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雄魂薛云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大明雄魂薛云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大明雄魂

时间:大明雄魂作者:老者

大明雄魂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薛云的小说叫做《大明雄魂》,是作者老者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薛云薛二要回城去了,毛老幺午后就等在这里。  齐伯说:你二人回去吧,再晚就要关城门了,薛二你要保护好少主,以后有你的好处,你告诉你家老爷这几日他府中有囍事,他的邀请就说我怕闹,过几日清净了我自会去寻他。,  师母拉着...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大明雄魂》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守备

  薛云薛二要回城去了,毛老幺午后就等在这里。

  齐伯说:你二人回去吧,再晚就要关城门了,薛二你要保护好少主,以后有你的好处,你告诉你家老爷这几日他府中有囍事,他的邀请就说我怕闹,过几日清净了我自会去寻他。,

  师母拉着薛云关心了一番临走:云儿以后再遇上白莲教什么的,你要好言相对,莫要伤了他们,也是结个善缘。

  齐伯骂道:莫听那疯婆子胡言乱语,难道认他们发狠,少爷你莫理那些教匪,他们不招惹便罢,惹上只管打杀就是。

  师母叹气道;这事如何是好啊。

  薛云听得疑惑正要问话。齐伯将他与薛二推出了小院。

  薛云薛二毛老幺三人骑着马一路小跑来到了京城广渠门城门下,天已放晚进城出城的人都很多,薛云三人下马在路边等候进城。毛老幺向薛云早将府里多日大下事是了一通。

  「原来走后薛家配合锦衣卫捉拿鞑子奸细的事迹京城里传了个遍,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最近的日子难过得很,借捉拿鞑子奸细的事在天启皇帝面前添油加醋的吹嘘一番,这天启皇帝最怕人烦,可也有爱听的。骆思恭在天启皇帝面前是比不了魏忠贤红,没有魏忠贤得宠,不过在老头也有本事,会讲故事。

  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的位子不稳了,魏忠贤早想让他的死党狗腿子锦衣卫都督田尔耕上位了。骆思恭讲锦衣卫捉拿鞑子奸细的事迹的故事,讲那鞑子凶残,母女*荡五男二女OOXX。也不知是老路边艳情小说的桥段看多了,还是自己经历够丰富,竟让天启皇帝朱由校听入了迷。

  天启皇帝高兴了:骆爱卿,朕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发现你口才出众,以后报事爱卿说仔细些,那母女后来。哈哈,哈哈,下面还有没有。

  骆思恭道:母女的下面没有了,微臣还有许多小故事更加精彩。

  天启皇帝笑道:骆老头,以后没事多进宫给朕说精彩的故事。这鞑子居然跑到朕京城来了,该死,该杀,当我大明无人吗,那谁朕大大的封他个官。

  骆思恭道:皇上功臣之后,薛门薛傲韧官居千总。

  天启皇帝问身边的太监:千总上面可有什么空位。

  那太监答道:没有空着的。

  天启皇帝道:一定要有一个给他,朕最恨鞑子,让他去给朕打鞑子。

  那太监道:真没有了。那太监心想没魏公公开口打死也没有。

  天启皇帝:那升个守备吧。

  骆思恭道:皇上英明。

  天启皇帝对那太监答道:朕定了那升个守备吧,锦衣卫骆爱卿自己安排吧,有空多来些骆爱卿你懂的。

  骆思恭出得皇宫一身冷汗,幸好进宫的时候拿着稿子看了几十遍,不然麻烦大了,回去后让楚千户多准备些这种故事只要皇上喜欢就好办了。

  骆思恭回府后派下人去薛府报了个喜,又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让薛府领自己的情。

  圣旨褒奖锦衣卫。锦衣卫骆思恭的日子好过了,手下不少人借机升了官。薛傲韧被赏了个守备。

  鞑子的人头也被挂在外城永定门城楼上示众,可惜三个脑袋只有两个像样,另外一个像堆烂肉。朝庭说是三个鞑子,其中加进了一个水货,要让辽东难民看一看这鞑子的下场。

  还有两个鞑子也要拉到城外开刀问斩,这鞑子也是人砍了脑袋同样会死人的,辽东难民激动了杀鞑子啊难民有多少深仇大恨,这让京城的百姓和城外辽东难民解气。

  同时给两个鞑子陪死的是两个鞑子的女奸细,定下来的是骑木驴这让京城的百姓和城外辽东难民激动了,其中的*民们激动万分,奔走相告好象过节似的。」

  城门口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薛云三人也过了城门一路朝薛府走来,到薛云府有不人围观,薛家出了杀鞑子的英雄,门口很有些人进出,多是些中低级武职。

  薛云进了府里发现来客实在不少,下人说道:午后宫里来人宣读了圣旨,薛傲韧被升为了守备的正五品的武职,进入了中级武官的行列。

  薛云来到内堂大厅祖父薛睿陪着客人,看见薛云进来招手:云儿到爷爷这里来。

  祖父薛睿得坐的老人说道:这就是薛家的虎儿。

  祖父薛睿笑着对薛云说:云儿快去见过余爷爷,他可是爷爷出生入死的老兄弟。

  薛云上前给余爷爷见礼,余爷爷十分高兴拉着手连连说好。

  祖父薛睿又让薛云给厅中的客人见了礼,对薛云说:你下去吧,你父亲那里也看一看,让爷爷几个老家伙说说话。

  父亲薛傲韧在偏厅歇着来恭贺的亲朋好友,同僚下属走得差不多了。

  薛傲韧热情地对薛云说:这次你辛苦了,小姑爷的货出了这天大的事,你都处理下来了,能给家里帮忙了。

  薛傲韧同薛云叙了一会话,便叫厅中的退了下去。又说:云儿这次沧州杀人不少,留下什没收尾没有。

  薛云:父亲,孩儿都处理好了,应该没有太大的麻烦。

  薛傲韧道显得很亲热:我儿,你赏下人太狠了些,他们吃我家用我家你不可将他们的嘴养叼了。

  薛云:父亲大人,孩儿知道了。

  薛傲韧:云儿,你缴获的二十辆大车怎么都留在庄下了。

  薛云听就有些不快了,这去的人嘴快多事,靠不住的人不少便说道:父亲缴获的二十辆大车孩儿路过庄子,见庄子中的下人面黄肌瘦,男女衣不遮体大车上多是不值钱的衣服大米等杂物留给他们活命。

  薛傲韧:云儿给了便给了,只是为父刚做了守备麻烦就来了,我家走的是锦衣卫骆大人的门子,这不宫里来人传话了,随时是皇上的意思,东厂魏公公的孝敬是必须的。

  薛云:父亲这打点一下也是应该的。

  薛傲韧为难道:东厂魏公公与锦衣卫骆大人我家夹在其中受气,这次东厂魏公公甩了面子,传话没有三万两银子就上不了任,还说没有二价,慢了便是有钱官位也许于他人了。

  薛云:三万两银子有没有搞错,叫那个没鸡鸡的死太监去抢好了。

  薛傲韧:这事没敢给你祖父提,你那里还有多的财货把与为父,也好让为父过了这个坎。

  薛云道父亲找我果然没有好事,就说:我那里粮食拿不回来了也不值几个钱,只有些绸缎布匹还值些钱,金银什么的早前已让薛五哥带回来了。

第十六章银子

  薛傲韧呆呆地坐在那里发愣。

  半晌才对薛云说:你祖父脾气太直哪里要个万把两银子还行,多了怕不成,为父熬了多年好不有个机会怎可以放过,这也是我沾了你的光,他日守备到手怕不有几千人多吃些空晌,一年几万银子跟水似的就来了。

  薛云看着薛傲韧说道:你这么想我帮不了你的,你刮得太狠招兵恨,打仗时没人给你卖命,你自己背时不要紧,莫要连累薛家一门老小。

  薛傲韧说:云儿我这也是没发了乱说的,薛家打仗还是要靠你的,我知道你喜欢带兵,到时你先做个千总我们父子一起干怎样。

  薛云想了下问:你还差多少银子。

  薛傲韧道:出开送宫里三万两银子,去兵部领文书兵符,兵器物资少不了两万这个数。我找你二娘凑了一总共一万两银子,加上祖父那里,也要差个小三万的数。

  薛云:父亲我给你想下办法,前日里家中不是要卖庄子吗,刚好有个辽东商人想买,不如你给他谈一谈,不过三万的数真不行。

  薛傲韧:庄子急时要卖也起不了价只是少了三万的数太亏了。

  薛云:那辽东商人也是逃难到这里,父亲若是用来送人,那些金珠宝贝就不需要换成金银,离小三万的数也差不了多少。

  薛傲韧:这样最好,只怕父亲大人那一关还是不好过。

  薛云:就当是暂时于他,注明将来续回便是,而且他明面还是要挂我薛家的牌子做事。

  薛傲韧大喜:如此这般大事济了,为父有自知之明到时你当千总与我练兵就是了。

  薛府客人都已散去,薛傲韧去见祖父两人谈了一阵。

  祖父薛睿就招呼薛傲韧叫来薛劼薛云,祖父道:劼儿祖父有话要讲,你二叔升了守备官场的规矩想来你也知道些。家中要打点用钱,这些年日子并不好过,数目凑不太够,想先把乡下的庄子抵押一下,换些银子急用,在这里你大哥不在先你说一声。

  薛劼:一切但凭祖父做主,侄儿在这里先恭喜二叔了。

  祖父薛睿道:如此最好一家人要团结,薛家将来就望了。

  薛傲韧对薛劼说:有没有到二叔这里来的想法,先作个把总过几时升千总不在话下。

  薛劼恭敬的道:谢谢二叔,侄儿会认真考虑的。

  薛傲韧:父亲,云儿这次与钱家发生冲突只怕将来就中铺子的生意会受影响。

  祖父薛睿对大家道:云儿这次出去做很好,钱家子弟混账,家长也不懂事理,这帮人还帮出事来了,这样的生意我薛家不做也罢。你们三个给我听到我老薛家是靠军功起家,只要手里有人有刀把子就好,这商人终不是正道,便是钱家不与我薛家作生意,难不成死了他钱屠夫我薛家便要吃混毛猪吗。

  祖父薛睿交代薛傲韧好庄子的事后,薛傲韧薛劼薛云告退,薛睿留下薛云又问细问这次去沧州的经过,薛云一一作了回答。

  祖父薛睿想了一阵道:祖父早年也在江湖上走动,朋友仇人都有,这姓王的人真不知是那位,你遇到的多半是教匪了,他们不惹你最好,你也莫要为难他们,江湖上的人最是难缠一切都要小心行事。

  薛云:师母也要孩儿与白莲教等为善,孩儿实在是不明白请祖父指点。

  祖父薛睿沉默后说道:你只管两不相干,和平相处就是。教匪派系众多,良莠不齐,若是惹上也不要有顾虑,该出手时也不要手软。

  薛云还要再问,祖父就不许再提。话题一转道:云儿,今日你余爷爷同祖父其他老友上门庆贺,都夸你聪明帮你父亲捉拿鞑子,嘿嘿,你余爷爷非常喜欢你,想把他的小孙女许配于你,你看如何?

  薛云:爷爷我还小不想这么早定亲。

  祖父道:爷爷已答应了你余爷爷了。

  薛云:啊,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就答应了。

  祖父:你余爷爷的长子现在是大同镇治下参将给你定下的就是他长子嫡长女,余家现在比我老薛家的日子可好太多了。

  薛云:爷爷我两人都不认识,没有感情嘛。

  祖父:你娃儿的心思老汉我明白,这闺女我见过,那人长得个俊是没得是了,又是嫡长女里外都是一把好手,你莫要急虽然是我们老人定下来的,过些时候等她本人从大同回京见了面,她首肯了才作数。

  薛云笑道:爷爷那就没有什么了。

  祖父骂道:小兔崽子,你别搞花样,丢了这么好的孙媳妇看我饶不了你。

  天大亮了,薛云起床来毛老幺早候着了。

  薛云说:老幺来了怎不叫我一声。

  毛老幺:二老爷说不用叫你,只等你醒了自己去见他就是。

  薛云想道自己这老子对自己倒是越来越客气了,一边寻思着一边向薛傲韧的书房走去。

  薛云来到薛傲韧的书房,薛傲韧问:云儿,吃了早饭没有。

  薛云道:还没有,父亲有事孩儿先过来了。

  薛傲韧道:我们先到你祖父那里,把钱的事情搞顺当。又有吩咐门外的丫头送些早点到老爷子那里来三少爷还没吃早饭。

  老爷子的内室,祖孙三人围着一张桌子在那里商量。

  老爷子说:我把家底拿出来,有金子三百二十两,银子八千五百两,另外云儿带回来的金银首饰也一起给你,大约有一万五千多两银子。你那里凑了多少。

  薛傲韧低声地道:媳妇拿了三千两银子,在老管家帐上那里借出了二千两银子,几个铺子支了三千八百两银子。

  祖父薛睿吃惊的说:才这点银子吗,半响家中进货的本钱还有多少。

  薛傲韧半天才说:近几年家中开销太大,庄子也要倒贴,家里入不敷出大宗货物都是代销。

  祖父气愤地对薛傲韧说:家中这几年你大哥死后,大嫂悲伤过度理不起事。可你媳妇当家干的些什么事,当你老子是瞎子不成,成天吃里扒外,你也不管一管,这男人当官要用钱他也舍不得拿出来吗。

  薛傲韧忙说:媳妇虽有些小毛病,应该不会不顾家的。

  薛睿指着薛傲韧说:这个家就被你们这群败家子给败完了。祖父薛睿一下子给气晕倒在床上

第十七章硕鼠

  薛府的老太爷病倒了。

  薛家为了官位筹银子,才发现了大窟窿,现在的薛家就是被虫子蛀空的柱子,随时会倒下。

  薛家上下乱着一团,都围着老爷子转,大家端茶送水,忙去请郎中。薛傲韧在一旁认不住对薛云说:爷爷有我看着,你还是去找一下买庄子的辽东商人来谈一谈。

  薛云生气了:爷爷都被你气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谈你的事情。

  薛傲韧讪讪地站在那里,薛云生了一阵气后对薛傲韧说:你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现在主要是等爷爷醒来。

  薛云见薛二在就说:祖父这里你安排人看着吧,避免发生什么意外。

  薛二马上安排了薛五带了几个祖父家丁,把祖父住的后院保卫起来。祖父的侍妾,丫头,佣人进出都要有人看着。

  薛云:父亲家里铺子的生意搞成这样,你准备怎没善后。

  薛傲韧:若不是这次要用大笔的银子,你那二娘还不肯说实话。

  薛云:这几年生意亏成这样,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不成。

  薛傲韧:你二娘不那个贼婆娘瞒得我好紧,这次怕是这官作不成了。

  薛云:父亲这么大的事怕是要知会大房一声,派个人去把大房的二哥叫回来把。薛傲韧指了个下人,那下人得了话,跑出去找大房薛劼去了。

  薛五来传话说老太爷醒来了叫薛傲韧薛云进去有话说。

  薛傲韧薛云来到了薛睿的床前,薛睿靠在那里,歇了好一会说:二郎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薛傲韧说:听父亲大人的。

  薛睿摇了摇头说: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个儿子,你一天糊里糊涂连个婆娘都管不住,让你去当官带兵怕是会害了你。

  薛睿坐了起来对薛五说:看一下大房的人来了吗,再叫薛二,毛管家来。薛五出去了。

  薛睿说:二郎,你那女人先关起来吧。薛傲韧点头答应。

  一会儿大房薛劼与他母亲,薛二,毛管家都一起进来了,薛睿说:媳妇,劼儿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这真是家门不辛啊。

  大房媳妇:父亲大人儿媳已道了,都是儿媳无能不能替父亲大人分忧,儿媳惭愧万分。

  薛睿说:这事对不起你们都是你这二叔不争气,罢了,我来处理这事媳妇你有什么要求尽管给我说。

  大房媳妇:一切全凭父亲大人做主便是。

  薛睿说道:毛管家你安排几个信得过的,会看帐的人给薛二。薛二你在我后院的家丁挑人去把家里的绸缎庄,酒楼和当铺都看起来,一直守在那里等我排人来查账,你下去吧。薛二退了出去。

  薛睿又说道:薛五带人把二房封了,不许人进出,特别是二娘。毛管家带几人去二房搜查。薛五转身去了,毛老管家回头看着薛傲韧。

  薛傲韧十分难堪:你看着我干什么,没听叫老爷子的话吗。毛老管家这才转身离去。

  薛睿道:这毛管家真是老了,不知道听谁的话了,唉,云儿你去做一回恶人吧,毛老管家的人你亲自带去。薛云应了也转身去了。

  薛睿薛傲韧说道:你就在我这里那里也莫去,等他们回来。

  薛傲韧的小院早就被薛五看了起来,得到薛云暗示二娘和她的几个丫头都被看管起来,在第一时间里没让她们做手脚。

  薛云到的时候毛老管家和他带的人已等候在那里,薛云:先从父亲二娘的屋里查起吧,大家三人一组去吧。

  二娘疯了似的破口大骂:你这个野种,你得意了给你那个不知道死在那里婊子来报仇吗,没门老娘行得正,半夜不怕鬼敲门,你赖活不了我

  这可真把薛云的怒火骂出来了,母亲可是薛云的一个禁地碰不得的,薛云向薛五歪了歪嘴,薛五上前按住二娘就往她嘴里塞破布,二娘嘴里还唧唧呜呜地骂‘狗奴才’‘’推到一边让手下看着。

  薛傲韧的院子屋子不少,不过薛云的重点是二娘的房间,其他三个姨娘不管事查也没用。没多久毛老管家同薛五过来了,毛老管家:查过了出开首饰多一些,有大约二百多两金银就没有什么了。

  薛云听着,一抬头刚好碰上二娘的眼光,那是一副得意的样子。薛云顿时一股无名火起想起小时候二娘和她两个儿子对自己的欺负,心中暗想一定要把这个家中的毒瘤给挖出来。

  薛云说:毛老管家在这院里找一间空屋,薛五你二娘贴身的丫头都给我带来。毛老管家薛五都应声去了。

  在空屋里薛云等来了二娘贴身的丫头迎春,迎春忐忑不安地看着薛云,薛云笑着说:迎春姐好久么见你了,最近你越来越漂亮了,迎春姐坐下说话。

  迎春急忙说:少爷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不要问我了。

  薛云听了暗中非常生气,就说:迎春姐我只是以前很想和姐姐多说些话,只是没有机会,今天有空我俩多聊聊姐姐声音真好听。

  大约有十几分钟薛云笑呵呵地将迎春送出屋外,又先后叫了两个小丫头问了一阵话。最后请进了二娘贴身的丫头梅香,薛云也没有让她坐下,而是一直看着她。梅香不明所以心中发毛。

  薛云又等了好一会儿才说:梅香姐你还有什么能告诉我的吗。

  梅香不安地说:少爷你要奴婢说什么。

  薛云: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看你说假话没有,你不说我也差不多都知道了,薛家的家法我就不说了,自己看着办吧。

  梅香拘束不安地站在那里发楞,薛云站起来慢慢地走向屋门口。

  梅香突然大叫:少爷我说,我说,我把二娘勾结娘家的事都说出来,可是二娘知道是我说的会打死我的,少爷你要救我啊。

  薛云:说出来就是救你自己,你平时为人还算和善,放心我是不会为难你的,你这次若说出我不知道的事,少爷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日后我自当照顾你的。

  梅香:少爷,迎春跟二娘最近,知道得最多,我只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大明雄魂薛云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