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免费小说阅读-阮小爱靳言全文免费阅读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免费小说阅读-阮小爱靳言全文免费阅读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时间:听闻爱情十有九悲作者:小爱8394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说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说由作者小爱8394所著,主角是阮小爱靳言,本文主要讲述了:次日。阮小爱立即将买卖珠宝的8000万提取出来,支付了部分供应商的欠款还有员工欠款,总算是勉强周转了过来,不至于被法院宣布破产。总算是稍稍的缓了口气,她还有时间,可以找到合适的卖家将阮氏卖出去。不管怎么样,阮氏绝对不能卖给靳言。到了靳言手里,阮氏一定会被彻底改革,然后消失。她想要感谢.........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说由作者小爱8394所著,主角是阮小爱靳言,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第6章拯救阮氏落陷阱

次日。

阮小爱立即将买卖珠宝的8000万提取出来,支付了部分供应商的欠款还有员工欠款,总算是勉强周转了过来,不至于被法院宣布破产。

总算是稍稍的缓了口气,她还有时间,可以找到合适的卖家将阮氏卖出去。

不管怎么样,阮氏绝对不能卖给靳言。

到了靳言手里,阮氏一定会被彻底改革,然后消失。

她想要感谢一下秦思木,要是没有他,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秦思木的手机却打不通。

忽而,一条微信进来,助理说,众城投资有意想要收购阮氏,约在下午2点国际金融大厦会议中心见面。

金融大厦是很多商务人士洽谈业务的地方。

阮小爱也没有多想,便答应下来。

她实在是太想为阮氏找一个好下家了,即便将来阮氏的主人不再是阮家,只要阮家还能继续运营下去,爷爷醒过来,还能看得见,她低价售出都愿意。

阮小爱换上了一件很商务的白色衬衫,外套一个绒面西装,下身配着线条熨烫笔直的西裤,黑色的大波浪披散着,妆容淡雅,唇色暗沉,看起来内敛又飒气。

阮小爱一向是个雷厉风行的性格。

和靳言分手后,便全心投入了工作,在她的带领下,其实阮氏已经有了起死回生的迹象,若不是靳言在背后横插一脚,早就稳稳运行了。

准备妥当,阮小爱带上阮氏的财经报告和合同,出发。

金融大厦坐落在A市的正中央,每天在这里交易的企业没有上百也有几十。

下了出租车,阮小爱踩着高跟鞋深吸一口气,径直走了进去,上了电梯,按下十八层。

"叮"电梯门打开。

阮小爱有些诧异,十八层一进去,就是深红色的羊绒地毯灯光灰暗,怎么样看也不像是供人开会办公的地方,倒像是一个酒店。

她心紧了紧,想着,该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她有些紧张,想着没有打通秦思木的电话,便又拨了一遍,结果还是'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她叹息一声,给秦思木发了一个微信。

'思木,谢谢你的资金,我周转过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应该能让我给阮氏找一个好下家。'

'我现在在金融中心18楼见一个下家,有些紧张。'

秦思木这些年总是会说很多鼓励她的话,她想找秦思木,其实就是想求一个鼓励和安慰,微信发过去几条,秦思木还是没回。

她叹息一声,想着秦思木应该在某个手术台上拯救人的性命。

她又给秦思木发了一条微信,'放心,我会加油。'

然后,她便将手机放进包里,朝着指定的房间走去。

A1808。

看着门,果然不是会议室,而是酒店房间。

她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正准备转身,房门忽然被打开,里面站着三四个人,其中两个在先前两个酒会上,她倒是都见过,都是很正派的人。

阮小爱心松了下来,暗怪自己多心。

"阮大小姐,真准时,你好,我是众城投资的副总裁李光明,里面是我们的总裁和最大股东,您请。"

"你们好。"阮小爱彻底放下心来,走了进去。

四个人围着一个方桌坐了下来,阮小爱开门见山的拿出了阮氏的财务资料放在了桌面上,介绍起来。

"阮氏这两年每年盈利是,之所以周转不过来,是因为我们的总裁忽然携款逃跑,目前正在被追捕,现在想卖出,最大的心愿便是,接收人能够按照阮氏的经营理念继续经营下去,不得强行转型,或者"

说了大半个小时。

对方的四个人,没有任何的反驳。

众城投资的总裁甚至接过合同就直接签订了,一分价都没还。

阮小爱看着合同上的字迹,愣了愣,简直不敢相信事情居然进行的这么顺利。

"你们不再考虑一下么?"阮小爱柔声问道。

李光明端起酒杯,笑了笑:"阮氏企业是老企业,在圈内有名的,这次阮氏之所以败落,我们也明白,阮小姐开出来的价码也是很公道了,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这一杯酒,我们敬阮小姐。"

说着,他便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另外三个人也一饮而尽,尔后看向阮小爱。

阮小爱有些犹豫,"不好意思,我有些酒精过敏,不能喝酒。"

"没事,考虑到阮小姐是女士,所以这杯酒是果酒,酒精含量很低,意思意思就行。"李光明继续道。

既然对方都这样说了,阮小爱要是再推辞犹豫,就不太合适了。

阮小爱没有多想,也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尝试了一下不太辣,尔后也一饮而尽。

刚刚喝下去,一股热气,缓缓从心底升了起来,像是一团火,要将她点燃。

不对,就算是醉酒,应该也不是这个样子。

阮小爱拧着眉,有些怀疑起来。

她强撑着,站起身,扶着桌子,笑了笑,"各位,竟然合同已经签订,那我这边还有事,要先走了。"

四个人看着她,脸上流露出一抹不明的笑意,阴沉、可怖,一个个像是一匹饿狼,只待一场饕餮盛宴。

阮小爱身子晃了晃,还没迈出去一步,四肢就开始发虚,整个人直直的往后倒去,一下子坐回在椅子上。

李光明站起身来,抽过阮小爱手上的合同,捏在指尖'撕拉'一声,合同被撕成了两半,然后继续'撕拉、撕拉、撕拉'撕的粉碎。

阮小爱眼瞳闪了闪,已然明白自己中圈套了,刚才之所以那么顺利,不过是为了引她喝这杯酒而已。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她心里害怕极了,但是面上还强作镇定。

李光明重新抽出一份合同,摔在阮小爱的面前。

"要么,签了这份合同,要么我们拍了你和我们几个人的果照,卖给各大新闻社!"

阮小爱扫了一眼面前的合同,价格低的可怜,百分之一的价格,就想要买她的阮氏,简直做梦。

她斜斜的依靠在沙发椅里,对着他们冷笑道:"你们几个人也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做出这种事情,不怕别人耻笑么?"

"你该不会我们以为拍你和我们在一起的照片,会不给我们自己打马赛克吧?果然,金窝窝里面富养出来的大小姐,就是愚蠢!我劝你还是签了吧,否则阮老爷子看见了你丢人的样子,怕是得直接气死!"李光明说着,伸手去摸了摸阮小爱的脸。

阮小爱将头侧了过去:"你要是不怕死,尽管试试,告诉你,我得了艾滋!"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第7章他来晚了却很及时

"哈、艾滋?喂,你们听见没有阮大小姐,说她得了艾滋啊,你们信吗?"

另外三个人跟着哈哈大笑。

"不信。"

"我也不信!"

阮小爱忽然发现,他们四个人根本就不是之前她见到的那几个人,他们的脸上应该是用一种高级的化妆手段,画的很像而已。

难怪,成功的商界人士,怎么会使用这种低劣的手段呢?

阮小爱心里后悔不已,只怪自己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助理也不带一个。

她后悔也没用了。

李光明的手朝着她的西装外套伸过去,"你们看看,她多嫩,让我先来感受一下。"

"你、你们住手!"阮小爱拼命的躲过,身子远绵绵的往边上一侧,摔倒在地,胳膊肘膈在地毯上,还是压的生疼。

"呦,还有力气躲,那就赶紧签字,否则我们几个真的要动手了!"那人面色一变,低呵道。

阮小爱趴在地上,试图伸手够向自己的包,胳膊却连抬都抬不起来。

"我、我没力气签。"阮小爱咬牙道。

"没力气签?那就做不需要你废力气的事吧。"男人摸了摸下巴。

阮小爱咬着贝齿,用力一滚,滚到了高脚沙发的缝隙底下。

其他三个人哈哈大笑。

"你特么行不行?不行,就换我们!"

"哈哈就是,别浪费时间,等到药效过了,就不好玩儿了。"

"呸!你们居然说老子不成,老子就给你们看看,老子成不成!"那人说着,朝着沙发走过去,用力的一推,将沙发推倒,扯着阮小爱的胳膊。

阮小爱尖叫一声。

这男人的眼神,叫她恶心,即便事情还没有发生,她都感觉自己已经经历了N次,她险些干呕出来,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眶里涌出,肆意汹涌。

"不要,我真的有艾滋,我没骗你,已经好几年了!"

"你当我是煞笔?艾滋病哪有你这样的气色,哪个脸上身上不是溃烂流脓的?"话落,男人用力一扯,'斯拉'一声阮小爱的西装外套崩开,被扯到一边。

阮小爱痛苦的挣扎着。

"放开我,放开我"

"我爷爷醒了不会放过你们的放了我"

阮小爱崩溃大哭,所有的坚强都在一瞬间溃不成军,她拼命的挣扎着,却像是一只已经被狼撕咬住脖子的羔羊,死亡即将来临。

"爷爷?呵,别说你爷爷现在昏迷不醒,就算醒了又怎么样,要我们对付你的,是靳氏总裁靳言!靳氏那可是国际大企业,你以为是阮氏能比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扭着阮小爱的胳膊。

阮小爱一怔,心沉入海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是靳言?"

"没错!要是没有靳总授意,我们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周围景象乱舞,阮小爱眼前一片缭乱。

她没想到,靳言居然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她,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她紧紧的扣着贝齿,她准备随时就咬断自己的舌头,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只是她要对不起爷爷,对不起阮氏了。

阮小爱绝望的闭上了眼。

"哐!"房门被撞了开来。

"住手!"一声低呵,熟悉的声音传进阮小爱的耳朵里。

阮小爱猛地睁开眼睛,看向门口,秦思木朝着她飞奔而来,那温润的脸上,满是震惊、愤怒和无比的心疼。

"思木"

"小爱!"秦思木冲过去,临空一脚朝着男人飞踹,将男人一脚踹飞,然后脱下外套裹住阮小爱。

阮小爱缩在他的怀里,无声哽咽着,整个人都在颤抖,手脚无力的垂着,连腰都直不起来。

秦思木一眼就看出来,阮小爱是中了药了,不然不可能这样。

"你们、居然这么对小爱!谁派你们来的?"秦思木眼里盛着腾腾怒火,一向温绵像春日阳光的他,此时恨不得将这些人都撕碎。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李光明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小腹,冷笑道:"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

说着,他转了转拳头,一下朝着秦思木冲过去。

"小心!"阮小爱虚弱的说道。

秦思木的头微微一侧,那人的拳头打空,他将阮小爱小心的扶到沙发上坐下,"没事,放心。"

"嚯,说你不行就是不行,还是交给我们吧。"其中一人喊着。

另外三个人朝着秦思木一拥而上。

秦思木看着温文尔雅,脱掉外套之后,里面一个白T,干净清爽,但是此时发怒起来,下手却也是快准狠。

只见他一个侧踢,直接对准一个人的下巴踹了过去,然后又扯住左边人的拳头,甩到右边人的身上去。

动作潇潇洒洒,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他们。

然后掏出手机报了警。

阮小爱一番折腾,靠在沙发椅上,已经全然没有力气了,但是还是看见秦思木满是担忧和温柔的朝着她走过来,将她抱在了怀里。

"对不起我来晚了。"

秦思木看着眼睛已经合上的阮小爱,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满是歉意。

阮小爱昏昏沉沉的,朝着他的怀里,不自觉的缩了缩,这熟悉的怀抱,真的好像靳言的

不,靳言再也不会对她这么温柔了

再次醒过来。

阮小爱一眼就看到了秦思木,他坐在一边,削着苹果,然后将苹果切成小块,放进碗里,倒上热水烫熟。

"你醒了?"他看见了阮小爱醒过来,放下刀,伸手将她扶着坐了起来,还贴心的在她的后腰放了一个软软的靠枕。

"你又帮了我,我又欠你一个人情。"阮小爱无奈的说道。

秦思木用牙签戳了一小块苹果送到阮小爱的唇瓣边,"你给我发信息的时候,我刚好在边上,所以顺便去接你,别说我们是朋友,任何一个男人,遇到这种事,都会挺身而出的。"

"吃一块苹果吧,对祛除你体内的毒素有好处。"

阮小爱微微张开嘴,将苹果含在嘴里,轻轻嚼了嚼。

清香微甜的果味儿在嘴里化开。

她看着面前的秦思木,眼圈蓦地一红,鼻头一酸,眼泪滚滚的落下来,委屈、难过、悲忸全部奔涌出来。

她忙的咬住唇,将脸侧过去,不想让秦思木看见。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小说试读结束。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免费小说阅读-阮小爱靳言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