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之腹黑俏夫君小说最新章节-作者千苒君笑免费全文

    穿越之腹黑俏夫君小说最新章节-作者千苒君笑免费全文

    《穿越之腹黑俏夫君》小说发行之后以其真挚的情感打动了多数的网友,小说中孟娬殷珩总是在错过的感情让人觉得悲伤不已。章节片段赏析:他命都快没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这时孟娬已经咬了一口芯子,将渣吐了,下一刻俯下头去,捏了捏殷珩的下巴,他便很配合地张了张口。孟娬将鲜甜的汁液一点点渡入到他口中。刹那间,干涸已久的殷珩仿若接触到了生命的源泉,不由自主地滑动着喉结,从她口中汲取那股子甜味。孟娬眉头一跳,及时抽开,道:“喂,是我占你便宜, ......

    《穿越之腹黑俏夫君》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他命都快没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

    这时孟娬已经咬了一口芯子,将渣吐了,下一刻俯下头去,捏了捏殷珩的下巴,他便很配合地张了张口。

    孟娬将鲜甜的汁液一点点渡入到他口中。

    刹那间,干涸已久的殷珩仿若接触到了生命的源泉,不由自主地滑动着喉结,从她口中汲取那股子甜味。

    孟娬眉头一跳,及时抽开,道:“喂,是我占你便宜,不是你占我便宜。”

    其实她也不是趁人之危的人,说给她亲一口,若是不嘴对嘴,怎么把甜汁渡给他?

    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反客为主吃她的嘴。

    殷珩舔舔嘴角,那淡色的瞳孔竟有些勾人,看着她道:“还有吗?”

    孟娬道:“老实点,我就给你。”

    “好。”

    如此孟娬喂了他两根杆子的汁液才作罢。

    孟娬不能直接拖他拽他,得想办法把他弄出这片高粱地。

    遂她撇了许多高粱杆,用来扎成一个简易的筏子,把他搬到筏子上,拖着筏子带出去。

    她撕了他的衣角拧成绳,在前面拉得气喘吁吁,吭哧地给自己鼓气道:“要不是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儿上……”

    殷珩忽道:“你要带我回家?”

    “那不然呢,”孟娬阴测测地笑道,“带回去把你养起来,给我做童养婿。”

    “不怕我连累你?”

    孟娬道:“我还怕你不来连累我呢,最好让你的仇敌都找上门来,把我家那一家子妖魔鬼怪给端掉,到时候我只要保护原主她娘的安全就好。”

    殷珩道:“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我的仇敌都认为我死透了。”

    确实他这副样子,只要屏住呼吸,任谁都有可能认为他死透了。

    孟娬就是把他带回家去,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能把他救活。

    大正午的,偶尔碰到几个乡里人,看见孟娬不知从什么地方拉了个浑身是血的人回来,都躲得远远的。

    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谁敢轻易上前去?

    虽然费力,但最终孟娬还是顺利地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家门。

    这家里十分贫穷困顿,就一间茅草屋,前面用篱笆围了个简单的院子。

    孟娬在穿越之前都是和她娘住在一间房的,眼下没有别的空余的屋子来安顿他了。

    孟娬一进门就听见了母亲夏氏的咳嗽声,等夏氏晃眼看见孟娬带着一个遍身鲜血的男人进屋后,吓得直接从病床上坐起来了。

    今天上午她被贺氏给灌了一碗汤药过后,就昏昏沉沉地睡到了现在。

    而孟娬则被祖母贺氏带去了大伯家,等着王喜顺接去。

    因而孟娬是直接从大伯家翻窗逃走的,夏氏病得稀里糊涂,她的女儿遭遇了什么,一无所知。

    若要是得知贺氏竟要将她唯一的女儿卖给一个流氓杂碎,她就是病得只剩下一口气,也要爬起来拼命的。

    可惜,她并不知道,原主在高粱地的时候就已经被王喜顺给掐没了,现在这副身体里已经是另外一个灵魂。

    夏氏唇色惨白,满脸病气地道:“阿娬,你这是……”

    孟娬道:“我捡了个人回来。”

    既然她现在在原主的身体里,那就既来且安。她自会帮忙照顾安顿原主的娘,再不会让那帮狼心狗肺的给欺负了去!

    夏氏以前是乡里教书先生的女儿,是个十分循规蹈矩的人。

    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现在孟娬的爹又不在,更不能随便把男人往家里带。

    要是传出去了,是要被指着鼻子骂的。

    夏氏惶恐道:“你怎么能随便把男人往家里……”

    可孟娬却没有封建礼教那一套,道:“我若丢下他不管,他伤得重,会死的。”

    死了不就白瞎那张好看的脸了嘛。

    小说《穿越之腹黑俏夫君》 第4章 反被占便宜 试读结束。

    ▲《穿越之腹黑俏夫君》完整版已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