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司马倾城优沐非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司马倾城优沐非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

时间: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作者:打死贞子

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小说

主角是司马倾城优沐非的小说名字叫做《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这本书是由作者打死贞子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主要讲述了:你你要干嘛?优沐非的声音里面有了一丝的胆怯,貌似自己不是这个彪悍男人的对手。怎么样,现在知道害怕了吗,恐怕晚了点吧!司马倾城一脸的邪...

主角是司马倾城优沐非的小说名字叫做《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这本书是由作者打死贞子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004夜半无人私语时

你你要干嘛?优沐非的声音里面有了一丝的胆怯,貌似自己不是这个彪悍男人的对手。

怎么样,现在知道害怕了吗,恐怕晚了点吧!司马倾城一脸的邪恶,慢慢的向优沐非逼近。

你我很厉害的!优沐非挥舞着拳头。

厉害?哈哈,我今天到要看看你有多么的厉害!司马倾城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光着膀子一步步的向优沐非逼近。

优沐非额上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她知道自己的武功三脚猫,根本不会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我我喊人了啊!优沐非试图以这样的方式来喝住司马倾城。

喊啊,你喊吧!司马倾城嘴角上扬,弧度极其的漂亮。

你你优沐非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俩,此时她已经给司马倾城逼到了死角里面。

就在这时候,房门外面开始闹哄起来。

哎呀,你们不能进啊,王爷还在里面呢!香妈妈的嗓门异常的大。

不好!司马倾城的脸色忽地一沉,拿起衣服迅速的穿上,准备跳窗户逃走。

还有我!优沐非很不厚道的拉着司马倾城的衣角。

放手,你放手啊!司马倾城使劲的拽着优沐非的手,试图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衣角上面拿来。

我不放,带我一起走!优沐非拽的更紧了,她才不要给人当炮灰呢!

他们抓的是我不是你啊,你快点司马倾城脸色通红,门外面的脚步声不容许他有片刻的迟疑。

快走!随和,优沐非一阵晕乎后,便躲在了一个坚实温暖的胸膛上面。

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优沐非的脸色泛着微红,她好像喜欢上了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子了,优沐非的心里一热,紧紧的抱着司马倾城。

喂!别抱着我了!司马倾城很不亲和的将优沐非推了出去。

这是哪里啊?优沐非望着四周,觉得很熟悉,在夜色的笼罩下她分辨的不是很清晰。

我怎么知道这是哪里啊!司马倾城瞪着漂亮的桃花眼。

对了,他们为什么抓你啊?优沐非凑近司马倾城的脸前,歪着脑袋兴致勃勃的问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点!

我哪里有管的多啊,算了,我不问了,我走了!优沐非一甩头,大踏步的准备向前走去。

不行,你不能走!司马倾城脸上划过一抹红润。

为什么啊,我们又不熟!优沐非趾高气扬的模样甚是讽刺,她知道现在这个男人走投无路了,需要得到自己的帮助。

我没地方去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司马倾城嘟着嘴,一脸的委屈。

收留你是可以的,但是有什么好处吗?本姑娘可是不喜欢干赔本的买卖!优沐非晃动着小脑袋,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很是精明。

嗯司马倾城思索了一下,皱皱眉头,他身上没有什么钱财之类的东西,值钱的东西恐怕只有

看着一脸为难的司马倾城,优沐非冷哼一声。

你堂堂一个王爷竟然没有钱啊!算了,我走了,你留在这里被狼吃吧!优沐非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不要这样吗!我我可以卖身给你的!司马倾城很别扭的说着。

哈哈哈!你卖身给我?优沐非指着自己的鼻子,她不敢确定自己刚刚有没有听错。

是啊,我卖身给你,我现在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的安全负责!司马倾城沉着脸,红润的嘴唇让人忍不住想趴上去亲上几口。

优沐非使劲吞了吞口水,貌似这个买卖可以做啊!只是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有点她不敢保证她将他带回家,自己的继母会不告诉自己的爹爹,自己多管闲事,还带男人回家风流快活。

你不要我吗?司马倾城继续诱惑着优沐非,他知道这个女人好色,对她用美男计应该会更有用点。

在说了,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一文钱。

哎,算了,你还是自己找地方吧,我我也很想帮你的,只是我自身都难保了!优沐非憨憨的摸摸自己的脑袋。

不要啊,这个给你!司马倾城将代表自己身份的玉佩放到优沐非的眼前。

啊!优沐非捂着了嘴,这个玉佩看起来值很多钱的!优沐非忍不住将手伸向司马倾城手里的玉佩上面。

司马倾城眼角划过一丝阴谋,急急的缩回i了自己拿着玉佩的手。

怎么样,你答不答应啊?他眼角轻佻,心里却有些不爽,想不到自己还不如钱对她来的诱惑。

好吧,不过有条件的,你必须听从我的安排!优沐非一副大爷的模样。

司马倾城将头点的跟捣蒜似的,只要自己不被父皇抓回去就行了!不然,自己会死的很惨!

那你跟我走吧!优沐非撇撇嘴,转身向着夜色茫茫中走去,司马倾城紧随其后!

两人不一会,便消失在夜色的尽头,徒留一抹幽暗的芬芳残存着。

优沐非黑灯瞎火的将司马倾城带回了自己的家里,轻轻推开门,轻手轻脚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妹妹,你回来了!一个粗矿的男声在优沐非的耳边响起来。

不要说话!优沐非急急的上前捂住自己哥哥的嘴巴。

哎呀,妹妹,你干嘛啊?优沐林一把甩开优沐非的胳膊。

没没事!优沐非尴尬的笑着,她已经发觉身边没有了司马倾城的影子了。想来他偷偷的溜进自己的房间了吧。

那你干嘛搞的这么神秘,你是不是又去外面淘气了!优沐林脸色暗沉起来,在夜色的映衬下并没有使优沐非发觉。

我没有啊,我好累啊,哥哥,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觉去吧!优沐非急急的将自己的哥哥推回房间里面,自己也飞快的窜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将门从里面丝丝的插上。

这是你的闺房啊?司马倾城望着优沐非有点寒颤的房间。

是啊!怎么?优沐非的眼底有了一丝的不爽。

司马倾城并没有看向优沐非,他并不知道优沐非此时的脸色很不好看。

你说怎么!你这里只能叫猪窝啊,不!我家的猪棚都比你这里好很多!司马倾城打量着优沐非的房间。

你什么意思!优沐非咬牙切齿的望着司马倾城,有一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没没什么,你的房间挺好的。司马倾城马上改了口,还给了优沐非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小子少跟我套近乎,你老实说,你刚刚是什么意思,我连猪都不如,是这个意思吗?优沐非很大胆的戳着司马倾城白嫩的脸蛋。

你司马倾城一脸委屈的瞪着优沐非,他此时根本不好发作,他不敢保证自己发作之后,这个女人还会不会收留自己。

你还不服气啊,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小子要知恩图报,白天的时候你是怎么搞的,想揍我是不是啊,现在你揍啊!你揍啊!优沐非继续瞪着鼻子上着脸。

你在捏我的脸一下试试!司马倾城终于忍无可忍了,爆发了出来。

你你走吧,哪里凉快去哪里,我这庙小,容不下你这个大神!优沐非恶狠狠的威胁着司马倾城。

我要是不走呢?难不成你还有去举报我吗?这样的话你就犯了包庇罪了。司马倾城一脸的神气。

我好了,我现在救了你,你快点把玉佩给我吧!优沐非不服气的沉着脸。

005宵夜里面被下药

给你!司马倾城极不情愿的将自己的玉佩交给了优沐非。

快点开门!开门!门外,闹哄哄的乱成一团。

官爷啊,怎么了?优沐非继母尖利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里面。

糟了,他们找到这里了?司马倾城一脸的担忧,四处望着什么地方可以躲藏。

来,躲被窝里面!优沐非拽着优沐非钻进了被窝里面。

嘘!不要说话啊!优沐非将司马倾城按在身下,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

咣!门被一脚踢开。

你们干嘛!优沐非裹着被子望着门外的那些不速之客,他们个个穿着官服,看起来严谨无比。

我们走!领头的人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呼!终于走了!优沐非从被窝里出来了,她胸前的扣子被司马倾城顺手解开了几个。

优沐非急急的将门关上,她可不想让自己的继母看见。

哎呀,官爷啊,我们家没有私藏什么犯人的!纪优非的继母声音里面满是焦急。

官兵们在优沐非家里搜过之后,便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出去。

听着他们离去的脚步声,优沐非和司马倾城的心终于可以放到肚子里面了。

优沐非,开门!优沐非的门被拍的直响,一个个子矮小的女人用力的拍着门。

你干吗啊,我要睡觉了,你不要来打扰我!优沐非语气有点慌乱,使劲的捂着司马倾城的嘴巴。

唔唔司马倾城挣扎着。

哼,你爹爹不在家,你最好老实点!说完,她甩头就走了。

听着她远去的脚步声,优沐非放开了捂着司马倾城的嘴巴。

哼,该死的女人!司马倾城不由分说便将优沐非压倒在床。

你下来啊!优沐非使劲的推搡着身上的这个漂亮的男人。

我要是不下来呢!你想怎么样,你喊啊,看看我们谁丢脸!司马倾城神气无比,心里吃定优沐非不会喊叫。

非儿!哥哥给你送宵夜来了!一个憨厚的男声在优沐非的耳边响起。

司马倾城知趣的翻身下床,躲在了床帘的一侧,宽大的床帘正好将他整个遮掩起来。

优沐非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给自己的哥哥开了门。

哥哥,你怎么来了啊?优沐非给了优沐林一个大大的微笑,心里还是有点小心跳。

哦,那个女人做了宵夜,哥哥给你端来点,你快乘热吃吧!他常年日晒风吹的脸黝黑无比,但丝毫不影响他五官的深邃悠远,像长江一样粗矿有力!

优沐非的心里感激无比,恐怕只有自己的哥哥是真心对自己好的!

哥,你明天还要去做工呢,我不饿,你快点吃吧!优沐非推辞着,其实她肚子早就饿坏了。

哥哥吃过了,快点吃吧,哥哥先出去了!优沐林将托盘放下,亲昵的摸摸优沐非的头,便转身离去了。

哥哥慢走,早点休息!优沐非站在门口目送自己的哥哥回房。

优沐林明媚的微笑过后,宽大的身影便消失在优沐非的视线里面。

哎,有哥哥真好!优沐非关上门,一脸的甜蜜。

有那么好吗!有哥哥才不好!司马倾城毫不客气的拿着筷子吃起了香喷喷的水饺,还不时的点头称好。

想不到你娘做的东西还真好吃!司马倾城一边品嚼着,一边倒着茶喝着。

什么我娘啊,是继母好不好,继母!优沐非故意将继母两个字加的很重。

喂,只是我哥哥给我送的!优沐非伸手便去抢夺司马倾城的手里的筷子。

吃点吗!司马倾城往后一缩,优沐非扑了个空。

我用手捏!优沐非毫不迟疑的抓着水饺便往嘴里送,她可是饿的要死。

好了,好了!没教养的丫头,不吃了!司马倾城不高兴的将筷子甩到桌子上面。

司马倾城舔舔自己的嘴唇,端起茶盏一饮而尽,随后,不在理会狼吞虎咽的优沐非,斜躺在床上面悠闲无比。

优沐非对盘子里面的食物一扫而空!端起盘子里面的晚茶和了精光。

还真是好吃!优沐非说完,打了个饱嗝。

真是个吃货!司马倾城小声嘟囔着,嘴角泛起了一抹从来没有的笑意,这个丫头跟他以前所见过端庄的大小姐们很不一样,带着三分野性,七分嚣张!司马倾城的视线久久的在优沐非的身上徘徊着。

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优沐非红着脸。

没没有!司马倾城微微一笑,甜蜜的摇了摇头。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漂亮?优沐非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呵呵,没有觉得你漂亮,倒是觉得你很丑,怪不得你到现在还没有嫁出去。司马倾城趾高气扬的舔舔自己的上唇,这个若有似无的动作实在撩人。

你说什么呢,是我看不上那些男的好不好!优沐非争辩着。

哈哈,你自己都承认了,相过很多次的亲!

你不要胡说啊!我我优沐非纠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们睡觉吧!司马倾城很无意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啊!优沐非惊讶的说不出来一句话。

怎么了,你不要睡觉吗?

司马倾城疑惑的瞪着优沐非。

睡,睡啊!只是,我们现在睡在一起会不会有点太仓促了,毕竟我们还没有优沐非没有说完,脸已经红到了耳后。哦?司马倾城一头雾水,随即马上会意过来,原来这个丫头想着嫁给自己。

他顺势将她拥在怀里,反正多她一个女人也没什么的。

你想嫁给我吗?司马倾城红润的嘴唇紧贴着优沐非的额头,身体开始不断的升温。

你胡说什么,你是王爷,我只是个乡野村夫而已!优沐非一把将他推开,心里开始不安分的跳起来,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燥热,似乎很想跟眼前的这个男人亲热!

怎么了?司马倾城不受控制的将优沐非拉进自己的怀里,一瞬间他明白过来,自己中了春药。

显然,此时的优沐非也明白过来了。

但是,她已经被司马倾城脱了个精光,说什么都晚了。

而司马倾城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他将她压在身下,紧贴着她的耳垂。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把自己交给我吧!说完,他迫不及待的含着她的耳垂,不断的舔舐起来。

优沐非体内像火一样燃烧着,不自觉的抱住了司马倾城的头,双腿不自觉的随着他温润手指到达之时分开,任由他爱抚自己从未被人侵占的领土之上。

嗯优沐非忍不住呻吟起来。

司马倾城将吻下移,含住她柔嫩的唇不断的辗转,掠夺

优沐非被他挑逗到了极限,根本顾不得什么矜持,只想将自己彻底的交给他,让自己和他一起燃烧。

006生活真是很美好

事毕,优沐非瘫软在司马倾城的怀里面,满脸的幸福。

你以后要对人家负责!优沐非尽情的嗅着他身上使自己着迷的味道。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吧!司马倾城在她的额上轻轻的吻了吻,这个女人是如此的使自己销魂!那是从来不曾有过的畅快!司马倾城的脸上满是笑意,不禁将怀里的小女人搂的更紧了。

嗯优沐非挣扎着,她被这个男人抱的呼吸有些困难了。

怎么了?司马倾城松开优沐非,满脸的不解。

你抱的人家喘不过气了!优沐非埋怨的望着司马倾城。

哦?是吗,刚刚你不也是快要喘不过气了吗?司马倾城一脸的坏笑。

你真坏!优沐非的脸色一红,躲在司马倾城的怀里不愿意出来。

你真的觉得我坏吗?还是觉得我刚刚不够坏!司马倾城的双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胸前抚弄着。

你不要动了!快点睡觉吧!优沐非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紧闭着双眼,做安睡状。

司马倾城会意的一笑,从背后拥着她,安然的进入了梦乡。

屋内,满是暧#昧的气息,两个赤#裸的身体彼此交融着,深深的讽刺了那些暗夜里面寂寞的灵魂。

清晨的一道阳光射进来,使简陋的屋子光亮无比,仿佛镀了层金子一把耀眼,美好。

优沐非从司马倾城的怀里探出小脑袋,揉着惺忪的眼睛,她一睁开眼睛,便发现了司马倾城那张妖孽的脸!

啊!流氓!优沐非使劲的甩了正在熟睡的司马倾城一个耳光,拿被子捂着自己的身体。

你干嘛啊!司马倾城被优沐非的一巴掌打的睡意全无,恶狠狠的瞪着优沐非。

我望着司马倾城脖子上的吻痕,优沐非将头埋的低低的,昨晚貌似是自己自愿的!

真是个神经病,用完了人家还想不认账!司马倾城嘟着红润的嘴唇,表情甚是可爱。

是你用我了好不好,吃亏的是我!优沐非指着自己的鼻子争辩着。

喂,你搞清楚,吃亏的是本王,不是你!司马倾城眼神轻佻的滑过优沐非红润的脸色,还有她身上遍布的吻痕,嘴角上扬起来。

你不和你说了!优沐非脸上一红。

就在此时,门被人一脚踢开,映入优沐非两人眼前的是优沐林气急败坏的怒容,还有继母得意的嘴脸。

哥哥!优沐非惊讶的叫了一声,将手里的被子拽的更紧了些。

你你要干嘛?司马倾城声音里面有了一丝的颤抖,天知道他面前的男人有多么的可怕,还吃的五大三粗的!他这个奶油小生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哼,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敢欺负我妹妹!优沐林将拳头攥的紧紧的,随时可能落到司马倾城的身上。

不要乱来啊,是你妹妹自愿的,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司马倾城的下体被被子盖着,上身光着膀子,皮肤嫩滑无比,如果优沐林一拳头下去,他的细皮嫩肉可全都毁了。

你胡说!优沐林的眼眸划过床单上面的一丝腥红,怒火一下攻上了心头,不由分说的便向司马倾城冲过去。

啊!司马倾城的左脸正中一拳,嘴角渗着鲜血.

今天看我不打死你,让你欺负我妹妹!优沐林举起拳头意欲再次打下去。

优沐非一下握着自己哥哥还没有挥舞下来的拳头。

哥,你关他的事,是我自己愿意的!优沐非眼中满是对司马倾城的情深,似乎在他得到她身体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了。

非儿,你优沐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哎呀,我就说么,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你这个丫头还真是淘气,动不动的就喜欢找男人睡觉,这次还领到家里面来。优沐非的继母眼神轻佻无比。

你闭嘴!优沐林狠狠的甩了他们的继母一个耳光。

你你敢打我!她捂着自己被打肿的左脸气愤的瞪着优沐林。

打你就怎么了,我忍你很久了!优沐林的眼神可怕无比。

好,你们还反了不是,看我回来怎么跟你们的爹爹讲,给我等着吧!她的眼中带着一丝泪痕,快步的踏出了房门。

哼!优沐林不在看这么使自己生气的一幕,甩甩袖子便出去了。

都是你,我爹爹回来肯定会打我的。优沐非可怜兮兮的望着司马倾城。

放心吧,我会负责的!司马倾城给了优沐非一个大大的微笑,顺势将他拥在了怀里面。

好了,我们快起来吧,我哥哥还等着揍你呢?优沐非推开他,拿着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哦,你要为我说说话,我没有强迫你的!司马倾城一脸的委屈,脸上的伤被牵痛着。

放心吧,我怎么舍得让我哥哥那样打你!优沐非羞涩的低下头,小女人的妩媚甚浓。

司马倾城会心的一笑,似乎他更加的喜欢这个女人了,她每次的微笑,总是能让自己的心跟着悸动。

两个人穿好衣服,来到了正厅之内,但见优沐林正端坐在椅子上面,脸色铁青。

哥!优沐非胆怯的叫了一声。

非儿啊,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优沐林脸色更加的暗沉了,他不想自己的妹妹被人说三道四的。

就是哥哥看到的这个样子!优沐非嘟着嘴,将头埋的低低的。

你一个女儿家,还没有过门就跟一个男的睡在了一起,要是传出去你让爹爹以后还怎么见人呢,还有我们九泉之下的娘亲,你要如何面对啊!优沐林苦口婆心的数落着优沐非。

我会负责的!司马倾城半拥着优沐非,一脸坚定的说。

负责,你怎么负责?优沐林眼神凛冽的射向司马倾城。

我我司马倾城结巴着,他不能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样自己会被自己的父皇捉回去成婚的,他打死都不娶那个异国的公主做正妃。

哼,说,你是哪里人?优沐林一本正经的坐在椅子上面,对于这个男人,他还是有些欣赏的。看他穿着如此华贵,定是个有钱人家的贵公子,若是自己的妹妹跟了他,定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又是这么的英俊,自己那个淘气的妹妹也不吃亏。

京城人士!司马倾城有点为难的回答。

家中都有何人?优沐林继续追问着。

我父我父亲,母亲,还有六个哥哥,还有司马倾城扳着指头算着,他的弟弟妹妹们太多了,他得好好的想想。

好了,好了。你可曾娶妻啊?优沐林脸上有了一丝的不高兴,看他家这么多兄弟姐妹,就知道他家肯定有钱,要不,他爹不会有这么的子女,随即,优沐林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这个男人花心不花心。

《冷王追妻逃妃不再嫁司马倾城优沐非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