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赘婿张振莫清歌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极道赘婿

时间:作者:五笔小生

主角是张振莫清歌的小说名字叫做《极道赘婿》,这本书是由作者五笔小生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极道赘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极道赘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极道赘婿主要讲述了:一连串的提示音传来,无数信息流疯狂的涌入脑海,胀痛良久,张振才缓过神来,大口喘着粗气。系统?张振看过一些小说,第一反应便是这个,可他无论怎么尝试,都没有所谓贴心的智能应答,只有桌上凭空...

主角是张振莫清歌的小说名字叫做《极道赘婿》,这本书是由作者五笔小生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极道赘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极道赘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4章:溯源

一连串的提示音传来,无数信息流疯狂的涌入脑海,胀痛良久,张振才缓过神来,大口喘着粗气。

系统?

张振看过一些小说,第一反应便是这个,可他无论怎么尝试,都没有所谓贴心的智能应答,只有桌上凭空出现的一把泛着寒光的菜刀,提醒着张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陨铁菜刀:采用天外陨铁锻造,锋利无比,吹毛得断,能自动保持洁净,永远不会沾染细菌

张振拿起菜刀,入手沉甸甸的,当即间,最完善细致的信息便涌入脑海,仿佛这刀跟了他许多年,惊疑间,他尝试着划了下桌子,还没用力,镀着铁皮的桌子便像豆腐般被划开,手中完全感觉不到阻力。

好锋利!

张振不由得咽了一下喉咙,脑中又回想起断翅刀功来。

断翅刀功(精通):源自厨神文明的入门级生活技能,斩不断飞舞苍蝇的翅膀,没有资格提起神圣的菜刀!

张振心念一动,顿时间,刀影纷飞,原本一块粗糙的木头,已然被雕刻成五爪金龙,每一片龙鳞,每一根龙须,都栩栩如生,这刀功,足矣让全世界的厨师汗颜!

看着桌上的那块木雕,张振手颤抖着,回想起刚才的感觉,整个人都抑制不住,热泪盈眶

刚才挥刀的时候,有种奇异的力量牵引,他的手,没抖。

手中被打进入39根钢钉后,他已经忘记有多久,没这么灵活,没这么自由过了!

他曾被天才外科医师的光环加身,放弃荣耀后加入夜蛇特战队,成为随队军医,无数次挽救过战友性命,最赖以自豪的,便是那双比机械更精准更无懈的手

可那次机密任务后,战友全部牺牲,自己被炸成残废,尽管命被抢救回来,但手掌却近乎支离破碎。

为了治疗,他用尽一切手段,也努力尝试着复健,可无数次失望后,他依旧连笔都拿不稳

心灰意冷间,他遇上了莫清歌,从过军的身体素质,自身窘迫的状况,种种机缘巧合,使他成为莫家赘婿。

张振藏起自己,换上笑脸,无视所有的流言蜚语,对每一个人都保持谦恭,但内在里,已然是一片死灰。

而如今,断翅刀功点燃了一个火种

虽然只有在切菜时才能无视伤势,但这么神奇的事情都发生了,说不定,自己的手有机会康复!

手术刀么?

多希望再次拿起来啊!

张振沉下心来,回想起小弹丸的来历,他从来没想过,身体内会藏着这东西。

火种行动?

他的思绪落在夜蛇特战队最后一个任务上。

按理说,夜蛇特战队作为精英暗杀小队,是不会分配到简单的护送任务,可就是那个箱子,在神秘军队的袭击下爆开,导致特战队全灭。

自己双手破碎,身体也被扎入了无数碎片,这枚铁弹丸,说不定是那时炸入自己体内的,只不过,为什么在医院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呢?

可诸如吃菜辨谱这种奇异的能力,确实是从康复后开始产生的

张振的手按在胸口,陡然间,他的意识一沉,在介乎虚实之间,铁丸上附着两颗水滴。

溯源力(初级):5/5。

透过现象回溯本源,并将其改进融合

这是溯源之力的作用!

张振陡然明白过来,吃一口醉鹅就能解析菜谱,正是这种溯源能力的影响,只不过当时是无意识催发,如今定向化了。

收录文明资料,溯源分析,上传到至高神殿,神殿会评估资料,给予采集者奖励!

权限一激活,张振便自然明白了小弹丸带来的使命,这溯源能力,是辅助采集文明的重要工具。

得试验一下,才能获得更多的信息!

张振接受能力很强,加上事关双手的治愈,当即行动起来。

两个小时后,张振才坐了下来,摸着胸口铁弹丸处,若有所思。

溯源力(初级):1/5。

张振做过四次实验,分别上传过园林建造,软件设计,西餐甜点,医学大全等资料,可这些东西,并不能提供任何奖励。

他回想起最初的提示,是因为自己完成编写了厨王宝典才激活了弹丸,难道,只有自己亲手编写的才作数么?

此外,资料评定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溯源力又该如何恢复?

张振心里满是疑问,不同于其他小说里的系统,这些东西,需要他自己慢慢摸索。

姑爷,姑爷!沉思间,屋外传来了梅姨的呼喊声,张振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到饭点,似乎把老丈人晾在一边有段时间了。

一楼大厅内,莫文森坐在沙发上,面前的案台上,摆着一小壶白酒,正是神仙醉。

教训归教训,女婿酿的酒,可不能落下

当初,正是凭着这一手特制的神仙醉,张振才拉拢到了莫文森的欢心,只不过,如今莫文森脸上,却是阴寒一片。

没一个让我省心的!莫文森抱怨一句,一口干尽杯中的酒,只不过这次怒气,可不是冲着张振。

说不回来就不回来,是工作重要还是家庭重要?你也是的,一个大男人,管不住老婆,这么大别墅都给你了,清歌回来住过几天?忽然间,他想到了什么,直接从口袋掏出一串钥匙,丢在张振面前。

你去,把清歌带回来,我和你妈算过了,今天是她最佳受孕日,无论如何,你们今天得把事给办了!张振闻言,鼻子也耸了耸,感情这二老闲得无聊,就在家里算排卵期?

愣着干什么?手残的连车都开不了了?没把清歌带回来,你也别回来了!张振拿起钥匙,也没选择在这时触老丈人霉头。

说起来,虽然是入赘,但这家人对张振还算不错,老丈人嘴巴毒,但心肠不硬,结婚后直接丢出一套别墅给夫妻两人,给他们独处的空间,房产证上,甚至加上了张振的名字,平时亲戚朋友的聚会上,也没让张振难看,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只是孩子这块,确实是老丈人的心病,莫家作为昌南市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传承有两百年的历史了,祖上在前朝还有过爵位,不曾想到了莫文森这代,一连三胎都是女儿,眼看要断了种,才想出招赘的办法。

谁曾想,怀着天大的希望盼了三年,盼了个空,也难怪莫文森心态会失衡,如此着急。

如今的话,倒可以为老丈人圆个梦

坐在驾驶位上,张振嘴角微微往上扬起。

若有熟悉的人在场,定然能察觉到异样。

笑容在张振脸上从来是不缺的,可现在的笑容,更多了一股生气,多了一些,张扬?

既然给了机会,就得好好活一次!

他打定主意,人畜无害的外表下,一颗曾经炙热澎湃的灵魂,正渐渐苏醒

几分钟后,一辆白色的东风本田,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第5章:出手

南大一附,昌南市唯一的三甲级医院,医资力量雄厚,各方传奇云集,莫清歌便在这里任职。

冷光打了下来,熙攘的人流中,偶尔掺杂着唉啼,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片阴云,无数负面情绪萦绕。

这是医院,被称为神圣之地,却没几个人愿意到来

张振的表情有些怪异,对于医院,他绝对不陌生。

这一生中,最巅峰的成就在这里,将他带入深渊的,也是这里。

挂号往左,探病往右,厕所在楼梯底一进门,长相甜美的护士小妹便在招呼着。

我找莫清歌。张振说明来意。

有预约没?莫医生的号已经排到三个月后了,没预约的话话还没落下,一群医生正火急火燎的从楼梯上下来,走在正中间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的高挑女子,在无尽庸碌中,女人仿佛是超然于世的水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瞧,这就是一附的冰山女神,不仅人长得好看,医术也是没话说!听说,挂莫医生号的,十个就八个是男人,就为近距离看看她!要能被她扎一针,我少十年寿都愿意啊!猥琐男人一脸花痴相。

护士小妹只觉得眼前一晃,却是张振表也没填,直接追了上去,当即眼中也是露出一丝鄙夷。

又是个自不量力的色胚!急诊室外,围着一群人,张振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清了情形。

开着医院不救人,干脆砸了算了!今天我二舅子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们这群披着白大褂的,一个都别想好过!三五个光着膀子的壮汉正堵在急诊室外,手里还拎着西瓜刀铁撬之内的凶具,煞气腾腾的,在他们身后,一个年约五十六的光头躺在病床上,口鼻溢血,浑身不断抽搐着,呼吸无比急促,眼看要撑不过去了。

医闹?

在众人低声议论中,张振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躺在病床上的是二爷,昌南市有名的大哥大,手下一堆恶痞流氓,这不做多了坏事糟报应了,忽然犯了怪病,去了好几家医院没看好,才拖到了一附。

医院治病,可不管人好坏,奈何二爷这病太急太凶了,没人敢接,若一个不慎人死在自己手上,这群流氓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听说,曾经就因为缝歪了针,这群人就打断过一名外科医生的手!

如今,他们堵在急诊室门口,医生不给二爷治病,他们也不许其他人治病

我去看看。莫清歌刚要出去,便被旁边的中年医生拉住了手。

可别去趟这顿浑水,我们已经通知保安科和公安局了,过一会儿,这群人就会被轰走。所以,这病人,就不治了么?莫清歌神色淡然,反问了一句,顿时间,中年医生便没了话。

他们医生怕事,那病人怎么办?

若是一附都不敢救,一条生命,可就得没在他们眼前了啊!

中年医生的手不自觉松开了,莫清歌走了出去。

别堵在门口,都给我让开!顿时间,医生的风范在她身上完全迸显出来,那群混混也被唬住了,眼看清歌上手了推车,才拦住她。

你?刚从大学出来的吧?能行么?治就别废话,不治的话就把位置挪开!清歌在这时表现得无比强势,为首的是个小脏辫,他挥了挥手,示意大家让开,站在清歌面前,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我先警告你,二舅子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孟虎可不管你是不是女人!清歌没去理会,推着二爷进入了急诊室,一众医生见状,只能叹气。

年轻,太年轻啊!紧跟着,这群混混也涌了进去,要亲眼看着抢救过程,清歌刚想制止,那小脏辫直接把西瓜刀往自己左臂上一划,顿时间,鲜血淋漓。

血,我们见多了,你做你的手术,我们不出一声!这混混对人狠,对自己也狠,所有人都被这一手搞得心中发毛,也知道这是在威胁莫清歌,顿时间,没人敢多说什么了。

病房内,清歌瞳孔一缩,看到了跟着进来的张振,有些诧异,这股情绪很快被她收了回去,专心在治病上。

神经系统紊乱,血压激增,地西泮注射液10ml,稳定病情!清歌上手很快,有她担着事,护士也是积极配合着。

抢救行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不愧是医院的招牌之一,不多时,二爷的状况便稳定下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病人胃部有明显的块状异物,需进行洗胃。病人油脂过多,血管堵塞,要不想再犯病的话,注意饮食清淡,加强锻炼。这话的意思,是代表二爷挺过了这关,正说着,忽然间,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传来,连接着二爷的心率仪,数字正不断飙升!

什么情况?孟虎顿时便急了,冲上前来,清歌也是神色大骇,茫然无措。

糟了!一群医生见这个样子,当然知道出事故了,连忙往后退去,没一个敢上前来拉清歌,孟虎也知道不对劲了,顿时就火了。

就知道你她娘的靠不住!说话间,手中的西瓜刀直朝清歌脑门上劈下来,带着凛冽的寒光,这是见过血的!

所有人都心头一紧,大呼不妙。

这一刀要是落实了,就算不死,清歌也得毁容。

冰山女神,要没了啊!

不知道多少人在心里哀嚎。

清歌也慌了,完全忘记了闪躲。

忽然间,一个身影蹿到她眼前。

铛!是金属的脆响。

孟虎的西瓜刀最终没能落下,在清歌面前,挺立着一个男人的身影。

千钧一发之际,张振用手肘顶住了孟虎的手腕,吃疼之下,孟虎的刀也随之被卸下。

一招制敌!

清歌也是愣愣地看着张振。

与他结婚三年了,在她印象中,张振和个废物没多大差别,可如今被他保护在身后,才发现他的背影,这么伟岸挺实

你他娘的找死!其余人见孟虎吃瘪,都吼叫着冲杀了上来。

张振眼中露出一眸寒光,所有人都看不清他的动作。

刷~刷~刷~

一分钟后,这些令人胆颤心惊的混混,全部瘫在地上,一个个抱着肚子哀嚎,竟然是被张振一个人全部放倒了!

所有人看张振的眼神中,都变得怪异起来。

这家伙,这么强的么?

要知道,这群家伙都是割了自己还一声不吭的狠人,如今却叫的比杀猪还难受,这得吃了多大的痛?

而最震撼的,莫过于清歌。

张振的眼神中,明显带有一丝浓烈而精纯煞气,远胜于这些拼杀狠打的混混,这还是她印象中那个老好人么?

第6章 双贯通减压手术

清歌注意到,张振的双手,依旧有些颤抖。

也就是说,在刚才的战斗中,他完全没用上手,一个手残都能爆发出这样的战斗力,那没受伤之前,这家伙得有多强?

清歌第一次对张振的来历产生了好奇

而另一边,张振心中也满是惊喜,那神秘的电子声,终于再度响了起来。

叮咚!战斗模板:军体格斗已解锁,当前采集程度:37%,请尽快完善模板,收录融合!无意中,竟然又激活了一套模板。

虽然没有完善获得奖励,但至少说明,小弹丸所需要的,并不是厨艺一种资料,也并非需要自己手动编写。

不知道完善之后,会获得什么样的奖励?

张振不由得憧憬起来。

军体格斗是当初在夜蛇特战队的必修课,张振已经把战斗融入了骨子里,虽然多年没用,但只需要练习练习,完善到百分百的程度并非难事。

关于这个铁弹丸,张振还有很多想法,只不过如今,不是研究的时候。

滴~滴~滴~二爷的心率越来越快,浑身开始剧烈抽搐,就差没从病床上掉下来。

这样子,格外吓人!

清歌见状,也是手足无措,眼睛里都要掉下水来。

众人眼里坚不可摧的冰山女神,如今露出了无比柔弱的一面。

她是二爷的主治医生,刚才病情明明都稳定了,若自己再小心一点,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清歌不是害怕担责任,只是受不了一个本可以挽救的性命在自己手中流失。

病人有癫痫病史?张振走到孟虎面前,踹了踹他肩膀。

孟虎疼得半死,但被这样羞辱,也是想吐唾沫反击。

不想你家二舅子死在这里的话,就回答我的问题!张振语气无比冷厉,孟虎闻言,只觉得浑身一寒,不由得点了点头。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走到病床前,观察了一下二爷的状态,旋即做出判断。

癫痫引发废血倒灌,病人颅内压力过大,必须物理降压!张振沉然开口,清歌陡然一震,才明白了病发的原因。

她看张振的眼神,越加怪异了,自己身为乙级医生都没发现的病症,这家伙怎么只一眼,就找出了原因?

他也懂医术?

别愣着,镇定剂打上,立刻输血,准备双贯通减压手术!这是唯一救二爷的办法。

清歌当即反应过来,连忙着手术前准备,可准备工作完成后,治疗便卡住了。

怎么了?时间可不多了!当前院内,没有操刀医生清歌无奈的开口。

双贯通减压手术属于二甲级难度,清歌虽然天赋高,如今不过是乙级医生,中间差了两个等级,手术成功的把握,不到一成!

三甲级医院,没有甲级医生?张振也有些焦躁了。

院里的前辈们,都代表医院去燕京参加医学峰会了,目前驻院最高等级的,只有乙级

之前拉住清歌的中年医生,是办公室主任,此时也无奈的开口道。

只有送往昌北市,去碰碰运气了。不行,时间来不及!清歌当即否决,去昌北至少两个小时的路程,还是不堵车的情况下,二爷这状况,能撑过半个小时都算奇迹了。

急诊室的空气诡异的安静下来。

终于,两分钟后,清歌做出了决定。

没办法了,开始手术!开口的,还有张振!

清歌愣了一下,倒也没往心里去,手术过程可容不得打扰,所有闲杂人等褪去后,清歌转过头,却发现张振已然熟练的带好了手套,站在了病床前。

这架势,是要做手术了!

清歌这时才明白张振话中的含义,感情这句没办法,是打算让自己上啊!

张振,你做什么!手术台上,可容不得胡闹,清歌当即便呵斥着。

搭把手,做下消毒。张振似乎丝毫意识不到哪里有不妥,语气无比自然,自然到就连清歌,也仿佛认为,这家伙,就该站在手术台上。

这不是儿戏!清歌到底是清醒过来,再度训斥一遍。

你行的话,你来。清歌被呛住了,不知如何开口。

那你有多大把握?她问出这句话时,心中已然让出了一步。

试试吧。张振并没有正面回答,他深呼一口气,旋即拿起手术刀,可没过一秒,他的手便颤抖起来,那刀子仿佛随时能掉下来。

刀都拿不稳,怎么做手术?

张振虽然早有预料,但脸上还是露出一丝苦涩。

区区一个二甲级外科手术,当年的他,一天能做十例以上,成功率高达百分之百,可如今

咳!咳!二爷嘴里又喷出一口脓血了,清歌刚要做应急措施,可接下来的一幕,让她瞬间傻了眼。

张振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柄菜刀,足足有半个手臂长,寒气逼人,只一眼就让人浑身发毛,好不自在。

他要做什么?

清歌心里陡然生出种极其不详的预感,可还没等她开口,只见寒芒一闪,这柄菜刀,便直呼呼的往二爷脑门上砍去!

既然拿不了手术刀,那就拿稳得住的刀!

这是张振的想法。

寒铁菜刀锋利无比,而且有着不染细菌的特性,在某种程度下,完全可以当手术刀用。

断翅刀功!张振心中默喝一句,所有精神都凝聚起来,瞳孔收缩间,整个世界,就剩下了一刀,一菜

二爷的脑门,此时俨然就是一块待加工的食材!

哗啦~头皮被轻松划开,被刀尖一挑,甩在一边,露出了带血颅骨。

噗嗤!像划豆腐一般,菜刀轻易切割下一片骨头,顿时间,颅内的鲜血涌了出来,压力降了下去,二爷的状态,恢复了一些!

清歌愣在一旁,已然被张振这疯狂的举动给看呆了。

双贯通减压手术,需要分别在脑门开洞,心脏钻孔,这两处都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神经血管无数,稍有不慎,病人就会大出血而死,必须做到绝对精细,这也是该手术最大的难点。

可眼下的张振,拿着柄菜刀就在病人身上开切,动作粗狂无比,若是病人有意识看到这一幕,怕是得被活活吓死!

固定住头皮组织,注意输血!张振的一句话,把清歌从错愕中拉了回来,在看到病人的切口后,清歌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软皮组织切割干脆而利索,切口深度恰到好处,脑膜完好无损

她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句话。

精准,而优雅!

与《极道赘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