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苏半夏慕流枫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苏半夏慕流枫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

时间: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作者:打死贞子

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小说

主角是苏半夏慕流枫的小说名字叫做《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这本书是由作者打死贞子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主要讲述了:这里没别人的,你放心吧,他们是奶奶找来的,不是你妈妈的卧底。老太太埋怨的望着慕流枫。慕流枫这才将心放到了肚子里面,呵呵...

主角是苏半夏慕流枫的小说名字叫做《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这本书是由作者打死贞子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004夜半无人出逃时

这里没别人的,你放心吧,他们是奶奶找来的,不是你妈妈的卧底。老太太埋怨的望着慕流枫。

慕流枫这才将心放到了肚子里面,呵呵,什么都瞒不过奶奶!他很明媚的笑着。

原来你苏半夏难以置信的望着慕流枫,这个男人还脱自己的衣服,自己都给他看光了。

慕流枫撇撇苏半夏,身材也不怎么样。他冷冷的说道。

哼!苏半夏气呼呼的离去了,这个男人真是没心没肺,看都看过了,至少也夸上自己两句,让自己高兴高兴。

一旁的木晚晚眼冒金星,还真的不是个傻子,她可是要好好的把握机会,争取将这个金龟婿钓到手里面,就算自己钓不到,她也要让苏半夏钓到,毕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吗!木晚晚很得意的笑着。

丫头啊,你们可要好好的照顾我的孙子。老太太满脸的慈祥。

奶奶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木晚晚很开心的说着。

那我就放心了。老太太带着欣慰的面容,哎,你这样还真不是个办法,你爸爸妈妈估计不会这么轻易的罢手。老太太又换了一副忧愁的面容,你爸爸那边还好,奶奶跟他说就好,可是你妈妈那边就老太太皱紧了眉头。

慕流枫也是一脸的苦恼,他的妈妈孩子很是难说话,一时间他还真的想不出对策,要是不跑的话,不出几天,他的烂演技就会被自己的妈妈看出来的,而且他敢保证,这个医院里面一定有自己妈妈派来的眼线。

好了,你好自为之吧,奶奶先走了。好好照顾自己。老太太说完,就慢悠悠的离去了。

你出去吧,让那个丫头过来,我有话跟她说。慕流枫也没必要在她们的面前装下去了。

是半夏吗?木晚晚歪着脑袋。

不是她难道是你吗!慕流枫冷冷的说道。

哦!木晚晚扁扁嘴,还真是凶。

木晚晚来到护士的休息室里面,见苏半夏正在玩着手机游戏。

半夏!木晚晚不高兴的沉着脸。

怎么了?苏半夏疑惑的望着木晚晚,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这个丫头吧。

24床找你!木晚晚说完,就不高兴的坐到了椅子上面。

苏半夏疑惑的走进了24号的病房内。

你来了。慕流枫给了苏半夏一个大大的微笑。

做作的男人,你找我干嘛。苏半夏用手捂住自己的胸部,她可是害怕这个男人在装一次疯,将自己的衣服扯开。

你捂着那里干嘛,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慕流枫的眼神在苏半夏的身上打量着,貌似这个女人很对他的胃口。

哼,色狼!苏半夏毫不客气的给了慕流枫这么两个大字。

慕流枫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对你色是你的福气,有多少女人想我对她们色,我还没兴趣理她们呢!慕流枫说了这么一句实话。

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你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吧。苏半夏干脆不做理会他。

我我饿了。慕流枫理直气壮的说着。

你刚刚不是吃过了吗?苏半夏瞪着眼睛,她明明看到这个男人将一整份的米饭吃了个精光的。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让我吃饭吗,好,我这就去投诉你,说你不让我吃饭,还说的傻子,歧视我。慕流枫嘟着红唇,看起来很是诱人的样子。

你苏半夏生气的望着慕流枫那张漂亮的脸,她真想踩烂他。

哼,我告诉你,你既然来了这里,就要听我们的指令,你要是敢不乖,我就告诉医生,说你总是发病,看他怎么整治你,我想你还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你没有疯的事实吧?苏半夏甚是得意的神色,她料定,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妥协的。

啊,来人!来人!他突然间大喊起来。

一群人急忙的冲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护士首当其冲的进来了。

护士姐姐,刚刚她掐我的脸。他指着自己刚刚被苏半夏气的通红的脸,很委屈的对着高个子的漂亮护士说道。

护士向来就跟苏半夏她们有仇怨。她冷哼一声,我就说吧,护士长也真是的,怎么什么样的人都让来帮忙,我们医院可是有名的疗养院,要是被某些无名小辈砸了招牌可就得不偿失了。她双手环着胸,眼神冷漠的望着苏半夏。

就是就是!姐姐,我们去玩吧,好不好。他跟高个子的护士苏兰说道。

苏半夏,别以为你是护士长的侄女我就会怕你。她并不打算走。

喂,你这个厕所里面的兰花,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木晚晚一脚将们带上了。

你们你们还想来个人多势众是不是?别以为我会怕你们哦。她瞪着眼睛。

我们可没说让你怕,你这个臭三八,我忍你很久了,上次院长的儿子说要请我吃饭,你要不在那边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这件事情怎么会吹。木晚晚毫不客气的给苏兰一个耳光。

你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苏兰挥舞着指甲向木晚晚冲了过去。

木晚晚找着她的手,用脚踢着苏兰。

苏半夏在一旁着急起来。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人拉开,苏兰的脸上明显的挂了菜,木晚晚的脸上也被抓了一道红痕,但没有苏兰的那么严重。

看我不告诉我舅舅去。她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慕流枫用同情的眼神望着木晚晚。

瞧瞧,你把人家的脸蛋给抓花了吧,她一定会说你们合伙欺负她的。他甚是得意的样子。

那你呢,你会帮我们的,对不对啊?木晚晚讨好似的望着慕流枫。

慕流枫双手环着胸,一脸的不亲和。

本少爷才不搭理你们呢。慕流枫装着酷。

好,这是你说的,不要后悔哦。木晚晚对他挑挑自己漂亮的眉头,她一把就将他漂亮的项链抢了去。

你们还给我。慕流枫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我要不还呢,你躺在地上哭鼻子啊,你哭我了我就给你。木晚晚逗着慕流枫。

哼,本少爷不要了。一会他们来了,我就说你们两个打一个。他不高兴的歪着小脑袋。

你说了看不我抓花你的脸。木晚晚威胁着慕流枫。

慕流枫白了她一眼。

苏半夏皱了皱眉头,她拿过木晚晚手里的项链。

好了,还给你,这件事情我们都有不对,一会来了如实说就好,没必要跟一个傻子浪费功夫。苏半夏冷冷的瞪了慕流枫一眼之后,便拉着木晚晚离去了。

你们回来,回来!慕流枫对着门口吼着。

但是过了好久都没有人搭理他。

他终于不在做声了,丧气的躺到了床上面,抓着自己的手机玩了起来,他必须要个办法逃出去才好。

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他的好哥们打来的,慕流枫皱了皱眉头,他迟疑着要不要接电话。

忐忑了好久之后,他也没有接电话。

对面的林南不高兴的撇撇嘴,用不着这么认真吧,他的电话都不接了。

怎么搞的。他不高兴的嘟囔着。

经理,这是这个月的

喂,枫,是我。慕流枫这个时候接通了电话。

慕流枫用手示意女秘书先出去。

女秘书不在说什么,听话的出去了,她故意在转弯处偷听起来。

是我啊,你怎么现在打来。慕流枫说的顺溜无比,丝毫没有一点精神病的迹象。

我是看看你怎么了,我还以为你真的精神出了问题,害我担心了好久呢。林南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慕流枫轻笑一声,我才不会真的被气出病来的,对了,你帮我想个办法,我要逃出去,我可不想被她们关在这里。慕流枫的声音变的小了起来。

这林南迟疑起来。

我们还是好朋友,你连这么点事情都不帮我,算了,我要挂电话了,如果我真的挂了,你给我烧点纸钱就好了。他的语气受伤无比。

005大少爷他生气了

好吧,你让我怎么帮助你。他最终还是妥协了,他也不想看他不高兴。

慕流枫见奸计得逞,开心的笑了起来。

我已经想好了,今晚你找几个人偷偷的进来放把火,我就可以乘乱跑掉了。他计划着。

这样的办法你都想的到。林南打心里佩服他,每次他都这么多的鬼主意。

我有什么办法呢,你赶快行动哦,现在都下午三点了。他看了看墙上面的挂钟。

放心吧,我做事向来很有效率的。林南跟他保证着。

挂断了电话之后,慕流枫的心里一阵惬意。

还是有哥们好啊。慕流枫敲着二郎腿,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夜幕终于降临了。

突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着火了!之后,安静下来的医院就再次沸腾了起来。

着火了着火了!声音一浪盖过一浪。

少爷,林总让我们来接你,您快点走吧。两个穿着病服的男人很是恭敬的对慕流枫说道。

好的,好的,那我走了啊。慕流枫早已经收拾好了一切,他拿着自己的包包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他成功的出了医院,但却和那两个男人走散了。

这是哪里啊?慕流枫的心里一阵恐惧接着一阵的恐惧。

周围黑暗无比,借着手机的灯光勉强可以看情周围一小片地方。

啊!他被脚下的一个不知名的物体绊了一脚。

好痛!他捂住摔痛的膝盖,蹲在地上。

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还可闻及野兽的声音。

他艰难的行进着,他越往前走就越觉得恐惧,他突然间有了折回去的冲动。

他思索的几番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就算被野兽吃掉,也不绝对不回去娶那个恐惧的女人。

哼,我才不回去呢。他继续往前面走着。

突然,有了一道光亮,看着像是一坐院落。

他心中一阵窃喜,快速的向着有灯光的地方行进着。

到了之后,他才发现,这里原来有一坐别墅,在灯光的映衬下,不难看出它年代的久远。

什么人?一个声音轻飘飘的传入了他的耳朵里面。

我我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发抖了,这个声音太过恐惧了。

门这个时候也关上了。

啊!他大叫一声,将自己手中的包包扔了出去。

怎么这么胆小,我又不会吃了你。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望着眼前气质冰冷的女子,他也终于放松了许多。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鬼呢。他捂住自己的胸口。

我怎么会是鬼呢,我是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本少爷今天要住在你这里了,要多少钱你开个价吧。他来到女子的身边,夺过了自己的包包。

女人轻笑一声。

我要是将你杀掉,你的钱岂不是都是我的了吗?她的目光中透露着寒意,还带着阵阵的肃杀。

你你开玩笑的吧!他再次害怕起来。

呵呵,想住在这里也行,天亮了你就赶快走。她冷漠的说完之后,就往楼上走了。

那我住哪里啊?慕流枫对着她大喊道。

随便。她的声音在诺大的别墅内回旋着。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慕流枫打了个寒战,他发现,这里冷的出奇。

他也不犹豫的上了楼,挑了件自己中意的房间。

他沉沉的睡去之后,并没有发现,屋内多了一个人!

她的嘴边泛起了一抹微笑,这个男人貌似很可口。她刚刚是想说自己不是鬼,但自己也不是人,是蛇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给自己机会。

呵呵!她最终没有将他怎么样。

次日清晨时分,苏半夏和木晚晚早早的就来到了医院里面。

半夏啊,干嘛来这么早。木晚晚不高兴的嘟着唇。

看看,我都有黑眼圈了。找不到男朋友,你也可要养活我。她不高兴的嘟囔着。

好了,今天我是最后一天上班,当然要好好表现了。苏半夏已经迅速的换好了衣服。

这个时候,护士长面容凝重的来到了换衣间内。

怎么了?XY。苏半夏疑惑的望着她。

哎!护士长长叹一声。

昨晚丢了个病人,也不知道他是自己跑的还是护士长再次叹了口气。

XY啊,我听说我们医院以前丢过病人,而且有的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木晚晚很担忧的面色。

是啊,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千万不要对人说哦,这件事情医院不让说的。你们看到医院外面的奇怪的红字了吗?

嗯,看到了,为什么医院里面都有这样奇怪的红字呢?木晚晚和苏半夏一样的好奇。

你们不知道啊,听说山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这些东西是医院花大价钱找高僧画上去的。所以医院晚上一落山,都不会在让人进出。护士长的声音极小。

那24号的病人会不会木晚晚捂住了嘴巴。

放心吧,他肯定不会的。护士长很肯定的说着。

他肯定是自己跑出去的,而且昨晚护士长将昨晚的情形说了一遍。

可是,令人头痛的事情是没有人找的到他。护士长不住的叹气。

好了,XY,你不要太担忧了,或许是迷路了,要不我们去山上找找他吧。苏半夏很善解人意的说道。

也好,大白天的也没什么,你们现在就去吧。护士长已经默许了。

就这样,苏半夏跟木晚晚去了山上寻找慕流枫。

而慕流枫,却刚刚的睡醒。

他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伸了个懒腰。

真是惬意啊!他砸吧砸吧嘴。

王妈,给我倒杯苹果汁。他习惯性的喊道。

话一出口,他叹了口气,他刚刚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在逃难,不是在自己的家里面。

给你。女人很体贴的将果汁交到了他的手里面。

谢谢!慕流枫很有礼貌的跟她道着谢。、

不用客气,我问你,你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女人含着笑问道,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红绳子。

慕流枫一看见这个红绳子,就想起了苏半夏那张可爱的脸。

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她送给我的。他很昧良心的说道。这个绳子分明是他偷人家的。

这样啊,那那个女孩子一定很喜欢你了?她继续的试探的问着。

没有了!慕流枫的脸上泛着丝丝的红润。

那你能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吗?住在哪里?她眼里面带着高深的意味,。

慕流枫并没有过多的怀疑。

我也不知道,她是那个医院的护士。我就是有人?慕流枫的表情变的凝重无比。

是啊,我去看看。她还没有走下楼,就有一群警察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慕流枫的爸爸妈妈。

她一上楼,就看到了慕流枫。

006脚被划伤了以后

啊!妈妈,你怎么找到我的?他难以置信自己的母亲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

哼,你这个坏小子,妈妈当然找的到你,咦,你的病好了?慕妈妈惊讶无比。

慕流枫心里一沉,心想,糟了,这下被自己的妈妈给看穿了。

妈妈,我不要回去,我不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为了自己的幸福,他只得唱起了旧戏。

儿子,你乖乖的回去,妈妈不让你跟她结婚,好吗?慕妈妈诱惑着慕流枫。

慕流枫压根就不上当。

我不,我要娶仙女,我要娶仙女。他的眼神涣散无比,看起来一副白痴的模样。

一旁的女子想笑,却极力的忍着。这个男人还真是一个活宝,装的这么像,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就这样,慕流枫被抓走了。

女子的眼里面闪过一丝阴寒之意,他还没有说那个绳子的主人是谁呢?而这个问题,对她也很重要。

到了医院里面,慕流枫遭到了严加看护,他身边多了两个保安。

妈妈,我不要他们在这里。他哭丧着一张脸。

哼,不行!慕妈妈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她倒要跟这个小子玩玩,她倒是要看看,他要装到什么时候,能不能装一辈子。

慕流枫听话的闭了嘴,他知道,她的妈妈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慕妈妈并没有逗留多久。

慕流枫一副要哭的样子,门外站了两个保安,宣告了他逃出去的梦已经完全破碎了。而且,最不幸的是他的手机也被自己的妈妈给收走了。

真是命苦!他自己嘟囔着。

木晚晚和苏半夏也回来看。

她们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副精神萎靡的慕流枫。

怎么样,逃跑的滋味不好受吧。木晚晚挖苦起了慕流枫。

晚上的蚊子够多吧。苏半夏也没有留情。

哼!慕流枫气呼呼的别过头。

你跑就跑吧,干嘛还要被抓回来呢。

这下好了,想再跑都没有机会了,可怜的孩子啊。

哎,为你祈福啊!

苏半夏跟木晚晚两人一唱一和着。

慕流枫的脸色由黑变成白,在由白变成黑。

终于,他忍无可忍。

你们都给我滚!他大吼了起来。

嘘!木晚晚给他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别忘了,你现在是病人,是病人,千万不能这样大声说话,或许,你可以躺在地上装疯子。木晚晚对他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

给本少爷滚出去。慕流枫很大力的将自己面前的花瓶摔到了地上。

啊!木晚晚的小腿被划伤了。

晚晚。苏半夏眼神里面满是担心。

真是的,人家跟你开个玩笑,你至于这么生气吗。木晚晚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苏半夏欲要去追,却被慕流枫喝住了。

你干嘛这么凶。苏半夏瞪着慕流枫。

心情不好,我是病人,我为什么不能对她凶,我看到她那个样子就讨厌。你去把地扫干净。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苏半夏并没有多说什么,拿着扫帚就扫起了地上花瓶的碎屑。

慕流枫望着苏半夏认真清扫的样子,他心里的火气也消了很多。

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慕流枫给了苏半夏一个大大的笑脸。

什么忙?苏半夏放下了手中的活。

你去帮我取点钱好吗?慕流枫笑着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苏半夏,漂亮的大眼睛里面渴望。

好吧。苏半夏根本就不忍心拒绝他。

你不怕我将你的钱都取光?苏半夏调侃着他。

随便取啊,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好了。慕流枫很大方的说道。

不过,不许给别人花哦。他对她调皮的眨巴眨巴眼睛。

放心吧,我才不是那样的人,我下午就给你取。

你给我买个手机,跟上次一样的那个,在帮我买个手机卡,然后在随便取点钱就好了。还有哦,千万不要让人知道。慕流枫轻声的说道。

知道了,放心吧!苏半夏说完之后,就自己去忙碌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苏半夏已经将东西给他带来了。

苏半夏偷偷的跑了进来,打开一个小盒子。

我买了,你看看是不是这样的。苏半夏将手机递给他。

慕流枫一看,很满意。

就是这样的,谢谢你。

没事,我先走了哦。苏半夏迫不及待的要走。

你不上班了吗?慕流枫歪着脑袋问道。

不上了,我以后都不用来上班了,我找到一家五星级的饭店找到了工作,所以就不在这里上班了。苏半夏很开心的对慕流枫说着。

慕流枫扁扁嘴,以后自己都看不到她了。

那以后岂不是看不到你了。他的声音里面有了一丝的伤感。

我给你我的手机号码,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这里不是有电话吗。苏半夏心里一阵甜蜜,她感觉花儿都为自己绽放了。虽然这个男人很毒舌,但他真的很帅。

对了,苏半夏,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慕流枫冲苏半夏眨巴眨巴眼睛。

什么话?苏半夏一愣,她明显已经不记得了。

慕流枫不高兴的瞪着苏半夏,你自己说的,我要不是傻子你就让我做你男朋友,你休想耍赖。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扯着苏半夏的衣角。

真讨厌。苏半夏的脸一红,就往外面走。

不许走。慕流枫着急的跑下床去拉苏半夏,完全的忽略了刚刚碎掉的花瓶。

啊!他的脚被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不断的往外面涌着。

你怎么样了,我给你找医生。苏半夏着急无比。

先把手机藏起来。他不忘交待苏半夏先藏自己的手机。

好!苏半夏急匆匆的将他的小盒子赛到了被窝里面,然后去叫了医生。

医生处理好了慕流枫的伤势之后,便送他回了自己的病房里面。

慕流枫的妈妈也来了。

她一来,就黑着一张脸。

怎么好好的,会发生这种事情。她双手掐着腰,护士长和苏半夏站在一旁。

抱歉,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您放心

够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她脸色铁青。

妈妈,让她陪我。慕流枫指着苏半夏。

她害你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让她陪你。慕妈妈生气的瞪着眼睛。

不行,妈妈,我就要她陪我,让她天天陪着我。他不安分的闹了起来。

可是,她已经辞职了。护士长有了一丝的为难。

我们可以加钱的,留下来陪我儿子,什么都不用做,我一个月给你六千的薪水,怎么样?慕妈妈一脸的盛气凌人。

苏半夏甚是反感这样的有钱人。

没兴趣。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哎,你

妈妈,我没事了,你走吧,都是你把人家吓走了,你快点走吧。慕流枫使劲的往外面推搡着自己的母亲。

慕妈妈虽然心里面不舒服,但她也没有在留恋,只得气愤的离去了。

慕妈妈走了之后,苏半夏才回到了病房里面。

都是我害你这样的,对不起哦,我在这里陪你几天,过几天我在去上班。苏半夏一脸的歉疚,要不是自己,他的脚也不会受伤了。

太好了,算你有良心,可是你说的话一定不算数。他再一次想起了苏半夏的话。

呵呵!苏半夏无奈的笑了笑。

就算我实现我说的话,那你呢,你怎么说服你妈妈?苏半夏反问去了慕流枫。

我我慕流枫将头埋得低低的,的确,他还有没把握说服自己的母亲。

他的心里面一阵感伤,他是真的喜欢这个丫头的。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苏半夏对他明媚的一笑。

不要出去,你想多看看你。慕流枫依依不舍的拉着苏半夏的手。

嗯!苏半夏点点头。

我不想跟那个女人结婚的。他可怜兮兮的望着苏半夏。

我明白。苏半夏尴尬的一笑,他不想结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她说了算。

我昨晚跑了之后,那里好黑,我好害怕,可是我宁愿被野兽吃了也不回来。他说的很是坚决。

嗯,你很勇敢。苏半夏的额头之上开始冒冷汗了。这个小子未免太倔强了点吧。如果换了是她,她一定先保住自己的命。

慕流枫仔细的观察着苏半夏的变化。

你帮帮我好吗?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真实的目的。

抱歉,我真的帮不了你啊!苏半夏很客气的跟他说着。

慕流枫的脸色倏地变了。

不帮算了,想不到你也是这种见死不救的人,你走吧,走吧。我讨厌死你了,以后也不用来了。他拿着枕头赶着苏半夏。

苏半夏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他都说了不想见到自己,她也不好多做逗留,只得离去了。

苏半夏一人离去之后,慕流枫一个人再次无聊起来,他从里面将门反锁上,拿出手机给他的好哥们打起了电话。

林南望着手机上的来电,急忙扣掉了电池。一边的林妈妈表示很不解。

儿子啊,你怎么不接电话,还将电池给扣了。林妈妈的目光中带着洞悉一切的敏锐。

《豪门难入贵公子的麻雀妻苏半夏慕流枫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