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云倾凰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云倾凰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

时间: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作者:落雪潇湘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云倾凰的小说叫做《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是作者落雪潇湘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萧楚眉头紧蹙,这次宁王可是和他们一起出去的,若是皇室因此迁怒的话  云倾凰点点头,这件事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就这样一行三人坐着马车来到宁王府,一进门云倾凰就看到满院子的大臣,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满...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死了就死了呗

  萧楚眉头紧蹙,这次宁王可是和他们一起出去的,若是皇室因此迁怒的话

  云倾凰点点头,这件事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就这样一行三人坐着马车来到宁王府,一进门云倾凰就看到满院子的大臣,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满含怒气的女声。

  本宫不管,若是你们救不好宁儿,你们就等着诛九族!

  大厅内,一群太医胆战心惊,满面绝望的跪在下面,一个三十左右的华服女子一脸冰冷的坐在首位,一双媚眼仿佛能喷出火来,姣好的面容也因为怒气而变得扭曲。

  回禀皇后娘娘,宁王头部受创,腿骨被野猪穿透,流血过多,还受了惊吓,臣等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废物!

  皇后一脸冰寒,她的宁儿,将来是要做皇帝的人,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了呢!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你们来做什么?

  皇后正在气头上,看到萧楚和云倾凰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不过看到一旁的萧傲天,这才微微收敛了一点。

  萧傲天冷哼一声:一国之母成何体统,宁王还有救,都给老子消停点。

  萧傲天板起脸训斥皇后的样子简直就像爷爷在训斥孙子,偏偏那个皇后娘娘还不能顶嘴,云倾凰心里发笑,外公太牛气了。

  你说什么?

  皇后一张脸满是震惊,接着狂喜,顾不上许多,上前一步连忙道:老侯爷,您快说啊,哪位神医能救宁儿?

  就是老夫的孙女,云倾凰。

  什么?

  萧傲天的话如同旱地一道惊雷诈响在大厅内,不止是皇后愣住了,就连萧楚都满目诧异。

  爷爷这是要玩什么,小妹她怎么会懂医术呢!万一治不好宁王,那岂不是等着被皇室降罪嘛!

  老侯爷,你是在逗本宫玩吗?一个废物,她能做什么?

  皇后冷哼一声,看着云倾凰的目光满是嫌弃憎恶。宁儿出事,还不是因为去找这个废物?!她怎么不去死?!老天真是不公平,偏偏是自己优秀的儿子出了事。

  云倾凰毫不在意皇后的冷眼,上前一步轻笑道:反正宁王也快要死了,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呗!

  你说什么?

  皇后一双眼睛瞪的老大,她那是个什么态度,什么叫死马当作活马医?当她的宁儿是试验品吗?!

  我说,死马当作活马医。

  云倾凰根本不惧,双目迎上她的视线,皮笑肉不笑地重复着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皇后一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伸手颤抖的指着云倾凰,咬牙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说话?!

  云倾凰美眸逐渐结上一层寒冰,勾唇冷笑道:那好啊!宁王死了就死了呗!也不关我什么事。

  说着,云倾凰一脸悠闲的坐在了椅子上,那嚣张的样子气的皇后险些晕厥。

  皇后往后退了两步,一把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同时还不忘狠狠瞪着那一脸悠闲的少女。

  都吵什么?

  蓦然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当一身明黄的男人走出来时,所有人都连忙下跪。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十六章一个条件

  东辰帝环顾一圈,除了坐在那里的萧傲天,悠闲站着的云倾凰显得很是格外,沉声:你就是云倾凰?见了朕为何不跪?

  对萧傲天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他这外孙女也未免太猖狂了吧!

  一双内敛精光的狭长鹰眸锐利的扫向云倾凰,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让大厅瞬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满头冷汗,他们知道,皇帝这是动怒了。

  萧傲天嘿嘿偷笑,老家伙,我这孙女可不是你能吓唬的住的。

  云倾凰蓦然轻笑,笑里夹杂着冷意,一双眸子清冷如月,深邃的犹如万丈深渊,红唇轻启,她说出一句极其狂傲的话来

  我云倾凰不跪天地,不跪鬼神,又怎么会跪皇帝?

  噗通!刚刚赶来的云致远正好听到云倾凰的话,顿时吓得脸色一白,猛地跪在了地上。他满头冷汗,双腿发抖,整个心也跌落到了谷底,心里简直恨死了这个废物。她这一句话,足以让云家上下九族数百人被赐死。

  你这个逆女,还不跪下向皇上认错。

  云倾凰直接无视云致远‘暗送秋波’的威胁眼神,一身清冷的站在众人中间,背影笔直,浑身充满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东辰皇帝眯了眯眼,这就是传说中的云倾凰?那个东辰第一废物草包?

  丫丫的,他真想把那群脑残拍死!一个废物能有这样临危不惧的气魄?看这气势,云倾凰绝对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不得不说东辰帝看人的眼光真的很准,也因这一次他没有彻底得罪云倾凰,东辰后来才没有遭受灭顶之灾。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这么热闹。

  蓦然,一声温润熟悉的声音响起。当那满身清华如谪仙般的男子走进来之际,所有人都一脸敬畏的低下头,就连先前还气势汹汹的皇后也都难得的安静了。

  云倾凰一挑眉梢。容景?他来做什么?

  参见景王爷。

  恩。

  容景慵懒的应了声,对众人挥了挥手,然后便随意坐在上位。

  看了眼站在众人间格外突兀的云倾凰,他如玉的俊颜上挂着淡淡笑意:你说你能救宁王,那就去试试吧!

  

  众人间,皇后的脸色尤为难看,可是皇上都没说话,她也不敢说什么。

  云倾凰一挑眉梢,嘴角隐隐一抽,因为她清楚的看到容景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玩味和邪肆。

  看了眼满地恭敬的大臣和敢怒不敢言的皇后,云倾凰唇角弧度更浓。

  好吧!既然景儿这样说了,那你就去试试吧!

  东辰帝皱眉,看样子景儿要帮这个丫头。

  不过,他并不认为一个出了名的草包能突然变成神医大显神威,到时候他再一起降罪就好了。

  若倾凰救了宁王,那皇上是否答应我一个条件?

  云倾凰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她可不是什么做事不求回报的大善人,自然要一些等价的东西来交换。

  东辰帝眉宇间露出一丝不悦,这个丫头竟然敢趁机要条件,好狂的胆子。可是当他看到容景发冷的眼神时,立刻哈哈大笑道:好,朕答应你。

  心里想着,众多太医都没办法,她一个小丫头还能如何?这云倾凰纯粹就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云倾凰唇角笑意更浓,转头小声的冲萧楚说了几句话,只见萧楚露出极为憋闷的神情,咬了咬牙,走了出去。

第十七章逆天针法

  云倾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老者来回踱步的唉声叹气,看穿着,似乎是太医院的太医。

  云小姐!我都听到了,你快和皇上认个错,这宁王伤势太严重,是救不活了。

  老者一脸愁苦,仁者医心倒是有一番风骨,虽然年岁已高,但眼睛却很是明亮。

  倒是个不错的老头,云倾凰毫不在意的轻笑道:皇后娘娘可说了,宁王死了,这外面所有的太医都会被诛九族

  这老者眉头更是紧蹙着,面露惋惜。

  云倾凰轻挽袖口,走到床边执起程皓宁的手腕把起了脉,此时的程皓宁哪里还有上午的嚣张气焰,整个人陷入了昏迷,脸色青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特别是左腿,已经被野猪獠牙给贯穿,整个人就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可以说,程皓宁一只腿已经踏入了阎王殿。

  云小姐,知道你是好心,可这宁王确实救不活了。

  老者无奈叹息,他在太医院几十年,经历了多少疑难杂症,可宁王这,他真的是回天无力啊!

  云倾凰放下手,刚要说话就见萧楚一脸黑沉的走了进来,看着云倾凰的目光满是幽怨,小妹真是太坏了,叫他去弄马尿和稀泥,搞得他浑身臭臭的。

  呜呜!他的翩翩公子形象啊!就这么毁了。

  云倾凰接过萧楚手里的袋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反正你都这样脏了,去,把这小子扒光。

  什么?

  萧楚震惊的睁大双眸,不由自主的猜想着,小妹喜欢宁王是全东辰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宁王快要死了,难道说小妹想要和宁王现在洞房?

  啪!

  脑勺一痛,一抬头就看到云倾凰一脸阴沉,咬牙切齿的样子,萧楚的小心肝砰砰直跳,满目可怜,小妹怎么可以这样彪悍嘛!吓坏他了。

  你要不去脱了他的衣服,我现在就把你扒个精光扔到大街上!云倾凰嘴角一笑说道。

  云倾凰的笑怎么看怎么瘆的慌,萧楚相信她一定敢,扯了扯嘴角,连忙上前去给程皓宁脱衣服。

  云倾凰冷哼一声,一旁的老者上前一步,皱眉道:老夫是太医院李密,敢问这是

  如你所见,救人啊!

  云倾凰一挑眉梢,看着光溜溜的程皓宁,无良的继续指挥:把这些泥敷上他全身,尤其是左腿。

  萧楚叫苦不迭,满目幽怨,认命的把那些恶心的稀泥倒在程皓宁身上。

  他倒要看看,小妹到底要把这宁王怎么样难道是要做成泥像吗?

  还请李太医借银针一用。

  李密自然也对这个外界传闻的废物草包充满了好奇,当下便把随身携带的银针拿了出来。

  云倾凰伸手接过银针,美眸闪过一丝凌厉。一把把手中银针都甩了出去,神奇的是,那些银针在云倾凰的手中就像个听话宝宝一样,扎进了程皓宁身体的奇经八脉上,发出阵阵清冷的颤音。

  一分不多,一寸不差,利落的手法,冷静的头脑。

  萧楚呆愣的看着,还没从这利落的手法中回过神来,又见云倾凰拿出一个小竹筒,嘴角一扬露出两颗森森的小白牙。

  顿时萧楚背脊一凉,连忙躲到一旁。

  事实上,萧楚真的是很有先见之明。云倾凰走到床边,把竹筒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那是一群拇指大小的蜘蛛,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带毒的,它们在程皓宁身上爬着,密密麻麻的,看上去恶心异常。

  去,给我办点事。

  云倾凰提着萧楚的耳朵,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萧楚一脸恐惧,但是在云倾凰的淫威下,只能硬着头皮,一咬牙一跺脚的,还是出去办了。

  这位姑娘,请问这是在做什么?

  李密的态度很是谦卑,他半辈子都献给了医术,可是却也没看明白云倾凰这是什么招,这对他这个医痴来说,真的是心痒难耐啊!

  马尿和稀泥是为了消除怯肿,银针是封住穴道,毒蜘蛛是为了多咬他几口,让他中毒。

  前两样还好明白一些,可为什么要让毒蜘蛛咬宁王呢?李密紧皱眉头,着实想不通。

  以毒攻毒。

  云倾凰唇角轻勾带着一抹狡黏,治好程皓宁她有很多方法,但是她就想好好恶心一下这个渣男。

  呜呜,小妹,我被你给害惨了啦!

  萧楚牵着马一脸幽怨的站在门口,满脸灰土,头顶上还插着几根鸡毛,一身玄衣上也有几个清晰的马蹄印,看上去简直就是街上的乞丐。

  咳咳云倾凰轻声咳了咳,面露尴尬。

  姑娘你快看,宁王这是

  李密震惊的看着程皓宁身体的变化,双眸发亮,嘴唇颤抖,整个人险些晕了过去。这竟然是上古失传已久的逆天针法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云倾凰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