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久娘楚也维小说在线阿姰章节阅读 
第6章 沾衣

羽裳不沾衣

时间:作者:阿姰

主角叫殷久娘楚也维的小说叫《羽裳不沾衣》,殷久娘楚也维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姰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楚也维不进反退,又向前迈进一步,在场的人放佛都听见了长剑入肉的声音。用手拔下长剑,心口的血液越流越多,由于失血,楚也维的嘴唇都以能见的速度泛白,殷凉又惊又惧,扔下长剑,发出铮的一声。众目睽睽,袭击朝廷命官,按照律法,发配远疆充军。楚也维望向久娘:你若不跟我回去,那.........

主角叫殷久娘楚也维的小说叫《羽裳不沾衣》,殷久娘楚也维小说在线章节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姰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

《羽裳不沾衣》第6章 沾衣

楚也维不进反退,又向前迈进一步,在场的人放佛都听见了长剑入肉的声音。

用手拔下长剑,心口的血液越流越多,由于失血,楚也维的嘴唇都以能见的速度泛白,殷凉又惊又惧,扔下长剑,发出铮的一声。

众目睽睽,袭击朝廷命官,按照律法,发配远疆充军。楚也维望向久娘:你若不跟我回去,那就叫尹京兆来评评理如何?

久娘眼中的恨意简直要凝固:是你允了我祭拜娘亲的!你无耻!!

姐姐,不要与他回去,今日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护你周全!

明明刚刚还对她愤恨不已的少年,坚定的守在久娘身边,仅仅两日就受尽了苦楚,久娘眼中蓄泪。

不能再害她的家人了,久娘挣开了殷凉,眼神毫无生机:我跟你回去。

姐姐,你就不能回去!殷凉拉住了久娘的手:你看看他把你糟践成什么样子了,娘亲若在世,定不会让你回去的!

楚也维的眸子含满讥笑:可是你们的娘亲已经死了。

你!殷凉被气的眼圈顿红。

久娘摇头:你是殷家唯一的希望了。她绝望的走向楚也维。

眼看要到楚也维的跟前,猛地捡起地上的长剑,她要跟楚也维同归于尽!

还没靠近楚也维,就被早有准备的侍卫打断,远处射飞来一只箭羽,直接射穿了久娘!!

鲜血弥漫了久娘的视线,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谁在嘶吼...

....

一道女声传进久娘的耳朵里。

看那个小蹄子装什么死,不过是让她给姐姐洗衣服。

泼醒她。

来了来了,水来了!

乱糟糟的,楚也维这是又想到什么方式折麽她了。

突然——

冰冷的水,迎头泼下!

久娘睁开眼,花花绿绿的女孩子们围着她,其中最漂亮的趾高气昂的看着她:看什么看,快去洗衣服!

站起身就被人塞了一个木盆入手,里面全是衣服,她被推搡出去,外面的阳光明媚,久娘用手遮挡住阳光,不是秋天吗,阴雨连绵的日子,她到底昏睡了多久?

放下木盆,她蹲在旁边同样在洗衣服的女孩儿面前:请问,现在是什么日子?

女孩奇怪的看着她,蹭了几下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沾衣,你怎么了?

沾衣?

沾衣是谁?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对,这不是她的脸,她是圆脸,这张脸却无比小巧,一只手就能覆盖,跑到水井旁边,看到里面的倒影,水里的女人螓首蛾眉,明眸大眼,眼中满是错愕。

不是她的脸,她是真的死了?难不成是借尸还魂?!

她暗自掐了自己,会疼,不是做梦,她真的不再是殷久娘了。

沾衣,你这是怎么了?刚刚的女孩儿几步就跟了上来,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现在是哪一年,请你告诉我。她激动的抓着女孩儿的手。

现在是平顺六年啊。

平顺六年,久娘放开女孩儿,整个人仿佛丢了魂,距离她死掉的时候已经过去两年了,殷凉不知道怎么样了。

《羽裳不沾衣》第7章 云袖

你们两个既然敢偷懒,云袖、沾衣,我看你们俩是想挨打了不成。之前那个最漂亮的人走出来,掐着腰骂。

刚刚与她说话的女孩儿踌躇着走过去:姐姐别生气,我这就去洗,是我找沾衣说了一会儿话,沾衣身子不好,您就别打她了。

看云袖的样子明明是很怕那个女人,还再给沾衣说话。

经历了一场生死的的沾衣心头微暖,上前说道:我们这就洗。

说完就蹲下来,搓洗着木盆里的霓裳舞衣。

你可好好给我洗着,明日本姑娘献舞还要穿。女子命令完就扭着屁股心满意足的走了。

沾衣听说这是她明天要穿的衣服,轻轻用力,指甲划破了些许丝线。

用了别人的身体重新来过,若是还认人欺凌一生,她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老天。

云袖终于洗完了衣服,累的锤了锤肩膀。

沾衣,你还没洗完啊,我来帮你。坐在她的身边就要帮她搓洗,沾衣连忙躲开了她的手,这件舞衣迟早是要出问题的,她不想连累了云袖。

不用,我马上就洗完了,你坐下陪我聊聊天吧。

云袖没多想,搬来矮凳坐在了沾衣身边。

云袖,你知道楚也维吗?

你是说大将军啊,我当然知道,多深情的男人啊,夫人死了,将军两年都没有续弦,听说到了夫人的忌日大将军都把自己关在房里,伤心的不得了呢。

听了这话,沾衣冷笑,楚也维会伤心?说破了天她也不信,估摸着应该是做给别人看吧。

那你知道殷凉吗?

没听说过。

云袖摇了摇头,沾衣心下一紧,殷凉他,不会是已经被楚也维害死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沾衣心口绞痛,咬着唇捂住了心脏。

沾衣你怎么了?哎呀,你不会是心绞痛的毛病又犯了吧!

云袖急的不知所措,沾衣顺了好大一口气才好些,安抚住云袖。

原来这个身体有心绞痛,身份不高,还有这种富贵病,沾衣苦笑,重活一世老天也不肯让她好好的。

云袖看她犯病,夺过了她手中的舞衣,想要帮她洗完,被沾衣阻止,告诉她放在一边,一会儿再洗。

没想到两人转身就忘记了衣服没洗完,到了第二天,所有的舞姬都忙碌起来,一个个打扮的跟花蝴蝶一样。

今日府中来了贵客,所有的舞姬都要去,走在熟悉的路上,沾衣心惊,这好似是将军府的路!

这才想起来,她竟从没问过云袖,她们是养在谁府中的舞姬,轻轻扯了一下云袖的衣衫,低声问道:我们这是要去给谁跳舞啊。

不许交头接耳!

云袖还没回答,前面领队的管家就高声打断了二人,吓得云袖缩了肩膀。

沾衣只能压下了心里的疑问,越走她就越惊心,远远看到了大厅,沾衣的心中咯噔,是楚也维的将军府,门口摆的花还是她做将军夫人时候摆放的!

巨大的恨意让沾衣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云袖看到她的变化握住了她的手:沾衣,你不舒服吗?

与《羽裳不沾衣》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