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妖女赖上我(庆文柳叶眉)最新章节-傲娇妖女赖上我免费列表试读

傲娇妖女赖上我(庆文柳叶眉)最新章节-傲娇妖女赖上我免费列表试读

傲娇妖女赖上我

时间:傲娇妖女赖上我作者:零玖

傲娇妖女赖上我小说

傲娇妖女赖上我(庆文柳叶眉)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庆文柳叶眉的小说叫做《傲娇妖女赖上我》,是作者零玖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李屠夫瞪了我一眼,转过身背对着我靠在墙上,显然对于刚才的事情,并不想多说。李屠夫不愿意说,我也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坐在一旁发愣。外面到底有什么?我皱着眉,看着漆黑的院子,却...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傲娇妖女赖上我》精彩内容分享:

《傲娇妖女赖上我》第15章 发狂

李屠夫瞪了我一眼,转过身背对着我靠在墙上,显然对于刚才的事情,并不想多说。

李屠夫不愿意说,我也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坐在一旁发愣。

外面到底有什么?

我皱着眉,看着漆黑的院子,却怎么也想不通。

第二天,鸡叫过第一声之后,我守堂的任务也算完成,有了之前葛老二家守灵的经验,这一次,我心态相对要好了不少,不过却因为昨天夜里的狗叫声,我怎么也睡不着,又是一夜没睡,双眼布满血丝。

李屠夫早在鸡鸣之前,就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看着外面蒙蒙亮,我好奇的跑了出来,说不准院子里还有昨天留下的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但是我在院子寻找了一番,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难不成昨晚真的没什么?

我皱了皱眉,眼睛不经意扫过四周的围墙,瞬间愣住。

原本被鲁大师画的严严密密的鬼画符,竟然变得东却稀少,不少地方黑狗血直接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空白。

在墙角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一簇白色带血的皮毛,周围散落了许许多多黑色的硬毛。

看着手里白色的皮毛,我印象当中似乎从来没有见过,想到可能跟昨天晚上狗叫声有关,我把白色皮毛捡了起来,同时挑了几根黑色硬毛,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活动了一下身子,继续在院子里闲逛。

等天全部放亮,李玉文跟另外一个李家人,才从屋子里走出来,哈欠连连的坐在门槛上。

李屠夫一言不发,把准备好的早饭端了上来。

哎,你去叫一下他们娘三出来吃饭。

李玉文指了指我,让我去把守灵的花婶母子三人叫出来。

对于李玉文的指使,我虽然心里反感,不过没有拒绝,毕竟也只是顺手的事情。

李国梁,李栋才,花婶,出来吃饭了。

我站在屋子里,冲着里屋喊了一声,但半天没有人回应。

难不成是睡着了?

我又加大声音,再次喊了一遍,但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看着气氛有些异常,我眉头紧锁,难不成是出什么事?!

当下,急忙就要闯进去。

不过很快,帘子就从里面被打开,李国梁李栋才两兄弟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你们在里面怎么不吱声?害我还以为你们

我松了一口气,对于两兄弟在里面不应声,心里觉得奇怪,而且这两兄弟给我的感觉,似乎跟之前有些不一样。

李家两兄弟没有理会我,一声不吭的走到李玉文的面前站住。

李玉文正在吃早餐,见自家两个侄子走过来,抬起头,招呼着两人坐下一块吃饭。

对于叔叔的邀请,两兄弟依旧是没有出声,愣愣的站在原地。

花婶呢?

看着两兄弟走出来,花婶却不见踪影,我皱起了眉,按理来说三个人不是应该一起出来吗?

喊了一声花婶还是没反应,我猜想,可能现在正在睡觉,准备等下再出来吃饭,打消了进去找人的念头。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门帘似乎掀开了一角没有关好。

透着门帘的缝隙,我隐约看到花婶半跪在村长棺材前,身子下面流着一滩血迹双眼瞪大,眼球使劲的往外凸,一脸不敢置信。

血迹一直延伸到棺材里面,鲜血还没有完全凝固,在棺材的一角,一滴又一滴缓缓滴到地面。

一道身影背对着我站在棺材旁,因为角度问题,我只能看个大概,但那身衣服却看得清清楚楚,那是寿衣!

在我看到村长的时候,村长李启文也发现了我,穿着寿衣,缓缓转过身,紫青色的脸上挂着一丝狞笑。

乌黑的嘴上流着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一直流到脖子根。

咔咔吧

村长的动作看上去十分迟缓,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伴随着奇怪的响声。

我哪见过这样的架势,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想要站起身逃跑,才发现,双腿已经吓软,根本用不上半分力气。

搞什么?!

正在低头吃饭的李玉文看我突然摔在地上,一脸不悦,:把他弄起来,这么大个人,见个死尸还这么害怕,真他娘的没出息。

他不在意的抬起头,看着微微掀起的帘子,骂了我一句,继续低下头吃饭。

李屠夫站起身,擦了擦手,一言不发的走过来。

村,村,村长他

我伸出手哆哆嗦嗦指着外面走的村长,吓得结结巴巴,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李屠夫没有理会我的警告,一把把我从地上拽起来。

这时村长李启文终于是走出里屋,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李屠夫,嘴咧得更大,泛白的舌头伸了出来,双手直接抓向了李屠夫的后脖颈。

小心!!!

我大喊了一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拉了一把李屠夫,险而又险的躲过村长的偷袭。

嗯?

李屠夫皱起眉,脸上带着不悦。

我也来不及跟他解释,村长李启文没有得手,立即再次行动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我破坏了好事,心生恼怒,这一次,目标转移到我身上。

鬼,鬼啊!!!

另一个李家人,正好是面对着我们这边,听到异响,有些不耐的抬起头,原本还想要训斥几声,但看到穿着寿衣自己走出棺材的李启文,怪叫一声,站起身就往院子外面逃。

李玉文也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站起身看着自己走动的哥哥,慌忙逃窜。

两个人反应快,但李家两兄弟却早就已经有所准备,挡住唯一的出口。

国梁,栋才你两这是干什么?!快点让开,没看你爸尸变了?!赶紧去请鲁大师,不然咱们都要完蛋!

李玉文毕竟是两兄弟的亲叔叔,危急关头还会念及亲情,好心好意提醒。

另外一个人就没这么客气,毕竟人命关天,大难临头,管你是谁,自己先安全再说!

绕过两兄弟就要往外跑。

就在路过李国梁时,一脸木衲的李国梁突然出手,提着那人的后脖领,直接扔了回来。

百十斤的大男人,就跟拎小鸡仔一样轻松,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直接砸在李启文面前。

《傲娇妖女赖上我》第16章 变故

李屠夫终于意识到情况有变,连忙转过身,看着一身寿衣的李启文先是一愣,随后警惕的后退。

突然从天而降的男子,李启文毫不客气,直接扑上去,张嘴就咬。

原本就被摔得脑袋发懵,李姓男子没有做出更多反应,已经一命呜呼。

李启文蹲在一旁扯出男子五脏六腑,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男子刚刚吃下的早餐加上一些黑乎乎的东西,直接散落一地,一股食物消化过后的恶臭扑鼻而来。

差点没把我直接熏晕。

面对突然变故,李玉文吓傻眼,看着两个侄子感觉那样陌生。

趁着李启文注意力在男子身上,我跟李屠夫两个人连忙后退,一路退到院子里,不过也只能到此为止,毕竟李家两兄弟正在虎视眈眈的等着。

李玉文也是赶忙跟我们汇合,三个人在院子的中央站住。

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玉文一脸惊恐,看看尸变的李启文,又回过头看看两个认不出的侄子。

我摇了摇头,对于三个人的变化一无所知。

李屠夫露出跟我一样的表情。

好在李家兄弟在把男子扔回来之后,没了其他动作,只是守在出口,至于李启文,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我们三个人的身上。

咔咔吧

李启文再次动了起来,我们三个人连忙朝着围墙靠去,很快就退到了墙根,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大哥,大哥,我是你亲弟弟啊!你可不能害我啊!

李玉文带着哭腔,就差跪在地上求饶,不过据我估计,如果能有用的话,他早就跪下了。

对于李玉文的求饶,李启文不为所动,继续朝着我们三个人走过来。

吃他!大哥,你先吃他,他肉嫩!

我怎么都没想到,李玉文这个家伙竟然把我一把推出来,顶在自己身前。

看着越来越近的李启文,我甚至都能从他身上闻到淡淡的尸臭味。

当下顾不上其他,剧烈挣扎,:李玉文,卧槽你姥姥,赶紧把老子放开!

但我毕竟只是一个毛头小子,根本就不是正在壮年期李玉文的对手。

小子,你死了我们能活下来,你也算是死的有价值!放心,以后逢年过节,少不了你的纸钱!

李玉文整个人缩在我身后,双手死死禁锢着我的双手,不让我有逃脱的机会。

李玉文,老子就算是化成鬼,也不放过你!

眼见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机会,我扭过头,恶狠狠的瞪着李玉文。

可能是被我的气势吓到,李玉文竟然一愣神,神情有些复杂,手上的力气也小了不少,不过还不等我作出反应,李玉文已经回过神,再次牢牢抓住我。

化成鬼也要等以后再说,眼下,你还是乖乖等死吧!

最后尝试了几下,见还是没有效果,我彻底放弃抵抗,一咬牙,闭上双眼,死就死吧,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咔咔吧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四周再也没有其他声音,院子彻底陷入了安静,静的有些可怕。

我咽了咽口水,眼睛微眯睁开一条缝,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嗯?

看着面前距离我不到半米突然停下的村长,我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村长那水肿凸起,近乎掉出眼眶的双眼,又是一阵恶心。

村长李启文就好像被施展什么定身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直躲在我后面的李玉文也察觉到异样,从我身后钻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玉文一脸狐疑,回过身一脸惊奇的看着我,以为这些事是我做的。

我怎么知道?

对于李玉文,我完全没有好脸色,刚才的那一幕幕还在脑海中,白了一眼,直接转过身。

这是怎么搞得?我走之前不是已经布置好了?怎么还会爆发尸毒?!

就在我们感觉莫名其妙的时候,院子外面响起鲁大师的声音。

鲁大师直接翻墙跳了进来,两米多的围墙就跟摆设一样。

这这我们也不知道。

李玉文一脸羞红,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鲁大师来了之后,李玉文就好像有了主心骨,见我没了作用,痛快的松开了我的双手。

我狠狠瞪了一眼李玉文,走到了一旁不在说话。

鲁大师从随身布袋里面,取出一张黄色画着红色符咒的符纸,嘴里念念有词,随后迅雷般贴在村长李启文的额头上。

等忙完这一切,又走到李家两兄弟的面前。

同样取出两张符纸,不过上面的红色符咒要短了不少,看样子应该还是有区别。

三个人每个人的额头上都贴上了符纸,鲁大师这才作罢。

说来也奇怪,原本张牙舞爪的李启文在贴了这张符纸之后,整个人就跟僵住了一样,完全不能动弹。

见眼前的危机终于解除,我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诧异的看着这个鲁大师。

看来之前倒是我小瞧了他,没想到手底下还是有真本事。

我们三个人虽然幸免于难,但之前的那个李姓男子却已经死透,连个全尸都没留。

肠子内脏被拖了一地,看了一眼之后,我再也不想看第二眼。

不用我们说,鲁大师走到了之前摆放村长尸体的里屋。

李玉文也是跟在后面,看到花婶死状,惊叫一声,匆忙跑了出去,不过院子里还放着三个不知名的东西,李玉文没敢跑远,就在外面的屋子里等着。

鲁大师看了看屋子里,一言不发,随后走了出去。

看着围墙上被破坏的鬼画符,鲁大师皱起了眉,:这墙上的符咒是怎么回事?怎么被破坏成这样了?!

李玉文一脸茫然,显然昨晚狗叫的时候,他还在睡觉。

我回过身看了看一旁的李屠夫,昨晚,他是唯一一个出屋子查看的,他应该是最清楚,由他跟鲁大师说,应该是最合适。

但李屠夫却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无奈,我只好站出来,把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你是说昨晚听到狗叫了?

鲁大师转过身一脸凝重的看着我。

《傲娇妖女赖上我》第17章 鲁大师

我点了点头,:昨天半夜,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我听到一阵狗叫,对了,在狗叫的时候,还有咕咕咕咕的声音,随后李屠夫就走出去查看,后来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外面的狗叫才停下。

哦?

鲁大师眉头一挑,转过身看着一旁的李屠夫。

墙上的符咒是你破坏的吧?!

鲁大师,您是不是说错了?李屠夫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李玉文笑着摆了摆手,一脸不信。

鲁大师没有理会李玉文,双眼依旧盯着一言不发的李屠夫,在等待李屠夫的回答。

我脑袋有些发懵,按理来说李屠夫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除非是吃饱了撑的。

但转念一想,昨天晚上除了李屠夫出过门,其他人都在屋子里面,这样看来,似乎也就只有他最有可能,也只有他有这个时间。

面对鲁大师的询问,李屠夫依旧没有开口,保持沉默站在一旁。

空气仿若凝固,谁都没有出声。

最终,还是鲁大师率先沉不住气,: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但希望你能明白这么做的后果,因为这件事,现在已经有两个人死了。

说完,鲁大师走出了屋子,准备善后。

李玉文走过来,拍了拍李屠夫的肩膀,:呵呵李哥不要在意,鲁大师在吓唬你,这事怎么可能跟你有关系,我相信你!

李屠夫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直接什么都没说,跟在鲁大师的身后走到了院子里。

鲁大师正在围墙上仔细检查,看看能有什么发现。

我摸了摸口袋里那块带着血迹的白色毛皮,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拿出来。

在院子里转了两圈,鲁大师没有任何发现,最后把注意力放到了李启文的身上。

在太阳底下,李启文的尸体很快撒发恶臭,显然离开棺材里的冰块之后,肉体开始腐烂。

鲁大师皱了皱眉,弯腰把李启文搬回了棺材里面,重新冰了起来。

至于花婶的尸体,已经搬到一旁,只有地面上还留着斑斑血迹。

李姓男子的尸体也被李屠夫用凉席收拾在一起,露在外面的肠子内脏,直接伸手就塞回了肚子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我暗自咂舌,心想,估计这李姓男子在李屠夫眼里,估计就跟死掉的牲畜没有任何区别。

等把花婶跟李姓男子处理完,鲁大师这才开始处理李家两兄弟。

原本我以为李家两兄弟也已经遭遇不测,但鲁大师却说两兄弟只是中了尸毒,暂时失了心智,等处理过后就好。

对此,我将信将疑,不过还是按照鲁大师的吩咐,找来了糯米。

鲁大师又从布袋取出了林林杂杂的瓶瓶罐罐,用发丝粗细的银针刺破了两兄弟的十指。

很快,乌黑腥臭的鲜血流了出来。

随着这些带着腥臭的黑血流出来,两兄弟的脸色渐渐红润,表情也不像之前那么僵硬。

等流出来的血完全成了鲜红色之后,鲁大师才停手。

随后鲁大师走到两兄弟身前,先是捏开李国梁的嘴,往里面塞了一把糯米,随后又换成弟弟李栋才,同样的手法。

很快,十斤糯米,先后进了两兄弟的肚子。

两兄弟的肚子就跟气球一样,迅速涨了起来。

李国梁先有了反应,满脸涨红,突然弯腰,猛地开始吐了起来。

这才没多久的时间,进去的是白糯米,结果吐出来的时候已经发黑腐烂,还带着恶臭。

很快李栋才也有了反应,两兄弟弯着腰在院子里狂吐起来。

顿时一股剧烈的恶臭覆盖整个院子。

行了,扶着这两个小子回去好好休息,很快就没事了。

看两个人吐得差不多,鲁大师这才揭掉两个人额头上的符印。

两兄弟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可能是因为之前在心里留下阴影,李玉文并没有上去帮忙,只是站在一旁,远远的看着。

我跟李屠夫一人扶着一个,把李家两兄弟安顿好。

等再次下来的时候,鲁大师已经开始研究李启文。

鲁大师抓了一把糯米,还不等放到李启文的身上,就已经开始发黑。

看着手上黑黝黝的糯米,鲁大师眉头紧锁,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解决。

我们几个人大气不敢出,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连里屋都没敢进。

院子外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我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八点,这个时间应该是送丧的人。

鲁大师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退了出来,不过走出来的时候,特意盖上了棺材盖,起码从外面看上去没什么异常。

至于李姓男子的尸体,还有花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回来之前,屋内的棺材不管是谁来,你们千万不要让别人打开,尤其是头顶那张符纸,千万不能撕下来,不然,就算是我也奈何不得他!

鲁大师临走前再次叮嘱,随后背起布袋行色匆匆离开,出去寻找解决李启文的办法去了。

送丧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因为屋内是灵堂,所以一般人都不会进来,只在院子里待着。

再加上村长家的院子足够大,一时半会儿也没人发现异常。

啧啧啧,好好的怎么就死了?真是可惜了。

看着死不瞑目的花婶,李玉文摇了摇头,一脸惋惜走到院子。

屋内只剩下我跟李屠夫,我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在屋子里守着。

我总是有意无意的瞥一眼里屋的帘子,一想到帘子后面躺着不知名的怪物,我浑身都不得劲。

在加上正好肚子饿,我跟李屠夫说了一声,回了一趟家吃完早饭这才赶回来。

等我进院子的时候,已经传出哭声,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妇女,从话里听出应该就是这个李姓男子的妻子,肚子里还驮着七个月大的孩子。

原本孕妇是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地方,但自家男人死了,也就顾不上那么多。

李姓男子的父母也都赶来,最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同意这件事私了,李玉文要赔五十万给这个孕妇。

晦气。

李玉文咒骂了一句,一脸不爽。

《傲娇妖女赖上我(庆文柳叶眉)最新章节-傲娇妖女赖上我免费列表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