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免费小说阅读-简曈孟景琛全文免费阅读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免费小说阅读-简曈孟景琛全文免费阅读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

时间: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作者:云起风清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小说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免费小说全文阅读,《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小说由作者云起风清所著,主角是简曈孟景琛,本文主要讲述了:简曈抬眼看去,男人已经站在车门外,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真是蜡像?还是面部神经失去了功能的面瘫?简曈正寻思着,男人突然弯下身来,一把将她抱了出来。靠,她有腿的好吧?简曈恼羞成怒,挥拳便要开打,一对上他蜡像般的脸,拳手顿时僵在了半空,然后张开手挠了挠后脑久,尴尬的说:"头皮有.........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小说由作者云起风清所著,主角是简曈孟景琛,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第006章成了情敌的后妈

简曈抬眼看去,男人已经站在车门外,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真是蜡像?还是面部神经失去了功能的面瘫?

简曈正寻思着,男人突然弯下身来,一把将她抱了出来。

靠,她有腿的好吧?

简曈恼羞成怒,挥拳便要开打,一对上他蜡像般的脸,拳手顿时僵在了半空,然后张开手挠了挠后脑久,尴尬的说:"头皮有点痒。"

呃,这可是钻石做的男人,打坏了赔不起。算了,就当是躺在钻石做的床上!

人生么,求的不过就是一面墙、一个冰箱、一张床,她这也算是实现了三分之一目标。

简曈充分发挥阿Q精神自我安慰。

但是当看到院子里列兵式的两大排黑衣人,齐声声的喊:"太太好!"

简曈整个人都不好了,祈求的说:"我自己走!"

"新娘子第一次进夫家门,要是双脚着地,会终生不幸福。"

清清淡淡的声音莫名的有些宠溺意味。

新娘子?简曈面皮不自禁的抽了抽,好吧,她确实是新鲜出炉的新娘子。

简曈无语到了极点,然后顶着满院子的视线,硬着头皮,一直被男人抱着上了三楼,放在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

房间一看就是单身男人的住所,没有任何女性用品。

简曈松一口气,看来传言是真的,孟氏集团的首席不近女色,是个基佬。只是刚刚在车上为什么吻她?

正寻思着,突然看到孟景琛竟然在脱衣服。

"你要做什么?"

简曈顿时慌了,该不会是男女通吃的大变态吧。

能干什么,你自己换了干爽新衣,我还穿着湿衣服呢,当然是换衣服。

孟景琛觉得她问的根本是废话,看也不看她,顾自解开衬衫的扣子。

"你别过来,我们虽然是合法夫妻了,但是不经妇女同意,强行发生关系,就是婚内非礼,是犯法的!"简曈抓过床上的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

孟景琛脱下衬衫,转过身来,精壮的身体就这样闯入简曈的视线。

"你干嘛,你快把衣服穿起来。"简曈把脸躲到被子里,惊慌大叫。她以为下一秒,男人就会朝他扑来,也做好了拼死抵抗的准备。

婚姻已经出卖,但是身体的底线绝对要守牢!

良久,预期的凶残没有到来,而是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

简曈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屋子里已经没有了男人,浴室里传来水声。

洗澡?

更加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

她轻手轻脚的爬起来,猫着腰,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慢慢的往门口走去。

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还没有完全打开,便看到一张笑的一团和气的脸,恭恭敬敬的对她说:"太太,有什么需要可以帮到您!"

"砰!"

简曈迅速的关上门,背抵在门上,手按着狂跳不止的胸口。

妈呀,竟然有守门的。

"怎么了?"浴室门忽地打开,男人只在腰间围着条大毛巾就走了出来。

简曈惊慌转身,双手紧捂着眼睛,"变态啊,你竟然不穿衣服。"

孟景琛眼角抽了抽,扳过她的身体,说:"你穿着衣服洗澡吗?"

"不是。"

"那你还说我变态。"

"我!"

然后不等她把话说完,丢给她一个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自顾进了衣帽间。边走边说:"十分钟后,我们出去。"

"去哪?"

"今天是芷蕾的婚礼,一会有酒宴,作为她的父亲岂能缺席。"

"那我去做什么?"

"你是她后妈,当然是去喝新人茶!"

说完,衣帽间的门便关上了,独留了简曈一个人风中凌乱。

新人茶?这,这,这,孟芷蕾见了她这个后妈,会发疯吧。

简曈突然有些期待。只是细一想,自己也要疯!

但是男人的命令已下,自己只能硬着头皮上。

超七星级酒店,最豪华的宴会厅,白玫瑰装点出一个美伦美奂的婚宴现场,宴会即将开始,宾客陆续入场。

新朗新娘有如一璧人,站在超大的白玫瑰花墙之下,欢迎着每一位宾客的到来。突地新娘面色大变,眸光怨毒的落在渐渐走近的苗条身影上。

"简曈,你来做什么,中午的时候还没有闹够吗?我告诉你,哲伦已经跟我结婚了,他现在是我老公,是不可能再娶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孟芷蕾拽着简曈的手便要往门外推。

"孟芷蕾,你就这么担心我出现在许哲伦面前?你心虚?"

"我心虚什么,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哲伦爱的是我!"孟芷蕾往身后瞅一眼,确定许哲伦听不到,又说:"我告诉你简曈,哲伦已经不爱你了。不想自取其辱,就赶紧滚!"

"你终于承认,他爱过我!"简曈微微笑着,笑容却是苦涩的。

如今说什么都迟了,就算许哲伦回心转意,他们之间也没有可能。

简曈眸光流转,落向还站在玫瑰花墙下的许哲伦身上,他正在接待一对身穿华服的夫妇,察觉到简曈的视线,往这边瞟来一眼,神情微有不悦。

"那又怎么样?赶紧滚!"孟芷蕾神情阴狠的说。

简曈微一用力,抽回自己手,昂首挺胸往入口走去。

"简曈,你给我站住!"孟芷蕾厉吼道。

这一吼立马引来了周边宾客的注意,纷纷朝他们看来。

"这不是先前在婚礼上抢新郎的伴娘吗?"有参与观礼的宾客讶异道。

"是啊,都闹的那么难看了,还来干什么?"

简曈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保持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入口处,眸光平静的看着许哲伦。

孟芷蕾冲上前,抓住她的手,"简曈,你够了,别再闹了?"

简曈微微一笑,"芷蕾,哲伦,今天是你们的新婚之喜,当妈的怎么能缺席呢?"

"简曈,你疯了!"

"哲伦,中午的事,把你吓坏了吧。阿姨不是故意破坏你的婚礼的,只是我与你岳父交往三年,他一直不肯给我名份,只好出此下策,不过现在没事了,他已和我领证了!"

啊!一语吓死所有人。

所有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简曈,这姑娘是脑子抽了吧。

"他是孟先生的女朋友?"

"怎么可能?孟先生不是不喜欢女人嘛。"

"那都是乱传的吧,不喜欢女人,孟小姐哪来的?"

"就算如此,也不会看上这姑娘吧,长相虽说还可以,但是这样的女孩满大街都是,根本配不上孟先生。"

"就是,失心疯吧!"

"也不一定,孟先生亲自把她从水里救起来,还抱着她离开现场,有可能是真的。"

""

听着众人的议论,简曈唇角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简曈,你疯够了,保安,把她给我拖出去,这里不欢迎她!"孟芷蕾叫来保安,愤怒的吼道。

"芷蕾,我知道你一直反对我和景琛交往,但是现在你也出嫁了,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是不是也该祝福我和你爸,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

简曈脸上挂着诚恳的笑,内里却恶心的快要吐出来。

睁眼说瞎话,果然不是她的专长。可恨的孟景琛竟然要她先上来,没安好心的坏东西!

孟芷蕾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简曈,你还要不要脸!你想傍大款想疯了吧!"

"芷蕾,你可是孟家的千金。怎么说话总这么不顾场合,今天来的可都是华国最有身份地位的人,要是丢了孟家的脸面,小心你爸又批评你。进去吧,别让人看笑话了!"

简曈忍了又忍,握了孟芷蕾的肩往会场里走。

"拿开你的脏手!"孟芷蕾突地发狂,用力的甩开简曈,张牙舞爪像个泼妇一样推她。

就在简曈要被推到的霎那,一双有力的手抱住简曈,然后一个旋身避开了孟芷蕾的攻击。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第007章满柜子女装  

"孟景琛!"

简曈扭头一看,孟景琛脸色阴沉的可怕,目光森冷的看着孟芷蕾。

孟芷蕾一看是孟景琛,心中窃喜:"爸,你来的正好,简曈说她是我后妈,还说你们交往了三年,是我不让你们在一起,爸,简曈已经疯了,你快把她赶走!"

说完,得意的看向简曈。

别人不知道,孟芷蕾可是清楚的很,与简曈交往三年的就是自己的新郎许哲伦,再说在今天之前她根本不认识孟景琛。

孟景琛眉目森严,"芷蕾!你已经成家,爸也该有给简曈交待。"

"你说什么?"孟芷蕾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我和简曈已经领证,她,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

啊!

从简曈嘴里说出来是脑抽,从孟景琛嘴里说出来

天哪,孟氏集团首席结婚了!正准进场的宾客听到他的话,惊讶的倒抽凉气。

"简曈,你对我爸做了什么,你"孟芷蕾怒吼一声,便要找简曈算账。

"芷蕾。不许对长辈无礼!"孟景琛威严的扫去一眼,吓的孟芷蕾当场禁了声。

许哲伦看看清冷的简曈,又看看气场全开的孟景琛,上前揽过孟芷蕾,温声说:"既然这是岳父的选择,作晚辈的祝岳父岳母百年好合!"

"合什么"孟芷蕾还要再发难,许哲伦用力的抱了抱她,"芷蕾,客人都在呢。"

孟芷蕾真是气昏头了,这才发现所有宾客都聚到了门口,像看戏一样看着他们。

孟许联姻的宾客,都是华国最有头脸的人物,在这些人面前丢了面子,以后也就别想在华国的上流社会呆了。

孟芷蕾咬一咬,不甘心的转身走人。

"好了,没事了,我们也进去吧。"

孟景琛收起威压,再转向简曈时,眸光竟然变得无比温和。

简曈奇怪的看一眼孟景琛。不懂他的安排,却是什么也没说。

反正能气到孟芷蕾,又可以摆脱抢别人老公的坏名声,她很乐意。刚刚孟芷蕾在听到她是她后妈时那憋屈的表情,真是大快人心!

婚宴就是一堆体面人貌合心不合的说些体面话,简曈能感觉到那些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带着鄙夷与审视。

反正这些所谓上流会的人,日常生活并不会有接触,就当他们是萝卜青菜好了。

简曈最擅长自我安慰,继续笑盈盈的跟在孟景琛身边。

只是再回到离园的房间。简曈的自我安慰也失效了。

这是要她和他共处一室吗?

看着他神态自若的脱衣,洗澡,换了睡衣靠坐在床头闲闲的看杂志。

简曈站在屋子中间一脸纠结。

"孟太太做错什么了?"孟景琛眼也不抬,面无表情的说。

"没。"简曈想也不想的否认。

"那你站在那里干什么?难道不是罚站。"

"我"

孟景琛将视线从书上移开,如X光一样扫过简曈还穿着礼服的身体。眉心皱了皱,说:"衣服在左边的衣柜。"

""简曈不明所以。

"要我帮你洗?"

"不是!"

"那还不快去。"

简曈迅地明白过来,跑进衣帽间,一屁股坐在小锦凳上唉声叹气。

虽说给孟芷蕾当后妈很解气,但是赔上自己的终生幸福实在不值。这漫漫长夜,孤男寡女要怎么过啊?

她磨迹许久,最终还是起身去拿衣服洗澡。

半开放式的衣帽间里全是男人的衣物,并且清一色的黑西装,白衬衫,在这个屋子里唯一有色彩的东西就是各种领带了吧,虽然红橙黄绿青蓝紫一个不缺,但是通通都是接近黑的暗色系,远远看去依旧是一片乌七抹黑。

黑色系配面瘫,倒是绝配!

简曈撇了撇嘴,只是他让自己找衣服,该不会要穿他的吧。

简曈看了看一件件宽大的,可以当她风衣的西服,无奈的摇头。

"左边衣柜?"

简曈自言自语,疑惑的走向左边,这边的衣柜全是带门的。犹豫了下,把门打开。

哗,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与右边的暗色系不同,这边简直是色彩的天堂,红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全是亮色。

且真丝,棉麻,雪纺,轻纱各种材质一个不落,最最要紧的是连内衣都有,全是女装,并且清一色M码。

天哪,这间屋子并没有女人生活的痕迹,却收集了这么多女装,易装癖吗?还是说每天换着款带女人回来过夜。

联想到孟景琛16岁就当爹的事实,简曈心里面警铃大作。

完了,看来此生在劫难逃了。

不过这些衣服的款式,倒还真是品位高雅,没有那种漏胸漏腿的清凉款。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屌丝看不懂。

简曈摇头啧啧几声,从中抽出一套长袖长裤的套头套装,充当睡衣。

从那男人的抗击打能力来看,他若是要对她怎么样,就是穿上铠甲也没有用,但是裤装好歹能拖延些时间。

简曈洗好澡,穿好衣服战战兢兢的走出浴室。

孟景琛看到她身上包的严严实实的套装,眸光里闪过一丝不悦。

这丫头是把他当色狼来防了。

"过来!"

轻浅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乍然响起,就像一道惊雷。吓的简曈心里抖了好几抖。

"过来!"孟景琛掀开被子,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简曈猛地抬起眼,"这个,我睡沙发吧。"

话声未落,抢步冲到离床最远的沙发上坐下。

"孟太太这是打算新婚之夜让老公独睡空床?"孟景琛凉凉的问道。

她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只是一对上他幽深的眸子,不敢明说出来。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小说试读结束。

《我没有想清楚我都在想你免费小说阅读-简曈孟景琛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