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汉朝中兴刘协张杨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第三次汉朝中兴刘协张杨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第三次汉朝中兴

时间:第三次汉朝中兴作者:董卓

第三次汉朝中兴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刘协张杨的小说叫做《第三次汉朝中兴》,是作者董卓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刘协及后世大众的普遍认知当中,古代那些士大夫都是有着光辉外衣的圣人。他们秉承儒家理念,效忠朝廷,道德至上,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可以抛头颅、洒热血,虽九死亦无悔。  可现在从董卓口中听到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样...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第三次汉朝中兴》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 爱国人士董卓

  在刘协及后世大众的普遍认知当中,古代那些士大夫都是有着光辉外衣的圣人。他们秉承儒家理念,效忠朝廷,道德至上,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可以抛头颅、洒热血,虽九死亦无悔。

  可现在从董卓口中听到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样。

  陛下,你不知道这些士大夫对废立一事的反应,但你应该记得,当初某家提议迁都长安之时,满朝公卿的反应吧?在刘协还震惊于之前的怀疑时,董卓又悠悠飘出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立时让刘协的思绪随之流动。

  董卓口中之言,是关东群雄起兵讨董卓、董卓商议迁都以避祸之事。当时刘协已为当今天子,自然记得那件事引起满朝风波,遭到了士大夫们一致的强烈反对。先后有河南尹朱儁、司徒杨彪、太尉黄琬、城门校尉伍琼、督军校尉周毖等人冒死劝谏。董卓为此还将杨彪、黄琬两人罢职,处死了伍琼、周毖等人,这时士大夫的抗争与董卓废少帝时的沉默,简直判若两界。

  这样看来,这些士大夫并不是怕死,也不惧怕董卓的武力。可为何这两件同样动摇汉室根基的大事上,他们的反应却如此截然不同?

  刘协的大脑此时已经搅成了一团浆糊,历史深幕后的秘密太过阴沉,他这位只有农村村委会主任智商的现代人实在推测不来。然而,就在他颓然打算放弃的时候,却看到董卓眼中那一抹充满着戏谑的光芒,瞬间打通了他大脑当中的桎楛,明白了这一切到底为什么。

  有人曾经说过,理解历史,必须将个人带入其中,怀着一种‘理解之同情’的心态才能明白当时人的所作所为。时代环境和思想虽然日新月异,然而人性却千年不变,汉代的士大夫与一千八百年后的现代人,在人性上并没有两个世界的差距。

  任何人或任何集团做任何事,都有着前因后果。而跳出这两件事便可看出,士大夫阶层在此之前其实一直都在奋斗着一件事。

  从东汉后期整个历史来看,士大夫这个阶层一直处于十分弱势的地位。他们虽然有着治国安邦的理念,也有着为苍生万民谋福祉的决心,但实现这一理念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需要在强有为的皇权支持下才可改良政治。

  然而,东汉末年的朝廷简直就是一场可怜可笑到家的闹剧,外戚和宦官两股势力轮番在权力舞台上唱着主角,将心怀满腔抱负的士大夫集团排挤在场外。尤其宦官集团,对于士大夫有着天然的仇恨。士人奋起抗争,结果遭来了两次党锢之祸,一百多人惨死狱中,六、七百人被终身禁锢,不得做官。

  士人自此对宦官恨之入骨,水火不容。也因此,出现了士大夫集团当中的领军人物袁绍借何进那位屠夫的刀诛杀宦官一事。可以说,士大夫在这次最后一搏时做得很不错,只可惜他们没有想到,在外戚和宦官同归于尽的时刻,外来的武人董卓却雷厉风行地攫取了他们的果实。

  如同董卓废立皇帝是为了攫取最大利益一样,士大夫们对于废立皇帝一事态度暧昧,也是为了维护他们的利益。他们之所以在董卓废少帝时沉默,恐怕是担心遭到少帝与何太后的报复。

  当初,就是他们鼓动大将军何进诛杀宦官,结果何进被宦官杀死,何进之死他们难辞其咎,这是其一;

  何太后一向宠幸宦官,而士大夫们在何进死后,把宦官赶尽杀绝,恐不为何太后所容,这是其二。

  即使董卓不实行废立,若是士大夫们掌权,他们恐怕也要采取一定的行动的。而在董卓迁都时所以抗争,是因为在迁都之后,士大夫们将孤立无援,失去根基,成为案板上的鱼肉,士人集团若想掌权将难上加难。为了士人掌权的最后一丝希望,他们不得不起来抗争。

  于是在废少帝,立陈留王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么出人意料的一幕:袁隗解帝玺绶,以奉陈留王,扶弘农王下殿,北面称臣。太后鲠涕,群臣含悲,莫敢言者。居然是士人集团的首领,时任辅政大臣的袁隗亲手执行了废立的程序!——这是士人集团考虑到自身利益向董卓做的妥协。

  于是,在董卓要迁都长安之时,他们奋死上书,慷慨激昂,面对杀人如麻的董卓,他们可以连性命都不要——这是士人集团在绝望边缘发出最无助的呐喊。

  也于是,刘协终于对这个时代有了最真切的了解。他不再对董卓有着先入为主的仇视,也不会对拥有着悠久美名的士大夫集团抱以期望。他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如何在董卓和士大夫集团当中,使得自己屁股底下的皇权得到最优化的妥协

  由此,他这时必须了解董卓和士大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董卓每每提到士大夫之时,都会不由自主露出那等欲杀之而后快的愤恨!

  太师,朕委实想不通,既然当初那些士大夫在废立皇帝一事上,都能同太师尿到一个壶里,那太师为何不主动与其接联?若此,太师掌军事,士大夫理朝政,各得其所,天下岂不就此河清海晏。朕也可因此垂拱而治,留下后世美名?

  陛下以为某家只带三千子弟兵,千里奔袭雒阳为的是什么?汉室朝廷卖官鬻爵,杀戮异己,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某家何曾不是看在眼中,痛在心里?董卓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当中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缅怀,也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嘲:某家也知那些从凉州而来的武夫是无法处理朝政的,他们大字不识一个,杀人放火个个都是把好手,但说到天天跟文书案牍打交道、处理各种繁琐的政务就不行了。政治是个很有技术性的职业,便是连文优也不胜其烦,那些武人更根本不是那块料儿!

  某家几经谋划、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废立皇帝才换来今日局面,为的自然也是荡清这朝中奸秽,为黔首黎庶谋一片安身立命之所。这句话董卓说的有气无力,显然他的这个梦想已经遭到粉碎性打击:某家可不止一次向那些士大夫示好,但陛下可知某家换来了什么?

  刘协不由自主放下了手中的酒樽,又一次沉浸在董卓的秘辛当中。从历史上被评为祸乱汉室的魔王口中听到他还曾经有过革新政治、心怀苍生的一面,实在让刘协感到怪异之余,也多了几分唏嘘。毕竟,如董卓所言,若他能与士大夫一线,汉室未尝没有迎来一次新生。

  某家换来的,是彻头彻尾的背叛!董卓蓦然满饮樽中的冷酒,随即将酒樽种种扔在浴池当中,愤怒咆哮道:那些自视清高的士人,原来根本看不起我这个武夫!在他们眼中,某家与那个屠猪贩肉的何进是一路人,是粗鄙不堪祸乱天下的莽夫!可笑某家根本不知情,还一心以为那些士大夫真心是心系苍生的君子,想不到都是一群阳奉阴违、只会耍弄心计手段的小人!

  说完这句,董卓明显已经醉得不轻,他竟然不顾刘协汉室天子的身份。一把将刘协揪在身前,瞪着血红悲愤的眼睛、喷着满嘴的臭气向刘协大吼道:陛下你可曾知道,那些关东联军,就是这些士大夫借用某家的权势搞出来的!他们都骗了某家,用某家给他们的官职兵权来反对我!

  而突如其来被暴怒的董卓拎在空中的刘协,怎么也想不到,历史上关东联军讨伐董卓竟然会是这样的惊天逆转!这样石破天惊的内幕,以至于令他这个时候他甚至忘记自己的小命都捏在董卓的手中,此时的董卓只需狠命将刘协向地下一掼,刘协这十一岁小身板儿上的脑袋,定然不会比浴池边那些青石更硬。

  并且,董卓接下来的一句话,也表明了他完全有这样做的理由:而陛下你,今日在朝堂上,竟然得知南匈奴于夫罗种种详情,你是不是也跟那些无耻小人一般,在利用某家?!

  董卓凶相毕露,捏着刘协的手也不由在酒精的作用下,狠狠加重了力道!

第16章 帮董卓的皇帝

  直到这个时候,刘协终于明白,今夜董卓为何会酒醉之后、不顾君臣之礼跑来寝宫寻自己了。同时,也明白了董卓为何甚至会推心置腹,将自己蔑视大汉朝廷的逆臣之言尽情告之了。

  假如真的如董卓所说,关东联军是士大夫们骗取了董卓的信任,利用董卓给予的名义和权势组成了反董联盟,那今日朝会上自己所为,就是用刀戳在了董卓滴血的心口上,踩在了董卓脑海当中那道最脆弱不能触碰的底线!

  同时,对于董卓来说,最痛苦矛盾的是,他的权威和独断恰恰来自他拥立的少年天子。并且,无论怎么说,在他心中,这位天子至少当初也是同自己一条战壕当中的战友。而如今,一旦汉室天子与外面那些关东里通外合起来,那他已经摇摇欲坠的统治基础,便会遭受进一步的打击。

  这样敏感而后果严重的政治信号,怎能不使得这位狡猾而多疑的边塞武夫深夜醉酒,怎么能不使得他持剑肆意杀戮身边人以泄愤?然而,当酒精和杀戮仍旧排解不了他的痛苦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武人大脑当中最简单直白的一件事:找那位小天子问个清楚!

  可怜的董卓和曹操不同,后来的曹操在挟持天子的时候,都可以安心将汉献帝放在许县等着汉献帝的衣带诏暴.露,进而将朝中所剩不多的汉室遗老一网打尽。这样的手段和城府自然与曹操本身能力有关,但同时,也离不开曹操那个似是而非的士人身份,使得他可以延揽当时的士人精英为他服务。

  而董卓却不行,他永远得不到任何那些富有政治斗争经验士大夫的支持,也没有曹操自小在官宦家庭中养出的心计和眼光。所以,在进退失据的时候,他自然而然采取了这等极端而无谋的举动。

  然而可悲的现实是,刘协即便想通了董卓所有一切所作所为的原因,却对于他现在命悬一线的危机丝毫于事无补。

  被董卓拎在半空的刘协,这个时候似乎都听到了自己胸骨一寸寸碎裂而发出的痛苦挤压声,全身的血液也因为受制而使得大脑开始一阵阵眩晕,面色更是已经涨成了紫色。可醉酒的董卓这时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忿怒当中,丝毫没有在意到刘协的异常。

  刘协这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自己柔弱无力的双臂,徒劳无功地拍打着董卓那比他粗上四圈的胳膊。双腿也悬空胡乱踢腾着,口中发出断断续续、难以连成几个简单字符的声音。这时他异常焦怒后悔的是,自己耍什么主角排场,竟然脑子抽风让冷寿光出去在宫外等候?现在可好,身边连个能解救自己的人都没有。

  而就在刘协双眼快要泛白的时候,他的脚却无意扫到了一件事物,凭着大脑仅存的记忆和眼角的一瞥,他看到那是董卓放在案几上的那柄长剑。这时那柄长剑的剑锋就冲着自己。假若他身怀武艺的话,完全可以轻踏一脚,让长剑借助这丝力道反转落入自己的手中,从而一剑将董卓捅个对穿!

  可惜!

  这位前世的农村居委会主任,连个鸡都没杀过,唯一一次打架还是小学的时候被女同桌揍得趴在书桌下哭得梨花带雨。这时就算眼前一个摆在面前拯救大汉乱世的机会在眼前,他也完全没有那个杀人的心理准备!

  更不要提,他设想的那一系列动作,还是有着相当技术性要求的。就算他有怨气一剑将董卓捅个血窟窿,现实的条件是,他也根本做不到!

  但幸好,总算眼下有了一件可以拿来拼一拼的东西。刘协当即闭上眼睛,凭着刚才的记忆,狠狠一脚踏在了那柄悬空的剑身上。锋利的宝剑因为过大的力道,高高抛起在两人的面前。最后掉落在光滑的石面上,发出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对于董卓这等武夫来说,这样熟悉的声音最能立时刺激醒他们的大脑。整日心有忧虑的董卓对此更是敏感,就在长剑落地的一瞬,董卓的耳朵也猛然微微一耸,看清刘协那一副就要翘辫子的模样后,惊然松开了对刘协的钳制,第一次匍匐跪在刘协面前赔罪道:陛,陛下臣失手冒犯陛下,罪该万死!

  话音刚落,浴室大门猛然被人一把推开,听到屋内动静的冷寿光看到刘协浴巾散乱、大口喘气的模样,又看到那柄长剑已远远落在两人的远处,当即明白了这其中必然发生了什么,厉声大喝道:董卓!你竟然敢弑君篡位?!

  这时的董卓再无上一次那等盛气,竟然惶恐认错道:是臣臣一时冲动,冒犯了陛下,臣罪该万死!

  冷寿光听闻这句时,微微愣了一瞬,有些不相信嚣张跋扈的董卓竟然未作否认狡辩。他眼轮快速一转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带着丝丝颤抖的声调大声疾呼道:董卓!今夜你夜闯禁中、醉酒仗剑意图弑君篡位,罪不容诛!来人啊,将这等逆贼拿下!

  正在努力将气喘匀的刘协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精彩的一幕,简直有些搞不懂冷寿光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他一个小小的禁中黄门、无品无级不说,还是千夫所指、受人鄙夷的一宦官。竟然敢对权倾朝野,手握长安重兵的董卓说出这等话,更匪夷所思的是,他这话音落后,竟然真的有手持斧钺的宿卫赶来

  这些家伙难道都活腻了吗?

  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在汉室已经成为一个笑话的时候,就凭抓住董卓这一点点的把柄,真的能让董卓俯首就擒?

  可随后看到那些斧钺宿卫一个个带着跃跃欲试和踌躇不前两种矛盾神情,慢慢开始向董卓接近的时候,刘协突然看到冷寿光额上的冷汗和已然握紧发白的指节。这时他心头猛然一动,突然意识到了冷寿光在做什么!

  既然是前司徒杨彪府中秘密调教出来并派来保护自己的人,那冷寿光定然不是迂傻到连局势都看不清的人。而他明知自己这样有可能丢掉性命,但仍旧努力克制着恐惧冒死一搏的原因,是因为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擒贼先擒王!

  董卓今夜孤身一身前来,纵然他武力过人,但在冷寿光看来,董卓有愧在先,断然不敢在陛下面前动手谋反。而守护禁中的宿卫又都归光禄勋所辖,自己又是此时光禄勋杨彪的人,那一旦今夜擒住了董卓,那便掐住了西凉军的七寸。只要外朝动作迅速并谋划恰当的话,那大汉天下将会因此而乾坤一扫!

  意识到这点的刘协身体猛然紧绷起来,大脑急速开始运转着思忖起这个计划的成功率。可就在那十几名斧钺宿卫渐渐快要靠近董卓、冷寿光额上的冷汗也开始滴滴滑落的时候,刘协却看到了董卓低垂眼中那一抹明显的不屑。刘协恍然一悚,突然大声喝道:放肆!尔等这是在做什么?!

  猛然听到刘协这突如其来的大喝,冷寿光紧绷的神经似乎猛然崩断了一般,只是条件反射般跪立在地,磕头如捣蒜,连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而同样被这一声大喝震惊到的,自然还有那些斧钺宿卫,看到冷寿光当下跪伏在地,他们也纷纷放下手中兵刃,跪地请罪。

  此时就连一旁的董卓,也微微抬起了眼睛,满怀不解又饶有兴致地看着一脸纠结的刘协,完全想不通刘协想做什么。

  朕与太师今夜饮酒畅谈,不过弄出一点声响出来,值得你们如此大惊小怪?将刚才一事定性之后,刘协又看了面前若有所思的董卓一眼,看到他微微点头后又将杀机盈然的眼光投向一旁的冷寿光时,刘协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忍痛说道:冷寿光,朕之前便有言在先,你不听君命不说,竟然还指使朕的宿卫捉拿太师,简直反了天了!

  陛下,小人是冷寿光以为刘协不解自己之意,急声想要辩解。

  可刘协冷清的眼神狠狠瞪在冷寿光身上,怒不可遏地拍着案几大声制止道:闭嘴!

  冷寿光闻言,心中不知何等滋味,委屈、愤怒、不甘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却只能不发一言,只能默默磕头。愤懑之下,竟已将自己的额上磕出殷殷的血迹来!

  然而,刘协对此看起来却丝毫不为意,大声命令道:来人,将这犯上欺君的东西拖出去,斩立决!

第17章 董卓和士大夫的蜜月期

  满浴室之人皆跪伏在地,唯独手捂着浴巾的刘协挥斥方遒,若不知实情之人,当真以为汉室皇权彪炳,大汉天子乾坤独断。可事实上,这时的刘协心中却异常惴惴,早已碎碎念个不停:董胖胖,你赶紧开口啊要是你再不开口,冷寿光的小命就真交代在这里了哇。

  不错,面对虽然认识时间极短、但事事向着自己的冷寿光。刘协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会想杀了他,可刚才董卓那轻轻的一瞥,分明表明他已经对冷寿光起了疑心,刘协若不这样虚张声势一下,恐怕冷寿光之后才是真的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现在刘协唯一期盼的,就是董胖子有那么一点这两年学会的政治手段。刘协自然不会期望两人刚才那假惺惺的相惜能让董卓放冷寿光一马,他期望的是,董卓这个家伙知道一点政治博弈当中那必要的妥协交换。

  如今的事实已经非常清楚,他董卓无法再玩一手儿废立之事。而眼前这位小天子似乎还跟关东那些猪猴们勾勾搭搭,他董卓若想搞明白这位小天子到底在做什么,甚至进而要求他安分一点别给自己添乱,那自然需要付出一点代价。现在,刘协开出了自己的要求,就看他董卓能不能看的懂和想不想要了。

  换成后来的曹操,刘协觉得这种事曹老板定然二话不说就同意的。但对于董卓,他真不敢保证,毕竟,无论怎么说,董胖子手中可有着刘协根本撼立不动的兵权,个人本身又没有曹操的胸襟和隐忍。若是这胖子真的心一横将汉室摆在自己的对立面,那刘协除了哭天抢地之外,半点办法都没有。

  幸好,这一步刘协赌对了,他的确小瞧了董卓。就在那些斧钺宿卫同样以着迟疑的步伐向冷寿光走去之时,董卓那浮肿的死鱼眼珠悠悠转了两圈之后,才抬起头向刘协说道:陛下,这小黄门也是心忧陛下安危,虽举动失措,但其忠心可嘉,比起当年那些内省中常侍来实在好过太多。臣斗胆乞求陛下,看在这份上,饶他一命可否?

  终于听到这话的刘协心中松了一大口气,也不敢学什么后来宋代皇帝跟臣子之间三推三就才算数的把戏,赶紧装作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开口道:既然太师为你求情,那朕也不能不给太师面子。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拖下去,鞭笞二十!

  鞭笞二十这个数,刘协心中也是早就想好的。虽然他不知汉代的刑罚到底有多严重。但从后来朝代三十大板就可以将人打死打残来看,二十这个数应该正好可以既不伤冷寿光筋骨、又能让小心眼儿的董卓出了心头那口恶气的。

  得令之后的宿卫拖着冷寿光出门而去,至此冷寿光默默再无一句所出。看着一脸颓然委屈的冷寿光。刘协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伺候完董卓这醉鬼后,看来一会儿还得去安慰这位心灵受伤的小太监。自己今晚是别想安心睡个好觉了当皇帝当到这窝囊份儿上,也算憋屈到家了!

  可刚将眼神从冷寿光身上撤下还没哀怜完,刘协回头就看到了董卓那双七分隐怒、两分不耐、还有一分幽怨的死鱼眼。他知道董卓是在等自己的表示,可问题是,他刚穿越过来,连个头绪都还没有捋出来,哪能向你董胖子拍着胸脯写保证书?

  看来,还得继续忽悠,并且,还得是十分有技术含量的忽悠。

  太师,朕自小生于后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除了那些儒家典籍之外,听到的也都是些士人傲骨、为国尽忠的传言。今日听太师一言,那些士大夫似乎并非如书中所讲?刘协向董卓虚敬了一樽酒,这个时候还敢让董卓继续喝,刘协觉得自己胆子真的挺肥的。

  不错,他这一招以退为进对付董卓显然用到了点子上。董卓重新落座之后,原本也不复之前那等怨气,但听刘协这一番话后,立时再度有些激动起来,不顾腹中满胀,又满饮了一樽酒忿忿不平道:陛下,莫要被那些伪君子所欺!这些人最擅此道,无论背地里如何凶残奸诈,明面上却永远一副光明磊落、冰壑玉壶的样子。当初某家也是被他们这等模样所骗,才会落得这般下场!陛下可知

  刘协当然不知道,但却知道,董胖子又该大倒苦水了。于是,他立刻板起一张同情的面孔,用一双孜孜以求的目光诱惑着董胖子,继续聆听起这些已被人曲解几近千年、即将衰朽成灰的秘辛。

  据董卓所说,他在想着独掌朝政之时,便已主动开始拉拢袁绍,毕竟袁氏一门是士人领袖,若能争取过来不怕其它士人不归顺。于是就把自己废少帝,立陈留王的打算同袁绍商量,却遭到袁绍的断然拒绝;即使迫以武力这小子也不买账,最后竟然把大印往城门上一挂,扬长而去,逃奔冀州了。

  董卓第一次屈尊和士人合作就以热脸蹭了冷屁股告终,这让董卓很苦恼——如何才能让士人和自己合作呢?

  就在此时,士人周毖和伍琼却主动投靠来了。周毖时任尚书,伍琼时任城门校尉,官职不是很大,但这足以让董卓高兴了——毕竟有士人主动和自己合作了!他们俩劝董卓革新政治,擢用天下名士以收众望,这正中董卓的下怀,于是董卓就委托他们执行(不委托没有办法,他董卓在士人当中没有威望啊)。他俩又推荐尚书郑泰、长史何颙参与,董卓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于是这四人在董卓的大力支持下,紧锣密鼓开始组织起新一届的东汉政府。在他们的举荐下,荀爽、陈纪、韩融等名士被征召入朝。荀爽被任命为司空,陈纪五官中郎将,韩融大鸿胪。董卓又拉拢士人蔡邕、黄琬和杨彪,以蔡邕为侍中,黄琬为司徒,杨彪为司空。

  荀爽是荀彧的叔父,是颖川郡的望族,早年弃官隐居汉水之滨,著书立说,号为硕儒。黄琬是前司徒黄琼的孙子,身出名门。杨彪更不得了,蔡邕、杨彪两人更不用提,份量丝毫不比前两位低。于是一时间,士人名流纷列高位,朝廷气象为之一新。

  而在这其中,董卓和士人合作的心情是迫不及待的,譬如他征蔡邕为官,便干脆用上了武力相迫的手段,但随后却不吝封赏,仁至义尽。再如他征荀爽为官,荀爽也是因为惧怕就任的,董卓在他前往朝廷的路上就封他为光禄勋(这可是九卿之一的高官),他到任后的第三天,就擢升为三公之一的司空。

  在此期间,董卓为表示和士人合作的诚意,还实现了士人集团长久以来的两个愿望:一是在宦官全被诛杀后,以公卿子弟为郎官补宦官之缺,侍奉于宫内。如此一来,士人阶层从此便有了一条稳定的晋身之梯。这是一六八年窦武、陈蕃谋诛宦官时士人就渴望的目标,由于窦武失败,成为泡影;一八.九年袁绍劝何进谋诛宦官时,再一次提出了这样的想法,由于何进被杀,又没实现,然而现在却由武人董卓实现了。

  二是率领三公等大臣上书,请求重新审理陈蕃、窦武以及党人的案件,一律恢复爵位,派使者去祭悼他们的坟墓,并擢用他们的子孙为官。就是给蒙冤的窦武、陈蕃以及被禁锢的党人平反,这也是士人长期奋斗的目标,现在也由他董卓实现了。

  可以说,这一段时期,董卓跟士人阶层简直跟刚结婚的小夫妻一般,爱得如春花般灿烂,比蜜月期还要甜。只是想不到,就在这等如胶似漆的恩爱中,士人集团却在这颗柔情蜜意当中,埋下了药入骨髓的毒剂!

《第三次汉朝中兴刘协张杨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