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云夜寒易尘)最新章节-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免费列表试读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云夜寒易尘)最新章节-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免费列表试读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

时间: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作者:逆长生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小说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云夜寒易尘)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云夜寒易尘的小说叫做《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是作者逆长生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者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满意的露出一个微笑,声如洪钟,孽畜,还不放了倾月!云夜寒看着那大长老如同俯视蝼蚁的目光看着她,面色不变,可扣着冷倾月的手越发的紧了...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精彩内容分享: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第15章 灵雨

老者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满意的露出一个微笑,声如洪钟,孽畜,还不放了倾月!

云夜寒看着那大长老如同俯视蝼蚁的目光看着她,面色不变,可扣着冷倾月的手越发的紧了!

爹救救冷倾月翻着白眼的看着台上的冷思明,一脸痛苦!

云夜寒亦目不转睛的看着大长老,绑着云霄的绳子是用了禁制的,那禁制,云夜寒打不开,否则,也不会耗时的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放了云霄,否则,她死!云夜寒声音清冷,让人看不出喜怒。

哼只听那大长老冷哼一声,就听云霄一声彻响天际的哀嚎传来!

转头一看,就见云霄身上绑着他的绳子上不知何时竟多出许多细小的尖刺来,犹如有生命一般,朝着云霄体内钻了进去。

不一会儿就见云霄气若游丝,冷汗盈盈。

那是什么?众人见此,一片哗然。

难道是捆灵绳?有人疑惑出口。

只要被捆灵绳绑住的人,无一不面临着灵识破碎的下场。

冷家,是不是太狠了一点!有人不赞同的出口。

偷盗之罪,实在是罪不至死啊!

众人沉默了!

云夜寒看着高台之上的大长老,目光幽深。

随手结了一个印将冷倾月固定在原处,朝着云霄的方向就冲了上去!

一把以灵力铸就的剑出现在云夜寒手中,对着那捆灵绳猛地一挥,就见云夜寒的身子如同一张破布一般飞了出去!

哼,不自量力!大长老随手一挥,一个能量罩猛然出现在冷倾月身上,托着冷倾月往高台之上而去!

只见大长老一抬手,原本禁锢着冷倾月的禁制猛然碎裂。

落在远处的云夜寒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来,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禁制是她下的,现在被人强行破开,她也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这大长老,当真到了武王级别不成?

夜寒云阳云月红了双眼,嘶声哀嚎。

云夜寒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朝着云霄的方向猛地冲了上去。

神念化作一股,直侵捆灵绳。

可殊不知,捆灵绳最能伤害的便是灵识,就在刚探入捆灵绳之时,一股巨大的威压便突然出现在云夜寒的灵识里,铺天盖地的包裹住她的灵识。

云夜寒只感觉自己的灵识猛然一疼,一口鲜血再次吐了出来,脸色煞白。

夜寒云霄红了双眼,可浑身都疼的好像随时都会炸裂一般,捆灵绳正一点点侵蚀着他的灵识。

云夜寒再次爬了起来,所受的伤也在一点点的愈合,可来自灵识的痛楚一点都没有好转。

看来,自己的自愈能力,并不能修复灵识!

啊随着捆灵绳越收越紧,云霄再也支撑不住,发出一声哀嚎之后,昏了过去!

云霄云家众人惊呼出声,看着台上的两人,心如绞痛。

那是他们的家人,可现在,却只能看着他们受苦,徘徊在生死边缘,恨,真的好恨

突然,只见云夜寒身上突然升起一股浓郁的灵气,整个天地都为之变了颜色。

无数细小的灵雨飘荡在云夜寒头顶!

众人看着面前的变化,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

灵雨,从云夜寒身上流溢出来的灵气竟然形成了灵雨。

台上的冷家众人见此,眼不由得深了深!

云夜寒原本就不能修炼,现在能修炼了,危急时刻,竟能自己产生灵气为自己补充灵力!

这云夜寒身上,究竟有着整样强大的至宝存在!能让她短短几日成为一个超越武者,直奔高阶武师。

风易尘也不由深了深眼,死亡禁地,究竟给了这个女人什么样的机遇!

灵气愈来愈浓,在半空中直接形成了一多灵云。

平瑶城整个沸腾了!

幽茗坊

幽茗坊是一个茶楼,但不是一个普通的茶楼,里面的茶,乃是用灵草泡制,价格昂贵,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

在其中一间雅间,窗口站着一抹素青身影,面色微白,眉目如画,唇色殷红,看起来,很是诡异。

在他身旁,站着一个一身白袍,容颜俊俏的男子,只见他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闪着奇异的光芒,厚薄适中的唇微扬,你说,那边发生了什么?

青衣男子扭头看了白袍男子一眼,既然好奇,何不去看看?

走吧!

四大家族之一的花家。

只见花家家主站在院内,看着刑罚台的方向,来人,去刑罚台

林家

什么?灵气?林家家主林元谦看着刑罚台的方向,只见浓烈的灵气飞扬,就算隔了半个城的距离,那浓烈的灵气也让他舒适的毛孔微张。

来人,去刑罚台!

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魔兽山脉拼搏而出的君辞等人一抬头就看到了平瑶城的异动,当下脚下生风,朝着平瑶城就掠了过去!

刑罚台之上。

云夜寒面色微寒,感受着从本命树源源不断流溢出的灵气,浓郁的几乎遮天蔽日。

原本想要止住外溢的灵气,可是,自己越是阻止,那灵气就流溢的越是多!

由它去吧!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转头,就见宫溟寂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神色清冷!

云夜寒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却还是照着宫溟寂的话做了。

灵气一失去禁锢,一束巨大的灵气柱猛地朝天冲去,冲破云霄,最后发出轰的一声爆炸,由灵气凝结而成的绿色晶体飘然落下,如瓣瓣雪花晶亮而夺目。

灵气冰晶,灵气冰晶,竟然是灵气冰晶

众人呆滞了,人群沸腾了!随即而来的便是无数修炼者的哄抢,一时间,整个刑罚台乱做了一锅粥!

云夜寒转头看了眼身旁的宫溟寂,这样的异动,恐怕平瑶城的人就算是想忽略都不行吧!

果然,不出一会儿,半空中就出现了几道身影。

一辆由两只青翼豹拉着的銮车出现在半空中,轻纱飞扬,露出一张若影若现的侧脸。

原本正在哄抢冰晶的人不由得呼吸一滞,全都惊讶的看着半空中的銮车!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第16章 偷盗至宝

九公主不知是谁率先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在众人的惊呼中,一张硕大的网朝着半空中飘落的冰晶就网了上去,一声娇笑传来,现在,这些都是我的了!你们谁敢跟我争?

众人闻言,齐齐落了下去!却也不敢多言。

九公主风听莲一昂首,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众人,一脸不屑!

抬首看向风易尘的方向,道:三哥,又好玩的怎么不叫上我!说罢纵身一跃,从銮车之上跳了下来,一个漂亮的旋转,正好落在冷思明身边。

九公主冷思明起身,行礼。

却见风听莲看也不看他,径直坐在他的位置上。

冷思明虽然心有不悦,却也不敢多言,只能退至一旁。

原本正惊讶于云夜寒的风易尘不由皱了皱眉,看着风听莲的目光里多了一抹深思,这方异动,已经让整个平瑶城都知道了吗?

不一会儿,整个刑罚台上空都汇聚了大大小小的銮车,全部都由魔兽拉着,好不热闹。

其中一人,一身黑色劲装,脚下踩着飞剑,兴奋又疑惑的看着下面,至宝在哪里?

是林家二公子!

还有花家

云夜寒闻言,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其余两大家族也来了吗?

感觉体内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云夜寒再次朝云霄走去,此时的云霄已然陷入了昏迷。

宫溟寂看了眼云夜寒,在看了看云霄,素手微抬,就见云霄的身体慢慢的滑了下来。

云夜寒身影一动,就将云霄扶住了。

一触碰到云霄,云夜寒就清晰的感觉到他体内原本就不多的灵力乱窜,导致原本就薄弱的筋脉尽数断裂。

那捆灵绳,好霸道

冷思明看着半空中黑压压的一片人影,根本就没料到会发展至如此境地,更没想到,这个废物身上竟然有着灵气如此浓郁的至宝。

原本他还打算占为己有,可现在,连皇家都出现了,这事,只怕是越来越复杂了!

咦那不是云家那帮废物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一身劲装的男子疑惑的开口。

二公子,今天是冷家处罚偷盗之人云霄的日子!

被叫做林二公子的人一脸了然,不由看向扶着云霄的云夜寒道:那是谁?

正在跟林向离解释的人疑惑了,那清冷的背影,还跟云家人关系不错的,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

林伯?林向离疑惑了!他一直在外历练,前脚刚一落地就见这边天有异变,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赶了过来,委实不知平瑶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敢跟云家那帮子废物走这么近了!

不止林向离,其余的人更是将疑惑的目光全部投向了云夜寒你!

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审视目光,云夜寒不由得皱了皱眉,看向宫溟寂的目光里满是疑惑!

众人奇怪她是谁,难道就不奇怪宫溟寂?

似是知道云夜寒的想法,宫溟寂勾唇一笑,他们看不见我!

云夜寒闻言,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

看不见么?

废物,放下小贼

悠悠转醒的冷倾月一睁眼就看到面前的场景,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人影,脸上扬起一个得意的微笑,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我就不信你还能全身而退。

交出我族赤级功法跟三品塑元丹,你们便可离开!冷倾月一副大度的模样,丝毫不现刚才的狼狈与落魄!

风易尘眉头轻皱,看着冷倾月的眼里有些疑惑,可也不做他想。

他知道云霄偷了冷家丹药,可却不想会是三品塑元丹跟赤级功法!

什么?三品塑元丹跟玄级功法?台下一片哗然,就连半空中的诸位都不由得诧异了!

冷家,竟然还有三品的塑元丹跟赤级功法吗?

云夜寒立面上一片冰冷,功法分天地玄黄赤五个等级,天级功法乃是最高阶的功法,赤级就是最低级的!

可就算是赤级功法是最低级的,可整个平瑶城乃是整个川武帝国都不见得有多少,更别说玄级了!

冷家,居然还有玄级功法吗?

云夜寒双眸微深,脸上冰冷一片。

先不说三品塑元丹她有没有,单单是玄级功法,就够云家吃一壶的了!

三哥,她就是云家跟你有婚约的那个小废物?九公主风听莲的话如同惊雷,掀起一片波澜。

什么?云夜寒?那个少女是云夜寒?有人惊讶的开口,不是说云夜寒不能修炼吗?怎么可能是她?

不错,她就是云夜寒,唆使族兄偷盗我族功法丹药不说,更是将我族至宝偷了去!冷倾月声音不大,却更是惊得众人哗然一片。

什么?那至宝是冷家的?有人惊讶出声,更多的却是疑惑!

云家什么情况他们都知道,功法秘宝更是被这废物挥霍一空,根本不可能还有宝贝,要真有,云家也不可能沦落至此。

你胡说!云阳红了眼眶,这冷倾月太特么不要脸了,冤枉云霄不说,现在竟然还来冤枉夜寒!

我胡说?冷倾月狞笑一声,看向被冷家子弟团团围住的云阳,那你说,如果不是身有至宝,一个废物,怎么可能突然就能修炼了?

那是因为云阳刚要出口,猛地被云月捂住了嘴巴,要是说出夜寒是借助了外力才能修炼的,这不直接坐实了偷盗至宝的罪名吗?

众人看着云月的反应,心下有一瞬的了然,这云家,当真做了偷盗之事?

闻讯而来的君辞等人被面前的场景惊了惊,整个刑罚台人满为患,他们不得不祭出飞行宝器御空而行。

爹,怎么回事?花颜飞到花家家主身边,看着满脸肃然的花文席,一脸疑惑。

她们刚从魔兽山脉回来,就见这边灵气翻涌,就连本家都没来得及回便赶了过来!

云家偷盗冷家至宝,我们这是来瞧瞧那至宝的!

听花文席这么说,花颜当下就明白了一两分,别的不说,至宝,绝不会错的!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第17章 这废物不要命了?

抬眼朝刑罚台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扶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站在台上,男一身冷清的气息,想让人忽视都不能!

看见台上人的面庞,花颜瞳孔微缩,厉声喝道:是你?

声音之大,惊得一旁的花文席面色一变,颜儿,你认识她?

哼在魔兽山脉,抢了我们的无极蛇,更是伤了圣天宗梵音!

花文席闻言,眼里闪过震惊,梵音是什么级别他清楚的很,那可是三阶武师啊!

这个小废物,竟然不止伤了圣天宗的梵音,更是抢了无极蛇!

刚到的君辞闻言,想也不想的回道:花颜,我说过,无极蛇并不在她身上!对于花颜跟梵音一样的执着,君辞有着些许反感!

跟在君辞身后的梵音闻言,看向眼中恨意更胜。

众人再次震惊了!

什么?这废物竟然去了魔兽山脉?

无极蛇?这废物竟然得到了无极蛇吗?

她竟然伤了三阶武师的梵音?

疑惑,震惊,不可思议,种种语气传入云夜寒的耳中,仿若未闻。

议论声不断传来,更多的却是震惊,一鸣惊人,真正的一鸣惊人。

难道今日他们所受的震惊还不够多吗?那个臭名昭著的废物,竟然打败了梵音

林家家主闻言,朝一旁同样进入过魔兽山脉的自己的女儿林司音投去询问的目光。

林司音见此,点了点头。

林家家主林元谦看向花颜道:丫头,你可知她是谁?

花颜看着云夜寒,双眼隐含恨意,却道:夜寒!

听见花颜的称呼,众人心里又闪过一缕异样的感觉,明明恨着云夜寒,却叫的如此亲昵?

君辞见此,清明的眼中闪过一缕异样的光芒,再向云家的方向看去,却已然了然,看向云夜寒的目光中多了一抹不明的情绪,嘴角不由得突然扬起一个笑意。

一直关注着君辞的林司音秀眉轻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除了那个一身清冷的女人扶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之外,不明所以。

她是云夜寒花文席的语气透着一丝无奈,看样子,他的女儿并不知晓云夜寒的真实身份!

花颜闻言,一脸震惊的看着花文席,什么?

云夜寒?林司音同样震惊了,看向云夜寒的眸光多了些不明的情绪!

什么?那个废物?站在旁边一直不语的宁淑云闻言,惊讶出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废物?她不是无法修炼吗?

台上的冷家众人跟风易尘等人全都一脸惊讶的看着云夜寒!

这个废物能修炼就已经很让人震惊了,现在居然还深入过魔兽山脉,无极蛇,那可是无极蛇啊!拥有无上灵气的无极蛇啊!这个女人,究竟有了整样恐怖的机遇?

原本一脸得逞的冷倾月见此,必胜的把握不由得动摇了几分,现在这个废物身上拥有了无极蛇,更是能与三阶武师对战,那打败自己,就定然不是偶然,而是真正的实力,究竟,这个废物身上,究竟发生了整样的事?

冷倾月不由得有些懊恼,早知如此,当时就应该直接抢过来,现在闹得这么大,想要悄无声息的收手显然不可能,更是与圣云宗扯上了关系

冷家众人,面色都不大好,全都一脸凝重。

此时,云夜寒抬起了头,看着半空中的众人,没有丝毫感情。

她就这么冷冷的看着,目光清冷,好似周遭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心中却在快速盘算如果真打起来,自己的胜算有几分!

可答案却是 ——完败!

这样的结果让云夜寒有着些许的挫败。

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宫溟寂的声音出现在云夜寒耳边。

云夜寒不由得瞟了宫溟寂一眼,目光清冷,可是宫溟寂看出来了,那眼里隐含的怒意。

这个男人一出现,自己体内的本命树的灵气就突然外溢,就连她原本储藏在筋脉中的灵气都外溢的差不多了,云夜寒不信跟面前这个男人没有丝毫关系!

看着云夜寒的眼神,宫溟寂淡然道:你需要历练,与其去魔兽山脉那样的地方,还不如找这些人来练手!

云夜寒心里简直有一万头曹泥马呼啸而过,谁他么需要这样的历练。

迎着云夜寒冰冷的目光,宫溟寂勾唇一笑,毕竟,魔兽始终没有人类狡诈不是!

云夜寒不语,实在是无话可说,她不否认宫溟寂对人类跟魔兽的认知,可是谁要在这个节骨眼上与整个平瑶城为敌!

更何况,她要兼顾着整个云家

似是看出云夜寒的疑虑,宫溟寂勾唇一笑,本尊可以帮你!

帮我?云夜寒皱眉,有宫溟寂相助,云夜寒自然不担心,可是,宫溟寂帮她他就能强大起来吗?

答案是否定的!

宫溟寂看着云夜寒脸上的不悦,眉头轻挑,这女人,不让他帮?当下身形便慢慢淡化,消失不见!

云夜寒环视了一圈,果真,众人对于宫溟寂的消失,果然不曾察觉!

孽畜,交出塑元丹跟云家至宝,你便可离开!冷思明一脸冷硬,眉目间显然是对不能把控的现状充满了无奈跟不悦!

看着周围众人,云夜寒莞尔一笑,冰冷的脸上霎那风华,随即面色一凛,声音清冷:来战!

一石激起千层浪!

来战,短短两个字,却让众人哗然了!

这个废物究竟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这个废物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平瑶城的高手吗?

这废物不要命了?

夜寒云阳一脸诧异的看着云夜寒,轻轻摇头,不要她不要夜寒出事,更不能让夜寒出事,现在夜寒出了事,云家怎么办?家主又怎么办?

哼好狂妄的口气!

半空中,一身白衣的梵音一个闪掠便出现在云夜寒面前,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云夜寒向云月看了过去,云月点头,朝云夜寒走来,伸手接过云霄,转身朝云家众人走去!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云夜寒易尘)最新章节-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