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冲天离若上官景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冲天离若上官景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冲天

时间:医妃冲天作者:浣纱尘

医妃冲天小说

主角是离若上官景瑜的小说名字叫做《医妃冲天》,这本书是由作者浣纱尘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医妃冲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医妃冲天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医妃冲天主要讲述了: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小书包。哦呵呵呵今天是我们可爱的离若以及墨颜的满月哦。一早,离若和墨颜就被套上了可爱的娃娃装,一身淡粉色的裙裳,在同色系的包被里安静...

主角是离若上官景瑜的小说名字叫做《医妃冲天》,这本书是由作者浣纱尘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医妃冲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医妃冲天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四章 满月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小书包。哦呵呵呵今天是我们可爱的离若以及墨颜的满月哦。

一早,离若和墨颜就被套上了可爱的娃娃装,一身淡粉色的裙裳,在同色系的包被里安静的躺着。墨颜则是浅蓝色的衣裳,蓝色的包被,两人在各自的奶娘怀里呆着。

离若很郁闷,因为今天是两人满月的日子,王爷爹爹和王妃娘亲早早就将两个娃娃从梦中叫醒。几个人折腾了大半天,虽然看着离若还是挺精神的,但是还是有点点的乏,可能是太早醒了吧。

墨颜那小子的劲头还没过,瞧瞧,还在奶娘怀里依依呀呀挥舞着小胳膊呢,貌似是在找离若。

娘亲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少女让离若微微一愣,她,好像

一头及腰的长发在风中飘扬,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梅花香,很淡,不像是刻意为之,更像是与生俱来的。一双星眸在巴掌大的的小脸上显得尤其醒目,看着你的感觉可以是冬天般寒冷也可以像春天般温暖。挺鼻樱唇在点缀着这张脸时,绽放出的是别样的风采。

娘亲,本是清冷的双眸在看到自家母亲的同时,有着一丝温暖在眸中闪过。柳婉清看到自家女儿归来,也很是开心,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幽兰了呢,兰儿。

带着一丝想念,柳婉清上前搂住才及自己腰的女儿,真的是好想兰儿,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了。

在娘亲怀里,上官幽兰敛去了一身的清华,这么长时间没见,娘亲还是那么温暖。

在拥抱中,将思念尽数偿还,在拥抱中,为下次的离别做准备。

看着面前的女儿,柳婉清很是高兴,这回可以呆久点吗?娘亲舍不得你那么快走啊。说着轻轻拭去眼角的泪。

嗯,师傅允我在府里呆一个月。上官幽兰和柳婉清慢慢的走向两位小主角。

柳婉清将上官幽兰带到墨颜面前,哪,这是墨颜,你的小弟。说着将墨颜自奶娘怀里抱过,轻轻的逗弄他的小脸蛋,小懒猪,刚才看着还有精神的,怎么这会就睡着了呢,醒醒哦,姐姐来看墨颜了。

上官幽兰看着柳婉清幸福的样子,看来两个弟妹可以弥补自己不在家里给娘亲带来的影响,毕竟自己不可能一直在家里呆着的,尽管可以,自己也不允许。

怀里抱着被逗醒的墨颜,柳婉清呆着幽兰走向离若,离若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幽兰,有点想哭。

柳婉清看着面前的小女儿,平常焉焉的,这回眼睛却瞪得老大,看着幽兰,只当是因为看到陌生人,也并未在意。

幽兰走到离若身前,看到妹妹一直盯着自己,不经摸摸脸蛋,应该没有什么不妥吧。

前世的离若有一个很疼自己的表姐,表姐和她不同,从小就对家族使命报以十二分的努力去承担。因为家庭成员不是很多,两姐妹的感情一直很好,可以说离若能到现在才开始接受家族事业也是有一份表姐的努力在的。

表姐玄幽兰是业界的女强人,对敌人是寒风般的冷酷,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但是对她从小就是疼爱有加,可以说是溺爱着她的。所以乍看到和表姐相似的上官幽兰时,还真以为是她,彷徨的心就像是有了归属,因为她相信表姐。

伸出两只小胳膊,露出甜甜的笑容,啊啊呀呀学语,还不能透露能说话的事,但是这样应该算表达清楚了吧。

奶妈为难的看着柳王妃,大小*姐才六岁,怎么抱得动小小*姐啊。

柳婉清笑着看了看在奶妈怀里不安分的离若,以及看着离若的幽兰,幽兰有趣的看着离若。

离若看自己表达了半天还是没有人理她,就那个墨颜对着她傻笑,那个郁闷。

幽兰看着离若有些沮丧的样子,轻拉了下柳婉清的下摆,让我抱抱离若妹妹吧。看着幽兰的眼睛,让人不自觉的信任她,虽然她也还是个孩子。

婉清对着奶娘轻轻点头,兰儿想抱妹妹就抱吧,要小心点哦。兰儿自小跟着她爷爷在世外,身体远比寻常孩子健实。对这,柳婉清倒不是很担心幽兰摔到离若。

幽兰从奶娘手里接过小小的离若,软软的,倒不是很重,只是刚开始不怎么习惯抱,一度让奶娘惊心怕摔到小小姐。

就近看着幽兰,离若的眼睛涩涩的,表姐,呜呜,我好想你们。

看着离若哭泣,幽兰也不见惊慌,轻轻拍打着离若的背部,离若乖,姐姐会对离若好好的,离若不哭。**的童声,轻声诉说着对离若的保证。

许是耗费了太多精力,离若渐渐在幽兰怀里睡着了,将离若交给奶娘,幽兰走向柳婉清。

娘亲,差不多了。幽兰走到柳婉清身边,轻声提醒着母亲,毕竟今天来的人非富即贵,还是不要怠慢的好。

啊,是呢,瞧我都差点误了时辰。唤来奶娘,将手里的墨颜递给奶娘,几人就着小道往前厅走去。

哈哈,王大人来啦,今天可要多喝几杯,尽兴啊。礼部尚书王允是左相的门生,女儿王媛是淑妃的直属贵妃,颇受宠爱。

周大人哪,总算等到你啦,瞧瞧,王大人他们都等您等急了呢。兵部尚书周大人是礼部侍郎王大人的好友,两人经常无事小聚。

哎呀,刘将军啊,你可算来了,今天可要不醉不归啊。今天临王爷的心情可谓澎湃激昂,见人三分笑意足足扩展到七八分。

王爷,喜得贵子,真是可喜可贺啊,今儿我等可要舍命陪君子,不醉不归啊。定远将军刘嘉勇,乾龙的一员猛将,威名直吓敌国,无人敢侵。

难得将军有此雅兴,必奉陪到底。哈哈振臂一挥,今日不醉不归。

好,好,好众人皆是附和道。

王爷,有此雅兴甚好,倒是不要忘了还有未完成的仪式哦。临王妃柳婉清一进前厅便听到众人的豪言壮语,虽是略有无奈,但也未有怨言。

呀,确实,倒差点忘了今天可是墨儿和若儿的满月啊,来来来,大家一起来见证一下,等下两个孩子会抓什么好东西啊。临王爷较平常更豪爽的性格倒是让众人都放开不少,纷纷开起各样的玩笑。

乾龙王朝的习俗是,每个小孩满月的时候,父母会在地上铺上一条锦缎,下铺棉被,以免孩子摔倒。在锦缎上会摆上各种各样的物品,然后让孩子到锦缎上去寻找自己喜欢的,来预示他的发展方向,也算是向兴趣发展吧。

例如前段时间三皇子满月时抓的是一只笔,太子满月时抓的是和氏璧,二皇子抓的是兵符,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都有,但大家也都当是一个玩笑一样,却也不会太当真。

来来来,把我们今天的主角抱上来。挥手叫过两位奶娘,将墨颜和离若从奶娘怀里接过,临王爷抱着墨颜,临王妃抱着离若。两人相视一笑,看着面前摆满物品的锦缎,轻轻的将两个小娃娃唤醒。

离若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来不及反应现在的情况就被放在了锦缎上,也亏的锦缎下棉被够厚,离若就自然的躺在了上面。

墨颜刚到锦缎上就看到离若在睡觉,便学着小时候一样,在她边上躺着开始睡觉,手还拉着离若的外衣。

两个娃娃自然的动作倒叫其他人楞了好一会,只道孩子不懂事,却不想居然还有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睡的这般安稳的,怎么说也有这么多陌生人在不是吗?

虽然看着很唯美,但是柳婉清还是忍不住上前将两娃娃叫醒,毕竟这是他们的满月礼啊。

刚睡着就被叫醒的离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看着同样被叫醒的墨颜还是一副焉焉的样子,离若有义务唤醒她,因为她此时已经脑袋清明,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拍拍墨颜的小手手,没反应,脑袋快掉到胸口了。拍拍小脸,抬头看了一下,又继续离若怒了,直接攻击他的小屁屁,这下墨颜可醒了,不知道是不是连续两次屁屁都受袭,导致比较敏感呢。

拉过清醒的墨颜,离若看了眼四周围观的群众,一群大老爷们,看看面前的东西,东西不少,但是确实很杂的说。墨颜看到新奇的东西早就去探索新事物了,但是都是看一样丢一样,捡了一样丢了另一样的。

终于在如此这般折腾良久后,墨颜生气了,坐在中间不断的将边上的东西往中间聚集,他要将漂亮的东西都拿给妹妹玩。

离若看着在中间不断收刮的墨颜,开始帮忙将较远的东西一一运送到墨颜边上,再接由墨颜集到中间。如此这般有一会后,终于将所有东西都聚集在了中间的,而两兄妹很客气的就着一群东西睡起了美美的一觉。

看着在锦缎上睡大觉的两个娃娃,临王妃很淡定的开了口,看来这次墨儿和若儿的成果不错啊,呵呵

看着爱妻的笑颜,临王爷给予了很大的赞同,真不愧是我的孩子,就是有魄力。

是啊,世子和郡主都不是一般人啊,将来必成大器啊。刘将军看着两个犹自梦中的孩子说道。

呵呵,这才显得与众不同嘛,王大人附和说。

吩咐奶娘将两个孩子抱下去,众人又开始一度的畅聊畅饮,今朝有酒今朝醉啊

其实哪,都是很小的一段,主要讲的反倒不那么重要了。

第五章 初识

接下来的日子,离若觉得自己就像是在cos某种动物,每天就是吃吃睡睡,毫不怀疑自己肯定是圆圆的形态,脸圆身子圆,看自己小手时就像看到小号肘子,那圆的可口啊口水啊

一岁的离若已经可以爬行走路了,主要是怕自己太超前的行为引来别人的怀疑,只得慢慢的一步一步来,放慢自己的脚步,没事干拉着墨颜一起到处爬爬,美其名曰,锻炼身体啊

今天的太阳很好,阳光照进窗子里,照到地上呈一片金黄色,暖洋洋的阳光在诱惑着离若。

离若不经想到,好久没有晒过太阳了,择日不如撞日,当下决定带着小跟班墨颜出去晒晒太阳,怎么说咱也是祖国未来的小花苗,怎么的也得来点阳光灿烂一下吧。

弓起身子,拉了下墨颜的小衣服通知他跟紧,她可不想到头来时间都费在找墨颜上了。

两人爬下小卧铺,因为考虑到两个小娃娃好动,所以房间内都铺满了厚厚的毛毯,尽管在上面摔到了也感觉不到疼。

离若带头往门外爬去,途径七七四十九劫,终于到了最后的终极目标——门槛

为了两个孩子老实呆在屋里玩耍,临王爷特的叫人加高了门槛,这样可以在下人疏忽时也能保证万无一失。

离若看着眼前的门槛,很好很强大,高,很高,非常高,大概要发挥她翻墙的本事了。

双手趴在槛上,双腿一蹬,还差一点点,继续努力,经过再三的努力,终于两条腿一前一后的出了门槛,这还是在墨颜帮助下的结果。

至于墨颜同学,他居然拿来了一本厚的能砸死人的书籍,大概平常也是来垫桌脚的吧,所以在地上也好拿。

所以他很轻松的过了门槛,我说,他居然也不知道早点拿出来,害老娘奋斗了这么久,不带这样的啊,小屁孩。

离若帅气的扭头不理他,奔向阳光的怀抱,在阳光下的感觉就是好啊,果然咱是光明的孩子,阳光是咱的精神食粮啊。

墨颜在离若的身旁呆了许久,就是感觉不出离若到底在干什么,是在睡觉吗?闭着眼睛?百无聊赖的墨颜看到远处有好多好多的花,好漂亮哦,妹妹肯定喜欢,遂爬向远处的花园。

离若从幻想中转回现实,却发现糟糕的事情,她家墨颜宝宝丢了,呜呜,不带这么欺负她的啊。

努力的四处查看墨颜的去向,终于在远处花丛中看到若隐若现的一抹墨绿色,小子,够能爬啊

离若向着墨颜爬去,并想着等下该怎么怎么教育他,怎么能不声不响的就走了呢。

待看到墨颜的时候,离若发现事情有变了,因为她家墨颜宝宝正在无声哭泣呢。爬到墨颜身边,见他抱着他的小手在哭泣,抓过墨颜的小手便看到粉嫩嫩的小手上有几根刺,大概是冒然摘花时留下的吧。

无奈的将他拉到一边坐下,也不管两人的衣服了,反正现在已经算不上干净了。

小心翼翼的将花刺摘下,可是每拔出一根,就听到她家墨颜宝宝的抽泣声,哎,造孽啊

终于将那些花刺都处理完了,对着墨颜的伤口,离若细心的对着吹气,缓解下疼痛。如此温馨的场景,当然是会有不速之客到来的啦。

景瑜,你看这里有两个小娃娃诶。一个身穿淡蓝色劲装,约莫五六的小男孩指着离若还有墨颜说道。

花丛中走出来的少年,精致的脸蛋上有着与年龄不符面瘫倾向,一身紫色华服衬得很是高贵,相必也不是什么寻常人家的孩子。带着点自傲,犹如帝王般,看着坐在地上的离若和墨颜,微微的皱起眉头,他们是临皇叔的孩子?

刘焰看着两个娃娃,再对照了下王爷,应该是的吧,你看,除了眉毛,眼睛,嘴巴,脸型不咋像外,这个鼻子还是有点像的啊。刘焰仿佛觉得自己说的挺在理,还非常确定的点点头,肯定是这样的。

除了眉毛,眼睛,嘴巴,脸型,不知道人的脸在你眼里是分成多少块的啊,就一个鼻子像还让你说那么理直气壮的。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皇叔的孩子,至少让他们在这里坐着总是不好的吧,免得他们等下来寻,还是我们带他们去找皇叔吧。上官景瑜估计着这两个小娃应该就是那素未蒙面的表弟表妹,失踪的话,应该会闹的比较严重的。

离若看着两人当着她的面在那讨论着她的所属权,当我不存在啊

那我们就把他们带到王爷那吧。刘焰决定赞同景瑜的话,毕竟在理啊。

离若看着墨颜手上的伤,想想这样两人也不好爬回去不是?还是遵从他们的愿望,去见王爷爹爹吧。

景瑜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孩,想了会,焰,你背他,我背她,他手受伤了你小心点。刘焰本身就比景瑜年长1岁,不管是身高还是体格都较为健壮,让他被墨颜,倒也都没意见。

景瑜来到离若身前,弯腰在其身前蹲下,但是半天也不见她上背来,疑惑的回头,只看到离若纳闷的看着自己。

离若只是想做个正常孩子,正常孩子哪懂那么多的啊,看,那边的墨颜还不是在闹腾着。

上来,我背你找皇叔去。语气还是一开始那么自傲,手拍着背,示意离若上背。哼,你让我上,我偏不上,你让我上我就上,不就太没面子了吗?瞥了一眼景瑜,继续无视他的存在,看戏ing

另一边,小祖宗,上背吧,给你当马骑还不好啊。刘焰看着一脸愤青样的墨颜,我怎么了我。

墨颜将脸扭向一边,不看他,咱也是傲娇的。

小祖宗,您到底要怎么样啊。继续不理。

要不,我请你吃好吃的?没反应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吱一声行不,我实在搞不懂哑语啊。刘焰在那急的团团转,这小祖宗真是个祖宗啊。

折腾了这么久,离若有点小饿了,想想还是早点到爹爹那吃饭饭吧,直接扑到景瑜的背上,让他摔了个狗啃泥,还好还算干净的说。

墨颜正盯着妹妹看,猛地看到妹妹一个猛扑,那人就到地上去了,遂也有样学样,往前一个冲刺,成功让刘焰啃了泥。

两个人背着背上的奶娃娃往前厅走去,路上,离若和墨颜都在依依呀呀的高歌,可怜两个耳朵被迂毒的娃。

前厅上官枫临正和刘将军高谈阔论,正谈到兴起,便听到一阵咿呀声由远及近。待到跟前一看,两个宝贝正在太子景瑜和刘将军儿子刘焰的背上玩得兴起呢。忙将两个宝贝疙瘩从两人背上抱下来,看着两人身上的泥,看来是爬出屋了,忙叫下人带两娃下去洗白白。

至于景瑜和刘焰自然也是让人准备了衣裳供更换,来来去去,又剩下两人,相视一笑。

洗白白的离若带着洗白白的墨颜看着洗白白的景瑜和洗白白的刘焰,四人大眼瞪小眼中。

临王爷看着眼前的四个小娃,景瑜啊,你们是在哪里看到墨儿和若儿的?呀,爹爹开始审讯了

景瑜向临王爷行了个礼答道:皇叔,是在花圃。

花圃啊?是那个后间的小花圃?临王爷看看两个顾自玩耍的小娃,离若绝对是装的,她可不能跟墨颜差太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糟了。

看来是门槛太低了啊,这回幸好碰到太子啊,不然这两娃都不知道到哪寻回呢?临王爷是出了名的疼老婆,现在又多了两个孩子疼,真是效仿二十四孝老公和老爸啊。

皇叔客气了,表弟妹有事,表哥帮忙是应该的。谦恭有礼,不倨傲,不骄纵,很是让临王爷满意,这太子这气度,不错不错。

刘将军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走到刘焰身边,你小子怎么呢?刘焰还在研究着洗白白的两人呢,不愧是双胞胎啊,果然一样,随之而来的一巴掌盖在脑袋上。爹啊,会傻的,不是看的正兴起嘛,您老的一巴掌可别把儿子送回老娘肚里去啊,重新生一个不容易的。

你小子,规矩点,顺便小声附送一句,悠着点,这俩老爹可不好惹。

刘焰疑惑的看了眼他老子,什么跟什么???看着几个孩子,临王爷拉上一边看戏的刘将军,朝几人挥了挥手,我们还有要事相商,你们先自个玩下。

景瑜看着两个奶娃娃,还有一边的刘焰,微叹口气,是,皇叔。

离若看着离去的王爷爹爹,再看看边上的太子景瑜和刘焰,怎么感觉寒寒的?微不可见的抖了抖,继续玩着身边的墨颜,当然别人看还以为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呢。至于玩什么,小孩子你也别指望他们能玩什么有技术性的东西了。

刘焰呆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趣,他本就不是个闲得住的主,平常上房揭瓦的事也没少干,但是自从和太子一起后也是收敛很多的了。

太子,要不我们去云天阁玩玩吧。充满希翼的大眼睛紧紧盯着景瑜,云天阁诶,那可是王府最美的地方了,听说那时候为了建造云天阁可是耗资上万两啊。

可以,但是你必须给我老实点。云天阁?去就去吧,只要

这两个家伙怎么办?景瑜看着两个在玩的奶娃娃,难道要带过去?

呀呀,终于注意到我们了哇

刘焰绕着两兄妹转了几圈,一边拖着下巴作沉思状,要不,把他们带着?虽然麻烦点,但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要啊,虽然不知道什么云天阁很好奇,但是我宁愿离开你们,也不要和你们两个在一起。

离若仿佛可以预见若在一起会有什么后果般,虽然真的很想大声抗拒,但是,现在的她还不到年龄说话啊。

王妃到。由远及近走来来一位华衣妇人,姣好的面容,婉约的气质,还有那眉间带着的神似,就让人辨别出是两娃娃的母亲,临王妃柳婉清。

临王妃看着在陪伴墨儿和若儿的景瑜和刘焰,太子和刘少爷来啦。

和两人稍事闲聊一番,见刘焰神情皆有些急促,便出言询问,可是有要紧事?

两人听言有些许尴尬,刘焰看看景瑜,王妃,是我想到云天阁看看,没别的事。说完眼神飘移,不敢直视临王妃。

临王妃听完不禁好笑,就是这个事害的这孩子紧张的,不必惊慌,稍事歇息我让人带你们过去。

尽管再早学习事务,还是五六岁的孩童啊,心智定然没有那么成熟的。

呐呐,你们愿意带着弟弟妹妹一起去玩吗?临王妃笑看着景瑜和刘焰,墨儿和若儿这么可爱,他们肯定会喜欢的。景瑜这孩子作为太子出生的那时候起,肩上就有太多的压力,到现在还是时时不能放松,对一个孩子来说还是太残忍了。

景瑜和刘焰两人面面相视,愿意吗?其实还是自己玩好点,可是吧,貌似这样不太礼貌吧。

恩,我们愿意带弟弟妹妹一起去云天阁玩。状似开心的露出笑容,啊,其实找点乐子也是不错的。

那好,你们先带弟弟妹妹过去吧,秋月,让两个奶娘过来抱小主子。吩咐过一边的秋月,临王妃起身前往厨房,你们先过去,我去厨房帮你们做点好吃的。

谢谢王妃刘焰仗着人小嘴甜,从小都是大事不忌,小事不管的,想说啥说啥的个性。

离若直接送给刘焰一个白眼,还真是不客气啊。

行走在去往云天阁的路上,一切是那么美好,但是蕴含的却是汹涌的波涛。

第六章 云与天的相连

云天阁,是当年临王爷为临王妃所建,只为博红颜一笑。

云天阁总体分为前后两区,前面是彩云院,种植的都是各种珍品鲜花,当中还夹杂着许多药用花植。连接后区的云天阁的是一道蜿蜒的小桥,桥下是成群的红鲤,间或还有些许的小亭屹立其中。

云天阁的设计较之其他更为简约,但是从细节中可以看出那低调的奢华感,只是由于主人的原因,表现的尤为含蓄。

书香的气息可以从进门就感受出来,书架,琴台,书法案,不管是那个布局还是设计方案实在是现代化至极。

管家带着景瑜和刘焰以及在奶娘怀里的墨颜和离若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云天阁。

从来到云天阁开始,刘焰的神情明显就显得不在状态,原因嘛.太子,你说我们算不算是他们的二号奶娘啊,到哪都要带他们。朝着景瑜努努嘴,看着两个在奶娘怀里无比乖巧的两人,无语了。

景瑜瞧瞧两人再瞧瞧刘焰,貌似是三个奶娃吧,只是你会跑会跳罢了。

见景瑜不理自己,刘焰也没办法啦,只能自己找乐子,一会摸摸路边的小树,摘摘小花,除除小草,总之,凡是挑软的来。路过一片牡丹花园,边际的不知道是什么树种,环绕在牡丹园四周,一阵风吹过,牡丹香气袭来。

在大片牡丹中,一个若隐若现的小身影蹦哒在花中,像是书中的花精灵一样,在花丛中肆意玩耍。

一身淡蓝色的精致纱裙,只在腰间点缀一条白色腰带,足蹬浅蓝色绣花鞋,鞋面上绣着牡丹含苞欲放。一头乌黑的秀发在头顶挽成两个可爱的小发髻,仿佛感应到几人的注视,转过头来,正好让众人看到她的脸,年纪尚幼却已是初具美人雏形。

离若看到花丛中的女孩,便觉有点眼熟,待她转过脸来,原来还是熟人啊。

看到几人,确切说是看到景瑜,手里拿着刚摘下的花小跑到几人面前。小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开心,景瑜哥哥,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我的吗?从小她就喜欢上官景瑜,不因为他是乾龙的太子,只因为他是当初接受她,不排斥她的人,虽说那可能是长辈们所要求的,但是她还是很感激他。第一个接受她。

看着霜月的神情,景瑜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是奉父皇母后之命来看表弟妹的。

这样吗,一闪而过的失望没有人发现,看到在奶娘怀里的墨颜和离若,霜月拿着刚摘的牡丹花逗弄两人,墨颜倒是很给面子的咯吱咯吱笑得开心,离若很淡定的拿着拆花玩,当小孩子好无趣啊,什么时候才长大啊。

接过一边的丝巾擦过手,霜月微笑的看着一群人,你们现在要去哪呢?刘焰见景瑜没反应,便出声,我们要去云天阁。

云天阁啊,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去玩过,还能帮你们做向导呢。霜月将先前带来的东西交给随来的丫环小菊,简装前往云天阁。

多一人前往众人也无意见,反正游玩这种事,人越多越好。

一路就在霜月不断介绍,几人一路欣赏中度过。景瑜和刘焰并非没来过临王府,只是以前都是在前厅,没怎么到后院来过。哪,这里就是彩云院了,也属于云天阁的范围了,这里是云天阁的外围。里面所种植的花花草草都是父亲大人收集而来的,每一样都是天下至宝。霜月带领着众人进入彩云院,指着精心处理过的花埔说道。

刘焰撇撇嘴,女人就是肤浅,摆弄花花草草有什么意思啊,还不如收集些兵器呢,那才有用呢。刘焰一脸的向往,这小子的梦想就是网罗天下的神兵利器,熟知他梦想的景瑜,看到他一脸白痴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霜月看刘焰样子就来气,整天打打杀杀的,莽夫行径。

哼,这叫安全感,我娘跟我说的,当初她就是看我爹有安全感才跟我爹的。刘焰一副你不懂的臭屁样。

景瑜看刘焰一副这就是真理样,想到上回母后和姨娘说的。

刘将军真是个痴情种啊,一生只娶一妻的可是不多啊。皇后

可不是嘛,人家小两口恩爱着呢。姨娘

其实啊,主要还是冰儿有那魄力啊,眼光好,他们认识也才十岁左右,但是冰儿就是发现了这棵好苗子啊,顾家又是国之栋梁,难得啊。皇后

难道那时候就开始了?这不是人家童养媳的样子吗?姨娘

要不怎么说冰儿有魄力呢,你也知道我们幼时就是好朋友了,那时她就说过她的计划呢,说是要培养一个自己心仪又没有时下男人坏习惯的相公呢。当时我还不相信,现在啊,真是佩服啊,有谁希望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丈夫呢。皇后

姐姐别黯自伤感了,皇上对你的宠爱不比刘将军对冰儿少啊。姨娘

其实刘将军的安全感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来理解呢。

看着还在那争执不休的两人,景瑜头大,真是两个小孩子。

哼,你知道什么啊,爹爹为姨娘寻的这些可不是普通的花,还有很多是能治病的呢。前段时间爹爹的朋友生病了,病得很严重,要用很名贵的药,不然会死的,后来姨娘就到彩云院摘了一朵花给他,前段时间我还看到他人好好的来王府,还买了好多东西呢。霜月说的是眉飞色舞,好像那个就是她一样。

离若听到霜月说到这里多半就是药埔时,就提起了耳朵在那听着,这时听到这等奇事,也就知道这应该都是些天下奇珍了,以后可以考虑来考察考察。

刘焰听到这也没了继续和她争执的兴趣,毕竟今天来不是跟这丫头讨论花花草草的问题的。

几人走了半天,也有点累了,毕竟都是半大的孩子,所以当看到亭子时,刘焰就一马当先跑了过去,哎呀,累死我了。

景瑜紧接其后走进了凉亭,平常看你蹦哒半天也不叫累,今天怎的?

你也说那是平常,昨天可折腾死我了。刘焰委屈的在石凳上坐着,唉,为什么在娘亲面前乖的跟猫一样的父亲到自己面前就是只老虎呢。

景瑜也知道昨天他们家发生的事,便不再多说。虽然霜月也很好奇是怎么回事,但是看他们一个两个都不想说的样子,也就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好奇心了。

两个奶娘将墨颜和离若放在一旁较大的石凳上,怕冻着,又在下面垫了一层衣服。

看着两人被这么贴心的照顾着,霜月有点小小的嫉妒,自己小时候可没有人这么照顾过自己啊。

小小的人儿,离若看着霜月看自己时一闪而过的嫉妒,有必要吗,小孩子谁爱当谁当,自己还巴不得马上到能跑能跳的年纪呢。

不怪离若不明白霜月的心理,前世今生她一直是被小心保护着的,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自然不能理解她的这种略带扭曲的心理。刚才霜月摘给自己的花差不多都被拆成了小瓣小瓣,隔着石凳的靠背,看着水里自由自在的小鱼儿,它们都有自己的亲人,可是自己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爸爸妈妈可能很担心自己,可能不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怎么办,好想告诉他们不要担心自己,好好生活。

不自觉的将手里的花瓣撒向湖面,引来了争先恐后的红鲤,风中飘散的花儿啊,能不能把我的思念带给爸爸妈妈,让他们别挂心我。

离若背对着众人撒着手里残碎的花瓣,一次又一次,墨颜像是感觉到离若的悲伤般,转头看着离若,将手里的牡丹递给离若。

离若差不多将手里的花瓣扔完了,正好墨颜的花贡献了出来,便不客气的继续进行撒花大业。

相较于两娃无声的交流,这边可谓热闹非凡,刘焰本就是多话的人,就这坐下来的时间都够他讲一卡车的了。

咦?怎么湖面会有花瓣?霜月本来在和刘焰谈天说地,正巧一个不经意的摆头正好看到了湖面上漂着的花瓣,很是醒目。

听到霜月的话,两人都将头业。

相较于两娃无声的交流,这边可谓热闹非凡,刘焰本就是多话的人,就这坐下来的时间都够他讲一卡车的了。

咦?怎么湖面会有花瓣?霜月本来在和刘焰谈天说地,正巧一个不经意的摆头正好看到了湖面上漂着的花瓣,很是醒目。

听到霜月的话,两人都将头转向了湖面,只见在原来清澈见底的湖面上飘荡着许多零零碎碎的花瓣,映得湖面分外妖娆。

景瑜察看了下水的流向,看向背对着自己的两娃。

怎么办,爹爹很宝贝这里的,如果被发现了,爹爹会生气的。景瑜看着霜月在那急得就差跳脚了,看那两娃多淡定啊。转向了湖面,只见在原来清澈见底的湖面上飘荡着许多零零碎碎的花瓣,映得湖面分外妖娆。景瑜察看了下水的流向,看向背对着自己的两娃。

怎么办,爹爹很宝贝这里的,如果被发现了,爹爹会生气的。景瑜看着霜月在那急得就差跳脚了,看那两娃多淡定啊。不对啊,我们都在这,那花瓣是谁撒的啊?霜月说着环顾了下四周,没有其他人啊,但是跑到离若边上,看向他俩的手,果然,没有花瓣了

欲哭无泪的霜月看到离若脸上的泪,着实被吓了一跳,这觉悟也太早了吧?没出事先哭?边上的墨颜挥舞着小蹄子在离若的小脸上蹭着,努力将离若的泪拭去。

感觉不太对劲的景瑜绕到离若身前,看到满脸泪水的离若,微微感觉有点不舒服,坐到边上,将离若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摸摸她的小脑袋,平常自己不开心的时候母后都是这么抱着他的,应该有用的吧。

离若虽然刚开始被个小孩子抱怀里还有点抗拒,但是一会也就释然了,其实现在的心情已经平复不少了。

不就是撒撒花瓣嘛,没什么大不了的。看着霜月的小题大做,景瑜不想理会。

你们在聊什么呢?临王妃一进凉亭便看到景瑜抱着自家离若,吩咐下人将准备好的茶果点心放好,走到景瑜身前,若儿还是我来抱吧,太子吃点东西继续逛会吧。

皇婶不用了,离若很轻的。景瑜感觉离若小小的身子软乎乎的,抱着很舒服,直觉的不想松手。

在一旁候着的秋月正逗弄着墨颜,看到湖面上的花瓣,咦?是谁把花瓣撒湖上了,不知道这是王妃宝贝的吗?看着边上也没什么人看到,吩咐后面的小丫头,你们去查下是谁弄的。

看着两人就要离去,霜月急忙叫住她们,不用去查了。秋月看着霜月,小姐可是知道是何人所为?霜月颤畏畏的看了眼离若又看了墨颜,答案很自然明白。

景瑜看了眼霜月,离若和墨颜也是无心之失,皇婶就别怪罪了,离若都因为这事哭了呢。

将离若的小脸转向临王妃,看到离若通红的眼睛,犹自挂着的泪珠,心疼的将离若抱怀里,娘亲怎么会怪你呢,你们是娘亲的宝贝,你们是最重要的哦。

将墨颜也抱在怀里,两个小娃在临王妃怀里安静的呆着,离若看着边上的墨颜还有抱着自己的临王妃,其实我还是幸福的不是吗?

露出大大的笑容,开始和墨颜在临王妃怀里玩闹。

临王妃带来的糕点大多是两娃都不能吃的,但是还是有能吃的不是,抓着手里的小莲花,往墨颜嘴里一丢,命中率百分百啊。将雪莲酥递给另外几个人,景瑜看着外面可爱,吃起来酥软可口的雪莲酥,皇婶,这不是京城的糕点吧?皇宫网罗天下至尊之物,既然他都没见过,就表示可能非一般。

临王妃看着雪莲酥可爱的外表,似是透过它在思念某人,是幽兰教我做的,说在若儿和墨儿一岁左右就能吃了,免得他们老是吃那些东西到时候绝食就不好了。说到幽兰临王妃的脸上是无尽的温柔,还有淡淡的心疼。

是幽兰表姐吗?那就难怪了,看来表姐很喜欢他们啊,要知道表姐可是不入眼的人都懒得搭理的,能想到那么深,他们很得表姐的心啊。景瑜和幽兰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也足以认识到幽兰的性格了。相较于霜月,幽兰却更得他心,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啊。

临王妃摸摸离若的头,应该说若儿更让兰儿喜欢一些,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面两人就很亲密了。

幽兰姐啊,你啥时回来啊,小妹可想死你了。

与此同时遥远的某山中,白衣少女正在林中练习投射暗器,咻不小心一抖射偏了,丫头又让人不安心了?

霜月看着聊得起劲的两人,真的好难受,娘亲如果还在,就不会让我这么难受了吧,看着在玩的墨颜和离若,真不知道该爱你们,还是该恨你们,呵呵,你们有那么多的爱,还需要吗?爱你们,还是该恨你们,呵呵,你们有那么多的爱,还需要吗?

《医妃冲天离若上官景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