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乱三国陈楚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重生乱三国陈楚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重生乱三国

时间:重生乱三国作者:许老贼

重生乱三国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陈楚的小说叫做《重生乱三国》,是作者许老贼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到县衙时,那位虎啸寨的使者已经等候多时了。  抱歉抱歉!陈某有事在身以致让贵客久候了!,陈楚一走进大堂便高声道。  虎啸寨的使者是一个很干瘦的家伙,一对眼珠子乱转,明显是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  虎啸寨使者站了起...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重生乱三国》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山贼来客

  到县衙时,那位虎啸寨的使者已经等候多时了。

  抱歉抱歉!陈某有事在身以致让贵客久候了!,陈楚一走进大堂便高声道。

  虎啸寨的使者是一个很干瘦的家伙,一对眼珠子乱转,明显是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

  虎啸寨使者站了起来,不阴不阳地笑道:陈大人新官上任确实会很忙,不是常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吗!另外,我想陈大人初来乍到的,对乐平县的规矩恐怕还不是很了解吧。,话音刚落,虎啸寨的使者便愣住了,原来他看见了紧跟在陈楚身后的张蕊。此时的张蕊身着一袭轻甲,腰胯长剑,乌黑的秀发随意束在脑后,显得英气勃勃活力逼人,再配上娇俏的容颜,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力。

  虎啸寨使者肆无忌惮地看着张蕊,那目光就如同见到羔羊的豺狼般,充满了欲望。

  被一个猥琐的男子用毫不掩饰的眼光盯视着,张蕊感到愤怒异常。要不是考虑到不能坏了陈楚的事,张蕊一定会一剑将那个家伙刺死。

  陈楚在主位上坐下,张蕊手按剑柄俏立在陈楚身旁。

  陈楚左右看了一眼,发现王汉带着十几个衙役正肃立在大堂两旁,那情景仿佛如临大敌般。很明显,王汉他们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

  陈楚将目光重新移到那个虎啸寨使者的身上,然后微笑道:不知这位好汉如何称呼?

  那虎啸寨使者随便朝陈楚抱了一下拳道:我在虎啸寨排行老三,陈大人叫我三当家就是了。,语气举止显得非常傲慢。

  那不知三当家所为何来呢?,陈楚仍然微笑着问道。这点心理素质他还是有的,想当年陈楚做业务员时,比这更难看的脸色他可没少遇到过,多年的磨练已经使陈楚绝对能做到面对任何态度心如止水了。

  三当家很满意对方的态度,语气更傲慢地说道:我此来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来向陈大人要今年上半年的钱粮。

  盗贼来向官府要钱粮。听到这么荒唐的要求,陈楚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他已经惊讶过了。在来得路上,陈楚已经从衙役的口中得知整件事情的始末。原来,虎啸寨自建立开始,便四处劫掠扰乱地方,地方县令奏报朝廷,希望朝廷派兵剿贼,但每次奏章都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回音。之后,县令们也试过凭借自己的实力剿贼,但自从剿贼最积极的那个县令被杀后,其他人及继任者便心惊胆寒不敢再提剿贼的事了。而虎啸寨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于是在三年前的一天,虎啸寨同乐平、白马、寿阳三县县令会商,虎啸寨承诺,只要三县每县每半年缴纳10万斤粮食及一千金,虎啸寨便不再骚扰三县地方,不过往来南北的商旅不受此承诺的保护。于是,在这三县之地便出现了官府向强盗缴纳钱粮的奇怪现象。

  哦,那不知我应该交多少呢?

  不多。老规矩,十万斤粮食和一千金。

  陈楚装作吃了一惊,然后用商量的语气恳求道:这,是不是太多了一点!能否宽限一些?

  三当家当即皱起眉头,刚要呵斥时,眼光突然扫到陈楚身边的张蕊。这个家伙眼珠一转,然后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道:陈大人,我可以做主将钱粮减半,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说到这,三当家故意顿了顿,眼光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张蕊身上逡巡着。

  张蕊见状大怒,当即便要抽剑。不过宝剑刚出壳一寸,握剑的纤手便被一只打手压住了。

  陈楚转头看向张蕊,朝她使了一个眼色并轻轻摇了摇头。张蕊只得忍耐下来,并且将脑袋垂下,因为她担心自己再看到那张让人恶心的嘴脸会按捺不住而坏了大哥的大事。

  见此情景,三当家可就是另一番想法了,他还以为张蕊是害羞了呢!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那语气之中充满了得意。

  就在他笑得正开心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三当家刚才说可以让我县少交一半的钱粮,可是却有个条件。不知这个条件是什么?,陈楚面无表情淡淡地问道。

  很简单,只要陈大人拿身边的美人做替代,我便做主免了你县一半的钱粮。,说这话时,三当家的双眼一直盯着张蕊,神情龌龊至极。

  陈楚虽然早有预料,但对方这番话一说出来还是被气得不轻。在这一刻,陈楚修炼多年的心理素质竟然完全失去了作用,陈楚简直想冲上去掐死这混蛋。

  本来依张蕊的性格,这个时候一定会冲上去杀掉这个敢侮辱她的混蛋,但握着她纤手大手适时地紧了紧,这让她愤怒的心又安定了下来。

  立在左右的王汉等人全都看向陈楚,手握刀柄,看样子只等陈楚一声令下。

  不行,绝对不行!,陈楚几乎是吼出来的,此时的陈楚显得愤怒异常。就在这同时,王汉等人已经抽刀半出鞘了。

  三当家顿时脸色一变,站起来盯着陈楚阴狠地道:陈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跟我们虎啸寨做对?难道你认为凭借那才放下锄头的一千士卒能和我们虎啸寨抗衡不成?

  看到三当家那嚣张的模样,陈楚简直是怒不可遏。此时陈楚的眼神冷厉得可怕。

  两人站着相互对视,就如同两只公鸡般,现场静得落针可闻,气氛显得格外压抑。

  其实,此时的三当家也非常紧张,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而已。他现在的举动只不过是在撑场面!他根本就没想到对方对他的要求反应如此强烈,早知道这样他根本就不会提这些要求了。如果因为他的原因没能将乐平县的事顺利谈下来,他回去后,大当家责怪下来,不死也得脱层皮。

  就在这时,陈楚突然一笑,三当家不要紧张嘛,我哪敢拿你怎么样!即便我不考虑自己的安危,但总得考虑治下百姓的安危啊!咱们有事好商量嘛!,说着,陈楚朝三当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同时陈楚朝王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稍安勿躁。不要以为陈楚能够接受对方的嚣张和侮辱,陈楚只是强自忍耐装出这样一副笑脸罢了。现在可不是翻脸的时候,否则陈楚制定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见到陈楚低姿态地表现,三当家也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他此时也不敢太逼迫对方了,否则一旦事情弄砸,先不说他能不能向大当家交待,就是能否安全离开这里都将是未知数。

  陈大人,既然你不同意我提出的方案,那就算了。不过十万斤粮食一千金是一个子都不能少。

  陈楚露出一副痛苦的模样,半晌后答道:可以。十万斤粮食一千金!我不会少贵寨的!

  三当家点了点头,那就好。但陈大人什么时候能将钱粮运到呢?

  陈楚思忖片刻后道:五天后,我将亲自押运钱粮到贵寨。

  好。那我就在虎啸寨恭迎大驾了。希望陈大人言而有信才好!否则后果将如何,相信陈大人心里有数。

  三当家随即站了起来,朝陈楚一抱拳,告辞。

  陈楚也一抱拳,恕不远送。

  等三当家离开后,王汉突然跪到陈楚面前,只听他道:大人,您难道真的要将十万斤粮食及一千金送与强盗?,说话时,王汉的脸上充满了愤慨与不甘。

  陈楚叹了口气,王汉,你为人正直,你的想法我是知道的。但是你也要明白,虎啸寨实力强横,不是我这个乐平县能够抗衡的,我若不拿出这些钱粮,最后遭殃的必将是我乐平县百姓。王汉,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乐平县的百姓遭到强盗的抢掠屠戮吧!

  话说到这份上,王汉还能再说什么呢!王汉叹了一口气,朝陈楚施过礼后便要退下。

  王汉,你带人去县库提取虎啸寨要求的钱粮,并装载妥当。这件事务必在五天内办好。,陈楚吩咐道。

  是,属下明白。,说着,王汉等人便退出了大堂。

  陈楚转头看向张蕊,他看见张蕊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神情有些呆呆的样子。

  蕊儿!,陈楚叫了一声,但张蕊似乎没有听到。蕊儿!,陈楚又提气大叫了一声。

  这时,张蕊终于有反应了。只见她浑身一抖,就如同受了一惊似的。

  张蕊这才发现陈楚正瞪大着眼睛注视着自己。张蕊的眼神露出慌乱之色,双颊倏地一下绯红起来,同时飞快地垂下脑袋。

  这时,陈楚就纳闷了:这蕊儿搞什么鬼啊!

  蕊儿,你在想什么啊?,陈楚问道。

  张蕊立刻慌乱地摇头摆手道:没没没!我没想什么!

  陈楚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追下去。这时,张蕊绯红着双颊对陈楚道:大哥,可以放开蕊儿了吗?

  原来直到这时,陈楚还紧紧地握着张蕊的手掌。

  陈楚愣了片刻,看了看捏在自己手掌中的纤手,又看了看正羞涩难当的蕊儿,一张脸顿时如火烧般红了起来,然后如同触电般放开放开张蕊的手。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气氛尴尬异常。

  半晌后,陈楚才道:嗯,蕊儿,我们先回龙虎村吧。

  张蕊红着俏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随后,两人便返回龙虎村了。在离开前,陈楚还将王汉交到跟前,仔细交代了一些事情。

  回到龙虎村,陈楚立即将张辽邓公等叫到别墅。

  陈楚见到张辽的第一句话就是,文远,咱们要打仗了!,语气颇为兴奋。

  张辽闻言也非常兴奋,连忙问道:大哥,有仗打了吗?和谁打?

  一听要打仗就双眼冒光,张辽果然不愧为三国名将之一。

  陈楚笑了笑,接着将刚才之事及自己的计划仔细地说了一遍。

第十六章瞒天过海

  张辽紧皱着眉头,只听他道:大哥,这虎啸寨有近三千匪徒,而我们只有千多步卒,且都是只训练月余的新兵。如果我们只是防守,那还能凭借地利同虎啸寨相抗,但若要主动进攻,几乎没有胜算。。张辽注视着陈楚,想要看他怎么说。

  陈楚点了点头,文远说得不错,如果硬攻,咱们这点人马真还不够看,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硬攻呢?

  说到这,陈楚有意顿了顿,双目看向张辽,神情颇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

  听到陈楚这么说,张辽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大哥已经有了计策了,之所以没有立刻说出来,很明显是要考自己呢。

  可不能让大哥小瞧了!张辽的心中顿时升起好胜之心。

  张辽低头思忖了起来。片刻后,只见张辽猛地抬起头,一双虎目精光闪闪地看向陈楚,大哥,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陈楚双眼一亮,哦,文远你倒是说说看。。此时,陈楚的心中充满了期待。

  而张蕊、邓公他们仍然不明就里,均非常好奇地看着张辽。

  凭目前的力量想要收拾虎啸寨似乎不可能。但我们却有一个绝佳的机会。,说到这,张辽顿了顿,虎目看向陈楚,只见陈楚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于是继续道:虎啸寨不是勒索我们十万斤粮食吗?我们就利用这做文章。

  张辽说到这便没说了,虎目看向陈楚,陈楚此时也正好看向张辽。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时,陈楚在心中感慨万千:想不到自己绞尽脑汁并且依靠多了几千年的知识想出的计策,张辽竟然片刻便想到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张辽不愧为三国智勇双全的名将啊!

  陈楚不知道的是,张辽现在对他这个做大哥的更加佩服了,并生出高深莫测之感。

  陈楚和张辽两人心意相通点到为止,其他人可就不干了。张蕊和邓公两人仍然是一头雾水,不明白陈楚的计策究竟是什么。

  见两人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张蕊当即跳出来娇嗔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啊?话只说半截,简直急死人了!

  两人相视一笑,陈楚对张蕊道:蕊儿,大哥先卖个关子。很快你就会知道的。

  哦。,张蕊愁眉苦脸地应了一声。虽然她很想现在就知道陈楚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既然陈楚不想现在说,张蕊便没再追问了。

  邓公,立刻准备一百辆大车。,陈楚吩咐道。

  邓公当即应诺下来。虽然他不知道主公究竟要干什么,但他并不打算刨根问底。在他的思想中,只要做好主公交待的事情就对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不管是乐平县城还是龙虎村都显得非常平静。

  五天后,一支由一百辆大车组成的车队从乐平县北门缓缓而出。这些大车上装满了粮食,都是运往虎啸山的。

  整支车队中只有一些赶大车的民夫。而且这些民夫一个个都是年老体弱的样子。除此之外,作为乐平县县令的陈楚也在车队之中,他是骑着马的。

  与此同时,一个衙役躲在阴暗处注视着运粮车队离开县城。随后,这个衙役上了一匹马朝西门去了。

  然而这个衙役不知道的是,他的一切举动都被人监视着。

  想不到二狗竟然是强盗的尖细!平时真是错看他了!,在一处楼阁上,一个衙役难以置信地说到。在他的身旁赫然是负责乐平县治安的王汉。

  少说废话,赶快打信号,让咱们的人悄悄跟上。,王汉紧皱双眉沉声道。

  王大哥你就放心吧。,随即那个衙役曲指放到口中猛地一吹,一声犹如鸟鸣般的响声顿时响起。紧接着,只见六骑快马也朝西门而去了。

  大约一个时辰后,陈楚和车队走了十五里路来到一处小树林中。

  这片小树林面积不大,但枝叶繁茂,在其中隐藏个一两千人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陈楚让车队在树林边停了下来,然后朝树林中吹了一声口哨。片刻后,只见树林中骚动起来,一千步卒在一名虎背熊腰的将领率领下走了出来。这个将领正是陈楚的结义兄弟——张辽。除了这一千兵卒之外还有一百辆空车及数百名龙虎村的村民。

  大哥,我们都准备好了。,张辽来到陈楚跟前道。

  陈楚点了点头,赶快上车伪装起来。

  是。,张辽应诺,随即朝后一挥手,一千步卒及龙虎村的村民立刻忙碌起来。

  此时,从乐平县出来的那些民夫全都惊呆了,他们不知道面前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张辽他们忙忙碌碌之时,陈楚对那些民夫道:你们不要害怕,我们这是要去剿灭山贼。现在你们立刻赶着粮车返回。

  民夫们不能置信地看了陈楚一眼,没有人说什么,片刻后他们便赶着大车开始调头。

  为了避免这些民夫中有人给山贼通风报信,于是陈楚派了一百名龙虎村的村民监视他们。这些村民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并且接受了一定的军事训练。

  张辽他们的动作很快,只一刻钟的功夫,所有人便伪装完毕。

  一千名士卒分乘一百辆大车,在大车上以麻袋等物进行伪装。即便在近处看也很难看出破绽。

  陈楚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扬声道:出发。

  车队再一次出发。此时的车队与之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与此同时,虎啸山上。

  小的二狗见过诸位当家。,二狗从马上翻身下来,一脸谄媚地跪在三个山贼头目跟前。之前偷偷摸摸骑马出西城的二狗竟然出现在虎啸山上!

  二狗,我来问你。你们那位县令大人是否已经准备好钱粮了?,干瘦如猴的三当家立即问道。

  二狗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回三当家的话,自从您老来过之后,陈大人就立即着手准备车马钱粮,现已准备妥当,并且一个时辰前就已经出发了。小的特来禀报诸位当家。

  二狗,你所说的都是你亲眼所见吗?,三当家追问道。

  二狗点了点头,是的,我是在看到钱粮装车并且由陈大人亲自押车出城后才抄小路快马赶来禀报诸位当家的。

  三当家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这时,他身后一个状如黑熊的大汉说话了:老三,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谅他一个小小的县令,怎敢给我们耍花招!

  是啊,老二说得对,老三你就不要在多想了。自从你从乐平县回来之后,就对那个新到任的乐平县令疑神疑鬼的,真不知道你究竟在担心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大也说道,语气之中颇有些埋怨的味道。

  三当家摇了摇头,面带忧色地说道:我总是感觉这个陈县令不简单,他似乎不是一个愿意任人摆布的人!

  黑熊般的二当家闻言一番白眼讥讽道:是啊是啊,他确实不简单,不简单到老老实实地备好钱粮,还自己亲自送过来。我说老三,你就不要在那瞎琢磨了!

  被二当家一阵抢白,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怒火,但却不敢表露出来,憋得脸都紫了,真担心这位三当家会不会得高血压。

  其实二当家一直就看不起贼眉鼠眼的三当家,他觉得老三的德行简直就是在给山贼丢脸。所以一直就对这个家伙加入虎啸寨并坐上第三把交椅不以为然。但由于这是大哥的决定,二当家即便看不惯三当家,也没有办法。

  见老二不依不饶地为难老三,大当家立马出来打圆场道:好了,都给老子少说两句。老三谨慎是好的,老二你给我闭嘴。

  老二满了满白眼,将头撇到一边不再说话了。然后大当家话锋一转对三当家道:老三你也不要太过多虑!二狗亲眼所见的事难道还有假吗?这位新县令大人是不敢跟我们耍花样的!

  三当家轻轻地点了点头,他觉得大当家说得有道理,但是他心里面隐隐有一种不安,怎么也挥之不去。

  临近中午时,山下的小喽罗来报,说乐平县县令正押运一百辆大车的粮食来到山下要求上山,喽罗来请示三个头目该如何处置。

  三当家还在那紧皱眉头,老大和老二则一脸轻松地对望了一眼,然后大当家吩咐道:放他们上山。

  是。,喽罗正要离开时,三当家突然叫住了他,等等,他们来了多少人?

  只有不到两百名脚夫。

  只有两百名脚夫吗?!三当家有些疑惑了,‘难道我真的是多虑了!!’

  呵呵,难道老三你是担心对方不到两百来人能把我们怎么样了?,二当家乘机讥讽道。

  三当家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没再说话了。

  那名喽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呆呆地站在那里。这时,大当家挥了挥手道:去吧。让他们上来。

  是。,喽罗随即离开。

  大约过了两刻钟,车队缓缓地来到虎啸寨门前。此时虎啸寨的大门正大大地开着,三个头目一字排开坐在大旗之下,数百名挎刀山贼分两列直陈列到大寨门口。

  陈楚仰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架势,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他现在很紧张,非常紧张,心脏就像发羊癫风似的抖个不停。

  他妈的!还摆个架势唬我!等会儿就叫你们好看!陈楚在心中暗骂道。

第十七章虎啸寨攻略(1)

  陈楚虽然紧张得要命,但表情仍然如常。这还要多亏了几年跑业务的经历,才锻炼出这样的本领。

  陈楚硬着头皮在两列贼兵之间穿过,独自来到三个头目跟前。

  在下乐平县陈楚见过三位当家。,说着,陈楚抱拳微微一拜,姿态非常恭敬。

  大当家眨着铜铃般的眼睛打量了陈楚几眼,对陈楚谦卑的表现非常满意,于是问道:你就是新任的乐平县令?,语气颇有些上司问属下的味道。

  陈楚低垂着头,恭声回答道:在下正是。

  大当家点了点头,然后抬头往停在山寨门口的车队看了一眼,跟着站起来边朝山寨门口走边问道:那些车上装的可是粮食?

  陈楚紧跟在大当家侧后,低垂着头,显得恭敬非常。他回答道:是的,一百辆大车装的都是粮食,整整十万斤。不仅如此,在下还准备了一件宝贝要献给大当家。

  大当家一听便来了兴趣,哦?是什么宝贝?

  是本朝骠骑将军曾经的佩刀。

  听到这话,不仅大当家,就连跟在大当家身后的大小头目也都齐齐变了颜色。

  大当家停下脚步,很是惊讶地看着陈楚道:陈大人竟能弄到如此宝物!,不知不觉间,大当家对陈楚的称呼也改变了。

  陈楚微笑道:大当家,此件宝物须交给真正的英雄!所以我将它赠给大当家!

  大当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颇为亲热地拍了拍陈楚的肩膀说道:陈大人真是过奖了!,随后拉着陈楚的手就快步向寨门走去。

  就在这时,一直没作声的三当家突然道:慢!

  大当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三当家颇为诧异地问道:老三这是何意?

  三当家走上前,先恭恭敬敬地朝大当家拱手一礼,然后换了副嘴脸质问陈楚道:好你一个小小县令,怎敢如此大胆妄图谋害我大哥?

  陈楚闻言吓了一跳,心里顿时想:难道我露出马脚了?!不应该啊!!

  连忙抬头看向那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三当家,只见对方的神情虽然凶恶,但眼神之中似乎并不怎么坚定。‘难不成这家伙是在诈我!?’,想到这,陈楚当即硬着头皮回应道:三当家这是什么意思?在下能耍什么花样?这里是虎啸寨,谁敢在这里生事?

  三当家顿时说不出话来,陈楚还真猜对了,这位三当家确实是在诈他。

  正在兴头上的大当家不禁皱了皱眉头,语气不悦地说道:老三,陈大人远来是客,你这样疑神疑鬼的不是落我们虎啸寨的面子吗!

  三当家立刻维维应诺。不过他仍然有一丝不安的感觉,这纯粹是直觉,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见大当家表态了,陈楚不禁将一颗高悬的心放了下来。‘这个三当家还真是讨厌!差点就让他唬住了!’

  陈大人莫要见怪,我这个三弟就这样一个毛病。,大当家朝陈楚一抱拳,说了一句场面话。

  陈楚立刻陪笑道:不敢不敢!只要大当家莫要误会就好!在下是诚心想同大当家这样一位英雄人物结交!

  面对陈楚的奉承,大当家还是挺享受的,毕竟被一个朝廷官员这样低声下气地奉承,那感觉还是非常爽的。

  大当家一行人继续朝寨门走去,陈楚则跟在一旁。

  此时一百辆大车已经被推进了山寨,成弯月型摆在寨门附近,近两百脚夫战战兢兢地垂手立在大车旁边。

  大当家一行大小头目走到车队中间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大当家问道:陈大人,你所说的宝物是在那辆车上啊?

  大当家,我马上给你取来。,说着,陈楚快步朝比较偏僻的一辆马车跑去。

  一众大小头目以为陈楚是要取宝物,于是都站着看着。

  陈楚跑到马车旁,然后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大小头目,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大家动手!,陈楚突然大喝一声。

  山贼们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时,大车上的麻袋突然被掀开。

  杀!!,一千名步卒猛然冲出,一句废话没有,挥舞着兵刃就朝周围的山贼发动进攻。

  山贼们猝不及防,只片刻工夫便被斩杀了数百人。一众大小头目也被团团围住,包括三个大头目在内。

  姓陈的,你真够阴险!,重围中,大当家睚眦具裂地瞪着包围圈外的陈楚。现在他后悔的不得了,悔不该不听三当家的劝告。

  陈楚懒得跟他废话,对身旁的张辽下令道:趁山贼没还没反应过来,尽快结束战斗。

  大哥你放心!有我在,他们跑不了!

  张辽猛地一挥手,士卒们随即扑了上去,围住虎啸寨的大小头目就是一阵猛攻。

  在一阵急骤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短兵相接之后,被围住的虎啸寨头目被斩杀了一大半。不过那三个大头目却仍在抵抗,他们的武技非常厉害,凡是冲他们过去的士卒一个接一个地被砍翻在地。大当家和二当家的吼叫声响彻全场,只见他俩在重围之中挥舞着大刀,逼得周围士卒无法近身。

  三个大头目边打边向后退。士卒们受他三人气势所摄,攻击的节奏在不知不觉中放缓下来。三个大头目大有冲出重围的趋势。

  陈楚不禁紧皱眉头,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这支军队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与心目中的理想军队相去甚远。

  就在此时,发现事情有变的山贼们源源不断地从山寨中冲出。张辽不得不分出相当数量的兵力去阻截。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生擒或击杀那三个大头目,形势一定会逆转!

  就在陈楚焦躁不安之时,张辽手提一柄长柄大刀加入战团。

  张辽一路直奔那三个大头目而去,凡是挡住他脚步的山贼均被他一刀两断。

  大当家看见一个雄壮武将手提一柄长柄大刀朝自己奔来,杀气腾腾,心中顿时一凛。

  张辽一刀跳开一个小头目奔到大当家面前,随即当头一刀劈下,只见大刀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匹练。

  大当家见状,吓得亡魂皆冒,于千钧一发之际慌忙举刀挡架。

  只听到咔嚓一声,大当家手中的大刀被一劈而断,接着鲜血迸现,大当家就身首异处了。

  见到此景的山贼们震惊莫名,大当家的武技他们是非常清楚的,自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敌手。然而就在刚才,在山贼们心目中不可战胜的大当家竟然被人一刀阵斩!这是怎样一种武艺啊!

  相较于山贼们的震骇,官军们则得到了极大的鼓舞。所有人就像是吃了药似的,攻势立刻迅猛起来。

  在大当家身后不远处的二当家愣了片刻,然后双目血红地朝张辽扑来。张辽瞥了这个状使疯虎的二当家一眼,面色沉静,甚至还有一丝轻蔑之意。

  二当家冲到张辽面前三四步处时,猛地腾空跃起,双手握刀高举过顶,直朝张辽劈来。那气势倒是颇为骇人。

  可是二当家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对手的兵刃比他的要长得多。

  张辽看着腾空而起的二当家,右手执刀猛地戳去。刀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二当家的胸膛,然后将二当家高高地挑在半空。二当家在半空中蹬了两下腿便咽气了,面孔上满是不甘之色。

  就在二当家被挑杀之时,三当家也被蜂拥而上的士兵给扑到擒住。

  张辽表现出的强悍武技震撼了所有人。本来嘈杂的战场顿时寂静下来,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打斗。

  三个大头目,二死一擒。山贼们此时已经全无斗志了,大部分山贼的脑海中升起逃跑的念头。

  张辽挑着二当家的尸体走到山贼们的阵前,凌厉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山贼,凛然杀伐之气让山贼们禁不住发自内心的恐惧。有些胆子小的,当场瘫软在地。

  身处后方的陈楚见张辽已经控制了局面,明白该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

  陈楚在数十名士兵的护拥之下走到张辽旁边,张辽立刻微微垂头后退一步。张辽这不经意的举动让所有山贼都意识到这个体格平常的年轻人才是真正掌握他们命运的人。

  陈楚扫视了一圈山贼,然后道:我知道这里的绝大部分人是迫不得已才做山贼的!现在贼首已诛,我不会再追究过往之事,只要你们肯投降,我便收编你们为官军!

  山贼们顿时嘀咕起来,绝大多数人露出意动之色。

  眼看局势就要朝着陈楚希望的方向发展,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山贼中间响起:大家不要被他骗了!当官的哪有好人!一旦我们放下武器,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不如现在拼了,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本来有所缓和的局面顿时紧张起来。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局面又要失控。

  文远,知道是谁说话吗?,陈楚沉声问道。

  张辽点头点头,凌厉的眼神始终盯着山贼的军阵之中。

  把他给我抓出来。

  是。,张辽应诺,随即甩掉挑在大刀上的二当家的尸体,然后就这么大踏步地朝山贼军阵走去。那份气概当真是视面前千军如无物。

《重生乱三国陈楚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