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婿李枫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最强仙婿

时间:作者:虚无之臣

主角是李枫的小说名字叫做《都市最强仙婿》,这本书是由作者虚无之臣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都市最强仙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都市最强仙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都市最强仙婿主要讲述了:李枫并不打算回中海,因为他很清楚,事情的关键,并不在于如何证明自己父亲的清白,而是在于如何让幕后主使知难而退,所以,他只需要找聂少云就够了。李枫回到了岸上,此时正是午夜,李枫...

主角是李枫的小说名字叫做《都市最强仙婿》,这本书是由作者虚无之臣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都市最强仙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都市最强仙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四章杀你又如何

李枫并不打算回中海,因为他很清楚,事情的关键,并不在于如何证明自己父亲的清白,而是在于如何让幕后主使知难而退,所以,他只需要找聂少云就够了。

李枫回到了岸上,此时正是午夜,李枫打算休息一晚,明天就去找聂少云,但当他走过昨天的那片树林时,却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如今已有了神识,能够敏锐的捕捉到空气中的危险。

他扭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树影里,昨天遇到的老者三人正一齐盯着他。

那老者在向年轻武者交代着什么,而美女在一旁偷笑,等老者交代完了,年轻武者就点点头,径直走到了李枫面前。

李枫道:找我有事?

年轻武者冷哼道:在下赵青峰,神武门洛老英雄的徒弟。

李枫懂了,后面的那个老者就是他口中的洛老英雄了。

李枫淡淡的回了个哦。

赵青峰以为李枫听到神武门这三个字之后会大吃一惊,那才是他该有的正常反应,因为神武门不止在楚州武者间声名显赫,就算放在整个晋东省,也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但没想到李枫听过之后,却是这种冷漠态度。

赵青峰顿时有了怒意:听阁下的口气,是看不起咱们神武门还是怎么的!

赵青峰一副气势凌人的姿态,李枫也怒了:不是看不起,而是,压根就没听过。

李枫这倒是句大实话,他是在天龙星云开始崛起的,以前在地球时从来就不知道地球上还有什么修真异人,就更别说各大门派了。

但这句大实话在赵青峰眼里,就是另一番意思了。

找死!赵青峰一声爆喝,忽然使出一记鹰爪,朝着一旁的树干猛然一抓,便像抓豆腐一般,从树干上抓下一大把实木料,然后用力一碾,实木料就被碾成了一捧木屑,从指缝中纷落掉下。

赵青峰对自己展露的这一手铁臂鹰爪神功相当的满意,见李枫面无表情,他便以为眼前这个小年轻已经被他的绝技给震撼到了。

于是颇为自得的冷笑道:听着,这个世界跟你想的并不一样,这个世界远比你从学校课本里学的要精彩得多,我不想跟你说太多,是因为以你们这种凡人的智商跟眼界,是永远都不会懂的,

在我们眼里,你只是蝼蚁,就算你是安家的女婿,也不过是只有钱的蝼蚁罢了,

刚才之所以没有杀你,是给你一个警告,希望我们接下来的谈话,能够顺利一点。

赵青峰的语气狂妄不可一世,这是他们这些武者的通病,在跟普通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李枫道:你说的对,这个世界的确要比你自以为的精彩得多,可惜,以你的智商跟眼界,我很难让你听懂,你刚才对我很无礼,但罪不至死,你给我道个歉,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赵青峰狠狠的一瞪眼:看来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实话告诉你,像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我见的多了,要不是师父让我来跟你好好谈谈,你以为我会有心情跟你浪费时间?

李枫轻佻的斜视着赵青峰:你是不打算道歉了?

赵青峰爆吼道:给脸不要脸!看来不给你点教训是不行了!

说完,赵青峰气聚于拳,一双铁拳发出炒豆似的咯咯迸响,一股无形的压力骤然朝李枫扑来。

不远处的美女脸色骤变:爷爷,赵师兄是不是有些过火了,那李枫只是嘴贱一点而已,何必要跟他一般见识呢?再说了,不管怎么样,他也是安家的女婿,事情闹大了,总是不太好看吧。

老者却道:安家的女婿又怎样?年轻人嘴太贱可不是什么好事,帮他治治也是为他好,这对他以后的人生有好处,放心,青峰心里有数的。

听老者这么说,美女便道:好吧,但愿这次教训,能让这个自以为是的上门女婿学到点人生经验,以后能管住自己的嘴。

赵青峰气势逼人,但李枫不慌不乱,随手从一旁的柳树上折下了一截柳枝,嘴角一扬:小心了,这截柳枝比你以往所见过的任何神兵利器都要霸道,它能要你的命。

赵青峰怒不可遏:找死!

话音一落,赵青峰一拳暴起,飞掠丈余高,然后从天而降,朝李枫暴击而来!

赵青峰拳风如刀,直扑李枫面门,李枫的头发都被拳风拂的朝后倒去,赵青峰的嘴角露出一抹狞笑,哼,臭小子,跟我装逼,老子一拳就能打扁你。

就在赵青峰的拳头即将打在李枫的鼻梁上时,忽然!李枫手中的柳枝轻轻一荡,朝着赵青峰的拳头扫去,赵青峰一脸不屑,就这软绵绵的烂枝也想挡开我的铁拳?别搞笑了!

赵青峰不躲不闪,继续将铁拳朝李枫递去,但,马上,他就骇然了,那条软绵绵的柳枝打在他的手上时,他如遭雷击,一种撕骨裂肉的剧痛从手臂一直传到大脑里,那一扫,几乎将他的整条胳膊都给荡碎!

啊!赵青峰发出一声惨嚎,整条胳膊跟挂腊肠似的无力的垂了下来,此刻他眼中呈现的是极度的恐惧跟心悸。

远处的老者跟美女一齐变色:这怎么回事!

李枫唰的一抖手中柳枝,那柳枝竟发出一声荡鸣,犹如鸿雁振翅,惊破长空。

赵青峰没想过自己会输,更没想到会一招就输!

其实刚才李枫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现在的赵青峰已经血溅三尺,一命呜呼了。

赵青峰大骇之下,正想要退,李枫随即而上,他的身姿宛若惊鸿,手中柳枝迅捷如电,瞬间封住了赵青峰所有的退路。

细细的柳尖在赵青峰的额头飞速扫动,赵青峰如落冰窖,明明只是一截普通的柳枝,他却感觉这是一柄冰冷的利刃,利刃从额头划下鼻梁,贴着他脸上下起伏飞速游动,但却始终未伤他分毫。

这是强者对弱者的嘲弄,赵青峰的汗毛根根竖起!

远处的老者跟美女都看呆了。

李枫停了手。

赵青峰的血都凝固了,冷汗已经浸透了他的武服,他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恐惧,冷汗从额头滚滚直落,他颤声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李枫勾着嘴角道:我是什么人,你师父没跟你说清楚吗?连对手的实力都没摸清楚就敢来送死,除了蠢,我真找不到别的字眼来形容你了。

赵青峰咬着牙道:我自己学艺不精,败在你的手下,我认了,可是我神武门高手如云,还由不得你这小子猖狂嚣张,有种你今天就杀了我,你敢吗!

李枫对他发出了蔑视的冷笑:杀了你,又如何?

李枫一抖软绵绵的柳枝,柳枝立刻坚硬如钢,柳枝的前端抵住了赵青峰的咽喉,赵青峰惊恐之下连忙气运全身,使出一身金枪锁喉的横练硬功,他曾经用这一招一次性折断了五支长枪,让围观的人看的惊心动魄,大声叫好。

然而,面对李枫的柳枝,他的金枪锁喉硬功竟然完全无效,柳尖缓缓的在他的喉咙里刺了进去,这并非李枫力量不足,而是李枫故意刺的这么慢。

眼看自己的咽喉已经渗出了细血,赵青峰顿时亡魂皆冒。

远处的老者见状,再也不能淡定了,他连忙赶了过来:且慢!

第五章大师之名

老者跟美女一起疾步来到了场中,此刻两人看李枫的眼神已经彻底改变,先前两人对李枫是不屑轻视,而现在变成了心畏敬仰。

老者对李枫一拱手:在下洛长青,这是我孙女洛小钰

李枫心中暗忖:洛长青?这个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李枫的柳枝还抵着赵青峰的咽喉,洛长青也不敢耽搁,随即对着赵青锋呵斥道:还不快给大师赔罪!

洛小钰的嘴角抖了抖:大师?爷爷,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在武者的世界里,大师并不是一声简单的客套称谓,而是代表着一种极高的境界地位,若非有着非凡的成就,谁也不敢自称大师,洛长青混了一辈子,在道上别人也仅仅只是客气的称呼一声洛老爷子。

但是他现在却恭恭敬敬的称呼李枫为大师,也就难道洛小钰会这么惊讶了。

李枫虽不懂这些,但是却也猜的出来,于是淡淡道:老先生客气了。

洛小钰眼珠都瞪大了:你你还真当自己是大师了。

李枫冷声道:大师很了不起么?你还怕我担不起?

李枫可是堂堂八荒龙尊,整个天龙星云别无二人,区区一个大师的称呼,他自然是没放在眼里了。

洛长青朗声大笑:哈哈哈!说得好,人不轻狂枉少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青人!

洛小钰撇撇嘴:年少轻狂,不就是无知无畏么。

洛长青脸一沉,呵斥道:不许胡说!

洛小钰很不服气:我怎么胡说了,我承认他是很厉害,但以柳枝作刀,削竹断木,很多高手也能做到,别人都不敢称大师,他凭什么就能?

洛长青冷声道:削竹断木,你赵师兄的铁臂鹰爪是那些烂竹烂木能比的吗?

洛小钰哑然,赵青峰的铁臂鹰爪她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了,赵青峰不但能一爪将实木抓成碎屑,铁臂一扫,更是能将七八根钢条全部打折,可李枫仅凭柳枝一扫,就将赵青峰的铁臂扫得筋骨断裂,抬不起来,这跟那些削竹断木的能一样么?

洛长青又道:你再看看他的柳枝,上面的的柳叶可曾掉落一片?

洛小钰一愣,连忙看去,只见一场大战过后,整条柳枝上的数十片细叶,竟无一片掉落!

这下洛小钰的内心彻底震撼了。

见赵青峰还在发愣,洛长青脸又一沉:你还不服气是怎么滴!

赵青锋早就没有了之前的狂傲,连忙颤声道:大大师,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

他说话的时候很小心,因为李枫的柳枝还抵在他的喉咙上,他说话的时候喉咙一动一动的,他很怕李枫会一不小心刺穿他的喉咙。

李枫一脸淡然,他并没有抽回柳枝,但那条柳枝却已经被他用龙魂真气迫的寸寸断裂,化作一片碎末随风飘散于空中,消弭于无形。

李枫展露的这一手再次让三人大骇失色,这下赵青峰是彻底服了。

多谢大师不杀之恩。

李枫微微点头:不必。

洛长青感慨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大师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若假以时日,老朽相信定能扬威宇内,令群雄顿首。

李枫心中暗道:扬威宇内,算了吧,本尊可志不在此。

见李枫不说话,洛长青又小心翼翼道:看大师的出手,大师的内元修为应该是已经到了羽化境了吧,不知大师师出何门?

内元?羽化境?李枫皱了皱眉:是什么?

这下轮到洛长青皱眉了,洛长青心中暗忖:怎么回事,他居然连修真武者最基本的内元都不知道?

尽管内心疑惑,但洛长青还是耐心解释:内元是我们武者提升修为所必须的纯正劲气,难道大师不是修真武者?

李枫明白了,他们修炼的所谓内元,应该就是他所修炼的龙魂,两者的效用虽然一样,但却有着天壤之别。

地球上的修真者,体内的原人真血早已退化,受天赋所限,他们修炼的内元,跟李枫所修炼的纯正龙魂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而羽化境应该也是地球修真者们制定的一种修真等级,但同样受天赋所限,他们的这套等级跟宇宙修真者们的等级相比,也决不能同日而语。

就比如李枫,他现在只是小混元中霜境,在鸿蒙宇宙中,这不过就是刚入门而已,但是在地球上,却已经能被尊为大师了。

想了想,李枫道:我是修真者,但并非只修武,我

李枫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洛长青解释,于是干脆岔开了话题:你们就当我是一个外门隐士好了,对了,你们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李枫自称外门隐士,洛长青一点都不怀疑,如此年轻的无名之辈,却有着如此高深的修为,说他是个专修外门奇异功法的高人隐士,很合情合理。

洛长青连忙解释道:大师别误会,我们找你绝非是为了找麻烦,而是

李枫淡淡道:只要不是找麻烦的就行,有什么话洛老先生可以直说的。

既然不是来找麻烦,李枫说话也就不那么冷漠了。

李枫一客气,洛长青也就不拘束了:大师或许还不知道,你跟小钰其实是邻居吧。

李枫愕然,他忽然想起,前段时间他家隔壁的确是搬来了一户新邻居,只不过,他整天待在家里,所以一直没有见过,原来,这个新邻居就是洛小钰。

能在银滩买下一栋别墅的,都绝非等闲之人,难怪自己听到洛长青这个名字时,会觉得有一种耳熟感,想来他应该是楚州的一介名流。

可惜,当年自己在安家做女婿时,安家一直嫌他丢人,从不带他去参加任何名流盛会,所以,他应该是听过洛长青的名头,但是因为没有交集,所以印象不深,又给忘了。

李枫随即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平常我基本不和邻居走动。

洛长青哈哈一笑:那大师搬来银滩,是不是也是因为看中了这银滩的海面隐含仙风灵气呢?

第六章盛世夜总会

搬到银滩是安倩云的决定,但是安倩云对于自己修真者的身份是极为保密的,就连家人她都守口如瓶,所以李枫也不想戳破安倩云的秘密。

李枫点点头:嗯,是的。

李枫自己扛了下来。

洛长青随即又道:那大师有没有发现,银滩的灵气这两天骤减,而此刻更是已经消失殆尽了。

李枫干咳了两声:发现了。

洛长青叹了口气:其实我昨晚就发现不对劲了,所以才会一大早就去查看,但是却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今晚就更离奇了,整片海域的灵气在短短三四个小时内就全部消失无踪,而我与大师也再次不期而遇,其实我早就看出了大师的不凡,如今又两次巧遇,于是估摸着此事或许大师你会知晓一二,所以才派了青峰前来交谈。

其实您派他来除了是问这件事,恐怕也是想试试我究竟是不是真大师吧。

李枫猜的没错,洛长青第一次见到李枫时,就感觉他异于常人,但洛小钰却说李枫只是一个窝囊女婿,这让洛长青大为不解,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所以刚才又碰到时,洛长青才萌生了顺便试探的想法。

洛长青尴尬的笑了笑,算是承认了。

而赵青峰也瞪了洛小钰一眼,嘀咕了一句:这次真是差点就被你害死了。

洛小钰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赵青峰也拿她无可奈何。

误会解开了,李枫笑了笑:洛老英雄也别再大师大师的叫我了,大家同为修真道友,实在没必要这么客套,您叫我李枫就可以了。

李枫想交洛长青这个朋友,因为那片海底珊瑚的灵气如今都已经被他给吸尽了,他若想更进一步,就需要另找资源。

但他对地球上的修真界一无所知,若靠他自己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而洛长青身为一派掌门,或许可以帮到他。

哈哈哈,好,既然大师不嫌老朽道行低微,肯屈尊降贵交我这个朋友,那我就倚老卖老一回好了,大李枫呐,我实在想不懂,灵气如此丰盈的宝地,怎会在短短两天之内,就骤然枯竭呢?关于此事,李枫你怎么看?

李枫撇撇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正所谓大道无常,万化沧桑,没有亘古不变的宝地,也不会有永不跌落的王者,云卷云舒,潮起潮落,这才是世间的真谛,若这世界永无改变,那岂不是太无趣了,不是吗?

这本是李枫胡诌的一番乱讲,但洛长青却听的神情激动:好!说的好!果然不愧为大师之言,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能有这等感悟,真叫老朽惭愧,惭愧了。

李枫心中不由好笑,他想起了他丈母娘教训他时说的那句话,别跟我扯什么对跟错,你成功了,放的屁都是真理,你失败了,再真的真理都是放屁!

因为激动,洛长青的胸口一阵起伏,脸色微红,眉间却隐有一丝黑气,李枫眉头一紧:洛老先生这肺上的隐疾应该已有四十年了吧。

洛长青大吃了一惊,自己四十年前的内伤,想不到李枫居然能一眼看出!

洛长青连忙道:没错,四十年前,因门派内出了叛徒,师父命我去清理门户,结果却不想中了那叛徒奸计,九死一生,虽保住了性命,却也落得一身隐疾,久治不愈,到如今哎。

洛小钰急忙道:李枫大师,既然你能看出我爷爷的隐疾,那你能不能出手帮忙救治一下呢?这些年我们遍寻名医,但都效果不大,我爷爷深受隐疾之苦

李枫一抬手:这隐疾要根治并不难,难的是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而且我从未曾真正接触过现在的修真界,这些东西光靠我是根本无法找齐的。

洛小钰笑了:原来如此,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了,我们神武门虽然说不上有通天本事,但是也有不少自己的门路,你需要什么,直接跟我们说就可以了,我们负责找齐。

李枫点点头:如果是这样,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于是,洛小钰跟李枫互加了微信手机,李枫列了一份单子,发给了洛小钰,让洛小钰找齐了单子上的东西后再联系他。

时间也不早了,李枫要走了,临走前,李枫郑重道:我的身份还请你们暂时帮忙保密,实话说吧,其实我太太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洛长青三人惊讶的张圆了嘴,心中暗叹,高人行事,果然与众不同。

三人满口答应,李枫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看着李枫的背影,洛长青感慨道: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洛小钰不解:可惜什么?

洛长青苦笑:可惜他结婚了,要不然哎,想不到安家这种市侩暴发户,居然也能有这种时运,这次他们可真是捡到一块大宝了。

洛小钰秒懂,窘迫的一跺脚:爷爷!你!你瞎说什么啊!

李枫回到别墅时,安倩云房间的灯早已经熄灭了,平常两人虽然同睡一房,但是,李枫都是自己在地上铺被子睡的,现在安倩云已经睡下了,李枫也不想再去吵醒她。

好在别墅房间很多,于是李枫就在两人婚房对面的房间里睡下了。

第二天,李枫起床开门,结果正好对面的安倩云也开了门,两人对上了眼。

昨晚你去哪里了?

我去哪里跟你有关系?

你!好,我不管,但你别忘了结婚时咱们说好了的,我不在家的时候随便你想怎么都可以,但现在我在家,那咱们就必须睡一间房,否则被吴妈看到了,怎么收场?

我没有要过你一分钱,也不是你们安氏财团的员工,所以,我用不着什么都听你的。

哼!你现在来脾气了是吧,你可别忘了你爸现在还被关在拘留所里,这个忙若是我不帮你,你能搞定?

我搞不搞的定,很快你就知道了,我只求你一件事。

求我什么?

求你千万别插手。

安倩云气的脸都变形了:好,这可是你说的,本来打算不管你给不给我妈道歉,我都帮你的,但现在我改主意了,你可别后悔!

李枫勾起一抹冷笑,下了楼。

来到院子里,李枫拨通了一个手机号。

手机号是国川集团的少东家聂少云的,李枫很清楚,父亲的事情绝对就是他搞的鬼,因为他一直都对安倩云贼心不死,就算安倩云结婚了,他也从没有停止过对李枫的威胁,经常给李枫发各种威胁短信,结果弄的李枫连班都不敢上了,一直呆在家里吃老本。

唷,老同学,每次给你打电话发信息都不回,我还以为你做了安家的金龟婿,就把我给忘了呢,怎么今天想起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安家的软饭吃腻了,所以想我帮你找几个公主换换口味对不对?哈哈哈。

手机那头传来聂少云阴险的嘲弄声。

别装了,我为什么找你,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心里清楚?我不清楚啊,怎么了?都是老同学了,有话就直说嘛。

行,我爸的事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了。

你爸的事?伯父出什么事了?

聂少云还在装疯卖傻,李枫咬着牙道:说吧,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就是了。

哈哈哈,现在可不行,我不像你,可以躺家里吃软饭,我可是忙的很,你如果真的想见我,也不是不行,那就今晚八点,来盛世夜总会,咱们老同学好好叙叙旧。

可以,晚上你要是敢不来,那后果你就得自己承担了。

哼,得了吧,跟你说话客气点,你他吗还装上了,你是个什么垃圾东西,老子清楚的很,想唬我?你够资格吗!

告诉你,今晚八点,盛世夜总会,老子摆好场子等你,你要是敢不来,明天你就等着给你爸收尸好了!

与《都市最强仙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