒来。睁到了朦...

主角是青渺洪楚天的小说名字叫做《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这本书是由作者珑女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四章 魂穿风国

深夜时分,风国的将军府上,那幽暗的地牢里传来了一声低声呻吟。

青渺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脸上传来了灼热的痛感,火辣辣的疼,让她不得不醒来。睁到了朦胧的双眼,定眼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看电视也看多了,这儿不管她怎么看,就是地牢!

而她居然就是这地牢里唯一的一个客人!

青渺怔怔的看着四周,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这是什么?她怎么会一身红衣凤冠霞帔?怎么看起来好像古时候的喜服啊?

这是怎么回事,而她的手,怎么会变得那小?!

她那傲人的34D双峰呢?怎么会成了现在的平胸女孩了?

她那双如璀璨星眸的大眼不可思议的瞪大,微微张嘴,仿似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老天!发生什么事了?她明明大转弯密室里要救叔叔出来的,结果她就被最至亲的叔叔,一枪击中她的胸口

现在一醒来,她竟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不对,不对,她一定是做梦!青渺惊恐的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切!她向来不信鬼神,怎么会出现这种怪力乱神的情况呢!一定是她在做梦!

狂力的甩了甩脑袋,却觉得头越来越痛,而脸上却传来了火辣辣的疼,让她疼得想起了刚刚醒来,就是因为脸上的伤让她痛得醒过来的!

伸手一摸,根据多年受伤的经验,她知道自己的脸是被利器划伤的,伤口颇深。而且脸上的血迹还没有干呢!这一切都告诉她,她脸上的伤没有得到任何的处理,要是不赶紧处理处口,一定会伤口感染的!

只是,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远远的听到了木门被推开的声响,青渺抬眼看去,发现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端来了饭菜,姑娘,您该用膳了。柔柔的嗓音,让人听着觉得非常舒服。

小姑娘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饭菜放在了牢门外。

等那个小姑娘走近了,凭借着幽幽的月光,青渺看清楚了来人的打扮,她梳着双丫髻,前额外有垂发,只能依稀看起来她十分的清秀。看样子,应该是这儿的丫环吧!

那个

姑娘,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小姑娘不卑不亢的站在一旁。

姑娘?

现在还有这样的称呼吗?青渺觉得不可思议,这地方太古怪了,自己有必要弄清楚眼前的一切,这里是哪里?

玉荷眸里有些意外,但仍是恭敬的回答,这里是将军府。

将军府?!

什么鬼地方,居然还会有将军府的?

难道她,她穿越了?!

杀人无数的她,一个无神论者,居然穿越到这个鬼地方,而且还是将军府上的阶下囚!老天,她的运气也太差了吧!等等,好像有一段很重要的记忆给忘记了!

苦思了半天,她终于想起来了,她好像答应了一只兔子,说要帮噬血将军得到真爱?那也就是说,这是里风国了!

知道自己之前答应过了什么,青渺脸上没有任何惧色,脑袋十分清晰的问道:请问,我犯了什么罪要被关在这地牢里?青渺大脑快速的分析现状,很认真的问道,如果她是犯罪份子,是要拉出去砍头,那她也太倒霉到家了吧!

青渺期盼的眼神,换来了玉荷怔怔的看着她,仿似有些不解,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连她自己做的事都毫不知情呢?

还是说,她必须要和主子说说姑娘的情况了。

毕竟姑娘不是寻常人家,是皇上赐给主子的美人,也是将军的侧夫人。

虽然这个姑娘在大亲之日,在两人快要拜堂的时候,姑娘却喜房里自毁容貌,还以企图自杀,若不是有人拦着将她击晕,才救下她,怕是她早就去见阎王爷了。这事一传了出来,将军大怒!一怒之下将她打入了地牢里,主子虽然有着意气用事的成份,但是姑娘也是太不懂分寸了。

怎么可以在快要拜堂的时候闹事呢?这不是明摆着给主子下不了台面吗?名扬在外的噬血将军,又岂是她一个女流之辈能触怒的呢?

玉荷久久不回答,让青渺一颗心悬着,她不会那么倒霉的真的是罪犯吧?那她是不是该计划越狱了?

姑娘,您还是好好用膳吧。

玉荷决定不敢多说话,她还是回去禀告主子要紧。姑娘的情况非常异常呢!说完,玉荷匆匆离去。

青渺顿觉无语,好不容易才进来一个人,正想打探点什么消息的时候,那小姑娘却什么也不说,直接走人了。

可怜她脸上还流着血呢!她没有药,要怎么止住脸上血啊?

第五章 噬血将军

玉荷快步离开了地牢,来到了主子的书房,幸好书房里还有灯光,主子没有休息,玉荷站在书房外,恭声说道:主子,奴婢有事求见!

进来!

一道冷冷的声音飘了出来。

玉荷心中一禀,看来主子的怒气还是没有消啊,不知道自己这会儿上报姑娘的事,会不会惹得主子大发雷霆呢?可是人都来了,总不能不进去吧。玉荷敛下首,抬脚进去了书房,一眼就看见了早就褪去了喜服,而换上了一身素白又带着暗纹衣裳的主子——江楚天。

江楚天拥有着风国人最崇敬的蓝紫色头发,他那狭长的单凤眼,清冷宁静的冰蓝色双眸,正盯着手中的那本书,面若美玉,看起来像个斯文的富家公子。这只是表面,在敌国的眼里,他可是闻名的噬血将军!

杀人从不眨眼的魔将!

主子,在地牢里的姑娘情况有些不好。玉荷慎之又慎的轻声道。

怎么不好?

她,好像忘记了自己所做的事。刚刚奴婢去给姑娘送晚膳时,姑娘问奴婢她是犯了何罪要被人关在地牢。

江楚天眼儿一眯,怒火压抑不住的往上蹭,突然将手中的书本砸在桌面,书桌上发出哗啦一声,随后就是他那特有的寒声,已经压抑不住怒火的喝道:她又想玩什么把戏?

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天知道皇上今天是发什么神经了,突然赐了一个异国女子给他为妻。据说那个异国女子国色天香,琴棋书画精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才女。他根本就不需要千金大小姐的在家里服侍!

皇命难违,他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是黑着一张脸把那女人迎娶进门。

就这样,正室还没有迎娶,他就莫名其妙的凭空多了个侧夫人!

就在他无可奈何奉命迎娶她这一天,即将拜堂之际,她居然在喜房里自毁容貌,还企图自杀!

她如此表达自己不想嫁的意愿,他又何尝愿意娶她!

冰蓝色的眸子里满满是火意,玉荷被这样的将军吓了一跳,主子是真怒了,她不敢再吭声。

过了一会儿,才传来主子冷酷的声音,去!把她带过来!既然她醒了!本将军也要和她好好算算这笔账了!

是!

玉荷唯唯诺诺的应承,赶紧去把地牢里的姑娘给带出来。但愿那个姑娘别在这个时候又倔强的闹自杀便好!

青渺饭菜才刚刚吃了几口,又听见有人进来牢房里了,一抬头就看见了是刚刚那个离去的小姑娘,这会儿,她领着一个将士走了进来。只见她走到牢房门前,将军吩咐,要见姑娘,现在放姑娘出来。

是。

年轻的将士赶紧开了牢门,让青渺出来。

出了地牢,跟着玉荷在这将军府上东绕西绕的,差点没把青渺给绕得糊涂了,看来这将军府还是蛮大的,人工水湖,小桥阁楼,石山花园,应有尽有。

不管怎么看,也是属于大富人家啊!

走了约摸五分钟,走到了一处不大不小的房子面前停住了,玉荷朝青渺轻声说道:姑娘,主子在里面,您自己进去吧。

青渺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因为有些好奇加上骨子里的傲气,让她腰板挺得直直的,身穿的是长长的喜服,裙摆长得及地,进门槛的时候,一个没留心,一脚踩到自己的裙角了,整个身体都要往前摔去,若是没人扶她的话,她肯定会摔个狗吃屎的衰样了!

看见那女人的糗样,江楚天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这个笨女人,眼睛都长在头顶的吗?

可是让江楚天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么危急的时候,她居敢双手撑在地板,一个漂亮的借力使力翻跟斗而安安稳稳的站在他面前。

好身手!

只是,他记忆中云国云相爷的千金云雨根本不会武功,那眼前这个女人怎么会有如此敏捷的身手?

带着狐疑的眼神在青渺的脸上打量着,她右脸上那骇人的刀伤并没有影响她的姿色,不得不说,就算是毁容了,她依旧是那般美丽的让人屏息。

长长的柳眼眉,修长的眼睫毛,一双清澈流转的杏眼,眸珠的颜色居然是少见的紫色!她那紧紧抿着的红唇,娇小的身子,穿着大红色的喜服。看起来,她像是一株正在盛开的芍药花,正待人采摘。

江楚天细细打量着青渺,而青渺何尝又不是在打量她呢。

抬眼看到面前的男人,青渺大脑中只闪过一个词——

妖孽!

没错,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将军吗?可是为什么,他给她的感觉像是一个殃国殃民的妖孽呢?

他是一个极美的男人,他那一头蓝紫色头发并没有全部束束起来,而是散开,有些凌乱却又带着桀骜不羁的表情,白皙如玉的肌肤,那双如同大海那冰蓝色的双眼,修长如玉的身姿,一袭白色长衫,衣襟上绣了几缕简单的金丝水波暗纹,一切瞧起来都是那样的完美!

他那狭长的眼,微微上扬,配上嘴角暖暖的笑,举手投足间无不优雅,看起来像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上他的那双眼,她心里会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呢,好像面前这个男人只是展现他那虚假的一面,因为在他的眼底里,她看不到一丝柔情。

青渺被他这么紧紧的盯着,心底不发慌是骗鬼的,尤其她根本还不知道这具身体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在心里努力中的让自己安静下来,她不能先说话的,否则说多,错多。

知道错了吗?

哎!人长得妖孽也就算了,为什么声音都要充满磁性呢!这上天还真是不公啊!青渺在心里腹诽道。

她还是直直的望着他,没有一丝卑微,这不像大家闺秀的举动。而且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有哪家的小姐胆敢如此直视着男人的脸而打量呢?又不是妓院里的姑娘卖笑,需要招揽客人的那种!

江楚天挑了挑眉头,轻笑,看来,从地牢出来后,倒是让你越发的大胆了!

青渺不语。

玉荷说你连自己为什么会在地牢里的事,你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江楚天仍是不急不促的说道。

青渺苦笑,果然坏事传千里。她就只是问问那丫头一点事,结果风儿就吹到这将军的耳朵里了。在人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

个性本来不怎么好的青渺只好出声说道:是,我忘了。

忘了?那你可记得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弄的?江楚天的神色让人捉摸不定。

青渺一愣,摇了摇头。她也好奇呢,谁和她有仇啊,居然把女孩子的脸都给划伤了。

那是你自己亲手毁的容!

突如其来一声怒吼,把青渺吓得倒退一步,老天啊!眼前这个男人太霸气了,只是说句话而已,让人感觉难以承受他的怒火啊!

第六章 吐血勒!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娘娘腔的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圣旨到!!!

随之这娘娘腔的声音而来的还是一道圣旨,满屋里的人只能是全部跪下接旨,青渺虽然搞不清状况,但还是跟着众人双膝下跪,仔细聆听了起来,圣旨大致的意思也就皇上祝贺江楚天将军新婚愉快,特地赐假期十五天,以贺新婚。

洪楚天面无表情的接过圣旨,将圣旨供在书桌上。

玉荷则机灵的迎向那GG,和声说道:GG一路辛苦了,请您到前厅享用一些点心,好好歇歇吧。

好好,有劳玉管家了。

那GG显然是将军府上的常客,玉荷先行离开了书房,因为她比任何人还要清楚这圣旨对于主子而言是多么的讽刺,她能做的就是不让主子的难堪在外人面前展现出来。

那GG只是好奇的看了看房间里的那个头发乱糟糟的女人,脸上还有伤口,以为将军在审训犯人,也就没多想什么,向洪楚天行了个礼,这才离去。

一时间,书房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了。

青渺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膝盖,只能一脸苦笑,果然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打小,从来没有跪过任何人,这会居然跪个GG!真是讽刺啊!

洪楚天忍耐已久的怒气,再也忍不下去了!尤其是看到那个女人脸上居然还带着笑意!

笑,她居然还笑得出来?洪楚天阴阳不晴的横了一眼在自己面前那个柔弱的女人,不由冷笑一声,寒声厉气的低斥道:皇上这旨意庆祝的可真好啊,本将军的侧夫人,还没有拜堂,就在婚房里自杀!这要是传出去,云雨小姐,你可想过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呢?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你云国的百姓想想!你云雨虽然贵为云国云相爷千金,可是却是云国选上送给皇上的美女,皇上把你赐了我,而我们这个婚,你不愿嫁,也得嫁。我不愿娶,也得娶!君无戏言!你懂什么意思吗?

青渺本来就是急性子的人,她都搞不清楚这身体是谁的,还是从他口里听出叫云雨?她管她是云雨还是风雨呢!眼前的事,她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一个大男人,吼什么吼啊!再说了,事情又不是她做的,他生什么气啊!她才不会像个懦弱的家伙闹自杀呢!自杀可以解决问题的吗?她向来看不起那些自杀的人!

站在那里,青渺腰挺得直直的,冷声说道:你有脾气用不着向我发脾气,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不愿娶,大可以向皇上说不同意!

大胆!你竟敢这样和本将军说话!

洪楚天气得扬手一抬,青渺只看到淡淡的青色一道月镰的形状直接打在自己的身上,随后自己整个身体不控制的就往后飞去,直直的撞在门板上。

整块门板应声而飞,青渺只觉得自己的内脏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一股气流就从胃里急急的冲了出来,一张嘴就是腥味十足的血喷了出来。

噢卖糕的!她居然吐血勒!这男人真暴力!

连女人都打!青渺两眼发晕,昏死过去的时候,她看到的还是那道身影,冷眼剜着她,一脸无动于衷!

臭男人!你等着,这帐本小姐记下了!

书房里发出了那么大的声响,身为管家的玉荷自然是听出了什么声音,赶紧小跑进来,果然,整个书房的大门都四分五裂了,而自家主子板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在地上的那一抹红色的身子,眸底里满满是怒火。

玉荷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跃身,就落在青渺的身边,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好!她还活着。

玉荷再伸出手探了探青渺的脉博,发现还是繁乱而微弱,不由有些怨怪,主子,您下手太重了。侧夫人毕竟是皇上赐给您的,要是侧夫人在新婚晚上出了事的话,您不好交待啊。

那也是她自己自找死路!洪楚天怒火冲天的扔下这一句话,拔腿就想离开书房。

主子,请您稍等。请问侧夫人,要怎么安排?玉荷赶紧唤住想离去的洪楚天,这事毕竟是主子的事,自己不能乱做决定,只能是询问。

让她在后院生活,她要是想自杀,随她自杀,不用再拦着她!她要真的死了,本将军还会给她准备厚棺,送她回云国!洪楚天冷冷的说完,转身风度翩翩的离开了将军府。

洪楚天气得快要发狂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真是白痴加笨蛋!要是可以说不娶,他又怎么会让皇上操控自己的婚事!他是臣,他只能听从君王的指令!正所谓的王叫臣死,臣不敢不死,同样的道理!他不同意就可以不和她完婚吗?那是痴人说梦话!那是抗旨不遵,诛九族的罪名!

坊间流传,云相爷宝贝女儿云雨温情柔顺,甜美娇俏,知书达礼的温婉女子,可就今天晚上他见到这个女人的表现,他实在看不出那个女人哪里温顺了?毁容自杀,谁能对自己的脸蛋下得了那么狠的手?

是皇上在耍他,还是传闻不可尽信?

主子的身影越走越远,玉荷转首看着在地上昏迷的青渺,不由的摇头,对着青渺说道:这又是何苦呢?惹怒了主子,吃苦受罪的人,还是你啊!

《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青渺洪楚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