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上门仙婿刘扬是什么小说 血徒

    上门仙婿刘扬是什么小说 血徒

    上门仙婿刘扬小说由作者血徒著作,讲述:一声惊雷划破长空,瓢盆大雨哗哗而下。位于南江市豪华小区的一套住宅内,刘扬正在客厅里拖地。每一道雷声都会让刘扬的身体打一个冷颤。因为,刘扬感觉到有一双双眼睛在窗户外看着他。已经过世的爷爷曾经叮嘱他,晚上千万不要看窗户。如果刘扬抬头,会看到一张张阴森可怖的笑脸在看着他,想要索他的命。人都有三把阳火,头顶......

    《上门仙婿刘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声惊雷划破长空,瓢盆大雨哗哗而下。

    位于南江市豪华小区的一套住宅内,刘扬正在客厅里拖地。

    每一道雷声都会让刘扬的身体打一个冷颤。

    因为,刘扬感觉到有一双双眼睛在窗户外看着他。

    已经过世的爷爷曾经叮嘱他,晚上千万不要看窗户。

    如果刘扬抬头,会看到一张张阴森可怖的笑脸在看着他,想要索他的命。

    人都有三把阳火,头顶和双肩各一把,而这三把阳火,只有开天眼的修道者才看得到。

    要是熄灭一两把阳火,或者阳火微弱的时候,便是会招来脏东西,如果三把阳火全都熄灭,那么这个人是必死无疑。

    刘扬身上的三把火只剩下点点火光在摇曳着,一旦看到脏东西,受到惊吓,阴气侵体,等于是两只脚都迈入了鬼门关——

    “咔嚓!”

    忽然,一道闪电照亮了漆黑的夜色,让窗外的一张张面孔,更显惨白无血。

    “啊!”

    刘扬忍不住惊叫一声。

    “啪!”

    坐在沙发上的一位中年妇女被吓了一跳,她怒从中来,冲过去,一耳光狠狠的甩在刘扬的脸上:“你是要死吗,吓我一跳!”

    中年妇女是刘扬的岳母,名叫王晓丽,而另一边,还坐着一位女子,她黛眉如画、眸似秋水,精致的俏脸宛如粉雕玉琢一般,美的宛如画中的仙女。

    而她是刘扬的妻子叶婉玉,只是结婚一年以来,刘扬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刘扬捂着脸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看着刘扬窝囊的模样,叶婉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丢下手中的公司文件,回房间睡觉去了。

    入赘叶家一年,刘扬受尽白眼和挖苦,甚至还少不了一些皮肉之苦。

    然而,几乎没有人知道,刘扬并不是南江市人,而是上京人士,并且还是名门之后。

    刘扬的爷爷名叫刘赟,乃是玄学世家刘家的第十五代传人,人称一眼断富贵,两眼断生死的刘半仙。

    可是谁都没想到,十二年前刘扬的父亲突然暴毙,而刘扬从小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往医院跑,难以继承刘家衣钵。

    后继无人之下,刘赟心灰意冷,三年前宣布金盆洗手,在一年前,更是散尽家财,将唯一的孙子刘扬入赘到叶家。

    在外人看来,是因为刘扬太过废材,他爷爷死后,一毛钱都不想留给他,让他去当个上门女婿,窝囊的过完这一生得了。

    曾经名声显赫的刘家,至此家道中落,名存实亡。

    所谓墙倒众人推,刘家没落后,曾经与刘扬称兄道弟的好友,与之决裂,更甚者,与刘扬海誓山盟的初恋女友,转个身马上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一夜之间,刘扬不仅失去了一切,还当上了人人唾弃的上门女婿。

    “咚咚——”

    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深更半夜的,那敲门声,把王晓丽又是吓得身体一颤。

    “窝囊废,给我滚去开门,”王晓丽阴沉着脸,说道。

    刘扬看了一眼已经回房间的叶婉玉,走去开门了。

    门一打开,只见一位身材有些佝偻,头发花白的妇人站在门口。

    “妈!”

    刘扬惊讶出声。

    几个月不见,母亲越发的苍老了,每天的农活,还将她的身体压得有些变形。

    “亲家母!”

    孙怡看着站在客厅里的王晓丽,笑着打招呼。

    然而,王晓丽却是恼羞成怒道:“我当然是谁来了,原来是你这个扫把星,你大半夜的跑来干什么,把你老公克死了,还想来克我们吗?”

    作为一个女人,是最忌讳被人说成克夫的。

    王晓丽话一出口,刘扬气的咬牙切齿,处在暴怒的边缘。

    侮辱自己,他可以忍,但是侮辱他的母亲,他可忍不了。

    “刘扬!”

    孙怡抬起手,抓住刘扬已经握成拳头的手,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明天是刘扬的生日,我过来看看他,孙怡赔着笑脸,将手中一篮子的菜放在地上:“对了,这是我自己种的菜。”

    话音刚落,王晓丽冲过来,一脚将篮子给踹飞了出去。

    各种青菜散落在门外一地——

    “你们乡下人种的菜,都是用大粪当肥料,你是想让我吃屎么?”王晓丽一脸鄙夷的说道。

    孙怡低着头,即使心里万般恼火,但她还是忍着了,自己儿子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何谈什么尊严?

    她没有说什么,弯下腰,将门外的青菜逐个捡起来放在篮中。

    看着母亲弯腰捡菜的样子,刘扬心如针扎,疼的厉害。

    南江市是孙怡的娘家,这也是为什么刘扬会来南江的原因。

    可惜,自打刘扬的爷爷散尽家财后,刘扬的舅舅,连家里的门都不让他母亲入,还一阵数落,让他们母子有多远,死多远。

    无奈之下,刘扬的母亲去了孙家丢弃的乡下祖宅,一个人潦倒余生。

    此时,王晓丽注意到了还有一个小区的保安站在门外,她怒目而视的看着那个年轻的保安:“我还正纳闷这个村妇是怎么进来的,原来是你把她带进来的。”

    这里作为高档的豪华小区,外人是根本进不来的。

    面对着凶相毕露的王晓丽,本来胆战心惊的保安,顿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王太太,是我看她一个人站在雨里挺可怜的,而且她不停的求我,所以我才心软了——”

    “是是是,是我求他,他才让带我进来的,”孙怡连忙求情道。

    “我马上给你们的物业经理打电话,让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王晓丽又是将矛头直指保安,保安被吓得身体直哆嗦:“王太太,请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显然,没有经过业主的同意,保安私自带人进来,是属于违规的,王晓丽又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告他一状,他肯定要卷铺盖走人。

    “亲家母,求求你,不要这样,”孙怡内心有愧,苦苦恳求道。

    王晓丽蹬鼻子上脸道:“要我放过他可以,你给我跪下来,求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