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林修许璐,林修许璐短篇》&女神的医流高手(在线阅读)

    抖音《林修许璐,林修许璐短篇》&女神的医流高手(在线阅读)

    都市虐爱小说《女神的医流高手》捎带悲伤色彩,林修许璐,林修许璐是这部小说中塑造的主角,作者风烟净 目前已创作完成。文中内容概述:我‘咕隆’一声下意识吞咽着口水,眼神有些发直,竟然没来得及避开沈曼的忽然转身,她刚找到手机拨出号码,眼神就直直的跟我对上了!“你————”沈曼顿时呆滞,身为一......

    我‘咕隆’一声下意识吞咽着口水,眼神有些发直,竟然没来得及避开沈曼的忽然转身,她刚找到手机拨出号码,眼神就直直的跟我对上了!

    “你————”沈曼顿时呆滞,身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哪里会不明白我刚才在偷看着她哪里,顿时咬着唇指了指我骂道,“在外面学坏了是吧?我……”

    “喂?”沈曼还没教训我,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音,“是……沈曼?”

    沈曼急忙捂着听筒走到一旁,脸颊莫名的染着一层绯红,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刻意冷淡道:“是蒋威吗?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有事可以求你帮忙的对吧……”

    沈曼晃着手指点了点我,一脸寒霜的朝着阳台那边走过去打了这个电话,我却盯着她那曼妙婀娜的背影依旧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刚才那轮圆月是真的惊艳到我了。

    打完电话,沈曼的情绪才稍微放松了一些,沉着脸把我喊过去坐在阳台那边瞪着我斥道:“这几年你在哪呢,怎么突然跟雅莉混到一块儿了?”

    我急忙辩解说我跟陈雅莉不是那种关系,只是正好遇到了所有被陈雅莉拉来顶缸的。

    沈曼显得无比头痛的嗔骂了一句陈雅莉,然后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林修你也别怪雅莉,她妈妈去世早,父亲是个喝醉了就会动手打人的烂酒鬼,所以一直都是寄住在我这里的,只是可能她从小安全感不足,所以心眼稍微多了一些……”

    我淡笑道:“我没在意这些!”

    沈曼伸手捋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我这才注意到她的半边脸颊已经红肿起来,看样子之前大熊那个王八蛋打她用的力气还不小!

    我顿时指了指沈曼的脸说道:“那个……我会一点化瘀的土方子,可以快一点帮你消掉脸上的红肿,要不要试试?”

    “嗯?”沈曼这才想起来,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嘀咕道,“这群人渣,迟早不得好报,不过你还懂这个吗?”

    我‘嗯’了一声点头,说是自己这几年陆陆续续在一些工地上搬过砖头,经常遇到一些淤伤之类的伤势,有一个独臂的前辈教了我一些东西,隐隐约约的跟沈曼聊了起来,一边找到了冰箱里的鸡蛋,又找了一张纸烧成灰,慢慢的处理着她脸上的淤肿。

    只不过沈曼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浓郁的女人香气在这么近的距离让我的血液有种压抑不住的感觉,尤其是手指总会有意无意间触碰到她那幼滑的脸蛋,带着滚烫的温度,就仿佛燃起了心里的小火苗似得……

    一种奇怪的猫爪挠心般的感觉在心底扩散,但我又不敢放肆,毕竟沈曼在我心中还是有威严的,而且我也算是见识过了她强悍的一面了。

    沈曼闭着眼眸仰面躺着,我站在沙发后用手指往她精致的脸蛋上涂抹东西,这画面让我忽然联想起了好像有一部叫做《做头》电影里的画面,喉头忍不住一阵阵的干涩炙热……

    沈曼却丝毫不觉,修长而漂亮的睫毛时不时妩媚的颤一下,一直等我完成后才睁开眼眸,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叹道:“想不到这几年你也过得这么差,不过说真的,当年学校那个决定我也是不同意的,但是……”

    我这才想起来了陈雅莉答应过我的,只要帮沈曼解决麻烦她就告诉我许璐那件事走漏的秘密,我刚想试探着询问沈曼知不知道那件事的真相时,卧室门却忽然打开,陈雅莉直接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就走了出来。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心想陈雅莉这可真是胆大至极啊,大片白皙的肌肤和一双修长的大腿就那样矗立在空气中,真是不怕男人看吗?

    沈曼也是脑门上浮现黑线,起身朝着陈雅莉就是一顿呵斥:“你这死孩子,不知道有男生在这里吗?你赶紧给我滚回去穿好衣服出来!”

    “嘻嘻,那又不要紧,反正林修是我男朋……”

    “闭嘴!”不等陈雅莉吊儿郎当的说完,沈曼显得有些凶巴巴的瞪着她哼道,“刚才林修都说清楚了,你进不进去?”

    陈雅莉顿时吃瘪,撇了撇嘴瞪着我指了一下哼道:“真有你的,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说完她气呼呼的转身进屋去了。

    沈曼也是气得无语:“这死丫头真是太难管教了,读书不上心还成天在外面瞎混,真不知道我姐怎么会生出这么个孩子……”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沈曼也似乎忘记了我之前偷看她的臀的事情,短暂的安静后,沈曼忽然回过神问道:“你现在住哪里?”

    “呃,我才刚回来,暂时住在一家旅馆!”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这样吗……”沈曼蹙眉嘀咕道,“我担心那几个被你打伤的家伙会找你的茬,要不然你暂时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吧?反正这房子过不了太久应当会被拆迁了!”

    我顿时惊疑不定的看着沈曼问道:“你之前不是还很担心那个叶彬吗?”

    沈曼神色复杂的发出一声叹息,然后说道:“我刚才不是打了那个电话吗?我有个老同学还算有点能力,这件事我求他的话,应当会有办法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