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启妖录(风澜惹尘)最新章节-菩提启妖录免费列表试读

菩提启妖录(风澜惹尘)最新章节-菩提启妖录免费列表试读

菩提启妖录

时间:菩提启妖录作者:浮蔺令

菩提启妖录小说

菩提启妖录(风澜惹尘)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风澜惹尘的小说叫做《菩提启妖录》,是作者浮蔺令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上当真还有这么离奇的事,可以将人困入茶杯之中?相欢感到不可思议,顿时来了几分精神,再是上下打量水镜中的顾连城一番,却是同浅幽开口。浅幽三摇手中折扇,面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回答:...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菩提启妖录》精彩内容分享:

《菩提启妖录》第15章 【民国】茶欲(5)

世上当真还有这么离奇的事,可以将人困入茶杯之中?相欢感到不可思议,顿时来了几分精神,再是上下打量水镜中的顾连城一番,却是同浅幽开口。

浅幽三摇手中折扇,面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回答:你这个上古菩提界的小妖精都可以轮回万年活到这个世界中来,你觉得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好吧,她就知道他要拿她开刷。

没错,没错。

二胖自然不放过跟着说两句话的机会。

相欢切一声,抬杠道:我坠入轮回镜中自然是要轮回的,可你这个风流酒仙,却是有法子找到我,我看你这桩事也离奇得很。

浅幽笑笑,自知再说下去必得被她好好说上一番,遂赶紧转移话题:今儿个费这么大的劲在水镜之中渡妖,可不是让你跟我斗嘴的。

那是当然,你有自知之明就好。

相欢先回上一句嘴,再跟顾连城说,听了你这故事,倒还真是茶茶将你困入茶杯中的

顾连城的情绪顿时激动起来,更是愤怒:我早该知道这个茶妖帮我是有所图,我就不应该相信她!

淡定点。

相欢浅浅开口。

她在大道之中活了万年,现下除了记忆的事情能让她稍稍激动一番,其余的事情在她看来都是可以微笑着淡定处理完的小事。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这事的受害者不是她自己。

她开口:世上的所有事情有因必有果,你何不从自己身上找找问题?或许正是你亲手将自己困入了茶杯之中。

这这怎么可能。

顾连城不相信她的话。

相欢眉眼一挑,水镜中的浅幽亦是一挑眉眼,倒是一副坐着看戏的模样。

顾连城双眉紧蹙,似乎还在回忆多年前与茶茶的那些事,最终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茶茶的事情,所以更是不明白为什么茶茶要将他困入茶杯中,放任不管。

顾连城开口:她定是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这么做,说帮我也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所有人都可以听见我的声音,独独她听不见?我不相信!

相欢暂时不说话,看他的模样,应是还没说完。

果真,顾连城接着说下去:将我扔了也是报复我当初扔了她一次现在我在茶杯中,我成了茶妖,当初我所得到的一切都没了!

听了这话,浅幽假意长叹一声,在水镜那头寻了个舒服的地方撑着额头打瞌睡,似乎已经看透一切的样子。

相欢也不甘示弱,她见过各种各样的妖精,仔细想想定是能想起这茶妖究竟有些什么本事。

嘛,还没想起来的时候就再同这人唠唠好了。

相欢问:你口中所得到的一切那不是茶茶帮你得到的么

是我的。

顾连城答的毫不犹豫,亦是斩钉截铁,我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努力所得,而她,最终却亲手毁了这一切!我一定要找到她,将她重新锁回茶杯之中,永远不放她出来!

你知道如何将她放出来?相欢抓住重点,顾连城便一下没了底气:不知道

那不就得了。

说明,这还是得从茶茶那处下手。

虽相欢将故事听得明白,但总疑惑着这小小茶妖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将一个活生生的人与自己的立场互换,一个小妖精真有这么大的本事?

回想一番顾连城所说的青色茶杯,她总觉得甚是熟悉,可奈何活得太久,脑子里堆积的东西太多,到了关键时刻却偏生是想不起来了。

顾连城始终愤愤不平得厉害,似乎所有人都欠了他一笔钱。

浅幽瞌睡打得差不多了,总算是好心提醒她一番,悠闲开口道:我寻你之际倒是听说过这青色茶杯一桩秘事,约莫也是明初之际的事情。

浅幽这么一说相欢倒是想起一桩事来。

当年她在轮回镜中历经了所有时代,虽说没有切实去生活过,却也将从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看在了眼里。

一提到明初时期的一件青茶杯,她倒真是被启发了。

她还记得明初之际天朝收到异域进献的宝物一件,正是顾连城当年偷得的青茶杯。

不过,那时候这茶杯可有个极为好听的名字,夜光杯。

据异域进贡之人说,此夜光杯有通人之灵性,乃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这才在那时候拿去进献给天朝。

后来随同皇帝陪葬,又落入了盗墓贼手中,最终辗转,还是在民国时期被人发现其中珍贵,同样当作拿得出手的一件宝物用来赠与他人。

而当时相欢恰恰见证了这异域夜光杯是如何变得有通人灵性之本事的一幕。

太渊掉落世间的其中一份浊气正好附着在那浑身青透的夜光杯上,加之那抹浊气甚是上进,潜心修炼企图修成人形,这才会使夜光杯通人性,有言语之能。

但,后来的事也是悲剧一桩。

相欢想了起来,便有底气同顾连城说,其实吧,茶茶当年也受过跟你一样的罪。

你在帮那个妖精开脱?顾连城明显生气,还不悦得很呐。

相欢轻笑两声,我帮她开脱有好处?

顾连城便不说话了,自知是没有的。

毕竟眼下连茶茶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顾连城问:你这是何意?

手指轻点茶几三下,二胖便有样学样,抬着它那小胖足往茶几上蹬了三下,可心疼死浅幽这风流神仙了。

相欢开口:你可知这青色茶杯之中的故事?

顾连城眉头一锁,摇摇头。

相欢道:那是个沾有浊气的夜光杯,早年本是纯净之身,只可惜后来进入墓地之中被墓鬼身上的邪气所染,此后便成了欲望和贪念之杯。

顾连城似懂非懂,可他眉间的那抹浓重神色已然告诉相欢,他或许是真的明白了什么。

茶茶是那份浊气?虽不明白相欢说的浊气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他尽量跟上她的思维。

相欢轻摇头,我所说的浊气已然与这青色茶杯混为一体,也就是最初的茶妖。

那茶茶?顾连城不明白。

相欢一笑,盯着他看了很久,最终道:方才我已经说过了,这茶杯已经变成了贪念和欲望之杯,也就是说,茶妖会挑有欲望和贪念的人下手。

水镜中的浅幽闻言同样一笑,看来他家这个小妖精的头脑却是不错,这么快便想明白了。

当然,相欢可没心思去管浅幽怎么想怎么看。

她继续说:当初茶茶得到茶杯,想必是她的贪欲太大被茶妖盯上了。

后来,茶茶应该是将沈千明视作目标,可偏偏被你偷了过去,又阴差阳错的是,你的欲望和贪念比沈千明还要大,你认为茶茶还会离开你?

我顾连城想要否认,却说不出这种话来。

相欢说:第二点,凡是被困在茶杯中的人就会开始诱导他们的目标人物,将其内心最阴暗的一面展现出来,你仔细想想,在你获得你想要的东西的同时,就没有什么改变么?你的心绪,你的理智还有多少是受自己控制的?

顾连城还是说不出话来。

最后一点,其实将人困入茶杯中的方法很简单,解脱出来的方法也很简单。

是什么?顾连城迫不及待。

相欢眸中含着浅浅笑意,觉着这回的故事还真是有趣,居然是个轮回故事。

她道:当茶杯中人寻到另一个贪欲大过自己的人,茶杯中人便可得到解脱。

而那个贪欲更大之人便会被困在其中,直到寻到下一个贪欲大过自己的人,方可解脱。

顾连城身躯一松,眸中亦是一空,过往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放映,却再说不出话来。

《菩提启妖录》第16章 经年人

如何,你那位朋友准备好见我了吗?

处理完顾连城的事情,相欢出其不意又将话题扭了回去。

总归她是要见一见浅幽口中的他,那位银发美男子。

说不定,这就是出现在她恍惚记忆之中的银发人。

浅幽顿时泛起一个激灵,眼神似有若无的向水镜映射范围之外看一看,还是一副稍显为难的样子。

相欢会意,毫不掩饰:怎么,你那位美男子友人就在这里?

浅幽赶紧呵呵干笑两声,这么心急啊不若你再等等?

等不了,我现在就要见他。

相欢异常坚定,你是给我看还是不给我看?

哎呀。

浅幽合起折扇,又瞧一眼边上,这是人又不是东西,难不成给不给你看是我能决定的

那就是说你那位友人不想见我喽?相欢立即接话,弄得浅幽左右为难,其实也不是不想见你

话还没说完相欢就动用灵力去牵制浅幽,再顺势一把收了水镜。

而浅幽这货一歪身子就下意识去抓身边的人,这么一抓倒还真是把一直隐藏在他身边的人一并给抓了下来。

幽光渐逝,出现在相欢眼前的是两个身形。

一红衣黑发,一白衣银发。

美男子美男子!二胖霎时欢呼雀跃,比相欢还要反应快一刻。

水镜之中带出不少风力,舞得两人衣襟皆微微浮于半空,甚是好看。

相欢眼瞳莫名一紧,瞧着眼前这白衣银发之人心中又开始悸动。

心跳在逐渐加快,垂下的双手微微握拳,好似自己真的跟面前这个人有过什么羁绊一般,让她心中感觉很是奇怪。

这个白衣银发之人同样以复杂到极致的眸光注视着她,一刻都不曾移开。

浅幽识相,赶紧闪去一旁,抱了二胖帮它顺毛,一仙一鸟乖乖去到一边看热闹。

但是吧,热闹看了半天,相欢跟这银发男子却只是眼神交流,谁都没有先开口,简直看得浅幽干着急。

浅幽忍不住出言一句:小妖精,你可见过他?

见过。

相欢丝毫未曾犹豫,此言一出让面前这银发男子的眸光骤然一动,浅幽面上亦是现出一分笑意。

相欢接着说:上次在菩提斋后院的竹叶湖边,我见过你

音落,银发男子眸中的那骤然一动顿时隐去,现下的眸光似乎比之前还要深邃冰冷,让她更加琢磨不透。

你是盗走沧澜剑的人。

相欢总算是把她所谓的见过给解释完了。

但似乎,气氛冷了不少。

银发男子不语,眸光终于微微一转,瞧了浅幽一眼,浅幽便赶紧扔下二胖拉着相欢先坐下,道:你还是少说两句吧,呐,人见到了吧感觉,感觉怎么样啊?

相欢却没移开过目光。

在她的注视下,银发男子在她对面坐下,气氛真是尴尬。

我记得你。

银发男子忽然开口,声音很沉,带着无法言说的冰冷感。

你相欢欲开口却被浅幽打断:好啦好啦,你们两个把气氛弄得这么死气沉沉干什么?还能不能好好说句话了?都着什么急啊。

音落,相欢和银发男子同时把目光转向浅幽面上,带着冷冷的意思,让浅幽后颈一凉,立即安分,不说话了。

气氛又冷下一瞬,相欢微微启唇却是欲言又止。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这么能说的自己为什么在面对这个人时,心中满是悲伤,连说出一句正常的话都费劲。

他叫叶风澜,或者你可以直接叫他风澜,反正那个姓也是胡乱加上去的。

看这尴尬的气氛,浅幽还是忍不住插上一句话。

风澜这个名字你可听过?浅幽问。

风澜,风澜。

二胖跟着念叨两声。

相欢微微垂眸,风澜么

你认识我?风澜的话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却分明存在的急切之意,可音落,相欢却回答得干脆:现在我们算认识了。

他眸中的光彩再黯淡一分,却是看得她心中微微难受。

为什么会这样?

浅幽看了相欢一眼,又去看风澜。

她倒是神色淡然,只是风澜那处脸色却是不怎么好。

二胖似乎也被这两人之间的气场给镇住,顿时乖巧安分了不少。

风澜站起来,那袭异常显眼的银发从她眼前闪过,竟让她不由自主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走了。

风澜对浅幽说,语气很是冰冷。

浅幽赶紧一拦,这么着急言语之际又看了相欢一眼。

相欢却没明白浅幽那一个眼神的意思,只是照着自己的意思开口:沧澜剑还没还给我,你就想这么离开?

浅幽咋舌一声,一拍额头,这回是真的长叹一声。

自知自己这一时半会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便坐了下去,干脆不管了。

风澜毫不避讳瞧着她,这双瑰紫眼眸的勾人摄魄之力真不容小觑。

他开口:剑已毁,无法还给你。

那你要赔啊!相欢交叉抱手,一脸认真:我看你这样子怎么说也是个神仙吧,总不归落魄到我这小妖精的店里来偷东西嘛,既然你已经偷了,又毁了,那可不得赔嘛!

如何赔?风澜突然向她靠近一步,眸中魄力亦是顿增。

相欢连眨数下眼,忽然结巴起来:赔,赔,赔就是赔呗这么说你听不懂么?

一步又一步,风澜一直往她这处而来,弄得相欢不得不往后挪步。

奈何她后退一小步他便前进一大步,他道:小妖精,你想让我拿什么赔?你不是想见我吗,现在见着了却又不认得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风澜这么说反倒将她给弄糊涂了。

明明是他偷了她店里的宝物,现在看这气场对比,怎么感觉他是主人她是贼?

相欢再后退一步,忽然感觉腰上多了一分力量,是风澜搂了她。

要是不搂,怕是要撞上身后的玻璃门。

谢,谢谢啊

怎么谢?

哈?

浅幽扑哧一声笑出来,赶紧带着二胖出去转悠。

哈什么?风澜垂眸看她,眸中好似认真,又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贵气和魅惑,开口:我暂时留在你这里,不走了。

哈?!相欢嘴角一抽,为,为什么!

身子被他手上力量往前带一分,正好与他胸膛相贴。

相欢欲挣脱却没用,看样子这人是有备而来啊!

你的心跳声怎么这么快,紧张?风澜一针见血,言语之际还死死盯着她看,仿若再多看一眼就可以看穿她一样。

好吧,她依旧结巴:这,这么近,你,你不紧张?

你觉得我应该要紧张?风澜将问题反抛回去,紧张,应该是动心那一方的事情,你在紧张。

相欢被他说得五迷三道,加之他身上还隐隐带着一股脱俗的幽香之气,更是让她失去一分理智。

距离还在被拉近,风澜渐渐垂首,看准了她那抹薄唇,似乎要就此吻下去。

喂,沧澜剑我不要了还不成?相欢尽力往后靠。

风澜却再使劲一分,由不得她,你想我离开?

我我她居然接不下去了。

要知道,怼起浅幽来,她的嘴上功夫可不是盖的啊!

风澜越过那分界限,微热的气息似有若无扑在她两颊处,却又在动作的前一秒顿住。

一瞬沉默蔓延,随后他开口:小妖精,我注意你很久了。

一瞬间而已,相欢眸中骤然一动,随之传出的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菩提启妖录》第17章 世如初

清脆的耳光声在这偌大的屋内传出。

相欢垂下的手微微抖了一瞬,风澜侧着头,很明显是谁打了谁。

一口一个小妖精小妖精的,你当自己是谁啊?相欢气愤,亦是在打他耳光的那一瞬间挣脱了他的手,赶紧换了个方向站,顺便拉开与他的距离。

她继续说:再说了,就算你是天族殿下又如何,更别说你不是了。

以为抛个媚眼就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了吗?我看你倒是跟浅幽那个酒仙有得一拼。

相欢哗啦哗啦说了一连串的话,但其实完全就是在掩饰自己方才的紧张之意。

她自己能清楚的感觉到,一直到这一刻,她那不停加快的心跳还没平复下来,面上却摆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风澜抬手稍稍一拂唇,本是一个很正常的动作却让她暗地里倒吸一口气。

这人怎么举手投足间都自带一股魅惑啊!

她的兴趣爱好不多,除了睡觉吃甜点,就是看美男。

眼下,这么一个活脱脱的美男子站在眼前,自己还冷不防在前一瞬被有意无意的调戏了一番唉,她倒是后悔下手打那一巴掌了

风澜瞧着她,风流桃花眼中恢复深邃之意,开口:你认识天族殿下。

是啊,何止是认识,那是我朋友。

相欢赶紧接话:怎么,知道自己惹上谁了吧。

沧澜剑我也不要你赔了,你方才的一系列调傥我也会忘记,反正一切到此为止就好。

说完相欢便率先一溜烟快走了出去。

心中像在打鼓,已经冲掉了她一切理智。

刚才说了些什么她都回想不起来,反正就是觉着自己应该快点离开,越快越好。

哟,这么快就谈完了?一出门就撞上了浅幽,毫不掩饰的笑着,顺带二胖也叫唤两声这么快这么快来显示存在感。

相欢快走的步伐顿时止住,杀气腾腾看向他,引得浅幽后退一步,干嘛,你们在里面打架了?

说吧,你这位朋友是哪路神仙?天族之中有不有一路风流神仙?我看就是你和他撑起来的那风流一路吧。

相欢直言。

浅幽顿时会意,他可是比从前收敛得多得多啊!我现在瞧他这么正经倒觉得异常无趣,你却说他是风流路子的神仙?

浅幽笑言,像是听了个极为好笑的笑话,你看走眼了吧~

你说不说,他究竟是哪路神仙?相欢再问。

浅幽一挑眉,假意瞌睡,敷衍道:你要是真的想知道,自己去问呗~

第二天,菩提斋后院,竹叶湖旁。

相欢看见这一幕时,整个人是呆住的。

风澜躺在她经常躺的地方,倚着湖边那株参天竹子,手执她用来遮阳的那本书,微微侧首,正小憩着。

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这是相欢第一好奇的问题

为了防止菩提斋在夜间受到妖精们的打扰,她每晚都会设下结界阻挡外界一切气息,若是有人闯入她不会丝毫不知。

可,风澜却还真是悄无声息的就进来了。

本是乖巧趴在她肩上的二胖一见到风澜便又兴奋了起来,赶紧精神精神绕着竹叶湖飞上两圈,还一边叫唤着:美男子,美男子!来了,来了!

相欢立即嘘声,但风澜已经醒了。

你来了。

风澜先出言。

或是因刚睡醒,这简单的三个字中还带着一阵慵懒之意,倒是没了昨日的复杂意味。

但,越是这样,相欢便不由得背脊犯凉。

她干笑两声,抓下二胖帮它顺毛,这是我的地盘,我自然要来。

可你,你来做什么?

风澜曲起一腿,一手扶额,闪烁着光芒的银发顿时滑去一肩,很是好看。

他道:我来见你,赔你沧澜剑。

相欢斩钉截铁:我说了沧澜剑那事就算了,我与你没什么眼缘,你还是走吧。

风澜起身,一打响指二胖便从她手中飞到他手上。

喂!蠢鸟,你连主人都不认识了!相欢气急,快走过去欲拿回二胖,却在伸手的那一瞬间被风澜给握了手腕。

你!相欢微微蹙眉,怎么感觉好像又是昨日的感觉

我什么?风澜照旧盯着她看,我坏了你的东西便要赔,这是规矩,我懂。

赔就赔,可你赖在我这里做什么?你不是跟浅幽很熟么,去他那。

相欢抽手,风澜便一下松手让她倒退了几步。

不过,二胖却好像更喜欢呆在风澜身边。

风澜眼瞳一紧,顿时风过,又让这平缓垂下的银发微微浮动,映入她眼帘之中,不由得让她失神一瞬。

风澜开口:我跟浅幽不熟。

告诉我,你跟君景熟到了什么程度?

哈?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怎么又扯到君景身上去了?

相欢不欲回答,去抓二胖却被二胖一躲,往风澜怀里蹿去。

好吧,这位置相欢也不好下手。

他又问:怎么不回答?你跟天族殿下很熟吗?你喜欢他?还是说你这个小妖精接近天族殿下是有目的的?

听风澜这么一说她就上火,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喜欢他还是不喜欢他用得着跟你解释?你这神仙怎么这么死缠烂打,倒是你,有什么目的?

相欢这么问,风澜却是无言。

但她看得仔细,风澜这绝美诱人的面庞上显出几抹失望的意味,还带着一抹楚楚可怜的别样风情,让她回想一下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得过分了

唉,她也知道,自己对美男子就是这么没原则!

那个我也没什么意思,你离开就是了她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谁叫眼下风澜这副模样着实让她这个爱美男的人怜惜呐!

风澜也不多言,沉默一瞬之后径直从她身侧走过。

待感觉到菩提斋中确实少了他的气息后相欢才松下一口气来。

怎么每次见到他,她总要这么手忙脚乱完全不是她的作风好么!

行至竹叶湖边上掷下几颗小石子,手上动作忽然一顿。

坏了,二胖不是还在风澜那里嘛!

菩提斋内的宝物他可以偷走,但二胖这家伙可是她的宠物一号啊!怎么就忘了这茬,让二胖被带走了呢!

相欢赶紧追出去!

一出菩提斋,四周都是人,她又怎么会知道风澜去了哪!

心里又在想,这人今天来的目的不会就是为了拐走二胖吧?虽说二胖是蠢了点,但怎么说也是只上古重明鸟,要是剖了它的精元出来,或是将它炖着吃了都能提升灵力修为的呀!

越想越发怵,站在人潮之中,她顿时不知道该往何处走。

你是来找我的?

下一瞬,浅浅又带着一丝冰冷的声音从她身后传出。

猛然一回身,映入在她眼帘中的正是风澜的模样,二胖正一跳一跳的站在他肩上,好欢脱的样子。

这回相欢眼疾手快,一下抓了二胖入怀,动作粗鲁甚至弄掉了它一根蓝羽,引得二胖一阵哀嚎。

你这只蠢鸟,该跟着谁走不知道吗!相欢责备,二胖顺势撒娇,往她手心蹭蹭。

教训完二胖,相欢才把注意力转到面前这银发祖宗面上来。

在人群之中他这一身飘飘白衣,又顶着一头银发确实怪扎眼的相欢无奈,只得赶紧将他推进菩提斋中再谈其他。

我跟你说啊,我可不是找你,我是找这只蠢鸟。

一关上门相欢就解释,生怕这多情的人再误会什么。

不过,她又是为何会觉得他多情的?想到这里,她便又失神一瞬。

《菩提启妖录(风澜惹尘)最新章节-菩提启妖录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