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绝色嫡女经商记小说by作者花柒迟迟已完结

    绝色嫡女经商记小说by作者花柒迟迟已完结

    冯简陆小米,陆小米冯简叫什么名字的小说名叫做《绝色嫡女经商记》,这本书由作者花柒迟迟认真编写,小说讲述的是:小米赶紧去灶间寻了七八个大号陶碗过来,每只碗盛了大半下米饭,用木铲子压了又压,然后再盖上一层小鸡炖蘑菇,一层麻辣兔肉。每个妇人都分了一大碗,乐得合不拢嘴,又有......

    小米赶紧去灶间寻了七八个大号陶碗过来,每只碗盛了大半下米饭,用木铲子压了又压,然后再盖上一层小鸡炖蘑菇,一层麻辣兔肉。

    每个妇人都分了一大碗,乐得合不拢嘴,又有些羞愧。邻里之间帮个忙,吃顿便饭也是应该,但这般把饭菜端回家去,倒是有些脸皮厚了。

    但是想想家里的孩子见到白米饭不知道欢喜成什么样子,她们也就把那点儿羞涩都掀开了。

    停了有半日的雪花,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飘落了。

    妇人们同小米告辞,末了用棉袄罩着大碗,一手拎了装着布料包裹的棉花匆匆回家去了。

    小米目送众人远走,刚要关大门的时候,不想刘婶子又拐了回来。

    “小米,方才忙乱,倒是忘了问你点儿事?”

    “什么事,婶子尽管问啊。”陆小米拉了刘婶子到门里避风处,好奇她有何事。

    刘婶子也是爽快脾气,开口就道,“你娘的忌日是不是快到了,按照你爹的脾气怕是还得大办吧?”

    陆小米苦笑,应道,“我还想着跟我爹商量看看,到底怎么办娘的百日祭呢。虽说先前卖猎物得了银子,但到底是冯大哥的,不好太过铺张。”

    “这话对,你是个懂事的孩子。”

    刘婶子怜惜的替小米掖掖领子,劝慰道,“你也别上火,跟你爹好好说说。到时候,记得喊了婶子来跟你一起忙。”

    “好,谢谢婶子,我自己还真忙不过来,少不了要劳烦婶子。”

    “客套什么,你娘在的时候也没少帮我的忙。如今她不在了,我多照管你也是应该。你娘啊,若是在天有灵,看你如今这么懂事,也要欢喜坏了。”

    刘婶子又说了几句,终于快步回家去了。陆小米关了院门,一路进了堂屋。

    陆老爹正同三个儿子大口吃饭,见闺女进来就把堆满了鸡肉的饭碗推过去,讨好招呼道,“小米啊,快吃,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陆小米拿起筷子,犹豫了一瞬还是说道,“爹,过几日就是娘亲的百日祭了。先前因为我病着,娘出殡又是大葬,家里底子都掏空了,如今百日祭是不是简单祭奠一下。等明年家里日子好过了,再给我娘…”

    “不成!”不等小米把话说完,一向好脾气的陆老爹却是发了火,“你娘的忌日一定要大办,绝对不能轻慢!”

    说罢,他饭也不吃了,直接扔了碗筷转身进屋去了

    陆小米自从在陆家醒来,还是第一次受到老爹呵斥,很是有些委屈,眼圈儿忍不住就红了。

    陆老大带着陆老二老三都是放了碗筷,赶紧上前哄劝,“小米,你可别恼了啊。爹也不是故意凶你的,他也是惦记咱娘在那边过得不好。”

    “是啊,当初出殡的时候,你还病着,爹甚至要卖了家里的地凑银子,还是老冯爷他们拦着,这才勉强罢休。如今…虽然是百日祭,不比出殡,但也不会简慢了。”

    陆小米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送出去的却是一声叹息。

    她虽然接收了原来的记忆,但那些记忆更多的是像电影一样,她看过,也明白理解,却没有多深刻的感受。

    记忆里,白氏待女儿真的是疼爱之极,但有一段记忆却是空白的。

    “大哥,我先前病糊涂了,有些事情忘了很多。爹说我跟娘去了外祖家,回来路上染了风寒,娘过世了,我也病得厉害。但是我怎么不记得去外祖家在哪里,都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听娘说过吗?”

    陆老大皱眉想了想,摇头应道,“娘带你走得时候,我们三个要跟去照顾,娘恼了,死活不答应,只带了你一个上路。我们问了去处,娘也不说,倒是爹那时候也不愿意让娘回去,为此还跟娘怄气了,你们走的时候,爹都没出屋。我们也不敢多问啊,好不容易盼着娘带你回来,结果没到半月娘就过世了,我们也没机会问询外祖家的事。”

    陆武也是挠着后脑勺,无奈道,“我也没听娘说过,倒是你啊,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我还以为你做那些新奇的饭菜,会管家,都是在外祖家里学的呢。”

    陆小米听得心头一跳,生怕牵扯出“换芯”的事,赶紧把话头收了回来。

    “我当初烧的厉害,脑子都糊涂了,也是想不起来了。娘的百日祭,我再想想办法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