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周凌萱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周凌萱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

时间: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作者:花幽山月

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周凌萱的小说叫做《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是作者花幽山月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周凌萱的头顶瞬间冒出了无数个冒号,无语的看着欧阳轩,只能咬着嘴唇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我说你现在有什么竟然都跟许诺说了,置我于何地啊  周凌萱低垂的头瞬间抬起,他说的难道是女孩溺水的事?这案子进行的怎...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贺依依

  周凌萱的头顶瞬间冒出了无数个冒号,无语的看着欧阳轩,只能咬着嘴唇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我说你现在有什么竟然都跟许诺说了,置我于何地啊

  周凌萱低垂的头瞬间抬起,他说的难道是女孩溺水的事?这案子进行的怎么样

  说到这个,欧阳轩沉沉的叹了口气尸检报告还没出来,但已经初步断定是有人在水底拉住了她的脚,可是很奇怪,旁边两个人竟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按理来说有人在水底拉住脚应该会挣扎的啊。

  那里的水深吗?

  深得地方至少有三四个你欧阳轩一本正经的说着。

  这一说,周凌萱的脑海中瞬间浮现了那天出现的场景,凶手的手臂不是露出来的,穿的好像是黑色潜水服凶手穿的是黑色潜水服

  这冷不防的冒出一句,让欧阳轩顿时心头一颤,有些害怕起来什么

  一大早,许诺等人开车来到了罗湖,开始搜索周围有没有凶手留下的证据头儿,我觉得许芸肯定是游到了深处,距离两位当事人很远的地方,不然不可能两位当事人没有听到动静。

  周凌萱提供的线索自己又不能直说,略微沉吟了一会儿,欧阳轩说道凶手如果要潜入水底拉住许芸的脚,那么水性肯定很好,会不会穿上潜水服

  许诺目光自湖面转向了别处,朗声道大家在周围找找,看看凶手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

  找了大约两个小时,于洋终于有了发现头儿,这里有些不对劲

  许诺跟着于洋走了过去,在看到一个小泥坑里的脚印后,基本可以断定是潜水鞋去把山庄的监控调出来,问问当天有没有人带着潜水装备来了这里。

  许诺刚说完,欧阳轩快步走了上来头儿,许芸的尸检报告出来了

  来到鉴证科后,尹悦悦把报告递给了许诺,解说道死者的肺部积水不是很多,而且死者的体内有毒品的成分,身上有很多微小的针孔痕迹,应该是死前被针扎过,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场的两个人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估计是凶手注射毒品到许芸体内,然后把她拉到水里,凶手竟然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女孩子,还弄成一桩溺水案,真是厉害

  许诺薄唇紧抿,对于这些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凶手这么对待许芸,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另一边,吃完早餐不久,欧阳轩和赵黎羽一组来到了许芸所在的幼儿园,结果还没进办公室,园长就很不满的出来说道警察同志,我知道你们要查案,可我这里毕竟是幼儿园,你们这样会影响我们幼儿园的声誉的

  没想到园长这么说话,赵黎羽的心头瞬间泛起一丝怒火,这还没穿警服呢,要是穿了警服那不是连门都不让自己进了许芸是你们这里的员工,我们不来这里调查去哪调查呢

  看园长准备顶嘴,欧阳轩冷冷的说道园长这么害怕警察,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问吧问吧,问完赶紧走园长不耐烦的说着,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满是怒火的赵黎羽看了欧阳轩一眼,跟着走了进去许芸的资料给我看看

  园长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后,重重的丢在了桌上,冷声道我还要巡视幼儿园,你们自己找.

  你园长的态度彻底惹毛了赵黎羽,丢了手中的笔正要起来,欧阳轩连忙拉住了她,毕竟自己是警务人员,还是要注意身份。

  园长走了以后,一旁的副园长说道也别怪园长,她的前夫就是警察,当卧底死了,儿子现在也当了警察,因为接受不了所以一直对警察存有偏见,你们有什么问我就好了

  副园长这一说,赵黎羽的心里这才好受一点,重新拿起笔准备做笔录

  相处两天下来,感觉贺依依真的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有她在真的不会无聊,打扫完卫生后周凌萱正要坐下,就听她滑着手机叹气道还以为许芸的死是意外,没想到竟然是人为,许芸人又好,这是惹了谁啊

  听贺依依这么说,周凌萱半垂的眼帘瞬间抬起,疑惑的看向了她你认识她?

  贺依依点头道我上学期跟她搭班啊,只不过我是临时工,上个月辞职了,现在在另一个幼儿园工作,九月开学

  那许芸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对人很好,对小朋友也有耐心,你说到底谁那么变态,竟然这样对她贺依依言语间透着诸多不满。

  没想到贺依依跟许芸是熟人,那么许芸的事她应该都很清楚,想着,周凌萱问道她有男朋友吗?

  没有,自从她的前男友和别人结婚后,她就没有在谈,人家说要给她介绍她都一一拒绝,不过我也挺佩服她的,分手就不在纠缠,删除了所有联系方式,来到市里,考上了机关幼儿园,萱萱姐你别说,有个好的工作单位就是好,许芸进了机关幼儿园以后,追她的人都多了,我都跟她蹭了很多顿饭了说到最后,贺依依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其实跟许芸搭班还是有压力的,什么都比自己好,弄得自己压力山大。

  出了幼儿园的大门后,赵黎羽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转头望了幼儿园的大门一眼,不满的说道这地方我是不想进第二回了,要来你来吧

  赵黎羽丢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欧阳轩眉头轻蹙,看着头也不回的赵黎羽心中很是无语,真是的,当警察的女生脾气都这么大吗。

  第二天上午,许诺和于洋再次来到了鉴证科,尹悦悦道麻药的成分很浓,我在想这个人是不是医生

  于洋道这种麻药一般情况下是很难买到的,是医生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吧

  我们走吧许诺说着,转身走出来办公室,拨打了欧阳轩的电话许芸身边有没有当医生的朋友

  这个倒是没听说,但副园长说上学期跟她搭班的同事贺依依关系跟她很好,问她的话应该知道

  那她在哪?

  欧阳轩连忙看向了副园长,问道贺依依现在在哪?

  好像在斜阳路繁星占卜店

  斜阳路繁星占卜店念完之后欧阳轩这才反应过来,那不是周凌萱的占卜店吗?还没等说话,许诺就已经把电话挂了。

  顺着地址来到繁星占卜店后,许诺下车朝着店里走去,看到有人推门进来,坐在收银台的周凌萱起身说道请问占卜还是买东西?

  听到这个声音许诺觉得很是耳熟,由于中间的架子挡住什么都看不到,走到旁边一看,周凌萱正好迎了上来,一时间两人都愣了许警官,你怎么来了?

  看到周凌萱后,于洋总觉得有些眼熟,努力回想以后,恍然大悟道你不是上次在天桥目睹叶翊摔下来的人吗?这世界真是小.

  于洋这一说,周凌萱尴尬的笑了笑,没错,这世界真的真小你们是来找贺依依的吧

  一语中的,许诺疑惑的问道你知道她和许芸的关系

  周凌萱点头道她去买东西了,马上回来

  才刚说完,提着一袋零食的贺依依从外面走了进来萱萱姐我回来啦

  贺依依正要朝收银台走去,在看到许诺和于洋后,瞬间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直觉告诉自己,这两人应该不是来买东西的。

  疑惑之际,许诺亮出了自己的证件你好,我是重案组许诺,想跟你了解一下许芸的情况。

  贺依依薄唇紧抿,笑容都变得僵硬起来,第一次被警察问话,怎么都觉得不自在。

  来到二楼后,面对着对面的许诺,贺依依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连动也不敢动禅许芸身边有没有当医生的朋友

  有一个,以前一直在追求她,但是许芸一直没有答应

  是谁于洋紧盯着贺依依问道。

  一个叫贺依依努力的回想,但是怎么也记不起来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贺依依摇头道我不太记得了,只知道他姓陆

  于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许诺,也许这个姓陆的会是一条线索,许诺沉声道许芸的家在哪儿,带我们去看看

  下楼以后,贺依依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周凌萱,低声道萱萱姐这些警察好严肃啊,弄得我心里毛毛的

  贺依依不过才十八岁,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肯定会害怕,就像那一晚在天桥被于洋询问的时候,自己也是心慌。

  周凌萱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安慰道没事,尽力配合他们破案就好了

  贺依依无奈的点了点头,跟着许诺他们走了出去,半个小时后,许芸的家到了,向房东要了钥匙以后,许诺打开了门。

  许芸的住处不是很大,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厨房厕所,一目了然,许诺和于洋戴上了手套,开始搜查。

第16章可疑

  另一边,破解许芸手机的密码后,欧阳轩翻看着她所有聊天记录和通讯记录,发现大部分都是家长的电话。

  登录她的QQ后,手机不断的传来震动,欧阳轩点开一看,是一个叫陆天明的人发来的,发来的时间是许芸遇害的前一天晚上在吗?我下班了,要不要出来喝点东西

  不回复我,能不能不要这么高冷?

  许芸,你在吗

  看着这个陆天明,欧阳轩心里很是疑惑,不是说她没有男朋友吗?这个人是谁啊!在许芸家翻看了二十分钟以后,始终没有什么发现,也没有什么异常,无聊的贺依依往后退了退,不经意间把身后的垃圾桶踢翻了,里面的垃圾全部倒了出来。

  ??贺依依正要拿扫把把垃圾扫进去,许诺转头一看,看见地上的一个纸团后,走过去捡了起来,打开一看,上面打印着三个大字你该死

  许诺心头猛然一颤,这纸条会是凶手留下的吗?

  回到局里,许诺就让所有人汇报着搜寻到的结果,欧阳轩说道头儿,我发现许芸和一个叫陆天明的医生有来往,聊天记录很密切

  罗辉道那个叫陆天明的医生我在山庄的监控录像中看到了他

  陆天明许诺念着这个名字,医生、去了山庄、而且还和许芸有联系,看来这个人很可疑把陆天明找来问话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一进门欧阳轩就瘫在了沙发上,语气低沉的说道警察不好当啊

  倒着水的周凌萱看他那疲惫的样子,拿着杯子倒了杯热水端了过去,放在了他面前,钟妍菱道轩哥,案子查的怎么样,现在我们医院倍受关注呢

  不提还好,提到这事欧阳轩就止不住的叹气,喝了口水后才说道查了四天了,没有什么进展,话说凶手也够变态的,把人淹死了还要用针扎死者,你说这人是不是变态啊

  欧阳轩话音刚落,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慕容筱落打来的后,顿时来了精神筱落

  我在你家门口,你还没下班吗?

  忘了说了,这两天警局事多,我先住在萱萱这,离警局近

  一听住在周凌萱家,慕容筱落开始不淡定起来什么,你住在她家,欧阳轩,男女授受不亲你知不知道

  累了一天的欧阳轩,本来心里就十分烦躁,听着他那略带数落的语气,不禁觉得有些烦躁在我妹妹家住有什么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慕容筱落说完十分生气的把电话给挂了,原本还想来看看他的,结果他的脑子就只有周凌萱。

  被挂电话的欧阳轩很是气愤,把手机丢在了一旁,忍不住骂道神经病

  审讯室里,许诺注视着对面的陆天明,戴着眼镜,身穿灰色衬衫,衬衫没有一丝褶皱,看样子生活中应该是个很讲究的人喜欢潜水吗?

  没想到许诺竟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陆天明很是意外,低声道不是很喜欢

  得到回答,许诺紧接着问道你跟死者什么关系?

  陆天明十指交叉按在了桌上,沉声道我在追求她,可是她一直爱理不理的,每次发信息给她也是,心情好就聊两句,心情不好就不理

  死者死亡那天你也在罗湖山庄?

  陆天明点头道是,那天我们科室的医生护士在那聚餐,但是我并不知道她也在那,她出事的消息都是在微博上看到的。

  你的同事说,两点多的时候你和何冲医生离开烧烤摊将近两个个小时,期间你们去了哪里?在干什么?

  被许诺这一问,陆天明开始紧张了起来,十指交叉开始紧握着,而他的反应许诺尽收眼底,这个人似乎有问题。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许诺试探性的问着,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陆天明沉默不语,丝毫没有想回答的意思。

  许芸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许诺的语气生冷的说着,语气中透着的威严让人听了不禁有些害怕。

  沉默的陆天明不知该不该说出来,心里顿时无限纠结。

  另一边,罗辉和于洋正在审问着跟陆天明在一起的何冲,相较于陆天明,何冲却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于洋问道事发当天,你和陆天明离开了烧烤摊,期间你们去了哪里?

  说到这个,比起陆天明的沉默,何冲倒是显得十分淡定在睡午觉

  在外头看着审讯室监控的赵黎羽和欧阳轩发觉两人的反应很不一样,显然有问题。

  另一边,沉默了许久的陆天明,在许诺目光的紧盯下,终于说话了许芸的死跟我无关

  那期间你们去了哪里?

  提到这个,陆天明的反应还是和刚刚一样,开始有些没耐心的许诺冷声道如果你不说那可以让你在警局住几天,直到你说为止。

  在睡午觉无奈之下,陆天明只好这样回答。

  然而这个回答让许诺对他更是有了怀疑,那个山庄并没有客房,只有吃饭的包厢,那么能去哪睡午觉山庄有客房吗?

  问到这个问题,陆天明又沉默了下来,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陆天明又陷入了沉默之中,看他又沉默不语,许诺只好走出了审讯室,与此同时,于洋和罗辉也出来了,赵黎羽道问到山庄有没有客房,这两个人都是沉默,肯定有鬼。

  送去鉴证科的纸条有没有什么发现

  对于许诺的疑问,欧阳轩失落的摇了摇头纸条上只有许芸的指纹,纸质材料是最普通的材料

  吃过午饭后,许诺等人继续审问,一进审讯室,陆天明又开始坐立不安起来警官,我真的跟许芸的死没关系

  对于他的话,许诺不为所动,面色平静的说道说出你的不在场证据,这才是你跟她的死没关系的证明。

  无比纠结之下,陆天明忍不住说道好吧我说

  审讯结束后,众人总算舒了口气,走出审讯室的许诺看向了欧阳轩欧阳轩,你跟我去山庄一趟,罗辉,你等我的电话。

  一上车欧阳轩就困的不行,昨晚跟慕容筱落吵了两句后,半夜一直发微信给自己,弄得今天上班一点精力都没有。

  看欧阳轩哈欠连连,没有半点精神,许诺问道你这两天好像往相悦路那边走,你住你表妹那?

  是啊,下班以后自己得弄这弄那,扛不住,只能求收留了

  面对欧阳轩的回答,许诺嘴角微微扬起,继续专心开车。

  到了山庄,两人来到了前台,还没等服务员说话,许诺拿出了陆天明给的名片。

  服务员听了接过名片一看,打量了两人一眼,随即走出了前台,带着二人来到了七楼,到了七楼出电梯后,欧阳轩突然停住了脚步,慌乱道你们这洗手间在哪

  右边

  知道方向的欧阳轩立刻朝右边走去,看服务员带许诺走远了,这才走到楼梯口,听见上面隐约有音乐声,难道上面还有KTV,带着疑惑,欧阳轩走了上去,上到一半楼梯,在看到门口有两个保安守着后,赶忙隐藏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有个穿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嘴里不停的咒骂着又输了我十多万,妈的

  这一说欧阳轩瞬间明了了,看来上面是赌场,想着,蹑手蹑脚的下了楼梯,到了六楼后,发现周围都没有人时,又朝着左边走去,走到拐角处,全都是关闭的客房,一时间也不知该去哪里,手机也被收在前台,这下怎么办。

  这位先生,请跟我来迷茫之际,刚刚带路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来到一间客房后,一股浓浓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在看许诺,冷冽的目光扫视着眼前两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生。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刺鼻的香水味,以及她们那暴露的穿着,让欧阳轩觉得很不舒服。

  相较于自己,许诺倒是没有过多的表情,难道他早就知道这里是

  沉思之际,一旁的服务员道这位先生,我带您去隔壁

  一时之间,欧阳轩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分开了怎么办,顿时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急什么,我们喝两杯再说,她们待会自己会去隔壁许诺淡淡的说着。

  好的服务员只好走了出去。

  关上门后,一名女子正要朝欧阳轩走去,欧阳轩见之,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手铐拷住了她别动,警察。

  心雨瞬间愣住,死死的望着眼前的欧阳轩,与此同时,许诺亮出了证件,在看到他们真的是警察后,芳瑶二人不由慌了起来警官,我们

  11号那天,何冲和陆天明是不是来过。

  许诺的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芳瑶也不敢隐瞒,点头道是的,他们是这里的老板,经常找我们两个

  老板欧阳轩轻呼道,难怪刚开始那两个人怎么也不肯说自己在干什么,原来是因为这个。

  想着,欧阳轩走到许诺身旁,附在耳边说道头儿,上面有个赌场

  趁着欧阳轩说话之际,芳瑶正要朝门外跑去,许诺快速跑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拽了回去,用手拷铐住了她的手,拷在了凳子上。

  罗辉,带队人来山庄虽然不允许拿手机,但还好带了个电话手表

  二十分钟以后,罗辉带人冲了上来,毒品和赌场的人淬不及防,还是有人没能来得及跑。

第17章公园遇袭

  洛瑶不在,占卜的事落在了周凌萱身上,偏偏占卜的人又多,不断集中精力的她感觉头都大了,还好今天什么都没看到,不然就惨了。

  送走客人后,疲惫不已的周凌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下到了一楼,却没想到一楼也很热闹老板,这个手串怎么卖

  周凌萱正要回答,在看到慕容筱落进来后,微微一愣,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她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

  怕归怕,但礼貌还是要有的,周凌萱吸了口气走到她面前,叫道筱落姐

  可让周凌萱意外的是,慕容筱落竟然对自己笑脸相待今天周末,正好出来逛逛准备买菜,晚上能去你家吃吗?虽然自己很不喜欢周凌萱,可是闺蜜说的对,即使不喜欢也要做做样子,毕竟现在还没结婚,和她打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

  毫无心里准备的周凌萱为之一愣,吃饭,来真的吗当然可以了

  那好,我先去逛逛,晚上联系

  等到客人都走了以后,精疲力尽的贺依依瘫坐在了凳子上,介绍了一天,这简直比在幼儿园上课还累萱萱姐,明天我能请天假吗?

  原本周六周日洛瑶都会给自己放假,现在占卜店自己要占卜,也没让贺依依休息过,也是难为她了,周凌萱爽快的答应道不算请假,算补偿你周末的假期

  谢谢萱萱姐

  下班后回到家,慕容筱落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周凌萱微微一笑,带着她上了楼,进门后,在看到慕容筱落的身影时,钟妍菱差点没被水呛到。

  是自己眼花了吗,这个人怎么来了。

  警局,抓了一大帮人回来后,众人都忙的不可开交,等到给所有人做完笔录,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走出审讯室,每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这一天坐下来简直比抓人还累,陆陆续续来到办公室后,许诺高声道大家辛苦了,我请大家吃宵夜。

  头儿万岁众人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高兴之际,欧阳轩抽屉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迅速拿出来一看,是慕容筱落轩,怎么才接电话,我在萱萱家,本来想等你一起吃晚饭的,结果你一直不接电话,我们就先吃了。

  一时之间,欧阳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萱萱家,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后,欧阳轩走到许诺跟前道头儿,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好吧,路上小心

  由于贺依依请假的缘故,周凌萱很早就起来了,来到店里开始了大扫除,把所有的东西擦洗干净,地板拖干后,开始陆陆续续有客人来了,无奈之下只好让旁边店面的阿婆帮忙看着一楼,自己上楼给人占卜。

  刚好给人解读完运势,送走一位客人后,脑海中浮现了黑夜里一个女孩被人针扎的画面,在微弱的灯光照映下,周凌萱看清了女孩的脸,是贺依依!

  有些无力的周凌萱双手撑在了桌上,不让自己倒下,等到稍微好一点后,忙下了一楼拨打贺依依的电话,可是打了几个都是关机状态。

  周凌萱一时焦急不已,偏偏又不知道贺依依的住址,现在是十一点,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找她,可是能去哪找呢。

  想着,周凌萱只好拨打了许诺的电话许警官,贺依依她有危险

  正在审讯的许诺心头微颤,快速走出了审讯室你是看到了什么吗?

  我看到有人用针扎她,可是我现在联系不上她

  听出她语气中的焦急,许诺安慰道我让欧阳轩找找她的住址

  头儿,我问过幼儿园的人了,她最近搬家,没人知道她的住址,她的朋友大部分都去了别的地方工作,暂时没人知道调查过后的欧阳轩汇报着。

  得到回答,许诺不禁有些泄气,已经快十二点了,目前只能知道她是元丰广场那一带,可是地方这么大,怎么找。

  通宵打游戏的贺依依八点回到家就躺下睡着了,手机处于没电关机的状态,等到睡醒起来,天已经快黑了。习惯性的拿起手机一看,竟然关机。

  起床拿着充电器充了充电,充好后,走到冰箱里拿出了一罐汽水喝了起来。睡了一天,肚子空空的,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吃面了,正洗着菜时手机响了,贺依依只好拔了充电器来到厨房接电话帮主,什么事

  八点帮战,赶紧上线

  ok正准备挂电话,谁知道手一滑,手机掉进了洗菜的盆里,贺依依瞬间呆了,立刻把手机捞了出来,新买的手机可不防水。

  关掉煤气后,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七点二十了,一时间也顾不得管手机了,反正水干了就能开机,把手机拆开后,贺依依快速吃完了面,拿着包包跑出门。

  等找到贺依依的家,已经是八点了,可是不管怎么敲门,里面都没人回应,手机也依旧是关机,着急的周凌萱望向许诺,询问道怎么办,她好像不在家

  望着眼前的门,许诺微微叹了口气,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出事吗?

  十点三十,打完帮战的贺依依下了线走出了网吧,沿着公园准备回去,这时,一个女人从路边窜了出来,猛然将她推倒在地,用注射器不断的扎着她的身体,吃痛的贺依依不断的反抗大喊救命啊

  然而她的力气实在是大,再加上一直被扎,贺依依渐渐已经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不停的尖叫大喊,正好在这附近路过的尹悦悦在听到有人喊救命后,顺着声音跑了过去,在看到一个女人似乎在用什么扎人以后,大喊道警察,不许动

  听到尹悦悦的声音后,扎针的女人顿时愣住,连忙跑了,尹悦悦见状,上前扶起了贺依依,被扎了许多针的她身上冒出了很多血,看着啼哭的贺依依,尹悦悦道你还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接到尹悦悦的电话后,许诺赶紧赶到了医院,在看到周凌萱时,贺依依忍不住哭了起来萱萱姐,吓死我了

  在看到她手臂上和腿上的针孔后,周凌萱心头微颤,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已经被她紧紧抱住。

  看着这些伤痕,周凌萱不由有些发毛,这样扎下去肯定很痛吧没事了,没事了

  许诺抬眸注视着尹悦悦,询问道怎么回事

  我刚好在附近散步,准备回家,听到这个女孩求救后,我马上跑了过去,结果人就跑了,她身上的伤口是用注射器扎的,跟许芸身上的伤口一样

  许诺半垂的眼帘瞬间抬起,那这么说来,这个人可能跟许芸的死有关,等到贺依依的情绪稍微缓和一点后,许诺问道看清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吗?

  贺依依擦了擦眼泪,努力回想着那个人样子,但是当时过度惊吓,又加上灯光很暗,根本就来不及看清没有,只知道她有一头黄色卷发,还有她的眼神好凶狠

  办公室里,许诺一一分析着目前的局势有芳瑶和心雨的证明,陆天明和何冲都有不在场的证据,那么他们两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昨晚有一个叫贺依依的女孩在公园遇袭,也是用注射器不停的扎她,我想这个女人肯定跟许芸的死有关。

  贺依依和许芸是同事关系,会不会跟家长有关?

  赵黎羽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是啊,说不定家长那里会是一个突破口。

  医院,在家煲好汤的周凌萱来到了医院,看到有吃的,昨晚挨着饿的贺依依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萱萱姐你对我真好

  看着吃的正香的她,周凌萱淡笑着坐了下来,语气温和的说道快吃吧

  以前上班的时候有个家长冤枉许芸姐用针扎了他们家的小孩,现在我竟然被扎了,真是可恶

  此言一出,瞬间引起了周凌萱的注意力,许芸也是被针扎过,贺依依也是,会不会跟那个家长有关你还记得是谁吗?

  幼儿园里,来到园长办公室,园长还是那样带理不理的态度,见怪莫怪的欧阳轩已经毫不在意了副园长,不知道许芸所在的班级有没有和家长发生过什么冲突

  副园长点头道有过一次,家长来投诉,说许芸用针扎了他们家的小孩,但是监控显示许芸根本就没有做过,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个小孩的资料给我看看

  欧阳轩接过花名册一看,在看到家长姓名写着何冲后,心头猛然一震,拿着资料回了警局。

  在听了欧阳轩的汇报后,许诺开始沉思了起来,何冲有不在场证据,那么会不会跟他的家人有关。

  去查查何冲的老婆

  一个小时后,于洋回来了,可带回来的结果却差强人意头儿,我查过,何冲的老婆三年前就离开了,以后在也没有回来过,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孩子也是何冲独自抚养。

  欧阳轩不禁觉得沮丧起来,查了这么多天,结果还是没有一点头绪,许诺坐直了身子,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淡声道把芳瑶找来

  警官,你们找我又想问什么芳瑶一脸不爽的说着。

  芳瑶不爽的态度,许诺不以为意,淡声道事发那天,何冲有没有离开过

  没有芳瑶无比干脆的回答着。

《占卜女王男神别想逃周凌萱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