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沈如夕顾枭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

时间:作者:慕小梨

主角是沈如夕顾枭的小说名字叫做《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这本书是由作者慕小梨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主要讲述了:沈如夕闻言笑着点点头,径自去了餐厅。  远远地,坐在儿童餐椅的安安宝宝看到妈咪,便高兴地挥手!  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笑得弯弯的,露出...

主角是沈如夕顾枭的小说名字叫做《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这本书是由作者慕小梨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四章 你面前这位就是顾夫人!

沈如夕闻言笑着点点头,径自去了餐厅。

  远远地,坐在儿童餐椅的安安宝宝看到妈咪,便高兴地挥手!

  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笑得弯弯的,露出几颗米粒小白牙。

  别提多可爱了!

  沈如夕看到儿子,感觉自己瞬间被治愈!

  她快步上前,就听安安大叫:

  妈妈,妈妈!

  沈如夕不能说话,但她看着安安的时候,眼中的温柔任谁都不会怀疑一点!

  她爱这个孩子。

  深入骨髓!

  沈如夕伸出手,轻轻地瑶瑶安安的小手,眼睛一刻也舍不得从孩子的身上移开。

  安安的长相集合了沈如夕和顾枭的全部优点。

  眉目清秀,眼睛大而有神,乳白色的皮肤是天生晒不黑的那种,精致的五官,比电视上的奶粉宝宝要更加可爱!

  每当安安叫妈妈的时候,沈如夕都笑得眉眼弯弯。

  妈妈的笑容对宝宝来说就是最大的鼓励。

  安安叫得更欢畅了!

  声音更是响亮!

  开心的笑容就没有从宝宝的脸上消失过。

  沈如夕陪安安玩了一小会儿,便看向小梅。

  夫人,有什么吩咐?小梅的长相普通,但一看就是那种憨厚善良的性格。沈如夕用手比了个写字的动作,小梅恍然,连忙拿来纸笔。

  这些东西都是常备的!

  沈如夕便在宝宝的餐椅旁写了起来,另一只手却还被安安抓在手中。

  宝宝吃饭了吗?

  小梅连忙点头:

  吃过啦,小少爷吃了一个蛋黄,半小碗米粥,还有一些青菜

  小梅仔细地把安安吃的东西汇报给沈如夕。

  沈如夕听得很认真,等小梅说完之后,她对小梅比划了一个谢谢的动作。这些简单的手语小梅还是看得懂的。

  被夫人夸奖,小梅笑得特别不好意思。

  夫人,您不用谢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正说着,却听到一声矜傲的冷声:算你还有自知之明,不过就是做一些最没有水准的工作而已,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好了,现在也到了安安的早教时间,小梅,抱着安安跟我来!

  是张瑶!

  她就像女主人一样,很自然地吩咐着小梅。

  至于沈如夕 张瑶从不掩饰自己的轻蔑,甚至还特意看了沈如夕一眼,骄傲得像个孔雀。

  别以为她没看到,出门的时候枭爷看都没看她一眼!

  不过是个透明人!

  再加上以往沈如夕对她都很尊敬,这更让张瑶看不起这个哑女!

  小梅当下气得就想骂人,却被沈如夕摆摆手给拦住。

  沈如夕依旧坐在那,握着宝宝肉呼呼的小手,逗他玩儿。

  沈如夕笑一下,安安就跟着笑!

  沈如夕眨一下眼睛,安安更是笑得开心。

  一时间,餐厅内竟只剩下孩子开心的笑声。

  张瑶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她瞪着稳坐泰山的沈如夕,恼火道:

  喂,我可是顾夫人请来的家庭教师!我说了,现在我要带小少爷上课,你居然不听我的!

  早上摘了花,结果却被顾枭冷漠拒绝。

  这也就罢了!

  现在就连一个哑巴都敢给她脸色看!

  你就不怕我告诉顾夫人吗!

  提起顾夫人,张瑶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瞬间高傲起来。

  谁都知道,顾夫人并不满意沈如夕。

  要不是因为小少爷,沈如夕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一个哑巴,又是弃妇,想也知道下场会很惨!

  张瑶盯着沈如夕精致的侧脸,恶狠狠地想着,好像已经看到沈如夕衣衫褴褛睡大觉的惨样。别假装听不到,你是哑巴,可不是聋子!沈如夕!

  听到自己的名字,沈如夕才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

  好像才知道张瑶是在跟她说话一般。

  沈如夕不解地看着张瑶,漂亮的脸上那无辜的神色却差点气得张瑶吐血。

  以前的沈如夕,明明很听话啊。

  一听到要上课,沈如夕都会主动把安安抱到专门的教室,安抚好安安的情绪才离开。可是今天

  你!

  沈如夕的表情更加无辜了。

  仿佛在说:你怎么了?

  我说了,你把孩子给我!别装听不懂,你是傻吗?我可是安安的老师!张瑶太过生气了,甚至忘了用敬语来称呼小少爷。

  而是直呼其名!

  是顾夫人亲自指派我过来,她说,安安以后都由我来负责,你必须乖乖配合我!张瑶说着,就走向安安,她笑着冲安安伸出手,安安,跟老师去上课,好不好?

  张瑶教了安安快一个月,跟安安早就熟悉起来。

  她坚信自己可以把孩子抱走!

  至于沈如夕同不同意?

  重要吗?

  可是,就在张瑶的手伸到安安面前时,就见刚刚还笑得像个小傻瓜似的安安突然不笑了!

  他小小的眉头皱着,好像看到什么讨厌的东西似的,一把推开张瑶的手。

  坏!

  一个字,却是说不出的铿锵有力!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说的是张瑶似的,安安还冲着张瑶噗了一口口水!

  啊!

  张瑶顿时尖叫起来!脏死了!安安,你到底跟哪个不干净的人学了这么脏的手段,恶心死了!你必须跟我走!

  说着,张瑶就要强行把安安带走!

  沈如夕皱眉,一把推开不善的张瑶。

  小梅则十分忠心,连忙跑过来,伸开双手拦在是是张瑶的面前:

  你,你别碰小少爷!

  沈如夕看着张瑶,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

  刚刚,张瑶是要对安安动粗吗?

  这碰触到了沈如夕的底线!

  她冷着脸,拿起纸,写了一行字,却没有直接给张瑶,而是对着管家关叔示意了下。

  关叔上前,看了一眼字条,却又看向张瑶。

  关叔今年五十多岁,个头不高,看起来就是个刻板的老头,一双眼睛好像也没有什么神采。

  与其说他像人,倒不如说更像机器一些!

  平日里,张瑶从未把这些下人看在眼里,但今天,被关叔这么一看,张瑶却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就好像被什么洪水猛兽给盯上一般!

  张瑶的脸色白了白,就在她考虑是不是先逃走时,却听关叔开口了:

  你面前的这位就是顾夫人!所以,从今天起,请张小姐在夫人目光所及的地方上课。

第五章 随她去吧!

凭什么?!

  张瑶无法接受。

  特别是那句:她面前的就是顾夫人!

  沈如夕只是个哑巴。

  她凭什么被称为顾夫人?

  她不配!

  张瑶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我可是名牌大学毕业,是专业的幼儿老师,以前明明我都是单独给安安上课的

  恰在此时,沈如夕又写了一张字条给关叔。

  关叔的表情顿时有些奇怪。

  沈如夕冲着关叔笑了下,温柔得好像山崖间的小白花。

  脆弱而唯美。

  偏偏,沈如夕还做了个请的动作。

  关叔的表情更加奇怪了。

  但他干咳一声,还是完美的读出字条上的字。

  夫人说,以前夫人觉得你是个非常称职的家庭老师,所以放心把孩子交给你来带。但现在夫人觉得,张小姐你可能更擅长摘花!

  噗!

  小梅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特别是张瑶那骤然扭曲的脸,更让小梅忍不住哈哈大笑。

  更擅长摘花!

  简单的五个字而已,却像最响亮的巴掌,狠狠地打在张瑶的脸上!

  太狠了!

  直接把张瑶抽得头晕眼花。

  特别是沈如夕还那么一脸单纯地打量着张瑶的衣着。

  深V的白色雪纺上衣,透得可以看到内衣的颜色;鹅黄色的修身短裙,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再配上一双八公分的高跟鞋童颜爆乳,身材火辣。

  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幼儿教师!

  沈如夕摇头叹息,又写了一行字。

  夫人说,佣人们打扫卫生也很麻烦,进门换鞋是对其他人劳动的基本尊重。

  沈如夕就差没有直说张瑶没有修养!

  偏偏,就算没有直说,张瑶还就听懂了。

  这简直就是羞辱!

  张瑶的脸色忽青忽白,她不善地瞪了沈如夕一眼,哭着跑了!

  看着张瑶的身影,小梅顿时担心起来。

  夫人,这样把张老师气跑了,会不会不太好啊!

  她可没忘,请张老师来的,可是老宅的夫人!

  那是枭爷的母亲!

  那位夫人,对他们家少夫人一向冷冰冰的,要是被她知道少夫人把张老师给气跑

  小梅想都不敢想!

  看着脸都吓白了的小梅,沈如夕安抚地冲着她笑了笑,写了几个字:没事的,别担心!

  这,怎么看都不像没事啊!

  但小梅却不敢说,只能忧心忡忡。

  

  不过几分钟,家里发生的事情便完全还原在顾枭的耳中。?

  最后张瑶是哭着走的!

  陆玲把事情汇报给顾枭知道,结果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

  她悄悄抬头,却发现顾枭依旧在看文件,似乎对他刚刚说得事情充耳不闻。

  陆玲不禁有些拿不准他的态度。

  爷,您看家里这

  随她去!

  冰冷的声音让陆玲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枭的意思。

  是随便少夫人折腾的意思吗?

  但枭爷的表情现在却还是那么的冷漠,就好像提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般!

  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陆玲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秃了!

  说是夫妻吧,但陆玲却知道爷对少夫人多么冷漠。

  说两人关系冷淡吧,枭爷这两年在外面却也没有拈花惹草,甚至只要不是出差,都会回家。

  雷打不动!

  可是

  再探听不到有用的消息,老爷子那也没办法交代啊!

  就在陆玲想破头时,顾枭突然从文件中抬起头来。

  锐利的眼神像是要把陆玲的思想都劈开!

  她愈发心虚!

  就在这时,陆玲听到顾枭嗤笑一声:

  她不是说了吗,她是顾夫人!

  

  陆玲被笑得浑身发寒!

  她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枭爷根本就是没有感情的,又怎么可能对少夫人有感情?

  这明明就是要送少夫人去死吧!

  感觉自己已经明白了事情真相的陆玲已经在考虑要怎么对老爷子说了。

  想得太过专注的她根本没有发现,顾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却又看向了窗外。

  顾夫人吗?

  呵!

  

  阿嚏!

  沈如夕打了个喷嚏,她不禁揉了下鼻子,感受了下,却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不舒服。

  应该不是感冒吧?

  那就奇怪了,怎么会突然打喷嚏?

  总不会是有人在念叨她吧?

  这个念头在沈如夕的脑海中一闪而逝,沈如夕自己都觉得好笑。

  怎么可能!

  小宝宝总是活力十足,但一刻也停不下来,但在高强度的活动下,也很容易疲惫。

  此时安安在游戏室爬上爬下一个小时之后,却扑到妈妈的怀里困得直点头。

  夫人, 我来吧!

  小梅见状连忙上前,就要把犯困的安安抱走。

  但沈如夕却摇摇头,她就这么抱着孩子,轻轻地拍着孩子的后背,没一会儿安安便在妈妈的怀里睡熟了。

  沈如夕亲自把孩子送上楼,放到婴儿床上,见他睡得安稳,这才拿出笔跟小梅交流。

  沈如夕:让安安午睡一个半小时就可以了,睡醒之后给他喝一点水。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估计三个小时候回来,这段时间安安就麻烦你了!

  小梅连忙摆摆手。

  不麻烦,不麻烦!

  沈如夕对着她笑笑,这才换衣服出门。

  结婚之后沈如夕一直没有上班,但在安安三个月的时候,沈如夕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加入了一个义工组织。

  这个组织是全民间性质的,没有薪资,只是为了帮助其他人,所以大家才聚集到一起。

  最主要的一向活动便是帮助聋哑儿童。

  沈如夕从小就学习乐器,特别擅长弹钢琴,每周她有两个课时,教残疾人学校的孩子们乐器。

  虽然每次只有一个小时,沈如夕却很珍惜这个机会。

  那里有很多跟她一样需要帮助的孩子,而能帮助到他们,给他们带去些许的快乐,就足以让沈如夕感觉高兴了!

  她卡着时间出门,上完课之后又搭乘地铁回来。

  只是,沈如夕也没想到,进地铁站的时候晴空万里,出地铁站才没多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偏偏此时沈如夕已经进了小区。

  高档小区的环境清幽,但同时也代表了这里每一栋别墅之间的距离都很大,也没有公共交通工具!

  沈如夕拿着自己的帆布包顶在头上,准备直接跑回去。

  可就在这时,她却听到一声细弱的呜咽声!

第六章 像小土狗

  

  好像是狗狗?

  沈如夕不禁停下了脚步,循着声音找过去。

  很快,沈如夕找到了缩在花坛根上的小狗。

  它看起来好小!

  估计也就刚断奶的样子。

  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澡,看起来脏兮兮的,已经分辨不出原本的毛色,此时正站在花枝下躲雨。

  看起来柔弱又可怜,一下子抓住了沈如夕的心。

  她伸出手,但在要碰触到那小狗的时候却停下。

  顾枭并不喜欢小动物!

  还有洁癖。

  家里如果有一点脏乱,那个男人都受不了,如果她贸然带回一只狗狗

  沈如夕怀疑自己会跟狗狗一起被他丢出去!

  可是,也不能不管它

  突然,沈如夕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不顾自己湿透,突然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她是疯了吗!

  不远处的一亮黑色劳斯莱斯车内,顾枭皱眉看着那个可以称为自己妻子的女人。

  刚刚顾枭回来,远远地便看到沈如夕满身狼狈地在雨中奔跑 ,整个人都湿漉漉的。

  虽然两人之间相敬如冰,但好歹是安安的母亲,顾枭不会不管。

  但谁想到,这个女人却突然跑到花坛边上蹲着。

  现在又突然朝着另一个方向跑了!

  车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冰冷!司机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踩雷。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枭爷并没有说话,可司机还是感觉到枭爷非常的不高兴!

  可是,就算这样,司机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爷,还跟夫人吗?

  顾枭看着后视镜,朦胧雨丝中,看到沈如夕走进了便利店。浓烈的眉不禁拧了起来,顾枭的长相本就偏冷硬,虽然英俊非凡,但却没有几个人有胆量对上他那双慑人的黑眸。

  此时的顾枭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司机问完,见他不答话,便不敢再问,也不敢离开。

  车厢内安静得可怕。

  幸好没一会儿,沈如夕便从便利店出来。

  她的怀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

  跑得飞快!

  沈如夕不敢慢,那只小狗看起来不知道饿了多久,明明正是圆滚滚的幼儿期,却瘦得伶仃,只有一双漆黑的眸依旧明亮。

  却充满了对人的戒备。

  沈如夕越想心里越是难受,所以步伐更快了几分。

  幸好,小狗还在!

  她连忙把面包和火腿的袋子打开,她还在便利店买了一次性的碟子盛放这些东西。

  或许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儿,小狗呜咽了一声,突然开始摇尾巴。

  看着多了几分精神的小狗,沈如夕的眼神骤然柔软了几分。她把碟子放在地上,往小狗面前推了下,小狗便扑过来欢快地吃了起来。

  刚开始对人还是很戒备的。

  但看到吃的,却什么都忘了真是个小吃货!

  也不知道这个小狗在这里呆了多久,不过,沈如夕给了便利店员工一些钱,让对方帮忙喂一下这个小狗。

  这样应该就不会饿到了吧?

  沈如夕也不嫌脏,伸出食指,轻轻地碰了下小狗的脑袋瓜。

  软软的毛发,倒是可爱!

  沈如夕突然感觉好像雨停了。

  但紧接着,却又觉得不对劲儿!

  因为沈如夕听到雨点打在伞面的噼啪声,抬眼,她便对上一双深邃沉稳的黑眸。

  是顾枭!

  沈如夕一下子站起来,却因为太过紧张,站立不稳,几乎摔倒!

  啊!

  地上可全都是泥水!

  沈如夕虽然全身湿透,却不代表她愿意倒在泥水里。

  可是,就算再危险,沈如夕也不敢去碰触顾枭,就在她已认命的时候,沈如夕却感觉自己的手臂一暖。强大的力道瞬间挽救了她,等她站稳,那手才松开。

  是顾枭!

  沈如夕眨巴了下眼睛,几乎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男人居然会帮她?

  虽然没有说话,但沈如夕的表情太过明显,顾枭嗤笑一声,却没有说话。

  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虽是问句,却有种不容置喙的强势!

  沈如夕下意识点头,却又有些犹豫,就在她考虑要不要把手上剩下的面包放下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冷哼。

  你是想让它死吗?

  啊?

  沈如夕不解地看着顾枭,却见他正一脸嫌弃地看了正在吃东西的小土狗一眼,

  就在沈如夕以为顾枭会解释的时候,他却冷冷地丢下一句:

  走吧!

  果然是这样!

  沈如夕倒也不意外。

  结婚两年,虽然两人不太交流,沈如夕却有些了解这个男人。

  强势,霸道,还有洁癖!

  最讨厌别人反驳他。

  控制欲太强!

  沈如夕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个男人,所以便顺从地跟着顾枭离开。

  男人的腿长,步子大,沈如夕要很用力才能追上他的脚步。

  幸好车子不是很远,到了车旁,沈如夕才松了口气。

  只是,她很快又有些为难。

  现在她全身湿哒哒的,会把车子弄脏吧?

  沈如夕一时间有些踟蹰。

  顾枭也不说话,甚至也不催促,就站在旁边,帮她打着伞。

  可是,这个男人不用说什么,只是存在就足够沈如夕紧张的了!

  幸好这时候,司机好像看出了沈如夕的为难,连忙道:

  夫人,您只管上车,一点雨水而已,没关系的!

  沈如夕闻言看向早已经下车,等在旁边的司机,小鹿似的眼睛好像在询问:

  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司机恭敬地回答。

  爷是有洁癖不错,但爷都肯屈尊去接了,又怎么会在意会弄脏车子?

  沈如夕这才安定了下来,她悄悄地看了顾枭一眼,见他没有出声,这才一弯腰,上了车。

  顾枭这才关上车门,绕到另一边上了车。

  沈如夕感觉到男人的气息,莫名地有些紧张。只是,车内出乎预料地,居然开了暖风!

  这让淋得全身湿透的沈如夕感觉舒服很多。

  虽然是夫妻,两人同乘一辆车的时间却不多,每一次都足够让沈如夕感觉紧张。

  这一次也不例外。

  外面的雨还在下,听着雨滴砸在玻璃窗上的声音,沈如夕不禁有些走神。

  也不知道那小狗怎么样了。

  原本她还想着尽量赶在安安睡醒之前回家,结果这一耽搁,也不知道安安醒了没。

  沈如夕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顾枭突然开口。

  那小狗倒是跟你很像!

  啊?

  沈如夕惊讶地看着顾枭,却听到他继续道,不过,不许养!

与《先婚后爱:老公,请节制》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