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米小鱼俆泓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

时间:作者:双鱼

主角是米小鱼俆泓臻的小说名字叫做《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这本书是由作者双鱼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主要讲述了:没人敢不听臻少的话。徐泓臻之前吩咐去买矿泉水的人回来了,还是去商店买了最大罐的,两个人扛着回来的。臻少,矿泉水。是他的妹妹绿了米小...

主角是米小鱼俆泓臻的小说名字叫做《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这本书是由作者双鱼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4章

没人敢不听臻少的话。

徐泓臻之前吩咐去买矿泉水的人回来了,还是去商店买了最大罐的,两个人扛着回来的。

臻少,矿泉水。

是他的妹妹绿了米小鱼?

徐泓臻微微垂下黑眸,掩起真实情绪后,才又抬起头,望向地上的矿泉水。

随即,眉头一扬,视线转向仍蹲在路边大哭发酒疯的女人。

米小鱼,你骂完了?

谁骂完了?

米小鱼抬起头,手背用力抹了一把脸,红肿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莫名可爱的圆,我肚子里还有几百个词语还没开始发挥!

哼哼,她可是记者,笔墨就是她的武器,嘴舌能毒得分分钟把人怼得找不着北,要回家找妈妈哭。

很好。

徐泓臻掀起薄唇,意有所指的示意脚边的矿泉水,你还没清醒,正好醒酒。

醒酒?

米小鱼怔了一怔,视线顺着他的话也望向矿泉水。

嗝!

那那么大的一罐矿泉水?不,

米小鱼揉了揉眼睛,好像是两罐,还是三罐?

啊,她头好晕,数不清楚。

我听说,

徐泓臻拖着矿泉水在米小鱼跟前蹲下来,似笑非笑的,带着戏谑,醒酒的最快方法是灌水。

灌水?

米小鱼呆呆地重复他的话。

对,把这一罐水喂你喝下去,你会受不住,会吐,一吐连酒也跟着吐出来,就行了。

当然,黄胆汁也会跟着吐出来。

徐泓臻多坏啊,盯着米小鱼那张瞬间变得如菜色一样的脸,笑得恶意满满,大手又拍了拍瓶盖,一下一下的,像拍在米小鱼的脑袋上,还有浇水,是那种兜头兜脑的把冷水浇下去,瞬间透心凉,马上就会醒酒的。

米小鱼迷糊又娇憨的视线在矿泉水和徐泓臻之间来回,半响后,她小心翼翼的问,在这里浇?

大街大路车来人往的,他打算就地帮她醒酒?

徐泓臻认真地点了点头,在这里。

米小鱼

她社会新闻写得多了,可没有兴趣让自己也上头条。倘若徐泓臻真的强按着她灌水,她以后还有脸立足媒体界的?

而以她对他的认知,这厮绝不会开!玩!笑!

嗝!

米小鱼打了个酒嗝,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徐泓臻挑眉看她,去哪里?

夜深了,要回家睡觉了,

米小鱼一副你是不是傻子的表情看他,指着天上明晃晃的圆月,你是鬼啊,半夜都不用睡觉的?

说完,她不再理会他,手背又抹了一把脸,努力睁大眼睛维持清醒,迈开脚走直线。

徐泓臻有个手下多嘴问了一句,米小姐,你不是喝醉了吗?

喝醉?

米小鱼慢条斯理的理了理头发,又拉了拉皱巴巴的衣服,把工作上的优雅知性亮出来,唇角微微翘起,冷笑,嗤,这点酒就想喝醉我?

她是傻子才会承认喝醉,她可不要被徐泓臻灌下这么大罐的矿泉水,会死人的。

我要回家,姓徐的你让开路。

徐泓臻站在她前面,双手环胸懒懒睨她,真的没醉?

没呕

一阵凉风迎面吹来,米小鱼一张嘴没忍住哇的吐了徐泓臻一身。

米!小!鱼!

--

米小鱼再次恢复意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铃铃铃

铃铃铃

吵死了!

米小鱼一个蹬脚坐起来,头痛欲裂睡眠不足的她脾气非常差,用力抓过响不停的手机,也不看来电显示,摁下接听键,喂!深更半夜吵人好梦是要下地狱的!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随即一把让她绝对想不到的男声透过话筒传过来,气急败坏的,米小鱼,你做了什么事心知肚明。

米小鱼愣住。

你居然敢伪做一百来张我的订婚请帖发给我们的同行记者,还暗示我绿了你!米小鱼,你让我丢尽了脸!

是她的前男友柯宇森,打电话来兴师问罪的。

米小鱼一张脸全冷了下来,冷意透过话筒让对面的人都冒寒气,说完了吗?柯先生,我对你没话说,再见。

没错,今晚的请帖是她伪做的,目的就是要柯宇森在媒体界混不下去,让同行看清他的真面目。

如果他们是正常分手的,她是绝对不会做这些事,分手就分手,她也会很潇洒的相忘于江湖。

偏偏这渣男在他们相恋期间背地里做了N多的恶心事。她要是不以牙还牙都不叫米小鱼。

我警告你,你明天上班后一个一个的打电话给今晚拿到请帖的人解释,说你是自己发疯了,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柯先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有没有对不起我自己心里清楚。

米小鱼冷嗤了声,再见。

说完,也不管柯宇森还在那边鬼叫咒骂,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还没两秒,手机再一次铃铃铃的响起来。

米小鱼黑着脸不想听,可来电和之前一样固执地响不停,像会响到世界末日的势头。

妹的,给他脸还蹬上台了?

米小鱼火大地再次摁下接听键,柯宇森,我

柯宇森他打电话给你了!?!米小鱼你这个不要脸的!

一把拔尖的女高音打断了米小鱼的话。

米小鱼拧紧眉头,那头又是什么人?今晚她撞邪了?老是一接起电话就被骂?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陌生号码,不认识的。

我就说柯宇森怎么不来找我,电话也打不通,原来是你这个小三在缠着我老公!

停停停!

米小鱼好不容易在一堆骂声中听明白过来,柯宇森是你老公?难道你是徐丽娅?

徐丽娅,徐泓臻的妹妹,柯宇森的新任未婚妻。

没错,

徐丽娅气焰张扬咄咄逼人,你既然知道我是徐丽娅,就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敢再来勾引纠缠我的老公,我立即就找人灭了你这个小三!

米小鱼头还是很痛,但她的意识回来了。

把手机夹在脖子间,米小鱼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双手,又踢了两下腿,

小三,你在叫谁小三呢?

第5章

一下子变安静。

上一秒还在话筒里跳脚叫嚣着要灭了她的女人呼呼地猛喘粗气。

相反,米小鱼淡定从容得很。

徐丽娅打电话来骂她?

呵呵,这位大概不知道她米小鱼的防身技能是什么吧。

从小在市井小巷中长大,也因为家庭原因见识过不少奇葩亲戚,她为什么会选择记者这行?就是因为自己从小观摩学习过各种脏话、狠话、毒话,早已百毒不侵,还能骂人不带脏字,说死人不偿命。

你叫我什么?!

电话那头,徐丽娅似乎终于回过神,如同被点燃的火炮仗,砰地炸起来,你叫我小三?米小鱼你还要不要脸?柯宇森和我都要订婚了,你还纠缠他,哈,你这小三还恶人先告状了?

徐小姐,

米小鱼慢条斯理的打了个呵欠,你回去问下柯宇森,到底小三是谁。

肯定是你!

徐丽娅脱口骂道,他全部告诉我了,说你已经不要脸的纠缠了他一年多的时间,在公司经常借着工作的名义接近他,有好几次还想把他约回家。要不是宇森的定力好,你这小贱人早就爬上他的床了!

米小鱼不气反笑。

啧啧啧,她知道柯宇森也是记者出身,但没想到他编造故事的能力这么强。

明明两人是恋爱的,被他说成是她不要脸纠缠他;

明明好几次想借工作名义上她家赖着不走的人是他;

还有明明是他想爬她的床,是她坚决不答应的。

徐小姐,

米小鱼咂了咂嘴,我听说你徐家是首富,但为毛你的智商会停留在幼儿园?

不科学啊,徐泓臻那么奸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一个智商欠费的妹妹?

难道是徐家重男轻女,把最好的教育都给了徐泓臻?才导致徐丽娅变成傻白甜的?

这么一想,米小鱼不禁同情她了。

和个傻子有什么好较劲的?

徐小姐,你今晚睡醒后,明天记得找你大哥学习一下,或者重回小学,这么有钱的二小姐智商欠费可不行的哦,会被外面的渣男骗财骗色的哦。

喂!

徐丽娅当然不是傻的,稍稍一想就听出米小鱼嘲讽她是傻子,跺脚大骂,米小鱼,我要

啪,

米小鱼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

呼,好累。

一番口舌之战后,浓浓的疲累袭上米小鱼全身,再加上醉意还霸占着她的意识,只不过刚才为了不让柯宇森和徐丽娅小看,她才强打起精神一个一个的怼回头。

力气用尽后,被压抑的酒意又迅猛的冲上脑,米小鱼精疲力竭,只想好好睡一觉。

为了不再接到恶心电话,她把手机关掉,没骨头般的滑下大床,张开双手双脚舒展。

咦?

手脚才伸开一半,米小鱼才后知后觉回过神来:她在哪里?

这张床不是她的啊。

米小鱼瞬间又弹跳起来,惊讶的视线飞快扫视打量周围。

房间四面墙印着浅金色的暗纹花边,房内的家具、墙上挂着的画无一不透露出这里非富即贵,陌生得很。

谁带她来这儿的?还有

米小鱼低头看自己,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大大恤衫,里头光溜溜的,究竟是谁帮她换衣服的?

米小鱼五官皱在一起,双手按捏着太阳穴努力回想,可任凭她怎么想,醉意浓浓的大脑什么也没有,最后的意识都是蹲在马路边上啊,好像还有一个人

咔,

开门的声音响起,米小鱼迷糊的视线望过去。

咳!

--

徐泓臻裸着上身,只在腰间简单地围着一条白色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

半干湿的黑发凌乱,不像平时那样梳得一丝不苟,在房内氤氲灯色的衬托下狂野不羁;没有完全的擦干的上身还留着几丝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精瘦健壮的腹肌慢慢滑下,直没进腰间的浴巾里

鱼人线!他居然还有鱼人线!!

米小鱼仿佛见到自己双手掩嘴不受控制的放声大叫。

卧槽!劲爆!

她从来也不知道徐泓臻平时在衣服掩藏下的身材是如此有料的!

当然,她也不是没看过别的男人的裸体就像柯宇森的她也见过,有两次柯宇森想霸王硬上弓,在她面前脱得一丝不剩,她也能保持冷静镇定的提醒柯宇森要记得多健身,保持好身材。

柯宇森的身材比起大多数的男人绝对要好,可和徐泓臻对比的话,简直弱爆了!

看够了?

徐泓臻没想到她这么快醒过来,以她今晚喝下的量估计最少也要昏睡到第二天中午的。

所以他也没穿衣服,随手围着浴巾出来了。

不过看着米小鱼的眼睛像熊见到蜜糖般的黏在他身上一样,没来由的让他感到舒爽。

喝醉的人是最胆大妄为的吗?

是!

仗着醉意,米小鱼大胆摇头,没看够。怎么?她还故意挑衅一句,你不肯让我看?

平时哪里有机会近距离看到这么美好的肉体啊,不多看几眼岂不是亏大了?

徐泓臻挑眉。

倒也不是不肯给她看,而是这女人在他面前素来的正经样儿呢?

他眯眼细看她。

米小鱼露出来的肌肤都泛着粉红,一双小鹿般的圆眸迷糊又肆意,脑袋还时不时微晃几下的,一看就知道还没醒酒。

也是,不喝醉的话她根本不敢靠近他。

徐泓臻,你为什么把我绑来这个地方?

米小鱼眼睛占了便宜,还不忘兴师问罪,这是哪里?

呵呵,

死没良心的女人,徐泓臻冷眼睨她,你忘了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我一向喜欢做好事,

米小鱼努力扬起下巴,努力不受他的气势威吓,你说的是哪一件?

你,

徐泓臻意态随懒,但又不容忽视的走前两步,指骨分明的修长大手捏紧她精致的下巴,在街上吐了我一身。

他,徐泓臻被她当街吐了一身,生平第一次丢脸。他还能不计前嫌的把她扛来酒店,亲自帮她擦拭污物,换上干净的衣服。

米小鱼,你打算怎样赎罪?

要是这丫敢再唱一个反调的字,徐泓臻发誓,他今晚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酒精在米小鱼体内蠢蠢欲动,被他捏着下巴的脸不能动,她乌溜溜的眼珠不受控制的一直往他身体看,突然,一句不过脑的话冲口而出:

徐泓臻,老娘今晚要睡你。

第6章

这个补偿够意思了吧。

身随心动,米小鱼双手不由分说的抱上徐泓臻的脖子,红彤彤的脸也凑过去。

你乖乖的别反抗。

感谢酒精,让她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

徐泓臻神色冷静,捏着她下巴的手没有松开,另一边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腰间,只需要微微用力一拉,她整个人就会陷入他的怀里。

如同陷入蜘蛛网无从抵抗的小虫子。

米小鱼,他嗓音如常,只有极细心的人才能听出其中隐藏的一丝暗哑,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

她当然知道,她现在已经被酒精控制了大脑和身体,当然知道自己此刻最想要的是什么——

美好的肉体。

自己以前守身如玉的那一套沦为了笑话,还被男友背叛,信念是很奇怪的东西,能坚定不移的守护,也能在一瞬间全盘推倒。

米小鱼对着徐泓臻轻慢吹气,就当现在是在做梦。

她觉得全身火热,早已分不清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说完,米小鱼不再等徐泓臻回话,红唇精准的贴上他的薄唇,唇舌相触那一瞬间,电流般的颤栗从两人身体蹿过,两人均是不由自主的喟叹一声。

米小鱼搂着徐泓臻的脖子,用力把他拉下来,她也不懂怎么做,但在潜意识下的支配下双腿自动自觉的夹上了他的腰。

小色妮!

徐泓臻忍住笑,大手及时护着她的脑后勺,不让她磕着。

这衣服太麻烦了,

米小鱼手忙脚乱的想脱掉身上的恤衫,可她越是乱,衣服越是难扯开,妹的!它是不是长在我身上了!

别动,

徐泓臻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让她主动强了他?今晚由她点着的火已经够多了,压得也够长时间了,连本带利要回来,他就没想过让她好。

徐泓臻一个利落翻身,把她密不透风的压在自己身下,反客为主。

米小鱼,你看着我,从今晚开始,你这辈子都要记住我。

房内灯光变暗,米小鱼觉得疼,觉得自己被撕裂了,整个人都被男人霸道地、一次接一次地肆意侵占分毫不剩。

夜更深,清湛的圆月偷偷拉过一片薄云,蒙上一层朦胧又动人的细纱。

--

她在梦中参加了全能运动会。

游泳、长跑、自由搏击但凡念得上名字的运动项目她似乎都玩了一次。

否则,身子怎么会痛成这个鬼样子!

米小鱼撑开眼皮,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痛不欲生,特别是双腿之间,那股沉沉、麻麻的酸痛让她连动一下脚趾头都龇牙咧嘴的。

嘶,

米小鱼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手肘撑着床,慢慢地坐起来。

入目是陌生又熟悉的房间,米小鱼环视一圈,确认自己不知道这是哪里,可是房内的摆设她又有点熟悉。

仿佛是在梦中见过。

她拉开身上的被子,伸手去揉酸痛的大腿。

突然,米小鱼动作僵住。这是

一抹刺眼又鲜红的血迹印在雪白的床单上,迎头一棒,带给她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血是

米小鱼颤颤巍巍的低头看自己——白皙的身体上遍布深深浅浅的吻痕,除了某种床上运动且战况激烈留下来的证据,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会造成这样的。

天!哪!!

她居然和男人睡了?!!

昨晚的男人是谁?

米小鱼一把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红肿的双眼瞪得又大又圆,宿醉后的头痛一波波的袭上来,让她痛哼出声。

昨晚她究竟喝了多少酒?被谁带来这里的?又是谁趁虚而入睡了她?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涌上来,让她脑袋更痛。

然后视线停在地板的一条大浴巾上。

迷迷糊糊之中,一道低醇又暗哑的男声仿佛贴在她敏感的耳后响起——

米小鱼,你要记住我。

你要对我负责,嫁给我。

要她负责什么?

米小鱼惊恐地跳起来,随着记起声音,一个男人的样子也隐隐约约的浮出来,连带在酒吧在街上发生过的事也模模糊糊的跃出脑海。

她糟了!

她要死了!

她好像似乎大概昨晚一直和徐泓臻在一起,所以是睡了徐泓臻!?

那个她平时躲避不及的男人!

米小鱼来不及再细想,也顾不得头痛身痛,慌乱地跳下床找衣服,结果才动了一下,痛得她连连皱眉。

妹的,好痛!失去第一次的女人都那么疼的吗?

真搞不懂为什么有些人会对这种事乐此不疲的,明明就痛得要命!

米小鱼动作僵硬得像机器人一点一点的挪动双脚,去找衣服。

她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边,拿起来还有一阵淡淡的花香味,似乎是刚刚干洗干净的。

米小鱼三两下的穿好衣服,她才不要嫁给徐泓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防火防盗防徐泓臻。

不然等他回来肯定会对她逼婚的。

--

外头阳光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

从酒店逃出来后,米小鱼胡乱上了一辆计程车,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对司机说:越远越好!

然后尽职的司机就把她拉到了T市的另一个区。

下了车,米小鱼顶着太阳站了一会儿,危机感稍歇,她才觉得又饿又渴。

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

就算要逃避徐泓臻,也要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

想到这里,米小鱼迈开大步朝最近的一间商场走进去,随便找了间清净的餐厅。

小姐,你一个人吗?

餐厅门口的男侍应生长得挺白净,米小鱼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等她还想看第三眼的时候,倏地,脑海像是自动重播的录音机,响起徐泓臻阴恻恻的警告:米小鱼,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在婚前给我戴绿帽子,你就完蛋了。

嗝!

她吓得瞬间收回视线,僵硬地扯唇,嗯,一个人。

那请小姐往这边走。

奇了怪了,

米小鱼一边低头走一边暗自恼火:她为毛要听徐泓臻的话?不会是昨晚那厮在她体内偷偷下了听话蛊吧?

狠毒!

宇森,我想吃这个。

与《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