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苏予淳宫屿最后宫少的幸孕小妻大结局

    苏予淳宫屿最后宫少的幸孕小妻大结局

    抖音爆款文主角是苏予淳宫屿最后小说《宫少的幸孕小妻》火爆上线,小编分享宫少的幸孕小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周六的游乐园人头攒动,很多父母都趁着周末带孩子来玩。当然也有不少衣着靓丽光鲜的小情侣,隔壁便是的商铺林立、设施齐全的嘉年华,在游乐园玩过之后,再一起去购物休闲......

    周六的游乐园人头攒动,很多父母都趁着周末带孩子来玩。当然也有不少衣着靓丽光鲜的小情侣,隔壁便是的商铺林立、设施齐全的嘉年华,在游乐园玩过之后,再一起去购物休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带着苏奕淼坐过旋转木马,摩天轮,看着苏奕淼脸上浮出开心的笑容,予淳的心里也觉得慰藉不少。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六月的太阳像一个漂浮着的火球般烘烤着大地,不知不觉间她们已经口干舌燥。看着一脸汗水却没有一句抱怨的淼淼,予淳的心里微微发酸,开口说道:“淼淼,你在这等着,妈咪去给买冰淇淋。”

    “我,好吧。”淼淼脸上扬起乖巧甜美的笑,心里却止不住的吐槽,谁想吃那种甜的发腻的东西呀。不过,他不能让妈咪不开心,他也会表现得像一个正常的小朋友那样。

    苏予淳一走,苏奕淼那张粉嫩玉琢的小脸上便恢复了冷酷之色。宛如一个小王子。

    无聊地站在原地等着苏予淳,苏奕淼低着头用脚踢弄地上的石子。忽然,头顶变得黑暗,一股浓浓的脂粉味将他笼罩,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撞到在地。

    抬起头来,却看见面前站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看着苏奕淼注视着她,那个女人却忽然开口,“你这个死孩子,不长眼睛的嘛?能不能不要到处乱跑,现在就撞到我了吧。还把我的包包弄坏了。死小孩。”

    听见女人连珠炮般信口雌黄,苏奕淼不置可否,没有搭理他。那个女人却更加不依不挠,嘴上越发的过分起来。

    见刘轩茵这个样子,宫屿心中生出一片厌烦,他怎么和这么个女人一起出来。

    “你妈呢?你爸呢?你这个死小孩,是不是没爸没妈才这么没教养?”刘轩茵依旧在喋喋不休地骂道。

    眸色变得暗沉,这句话却是苏奕淼不能原谅的。看着站在刘轩茵身边置身事外、表情淡漠的宫屿,他忽然开口道:“爹地,我讨厌这个女人。”

    瞪大了眼睛,刘轩茵一脸惊愕地苏奕淼,眼睛在宫屿和他之间来回打转,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宫屿却没有解释的打算,只是眼神幽暗地打量着苏奕淼,呵,这个小孩子,格外的有意思呢。

    就在空气逐渐凝固,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苏予淳买完冰淇淋回来了。一走到苏奕淼身边,她便意识到有些许不对劲。

    苏奕淼的面前站着一对陌生男女,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大概是是一对情侣。两个人的长相都极为出挑,女人有着一双上挑的丹凤眼,烈焰红唇,五官极其艳冶魅惑。

    最引人注意的是那个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宛若雕刻,墨染似的剑眉显得狂野不羁,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流露出犀利的眸光,高挺的鼻梁之下是轻抿着的不苟言笑的薄唇,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傲慢迫人的气势和威压。然而除此之外,是一种莫名让人心里隐隐不安的熟悉感。

    “淼淼,怎么啦?”紧张地把苏奕淼拉在怀里,予淳询问道。

    “哟,原来这小骗子是你家的孩子啊。还撒谎说自己是宫屿的儿子,果然是没家教。”苏奕淼还未开口,看明白予淳是苏奕淼妈咪的刘轩茵已经忍不住开口讥讽。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上来就被一顿冷嘲热讽的苏予淳心里有些许不忿。然而她知道,对面站着的两个人非富即贵,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于是予淳陪着笑说道:“这位小姐,对不起,我没有看紧他。如果他冒犯到您,我替他向您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刘轩茵却依旧咄咄逼人,“这个死小孩撞了我,还把我的包包弄坏了,你给我赔钱。”眼睛转了一圈,打量着苏予淳一身廉价的衣着,刘轩茵忽然要求道,似乎找到了刁难苏予淳的新方法。

    杏眼圆瞪,面对刘轩茵的无理取闹,予淳一脸难色,手足无措地捏着衣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妈咪,不是我撞得她,是她把我撞倒了。”苏奕淼忽然出声,一本正经地辩解道。

    刘轩茵声音高高扬起,难听的责骂又脱口而出:“你这个死小孩,还学会狡辩了。”

    冷哼一声,宫屿轻飘飘地瞥了刘轩茵一眼,冷冽的眼神宛若实质,刘轩茵仿佛脖子被人掐住了一般,嘴巴一张一合,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没有继续等待刘轩茵的意思,宫屿转身大踏步走开。望着宫屿冰冷的背影,刘轩茵狠狠瞪了予淳母子一眼,连忙转身追过去,“宫屿,对不起,人家错了。”

    摸了摸苏奕淼的头,予淳关切地询问道“没有被她撞伤吧。

    摇了摇头,苏奕淼露出恬然的笑,小脸上浮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妈咪,不要管她啦,我们吃冰淇淋吧。”方才长时间的纠缠已经足以让炽热的阳光将冰淇淋烤化,苏奕淼却毫不在意,就着予淳的手啃了起来。

    看着儿子脸上餍足的表情,苏予淳心中的不快也烟消云散,脸上漾起暖暖的笑。

    “闭嘴。”冷冷地打断身边撒娇道歉的女人,宫屿脸上一脸的不耐烦。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各种怀疑猜测充斥着自己的内心。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