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郡主闯天涯尹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粉嫩郡主闯天涯尹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粉嫩郡主闯天涯

时间:粉嫩郡主闯天涯作者:司绫

粉嫩郡主闯天涯小说

主角是尹澜的小说名字叫做《粉嫩郡主闯天涯》,这本书是由作者司绫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粉嫩郡主闯天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粉嫩郡主闯天涯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粉嫩郡主闯天涯主要讲述了:醉梦斜躺在床榻上,手里举着她的大烟斗,一副悠闲的神态,不紧不慢的吸一了口烟,她才睁开眼睛看了进屋后自顾坐下的尹澜一眼眉头微皱,不过片刻又恢复了常态,慢悠悠的起身一步三摇扭...

主角是尹澜的小说名字叫做《粉嫩郡主闯天涯》,这本书是由作者司绫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粉嫩郡主闯天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粉嫩郡主闯天涯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4 小清河出游

醉梦斜躺在床榻上,手里举着她的大烟斗,一副悠闲的神态,不紧不慢的吸一了口烟,她才睁开眼睛看了进屋后自顾坐下的尹澜一眼眉头微皱,不过片刻又恢复了常态,慢悠悠的起身一步三摇扭着腰到她对面坐下,肆儿眼明手快的给两人斟了茶水。

醉梦拿镶了金边的大烟斗在桌子上敲了两下,说道:今儿个让小丫鬟给你好好打扮打扮,一会儿有个郑公子要来接你去游湖,你可得好好照顾着这位大财主。

尹澜瞪着眼看了醉梦半晌才伸出手反指着自己的鼻尖,声音有着不确定:我?

对。醉梦言简意赅的应了声,端起茶杯抿了口才抬眼笑看尹澜道:红尘,如今你可是我醉生楼的招牌。她话音一顿续道:该怎么做妈妈我心里有数,也绝不会害了你才是!

尹澜拿起杯子的手一顿,她听明白了醉梦的意思,那话外音是在警戒她啊!

红尘明白。懒得在说些什么,尹澜微微颔首表示出完全的遵守,心里却在打着小算盘。出去游湖?又有导游,又有人买单,还能四处观光游玩,这么好的机会她又怎么能拒绝浪费掉呢!

初夏的小清河此时正是杨柳翠绿花儿争艳的时间,虽然天气还不是太热,太阳光也不是很强烈,尹澜还是要求醉梦给她安排了一顶软轿,一路上被抬着到了小清河边。

轿子摇摇晃晃,晃得尹澜晕乎乎的,终于到达目的地,轿子一停,她就急忙钻了出来,再呆下去就要吐了啊!

哪知尹澜一只脚才刚踏到地面,忽然感觉脑袋一阵晕眩,连忙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支撑身体。

她今天出来没有带着肆儿,一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做轿子却让人家一个小姑娘顶着太阳跟在后面走有点不道德,二是因为她今天还有别的打算,如果带上肆儿这么个包袱,她的计划实施的就会很困难。

小心!暗哑沉闷的男音在耳边响起来,尹澜感觉伸出去乱抓得手被人扶住,那双手有着略微的薄茧,她稳住身子,晃了晃脑袋看过去。

陌生的人,陌生的眉眼,却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萦绕着。尹澜打量这个人的装扮,灰色的粗布衣衫,是轿夫吗?

红尘姑娘可安好?接着又一清清亮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收回被扶着的手臂,转过身看去。

你是?尹澜皱着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青衫男子,一把百折扇插在腰间,发丝半挽白白净净的面庞,倒也是长得不错。只不过脸上脂粉色太过了,有一种象是女人堆里长大的感觉似地,缺少点男人应有的气概。

在下郑晏明,见过红尘姑娘。听尹澜询问,白面男子拿出腰间的折扇,刷的一声打开,故作风流潇洒的摇了两下,躬身笑道。

姓郑?尹澜想了想,该不会就是醉梦介绍的那个姓郑的公子吧。

公子好。尹澜作模作样的拱了拱手,转而看着郑晏明问道:可是妈妈。说到这里她停住了,实在是不习惯啊,叫妈妈什么的!

不过她停顿到这里也正好,对方以为她没有说下去是询问却在害羞,这半垂着头颅,眼睑半合长长睫毛在白皙光洁的脸上投下扇形的阴影,郑晏明咽了咽口水忙使劲点点头:没错,正是在下,红尘姑娘这边请,今日我们就当是一起游玩便好,切莫于晏明拘束!

说着就要拉尹澜得手,尹澜稍稍将手放在袖子里,看似不经意的避开了那只想要猥、琐的爪子,尽量让自己笑的轻柔,说道:哪里的话,公子只管带路,红尘跟着便是。

这一句说的那郑公子心花怒放,嘿嘿搓了搓手,郑晏明抬手一挥,语气里掩不住的欣喜和激动说道:红尘姑娘请看!

尹澜顺着郑晏明手指的方向看去,小清河清清碧波微微荡漾,肉眼可以望见的地方,有一个黑点正在往他们站的方向移动过来。

渐渐近了,尹澜看得清楚了那是一条船,大概是由于正好顺风的原因,那船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向岸边码头行驶来。

真是一条豪华的大船,类似于现代扬州苏州河上的游船,共有三层,船体整体颜色为朱红,因为角度的关系,可以看到船体顶端皆是用琉璃瓦铺设的八角亭样式,象征着吉祥的大红色灯笼挂在八个角边。

有船,难不成是要一起去游湖,尹澜眨眨眼表示很感兴趣。

大船渐渐靠近,带起一阵风吹向湖岸,吹起了尹澜的发丝飞舞,她撩开一束吹到脸颊上的发丝,眯了眯眼睛,尹澜突然有一种心跳的感觉,似乎在这条船上在她身上会发生什么不一样的事情。

船在码头上停泊好,只见从船上一路小跑下来几个粗布衣裳的家仆来到郑晏明身前行礼,齐声道:少爷,船只已经准备好靠岸,可以登船了。

郑晏明摆摆手让他们推下,笑着为尹澜带路:红尘姑娘,这边走,我们登船。

尹澜对着他笑笑提起裙摆跟着走了上去,走在船与码头之间的木板上,尹澜看了看脚下拍打着码头木桩的河水,不由得思考了一次自己会不会游泳。

答案是肯定的,尹澜从小就喜欢水,游泳池什么的这些地方是她的最爱,不过尹澜更喜欢在海边吹海风,然后去冲浪,那种感觉很自在很爽。

就这样想了一会儿,她已经跟着郑晏明进入了船舱内部,尹澜只觉得眼前一亮,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暖和了,她收回心思环顾四周看去,不由得咋舌,五应俱全。看来这个郑晏明也不是个小角色,这船外面看起来只是大气,内里竟然可以算的上辉煌了。

白玉石的圆桌上放着几样精致的饭菜和酒水,郑晏明请尹澜坐下后自己盘腿也做好了,他先是给两人各自倒了杯酒,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用看起来极其平静无害的表情说道:红尘姑娘,晏明先敬你一杯,为姑娘昨日展现的惊艳才华。

尹澜看了看桌上的杯子眉头微微一挑,伸出手端了起来在鼻尖轻嗅着说道:闻起来似乎很香甜,可是红尘从不喝酒,怕是要让郑公子失望了。

她说着抬眉就那么幽幽的望了郑晏明一眼,三分幽怨三分叹息三分不好意思外加一份无声的诱惑,那双眼睛里真的是有太多的心思,立刻就把那郑晏明的魂都给勾了过来,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尹澜轻咳两声唤回郑晏明跑出去的魂儿,轻轻的放下了酒杯,然后再郑晏明的注视下,将自己刚才放在鼻尖闻过的酒杯推到了他的跟前。

红尘不会喝酒,不如就请公子代劳了。依旧是轻轻软软的声音,听得对方心花怒放,尹澜额头上却暴着青筋,装扮这虚伪的样子当真是难受,让她直想掀桌子发泄一下。

郑晏明想也没想的就端起酒杯喝了,然后把酒杯又还给了尹澜,尹澜看着桌上静静空空的酒杯也没说话,单手撑着额头,皱着眉做出一副难受的样子,声音低低的呢喃:头好晕。

尹澜突然发现她好像有一点晕船!

姑娘怎么了?郑晏明起身跪坐在尹澜身边,大胆的伸手撑着她的肩膀问道。

尹澜烦躁,心里一声冷笑,连敬语都省了,果然是色狼,放在肩膀上的手更是让她一阵难受,再加上郑晏明竟然还在缓缓的摩擦着,尹澜用力的将郑晏明推开,对方呆呆的看着他有点不相信尹澜会这么大力气突然翻脸。

尹澜深吸了口气说道:郑公子,我要去船舱外面透透风。然后也不看了他一眼,径自转身出去了。

原来是个辣的。郑晏明搓着手心回味着刚才靠近尹澜时候闻到的淡淡幽香,兴奋地说道。

尹澜只是出了船舱,并没有走多远,自然就听清楚了后面郑晏明的话。她耸耸肩,谅这个人现在也不敢太过为难她,只要不理睬就行。

5 坑爹的危险

船舱外面风比较大,尹澜向前走到穿延边想望着下面的河水,才走了没几步,就被一名在船舱外守着的人给拦住了,对方伸出一只手横放在尹澜身前,不卑不亢的说道:姑娘小心风大,若太靠近边沿会有危险的。

尹澜不动声色的看着身前的一条胳膊,沿着胳一路看到这人的脸上,五官端正,正是那个在地面上搀扶了她一把的男人,此时这个人半低着头看着船板,不过这感觉倒是让尹澜生出一丝疑惑,那就是这个男人的周身,他只是往这里一站,就有一种无形的气场萦绕。

尹澜疑惑的盯着这个男人多看了两眼,这个粗布衣衫的男子大概感受到了尹澜的目光,不经意的抬头,两人视线相撞,都是一愣。

太熟悉了!尹澜看着那双眼睛不由得一阵心跳,这双眼睛给她的感觉太熟悉了,似乎是不久前才见过的,但又是谁她也想不起来。

不由得想起了昨晚上的那个刺客,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又跟那个刺客不太相似。

看到男子也是怔愣但随即又恢复常态,尹澜心里的疑惑更加重了,不过她还是准备静观其变,看看这个人乔装打扮到这里究竟是有什么行动,她也想知道这个人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不得不说,就在这短短的几天内,尹澜遇到的神秘人还真的是不少!

就两个人愣神的这一会儿,郑晏明就已经从船舱里出来了,看到这边两个人的情况,皱着眉厌恶的将粗衣男子推开,自己站到尹澜的身边,尹澜回头看了那个人一眼,那个人却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不过他刚才在郑晏明出现的一瞬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尹澜感受到了,那是阴沉的肃杀。

尹澜不由同情地看了眼郑晏明,有这样一个高手在身边随时想要着他的命,他都没有察觉还整天想着寻花问柳,真是腐败到了极点。

尹澜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在意身边郑晏明啰啰嗦嗦讨好的话,只是皱着眉静静地站在风里,以清澈的河水做背景,衣衫飞动发丝轻舞,倒是显出一丝飘逸轻盈的感觉。

就在尹澜闭着眼享受一刻舒适的时候,忽然大船的身子猛地一个晃动,她身子一晃一下子站立不稳,下意识的想要抓住身边靠的最近的人,怎料一伸手竟然抓了个空,她一愣,抽空回过头去,只见郑晏明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满是不可置信,泊泊的鲜血正从他的额间缓缓流下来,诡异之极。

啊!就算再怎么开放,但生活在二十一世界的尹澜哪里见过这样的情境,她猛的退后一步,一声惊呼后却是忙误了自己的嘴,因为在倒下的郑晏明身后站着一个手持沾着鲜血匕首的人,正是那个粗衣男子。

对方一甩手把杀人的工具抛到了海里,末了还拍了拍手,脸上表情不变,似乎刚刚那个男人不是他杀的一般,而且头头被杀了,看这船上的人竟然没有一点反应,甲板上空空荡荡,定然也是被他给制服了。

思考了这么多,尹澜这时候已经有些平静了,毕竟不去低头看那个倒下的人的话,她眼前的景色还是比较不错的,当然,也要除了那个冷冷的像个木桩似地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

喂,我说,你不会是要杀我吧。见到对方直直的盯着自己,尹澜心虚又向后退了一小步,大船已经行驶到了河中央,身后就是虽称不上汹涌但也澎湃的河水,尹澜咽了咽口水。

可是她才刚动了一只脚,那个男人就已经快步向她这边走过来,尹澜心里一跳更加向后退了一点点,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干脆跳河逃命的时候,忽然船身又是一个晃动,尹澜只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然后她的身子就开始倾斜,向半空中,向河水里倾斜!

哇!尹澜一闭眼倒栽冲的向下倒去,不要怪她的形象全无,这个时候还能摆个完美POSS随时都能被拍两张照片收藏的,只有傻子了。

在向下坠的时候,隐隐间尹澜似乎还听见一声:小心!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手抱住了她的腰,可她的心思全被眼前的处境吓到了,什么都顾不得,只是手忙脚乱的挥舞着,于是······噗通噗通两声,她非常荣幸的掉进了河里。

为什么是两声呢,因为尹澜在河水里稳住身子以后发现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拽她,似乎要把她拽到河里去。

不会遇到河妖了吧!尹澜忙一头扎进水里,发现原来是有一只手在拽着她的衣服,那只手的主人很熟悉,粗衣男子!

难道他是来救自己的?还算是个好人嘛!这是尹澜的第一想法。不过在她看清楚那个人的情况时,真恨不得翻几个白眼,这在水里吐白沫,紧紧拽着她的衣服,身体咕嘟咕嘟往下沉的人,真的是想要救自己么?!

不过思即刚才的一句‘小心’和似乎很温暖的手臂,尹澜叹了口气,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拽着粗衣男子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尹澜浮上水面,狠狠的喘了几大口空气,抹了把脸上的水,她开始拉着这个大男人寻找靠岸的地方,在她快要游得筋疲力尽之前终于看到了河岸,忙振奋精神游了过去。

把人拖到岸上,尹澜先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现在只是三四月的天气,在冰冷的河水里泡上这么久,全身湿淋淋的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的,她狠狠地打着冷颤,还不停地打喷嚏,不过救人要紧。

尹澜在粗衣男子的胸前按压着,试图把他喝进去的水都给挤出来,但是却少了那一个环节,这项工作基本不可能成功。

尹澜想想决定牺牲了,用人工呼吸外加按压胸口的方法终于把人喝的水给逼了出来,粗衣男子咳出了几大口水以后终于醒了过来。

牺牲两辈子的初吻换来一条人命,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应该是值得的吧,尹澜自我安慰着。

因为不知道粗衣男子的身份,尹澜决定暂且在心里喊他刺客先生,话说刺客先生睁开眼睛后缓缓坐起身来,也是冻得牙齿直打颤,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像是一片树林,安静得很,然后就看到了同样跟他在观看四周情况的尹澜。

看清楚了两人的状态,刺客先生也明白了是尹澜救了他。

多谢。简单的两个有熟悉的感觉,虽然那嘴里吐出来的冰冷气息让尹澜觉得比那开春的河水还要冷,她抽了抽鼻子,尽量不要自己的上下两边牙齿相撞,断断续续的说道:不、不客气,我救你是应该阿嚏!应该的。

你刚才不也是想救我的吗?这句话她没说出来,一是因为太冷了说点话都感觉会让体内热气流失,而是因为她觉得没必要了,因为那个男子已经盘腿坐着,看样子是想运功将身上的衣服烘干。

尹澜打着哆嗦抱着膝盖蹲坐在地上,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那个静静盘腿坐着的男子,心里又开始犯嘀咕了。

看这个人的样子似乎是有过训练的杀手,现在他的任务完成了难道是要回去复命了么,这空旷野林的,难道要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被冻死?

绝对不可能!尹澜暗暗下着决心一定要把连蒙带骗的把这个人拐来跟自己同行,最起码也要把自己带出这个林子才行。这样也正好摆脱了醉生楼的纠缠,真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看着这个人尹澜想起了前一晚上遇见的刺客,也是同样的神态,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身上的衣服在慢慢的变得干燥,蒸发的水变成水雾,这个男子周围产生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尹澜看着因为在雾气里的那张脸,眼睑紧闭原本冷峻的线条忽然变得柔和,就连她也没发现自己竟然不由的看呆了。

6 冷血动物

过了有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被她盯着的人动了动,尹澜忙收回目光,不过脸就有些微微的发红了,刺客先生睁开眼睛后,首先是活动活动筋骨发现没什么异常,然后才抬起头,就看见那个全身湿透的女子正红着小巧的脸庞,一副惊奇的摸样望着自己,那眼里的神情太过灵动,让他不由得把眼光闪躲开来,轻咳两声。

我说刺涟天,你能帮帮我么?尹澜以询问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说,刚才救了他现在肯定不会杀人灭口的吧,所以提上那么一点小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涟天猛然回头盯着尹澜,不否定也不肯定,眼睛里一丝阴狠更闪过一些疑惑,尹澜撇撇嘴无奈扯了扯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并且适时地狠狠的打了个大喷嚏。

涟天皱了皱眉似乎有些厌恶,不过还是起身走到尹澜的身后,手掌贴着她的背部,将内力传输了过去。

丝丝的温暖从背后的一小部分慢慢的扩展到全身,尹澜渐渐的舒展了紧紧皱着的眉心,舒服的叹谓一声:好温暖啊!

哪知道这句话才说出口,背后温暖的源泉就忽然消失了,她不满的回头看,只见涟天已经站了起来,转过身向树林内部走去。

喂喂,你去哪啊?你等等我啊!尹澜忙提起裙子追了上去,她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么个古代荒凉的地方。

不过说真的这古代的裙子还真是个麻烦的东西啊,今天早上穿的时候,肆儿就是给她里一层外一层的套个不停,现在更是不停的跟路边的树枝等扯个不停,甚是让尹澜头痛。

尹澜抿着嘴看着已经开始有些破烂的衣服,再看看前头走着已经快要不见身影的人,不再犹豫迅速的把外头的两层轻纱外套给脱了下来扔到一边,然后挽起裙角别在腰带上,幸好她今天有穿着一条素白色的打底长裤,这样的收拾一下才不至于太暴漏。

轻装简便以后,尹澜的速度果然快了很多,她一边追上去一边喊道:喂,喂!我说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

涟天快步向前走着,身后的脚步声渐渐地变得不明了,他不由得想竖起耳朵仔细地听,果然是跟不上来了,想到那个看到自己杀人这种事情却毫无一丝受惊害怕的女子,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才会没有把她也杀掉。

才稍稍想了一会儿,就听见身后不屈不挠的声音继续开始呼喊,脚步声也仅仅逼近,涟天回过头就看见那个女子奇怪的样子,正挥舞着手臂一蹦一跳的追赶上来,就像是本该这样做似地,他放慢了脚步。

嗨,我说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尹澜感觉身子下面的两条腿已经不是她的了,脚掌只要一踩在地面上就会辛辣的疼一下,好像是起水泡了。

抬起衣袖抹了抹额上的汗水,算算时间他们已经走了有一个小时了,还仅仅是在这个诺大的树林里转悠,半点走出去的迹象也没有。

当真是一个很大很诡异的树林!尹澜这样想着,因为她不只是只觉的他们一直都走不出去,而且有点在原地打转的错觉。

想到这里尹澜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快步向前跑几步然后转身伸臂挡在涟天的身前,盯着那双冷淡的眼眸大声问道:告诉我你是不是涟天!还有我们是不是迷路了?

对于尹澜突如其来的动作,对方明显的愣住了,然后选择的无视她,绕过她继续向前走。

喂,等等!尹澜眼明手快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接下来还没有作反应,她的身子就已经飞出去了!为什么要说飞呢,是因为她直接被对方的内力给震了出去。

哇!她只来得及惊叫一声,背部就碰到了一棵粗壮的树枝上,立马撞得她眼冒金星,摔下来以后又掉到了下面的草窝里,那草似乎还有倒刺,身上也被划伤了好多,就连脸上也感觉到一阵热辣辣的疼。

要毁容了!要死掉了!这是尹澜腹内剧痛喷出一口黏热的咸腥的液体之后的想法,她瞪着模模糊糊的眼冲着涟天竖了竖中指。

只不过是碰了一下而已,至于么!你厉害,你赢了!

幽幽转醒,睁开眼睛发现头顶上还是密密麻麻的翠绿翠绿的树叶,尹澜有一种继续闭上眼睛昏睡过去的冲动,但是身体的状况却不允许她如此优哉游哉的睡过去。

疼疼疼啊·啊!尹澜抱着肚子,环着胳膊,要不是抱不住后背,她早都去抱着了。全身上下感觉像是骨头裂开被压碎的似的疼。

你究竟是何人?偏偏在她如此痛苦的时候,那个男人还能居高临下如此冷静的审问她。

尹澜尽量缩着身子不让受伤的地方碰到地面,有点委屈的说道:拜托,我是谁不重要反正有不是坏人,救命要紧啊大哥!

涟天眼神一冷,不过怒气被他压了下去,转身就要向另一边走掉,尹澜着急了,连忙喊道:喂,你回来啊,你去哪里啊,你想丢下我一个人暴尸荒野么,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这么忍心看着我死掉么给我站住!

尹澜一声暴喝涟天终于有了反应停住脚步回过头,眼神有些不屑:死不了。

冷冷淡淡的三个字让尹澜翻白眼,你以为谁都是小强啊,虽然她也是传是穿过来的,有可能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角,但是这不能怪尹澜对她主角身份的怀疑,毕竟她还从来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更没有吐过血啊!!!

涟天说完转身又要走,你这个冷血动物,我都被你打成这样,就要死了你都不管,亏得我刚才好心的还从河里把你救出来,早知道就让你去淹死得了,真是气死我了!怒极攻心,尹澜一通骂之后,只觉得眼前又是一阵星星乱飞,然后眼前一黑,又没了知觉。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尹澜发现那个被她骂做是冷血动物,被她诅咒怎么不去早点死的男人不见了!她以前那几十年的修养几乎在这一天全部不见了,骂骂咧咧的扶着背后的那棵树干慢慢的起身,意外的身上的痛麻感觉竟然消失了些,并没有刚才的强烈。

尹澜整了整杂乱的衣服,头发过于混乱她只好把发鬓全部解了,然后用一条布条在脑后帮了一个马辩,还是长长地垂在身后,不过已经方便很多了。

然后她开始检查身上的伤口,除了受涟天那一掌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外,其他的都是小划伤,尹澜拿布条抹了抹有些干固的血迹,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干干净净一点后,看了看太阳的位置,然后撑着一颗颗相邻的大树走着,要不是因为在这个时代,手上没有戴手表,否则她还真不用怕迷路。

就这样慢慢蹭着走了大概只有十来米的距离,尹澜眨眨眼忽然看到一个东西,像是被顶住了似地的停下脚步。

就在她面前距离不到三米的地上,有一条如同尹澜手臂粗的蟒蛇,一双金色的蛇眼,正紧紧地盯着她。

尹澜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身上一阵阵的发虚,只能强装镇定着,她现在是一动也不敢动的全身紧绷着,前世对蛇之类的冷血动物就不怎么敏感,也不认得目前出现在她眼前的蛇是哪一种类,不过她敢确定的就是,只要她稍微有一点动作,那条蛇就会扑上来一口咬住她,然后把毒液射在她的身体里,那么在没有任何资源自救的情况下,她就必死无疑。

一人一蛇静止着,慢慢的蟒蛇的身体缓缓的开始移动,鲜红色的开叉的蛇信子一吞一吐的发出嘶嘶的声响,似是捕猎者开始行动时对猎物的一种恐吓。

蟒蛇越来越近,就在尹澜物力到想要哭出来的时候,忽然一道银色的光线飞快的射向那条蛇,尹澜只在那道银光停止的时候看清楚那是什么。

一把匕首,准确无误的扎在蛇的七寸上,刚才还恐怖吓人的蟒蛇已经一命呜呼。她扑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粉嫩郡主闯天涯尹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