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冷天枫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冷天枫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

时间: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作者:大贝壳

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冷天枫的小说叫做《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是作者大贝壳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果不其然,在鲁达刚刚把碗放到嘴边那哭声又传了出来,鲁达顿时拍案而起大声叫道:  小二!  那小二见鲁达气氛小声的说道这位爷,有什么吩咐么?  洒家不要什么,你也应该认得洒家,为何叫人在隔壁哭哭啼...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艺女诉衷肠

  果不其然,在鲁达刚刚把碗放到嘴边那哭声又传了出来,鲁达顿时拍案而起大声叫道:

  小二!

  那小二见鲁达气氛小声的说道这位爷,有什么吩咐么?

  洒家不要什么,你也应该认得洒家,为何叫人在隔壁哭哭啼啼,搅了俺们兄弟的酒兴,洒家须不曾少了你酒钱!鲁达道

  那小二显得十分的委屈道:

  官人息怒,小人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扰了官人与众位英雄的酒兴啊,这个哭的是在这酒楼里卖唱的一对父女,不知道官人你在此吃酒,一时间想到伤心处就哭个不停,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这时晁枫开口道:

  哥哥何不让小二把那父女请来,问问缘由?

  哎呀!还是晁贤弟说的在理,小二你去把他们父女带到我这来,洒家倒是要问个清楚鲁达听完晁枫的话拍着脑袋对着小二吩咐道。

  不一会,见到小二带着两个人来到了晁枫他们的桌前,前面是一个十八九岁面相颇为清秀的妇人,后面跟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两个人拿着卖唱的器具在那站着,女孩脸上还带有泪痕,并时不时抽噎着。

  此时晁枫看着二人说道:

  你们是哪里人?为何在隔壁啼哭

  那妇人看了看晁枫,顿时脸上升起一片红霞,暗道好一个英俊少年啊。

  凌凤娇看到妇人的羞态,猛人小步移到晁枫身边,双手挽住晁枫的胳膊。

  史进看到这里堆了堆旁边的李忠,冲着凌凤娇挽着晁枫的手臂抬了抬下巴,李忠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会意的微笑,并没有说什么。

  而凌凤娇此时心里也在打鼓,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与晁枫亲近,本来她也不会那么大胆的,可是看到晁枫对那女子的微笑,以及那妇人的羞态,心里猛地一突,十分的不好受,于是头脑一热就作出这种举动。

  晁枫此时好似知道凌凤娇的心思,只是对着凌凤娇笑了笑,就继续转头看着那女子。

  凌凤娇此时松了口气,心里同时也欢喜了起来,枫大哥没有避开是不是说明枫大哥接受我了啊。

  那妇人看到凌凤娇后,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猛然升起,凌凤娇那种活泼和清丽是她所不能比的,自己在容貌上更是与凌凤娇差的甚远,看着面前二人相交的手臂,暗道也只有这样的玉人才配得上这这个男子。

  姑娘,我贤弟问你话呢鲁达可是急性子,看到那女子看着晁枫和凌凤娇愣神,不由得提醒道

  那女子此时回过神来对着众人道了个万福慢慢的讲述了起来。

  奴家是东京人士,来渭州是来探亲的,却没想到,亲戚家早已搬去南京,家母本来身体就不好,又在期间惹上疾病,没几日便离我们去了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凌凤娇此时拿出了自己在街上刚买的手帕递了过去,那女子接过感激的看了眼凌凤娇后继续说道:

  我父女因盘缠没了,不得不卖身在这酒楼里卖唱,这里有个财主,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来此听曲时看上了奴家,便使强媒硬保,要奴家做他的小妾,谁能想到,他们所写的三千贯文书,只是为了奴家的身子而实行的骗局,还没到3各月,他家的大娘子便将奴家给打了出来,又回身要那3千贯钱,他根本就没给过,这让我父女二人怎么还啊。

  岂有此理!在洒家的地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事!洒家去找他为你讨回公道!说完起身就要出去。

  晁枫赶忙拦住鲁达说道:

  哥哥不要着急,先听这女子把话讲完随后又示意女子说下去。

  那女子听到晁枫的话继续说道

  父亲不服,与他争辩却不想遭之一顿毒打,前几日才好,他有钱有势,我们斗他不过,只能慢慢还钱,怎奈前几天收益不好,也就交不上钱财,不想那人竟然指使他人将我与父亲居住的草屋烧了,要不是发现的快,我与父亲早就葬身火海

  说到这里那年过半百的老汉也不禁低声抽噎了起来,那女子擦拭了下眼泪接着说,

  幸亏次酒店的店主可怜我们,让我们在这里卖唱赚些银两,要不我与老父早就死在街头了,今日唱了几曲后,想到了伤心处,不觉的哭了起来,并不是有意打扰官人们喝酒的,请官人不要怪罪说完有对着众人做了下礼。

  此时凌凤娇已经哭成泪人在晁枫怀里怎么也不起来,让晁枫好笑不以,暗道女人果然是感性的动物,使得性格如此活泼开朗的凌凤娇都哭成泪人。

  晁枫半抱着凌凤娇问那女子你们叫什么?那镇关西又在哪里住?

  这是老汉答道:

  我姓金,排行老二,小女名叫翠莲,那郑大官人就是此间状元桥下卖肉的郑屠,绰号镇关西。

  鲁达听到那镇关西居然是个卖肉的顿时怒道我呸!洒家以为那镇关西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原来是个杀猪的,在小种经略相公治下做了个肉铺,竟然干出这么猪狗不如的事情。随后便对着晁枫,史进,李忠道:

  你们且在着坐着等洒家去收拾那厮后在回来吃酒!

  哥哥!此时万不能着急晁枫赶紧扶开凌凤娇,拦住了鲁达。

  随后从怀中掏出三四定银子递给女子说道:你二人拿着这些赶紧离开此地,回乡里最好。转身又对史进和李忠道。

  我想那郑屠看定有眼线看着这父女,发现这父女逃离必定派人追赶,你二人沿路保护直至出了渭州边境,以防万一,

  随后又看看凌凤娇。在凌凤娇那哀求的眼神中想了想道;

  凤娇就跟着我吧。

  听到晁枫的决定后,凌凤娇别开心的笑了起来。

  李忠这时,对着晁枫拱手道:

  以往听到锋公子乐善好施,忠义非凡总觉的有些言过其实,现在看来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我李忠佩服!晁公子放心,只要有我李忠在定不会让着父女有半点伤害

  史进此时也说道:晁二哥放心,我史进的本事你是知道的

  看二人如此说,晁枫拱手到有劳了。我与鲁大哥去会会着杀猪的镇关西,为你拖拖时间

  在看到史进他们离开后,晁枫对着鲁达说道:哥哥,走!兄弟与你一起会会那杀猪的

  鲁达听后拍着晁枫的肩膀大笑道:好兄弟!走咱们一起去!

  说罢晁枫和鲁达便并肩走出酒店,那背影怎一个潇洒了的?

  凌凤娇此时被晁枫的豪气迷得神魂颠倒,咱在原地发呆。

  凤娇!走了!酒店外晁枫的呼唤声传来。

  凌凤娇猛地回过神。满脸通红的向着晁枫他们追去。

第十六章猪就是猪

  晁枫、鲁达还有凌凤娇来到了金老汉所说的状元桥,只见那了人声鼎沸,吆喝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

  三人往里走了走,便看到一个比其他铺子大几倍的门面,门面对面有几人正在宰杀一头大猪,那门面处两个肉案上,悬挂着三五片猪肉,一些人在上面叫卖,肉案旁边的老爷椅上半躺着一个眯着双眼的肥硕之人。

  那人圆头肉脸,硕大的身躯让人不禁担心他身下的那老爷椅能否撑住他的重量。

  三人走到门面前,只听鲁达叫到:

  郑屠!

  那老爷椅上的一滩肥肉猛地一颤,睁开双眼,看到是鲁达赶忙快步走过来躬身拜道:

  不知提辖到来,还忘提辖赎罪,来人给提辖搬个凳子来

  看到郑屠那身肥肉随着郑屠的动作一阵乱颤,凌凤娇不禁点起小脚在晁枫的耳边道:

  枫大哥,真的像一头猪呢。

  晁枫感到耳边带着凌凤娇特有的清香的声音,好笑的看着凌凤娇,也贴在凌凤娇的耳边说道:

  凤娇妹妹的话真是太对了,那人就是一头猪说完深深吸口气,别说对于凌凤娇晁枫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了。

  凌凤娇此时那张诱人的俏脸在晁枫如此亲密的行为下,不争气的又红了,不过心里十分喜欢晁枫这样的亲近。

  郑屠此时也看到了晁枫二人,看到凌凤娇娇羞的模样,眼中*光一闪随即向鲁达问道:

  提辖这两位是?

  凌凤娇看到郑屠的眼神可不会相对晁枫那样温柔,美目顿时瞪了过去。

  郑屠更是看呆了,想他何事见过凌凤娇这种级别的美女,和凌凤娇比,以前的那些连庸脂俗粉都配不上。

  而此时晁枫却依旧面带微笑,不过如果是熟悉晁枫的人便知道,晁枫此时已经动怒。至少鲁达从晁枫眼中察觉到了一丝杀机,便对着郑屠说道:

  这是我今天新结交的兄弟,那位便是弟妹,至于他们的名号,你还不配知道

  郑屠眼中利芒一闪,显然对鲁达的无礼十分的气愤,但是鲁达是官家人,他也不好发作于是谄媚道:

  是是,提辖说的在理,不知今日提辖来此有何吩咐?

  鲁达看了郑屠一眼说道:

  经略相公的意思,要十斤精肉,切成臊子,里面不得有半点肥肉,还有你亲自去作,别人我信不过。还有给我这兄弟和弟妹来张凳子,在送点茶水。

  郑屠连忙应着,吩咐下人把凳子和茶准备好,便亲自*刀,走到肉案上,按照鲁达的要求忙活了起来。

  期间凌凤娇看到刚才酒楼那店小二在不远处想要进来,但看到晁枫三人后,又不敢进来,只能在暗处暗中观察,看来那个小二就是郑屠安排的眼线啊,还是枫大哥安排的好,要不然那父女肯定又被抓回来。

  同时又暗暗提醒晁枫和鲁达,而二人朝着小二的方向看了一眼后,嘴角同时扬起,都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也不过多理会继续攀谈。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郑屠双手捧着荷叶包好的精肉,递给鲁达道:

  提辖,我已经按照你得吩咐做完了

  鲁达接过并放在凳子的边上,又说道:

  还没完事呢,经略相公还吩咐,再来十斤肥的,也切成臊子,里面不得有半点精肉,还是你切

  晁枫此时心里已经笑开了花,尽管书中有过这个情节,但是当亲身经历的时候还是十分佩服鲁达整人的实力,尤其是鲁达还一本正严肃的说道,好似真有那么回事,那表情知道内情的除非他是石人,否则觉得会笑的捧腹。

  你看凌凤娇此时就靠在晁枫身边,笑的花枝招展。

  这精肉臊子,怕是府里做馄饨,可是这肥的不知有何用啊?郑屠疑惑向着鲁达问道

  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经略相公吩咐的我上哪知道去。

  郑屠无奈只好道行,经略相公吩咐的,小人切便是

  说罢又走回案子,继续的切着。

  有是一炷香的时间,期间因为太热郑屠已经脱了上身的衣服,露出那一身丑陋的肥肉。

  郑屠用荷叶包着肥肉臊子,期间还嘟囔着,这吃饭的时间早就过了,这臊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包好后对下人说去,把这给提辖送去

  这时鲁达又道等等,还有呢,再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依旧你切!

  郑屠猛的把切肉刀剁在肉案上鲁达吼道:

  你这是消遣我么?

  鲁达和晁枫看了看天上太阳,知道这时候史进他们应该已经送出了金家父女,也不用在这耗了,可以大干一场了,二人相互对视一眼,暗暗点头,同时朝着郑屠望去。

  猪就是猪,就是化成人形,他也还是猪!晁枫看着郑屠,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说道

  而鲁达就更直接了,直接把先前的精肉,猛地朝着郑屠扔去,并说道:

  洒家就是消遣你了,你能把洒家怎样?

  顿时一阵肉雨砸向郑屠,郑屠被砸的后退了几步,听到晁枫和鲁达的话后猛地拔起案板上的切肉刀,对着下人吼道:

  给我通通的上!把这个些人给我拿下,伤残不论,抓到者有赏,出了事情我镇关西担着给我上!

  那帮下人听到郑屠此话,分别从旁边拿起了各种器具,朝着晁枫三人冲去。

  晁枫此时头也不回的对凌凤娇说道:

  记住别离开我十步远说完和鲁达一起冲入人群。

  而此时郑屠好像想起了什么,对着人群又大喊:

  你们千万别伤到那女的,给我好好的带回来,我有重赏

  很快晁枫三人便冲进了人群中,只是面对这些没有把式的民众,晁枫三人就如同虎入羊群。

  只见冲上来的人群一片一片的倒下,而凌凤娇好像被郑屠最后的喊话激怒了,出手毫不留情,与她接触的人不是骨折就是昏过去,使得现在的人都不往凌凤娇那聚,虽然银子很吸引人,但是也点有命拿吧。

  晁枫看到凌凤娇的身手后,放下心来,看来当初村长并没有骗他,凌凤娇的身手确实不错,至少自保是绰绰有余了。

  晁枫和鲁达这边下手就明显轻了了许多,只是让其失去战斗能力,并没有将其打伤,毕竟这些人还是普通的百姓,不必下狠手。

  很快冲过来的人全部倒下了,郑屠此时也愣了,他早就知道鲁达利害没有什么惊讶的地方,他惊讶的是鲁达身边的青年的实力怎也毫升了得,还有那女子,下起手来就算和男人比起来也丝毫不差,知道今天碰到了硬茬子,暗中紧了紧切肉刀。

  晁枫看着郑屠那紧张的样子顿时笑了,对着鲁达道:

  哥哥,就头猪也敢自称镇关西?真是好笑

  对,枫大哥说的有道理,我看他只能镇住这关西的猪。凌凤娇笑着附和晁枫道

  鲁达听着二人的话也笑了,用手指着郑屠道;

  酒家投奔经略相公处,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敢了叫做什么‘镇关西’你这一卖猪肉的*刀屠户,猪头一般的人物,也敢自称镇关西?真是笑死洒家了

  你们欺人太甚,今日我便教训教训你们郑屠被三人贬低的一无是处,怒火中烧,也不想想实力对比,就提刀向着三人冲来!

第十七章原本三拳又多一脚

  晁枫惊讶的看着郑屠!因为郑屠此时身上泛着淡黑色的气劲,这郑屠也不只是卖猪肉这么简单啊,至少他达到了气劲出体,已经初亏气劲的门径了。

  鲁达看着郑屠冲了过来,不谢的笑了笑,紧接着后脚猛地一蹬,身子腾的窜了出去,此时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看着鲁达接近,郑屠猛的把刀朝着鲁达的头劈去,显然是下死手,想要直接结果了鲁达。

  鲁达也不慌乱,单手擎住了郑屠持刀劈来的手,另一只手猛地攥起拳头朝着郑屠的鼻子砸去。

  晁枫看到此处,知道郑屠挨着这一拳可有的受了,因为晁枫清楚的看到鲁达的拳头上附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气劲,看来鲁达对这郑屠也是恨之入骨啊。

  嘭郑屠结结实实挨了鲁达一拳,身子向后飞去,脸上满是鲜血,鼻子也被鲁达这一拳轰歪了,身上的淡黑色气劲也被鲁达这一拳打散。

  郑屠现在可谓是狼狈不堪,鼻子被鲁达轰的像开了个油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郑屠扔下手中的刀,也不站起来,口里却叫道:

  打得好!

  你这厮还算有点骨气,不过却不干人事,经略相公让你在本地做个财主,给你这店面,不是让你欺人的,那金翠莲一家都那样了,你还落井下石?三千贯,你好大的胃口啊,今天洒家就是来教训教训你,让你长长记性,省了坏了经略相公的名声!说完躺在地上的郑屠转身朝着晁枫凌凤娇二人走去。

  那本来躺在地上的郑屠看到鲁达转过身去,猛地站了起来,扣住旁边肉案的桌底,爆喝一声,只见他浑身淡黑色气劲再现,竟然把那肉案举了起来,迅速的冲向鲁达,想要用肉案砸鲁达,并且嘴中大喊道:

  要你这厮来多管闲事。

  晁枫早就感觉不对劲,在郑屠举起肉案的同时就已经冲向郑屠,跑到鲁达身边的时候,身子猛地向郑屠方向跃起,在空中呈一字裝,并且暗中把体内气劲全部转移到双腿和脚上。

  鲁达看到晁枫如此动作,和往自己这边跑来的凌凤娇,知道郑屠要暗算自己,为了防止万一,猛地运气,顿时金黄的气劲遍布了鲁达的全身,而鲁达用也用自己的身体刚刚挡住了冲过来的凌凤娇。

  哗啦!

  一声巨响,鲁达猛地感到自己的背部被硬物击中,不过劲道小了很多,再加上早先气劲已经附体,所以鲁达根本没收什么伤害。

  而此时凌凤娇知道鲁达挡住自己的用意,对着鲁达道了声:

  谢谢哥哥!

  鲁达刚想回话。

  哗啦

  又是一声巨响,鲁达连忙回头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

  只见郑屠倒在另一个肉案上,而那声巨响就是那肉案承受不住郑屠的体重,轰塌的声音,而在郑屠对面立着一英挺的身子,那就是晁枫。

  原来晁枫飞身就是为了阻止郑屠砸向鲁达的肉案,只不过可能是晁枫的气劲太过NB,在双脚揣上肉案时,猛地把肉案踢碎,并且按照惯性的原理,又踹到了郑屠的胸口。

  鲁达背部承受的打击,就是晁枫踢碎的肉案飞屑。

  那时的郑屠猛地感到手中一轻,接着一股大力从胸口处传来,紧接着身体变飞了起来,直到咋碎另一个肉案才停下,胸口在承受巨力的同时,郑屠明显听到胸口咔嚓的脆响,显然胸骨已经裂了。

  晁枫也听到了那声音,暗道还没有外放的气劲都有如此威力,还真是期待啊。

  就在郑屠迷糊的时刻,*猛地传来剧痛。

  啊!凄厉的惨叫生顿时传遍九霄。

  原来在鲁达回头的时刻,凌凤娇已经绕过鲁达,等鲁达反应过来跟上的同时,凌凤娇已经站在郑屠面前。

  郑屠因为被晁枫踢迷糊了,并没有反映过来。

  凌凤娇抬起秀脚,猛地朝郑屠的*踢去,嘴里还嘟囔道:

  叫你欺负金莲姐姐,叫你用眼神亵渎本小姐,叫你暗算别人,我让你断子绝孙

  周围观看的人不禁脊背发凉,晁枫也不例外,尤其听到了凌凤娇的嘟囔后,晁枫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能惹女人,不然后果嘛,听着郑屠的惨叫就能想象的到。

  凌凤娇还没有踢爽,就猛地感到有人把自己拨到了一边,一看是鲁达便退回到了晁枫身边,看着晁枫异样的目光,猛然发觉自己刚才的举动好像太那个什么了,要是枫大哥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于是赶紧扯着晁枫的袖口,双目含着晶莹的泪水,撅着嘴巴眼巴巴的看着晁枫。

  而晁枫看着抓着自己袖口可怜兮兮的凌凤娇,哪能不知道这丫头想什么?摸了摸她的头笑道:

  凤娇妹妹干的漂亮,枫大哥喜欢着呢,他那种猪头,我都想上去踹他两脚

  凌凤娇听到晁枫的话后,破涕为笑,开心的道:

  我就知道枫大哥对我最好了

  提辖饶命!提辖饶命啊!这时郑屠求饶的声音传来。

  原来就在晁枫和凌凤娇交谈的时间里,鲁达猛地抓起地上弓着身体捂着*嘶号的郑屠,冲着郑屠的脸又是一记重拳。

  郑屠再次体验了飞的感觉后,再次凄惨无比的摔在地上。

  鲁达这一拳打在郑屠的眼角上,顿时使郑屠眼眶崩裂,眼珠子都快打出来了,这回郑屠的脸上就如同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紫的,什么都有。

  经历这般近乎虐待般的殴打,郑屠再也没有原来般的硬起,慢慢的爬起,跪在地上,对着鲁达说道:

  提辖饶命,小的知道错了,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烦,不要打了

  嘿!我看你有几分功夫,以为你这屠虎是条硬汉子呢,如果你一直硬下去,也许洒家敬你是一条汉子,饶了你,可是如今你却求情?那洒家偏偏不能饶你。鲁智深握着双拳,对着跪着的郑屠说道。

  听到鲁达的话,晁枫不置可否,试想两个人打架,输的那方依旧骂骂咧咧,这不服那不服硬气的要命,你是那赢的人你会怎么样?因为他硬气不服输敬他是一条真汉子不打了,反而请他吃一顿,在大呼好汉!相见慎晚啊,扯淡,你不打的他满脸桃花开,让他认识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就不错了。

  再看鲁达猛地又提起了郑屠,抬起虎拳,冲着郑屠的脸面有揍了过去,只是这一拳正好打到郑屠太阳穴的位置。

  晁枫暗道不好,这下鲁达要吃官司了,不过想了想又释然,要是鲁达不吃官司,那么哪来的花和尚——鲁智深。

  果不其然在受了鲁达这第三拳后,郑屠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嘴里也不断的涌出鲜血,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此人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鲁达这是也回过神来,看着郑屠那躺在地上的抽搐的身子,茫然不知所措,他可没想到这硕大的郑屠这么不禁打。(在大也经不住你这力气哄上太阳穴啊)

  晁枫此时马上拉着鲁达和凌凤娇挤开人群离开这店面,边走边大声说道:

  郑屠你这猪头好生狡猾,居然诈死,我哥哥暂且放你一马,你好自为之。

  鲁达这是也回过神来大声对着人群喊道:

  你们怎么这么爱凑热闹?没事干了么?赶紧散开。

  围观的人都看到了晁枫和鲁达的身手哪里敢阻拦,纷纷散去。

  而晁枫三人快步的向着鲁达的住处行去。

《忠义传奇(重生之武神星魁)冷天枫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