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当嫁八夫临门林奇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剩女当嫁:八夫临门

时间:作者:风雨飒飒

主角是林奇葩的小说名字叫做《剩女当嫁:八夫临门》,这本书是由作者风雨飒飒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剩女当嫁:八夫临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剩女当嫁:八夫临门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剩女当嫁:八夫临门主要讲述了:嘀嘀嘀。林奇葩听到车子的声音,看见车里坐着的闺蜜男友,林奇葩赶忙站了起来,这一站又崴了一下。方胜俊慌忙打开车子扶住林奇葩,奇葩的双手抱住方胜俊的手臂...

主角是林奇葩的小说名字叫做《剩女当嫁:八夫临门》,这本书是由作者风雨飒飒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剩女当嫁:八夫临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剩女当嫁:八夫临门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四章 怨气冲天庭

嘀嘀嘀。林奇葩听到车子的声音,看见车里坐着的闺蜜男友,林奇葩赶忙站了起来,这一站又崴了一下。

方胜俊慌忙打开车子扶住林奇葩,奇葩的双手抱住方胜俊的手臂,此时竟忘记自己的扣子掉了两颗,所以大家可以想到,那抹乳白色的就这样在方胜俊眼前晃着。

方胜俊咳嗽了两声,林奇葩慌忙揪住自己的衣领。方胜俊递给林奇葩一件外套,林奇葩穿上之后才安稳了下来。她一屁股坐在后车座上,埋怨道:都是你给我介绍的月球人,下次你怎么不给我介绍火星人啊?

其实人家条件不错。方胜俊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跟林奇葩说着话。

林奇葩看见方胜俊蛮不在乎的样子,突然凶巴巴的一手抓住方胜俊的后座,这把方胜俊吓了一跳,林奇葩一字一顿道:你·还·说·他·不错?你是审美观出了问题,还是你最近看ET片看多了?

方胜俊嘿嘿一笑道:其实我也没见过他,就是听朋友说他在找女朋友,只说脸上有些东西。谁想到是坑坑洼洼的,你说现代人吃些不三不四的有毒产品,谁脸上没点雀斑、豆豆啥的,我也没多想。看来,他长得真的很恐怖?方胜俊终于坦白。

林奇葩死命的捶着方胜俊的后座,方胜俊自当自己坐在电动椅上,依然悠闲地开着车。

林奇葩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气恼道:我就算不是什么美女,你也不能随便找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就能做我男朋友吧?我又不是凤姐。

跟你说多少次了,凤姐人家眼光比你高多了,别拿人家跟自己比。方胜俊的话更让林奇葩气不打一处来,但是方胜俊说的又确实是事实。

顿时悲哀之感涌上心头,自己拿头顶撞着方胜俊的后座。

嗨,别捣蒜了,我后座都活动了。

咚咚咚

林奇葩依然不停的捣蒜,这让方胜俊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被林奇葩撞伤的情景,便自喃道:原来铁头功就是这么练的。

林奇葩捣着捣着,突然猛地抬起头,因为那黑长的直发,让方胜俊吓了一跳,以为林奇葩被贞子附身。

林奇葩摇开车窗,方胜俊慌忙打着方向盘,车子在马路上呈S状行驶,林奇葩却不管自己身体是否摇来晃去,一只手死命的扒着车窗,一只手伸了出去指着天空骂道:死月老,有本事你给我下来,我得跟玉帝投诉你,你这么折磨我,我烧纸诅咒你

方胜俊此时的脸上一片铁青,从自己身边行驶而过公交车上的乘客纷纷探出头来看着林奇葩。方胜俊知道林奇葩又给自己丢人了,但是林奇葩现在就像是个定时炸弹,如果不让她发泄很可能会自爆,虽然现在这样跟爆炸的效果也没什么两样。

林奇葩指着天空骂了一路,她的怨气像是丝带一样,随着车尾气越来越长,并且在车尾气的托浮下,竟然真的飘飘扬扬的来到了天庭。

玉帝嗅到一股人间的味道,抽了抽鼻子,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把对面正在窃喜自己抽中了无数好牌的王母喷了一脸。

两人正在悠闲地打牌,谁知道人间的一股怨气就径直冲了上来,玉帝见王母窃喜,便知道自己又要输了,扔了自己手上的牌,一把抓住那条游走的怨气,皱着眉头道:啊呀,人间有怨气上来了,本玉帝得去处理一下,这把不算。

说完,玉帝拼命地将自己的牌和其他的牌搅和在了一起,王母看着手中的好牌,只能叹道:你早不来完不来,等我给玉帝脸上画完乌龟再来啊。

天庭之上,众仙侧立,玉帝手里攥着林奇葩的一股怨气,并且加上车尾气的渲染,大家都以为这股怨气绝对不小于某国家海啸时的死亡居民的怨气之和。

月老你怎么还睡觉啊?听说玉帝都动怒了,有一股强大的怨气冲上云霄直奔天庭而来,而且王母为了这股怨气发誓自己再也不跟玉帝打牌了。

我靠?这么严重?月老马上醒了酒,一边整理衣衫一边跟摇醒自己的小仙腾云驾雾奔去了天庭。

不过在去天庭的路上,月老还说:这跟本仙肯定没什么关系,本仙是人间的好公仆,而且大仙所说的那股怨气除非一个国家的子民全部离婚了才会有那种效果,这次可有好戏看了,不知道是那个神仙又要倒霉喽。

月老大仙你还别说,前几天就听说那房价跌了涨,涨了跌,人间都沸腾了。

月老淡淡得点头道:这些跟本仙还真有些关系。

哦?

你想啊,买不起房子就结不成婚。结不成婚,这姻缘线就得飘着。本仙整日追赶那些姻缘线跑的比刘翔还快了,刘翔人家只是百米,我这可是天天马拉松啊。

是啊,最近都不好过,我手底下的那几套房子也差点因为户主不在,跟我查封喽。

我去,你还在人间炒房啊?

嘘,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啊,哪天跟玉帝、王母打牌把他们惹恼了,就得准备好铺盖卷儿。

哈哈,所以说只会下象棋的本仙还是比较幸运滴。走!正好今日疲累去看看热闹也无妨,看看这次是那个神仙要下凡啊,顺便叫他帮本仙带几盒玉溪。

我去,几盒玉溪就满足了?

是啊,最近都没仙人下凡,想那玩意儿了,抽上两口还能解乏。

两位大仙说着便飞到了天庭,可是俩位大仙却感觉气氛不对。只见玉帝和王母的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月老,而且红娘还跪在玉帝面前,月老知道是自己门下出了事情,赶忙收起了笑容飘了过去,问道红娘:你怎么跪在这里?

哼!玉帝哼了一声,王母也跟着哼了一声,不过这声是‘哼’玉帝的,王母这不还想着给玉帝脸上画乌龟的事情呢。

玉帝赶忙赔笑看着王母道:月老,你可知罪?因为你的疏忽,本玉帝跟王母的牌都没打完。

月老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低下了头。

你可知道本玉帝手中的这股怨气可是为何而来?

月老不知。月老嘟囔道。

这股怨气是人间的一个叫林奇葩的幽怨之气,竟然从南天门径直的飘到了本玉帝的手中。玉帝举起手中攥的一绺怨气,它正张牙舞爪的朝着月老做鬼脸。

月老吓了一跳,他从没见过这种凝重的怨气,他问道跪地的红娘:我记得林奇葩是住在东城的,不是归你管么?

红娘微微点头:确实是归红娘所管,但是林奇葩之前的红线都没有归位,所以红娘也没有办法。红娘继续把头一低,月老看看众人都指责般得看着自己,便小声怒斥道红娘说:那,那你把她以前的也归位。

红娘颇有微词道:红娘是元朝的人,这林奇葩的结打在红娘升仙之前,所以红娘也没有办法。

这月老实在不好推脱,便开始挠头。

怎么?上下级开始扯皮了?玉帝大怒。

月老知罪。月老慌忙跪下

第五章 月老下凡

林奇葩到底是怎么回事?速速呈报上来。玉帝一拍桌子,突然将王母的茶给打翻了,赶忙笑盈盈的扶起茶杯。

月老从袖管中抽出一本簿子,沾了沾唾沫,翻看着。不多时,终于有了些眉目,他将手掌摊开,一股气体便冲上天庭,像是大幕一样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幕中滚动着林奇葩各世的装扮,但是都在二十八、九岁的时候便消失不见了。而她去那里了没有人知道,林奇葩就像是空气一样在每一次的前世都离奇失踪,这让她之前的夫君都颇有微词,而每次这种无疾而终的姻缘线则无法归位。

{姻缘线归位——月老的红线是天下每产生一对男女就会自动生出一条姻缘线来,月老会将有缘的男女牵到一起,当这对男女都死掉之后,这条姻缘线就会埋在姻缘阁里,可是因为月老的失误,竟没发现每次林奇葩的姻缘线都留了下来,而且越积越多,已经缠成了一团,若是不一一解开,林奇葩现在乃至以后的姻缘就都没有了。}

玉帝想了想问道:以前怎么没解决?

月老想到红娘是说过林奇葩的问题的,不过因为自己擅离职守去跟赤脚大仙喝酒去了,回来闷头就睡,居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而后的每一世,林奇葩都是如此消失的。

月老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解释,玉帝大怒:你身兼民间要职,却疏离职守,该当何罪?

月老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的批判大会竟然是为自己开的,他继续支支吾吾道:恐,恐怕要解开此前的结,得

得什么?玉帝问道。

得把林奇葩之前的夫君请到现世来,而且还得让林奇葩为他们打开心结。否则,他们的怨气永远都会阻止绳结打开。

哼!你看看这个月老,本玉帝一时没体察民情,你就玩忽职守。如今要不是林奇葩的怨气冲上天庭被本玉帝看见,这民间还不知多少疾苦百姓苦受单身之寡。

玉帝啊,您要是不想她们受苦,您还是调控一下房价吧,他们有了房子就会完成终身大事了,姻缘也就多了起来。方才听月老分析房价对婚姻的影响,随着月老一起来的小仙插嘴道。

哼,别以为本玉帝不知道你最近在炒房,你的问题暂且搁置一边。玉帝慧眼,如今已经看透。

那小仙还想说什么,便又给堵了回去,玉帝指着月老道:别拿那些没用的东西说事儿,目前先把她的事情解决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让前世的夫君来找她打开心结?本玉帝同意这样做,切忌不能因为这样给人间造成什么损失。朕现在贬你下凡,你还可以使用仙法,但是必须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对了,下去之后给本玉帝带两包玉溪。

月老听后大惊:我,我,我没钱。

哦!说着,玉帝浑身上下自己搜了个遍,摊摊手道:本玉帝也没钱。

月老跟玉帝使了使眼色,示意他问问身边的王母。

王母瞪了月老一眼,月老慌忙把头塞进了衣领里。

嘿嘿,王母,给点钱呗?!玉帝伸出手抖了抖道。

王母娘娘手轻轻的支着太阳穴,阴阳怪气道:给你也行,不过你得将方才的牌打完。

都乱了不是?玉帝继续赔笑。

本王母会记牌,你忘了?王母嗔道。

好吧,为了本玉帝的玉溪。玉帝叹了口气,随即挥了挥手道:下去吧,等你再重返天庭的时候,本玉帝正好打完牌了。

月老伸手道:还,还,没给钱呢。

哝,哝,哝,给你。王母站了起来将自己袖口中的钱塞到了月老手里。

月老嘿嘿一笑,然后又脸色一沉道:不够啊,现在人间物价飞升,您给的这点钱只能买半包。

王母狠了狠心,又抽出一些塞进月老的手里道:给,够了吧?

恩恩,这下够了。月老心里的小算盘早已被红娘识破,看着玉帝、王母继续去打牌了,红娘讥讽道:这些钱能买三包了吧?

听到红娘揭穿自己,月老赶忙拉着红娘道:本仙要下去受罚,你就可怜可怜本仙吧。对了,天上的红线还得你帮忙。别忘了啊,就这样吧,本仙下~凡~勒!说着月老将钱塞进自己的衣袖,一挥手不见了。

在茫茫夜色中,寻找林奇葩的住处倒是很简单的事情,月老远远的就看到一处阳台一闪一闪的发光,林奇葩又在无聊的‘吧嗒’着开关。

而对面楼上的偷窥男依然往林奇葩的屋里瞭望,并且自言自语道:哼,又想吓唬我,我可不上当。

林奇葩听到手机响起,她把下颚支在桌子上,一只手接着电话,一只手继续‘吧嗒’着开关。

喂,妈妈。林奇葩无力的叫道,似乎没有一丝兴奋之情。

有男朋友了么?电话里传来质问的语气。

没有‘有’字刚刚落下,电话那头苦口婆心的教导之声又响起:葩葩啊,咱能不能放低点要求呢?你都老大不小了,都二十七了吧?再找不到对象三十岁结婚都难。

妈妈,你别总教训我。第一,你女儿我才刚过二十四岁。第二,找不到对象不是我要求高,是他们的条件都在我的低要求之下,如果您女儿我再放低要求那干脆带只大猩猩回家得了。再说也没您这么教育女儿的,女儿真找了不三不四不负责的人,那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哦,还有说到这里,林奇葩压低了声音道:您能不能别再叫我葩葩了?多难听啊,跟厕所里的污秽物似地。

电话那头又传来一道声音:葩葩啊?你说什么了?妈妈刚才烧水去了。

林奇葩:

算了,算了,也不是给你压力。总之葩葩啊,过年前能带男朋友回家么?林奇葩的妈妈商量道。

妈妈,这还不叫压力啊?林奇葩简直无语,她突然语速加快:妈妈,告诉爸爸注意身体,您也注意身体,总之我尽量完成你对我的指示。一口气说完便赶忙挂了电话。

终于,林奇葩的世界又安静了,她拼命的将头撞在桌子上,嘴里幽怨得哼着自编的《忐忑》。

看见林奇葩屋里的灯不闪了,对面的偷窥男一脸坏笑有重复道:哼!别是又想吓唬我,我可不会再吃你那一套了。

林奇葩撞了半天的头,突然猛地一抬头,跺脚幽怨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明明是那个臭月老搞的鬼,一定是把我的红线藏起来了。或者,或者干脆把我跟一颗树绑在了一起?林奇葩丰富的想象力在这种时候总能派上用场

第六章 窗台外的月老

月老飘到林奇葩的窗外,不停的打着喷嚏,阿嚏、阿嚏之声传进了林奇葩的耳朵里。

林奇葩像是听到了什么,警觉的停止了撞头之声,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窗外的动静。

‘阿嚏,阿嚏’又是诡异的两声。

林奇葩双手狠狠的压住桌子,将整个身体支撑了起来,但是脑袋依然低垂着:偷窥男,你竟然还想来报复我?!

林奇葩以为这是偷窥男的恶作剧,愤愤得跑到阳台。

当一个柔弱的女生突然在自家的十五楼阳台外面看见一个人影的时候,大家想到这个女生会怎么做了吧?

——错!

林奇葩没有惊叫,她呲牙咧嘴的猛的打开窗户,将自己平日浇花的水壶一扬,瞬间倒在月老的脸上:原来你长得这么丑!你胆子还挺大啊,居然用了吊环儿。

看着眼前的人成为了落汤鸡,林奇葩探出头去想要寻找上面的吊线,这一看不要紧。林奇葩才想到自己住的是三十层的高楼,如今这个人正不上不下的定在十五楼,并且双手擦着脸上被林奇葩泼的浇花水。

月老嗅了嗅道:还好不是洗脚水。

林奇葩这才慌了神,她汗毛倒竖,指着阳台外面的的老人问道:你,你,你是谁?

月老笑道:林奇葩,你刚骂完本月老想了想又纠正道:你刚骂完我,这么快就忘记了?

什么?你是大猩猩?不像啊?林奇葩已经忘记自己刚才在骂谁了。

再想想。月老笑着提醒。

啊!月老?!林奇葩这才想到眼前的人似乎就是自己口中的月老。

呵呵,这就对了,终于认识我了。不过这样的见面礼可不怎么好。月老甩着手中的浇花水。

林奇葩仔细的看了看月老,林奇葩有个毛病,就是觉得跟自己可能没有任何交集的人都是暂时失明的,所以有很多人她都不记得了,她自称忘性大。其实她是太懒,懒得记住别人的模样。

林奇葩仔细打量着月老,一身浅蓝色跟林奇葩小学时总往书包里塞的桌布(八十年代的童鞋应该有印象哈!)颜色的长袍,袖口中露出很多红色的线头,像是红烧的八爪鱼一般张牙舞爪的曝露在袖口外。黑白相间的胡须一直绵延到胯部,这让林奇葩下意识的比量了一下自己的长发,似乎那胡须比自己的头发都长。再看看那一脸的褶子,林奇葩这才明白,眼霜、BB霜之类的东西应该对神仙不管用的。

什么?神仙?等等,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么?

林奇葩这才眨巴眨巴眼,然后惊恐的大喊道:啊~~~~~~~!

嘘!小声点,本仙不能被别人看见。月老以为林奇葩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便扒着窗框就要进去。

林奇葩赶忙将玻璃窗狠狠的关上,只听窗口的人悲惨的‘啊’了一声,月老的手被玻璃窗死死得夹住。

好你个小刁女,居然敢夹本仙的手指头。

夹的就是你,我怎么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林奇葩又在脑海中展开了对月老的批判。

月老用另一只手拼命的将夹住的手指拔了出来,看见肿胀如葡萄般的食指,月老一边吹着指肚一边道:月老哎,神仙嘿!本仙像是坏人么?开什么国际玩笑。

林奇葩双手抱胸道:是好人还不赶快给我牵线?

怎么跟本仙说话呢。月老对林奇葩的第二种感觉就是——很没礼貌啊。当然,第一种感觉就是——喜欢背后告状的小女人。

林奇葩支着下巴举起之前吓唬对面偷窥男时使用的手电筒强光照着月老,月老被一道刺眼的光芒扫了一下,直接掉了下去。

林奇葩赶忙趴在窗子往下看去,却看见一时受到强光扫射的月老一直掉到了二楼,又自己像是踩了棉花似地弹回了十五楼。

哇,好险,你这个女子真不地道。月老揉了揉眼睛,把眼睛睁了睁,才回慢慢复了视力。

林奇葩这才相信这个人真的是神仙,林奇葩像是做错事一般侧着身子小声问道:姐的投诉,飘到你那里去了?

哦,这倒没有。

没有,那你下来找我干嘛?林奇葩翻着白眼。

没飘到我那里去,飘到玉帝那里去了月老还没说完,林奇葩便咯咯笑道:被撸了吧?被贬下凡间了吧?来跟我道歉的?我就说嘛,虽然我不是最漂亮的但也不至于怎么都找不到对象。

嘿!嘿!嘿!想什么呢?你以为神仙被撸就这么简单?等等,什么被撸啊,这么难听。本仙只是,只是,下来体察民情的。还有,就是你的事情比较棘手,需要本仙亲自处理。月老说到‘亲自’的时候是加重了语调,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表示自己在天庭中的重要地位。

林奇葩问道:那能让我的白马王子出现么?

月老啧啧两声,翻着白眼摇头道:且,还白马王子呢。不能!

那没得谈了。林奇葩将窗户方才露出的一道儿缝给关上了。

留的那道缝儿,一来是方才夹了月老的手指留下来的,二来是传递两方的声音之用的。如今林奇葩知道月老不会给自己变出个什么‘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来,自然觉得他跟自己就不必再有任何瓜葛了,谈判破裂,便关上了窗户。

月老敲敲窗户玻璃道:本仙,本仙还没说完呢。

只见林奇葩做了个鬼脸,朝着月老吐了吐舌头,自己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就要回去睡觉。

这可把月老给急的,他在空中一转,直接转进了林奇葩的房间里。林奇葩刚要上床睡觉,却看见月老已经站在自己的床前,林奇葩道:你,你怎么私闯民宅啊?!

月老一脸委屈道:你不让本仙说清楚啊,本仙下凡不是给你找现世的老公,是要将你前几世的相公给你带过来。

什么?前几世?就是几辈子的意思?那得几个啊?林奇葩掰着手指头,如今她终于知道自己也是转世而来的,至少能证明她不是外太空的ET。

月老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个八字:八个。

哇,真的?都来找我?林奇葩激动的一蹦三尺高,能了解自己前世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林奇葩很是兴奋。这比看玄幻、武侠小说好多了,至少现在自己就是主角。

而且林奇葩对自己也很有自信,知道自己前世一般不会找什么泛泛之辈,因为她一直幻想自己的前世是四大美人之一,或者干脆就是四大美人

月老的出现是偶然的,这让一直举着望远镜偷窥林奇葩的‘偷窥男’看了个正着。

开始看见月老飘到了林奇葩的窗口,以为那是林奇葩自己做的假人。

再看下去便看到月老从二楼如蹬云梯一般的跳到了十五楼;再再看下去,月老转了一个圈儿便消失在窗外。

再再再看下去,偷窥男看见林奇葩的屋里居然有方才那人的身影

再再再再后来,林奇葩跟月老谈讲话的时候便听到对面的楼里传来了刺耳的尖叫声,长达二十秒钟,顿时整座楼彻底变成了马蜂窝。

住户们纷纷报警道:警察同志快来吧,我们实在受不了了,每天嚎丧,我们这里是居民区,不是神经病医院!

就这样,林奇葩随着闪光的警灯往楼下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衣,被绑在大褂里的男人从楼道里被人搀扶着,他歪着脑袋精神萎靡的走了出来。

偷窥男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的十五楼,却看见林奇葩扒着阳台窗户往下看,而她身边还有一个老头也在坏笑的看着自己,偷窥男又失常的大叫起来,只是这次高亢之后,便再也没有停止过,直到警车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与《剩女当嫁:八夫临门》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