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江丫头李琛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七五春色撩人

时间:作者:青丫头

主角是江丫头李琛的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七五春色撩人》,这本书是由作者青丫头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重生七五春色撩人主要讲述了:原本孙云梅不是那个意思,可她的话被左婶儿一扭曲,脸都被气红了。上前便是一爪子挠了过去。你乱说什么,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嘴!嗳哟,你还敢打人?左婶儿虽然四十多了...

主角是江丫头李琛的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七五春色撩人》,这本书是由作者青丫头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4章 挨打

原本孙云梅不是那个意思,可她的话被左婶儿一扭曲,脸都被气红了。

上前便是一爪子挠了过去。

你乱说什么,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嘴!

嗳哟,你还敢打人?

左婶儿虽然四十多了,但常年下地干活的劳动妇女,有的是力气,反应也很快,在孙云梅快要挠到她脸时,立马就进行了还击。

站在左婶儿旁边的大儿子左正平,也生怕自己娘吃了亏,上前便一脚踢向孙云梅。

孙云梅被踢的四脚朝天,还撞到了大门,发出好大一声巨响。

嗳哟,我的老天爷啊,打人咯,李三福啊!你是个死人哪!孙云梅痛的大喊。

面对忽然歪楼,李三福都傻了眼,但好在也醒过神来,见自个XF被人踢,那里肯干!抬起脚便也踢向左正平。

顿时,抹不开脚的屋里,李三福和左正平打成了一团,孙云梅和左大婶打成了一团。

闹轰轰的,李老汉都忘了伤心,目瞪口呆的僵在了炕上。

至于江丫头,这会也有些傻了眼,仔细想了想,上辈有这一出吗?

好像还真没有!

因为上辈子,公爹被气的昏迷了两天,大伯和三叔又生怕她这个外人,把李琛的死亡抚恤金拿走,便趁着公爹昏迷时,不停的逼迫她,打压她。

最后导致,没人看照公爹,让他昏迷时间太长,而大脑缺氧,脑细胞坏死,直至全身瘫痪,一命呜呼。

之后,这个家,就彻底成了孤儿寡母,她的日子便开始走向艰难,直到

你们给我住手!周长兴一声怒吼,把江丫头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玛了个吧子的,你们是还嫌今天的事情还不够多是吧?还是把我这个村支书当死人呢?

周长兴一动怒,占了上锋的左婶儿脖子缩了缩,连忙从压倒的孙云梅身上爬了起来。

当然了,年轻力壮的左正平,也是占了上锋的,他把李三福打的鼻青脸肿,那模样要有多磕碜就有多磕碜。

看着满地找牙的三叔三婶,江丫头心里都快笑死了,但是,她还得憋着。

一直袖手旁观,老脸抽搐的李大福,此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怕挨打的那个,是自家兄弟和弟妹,可他们先动的手,他这个大哥怎么偏帮?

除此之外,李大福也清醒的知道,老二家在小岗村,不是李家本宗的东沟村,真正说起来,他和李三福,还是个外村人。

站在人家的地头上,打人家的村民,也亏着李三福和孙云梅敢动手。

明明打赢了的左婶子,十分委屈的拢了拢头发,还指着爬不起来的孙云梅道。

周支书,这事可不怪我,是她先动的手,茅主席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大家伙都亲眼看着的,可不能因为这事而罚我工分。

周长兴气的差点喘不上气,连红宝书都上来了,眼一瞪,便朝着左正平吼。

你去,把他们东沟村的支书给我找来,我到是想问问他,他们村的人,跑到我们村来打人,是什么道理!

江丫头肩头颤了颤,觉的这辈子事情完全变了呀,还变的越来越好笑了。

眼看着事情马上就要上升一个层次,李大福终于看不下去了,咬牙切齿的走过来,狠狠地给了李三福一脚后,朝着左婶儿道。

这位老妹,我家弟妹不懂事,我替她给你道歉,你看这打也打了,气也出了,就这样算了行不行?

左婶儿也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想想也是她嘴快,才惹来这一架,若真要等东沟村的支书过来评理,也吵不出什么结果,于是,左婶儿就大大方方的哼了一声,表示不计较了。

被打的老惨的孙云梅,头发乱了,衣服也脏了,最重要的是,她的棉袄还被撕破了一个大洞,顿时气的她,心头老血都呕了三升。

抬头之时,恰好就看到江丫头,一动不动的坐在李哑吧身边,那个气不打一处来啊。

你个遭瘟的扫把星,还亏你说自己生李家的人,死是李家鬼,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三婶被人打?

七窍生烟的孙云梅一骨碌的爬起来,冲到炕边,狠不能把手点到江丫头鼻尖上。

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江丫头抬头,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平静的道:那三婶的意思是,我应该要为了你,去撕打跟我同村的婶儿喽?

她一开口,满屋的人都看着她,尤其是左婶儿,眼睛都瞪大了。

难道不应该吗?我可是你三婶,亲三婶?

江丫头翻了个白眼,语气依然不疾不徐的道:不全然吧?我嫁过来时,李琛就跟我说过,他和爹从东沟村迁到小岗村,那是本家把他和爹逐出来的。

一句话,江丫头就表明了立场,同时也告诉所有人,她家和李家本宗,是断绝了关系的,算不上是亲戚。

这事,小岗村老一辈的人,都知道!

因为李哑吧迁到小岗村,当时还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那是老一辈的事了,是你太爷糊涂,你现在问问你大伯和你三叔,看他们有没有不认你爹这个兄弟。

哦,照三婶这么说,大伯和三叔认我爹当兄弟,我爹就是他们兄弟,他们要不认,我爹就不他们兄弟?

这话有点绕,孙云梅没听懂,直接就回:那是当然,只要你大伯和你三叔认你爹当兄弟,那你爹就是他们兄弟,我就是你亲三婶。

此时,李大福有些品出味儿来了,脸色骤然冷凝。

嗯,我懂了,周支书,我爹不会说话,还请您说句公道话。

江丫头本是跪坐在炕上的,但这会对周长兴说话时,却直起了腰,并伏身鞠躬行礼。

周长兴神情一肃,刚要开口,站在门口看热闹的村民就有人说话了。

我呸,这不是欺负人吗?

就是,欺负李哑吧不会说话,要他当兄弟就当兄弟,不要他当兄弟,就不当兄弟,啧啧啧,这东沟村的,真是好霸气啊。

得,这连整个村的人,都牵扯进去了。

李大福脸黑的,狠不能冲上去,给孙云梅两耳刮子!这个蠢货,掉人家套里了都不知道。

第5章 老周

与此同时,马秀英在生产大队的老屋那,找到了江红英。

江红英正在和几个下放的知青商量,打算在除夕晚上,给大家弄几个节目,也好热热闹闹的过年。

红英,你快跟我来,家里出大事了。马秀英急的拉起人就走。

江红英吓了一大跳,连忙说了几声抱歉后,跟着马秀英走到了外面,然后就听马秀英三言两语的把事说了。

什么?我姐夫他!!!怎么会这样!

这也是命,啥也别说了,你赶紧去找小树和小木,然后带着他们回家,我得赶紧去看看你姐。马秀英交待完就大步流星的往李家走。

刚走到一半,她就碰到了生产大队的队长高亚光。

高亚光身边,还站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只不过那军装有些旧。

按理,这会马秀英没功夫去打量外人,可就因为那人穿着军装,所以她仔细看了两眼。

就觉的那男人,长的相貌堂堂,浓眉似剑,眼若星辰,就连那一米八多的身高,都和她那苦命的女婿,一模一样。

顿时,马秀英眼眶都有些发红。

都是军人啊,眼前这个,咋就命那么好呢,不是她思想觉悟不高,而是一想到大丫头从今以后要守寡,她这心里,就跟泡开的酸菜一样,难受的很。

高亚光一早就出门接人了,所以并不知道村里出了事,这会看到马秀英,就开口叫住她道。

马婶儿,你这是要去哪啊?

去我大丫头家。

哦,那就是李叔家喽?

对。

那正好,老周也要去李叔家,不如请马婶帮我把他带过去,我早上出门到现在,还没吃饭呢,现在实是饿的很。高亚光叹了口气,也不等马秀英拒绝,转头便对穿着军装的男人道。

她是你要呆的那家XF的娘家妈妈。话一说完,高亚光怔了怔,自己都觉的拗口,连忙改口道:这个队里做主,把你分到李叔家,原因你也知道,李叔的儿子在部队,他叫李琛,也不知道你以前认不认他。

男人面无表情,硬绑绑的道:不认识!

部队那么多人,叫李琛的,多的去了!他怎么会认识。

高亚光干笑了两声,自然也明白,部队人多,不可能谁都认识谁,更何况,眼前这位,还是犯了作风问题,被下放到这劳动改造的首长。

行,不认识那就不认识吧,说不定以后他回家省亲,你们还能认识一下,咳咳,这位就是李琛的丈母娘马婶儿,也是李叔的亲家,这样介绍,你应该懂了吧。

男人心里冷哼,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的道:懂了。

可马秀英听高亚光说,李琛还能回家省亲,心里就哭的稀里哗啦。

见男人总是板着脸,说话也像在部队,高亚光就心里怵的慌,连忙转头又对马秀英道。

马婶子,他叫周诺辰,以前也是个当兵的,上面把他放到咱们村劳动改造,大队决定,就让他住李叔家的牛棚,正好你也要去李叔家,那就劳烦你给顺路带过去行不?

马秀英本想拒绝,可最后看了眼周诺辰的军装,终是抹了把眼泪,答应了下来。

刚要领着人走,周诺辰却停下了,板着脸道:不妥,你们还是给我重新安排个牛棚吧。

高亚光瞪眼:那不妥了?

李叔家有EX妇。而且男人还不在家,是个军嫂,那他老周就不能去祸祸人家。

高亚光一时还没拐过弯,怔怔的问:那又怎么样?心想,你一个犯了错误下放的,还自己挑上了,岂有此理。

周诺辰瞪他:他男人在部队吧!

对啊,那又怎么样?高亚光调子都高了三分,脸色有些不痛快了。

旁边的马秀英倒是听出了意思,有气无力的道:我女儿不在家住,她跟着我们住娘家,李家就我亲家一个人。

周诺辰这才唔了一声:那没事了,走吧。

这下高亚光才反应过来,人家是怕瓜田李下,顿时无语的呸了一声,心想,你丫的一个犯了作风问题的黑五类,居然在他们村,还讲究瓜田李下了,玛了吧子的。

事情办妥了,高亚光也就赶紧往家回,而马秀英领着老周,便往李家走。

结果,人还没进门,就听到正屋里孙云梅大声的骂道: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们这些外人插什么嘴?就算你是小岗村的支书,也没道理替我二哥做主吧?

玛了吧子的,去去去,把他们东沟村的支书给我叫来,今天这个主,我还就是要替老李头做了。

周长兴被气的不行,要不是看孙云梅是个女人,他都想拿出鞭子,先抽了她再说。

转头,周长兴看着李老汉道:老李头,当年你和李琛被本宗逐出来,要迁到我们小岗村,手续还是我办的,今天你就表个态,这两兄弟你要认呢,就点点头,不认呢,就摇摇头。

被架到火上烤的李老汉,人都傻了。

他都想不明白,今儿个这是闹什么。

与此同时,江丫头全身也紧绷了起来,公爹的这个表态很重要,重要到,可杜绝一切麻烦。

一时间,整个屋里都没人吱声了,就是李大福和李三福,还有孙云梅,都紧张的盯着李老汉,生怕他摇一摇头,那今天的脸面,就算全丢光了。

从来没被人如此瞩目的李老汉,吓的全身直哆嗦,看看李大福,又看看李三福,最后把视线定在周长兴脸上。

啊啊啊啊李老汉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发出一长窜又单调,又急促的询问。

这一瞬间,江丫头眼神黯淡了几分,但转瞬即逝。

公爹的意思,她知道

其实,李琛不是公爹的亲儿子,而是公爹在1949年的2月4日拣回来,到如今刚好过了26个年头,李琛今年28岁。

当时,李家本宗的李太爷,不同意公爹养李琛,说他是个野孩子,如果公爹一定要坚持,那就带着李琛滚蛋,公爹也硬气,为了李琛就和本家断绝了关系,迁到了小岗村。

后来,本宗的李太爷死了,李琛也长大了,参了军后,每个月都给李老汉寄工资,李老汉苦尽甘来,李大福和李三福,便时不时过来走动。

久而久之,他们兄弟间的情份,也就慢慢修补了起来。

所以,江丫头知道,李老汉心里,是认兄弟的。

第6章 兄弟

李老汉没点头也没摇头,一长窜的啊,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连向来有主意的周长兴,也弄不明白,他那些啊啊啊啊,是想说什么,让他写字吧,他又大字不识,那现在怎么办?

老李头,你想说什么?

李老汉急的满头是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大福,却说话了:我二弟是想问,认兄弟的事和李琛死了的事,有什么关系。

周长兴怔了怔:是这样吗?

李老汉松了口气,眼里噙了泪的点头。

这下把周长兴难住了,其实,被孙云梅闹成这样,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认不认兄弟。

这时,江丫头开口了:爹,如果您认了兄弟,三婶处置我,就是自己家里的事,外人不得插手,您要不认兄弟,那三婶就是个外人,她就没有资格处置我。

一句话,拨开云雾见月明。

除了李家人,满屋的乡亲们,全都明白了,而匆匆赶来的马秀英,连忙挤开人群,走到了江满军身边。

李老汉见亲家母来了,还朝着她点了点头,过后才冲着江丫头急:啊啊啊。

爹,您是想说,三婶为什么要处置我对吗?

李老汉又连忙点头,激动的头上都冒了汗。

江丫头却不急,神情淡然的端起泡了山参的水,递到李老汉手上。

很简单,因为大伯和三叔,还有三婶认为,李琛去了,我这个未亡人,就不是您的EX妇了,早晚是要改嫁的,所以,他们不想等我改嫁,而是直接把我处置出去,这样一来,又省事又省钱。

江丫头把钱字咬的很重,话更是意味深长,再抬头看李大福和李三福夫妇时,就见他们的表情,宛如活见鬼。

虽然事实就是她说的这样,但从她嘴里赤果果的说出来,李大福还是很尴尬的。

只有李三福一脸,你很识趣的表情。

孙云梅更绝,直接理直气壮的道:没错,我们就是这个意思,更何况,你嫁过来八年,也没尽到做EX的本份,既然早晚要改嫁,那就先把话说清楚,等琛哥儿人运回来,上山的时候,你就不用去了。

一句不用去了,就相当于把江丫头,彻底跟李家划清了界线,从此也不算是李家的人。

马秀英听完,气的肺都差点炸开,刚想起高腔替女儿讨公道,江丫头就沉声道:娘,您别急,让我自己来问!

说完,她看着孙云梅:三婶口口声声说,我嫁进来八年,没有尽到做EX的本份,那么我就想问问三婶,你想要的EX本份是什么?

孙云梅挺了挺胸,舔了下发干的嘴巴道:这还要我说?呵呵,好!咱远的先不说,就说今天吧,我们把你公爹抬下山的时候,你在哪?进了屋后,这冷锅冷灶的,你又在哪?

在娘家!江丫头平静的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就在这时,站在人群后周诺辰,眉头皱了皱。

你也知道是在娘家啊,我还以为你不敢承认呢,嫁进来八年,除了李琛回来,还有生孩子坐月子,你全在娘家呆着,连公爹都没侍候过几回,这世上有你这么做EX的吗?我也是快要当婆婆的人了,如果我EX妇是你这样,我早八百年前给轰了出去。

孙云梅喊的石破天惊,好像江丫头在娘家住,这多么罪不可恕的事。

相比起她的义愤填膺,小岗村的乡亲们,却是无语的翻白眼了。

刚才还快人快语的左婶子,差点又要忍不住,上来说几句,但江丫头却压了压手心,似笑非笑的道。

我住娘家,是李琛要我住的,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他常年在部队,家里就我和公爹两个人,我又年轻,难免会惹人口舌,现在三婶这么说,是指李琛他安排错了吗?

孙云梅顿时愣了神,脱口道:李琛让你回娘家住的?

对啊,而且他还告诉过周支书。

拿出烟枪来抽了口烟的周长兴点了点头:没错,李琛和江丫头刚结婚那天,李琛就过来找我商量,而且我也同意了。

一个年轻的小XF,和一个哑吧GG,常年住在一起,瓜田李下的,就算没什么事,也难免会被人拿出来开玩笑。

有时候玩笑若是开多了,那没有的事,也会变成有的事,所以李琛的决定,周长兴是支持的,小岗村的乡亲们,也都是知道的。

只不过小岗村的人知道,东沟村的人不知道啊,比如说孙云梅。

倏然,孙云梅脸黑了,强词夺理的道:好,就算她回娘家,是李琛同意的,那她就不用侍候GG了吗?就任由我二哥天天冷锅冷灶,连口热水都没得喝吗?

旁边听着好戏的左婶子,终于忍不住的又插了句:那是你是要江丫头过来,天天给李哑吧暖被窝吗?

众人又是哄堂大笑。

孙云梅脸色都青了,指着左婶子全身都发抖:你,你,你

左婶子才不怕她,眼一翻,语速飞快的道:你喜欢跟你公爹热热呼呼的过,也别扯上人家呀,真是不要脸。

你才不要脸!孙云梅要吐血了。

眼看话题又要扯开,江丫头感激的看了眼左婶子,不紧不慢的把话接上:我公爹这里冷锅冷灶,那是因为有我天天送饭,就是这屋子,我也是天天过来收拾的,爹,是这样吗?

老脸有些发烫的李老汉,忙不跌的点头。

这下孙云梅有些哑然了,仿佛憋了一肚子坏水,却倒不出来一样,过了好半天,才咬牙切齿的道:那你早晚也得改嫁,我还是那句,既然你早晚要改嫁,那琛哥儿上山的时候,你就不准去。

马秀英快要忍不住了,刚想说不去就不去,江丫头就高声道。

我说过了,我生,是李琛的人,死,是李琛的鬼!这辈子我嫁他,我不悔!不论他是活着,还是死了,我都不可能改嫁!

这句话,江丫头说的掷地有声,站在人群后的周诺辰,眼都亮了三分,高声喊道:好!说的好!不愧是咱们当兵的军嫂!

周诺辰声音又大又洪亮,骤然把屋里的人,全吓了一跳,纷纷扭过头去看他。

与《重生七五春色撩人》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