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晚薄靳深免费阅读-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全文阅读

秦晚薄靳深免费阅读-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全文阅读

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

时间: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作者:慕钦钦

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小说

秦晚薄靳深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小说免费全文阅读,《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小说简介《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是慕钦钦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晚薄靳深,内容主要讲述:。秦晚对南城不熟,更何况剧组是在郊区,她走着走着就迷路了。不远处的路口有一家酒吧,喧闹的音乐声传出来,她推门进去。坐在吧台的一侧,不远处的台上有歌手驻唱,她没什么心情.........

第14章从没这么委屈过

温子钧腿长,没几步就追上了秦晚,更何况她本就不舒服。

"秦晚。"

"嗯?"秦晚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俊朗男人,精致的秀眉微微蹙起。

他和温庭莫有几分相像,所以秦晚看见他的时候,心情反而是更糟糕了。

"这条手链是不是你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珍珠项链。

秦晚这才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的位置,果然是丢了。

不过她也不在乎了,所以就算丢了,也没察觉到。

"谢谢你。"她接过手链。

本以为温子钧会让开,却见他还是挡在自己面前。

虽然周围的路灯很暗,但他还是清晰地看到了她脖子上冒出来的疙瘩。

再看着秦晚的脸色,他开口道,"你是不是过敏了?"

"过敏?"

秦晚喃喃着,这才反应过来,对,她刚才吃了洋葱!她对洋葱过敏的。

难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好像是。"她随口应着,脚步走得更快了。

"要送你去医院吗?"温子钧看着她。

"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了。"秦晚走到路边,打算拦出租车。

见温子钧一直没走,她转头看着他,"谢谢你,你快回去吧。"

"你一个人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的。"秦晚露出淡淡的笑。

只是等了好一会,大概是太晚了,这里又是郊区,好久都没有一辆出租车。

直到一辆宝蓝色轿车在她身边停下,秦晚愣了愣,车窗摇下的时候,露出温庭莫那张好看的脸。

"上车,我送你。"

秦晚抿着唇,下意识地后退了。

而这一后退,却没注意到身后的温子钧,她的后背撞上了他的胸膛。

"抱歉……"秦晚立刻转身,温子钧绅士地扶着她,很快松手。

他看着温庭莫开过来的车,微微蹙着眉。

"让我表哥送你吧,他回市区那边会经过医院。"温子钧的声音响起。

"不需要。"

话落,秦晚转身就走,这时阮米米已经走过来了,扶着她担忧地问,"都怪我没来得及阻止你吃披萨,叶欢颜那女人就是故意的……"

她边说着又忍不住回头望了眼不远处的温子钧,还有那辆属于温庭莫的车……

又看看秦晚……

回到酒店,阮米米给她买来了药,"你确定不需要去医院?"

"不用,吃点药就好,反正明天我也没什么事。"秦晚淡淡道。

"你说你出个差真的是一波三折……叶欢颜是不是气你不肯改剧本所以这样故意整你?"

秦晚和叶欢颜从小就是好朋友,她自然是知道秦晚对洋葱过敏的,才故意点了个鸡肉洋葱披萨还给秦晚端过去。

"就算我听她的话改了剧本她也会整我,那个女人,烦死了……"秦晚喃喃着,难受地翻出手机,不知怎的,有些期待薄靳深会给她打电话。

还是想想就好了,她扔下手机,打算洗个澡就睡。

不过还没进去浴室,薄靳深的电话果然打来了。

秦晚拿起手机走出阳台,声音有些沙哑,"喂?"

"昨晚为什么挂我电话?"显然薄大总裁还惦记着昨晚的事情。

"那时我在洗澡……"

而且她很不舒服,不舒服的时候就更不想说话了。

"洗澡也可以接电话,你不想接我电话。"薄靳深的语气是肯定的带着冷意。

秦晚:……

"你打给我有什么事?"秦晚识趣地转移话题。

"老公给老婆打电话,需要有事吗?"

秦晚,"……哦。"

"是不是不舒服?"

薄靳深自是听得出她声音里的异样。

"过敏了,有点难受。"

她的语气温温软软的,落在薄靳深的耳朵里就像是撒娇。

他蹙了蹙眉,看着面前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数据,忽地就关了。

满脑子好像都被秦晚这个女人挤满了。

"去医院了吗?"

"不去了,歇几天就好。"

"我安排司机送你去医院。"薄靳深的语气是不容拒绝的。

"不用了,我吃了药,现在只想休息了,不想去医院折腾了。"

"好,那有什么事马上给我打电话。"男人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

挂了电话,秦晚冷得打了个喷嚏,立刻回到室内,吃了药她的状况也没那么糟糕了。

休息了几天,她一直在酒店里改剧本,叶欢颜每天都会让助理过来跟她沟通,修改的的要求已经完全颠覆了她本来设定的女主形象了。

终于三天之后,秦晚好得差不多了,忍不住去找叶欢颜。

她这个人处女座,吹毛求疵,一点点瑕疵在她眼里都容不下,更何况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来到片场,阮米米先看到她,"姑奶奶啊,你身体好了吗?怎么过来了?"

"这女主的设定不能改。"秦晚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怒意。

如果是以前,她早就发飙了,从来都是别人顺着她的心意,她从没经历过这么糟心的事情。

要不是这剧本是她完成的,这活她还真不干了。

只是,必须冷静下来,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千金小姐秦晚了。

"你不是都开始改了吗?听我的,息事宁人,大不了改完了这个剧本之后你就别接温氏的活了。"阮米米把她拉到一边劝道。

秦晚咬着唇,她现在很不忿,是自己努力的心血被糟蹋的感觉。

以前温庭莫事事顺着她,她从没这么委屈过。

但现在没有他撑腰,原来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不过是她没有地位罢了。

"我不想干了。"秦晚冷冷地落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她是真的改不下去,违背自己的原则也改不下去。

"啧,秦晚身体好点了吗?她过来该不会找我的吧?"叶欢颜刚刚拍完了一场戏,环着双臂高高在上地朝着这边走来。

"她不是来找你的,叶欢颜,你适可而止吧!"阮米米劝道。

"适可而止?"叶欢颜冷笑了声,"我做什么了吗?要是秦晚连个剧本都改不了,那就别当个编剧了,丢人。"

阮米米还想说什么,但担心秦晚,还是跟过去了,只是找了一圈都没见到她,就连回去酒店的房间都没见到人。

而她的手机还落在床上。

这人……

 

 

第15章淡淡的心疼

秦晚对南城不熟,更何况剧组是在郊区,她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不远处的路口有一家酒吧,喧闹的音乐声传出来,她推门进去。

坐在吧台的一侧,不远处的台上有歌手驻唱,她没什么心情听歌,但这样嘈杂的环境,却意外地让她的心境平和下来。

她下意识地想找手机,却是才记起自己匆匆忙忙地出来手机忘在了酒店。

此时已经是深夜,薄靳深从机场的VIP通道出来,黑色衬衫衬得整个人的气场很是凛冽。

林翰跟在他身边,边走边汇报,"薄总,太太现在不在剧组。"

"嗯?"他蹙了蹙眉。

"也不在酒店……"

薄靳深的脚步顿住,眼神渐渐地冷下来。

林翰好一阵头皮发麻,正因为现在没有太太的行踪,他才会这么忐忑。

"半小时内,我要知道太太的行踪。"

"我马上去查。"

酒吧里,秦晚点了一杯鸡尾酒,也不知道酒精含量随便点的,没想到喝了半杯就晕坨坨的。

她半趴在吧台,视线一直看着驻唱的歌手,脑海里却一直浮现着叶欢颜那高傲的模样,她凭什么能命令她,她这样颐指气使的态度,不就是因为嫁给了温庭莫。

温庭莫温庭莫……这个渣渣男,她这么爱他,这么相信他,他竟然陷害秦氏,是不是要把秦氏收入囊中这才是他跟她在一起的目的?

呵,她真的是眼瞎了,瞎得够彻底的,秦氏现在被收购了,爸妈下落不明,她的家……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完完整整。

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温庭莫在背后做的,那她真的就是罪魁祸首了……是她害了爸爸妈妈……也是自己自讨苦吃,和叶欢颜都那么多年闺蜜了,她竟然还会被她抢走了自己的男朋友……

不,也是温庭莫犯贱……她自认比叶欢颜漂亮,无论哪一方面她都绝不会输给叶欢颜的,但温庭莫为什么还会被她勾搭上了……

"温庭莫……庭莫……"

薄靳深来到秦晚身边的时候,听到的便是她低低的呢喃声,那一声"庭莫",让他本来担忧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下来。

他站在她半米之外,黑眸凛冽地眯起来,瞧着她醉红的脸颊,就因为那个男人,她把自己灌得这么醉?

修长的指尖倏地就捏过她的下巴,秦晚不得不抬眸,眼前的男人是谁……

怎么这么凶的?

该不会是薄靳深吧?那男人好像总是这样冷着脸的。

她更加不高兴了,手用力地就想要把他推开,却反而是被他更紧地抱在了怀里。

他暗哑的嗓音落在她耳边,"我是谁?"

秦晚努力地睁开眼,咯咯地笑了笑,"薄靳深啊……"

"为什么买醉?"他盯着她阴沉地问,指尖的力度收紧。

疼得秦晚弯弯的秀眉忍不住蹙起来,她推不开他,便是撸起小拳头锤他了。

"不关你事……我不高兴,还不能让我买醉了?"她的声音又软又甜,真好听啊。

薄靳深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还惦记着温庭莫?"他俊美的脸逼近了几分。

"温庭莫啊……"听到这个名字,秦晚的心情又低落下来了。

她没有再吱声,男人抬起她的脸时,却是发现她似乎已经是醉过去了。

她的小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衬衫,贴在他的胸前,此刻很是乖顺。

乖顺得他本来满腔的怒意都几乎消散了。

秦晚……秦晚。

翌日,夕阳的光线已经从窗外投射进来了,秦晚才醒来。

她眨眨眼,只觉得这个房间……很陌生。

不是她和阮米米住的房间。

她当即就坐起来,门是关着的,这是个套房,所以……究竟是哪里……

太阳穴隐隐地疼着,她揉了揉,又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穿的……还好。

而此时,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抬眸就见到那个俊美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

他……怎么会在这里?

秦晚愣了愣,他已经迈着大长腿走到了她的面前了。

强势的男性气息也随着逼近。

她下意识地拽紧了被单,心跳声"扑通扑通"地在安静的房间里不断放大。

她咽了咽唾液,不知怎的觉得此刻的男人有些可怕。

"秦晚,谁给你的胆子去买醉的?"男人淡漠的声音响起。

秦晚垂眸,努力地回想着昨晚的事情,但是真的一点都不想不起来了……

唯一的记忆就是她去了一间酒吧,喝了多少……她都没印象了。

她酒量不好,平时喝酒阮米米都会在她身边的,但昨晚心情太不爽了,她就……

"我……"秦晚不知道怎么说,而且吧……薄靳深这什么态度。

"我就是去喝个酒,怎么了嘛……"

下一秒,男人已经俯身下来,深邃的眉眼蔓延着不可忽视的怒意,"秦晚,如果昨晚不是我找到你,你知道自己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吗……"

他的嗓音很平寂,但仔细听,好像又带着淡淡的心疼。

秦晚咬了咬唇,懊恼地皱着秀眉。

"可是你不是来了吗……"对上薄靳深的视线,她的话又戛然而止了。

她不敢惹怒他了……

"你现在是薄太太,是我的女人,秦晚,你要喝酒,除非我在你身边。"他阴沉沉地道。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秦晚面前如此不掩饰自己的怒意,他很生气。

喝醉酒就算了,还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想到这,他眼底的冷意就更加蔓延了。

秦晚讶异地眨眨眼,她好像明白薄靳深生气的原因了。

他是担心她吧。

但他怎么会担心她呢?他又不喜欢她,这样在乎的情绪,秦晚觉得不应该会出现在薄靳深身上。

"我知道了,我昨晚心情不好,以后不会的了。"她小声地道。

昨天也就是太气太不爽了,好像只有酒精才能让她舒服一些,她才会喝得这么多。

哪能想到就这么一次……就被薄靳深给逮住了。

"心情不好,是因为温庭莫,嗯?"他冷冷地问。

这话里的酸醋味,秦晚竟然听得很清楚。

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秦晚薄靳深小说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秦晚薄靳深免费阅读-一宠成婚薄先生安分点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