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谁敢惹凤云曦战倾城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王的女人谁敢惹

时间:作者:冰绫蓝月

主角是凤云曦战倾城的小说名字叫做《王的女人谁敢惹》,这本书是由作者冰绫蓝月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王的女人谁敢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王的女人谁敢惹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王的女人谁敢惹主要讲述了:这话一句是皇帝说的,一句是皇后说的。但她算是听出来了,这三个所谓的长辈,都跟他作对!他大爷的!凤云曦听到这话,忽然替魏嬿婉有些不值。这女人命太苦了,太苦了。作...

主角是凤云曦战倾城的小说名字叫做《王的女人谁敢惹》,这本书是由作者冰绫蓝月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王的女人谁敢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王的女人谁敢惹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四章:公主的裙子在飞舞

这话一句是皇帝说的,一句是皇后说的。但她算是听出来了,这三个所谓的长辈,都跟他作对!

他大爷的!

凤云曦听到这话,忽然替魏嬿婉有些不值。这女人命太苦了,太苦了。作为太后的棋子,父亲的棋子,皇帝的棋子。承载着所有的嘱托嫁给凌亲王,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王妃,竟然在被公主如此怼对之下,没有谁替她说一句话。

这太后的话她可是听得真真的,意思就是说,她的公主受宠得很。她虽然是王嫂,但也必须的让着她。

而皇帝的意思,也非常明显。她虽然现在是王妃,但也请注意自己的身份。

这皇后的话就更加过分了,意思就是说,她本就是庶女出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做了王妃。但勾引人这套把戏可不能丢。

反正都在骂魏嬿婉不是个好东西!

这群人利用了人家还骂人家不是个好东西,凤云曦表示,特么的!简直是找死!

既然自己的出现害死了人家,可如今,怎么能算了。

凤云曦微微动了动内力,她闭了闭目。不动神色的扬了扬手。只见一阵风过去,衣裙翻飞。云紫洛整个人的衣裙被掀起来,就连褥裤都被掀起来了。

能清晰的看到云紫洛的大腿,白花花的一片,全部露在外面。这风真大!就连太后和皇后,都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衣服。可奇怪,就这个地方有风,别的地方都没有。

两个尊贵的女人坐在还好,可云紫洛站着啊。那衣服怎么弄都弄不下去。

哎哟喂,我的公主。您这是怎么了?小心您的玉体啊。侍女连忙跑过去,将披风盖在身上。

我也不知道啊,天呐,怎么回事。

云紫洛用力的去护住衣服,然而,这一刻就连披风都被挂起来。白皙的大腿,全部呈现在别人面前。

胡闹,还不下去。作为公主,成何体统!

皇后这一次,是真的看不下去了。连忙遮住自己的眼睛,不堪入目的模样。

洛儿,哀家平时太宠着你了。还不下去!

女人啊,平时就算是脚都不能露给别人看。身子的下半截通常遮得严严实实的,可眼下,却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连大腿都看见了。再说,这后宫,让皇帝看到这一幕。又怎么能不挨骂。

云紫洛没了办法,只得一溜烟。跑得没了影,然而再次之前,那白花花的大腿还是露在众人面前。直到跑了好远,没了人影。这裤腿又下去了。

当然,她打死也想不到。这一切,就是丞相那个人人都瞧不起的庶女,只会用自己的皮肉去勾引男人的那个庶女干的。

婉儿!

太后转身,眼色严厉了几分。而对上的,依旧是凤云曦那张呆萌,仿佛与世无争的脸庞。

啊?母后,我不会计较,儿臣当然不会给跟云紫洛公主计较。

凤云曦说着,跪在地上。还不忘给太后锤了锤腿,一副好EX的模样。看了,竟让人骂不起来。

刚才是不是你干得?

太后怒道,自己养的公主差点名誉毁尽。

啊?什么是儿臣干的啊?锤腿吗?云曦儿一脸呆滞,儿臣不应该给您锤腿吗?

不是

太后想说什么,但见到这幅模样。竟是怎么也怀疑不起来。丞相家的三小姐,可是一点武功都不会的。这种隔空操作,谅她也不敢,再加上也没这个能力不是。

母后,皇兄皇嫂,若是没什么事。儿臣跟王妃就先告辞了。

凌亲王说着,寸步不离的,就这样拉着凤云曦转身就走。凤云曦被拉着,也没有再说什么告辞的话。她早就厌烦了这里,早点走不是正好。

你们说,今天这个魏嬿婉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哪里不对,儿臣觉得很对。这女人最会的,就是取宠献媚。刚才不是这样吗?洛公主就算欺负他,还不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虽说是这样没错,可是今日洛儿也没讨到便宜。反倒是差点名誉毁尽。

皇后不说话了,或许,真的只是风的原因?

不!哀家总觉得这个女人有点问题。

太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姑姑这么说,臣妾也觉得,怕是有问题。

皇后沉思片刻,凌亲王成婚的时候明显的对这个王妃不满,可如今,这竟然还跟她洞房了。今早的态度看起来,怕是默认了这个王妃。姑姑,若是这个女人真的被换了,那我们所做的一切可就功亏一篑了。

请安之后,凌亲王只是送她上了马车。听说自己的便宜夫君要议朝政,凤云曦高兴得屁颠屁颠的说再见,拜拜,晚点回来。

再屁颠屁颠的在马车里打起了盹

魏丞相的嫡女,嫁给了皇帝。不用谋算,直接就是皇后了。

而庶女,便是苦命啊。嫁给凌王做内应,可怜兮兮的。指不定哪天就被王爷杀了。

永远都是一颗棋子的命,做了棋子也就罢了,还得被骂。凤云曦都替那个可怜虫委屈着。与其这样活着,死了也好,死了一了百了。毕竟这夫君不爱,老爹不疼,还被利用的。

王妃,王府到了。

呼~

王妃

呼~

一阵阵小声的呼噜声从马车里面传来,打开马车,只见马车里面的王妃已经靠在上面,睡着了。口水都掉下来了,浑然不知。

王妃!

外面迎接的女人狠狠的吼了一声。

啊?着火了吗?着火了吗?凤云曦到处看了一遍,这才送了口气,喂,没着火,你喊什么喊啊。

额,王妃娘娘。贱妾等,都在等着王妃回来,给王妃请安呢。还请王妃起来,接受妹妹们的请安问好。

说话的,是凌亲王的侧妃。说是侧妃,其实这王府这么多女人,没有一个,是王爷动过的。只不过是被送过来养在这府邸中。

毕竟送过来了,再送回去也不太好。所以,凌亲王为了稳固地位,也不得不把这些女人养着。

第五章:你们要侍寝啊

请安就不必了,咳咳,本妃困倦了。你们都散去吧。凤云曦随手摆了摆手,任凭侍女扶着,走进王府内。

众人不依了,这请安是我们王府这些侧妃和夫人们的义务,若是王妃不管我们。我们这些做妾的,可如何生存。

凤云曦大致看了一下这些女人,数了数,战倾城有十八房夫人啊。咳咳

是啊是啊,王妃娘娘。这王府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可需要您来料理啊。您可不能不顾我们的死活啊。侧妃道。

是啊是啊,王妃娘娘。您如今算是位置稳定住了,可我们不一样啊,我们虽然是王府的女人。但也只是王爷名义上的女人。根本就没法算得上是王爷真正的女人。若是这样下去,岂不是

王妃,您可不能因为你是王妃。就独享王爷。

凤云曦被指责得有些羞愧,瞥了撇嘴,笑道,众位夫人都进来吧,这事,我们关着门说。

哎哟

管家看到凤云曦这小可怜,忽然之间有些同情,毕竟这个王妃傻兮兮的,不知道这王府女人们争宠有多恐怖,王妃,要不要去请王爷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我是王妃我怕谁。

额这

王妃都说了,让你出去。还不出去!

几个夫人,在得到王妃的许可之后。把操心的管家赶出去,大门一关。十几个女人在里面做什么,完全不知道。

但管家心里有个不详的预兆,总觉得王妃要受欺负了。

看来这事,得告诉王爷。若是王妃受欺负了,王爷得心疼啊。管家操心的拉着个苦瓜脸,这便在门口去等着王爷了。

房间内

说来说去,不就是想侍寝吗?

凤云曦打了个哈欠,坐在椅子上,一阵困倦袭来。

你们谁想侍寝,来来来,想侍寝多少天。都报上来。凤云曦很慷慨,给人一种王爷不要钱,随便送的感觉。

多少天都可以吗?宁夫人问她。

这多少天呢,得看你们给什么好处。凤云曦笑道,谁给的好处多,我自然就先安排。

王妃,您准备要什么好处?侧妃问道。

这样吧,我们今天来一个拍卖会。九十九两银子起拍,从现在开始,公开竞拍王爷夜晚的使用权。

凤云曦说完,随手拿起鸡毛掸子拍了拍桌子,好,从现在开始叫价。价高者得。

虽说这凤云曦如今是王妃,但其实也是有名无实的。毕竟只是暂时的,迟早要跑路的。如果能赚些银子再跑,那就完美了。

这样好啊,王妃

众位夫人这下得意了,花钱就能买到王爷,就能侍寝。那可划算了。

这起拍价真棒,我先来。一百五十两银子宁夫人一拍桌子。

哎哟,这出手阔绰。我喜欢!

这算什么,我出二百五。出二百五的是朱夫人。

三百五

四百五

五百五

六百

凤云曦听得越来越来劲,但是加到后面,就变成了这样。

六百零一!

六百零二!

凤云曦开始打瞌睡了,觉得没意思,这些个女人不肯出钱,又不肯放手。所以,便一两银子一两银子的较劲。

一千两!

直到最后,侧妃娘娘霸气的,看不下去了。把银子直接提到一千两银子。并且,把一千两银子放在凤云曦面前。

要知道,就算是一个侧妃。一个月的月俸也不过百两银子。一千两银子,就为了侍寝一夜,也算是出手阔绰了。

好,成交。今晚一定把王爷送你房间。

凤云曦非常慷慨,毕竟也是个白来的便宜夫君。这一晚上能给她带来一千两的好处费,还是不错的。

打开门,管家坐在地上。看着一个个出来的夫人锤头丧气,只有侧妃,满心欢喜的出来。你而云曦儿,一句话也不说。

王妃,他们是不是欺负您了?

管家看着凤云曦的模样,委屈道。

没事!

凤云曦点了点头,转身走进房间,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

言落,凤云曦将门关上。

管家看着闷闷不乐的凤云曦,忽然替她委屈,唉,王妃真是太善良了。竟被欺负成这样。看来这事得告诉王爷,不然,王妃心底善良。必定不会告诉王爷,自己被欺负了。

床上,凤云曦看着那一千两银子。满意的在床上打滚,哈哈大笑。

哈哈哈,太棒了。每天这样赚一千两,那十天就是一万两。太棒了,便宜夫君,你真的是我的财神爷。

凤云曦想清楚了,她要在这个地方待一段时间。待到战倾城对她完全对她不感兴趣,然后完全的爱上别的女人。那么,到那时候她肯定已经把整个王府都找了一遍。然后拿到藏宝图,桃之夭夭咯。

凤云曦觉得自己的计划真的非常完美,但在此之前,她还是希望睡一觉。昨晚在战倾城的怀里睡,不太习惯是一回事,还有就是,折腾了半夜又起得早。

她早就困了!

对,吃了睡,睡了吃。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此了。最重要的是,在这个王府还有银子赚。

凤云曦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来了。黄昏十分,出门的晚霞十分好看。吃过晚饭,听说战倾城在书房内。

凤云曦便开始打定主意了,听说王爷还没吃饭。便走进去,亲自端了碗羹汤过去。

爷!

凤云曦讨好的走过去,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一般。然而,这个高冷装逼的貌美便宜夫君,并没有理会她的殷勤。

爷,你坐好!

凤云曦把羹汤放好,渴了吧,饿了吧,累了吧。

言落,她亲自把战倾城手里的书拿下来。放在一边。然后把羹汤放在他旁边。而自己,乖得像猫一样。站在他身后,给她捶背。

你这样,本王若是真的吃东西了。得被你打吐出来!

战倾城很淡定的说出自己的无奈。

凤云曦撇了撇嘴,尴尬的停手,咳咳,爷,是这样的。妾妃想问王爷一个事。

第六章:侍寝风波(1)

嗯?

凌亲王自顾自的喝了一点羹汤,终是蹙了蹙眉。停了手。

今晚,爷准备去哪个院子呢?

凤云曦将手里的绿头牌拿出来,放在战倾城面前。侧妃的牌子,就放在战倾城面前。

战倾城看了看那些牌子,府里的十几个夫人,所有的牌子全部在面前。唯独没有正妃的牌子。毕竟,这正妃的住所便是王爷的住所。所以,正妃侍寝从来不需要绿头牌这种东西。

战倾城沉思片刻,丝毫没有想要找女人侍寝的意思。这些牌子其实说到底,他一次都没用过。有的看起来都有岁月的痕迹。

你当真想本王翻牌?战倾城唇角微勾,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的是的。

凤云曦像是那青楼里的头牌一样,阿谀奉承,温婉一笑,爷,妾妃劝爷雨露均沾。

既然如此,那便翻吧。战倾城阴沉着个脸,忍着要将凤云曦大卸八块的冲动。随手抽出一个绿头牌。

爷,程夫人左边脸上有颗痣。那痣可丑了,听人说这样的女人会给夫君招祸。凤云曦主动走过去,将绿头牌收回来,爷,我们重新选一个。

战倾城好看的眉头一蹙,眼底泛起一抹精锐。似乎,这瞬觉得这丫头有些趣味。便又重新拿起了一个绿头牌。

爷,叶夫人最近身材发胖。可能不太适合侍寝。

爷,王夫人夜里喜欢放屁!

爷,蔡夫人太瘦了咯人!

爷,莫夫人

总之这王府的十几个夫人都被她诋毁了一遍,战倾城平静的看着她绞尽脑汁的编造这些夫人们的不足。似乎觉得,很满足。

当然,其实这些可都不是假话。这些都是凤云曦从管家那里偷偷套出来的。管家告诉了他好多这府邸的事,当然,其实虽然这里她不太适应。但毕竟跟宝月国的皇宫也相差无几。也没什么好习惯的。

继续编,本王听着。

难得战倾城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听他编造。

凤云曦看着手里的绿头牌,擦了擦汗水,爷,这十几个牌子已经被翻完了。只剩下侧妃的牌子了。

那本王问你,侧妃能不能侍寝?

战倾城饶有兴致的问,似乎等着凤云曦,看这丫头还能编造出什么样子的谎言。

侧妃嘛,虽然比本王妃长得稍微次了点,做羹汤也差了点,也没本妃可爱。但侍寝这种粗活,交给她最合适了。凤云曦将侧妃的牌子交给战倾城,侧妃身子不胖不瘦,体力合适。必定能跟爷鸾凤和鸣,天上人间,一夜春宵。翻云覆雨,必定让爷畅快淋额淋漓

滚!

战倾城气得头发尖都竖起来了,拍桌大怒。

爷,你怎么了?侧妃这么美,你不亏啊。凤云曦周身一颤,一脸懵逼的看着战倾城。

只见下一秒,战倾城气得直接将羹汤摔在地上。阴沉着脸,羹汤盐太重了,滚出去重做。

我尝过了,明明刚刚好。凤云曦委屈道,这可是她唯一会做的汤。也是她最喜欢的汤。虽然不太好,但怎么也不至于盐太重了吧。

本王说盐太重了,就是太重了。重新做!

战倾城一脸霸道,说一不二。

哦!

凤云曦撅了噘嘴,嫣嫣的走到门口。趴在门缝上面又问了一句,爷,说好了。今晚侧妃侍寝。

本王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战倾城声音带着浓浓的怒火以及霸道。

那既然去哪里都行,那不如就去侧妃哪哪里吧。

凤云曦吞了吞口水,他大爷的,这一千两银子不好赚,真的不太好赚。此时此刻,凤云曦真的觉得委屈。非常的委屈。

比如,此刻,那一道犀利的光直接朝凤云曦射过来。就像是一把利剑。凤云曦差点没直接吐血。好可怕的眼神,凤云曦决定还是龟缩在自己的房间。

不过好在,凤云曦从管家那里听说。凌亲王晚上会去侧妃那里。管家跑过来非常替她委屈的告诉她,说她变了,不会争宠了。还说战倾城从书房出来,便直接去了侧妃那里。

凤云曦没心没肺的笑了笑,晚饭非常开心的吃了一大碗。然后便早早的关了门直接佯装睡觉。就连身边的那几个丫鬟,也直接丢到院子外面去了。

什么鬼王爷,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一起。凤云曦自然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阴差阳错的成为王府的王妃,也是有目的的。不然,以她的身手想要离开王府。就算是战倾城再厉害,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机会。

凤云曦的目的很明显,她要找到藏宝图。这藏宝图,便从战倾城的房间开始找起。

凤云曦在床榻上翻了许久,把地上的家具大大小小的都翻弄了一遍。当然,她此时此刻并不是那个弱小只会魅术的魏嬿婉。她是凤云曦,凤凰真经的传人。

虽然很多家具很大,但是,只有凤云曦知道。即便是一块石头,她也能轻而易举的抬起来。

战倾城今日不回家,她几乎是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在这个房间里面搜。如今她的身份,在这整个王府畅通无阻。她怕什么!从这个房间搜起,所有的房间,她都要搜一遍。

凤云曦坐在床上,看着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家具里面没有,那么,这个房间自然有暗格。于是,她又把整个房间的挂画全部取下来欣赏了一遍。依然没有!

正当凤云曦感觉到非常挫败的时候,一幅画引起了凤云曦的注意。她微微扬手,一道内力在手中聚集。许是累了,便直接用内力控制着那画。将画取下来。

那画是古代的油画,画面上只有一个背影。那是一个女人,身着白衣,在花丛中奔跑。图片非常唯美,凤云曦几乎失神。哪个姑娘这么漂亮,而且能入得了战倾城的眼。

她仔细看了,这小子的房间只有这一幅画是女人的画象。而且,居然只有一个背影。那背影她并不知道是谁,但那背景,却似乎有那么一丝似曾相识。

不过,凤云曦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不是欣赏画的时候,而是,藏宝图!

与《王的女人谁敢惹》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