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天下(君临战国)辰凌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君临天下(君临战国)辰凌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君临天下(君临战国)

时间:君临天下(君临战国)作者:龙竹

君临天下(君临战国)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辰凌的小说叫做《君临天下(君临战国)》,是作者龙竹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辰凌接过了董将军的青铜令牌,这令牌半个手掌大,端头有虎型张口,牌面铸刻着小篆令字,背面则是董祉岐的名字,字体龙飞凤舞,辰凌瞧了一眼,无限感慨:好正统的秦篆,如果拿到二十一世纪,单是这个令牌,价值也不菲啊!...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君临天下(君临战国)》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深入虎穴

  辰凌接过了董将军的青铜令牌,这令牌半个手掌大,端头有虎型张口,牌面铸刻着小篆令字,背面则是董祉岐的名字,字体龙飞凤舞,辰凌瞧了一眼,无限感慨:好正统的秦篆,如果拿到二十一世纪,单是这个令牌,价值也不菲啊!

  随后辰凌开始挑选精壮之士,所点之人一个不落被通知到,全部聚集在后营地的一个角落。

  晏职两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身材魁梧的滕虎和精壮结实的沈铮见到辰凌的一刻,都惊讶万分。

  辰凌看着二人,微微一笑道:晏职是充军时我临时乱起的,我叫辰凌,星辰的辰,凌厉的凌!

  辰凌就是你,原来是你点的我们执行这次斩首任务?滕虎子瞪大牛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幕。

  辰凌呵呵一笑道:战场不离亲兄弟,这次要立大功了,当然要叫上你们。

  沈铮两眼发直道:小晏,不,辰凌,这次深入的可是十万大军的秦阵中军里,我们能活着回来吗?

  辰凌放怀大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与其在前线冲锋陷阵,死的毫无价值,莫不如干一票大的,放手一搏,只要行动成功,突围出来,我们都能连升好几个爵位,这就叫富贵险中求!

  滕虎跟着哈哈大笑,丝毫不惧怕,咧着嘴道:对极了,要干咱们就干狠的,深入十万大军中斩杀敌军主帅,光想想就感到刺激了,我滕虎没有别的,就这一腔热血,消灭秦人,赶出大魏河东地。

  这时千夫长巢盖带人将鹰卫的铠甲除下,找了一些较完整的,凑齐三百套送了过来,辰凌接过一套黑色的鹰卫盔甲服,微笑道:委屈各位了,这一次,不成功则成仁,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换秦兵服饰!

  他穿起一件圆领、双襟交于胸的右侧,腰束革带,衣长及膝的黑色衣服,下穿紧口连裆长裤,足磴短靴,然后开始穿护胸腹的前甲、护背腰的后甲、护肩膀的披膊、护颈项的盆领、护胳膊的臂甲、护双手的手甲,不得不说,这鹰卫的盔甲要远比一般重甲士还要精良,全身甲片都是上等精铁打造,可见其鹰卫的重要性。

  顷刻,三百将士全部穿好战甲,由于刚从尸体上扒下来,很多还沾满着血迹,但更能体现鹰卫淤血奋战中逃生的本领和战功。

  各位兄弟,你们都是魏军中的精英,铁骨铮铮的汉子,大概你们刚刚也得知了我们这次要去行动的任务,没有错,就是混入十万秦军大阵中,擒杀秦军的主帅,这一次需要更大的勇气和胆量,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兄弟们,你们怕不怕?

  不怕!三百将士吼声如雷,神色坚毅,被辰凌的气势所鼓舞,血液莫名地激动。

  辰凌淡淡一笑,喝道:点起柴草的火烟,其它人跟着从后营出发,深入秦兵阵列中。

  吼——

  辰凌从未带过军打过仗,对古代行军扎营、盘点粮草等军中事务完全不通,因此也没有过多规矩,只有一条要求:凡事听我号令,违令者军法处置!

  有了巢盖、杨瑞、侯伯、滕虎、沈铮等熟人的辅助,这支三百人队,倒没有出现争端,顺利穿过山丘暗林,进入旷野之地,亮出鹰卫的腰牌,顺利通过了秦军边界防御关卡,来到秦军方阵的边缘。

  辰凌这才感受到战场的威严,双方红黑大军正在拼命厮杀,到处都是战神嚎叫,血威滔天,给浓浓的战场之上增添了一份沉重和残酷,四周天地蒙上了一层浓浓的血腥气。

  要不是辰凌以过人的定力强忍住,否则正常人的神经,第一次身临其境根本忍受不住这股血腥野蛮的杀人场面,让人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沙场上人的性命如同草芥,砍人首级如砍西瓜一样。

  他带着三百鹰卫来到方阵处,被两名外围的校尉拦截住。

  各位鹰卫兄弟,你们都已挂伤,请回到营盘休息,暂时不便进入方阵内。一名秦军校尉说道。

  辰凌瞅了身旁的滕虎一眼,他自幼长在秦魏交界处,精通一口地道的秦语腔调,咧着大嘴道:这位将军,我们奉了将军令前去袭营,上将军曾命令我们完成任务后回来复命,何况我们还有重要情报要禀报将军!

  这个,那好吧,既然是上将军的吩咐,请进去吧。校尉放行。

  辰凌身穿的也是校尉职务盔甲,使原本清秀的他,多出几分男儿的刚毅和军人的气魄来,走入秦军方阵人群缝隙,四周整齐的秦军将士站立成排成列,旌旗飘展,兵器寒芒涌动,数万人的方刚血气和军人气势,战意凝成一股,使辰凌立即感受到了一股阳刚风云,胆小者肯定抵挡不住这股威严的气势。

  三百大魏壮士走入秦军方阵缝隙中,感受着黑甲秦军精锐的气势,黑色的海洋,军阵透着几分神秘色彩和肃杀之意,秦人生长在西戎边陲,本就长得高大魁梧,寒光闪闪的戈茅剑枪,在晨曦照耀下,闪烁着诡异的清冷光辉。

  辰凌要不是前世执行了数十次大小暗杀和特殊任务,换做普通人穿越回来,甫见此等威势,绝对没有勇气再走下去进行刺杀行动,要知道那秦军主帅可是在中军之中,被许多锐士包围在保护圈内,就是五千精骑冲杀,也绝对无法从正面杀至数万大军保护的主帅跟前。

  这时魏军后方大火烧起,浓烟滚滚,显然董祉岐已经按照辰凌的计策,配合行事了。

  秦军主帅甘茂站在青铜轺车之上,望着数里外的浓烟,微微一笑,刚才见到似乎魏营起火,直到此刻已经漫空,非常显眼,心中暗忖:鹰卫得手了,魏营粮草遭到破坏,军心涣散,撑不住多久,这次把魏兵赶到安邑城,河东之地就此要全部落入秦国的版图了。

  传令下去,弓箭手方阵推进百步,重甲锐士、轻甲步卒准备全线冲锋,魏军很快就要溃败了。

  遵命——两名副将前去调度,传令调兵,顷刻,又有数万甲士开动了,千军万马喊杀之声,顿时撕裂虚空,掀起了惊天动地的风浪。

  大约半刻钟的工夫,辰凌等人来到中军外,被一名秦军俾将拦住道:尔等鹰卫,可是要拜见上将军?

  正是,上将军有令,待我等完成使命之后,立即回到中军,向上将军禀告魏军战况军情,对大战有非常的重要性,而且,我等在魏军后方火烧粮仓的时候,还发现一个重要军情,要速速禀告上将军,劳烦将军通传!巢盖也以一口地道儿的秦腔回答道。

  那位负责中军防护的副将点了点头,说道:只允许十个进去,其它人都在此等候,待禀告完了,尔等一起回去歇息,这次完成任务,对我军大破魏军非常重要,你们都立下了大功。

  果然不出辰凌所料,中军防护异常小心,这些鹰卫战士地位虽在军中备受推崇,但要复命拜见上将军,还是欠缺资格,因此只允许少数人进去禀告,其它爵位较低的甲士,只能留在这儿守候。

第十六章泄密

  不过辰凌在出发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差的打算,因此他点了点头,滕虎几人明白他的意思,由侯伯、杨瑞带人在外等候,由巢盖、滕虎、沈铮、樊凡等九个人,加上辰凌凑足十人,开始进入中军深处。

  大约走了二十步,就看到了一辆三匹青鬃良驹拉驾的青铜轺车,车上伫立一人,身材消瘦,身着双重短褐,外披黑色鱼鳞甲,头带双卷尾长冠,昂首挺胸,巍然伫立,有非凡的神态和威严的魅力,正是秦军主帅甘茂,文武双全,在秦国当世政坛上与严君樗里疾、穰侯魏冉并驾齐驱,列于三甲之内的大人物。

  在甘茂周围,一群将领坐在马背上,甲胄铿然,众将衣甲鲜明排成横排,目光望着战场,时刻关注着场中双方战局的瞬息变化。

  启禀上将军,鹰卫凯旋归至,损失过半,求见上将军,说是有重要情报要当面汇报给上将军。一名亲兵校尉走到轺车前抱拳行以军礼。

  哦?甘茂眼眉微凝,开口道:着令他们进来。

  喏!校尉转身退下,须臾,辰凌等十人就被领入中军亲卫范围内,距离这些主帅甘茂以及一些将领只有十步之遥了。

  参见上将军!辰凌、巢盖、滕虎、沈铮、樊凡等十人单膝半跪在地,低头抱拳施军中大礼。

  甘茂目光刚扫过这十位鹰卫,有些眼生,毕竟他虽是主帅,但与等阶较低的甲士根本没有太多的交流和认识,光鹰卫数量,十万大军中就有一个独立营,大约两千五百人,不常在军中出现,因此即使以假乱真也难以被认出。

  你们做的很好,火烧魏军大营粮草,为我大秦立下一份功劳,等大破魏军之后,你们全部会爵升一级,另外会重金抚恤伤员与战死沙场的鹰卫他尚未说完,一只苍鹰飞入中军阵内,一名副将伸出手臂,那苍鹰落在了副将臂膀上,后者从鹰的胫骨处取下一张绢帛卷起的信函。

  他跳下马背,阔步走到甘茂的轺车前,恭敬递上信函道:上将军,有斥候密报——

  辰凌见此举动,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不祥之感。

  这时甘茂接过了卷帛,摊开了绢帛密函,里面只写着两个字,而且是用血迹写的:有诈!

  甘茂皱起了眉头,咀嚼这两个字意思,猛然间,脸色大变,抬头望向地面正半跪着的十名鹰卫,喝道:尔等,抬起头来!

  他话音刚落,辰凌就知道情况肯定不妙了,凭着他多次执行任务的敏锐感觉,这股目光扫在他们的身上,有莫名的寒意和质疑,辰凌察言观色,已经暗叫不妙,难道消息走露,被他察觉了?

  动手!辰凌决定先发制人,果断出手。

  巢盖、滕虎、沈铮、樊凡等人闻言愣了一下,但见辰凌把剑出手,他们赶紧一跃而起,拔剑出击,同时发射出了信号。

  是魏军的刺客!

  保护上将军!

  将军——

  这些都是冒牌鹰卫,全部诛杀!甘茂面对突如其来的暗杀,仍然十分镇定,立即发出命令,诛杀这些假冒的鹰卫,保持中军不乱。

  外面三百名壮士接到了信号,突然发难,剑光一出,没有防备的秦军侍卫一下子死伤百余人,鲜血飞溅,一下子就乱了。

  按照事先定下的策略,等在秦军亲卫外围的三百壮士,一起抱团向里面冲杀,最快的时间插入秦军中军最核心的部位,二十步的距离,秦军密密麻麻人头涌涌,要杀出一条血路冲进去,还真有困难。

  辰凌拔出精钢长剑,双手握剑增强臂力,挥舞长剑,首当其冲,手起剑落连斩了七八人,一个健步冲前了三四步,距离甘茂只有六步远了,但甘茂身前却瞬间纠集了数十名盾牌手和长兵重甲护卫,围的水泄不通,其它副将、猛将也在这时反应过来,抽剑落马徒步冲杀过来。

  千钧一发,面对成百上千的护卫围杀,辰凌很清楚,他们这些人只要十几个呼吸就能被扑灭剿杀,根本没有任何悬念,任你武功再高几倍,在这种冷兵器时代,体力有限,双拳难敌四手,除非抵达了内劲巅峰,先天境界,才有一丝逃命的机会。

  眼下的形势,即使能刺杀秦军主帅甘茂成功,但他们这群三百多大魏壮士也必死无疑,辰凌不会傻的刚穿越回来,接了一个任务再次牺牲,因此他早就考虑好了,一到靠近甘茂,不能一剑击毙,而是生擒做人质,好从虎口逃生退走。

  滕虎、沈铮,跟我一起冲。

  其实用不到他说,面对千军万马的阵容,他身边这九个人早就把辰凌当作了主心骨,一动手,都围靠在他的身旁,一鼓作气插入了中军最核心处,逼近主帅甘茂的轺车。

  杀——

  双方将士都爆发出了恶狠,秦军感觉魏军杀入中军来,护帅心切,全部拼出了全力,而魏军壮士更因身在重重包围之中,几乎是必死之局,九死半生,激发出孤单英雄的气血,都豁出去了,超出一倍的战力爆发。

  哗啦——兵器交击,残肢飞舞,首级滚地,鲜血四射,短时间内,魏军这批死士形成一股劲,没有那么容易被围杀,迅速向辰凌十人所在之处汇合去,如果分开,没有人调度,就是一盘散沙,很快会被全部斩杀。

  唰唰唰,辰凌又砍倒三名护卫,但已经举步维艰,眼前还有一道盾牌手和贴身侍卫,都是用剑好手,辰凌他自忖有练武根基,但毕竟穿越回来之后,才练了两个月,臂力勉强与这些彪悍的士卒持平,剑术虽高明,却无内劲支撑,光靠体力,拼杀一会就已经开始喘粗气,备感手酸乏力了,背脊都是冷汗,风一吹,一阵冰凉。

  啊!他的身旁,传出了两声惨叫,又有两名死士被斩杀,他们小圈内,只有六个人了。

  十步的距离,此刻已经冲出六步,只剩下四步,拔剑、偷袭,只是瞬间的厮杀,甚至那秦将主帅甘茂的轺车还没来得及在乱中挪走,但辰凌却觉得无比的漫长,眼下被重重包围,长戈、长矛锋尖对准了他们六人,让后面相隔十步的两百多大魏死士一时无法接应过来。

  所性的是,由于在中军核心处,秦兵没有动用弩机,以免伤到将领,否则,万箭齐发,这数百人直接就被射成刺猬;但侥是如此,他们的形势也相当的危及,原本一场偷袭刺杀,却因情报泄露,把辰凌等人卷入了生死之地。

第十七章擒贼先擒王

  六个人紧紧靠着辰凌,其中滕虎与沈铮把辰凌夹在两者之间,持剑前指,对抗着包围者,另外三人也同样,背靠背面对四面八方的秦兵护卫,太多了,密密麻麻都数不清,而后面十步处的厮杀仍异常激烈。

  我说辰凌,想不到你发起狠来,剑术这么高,平时没见过你发威啊?滕虎到了这个时候,仍大大咧咧,亏他还笑得出来。

  辰凌感受到了这滕虎的豪爽性格和视死如归的气势,心中颇为赞许,眼看轺车被包围住,还有两位剑手在车上挡住,简直无懈可击。

  这次偷袭原本计划三百人来到甘茂身前十步处,借着上报重要军情为由,来个图穷匕首显,这下可好,三百壮士被隔离在三十步外,而他们十个还没等靠近甘茂,就被察觉出破绽了。

  准备石灰粉——

  辰凌低喝了一声,六人闻言,都伸手摸到腰间悬挂的袋子,用力一撤,撕开束带握在手中,朝着四周使劲一扬,哗的一下,六人腿肚粗的口袋内忽然飞扬出白色的石灰粉,这是他在后山岩石坡发现的,短时间内让巢盖派人去装来,用甲士的裹粮盛放,此刻扬洒在半空,被风一吹,落入周围两丈内的空间,许多秦军侍卫愣了一下,紧跟着双眼进入了粉末,紧闭双眼,拥挤混成一片。

  谁也没想到,这群大魏武士竟在这样男人热血的战场,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护住我!辰凌从腰间摸出两柄匕首,看准了轺车上的两名贴身剑手,扬手一掷,辰家飞刀手法,堪称一绝,纵然没有武侠小说中小李飞刀那样传神,但在华夏国武林世家中,也算辰家的杀手锏。

  辰氏飞刀,快如流星;星辰轨迹,念力合一;出手见血,绝无虚发!

  两道寒光乍现,竟比短程弩机还要迅速,要不是辰凌现在手劲、内劲、心念都远不到位,速度还能大大提升,甚至超过子弹的速度几倍,这也是像他这样武术高手,在执行国际任务的时候,从不用热兵器的原因。

  当你速度超过子弹,力量能劈开子弹的时候,冷兵器就重夺主导地位。

  说时迟那时快,甘茂身前两位剑手,都是练明劲的武者,由秦国剑馆推荐到军中,做甘茂的贴身护卫长,都是二阶的武者,剑术不低,出拳出剑已经不只靠体力和臂力,而是力转化劲,可成为劲道。

  先秦以前,华夏之地是武士当国,古之所谓士、君子,即武士。周天子分封诸侯,自王以下,公、侯、伯、子、男、卿、大夫、士,其中士就是武士;武士习七艺,即武、礼、乐、射、御、书、术;信奉义、勇、礼、廉、耻的道德。

  如今由于战争规模不断扩大,军队日趋平民化,下层武士失去了赖以维持社会地位的土地特权。武士又坚持自己的行为准则,认为农耕是下贱之事,不屑于作农夫,因此许多人已沦落为游侠和门客,整个武士阶级正渐渐走向夕阳时代。

  到了当世战国时代,游侠之风盛行,剑术大盛,拳术、武术从春秋时期过度至今,基本形成一个完整的修炼体系,大致分为五个等级,九个阶段,分别是练皮骨、练明劲、练内劲、练百脏、练先天罡气,而武者依次被称为武徒、武师、武尊、大宗师、武圣,划分成九阶武者,一阶比一阶难练,当世高手中,能练到八阶初期武圣的地步几乎罕见,而这些人基本都是一些大宗派中的老古董。

  这两名护卫长,都是二阶武者,开始练明劲,能闻风识劲,把力量凝聚打到至刚至强,比一阶[铜皮铁骨]的粗浅武徒要高上许多,不过仍是武徒行列。

  要是单打独斗,辰凌要胜过两者其中一人,还有些难度,毕竟辰凌此刻仍处在一阶练皮骨的初期,力量不够,更没有转化成劲,还需要一段时日的磨练和凝缩,但是这两个匕首被他用辰氏飞刀的手法打出,大出敌帅贴身护卫的意料。

  这两人看到寒光,闻风识到劲的时候,脸色大变,急忙抽剑拦截,但这两把匕首却在最后一刻似乎陡然发力提速,或者是二人直觉出现纰漏,剑锋并没有削中匕首,下一刻,两大护卫发出惨叫,心口都被刺中了。

  这两名二阶武者眼神对望了一眼,简直有些茫然和惊恐,原本以二人的身手,根本没把车下那几名魏军死士放在眼内,但忽然间,就遭到了莫名地刺杀,意识渐渐模糊,栽倒落车。

  原本这两大剑手挡在甘茂身前,大将军甘茂乃谋臣出身,虽身为上将军,用兵布阵尚且高明,但剑术身手却平平,听到两声惨叫后,仍不知发生了何事,直到护卫栽落车下,露出了空间,却蓦然发现一条绳扣罩了下来。

  甘茂急忙要躲闪,但绳扣已经落入他的头顶,套在了他的身上,随后绳扣一紧就把他的双臂和身子紧紧扣住。

  来人,赶快保护本将军甘茂见状大急,嘶喊了一声。

  但轺车五步外的滕虎和辰凌用力一撤,甘茂整个人就从轺车上被撤飞出来,跌落在车前丈许处,痛哼一声,再被滕、辰二人一拽,甘茂擦地被扯入他们六人的跟前。

  扬手掷匕首,紧跟着配合抛出绳扣,再一鼓作气撤飞甘茂,几乎十个呼吸之间的事,四周的一些秦兵眼睛被石灰侵入,难以睁眼,就担心遭到敌军的砍杀,拼命往后退,而后面没有被石灰波及的甲士,则正拼命往前挤,两股力量抵撞在一起造成了中军护卫短时间内的混乱,如此便给了辰凌等人一丝时机。

  抓住时机,命运在手,就足以扭转局势,保全性命,关乎成败!

  混乱时刻,外围的三百大魏武士也成功杀入十步,但死伤已过百,只剩下不足两百人,与辰凌等人汇合在一起,一层层围拢在一起。

  我们得手了,大家都靠在一起,我们有秦军主帅做人质,已经完成了任务!辰凌大吼一声,一是要稳住自己一方将士的军心,增强大伙对生还的渴望,二是让周围秦兵听到,他们的主帅已经被擒住了。

  好!所有未死的大魏武士,听到这个消息,无疑是雪中送炭,原本以为还要一番血战,甚至必死之局,想不到擒住了主帅,那么他们就有了生机。

  所有秦军将士听着,你们的主帅,秦上将军甘茂,已经被我们生擒,尔等若敢乱动,我们就杀了你们的上将军!辰凌吼出,紧跟着周围的死士全部大吼,让这个消息一波波扩散,顿时使中军躁乱起来。

《君临天下(君临战国)辰凌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