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有喜(穆钰兰)最新章节-农女有喜免费列表试读

农女有喜(穆钰兰)最新章节-农女有喜免费列表试读

农女有喜

时间:农女有喜作者:千叶绿

农女有喜小说

农女有喜(穆钰兰)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穆钰兰的小说叫做《农女有喜》,是作者千叶绿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凝水镇做官近五年,给百姓做主断案,条件好的送匾额,一般家庭也会送点鸡蛋水果表示感谢,但是,穆钰兰送的这面锦旗,是最特殊,最暖人心,最特别的谢礼。这料子?摸在手上,府衙大人讶然,花费不少银...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农女有喜》精彩内容分享:

《农女有喜》第15章 哥是什么哥

在凝水镇做官近五年,给百姓做主断案,条件好的送匾额,一般家庭也会送点鸡蛋水果表示感谢,但是,穆钰兰送的这面锦旗,是最特殊,最暖人心,最特别的谢礼。

这料子?摸在手上,府衙大人讶然,花费不少银子吧?

一点心意罢了,这料子能保存的时间长。

穆钰兰笑着解释道,大人您千万要收下。

府衙大人点了点头,百姓拥戴府衙和朝廷,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不过这花费不能让百姓白出,来人,取二两银子来给这位穆姑娘。

穆钰兰微惊,府衙大人眼神真厉害,只看了两眼,就能估算出大概价值,不服不行。

大人,这不太好吧?穆钰兰皱着小眉头,民女是真心感谢您。

身为百姓父母官,不取一针一线。

府衙大人捧着那面锦旗,笑了,否则不是辜负了你们这份感谢?正大光明!

既然对方如此说,穆钰兰也不再强求,送锦旗的心意到了,对方还很喜欢,又一次在父母官面前刷了脸,留下了印象,够了。

办完了在府衙的事儿,牛大富将牛车赶往市场,在这里买了肉,面,鸡鸭鹅家禽等物,装上牛车,启程回双河村。

出了凝水镇,穆钰兰趁着牛大富赶车,小声道,阿珲,用不用再慢一点?

她还记得他身上的伤呢,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宇文珲摇了摇头,吐出两个字,无妨。

上辈子也是同样重的伤势,在双河村躲了五六日才好些,如今情况却是大不相同,除了没多少力气,虚弱了些外,他感觉很好。

穆钰兰也只多看了他两眼,不太相信他的说辞,以为他是在强撑,转头挪至牛大富身后不远处,牛大哥,咱们行慢一点吧,路上颠簸。

成,四叔身子要紧。

牛大富笑着道,兰花妹子,你坐稳了,别乱动啊。

好嘞!

看着前面两人的交谈,宇文珲和穆老四靠着新买的两匹布,四叔,你和你女儿真幸运。

那是自然!穆老四有点小骄傲的道,我还以为我和兰花活不过那天,好在老天还是会善待好人的遭了!

穆老四突然大叫一声,吓得牛大富赶紧停了牛车,四叔咋了?

忘了给兰花买药!牛老四急的眼睛都红了,兰花头上留了疤可咋整?!

穆钰兰提起来的心瞬间放下,她还以为是啥大事儿呢,爹,我这个不担心,咱村里的郎中给我药了,说了肯定不会留疤的。

额头上看着严重,是撞得狠而已,毕竟把原身撞死了,也不可能轻了。

但是以穆钰兰自己的经验来看,这伤会慢慢好,原身才十三,只要自己注意些,至少能恢复个七七八八,稍作修饰,不会对面容有太大影响。

这样想,也是因为穆钰兰对这个年代的修复药物没抱太大希望。

你这孩子,咋能不上心呢?穆老四急道,大富,咱们回凝水镇,给兰花买药要紧。

四叔,不必。

一直凝视着穆钰兰的宇文珲突然开口道,我这里有伤药,能帮兰花治伤疤。

见几人不相信,宇文珲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来,我在医馆买的,郎中说很灵。

穆钰兰默,那不是她给他买的么?怎么变成是他买的。

穆老四顿时高兴了,还是阿珲想的周到,兰花,还不谢谢你珲哥?

这才多长时间啊,穆老爹就让她换称呼了,目前他们是合作关系,底细都不清楚,哥什么哥。

穆老四倒是没想那么多,在他看来,闺女最重要。

接过宇文珲递来的药瓶,穆老四笑着递给穆钰兰,有了这个药,头上就不会留疤了,要是不够,过阵子咱们再来凝水镇买。

哦,谢谢阿珲。

穆钰兰皮笑肉不笑的道,四目相对,很快又撇开视线,怎么老觉得自己亏得慌。

虽然这药适合两人的伤,但只买了两瓶,宇文珲自己一个人都不够用的,等用完了,还不是得她花银子买?

现在,穆钰兰都觉得自己手里的银子马上就要花光了,真愁人。

接下来的一路上,穆老四就差抱着宇文珲夸了,穆钰兰就想不明白,才认识一天,她老爹就把人家当自己人了?

再说了,就一瓶药而已,还是她买的药,她老爹就对他那么好。

而在牛大富眼中,大哥同袍的儿子嘛,关系自然是好得很。

四人心思各异的回了双河村,牛大富将三人送到家门,就见家里大门都倒了,院子里一片狼藉,窗户还坏了两扇。

四叔,穆家太过分了!牛大富愤怒的说着,可是还能有啥办法?

穆老四哼道,穆家也就这点子能耐了,你没见他们在大堂之上的怂样!以后我和兰花,和他们穆家没有任何关系,若是再欺负上门,就再去告他们!

穆钰兰无奈的摇头,被穆家欺负了,到底不能打回去,若穆老四的腿是好的,大不了上门讨个公道。

况且,除非把穆家赶出双河村,否则就是天天的闹,总不能天天吵来吵去,不过日子吧?

牛大哥,你先回家歇歇,SZ在家等着呢。

穆钰兰回头对牛大富笑道,谢谢你送我和我爹,这一路麻烦你了。

说啥麻烦不麻烦的?牛大富看着满院子乱七八糟的,我帮你们收拾下再走。

不等穆钰兰答应,牛大富就先动起手来,根本拦都拦不住。

牛大富又和宇文珲将穆老四抬进屋里,这才回家。

阿珲,你也去歇歇吧,伤口是不是裂了?穆钰兰小声问道,虽然宇文珲掩饰得很好,但行动上的缓慢,还有气色,足以说明一切。

宇文珲没有出去,反问道,你家这两间屋子,可禁不住再翻腾几回。

窗户掉了,根本就按不回去,整个窗户处都被砸变形了。

修缮房子,也不是说干就干的。

穆钰兰倒了水喝,抬头再看这屋子,是有点担心晚上睡着睡着就被活埋了。

《农女有喜》第16章 不知悔改

穆老四也道,当年这房子盖得急,本来说是临时用,后来你祖父就去世了,哎。

家里就剩下他们父女,本来卖了粮食也够修房子,可是有穆家那么苛刻的对他们,把富余的都抢走了。

屋子里正说着话,外头传来小声的呼喊,老四!兰花!

是隔壁刘大娘,我去看看。

出了门,穆钰兰就见一中年妇人站在大门口处,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似乎在怕着什么。

待穆钰兰走近了,刘大娘小心道,兰花啊,你和你爹出去躲躲吧,昨儿穆家来人,说是要弄死你们呢。

弄死他们?穆钰兰撇撇嘴,穆家倒是真敢说,不过昨天穆长顺被关了半年,穆家族长也被打了,穆家自然把气都撒在他们父女身上,谁敢找府衙报仇?

刘大娘,多谢你提醒。

穆钰兰想了想道,不过躲就算了,难不成我和我爹总也不回双河村?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那咋整?刘大娘都替她着急,穆家肯定知道你们回来了,说不定一会儿又该来砸了。

刘大娘,你赶紧回家,别让他们看见。

穆钰兰笑道,多谢你来告诉我和我爹,放心吧,我大伯同袍的儿子来看望我们,我和我爹不会被欺负的。

一来,邻里好心,不能无辜被牵连,二来,宇文珲不知道要在双河村待多久,身份不能藏着掖着。

刘大娘听她这么说,哎呀了两声,急道,我去别人家看看,要是穆家再来人,你们也别怕,村里人多,不能让你和老四被欺负惨了。

想想前儿小姑娘撞树就后怕,可怜见的!

再次回到屋子里,穆钰兰直接说道,穆家得了咱们回来的消息,肯定还是要闹的,爹,要不我去和里长说说,咋也得换个结实些的房子住。

隔壁的房子倒是结实。

宇文珲建议道,刚才我和四叔也在说这个事儿,村里不在乎的话,就去隔壁。

隔壁?穆钰兰突然有了个主意,昨天走之前,她还跟他说,隔壁是绝户,村里人嫌晦气,眼下不正是个好选择么!

既然村里人信那些个有的没的,也多了条对付穆家的法子。

穆钰兰心中默默祈祷,她没有不敬的意思,只是被逼无奈,等以后修了房子,绝对不再去打扰。

村里都知道咱家啥样儿,不会不同意的。

穆老四想了想道,要是还不行,咱们就搬走,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穆钰兰欲言又止,她刚才还和隔壁刘大娘说,不能不回双河村,这会儿子被穆老爹打脸了,好疼。

穆老四滚出来!

对!腿残了就只能滚了!哈哈!

还有穆兰花那个小贱人!还不出来给我们磕头道歉!不然卖了你去窑子!

穆钰兰表示,穆家在双河村算是大家族了,咋出来的人,跟地痞混混似的,爹,你别气,我去看看。

穆老四一把握住穆钰兰的手,兰花,别去!

一听那声音,就是来者不善,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不得被欺负的连骨头都不剩?

爹,你放心,打不过就跑。

穆钰兰为了安穆老四的心,很没出息的道,到时候我就大喊,村里人不会再看我撞一次树的。

可千万别撞树啊!一听撞树,穆老四彻底急了,阿珲,我知道你还有伤,对不住,你帮帮兰花啊?村里人不会武功,没大本事。

宇文珲原本就打算陪穆钰兰出去看看,因她没出息的言语顿感无力,这会儿听了穆老四的请求,直接应了,四叔放心,我跟着兰花去,会护着她的。

应对杀手死士都挺过来了,这会儿几个村民算个啥?若是真的动起手来,还不知道吃亏的是谁呢。

穆老四目送两人出了门,自己费力的挪到窗户下的凳子上,恨不得自己的腿马上好。

自家闺女说的对,自己的腿必须治!不然不是给闺女拖后腿么?

院子内,穆钰兰看了眼门口叫嚣大笑的人,扬声道,我们已经和你们穆家分家,断绝关系了,你们再来闹事,府衙会捉拿你们的!

死丫头!休拿府衙吓唬我们!你身为穆家人,串通外人害族长和自家亲叔叔,今儿我就代族长清理门户!

为首的男人,肥头大耳,动一下,都能感觉到脸上和肚子上的肉在颤抖,穆钰兰见了,险些没吐出来。

若只是白白净净的胖乎乎,那还算是可爱,可眼前这人不敢恭维,肥腻腻不说,还黑,看一眼简直就是虐待自己的眼睛。

你是听不懂人话么?穆钰兰冷哼道,我们和你们穆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府衙大人亲自做的主!穆长顺算我哪门子的亲叔叔?有谋财害命的亲叔叔么?

死丫头胡言乱语!一边骂着,肥腻男人就冲过来,冲着穆钰兰的领子抓。

穆钰兰只一个轻轻侧步,顺利躲开,肥腻男子骂了半句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脚踩在地上的瓦片,噗通一声摔趴在地上。

你们族长和穆长顺都是犯了法的!穆钰兰趁机大声道,府衙大人秉公执法哪里有错?再来找我和我爹的麻烦,小心遭报应!

摔趴在地上的肥腻男人正想着自己是怎么趴下的,就听见了一声报应,顿时怒了,什么报应?死丫头胡说什么!要是报应,也是你们父女俩的报应!抢占穆家的良田,不知道感恩还敢陷害穆家?

呵!穆钰兰直接被气笑了,在对方再次来抓她之前,转身两步,伸出一脚,正踹上对方的腿弯处,再次趴下的位置,正是其他骂骂咧咧,想来支援的穆家人脚下。

她就想不明白了,穆家这些人,到底是多大的脸,抢别人东西,打砸别人家,辱骂良民,之后还能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替天行道?

死丫头你找死!

肥腻男人此时正哎呦呦喊疼呢,站都站不起来了,那是一个小姑娘一脚的效果?

《农女有喜》第17章 作恶多端

穆钰兰见其模样,心下了然,强压住自己的小小窃喜,你们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恃强凌弱,如今家里遭逢变故,还不知悔改,当真是不怕报应!

周围的村民心中叫好,但仍旧没胆子跟穆家对着干,却帮穆钰兰警惕穆家来援兵,还有院子内六个穆家男子的动向。

穆钰兰越说,以肥腻男人为首的几人就越愤怒,穆家对他们父女所做的事儿,不是不知道,然而多年来已经形成了习惯,穆老四被欺负才正常,正如软弱的人突然发疯似的开始反抗,穆家人岂能甘心?

心思百转,却只是瞬间的功夫,觉得自己不是打不过他们的穆钰兰也没那么担心了,抬手就将两个靠近自己的人推开,看得宇文珲都暗叹不可思议,这小姑娘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

小心!

突然大门外的村民高呼一声,穆钰兰再转头就见那肥腻男人抄起木棍往她头上挥。

穆钰兰暗道糟糕,自己再有胜算,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身体,一个人怎能打得过六个成年男子?

自己的手还没收回来,只能眼看着那木棍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难道是穿越两日游?

木棍仿佛落在了自己的头上,还是原身撞树的位置,穆钰兰空出手来,却已经是晚了。

下意识的闭上眼,可预感的疼痛却没有传来,反而听见了哎呦一声呼痛,随后是木棍落地的声音。

穆钰兰睁开眼,就见肥腻男人捂着手,瘸着退,一头的冷汗往下流,其他几人见此赶紧围了上去,六哥!咋了?

疼死我了!

只见肥腻男人刚才挥木棍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直看得人惊奇。

穆钰兰可不认为自己有这等本事,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阿珲了!

转过头,穆钰兰就见宇文珲如同透明般站在不远处,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几不可察的微微点头,真是他出的手!

来不及细想,穆钰兰对着周围村民大声道,乡亲们看!俗话说恶有恶报,穆家亏心事做多了,惹怒了神明,这才遭了报应!

顿了顿,穆钰兰严肃的对六个人道,穆长顺坐了牢,族长被打了板子,这都是穆家作恶多端的报应!不然,你们六个大男人连我一个小女子都打不过么?

此话一出,院内院外都寂静下来,肥腻男人都忘了喊疼,惊愕的睁大了眸子,很明显是被吓住了。

其余几人看看穆钰兰再看看肥腻男人,之前还不觉得,现在越看肥腻男人越觉得诡异,被小姑娘踢一脚能疼啥样,竟然站不稳了!

刚才都看见他要挥棍子,眼看着就打在小姑娘的头上,结果一声惨叫,其行凶的右手,现在肿得跟馒头似的,难道真的是报应?

穆钰兰心里打鼓,她是想起村里人对绝户家的房子晦气,联系这个时代,这才想了这么个法子。

见几人微有动摇,穆钰兰再接再厉道,你们穆家人多势众,这我们承认,就算是真弄死我和我爹又如何?说不定报应来的太快,你们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着!

六人齐齐打了个寒颤,八月盛夏,竟没来由的觉得寒冷刺骨。

六六哥?个子最小的男人都不敢看穆钰兰了,小声问道,咱们咋办?

穆家百余人,他们都是旁支,平日里没少拍马屁,做尽了狗腿之事,为的就是给族长和他信任的人留个好印象,能多分些东西。

但是若真的遇上报应,他们只想有多远跑多远。

啥咋办?肥腻男人气势弱了大截,没看六哥我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么?还不快扶我去看郎中!

听他这么一说,其余五个男人赶紧簇拥着肥腻男人离开,而穆钰兰彻底松了口气,她赌赢了!

不管以后如何,眼下这个法子能管用一段时间。

周围好心的村民没有像以前那样关心几句再离开,而是窃窃私语,不时的对着穆家几人离去的方向指指点点,穆钰兰隐约听到了两句,穆家作恶多端,难怪会这么多事儿。

我看穆长顺和穆家族长就是活该当年要不是穆家缺德,石家能没了?

石家?不就是他们家的邻居么!

穆钰兰转身拉着宇文珲进了屋,直接问道,爹,石家和穆家是咋回事?

你问这做啥?穆老四看着外面没一个人影,既然要用人家的房子,早点跟里长说,后山上有石家的坟,咱们再去拜拜。

我听村民的意思,咋说石家没了,和穆家有关系?

见穆钰兰坚持,穆老四回忆了一下道,那时候你还小,不记事,石家的地和穆家相邻,秋收时候总有矛盾,穆家想占便宜,见石家人少就欺负人,那年一把火还把人家地给烧了,石家男人正在地里收粮食,没救成,烧死了,石家女人和当时的里长说要告状,还没去呢,给男人守灵着了风寒,没挺过去。

穆老四描述完,穆钰兰和宇文珲齐齐沉默,石家的事儿,妥妥的能定案,可惜只有两口子,最后原告都没了,倒是让穆家逃过一劫。

爹,明天开始我装病。

穆钰兰神秘的道,对外就说石家给我托梦了,说看不惯穆家所为,让咱们住他们家!明天早上去拜穆家的坟,下午咱们搬家!

这被穆钰兰这么一说,穆老四觉得瘆得慌,这能行么?

石家可是绝户,下场还那么惨,十几年间,路过石家的都刻意绕道走。

我觉得行。

穆钰兰安稳道,爹,眼下咱们没有别的办法了,总不能等穆家逼咱俩离开双河村,到时候咋办?

屋子内沉默了半晌,穆老四琢磨着穆钰兰的话,倒是宇文珲再一次重新审视这个小姑娘。

小小年纪能有如此胆识和魄力,实属不易,都城里,哪怕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也多是小家闺秀,从小教养中规中矩,就穆钰兰的这些想法,别说是自己想到的,就是听别人说,闺秀们也要被吓得胆战心惊。

《农女有喜(穆钰兰)最新章节-农女有喜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