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霸四方龙天羽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争霸四方龙天羽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争霸四方

时间:争霸四方作者:众神之门

争霸四方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龙天羽的小说叫做《争霸四方》,是作者众神之门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黄石公从容自若道:虽然星象错乱,不能预测最后明主,但秦王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滥用酷刑,焚书坑儒,以至民心向背,灭亡只是迟早之事,而且胡亥荒淫无耻,又无其父的雄韬武略,只怕一旦有兵作乱,便难以遏制,牵一发而动全身...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争霸四方》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四章文韬武略

  黄石公从容自若道:虽然星象错乱,不能预测最后明主,但秦王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滥用酷刑,焚书坑儒,以至民心向背,灭亡只是迟早之事,而且胡亥荒淫无耻,又无其父的雄韬武略,只怕一旦有兵作乱,便难以遏制,牵一发而动全身。

  淳于婉儿黛眉轻蹙,沉思半晌,有感而发道:干爹此言有理,古人常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环顾烁今,残暴者肆意享乐,失去民心所向,为皇室覆灭种下祸根!

  龙天羽被二人的话引入深思,脑海中浮现出历代王朝由兴起到灭亡,久乱必衰,自古已然,不由感慨道:不错,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如今大秦外强内干,好比一只纸老虎,不足为患;倘若时机成熟,一竿揭起,万人呼应,那时强秦自危!咦干嘛这么看我?

  原来二人被他精辟言论所打动,更为他新颖的词语所折服,一双秀眸异闪,一对炯目精光,二人咀嚼话意,怔怔地凝视他半晌。

  淳于婉儿回过神来,崇拜道: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还有谁能比夫君讲得更透彻精辟呢?纸老虎是玩偶么?

  龙天羽搔着头皮,心想真是无心插柳,谁想得到唐朝魏征的话竟这么精辟,连古人也被此句折服,尴尬道:纸老虎?就是就是画在绢帛上的老虎,只是吓唬人罢了!

  唉!跟古人说话也真够麻烦的,除了去掉口头常用交际英语,带上古风后,还要另附翻译。

  淳于婉儿笑靥如花,脸颊现出迷人梨涡,抿嘴道:呵呵,人家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新颖有趣的比喻,婉儿爱煞夫君了。

  黄石公捋着胡须叹道:一竿揭起,万人呼应,老夫自以为敝徒张子房的见识,已是世间少见,堪为奇才,没想到天羽的才学较他还犹有过之,看来倒是老夫敝帚自珍,小觑了天下的英雄!

  自今日起,无论如何,老夫也要收下你这个关门弟子,将我这一生所学,包括《太公兵法》倾囊传授天羽,将来率军布阵、占易星象,必有意想不到的良效,望天羽如何也不能推却!

  龙天羽心叫惭愧,看来张良已经学艺有成,不知道现下是否怀才不遇,寻找良主呢?如今距陈胜大泽乡起义,尚有半年的时间,张良应该还没有遇到刘邦!

  当下拱手回道:干爹如此器重天羽,晚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黄石公欣然道:哈哈,天羽无须过谦,你将来必会成为一代叱咤风云的人物,能把干女儿托付于你,老夫甚是欣慰。

  淳于婉儿脸上一红,挽上龙天羽的手臂,娇憨道:干爹怎么又扯到婉儿身上哩?反正反正婉儿是永远不离开他的了。

  接下三个月来黄石公兴奋地将平生逐一传授,幸好龙天羽在大学期间读考古系时,曾研究过篆字,由佳人陪读一遍后,在脑海中破译成简单宋体汉字,全部默记下来。遇到不解之处,后者皆能一一解说,使龙天羽迅速融会贯通,不禁钦佩佳人的才学渊博,难怪可以称冠天下。

  龙天羽经过反复思考,将奇门遁甲分成两类,一类为数理奇门,一类则为法术奇门。

  前者就是利用《周易》八卦、洛书九宫和六十甲子等天文历法知识,将时间空间、天地人结合在一起,进行预测,选择有利时间方位的一种途径,只要用于军事上行兵打仗,选择天时、地利、人和、帮助决策。

  后者与道家和种种法术比如念咒等纠缠在一起,迷信成份较重。

  三个月来龙天羽白天研究兵法天书,晚上与佳人携手共游仙境。

  这天夜里,龙天羽忽地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婉儿!干爹竹屋一里外有间房舍,整日闭门,我昨日却见从中走出一位老者,在房前背手伫立良久又回到屋去,不知那是何人?

  淳于婉儿慵倦不胜,伸手在他的胸膛画着圆圈,娇声道:噢,他呀!他是干爹年轻时候的故友,十年前搬入黄石谷中居住。婉儿也只和他见过两次面而已,听干爹讲,那位先生姓曹,名秋道,是位当时称雄七国的用剑高手,世称剑圣。

  二十多年前曾与一位秦国上将军比武,二人棋逢敌手,难分轩轾;而后无缘再战,一直引以为憾。曹先生待齐国灭亡后便居于谷中,整日闭门悟剑,寻思破解对手之法,一年方出关三日,屈指一算,这几日时候相近,正是出屋练剑之时;夫君千万莫要接近,他不喜欢外人在旁的,剑光无情,可非儿戏!

  龙天羽怕佳人担心,恩的应了一声,心中却想:用剑高手?世称剑圣?不知他有没有武侠小说中飞檐走壁,剑气伤人那么传奇?

  他越想越兴奋,自己也算特种兵王,但是回到古代,自己的剑术有待提高,还没有见识到当世的绝颠武者,因此心中渴望一见,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龙天羽见佳人呼吸平稳,已经睡熟,轻轻挣脱婉儿四肢的缠绕,悄悄翻身下床,披上衣衫迈出门去。

  月朗星稀,柔光泛碧,龙天羽借着月色,走在幽谷小径,榕树、银杏、雪松、水杉、木兰各种树木交错其间,芳草缤纷,佳木繁荫,峻岭叠翠,深谷回环。

  踏着清辉的月光,不出半盏茶的工夫,便已来到那间房舍附近,渐闻林中枝叶沙沙作响,飞沙走石,嗤嗤一阵剑气破空之声,传入耳来,森寒犀利。

第十五章夜战剑圣

  龙天羽轻步走到一棵大树后,拨开枝藤,遁声望去,只见竹舍前一块空地上,青光闪闪,盘旋飞舞,在剑光核心,纵横挥剑的白须老者正是曹秋道,而且在他周围丈许之内,仿佛有一股气团围绕,似乎是传说中的先天剑气。

  剑似游龙,韵度自如,步法敏捷,迅速无伦,特别是他的用剑气势犹如千军万马奔腾一般,风声飒然,余力所及,只震得地上尘土飞扬,沙石激荡。

  龙天羽暗暗心惊,心道:我的乖乖!难道传说是真的?武者的先天剑气,可以出体伤人,杀人无形,我离这传说中的境界,还差很远啊!

  正当他胡思乱想之时,忽然眼前人影一闪,尚未看清何物,只觉森冷的寒气迎面击来,同时一股泰山压顶之势罩住自己的周身,风声急促,先声夺人。

  龙天羽容不得多想,也来不及定神去看,凭着自身对环境改变而生出的条件反射,身子蓦地一斜,避开森寒冷光,接着一个箭步,窜出四五步外,迅捷转身,凝神瞧去。

  只见身前丈许远处,仗剑而立着一位六十左右年纪的灰衣人,黑白相间的头发披散宽广的肩膀处,相貌奇岸,鹰眉剑目,眼神有如汪洋之海,宁静无波又深不可测,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感觉,诡异深沉,不怒而危。

  龙天羽倒吸一口凉气,失声道:曹秋道?

  那人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身体仿佛散发出彻骨的寒气,笼罩着周围,点头道:没想到竟然有后生晚辈还认得出曹某,瞧你年纪轻轻,身手利落,能躲过老夫冷袭一剑原也不易,只可惜你闯入禁地,休怪曹某剑下无情!

  龙天羽在对方霸道的气势下,不由暗自心惊,放着温香的暖帐不睡,跑到这自讨没趣又何苦由来?婉儿讲的倒也不错,剑光无情,岂是儿戏?

  但转念一想,自己也不是吓大的,什么大场合没见过,倘若恳求人家未必会心软,何况也不是自己的性格,能与这样的武道巅峰高手过招,本来就是一种殊荣了,或许能通过生死磨练,对自己的修为有大推进和感悟!

  当下怯意消退,傲气上涌,潇洒道:晚辈不才,倒要请剑圣前辈不吝赐教!

  龙天羽心想:与其担惊受怕,不如放手全力一搏!对方气势凌人,完全罩住自己,吞噬摧残着自己的斗志,高手对垒,决不能心却,更不能受对方的影响,正是:‘他强随他强,清风拂山冈!’

  曹秋道鹰眉颤动,被青年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见他须臾之间竟判若两人,此时悠然而立,神采飞扬,不禁微微一惊,暗忖:这小子搞什么名堂?面对自己的剑势竟丝毫不为所动,果然胆识过人!

  他嘴角溢出一丝笑容,似乎在缅怀过去的无敌风采,长啸道:三十年来,你是第二位敢站在老夫面前讨教之人,不过相对于那个人,你更从容,连兵器都没有便前来请招,然以为曹某是浪得虚名不成?

  龙天羽心神内敛,进入止水不波的澄明境界,观察对方每一个细微的变化,从而掌握他心理的变化,这便是龙天羽一直所奉行的心旨: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

  此刻他依然卓立不动,全无出手之意,淡淡道:那前辈还等什么呢?

  曹秋道何等人物,深明对方的心理战术上引诱自己,虽然气势并未因此而有任何减弱,但却被对方的傲慢而动气,心忖: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看他体内丝毫养住多少内劲,完全靠着身体的自然反射能力,那体质大有过人之处,倒是练剑的绝佳材质,且试探他一二!

  心下一定,曹秋道并没有发出内劲剑气,内敛了部分修为,仗剑在面前挽起一个平花,剑走偏锋,斜刺对方左肩,步若猛虎出笼,势如雷霆万均,汹涌浪翻般向龙天羽闪电击去。

  龙天羽意态自若,表面看似从容,心中实在七上八下,见对方身影闪动,犹如鬼魅,特别刺来一剑看似平平无奇,却使人生出无法匹敌之感,剑气森寒令他差点达到窒息的地步,暗忖乖乖不得了!

  生死悬于一线,更使龙天羽产生挑战生死极限的兴奋,当下收敛心神,待剑尖涌来之时,凭着感觉,身子蓦地右斜,同时右手从牛皮靴囊中拔出军用匕首,迎风斩下,整个斜身、拔剑、拦挡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动作清晰明快,妙至毫颠。

  当匕首击在对方刺来的剑身上,火光迸发,嗡嗡之声,良久不绝。

  龙天羽后退三步方化解余劲,只觉右手酸麻,心想:他这么一把年纪,腕力劲道却如此惊人!何况我的兵器短小精悍,双刃相碰,应该较他省了许多气力,否则震退何止三步?

  江湖常言:一寸短一寸险,避己之短攻己之长,现下惟有近身搏击,凭着自己先天反应与截拳身手,攻他个措手不及。

  曹秋道长剑被磕开,反退一步,虎口震动,心头一凛:这青年好俊的身手,抛开内劲不说,他身体的纯臂力与自己不相伯仲了,是个练剑的璞玉啊!

  当下有意逼发青年的潜能,唰的一声,剑芒暴涨,催动少许剑气,劲力激得嗤嗤一阵破风声响,起落飘忽,长剑如影行随,看似简单一剑之中蕴涵狠辣三招,将龙天羽裹入一团剑气之中。

  龙天羽见状方深切领会到这名闻天下的剑术大师,剑法实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看似平实无华,却大巧若拙,拥有令人不可抵御抗衡的霸气。

  想到自己平日所练习的格斗剑术,不但要手快、眼快、更要心快;提前捏拿对手所进攻的方位和力道,后发先制,以最短的截路击中对方要害。

  龙天羽感到剑风呼啸之声倏然而至,剑尖涌出,有如排山倒海袭来,剑招虚虚实实,似真实幻,似幻实真,当下豪气一激,仰天长啸,声若龙吟,也不去管它哪一剑是实,哪一剑是虚,果断沉腰坐马,挥起匕首如一泓秋水般,在门户前划出半圈寒芒。

  铿锵之声不绝如缕,二人以快打快,十多下交击就像一下骤响,可知交手瞬间的速度如何骇人!

  龙天羽施展浑身解数,左削右斩,闭上眼睛完全凭着感觉将对方凌厉无匹、天马行空的十多剑尽数接了下来,整个雄躯剧震,虎口渗出鲜血,右臂颤抖酸麻脱力。

  此时一番激烈斗剑,龙天羽体力快透支了,因为他没有真气护体,单靠纯肉身的体能,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激烈交锋,运当量太大了,心中暗暗心惊:自己已成强弩之末,倘若再斗下去,恐怕要支撑不住了,这个老匹夫还真是名不虚传,眼下该如何才能脱身呢?

第十六章拜师学剑

  正当龙天羽寻思如何脱身之际,面前的剑术大师蓦然中途收招,寒芒殆尽,身子退出丈许外,仗剑而立,满意笑道:不错不错,三十年来你这小子还是第一个站在老夫面前,处于被动守势却将这十几剑完全接下来的人,尽管老夫没用几成内劲,但你能把招数接下来,已经非常的难得了!

  无论臂力与胆识均是世间罕有,而且你竟能不靠双眼接招,而是全凭肢体感觉,即便老夫也是望尘莫及,想我曹秋道垂暮之年,竟能遇此奇才良玉,上天总算待曹某人不薄,也不枉我闭关悟剑几十年,终于后继有人!哈哈

  龙天羽愕然吃惊,心想真的假的?瞧他喜形于色,满脸兴奋之情,并非像装出来的,何况此时对方占尽上风,如若乘胜出剑,势在必得,没有使诈的必要。

  当下恭敬道:晚生论剑术远非前辈的对手,适才多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曹秋道深邃的鹰目射出精光,似对他非常欣赏满意,捋着胡须浅笑道:那不过是现下而论,只要老夫将剑法倾传于你,以你的天份将来必会称雄天下,成为新一代的剑圣!

  龙天羽仔细一想,此话不无道理,以自己对各方面融会贯通、举一反十的灵性,学剑自然手到擒来,犹豫道:可是无功不受禄,我与先生初次相逢,非亲非故,如何受得起先生错爱?

  曹秋道神光电射,见这青年丝毫不为自己绝世剑法所动,气度过人,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着不可一世的傲气,正合自己脾胃,心想:这般良玉打着灯笼也难找,无论如何亦要他做自己的关门弟子!

  此刻大手一挥道:老夫怎么会看错人?别再婆婆妈妈的,曹某人一生最欣赏爽快的汉子;无论敌友只要是真正的男儿,都值得尊敬!是大丈夫的,就痛快应了老夫。

  龙天羽想到自己来到这个弱肉强食、群雄战乱的时代,又无手枪傍身,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梦想,一定要把自己变成最强的人,从各个方面充实自己,现下已经学通了奇门遁甲、《太公兵法》,并结合自己二十一世纪作战的战术,从而形成了全新的战略思想体系,在作战策略上可说无懈可击,欠缺的只是古代行军布阵的实战经验而已。

  他虽然为特种兵王,拳头很强,武力不俗,但是返回古代,在这全民皆武、游侠遍地的时期,就不能算高手了,尤其是面对这样站在这个时代巅峰的武道剑圣,方知用剑高手的可怕,倘若自己不能孜孜进取,不断增强自己,终究会被时代所淘汰。

  龙天羽沉思半晌,坚定道:既然先生如此厚爱,盛情难却,在下倘若推辞,便是不识抬举,反而不够磊落!师傅在上,晚辈龙天羽在此有礼了!

  曹秋道心下甚喜,欣慰道:老夫一生所收劣徒之中,尚有四位还算勉强过关,只可惜四人天资有限,曹某人便根据其悟性,调教出四个不同用剑路线,分别以快、狠、猛、柔而出名,别人只道是四位高徒颇得真传,实不过三成而已!老夫常叹息,空怀一身绝世剑法,而无后继之人,今夜得见天羽哈哈,总算苦心人天不负,自明日起,你便每天清晨前来学剑,老夫定要把这一身绝学倾囊相授!

  龙天羽除了暗赞自己鸿运当头外还能说什么呢?当下拜过剑术宗师后,立下约定,便返回了才女的香闺。

  此后龙天羽每日天色微明便起床,来到竹舍前跟剑圣习练古代剑学,由于天资聪颖,配合以前对武术的理解,只要曹秋道演示一遍,便全部默记于脑海,逐一消化吸收,进步神速,两个月后,已经学全了剑圣所有剑诣和招式,即便与曹秋道过招,如果后者不动用先天真气,光是剑招外力比拼,百十回合间他也不会轻易落败!

  春去秋往,转眼小半年过去了。

  此时阳春三月,柳絮莺啼,幽谷内峭壁奇峰,树木成荫,湖波如镜,无限柔情。

  才女的香闺前一株株玉兰、樱花、芙蓉、木犀交错其间,姹紫嫣红、五彩缤纷。

  晨曦初照,树林中挥剑打斗着二人,一个鹰眉剑目、白须飘动,步似行云、招断意连,手中长剑盘旋飞舞,攻势犹如怒涛狂飙击出,另外一人目朗似星、面如冠玉,剑身如一,动似游龙,在对方强大森寒的剑气下,依然不动容色,韵度自如,无论攻势如何凌厉,总能配合敏捷身法和精妙的剑招将攻势化解无形。

  剑圣虽然运剑炉火纯青,经验丰富,却毕竟不如对方年轻力胜,三百多回合已过,仍未攻破龙天羽的门户,而龙天羽当然也奈何不了对方。

  双方又交击三十余剑后,曹秋道长啸一声,退出战圈,收剑而立,笑道:不错!果然乃奇才!只须数个月间,剑术便与老夫难分轩轾,倘若三年后那还了得?恐怕到时剑圣之名可要换个主儿喽!

  龙天羽仗剑悠然而立,谦逊道:师傅又取笑天羽了,您没有使出五成内劲,否则我早就落败了,再说师傅老当益壮,修心剑道,无剑无我!即使再过十年,师傅依然雄风不减!

  哈哈曹秋道捋着胡须笑道:老夫一生沉溺剑道,对世事无所留恋,正如《庄子-说剑》所记:‘天下好剑客,惟独吾剑痴’,记得三百年前一位著名的剑术家越女曾曰:

  ‘凡乎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如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遁行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将剑术道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日后你只要内外兼修,抽出时间打坐练气,修炼内劲,剑气出体,才会成为真正的用剑高手,现在还算是外家剑手,最后给你看样兵器,日后倘若碰到用此兵器的主人或传人,你定要多加小心!言罢转身回屋,片刻从房内取出一个花纹古朴,雕刻精美的木匣。

  曹秋道当着龙天羽的面,将匣盖打开,从中抽出一道青光,犹如一泓秋水,寒气逼人。

  龙天羽凝神瞧去,蓦然见到他手中的兵器,失声道:这是东洋刀?

《争霸四方龙天羽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