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凤未央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凤未央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

时间: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作者:小爷销魂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凤未央的小说叫做《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是作者小爷销魂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手脚利索的抓了两只巴掌大的活鱼,也懒得生火直接去了鱼皮吃起了没有调味料的生鱼片。果然,自然养出来的鱼肉质就是鲜美。  凤未央看似轻松的吃着鱼肉,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也是一刻不停的戒备着。  在...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与野兽搏命

  手脚利索的抓了两只巴掌大的活鱼,也懒得生火直接去了鱼皮吃起了没有调味料的生鱼片。果然,自然养出来的鱼肉质就是鲜美。

  凤未央看似轻松的吃着鱼肉,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也是一刻不停的戒备着。

  在吃完最后一块鱼肉时,凤未央手上的匕首一顿,脚上一闪便躲到了小溪边的大石头后面。

  她看见了两个灰白色的影子。

  凤未央小心的探出头,果然看见溪流的对面有两个野狼在溪边喝水。

  凤未央慢慢的摸到腰间的麻醉剂,为了不让人发现她并没有带太多,只带了三支麻醉剂出来。

  奇怪,她的小型射弓呢,不会再刚才掉了吧,要不要那么倒霉

  她可没有练过飞镖

  对面溪边的野狼似乎发现了凤未央的存在,都停止了喝水,抬起头来,一双浅灰色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大石后面。

  没办法,为了不让野狼跑了她只能现身做诱饵。

  凤未央慢慢的站到野狼的对面,左手拿着匕首,右手藏着麻醉剂。随时准备着应对野狼的攻击。

  嗷呜嗷呜野狼仰头嚎叫两声便朝凤未央冲了过来。另一只野狼则趁着那只狼向前冲时悄悄的来到了她的身后。

  靠,还玩起了阴谋战术。

  凤未央跳到大石上面躲过了野狼的攻击,匕首一挥将想要跳上巨石的野狼挥退。

  该死的,没有射弓,必须近身搏斗才能将麻醉剂打到野狼的身上。

  一直在她身后徘徊的野狼趁着她不注意,飞扑过来对着她的喉咙就要结实的咬上一口。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凤未央紧抿的唇角缓缓的勾起一丝冷笑。向右一闪身躲过了野狼的撕咬,长腿高抬后一踢重重的落到了野狼的后颈上,趁着这个时候她拿出身上的麻醉剂往野狼身上一扎,前一刻凶狠的野狼,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瞬间没了声息。

  另一只野狼见着同伴被制服,凶性大发的跳到巨石上将凤未央撞了个趔趄,从巨石上摔了下来。

  哼,还挺有血性的,可惜啊,你遇到了我。凤未央拿起身旁的鹅卵石用力的向野狼投掷过去,在野狼躲避时跳起来上去,手上的匕首刺入野狼的眼睛,腥臭炽热的血液飚得她一脸都是。

  阿呜呜呜野狼痛苦的挣扎着。

  真是抱歉,要怪你就怪那个变态吧。将麻醉剂扎到野狼的身上,很快它停止了挣扎。

  擦干净匕首上的血,凤未央动作利落的将两只野狼身上的皮给剥了下来。为了以防万一,她将一只狼腿给割了下来洗干净带在自己身上。

  凤未央看着身上被划破的流血的伤口眉头一皱,简单的处理伤口之后将狼皮绑在身上开始寻找毒蛇的踪迹。

  哼,想要做蛇皮鞋子,那我就弄个五颜六色的看你这变态怎么穿。

  凤未央来到一片竹林中。

  从身上拿出一个瓷瓶,瓶子里的液体有吸引毒蛇的作用。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出来之后,凤未央站到了较远的地方等待着。

  还没到半柱香的时间,竹林里开始有沙沙沙的声音响了起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多。

  凤未央把匕首放好,拿出腰间的短刀看准时机上前在绿油油的竹叶青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刀下去,刺穿了它的头颅。

  不仅有竹叶青,还有黑红相间的赤练蛇。真是大丰收。

  拾掇完蛇皮,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来她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才行,晚上她可不想要在这里过夜。

  循着一路走来做的标记,凤未央开始往回走。

  吼,吼

  我去!到底是有完没完了!凤未央看着树林中的狮子忍不住爆粗口。这狮子还真是顽强,居然追到这里来!

  我本来不想杀了你的,可你偏偏喜欢往枪口上撞,那就不要怪我了。凤未央将身上的东西放到地上,一手拿刀一手握紧了匕首,半弓着身子进入备战状态。

  那狮子也非常的警惕,并没有马上冲上前发动攻击,而是跟凤未央对峙了起来。

  吼突然,那狮子像是被什么刺激到,只听见一声响彻林间的怒吼,雄狮疯狂的冲向凤未央。

  凤未央灰蓝的眼眸一眯,就在刚才,她真切的看到了一颗石子打到了狮子的身上!是谁!

  来不及想太多,凤未央快速的跳到一旁,险险的躲过了狮子挥向前的利爪。她不能将体力在这支狮子的身上消耗殆尽,身上还有一支麻醉剂,可那量也足够放到它了。

  一连几次,凤未央都险险的躲开了雄狮的攻击,那锋利的爪子刚劲的掌风和尖利的獠牙每一次都近在咫尺。

  又一次躲过那血盆大口后,凤未央转身一滚,将地上的狼腿拿起,雄狮再次张口袭来时,将狼腿塞到了它的嘴里。

  趁着着狮子暂时无法攻击的空档,迅速的拿出麻醉剂扎进了他的身体。

  吼,吼,吼雄狮的吼声越来越小。

  已经有些筋疲力尽的凤未央将匕首和军刀收好,到小溪旁将脸上的血迹洗净。

  这身皮拿回去给我儿子做床垫应该不错。不过我今天没那个心情,算你命大。凤未央将狼皮和蛇皮带上,惋惜的看了看倒在地上雄狮后再次迈开步子寻找出路。

  天色渐暗,原本湛蓝的天空像是被笼罩上了一层诡异的黑幕。

  树林外,龙隐坐在凉亭之内。

  王爷,婢妾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不如王爷先行回府可好?林羽儿看着变暗的天色,林子的出口始终不见凤未央的身影,眼中不自觉的带上了渗人的冷笑。

  龙隐闻声,将手上的棋子放下,一双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神色的淡声道:把几位夫人和小王爷送回王府。

  王爷还不回去吗?婢妾愿留下陪着王爷。林羽儿心里一急,这正主还在这里,她们回去了又有什么用!

  没有听见本王的话吗?龙隐神色一冷。

  是,王爷。几个妾室不敢再多言。

第16章林中遇刺

  父王,麟儿不回去,麟儿要在这里等着母妃出来。知道龙隐要让他回去,还没有见到自己母妃的小辰麟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

  现在的他不再像过去连看不都敢看龙隐,而是瞪圆了一双大眼,清澈的眼中闪着坚定的看着他。

  龙隐眉峰微挑。好,你留下来。

  得到应允,小辰麟也不再顾其他,转身又做回石头上看着树林的方向。

  此时,不远处的树林几乎让人看不清。

  王爷,王妃还没有出来。一直跟随着龙隐的贴身侍卫——朝来到他身边低声道。

  龙隐站起身看向树林的方向。他是不是该感到失望?他的王妃好像表现得不是很好。保护好小王爷。

  是。明白龙隐话中的意思,朝走到小辰麟的身边。

  龙隐骨节分明的手落在棋盘上,再次拿起时棋盘上的黑白子少了一半,然后身形一晃,便消失在原地。

  不远处,只感觉一阵风,旁的花草在那阵劲风过后轻轻的摇曳。一抹黑色的身影则是用人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闪进了树林。

  凤未央看着变黑的天色,心中异常的郁闷。没想到她堂堂的追踪侦查高手居然在一个小林子里迷路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看了看天上西落的太阳,按理说她照着日落的反方向走是不会走不出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她想要回头按照原来的路走回那条小溪时,却发现自己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刚才看见的那棵大树前。

  难道是死路?

  她凝着眉,不放过耳边任何一丝的声音。难道这林子被人步下了阵法?

  虽然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但对古代那些奇门盾术她曾经花不少时间研究过,现在的情况很像是当初她破解过的百花阵。

  凤未央闭上眼,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听觉上,任它是任何一片落叶的声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百花阵在于一个迷字,深陷阵法的人会被周围的景色所迷乱了视线,以为自己已经走出来了,可饶了一圈才发现依旧深陷其中。

  闭着眼,凤未央辨别着风声的方向。然后迈开脚步有序的左右转动,然后前后迈步。

  一刻钟之后,等她再次睁开眼时,眼前已经是另一番光景。

  风异动,落叶纷飞,一片落叶转瞬间凝成一把尖锐的飞镖向她所在的风向飞射而来。

  凤未央灰蓝的眼眸一沉,真是麻烦不断!

  微微一侧身,落叶从耳边擦过,一切都到一瞬间发生。

  凤未央深嗅空气中飞散的气息,五个人,她无法辨别那些人的呼吸,也就是说这些人功夫绝对不低!

  你们倒是来的及时,给我饭后增强锻炼来了。凤未央淡粉色的朱唇勾勒出一抹罂粟般的蚀骨冷笑。

  五个黑衣人凭空一样出现在凤未央的视线中,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她围了起来。

  少废话,今天定会让你有来无回。低沉沙哑的嗓音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杀气,刀光一闪,五个人一齐上前,不给凤未央任何喘息的机会。

  凤未央将身上的毛皮卸下,左手紧握单刀,右手拿住匕首。身体猛的向后一仰躲过了最近的刀锋。

  这五个人的武功都不低,而且他们还身怀自己所不知的轻功,持久战她必败。

  在凤未央心思翻转之际,她的左肩躲闪不及生生的被划开了一道鲜红的口子。

  血腥味迅速的充斥在空气中。

  凤未央心底一凛,身体一个回旋,用了十成力道朝黑衣人胸口刺了过去。

  啊黑衣人瞪圆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凤未央,轰然倒地。

  这一刀,她分毫不差的刺中了黑衣人的心脏。

  解决一个。

  微弱的月光洒下的这一片树林中,凤未央如同手握夺命镰刀的死神,周身散发着鬼魅的气息。

  此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闪到一棵枝叶繁茂,树枝密集的树上。

  一双深邃黑沉的眼眸带着探寻看向凤未央战斗的方向。当看到她那闻所未闻的招式和招招夺命的狠劲时,嘴角竟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还真是一只让人意外的野豹子,危险,却让他觉得充满了趣味。

  骨节分明的修长玉指上不知何时捻出一颗花生大小的石子,两指轻轻一弹,石子瞬间击打在那柄要刺向凤未央的刀刃上。

  是谁?凤未央快速的看向身影隐藏的方向。不过她来不及思考太多,手臂飞扬,刀起刀落,一个黑衣人的双目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黑衣人痛呼翻滚倒地。

  还有三个。

  她转身一个后旋踢,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凝聚了深厚内力的一掌击打在她的脚踝上。

  啊该死!凤未央痛得深深皱起了没有,即使挡开了五分的力道,但她的脚踝骨还是被震裂了。

  黑衣人就势上前举刀就往她的天灵盖刺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又是一颗石子击断了黑衣人手中的刀刃。

  再次发动攻击,又是一颗石子,再次提起掌风,又是一颗石子。

  黑衣人恼羞成怒。是谁?有胆的出来,一起送你上西天。

  凤未央就是趁黑衣人分神之际,拿起手上的匕首朝他背用力刺了进去。

  最后剩下两个黑衣人,她站了起来,忍着脚上的痛处继续迎战。因为有人暗中相助,最后两个人解决起来就轻松得多了。

  刀尖抵在最后一个黑衣人的大动脉上,凤未央眼神带着彻骨的寒意。让我有去无回的人,嗯?

  话落,匕首轻轻一扬,鲜血飞溅,黑衣人应声倒地。

  在黑衣人身上把匕首上的血迹擦干,又搜寻看他们身上有没有任何身份的凭证,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天已经黑了,但还没有到最蛰人的子夜时分,她要抓紧时间。

  背起地上的皮毛,凤未央看着石子飞出的方向扬声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有何意图,不过你今天帮了我,我会记住你的恩。但这并不代表你今后可以利用这件事情指使我做任何事情。

  说完也不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开。

  树上的身影看着凤未央离开的身影神色不明。

第17章男装出府

  半个时辰之后。

  身上有些狼狈的凤未央终于走出了树林,为了不让儿子担心,她还刻意将身上的血渍给洗干净了。

  皎洁的月光下,身上衣裙被划破得狼狈不堪的凤未央就像是一只贪玩的林中精灵,唇角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母妃母妃出来了。一直盯着树林方向的小辰麟,在凤未央刚走出树林的那一刻就从位置上跳了起来,迈开自己的小短腿朝着凤未央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凤未央张开双臂将这肉呼呼的小人儿纳入怀抱,看着他那双麋鹿般的大眼中带着的星点泪意,她在林中那颗冷酷凝结的心瞬间融化。

  母妃回来了。

  母妃受伤了。小辰麟看着凤未央占满血渍的手臂,纠结的皱起了小眉头。他一定要将武艺学好,要保护母妃不能够让她在受到任何伤害。

  这是那些畜生的血,母妃那么厉害怎么会受伤?凤未央指了指身旁的狼皮和蛇皮柔声说道。

  虽是这么说,但懂事的小辰麟还是从她的怀抱里出来,粗短的小手指好奇的指着地上的皮毛。母妃刚才就是去找它们吗?

  对,你父王说这些可是好东西,母妃当然要给他找来。

  小辰麟眨了眨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小小的心底就打定主意,以后父王再要什么好东西他去替母妃找!

  一直在龙辰麟身边保护的朝在看见凤未央走出树林之后,眼中划过一抹异样。他早就做好了进去收尸的准备,可没想到这个不被人看在眼里的王妃居然能够活着走出来!

  让出云先将小辰麟抱上马车,然后将战利品拿起。走向站在旁边的龙隐。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就像是完美的陪衬,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像是误入凡间的上神。

  凤未央将手中东西往地上一放,淡淡开口:王爷,这些可是臣妾千辛万苦才找来的,到时王爷你可不要辜负了臣妾的一片心意。臣妾很期待你王爷将成品穿在身上会是怎么样的美。

  封建皇权社会,一句话就能够让人死无葬身之地,龙隐,一国至高皇权的象征,她面对他,只有两条出路,一是让自己变得比他更强大,二就是永远的在这些人的世界里消失。

  而她,两者都要兼得。

  龙隐转过身,黑眸淡淡的落在地上的皮毛上。王妃是觉得这些东西本王可以直接穿在身上?

  凤未央眼角一抽。如果王爷愿意,臣妾又怎么会阻拦?

  王妃倒是越来越风趣了,一个月之后,本王要成品。夜已深,王妃还是早些回城歇息吧。龙隐说完不再理会已经气得握紧拳头的凤未央,这个女人如能收为己用,那绝对将是一把锋利的嗜血魔剑。

  马车上,凤未央怀抱着小辰麟,紧闭着双目。

  她在思考那些黑衣人到底是谁派来的。龙隐?这不太可能,如果他想要自己的性命绝对不会选择这么做,这个男人是骄傲的,在他看来,要她的命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要简单,不必大费周章。

  如果不是他,那可疑最大的就是王府里的那些女人了。

  时间荏苒,转眼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龙隐回来也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了,这期间除了上次让凤未央到林子里外,也没在寻找她的麻烦。

  独孤萧自上次离开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小辰麟有了凤未央的教导后也不会成天的念叨他的师父什么时候回来。母子俩加上出云三人日子倒是过得逍遥。

  屋中,刚从实验室里出来的凤未央看着桌子上一字排开的药。

  出云。

  王妃,有什么吩咐?

  给我准备一套男装,我要出府一趟。

  出云心底一惊。王妃,你要出府?可是没有林夫人的允许

  我堂堂王府里的王妃,难道出府还要像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人知会?凤未央眉峰一挑,自己都没有有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又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你到底是谁?

  是,奴婢知错,这就去给王妃准备。

  凤未央低头把玩着手上的瓷瓶,等到出云将衣服拿来给她换好之后,将桌子上的瓷瓶拿出五瓶来放到自己的身上。

  母妃,你为何穿着男装?刚练功回来的小辰麟好奇的看着一身男装的凤未央问道。

  母妃一会儿要出府一趟,你乖乖的跟出云姨在院子里,哪里都不要去,知道吗?出府,她最担心的就是儿子和出云,怕林羽儿她们会在她出府的时候动什么歪心思。

  她拿起桌上的一个白色的瓷瓶打开,倒出些许雪白色的粉末分别洒在小辰麟和出云的身上。还拿出一颗丹药让他们吃下。

  除了我之外,任何人碰到你们就会感到全身瘙痒酸痛。药效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我会在这两个时辰之内赶回来。

  又交代了出云一些注意的事情之后,凤未央才放心出府。

  当年凤未央嫁给龙隐的时候,夜冥国的皇帝曾给她赐下一枚能够在宫中自由走动的令牌。只要有这块令牌在身,不管是走到哪里任何人都不能够阻拦。

  当初的凤未央不懂得利用,重生的她又怎么会傻傻的放着那么好的东西让它留着发霉?

  果然,出示了令牌看门的侍卫不敢再阻拦。

  凤未央顺利的走出了忠义王府。

  她今天的目的地就是夜冥国最闻名在外的仙来医馆。

  凤未央除了换上一身潇洒的男装之外,还对自己的容貌动了一些手脚,虽然看着改变不大,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不仅眼睛变小,鼻头变大,就连下巴也往外伸长了一些。

  凤未央纸扇一展,信步走进了医馆。医馆的装潢并不华丽。但这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刚才她在这条街上看到了不少类似的医馆,虽然也有人,但跟仙来根本就没法比较。

  眼神轻轻一扫,发现坐在医馆里等待的不少人身上穿的都是穿着绫罗绸缎,显然是非富即贵的人家。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凤未央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