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惊魂王长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血玉惊魂王长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血玉惊魂

时间:血玉惊魂作者:花幽山月

血玉惊魂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王长年的小说叫做《血玉惊魂》,是作者花幽山月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怎么又来了?我问道。  那个男人却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我的手,然后一脸的阴鸷,他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腕,问我为什么没有戴上他送给我的戒指。  我虽然不怕他了,但是也被他这突然变化的脸给吓了一跳。  我挣扎着想让他...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血玉惊魂》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我要跟你冥婚

  你怎么又来了?我问道。

  那个男人却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我的手,然后一脸的阴鸷,他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腕,问我为什么没有戴上他送给我的戒指。

  我虽然不怕他了,但是也被他这突然变化的脸给吓了一跳。

  我挣扎着想让他松开抓着我的手,但是这个男人却根本就没有松开。

  我告诉他抓疼我了,我的手很疼。

  然后,我就感觉到,他的手一下子就松了,但是却还是没有放开,只是看着我。

  不断的重复着问我,为什么没有戴他送的戒指,然后他空着的另一只手就对着空气猛的一抓。

  那个被我放起来的红盒子竟然直接出现在他的手里,他把那红盒子打开,里面的那个戒指直接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他看着那枚戒指对我开口,说他知道现在求婚是用戒指,所以他拿了我当年最喜欢的那枚戒指来向我求婚。

  说完,就把那戒指直接就套在了我的手上,套在了我的左手无名指上,然后我看到他竟然笑了。

  很好看,跟当年一样好看。

  这话让我觉得有些恶心,倒不是别的,只是觉得自己竟然被一个鬼当成了替身。

  他喜欢的,他爱的,还是他之前的妻子,不是我这个人,不是我这个叫做李冰的女人。

  就算我对他的爱有再多的感动,有再多的伤心,但是那都不是属于我的,他只属于他的妻子。

  可是,现在他的竟然把他对他妻子的爱,他妻子最喜欢的那枚戒指套在了我的手上,我觉得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值得被爱被原谅。

  我将我的心里话直接就对着他吼了出来,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失败了,竟然把这一切只当做是一种感情的转移。

  他真的懂什么是爱吗?

  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没有过男朋友,但是我也知道,男女之间的相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问他,为什么挑上我,他喜欢的是他的妻子,不是我,我在他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替身,一个承载着他记忆的样子罢了。

  听了我的话,那个男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空气中都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我没敢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等着他的回复。

  过了很长时间,那个男人才缓缓的开口。

  他说,他就知道我是他的妻子,我只不过是忘了我们之间的美好而已,他想要跟我在一起,完全他死前的愿望。

  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替身,为别人的爱情来买单。

  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的爱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最起码不是别人的替身,最起码我的男朋友他的心里只有我一个。

  他的心里人的名字叫做李冰,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这一点对于这个执着了上百年的男人来说是说不通的,他的思绪太固执,他只认为我就是他的妻子。

  我不会跟你冥婚,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不会嫁给你。

  我最后再对着这个男人声明这一切,就算他不想看清楚,我也非要逼他看清楚。

  我的话音才刚落,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然后对着我就直接掐了过来,他是真的想要掐死我。

  我感觉喉头被他紧紧的扣住,一点空气都没有办法再呼吸到,我的脸瞬间就变成了酱紫死。

  我甚至能够感觉到死亡离我越来越近。

  突然,我听到门被人从外面踢开的声音,我的眼神微微的瞟了过去,我发现伏文觉此时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铜钱剑。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伏文觉此时正抱着一把铜钱剑坐在我的床边。

  我想要对他说话,但是我的嗓子却好像受了重伤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说话,整个嗓子都火辣辣的。

  伏文觉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我的动作,一下子就转了过来,看到我醒了,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松。

  我张了张嘴,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伏文觉为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喝了水才感觉自己的嗓子好了一些,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伏文觉放下了杯子才对我开口,原来他算到了这个男鬼还会再来找我,怕我有事情,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我。

  没想到竟然在我的房间门外就感觉到了那个男鬼的存在,然后就直接一脚就把门给踢开了。

  进来之后就看见那个男人的双手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之后就跟那个男人打了起来。

  那个男人看了看躺在床上已经失去意识的我,然后就直接消失了。

  伏文觉告诉我,其实他也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如果这个男人愿意的话,他可以完全把伏文觉和我全都杀了。

  但是结果却是这个男人直接就离开了这里。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这个男人再也没有来找过我,我也放松了下来,直接的就认为这个男人应该是已经放弃了我。

  但是伏文觉却说他不这么看,应该是这个男人只是离开一下,想想跟我的事情而已。

  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再回来的。

  伏文觉是这样说的。

  之后的日子恢复了正常,我在这里过得也算是快活,每天还是依然泡在那个藏书阁里面,看书看得我非常的爽。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伏文觉告诉我,他有一个客户要来道观住上几天。

  我问他是个什么样的客户?是不是像王富贵那样的,就是为了自己家里的事情来让他下山去帮忙?

  听到我的话,伏文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对着我摇了摇头。

  说他的这个客户是个生意人,所以总是让他给看看风水什么的,或者就是上他的公司里面帮他看一看有没有什么不顺的地方。

  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不过,他总是觉得这个客户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我听得有些奇怪,直说这伏文觉是不是有毛病,人家来这里找他就说明人家找不到比他更厉害的人了,他为什么还这么说啊。

  当天晚上,那个伏文觉的客户就赶了过来,上了山进了道观。

  我看到他的时候正是晚上吃晚饭的时候。

  这个男人看上去十分的年轻,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的老。

  在伏文觉跟我的描述之中,我以为这个男人最起码要四五十岁的老头子才对,没想到还不到三十。

  而且这个男人长得也是十分的帅气,而且也十分的成熟稳重。

  这个男人叫做刘毅,听说自己创办了一家公司很厉害。

  我们吃饭的时候,这个刘毅说起话来也十分的有趣,感觉很好玩的样子。

  吃完饭,我们离开的时候,伏文觉却来到了我的身边,告诉我离这个刘毅远一点,然后还让我一会儿到他那里找他一下,说是查到了一些关于我妈妈和那个男鬼之间的事情。

  听到这个,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致,把刚才伏文觉告诉我的离那个刘毅远一点的事情完完全全的给抛到了脑后。

  我直接就问伏文觉他到底查到了什么东西。

  伏文觉见我竟然这么着急,也就没多说什么,让我跟着他去了他的房间,之后才跟我说了起来。

  原来他这回下山之后还特意去查了一下我和我妈妈的事情,又去了我们村里,问了一些关于我跟我妈之间的事情。

  当然,还有我爸爸的事情,那个没有人会喜欢的男人。

  后来根据这伏文觉的调查告诉我,他发现我妈妈嫁给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我的爸爸。

  我愣住了,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我竟然不是我爸爸的孩子?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的爸爸又是谁呢?

  伏文觉说我妈妈当初应该是已经怀了孕,有了我之后再到的那个村子,因为怀孕了,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嫁给了那个男人。

  这样我妈妈才能顺理成章的把我生下来,然后我也就有了爸爸。

  我连忙问伏文觉,如果照他这么说的话,那么,我的爸爸又是谁呢?

  伏文觉看了看我,犹豫了半天才开口说,应该是那个男鬼。

  我觉得自己的耳朵边好像是爆炸了一样,就像是一个炸雷害然在我的耳边响起,直接就把我给炸了个七荤八素。

  我看着伏文觉,嘴角扯了又扯,看了又看他,最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问他是不是在这里跟我开玩笑呢?

  伏文觉却是一脸的严肃,对着我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再跟你开玩笑,那个男鬼就是你的亲生父亲,而你,就是个鬼胎。

  我是鬼胎?

  我愣了好半天,然后看着伏文觉,觉得自己好像在看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说他一定是在开玩笑,不可能,我是人,怎么可能会是鬼胎?

  伏文觉看我没有办法接受,也没有催促我什么,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等着我自己消化这个事实,直到最后我才真的确定,他没有再跟我开玩笑。

  我深吸了两口气,问伏文觉,他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是鬼胎的。

第16章我是鬼胎

  伏文觉这回直接对着我把事情都说了一下,原来,他早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而就是在他为我批卦的时候。

  他说,当时他拿到我的生辰八字的时候心里就是一惊,因为我的生辰八字是这一年里极阴的日子,而偏偏我出生又是个女孩,那更是阴中带阴。

  而且我的命数理注定这一生都与阴人有所纠缠,而且他又给我推算了一下我的母亲,最后发现我的母亲竟然是身怀鬼胎之人。

  而这鬼胎自然不是别人,正是我了。

  我听着这一切,觉得十分的不真实,觉得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可能是鬼胎?

  如果我真的是鬼胎的话,那么我还是不是人了?

  还是说,我跟那些鬼一样,我根本就不是活人,跟他们是一样的,只不过我因为是被我妈妈生下来的,所以我才会有身体。

  而我跟那些鬼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有身体,我还算是个人吗?

  我把我的疑问都提了出来,伏文觉似乎是早就已经猜到了我会问这些问题,所以直接就对着我回答了一下。

  他说,我是阴人与凡人之间生下的孩子,照理说我本身应该是带一些阴人所具有的能力的,但是我却生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

  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妈妈在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把我身上的那些属于我的力量给封印了。

  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才会在人间生活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发现我是鬼胎。

  正因为我的鬼胎,所以我就成为了阴人天生最大的补品,只要能够把我给吞噬了的话,那么那个吞噬了我的阴人,就一下子就会升上几个层次。

  在阴间的话,说不定一个普通的阴人都能够追上黑白无常两人的能力。

  我看了看伏文觉,只觉得这个老头根本就是在开我的玩笑。

  别的人我不知道,但是这黑白无常我还是十分的清楚的,当年那新白娘子传奇我可是没少看。

  那里面白蛇跟黑白无常也有过很多次的对手,那黑白无常可是阴间的勾魂使者。

  那所有的阴人几乎都是归他们两个人管的。

  如果吞噬了我就能够跟那两个人媲美的话,那么还修炼干什么?直接来吞噬我不就好了?

  我把我的想法跟伏文觉说了一下,没想到伏文觉竟然还对着我点了点头,告诉我就是这么一回事。

  听得我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阵阵的黑,对于我的前路好像没有一点点的希望。

  伏文觉看了看我,对着我也是叹了口气,表示这就是我的宿命,根本就没有办法抗拒。

  认命了吗?就这样认命了吗?

  我不想,我问那伏文觉,既然那个男鬼跟我的妈妈有了我,为什么还要把我带走?

  而且带不走我,就把我的妈妈给带走了,他又为什么送了那块血玉给我?

  最重要的是,在我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他出现了,但是条件还是要带我走。

  当时我的妈妈又突然出现,说那个男鬼不守信用,他们之间又有着怎么样的约定呢?

  伏文觉想了想,似乎是在想着这些问题的答案,之后再对着我慢慢的开口。

  他说,他猜那个男人跟现在这个缠着我的男人一样,他当年也很有可能跟我的妈妈完成了冥婚。

  结果两人就这么有了我,而且我不仅是鬼胎,还是个阴中之阴,鬼胎中最为阴的一种。

  但是不知道我妈用了什么办法封住了我身上的能力。

  然后带着我不远万里离开了那个男鬼的身边,然后在这个小村子里面嫁了人。

  但是之前我妈妈跟那个男鬼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就没有办法猜测了。

  最后他只说有可能是那男鬼无意之中发现了你,知道了你的身份,如果他能够吞噬了你的话,那么他就一下子变成了超越了黑白无常的阴人。

  这样的话,那么在阴间,我的生父就是非常厉害的阴人了,甚至有可能跟判官差不多。

  到了那个时候,那这整个阴间,我生父随便跺跺脚这阴间都得震一震。

  所以,当时我的生父才给我留下了那一块血玉,为的就是想要把我给带走。

  而我的妈妈看到了那块血玉,一下子就认了出来那块血玉就是我生父的东西,所以当天晚上才让我躲在房间里。

  而她则带着血玉,穿上了一身嫁衣跟着我的生父一起回到了阴间。

  伏文觉猜商量,我的生父当时很有可能不知道我是他的亲生女儿,而当见到我的妈妈的时候才发现。

  然后他一定是跟我的妈妈有了一个约定,我的妈妈同意跟他一起离开,他才决定放过我的,不然以我对他的吸引力,他恐怕是更想要得到我的。

  所以,在我的生父再次出现,并且想要把我带走的时候,我的妈妈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因为之前他们已经有了约定,我妈妈跟他走后就不可以再带走我。

  这一切终于水落石出,虽然还有一些事情恐怕我们并没有办法完全猜出来,但是我也知道,这已经跟事实无限的接近了。

  伏文觉最后是怎么离开的我已经不知道了,反正我的脑海里全都是关于我妈妈和我的生父的事情。

  这一切真的是让我很难相信啊,我的父亲竟然是一个鬼。

  而我则是一个人和一个鬼结合的产物,我是一个鬼胎。

  在这一刻里,我竟然觉得我自己就是一个怪物,我甚至都怕我自己。

  我躺在床上,我看着床顶上的天棚,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是个疯子一样,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我不知道人在疯的时候会不会像我一样,坐在这里什么东西都想,但是我却知道,我如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会疯。

  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想起了那个想要跟我冥婚的男人,我觉得这个男人跟我的生父好像啊。

  他是不是也是像我生父这样的人?

  跟我妈妈在一起之后有了我,然后还想吞噬我,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还带走了我的妈妈。

  我不想再步我妈妈的后尘,如果我真的答应了那个男人的话,会不会我之后走得就是跟我妈妈一样的路?

  我不要,我不要,我说什么都不会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我此刻甚至怀疑那返魂香让我看到的一切会不会就是那个男人想让我看到的事情。

  我一直都认为我自己不是一个有迫害妄想症的人,但是这一刻我真的觉得那个男人就是为了要吞噬我才出现的。

  那些什么跟前世的我爱得死去活来的根本就是他的骗术。

  他就是想让我傻傻的相信他,然后跟他冥婚。

  我越想越认为是这么回事,躺在床上生怕他再次回来找我。

  虽然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这样想着。

  不知不觉的,我睡着了,然后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我的身边。

  就算是在梦里,我的神精也一下子紧绷起来,直到那种感觉消失,我才放下心。

  认为刚才的一切不过就是我的幻想和错觉罢了。

  等到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我起床之后就去了正殿那里,却正好碰到了之前就遇到的那个刘毅。

  这个刘毅一看到我就对着我打了声招呼,说昨天才刚见面也没来得及说上几句。

  我对着他也是有些歉意,昨天本来也想跟这个人多说几句,毕竟在这山上除了那四个师兄弟之外,就算他还是个外人。

  能够跟我说上几句话,聊上一会儿天的了。

  这个刘毅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而且跟他一起说话他基本上什么都懂。

  不管我说了什么,他都能跟我一起说上一会儿。

  刘毅说他自己创办了一个公司,之前跟这个伏文觉也算认识很长时间了,也找过他帮自己办事。

  至于这个办事,我是清楚的,应该就是像伏文觉说的那样,看看风水什么的。

  刘毅说他要在这道观里住上一些时间,如果我方便的话,希望我能带着他一起去四处逛一逛。

  本来我是想要答应他的,但是一想起我没有办法离这个道观太远的距离,不然我身上的那种阴气就非常的重了。

  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会吸引那种阴人。

  而那些阴人只要看到我就会知道我的与众不同,然后就会对我产生吞噬我的念头。

  这个样子对我来说还是非常的危险的。

  所以,我犹豫了一下,却没有答应他,只说我暂时要打扫这藏书阁,没有办法跟他一起出去玩。

  不过说实话,我来到这里之后还没有出去过,此时我也真的是想要出去走一走。

  就算是不远走,在这片山头上走走看看风景也好。

  总比被困在这里什么地方都不能去的要好的多。

  可能是刘毅看出了我的表情,知道我的心里实际上是很想出去的。

  反正这刘毅对着我悄悄的开口,告诉我不远走,就在这道观的四周转上一转。

  如果我累了的话,走上一圈也就回到了道观,还问我怎么样?

第17章刘毅

  我看着刘毅,心里一直在互相的斗争着,到底要不要去?

  我的心里实际上是非常的想去的,可是我之前明明就已经答应了伏文觉不让我离开这里。

  而我之前也的确是因为自己私自出去而碰到了那个猫脸的老婆婆,当时如果不是那个男鬼在的话。

  恐怕现在我早就已经死了,刚想到这里,我就连忙甩了甩脑袋。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个人来。

  明明我已经让自己把这个人给忘了个干干净净,我真的是不想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的关系。

  我不想踩着我妈的脚印再过一辈子。

  刘毅见我摇头,以为是我不想去,连忙对我开口,说他真的是好人,我不用这么怕他。

  见他误会了,我也连忙向他解释了一下,说我自己并不是在怕他。

  是因为我之前答应了伏文觉,不私自离开这里,如果要出去的话,一定要有他们四个师兄弟的其中一人陪同。

  而这个要求也是伏文觉给我的硬性规定了。

  但是他们四个师兄弟除了那最小的伏德觉之外,一个个都是老头子了,我跟他们有什么好逛的。

  本来开始还想找这伏德觉跟着我一起走一走,但是那伏德觉却是太忙了,一天要做的事情太多。

  没有办法,他们都没有办法陪我,而我也就只好跑到那藏书阁里自己打发时间了。

  我看见这刘毅明显是误会了,连忙对他解释了一下,当然也包括了我跟伏文觉之间的约定的事情。

  这回这刘毅终于明白过来,我不是故意不跟着他一起去的,而是真的有自己的苦衷。

  刘毅最后只好点了点头,说一会儿他就跟伏文觉要个特赦令,然后带我出去走走。

  我听了刘毅的话,虽然直觉的认为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升起一丝丝的期待。

  刘毅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我看着刘毅离开的背影,站在原地等着他。

  我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然后我就看到了那刘毅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可是看不出有多高兴的,反正不太好。

  我的心里一下子就猜到了,一定是伏文觉他们不同意。

  不过,我也不怪他们,这也是应该的,他们也是为了我好,我不能这样误会他们。

  看着刘毅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对着他笑了笑,然后跟他说没事儿的,就算不出去在这里也行,我也不是那么想出去。

  刘毅听了我的话倒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哈哈的大笑起来。

  这一笑倒是把我给笑得有些发懵了,完全不明白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毅看我的样子忍了半天,最后终于把这笑给忍了回去,然后对着我开口。

  说他没看到伏文觉,但是他看到了伏德觉,他问了伏德觉,伏德觉说如果有刘毅跟着的话,我可以出去。

  真的吗?我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刘毅。

  刘毅笑了笑,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我走出了道观。

  其实我来到道观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我自从进入道观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唯一的一次走到了道观的外面,是因为那个猫脸老婆婆,最后还差点被他给弄死了。

  说起来我的心里也算是有了阴影,所以就算我知道那个猫脸老婆婆已经被那个缠着我的男人给弄得灰飞烟灭了,但是我却还是有些害怕的。

  我走到了道观的外面,看了看这片山,刘毅带着我走到了道观的后面。

  这里我还从来都没有来过呢,走到这里看着那些山花和树木,郁郁葱葱的,心情一下子都变得好了起来。

  刘毅一整天都陪着我在这里走着聊着,我们把整个道观的外面全都给走了一遍,然后才回去。

  之后刘毅还跟我说,明天再带着我向山下走一走,那里每个月的十五都会有集市,非常的热闹。

  听到刘毅的话,我才知道,这山下竟然还有集市,而且还是每个月的十五,怪不得上个月的十五他们四个都下了山。

  原来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他们竟然一点都没有告诉我。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我一整天都没去藏书阁,这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的第一次。

  晚上吃完饭之后,伏文觉把我给叫住了,然后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的看着我。

  他让我离那个刘毅远一些,我有些奇怪,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让我离刘毅远一些。

  伏文觉没有说,只说他算出来,我的命中与阴人相交有缘,而且近日我的桃花非常的红。

  主红鸾的宫星极亮,而且那宫星显示出来的卦相是与阴人有关的。

  他的言下之意我已经听了出来,说到底还不是说我跟那个男人是有缘的。

  可是我根本就不可能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更不用提什么冥婚了。

  想都不要想,就算我这辈子不嫁人,做一辈子的老姑娘,我也绝对不会嫁给那个鬼的。

  伏文觉看着的沉默下来,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对着我摇了摇头。

  嘴里不断的说着,也罢也罢,时也命也,这命躲不到,这灾该是你的,还是你的。

  我有些奇怪,伏文觉这话是什么意思?灾?难道我这段时间会发生灾难吗?

  我连忙问道伏文觉,他却还是对着我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天命不可违。

  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并且表示之后不会再限制我的任何行动。

  总的来说就是我想要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他不会再管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这伏文觉突然不管我了,我倒是觉得有些没有办法接受了。

  伏文觉离开了,当天晚上我睡得有些晚,等我睡着之后,我就听到我的耳边一阵阵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好像不断的在说,离他远一点,我是他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离谁远一点?我是谁的?

  我估计这个在我耳边说话的人就是那个想要跟我冥婚的男人。

  他竟然又来到了我的梦里,这回竟然还跟我说我是他的,真的是不要脸,我才不是他的呢。

  我根本就没有管这个男人,如果他再出现我一定要把他给骂跑,告诉他我根本就不可能跟他冥婚,让他死了这条心。

  第二天一早,我才刚开门,就算到了刘毅站在了我的房门前,手里拿着一把野花。

  看着那野花的样子,明显就是昨天我们两个在道观的外面看到的那些,当时我就是随便说了一句,这些花真好看。

  没想到他竟然就一大早的跑去把花给我摘了回来,我看着那花问道,这是送给我的?

  刘毅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手里的花向着我的面前又递了递。

  我开心的接过了那些花,然后就跟着刘毅一起离开了。

  我们一起吃了早饭,然后我就跟着刘毅一起离开了,本来我想看看伏文觉的反应。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伏文觉竟然真的没有理我,甚至连问我去什么地方都没问。

  刘毅也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不对,拉着我就从道观里跑了出去。

  一路上,我的心神有些不宁,我一直在想着晚天晚上,伏文觉跟我说的那些话,心里总是不安。

  刘毅却一路之上拉着我,告诉我今天正好是十五,山下有一个非常大的集市,如果我们现在过去的话,正好是集市刚开市。

  可能是刘毅这种兴奋的状态感染了我吧,我渐渐的从伏文觉给我的那种奇怪的感觉里走了出来,然后跟着刘毅飞快的跑下了山。

  到了山脚下,刘毅驾轻就熟的带着我向着那集市的方向走去,没想到这刘毅竟然这么熟。

  刘毅说他之前来到道观的时候,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就总爱往山下跑,这里的人民风十分的淳朴。

  他说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看着他的样子也笑了笑,然后向着那集市走去。

  而此时的我根本就没有发现,危险正在向着我悄悄的逼近。

  我一无所觉的跟着刘毅一起在集市里吃了些东西,然后向着那集市的更深处走去。

  刘毅一路上买了很多的东西,但是基本全都是给我买的,给他自己的倒是没有几样。

  逛了整整半天,我也觉得有些累了,而那集市听说要到晚上才会散掉,现在回去我又觉得有些不舍。

  毕竟这集市要一个月才有这么一回。

  刘毅像是看出了我的不舍,对着我说前面有一个地方可以歇脚,我们可以去那里。

  他说他之前也曾经在那里休息过,那里很干净。

  我对着刘毅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刘毅一起朝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只不过,这一路之上,我总觉得越走这里的人好像就越少的样子。

  我有些不安的问刘毅,可是刘毅却告诉我这里就是这个样子的,他之前来这是这样。

  我强压下心头的那种不安,对着刘毅扯了扯嘴角,然后继续向着那里面走去。

  刘毅对着一个地方指了指,说那里就到了,我抬头看了过去,那里是一个像是古代的小茶馆一样的地方,看上去显得有些破破烂烂的。

《血玉惊魂王长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