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中开刀救活王爷by清水染衣在线试读

    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中开刀救活王爷by清水染衣在线试读

    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中开刀救活王爷)是一本正在火爆推送中的小说,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清水染衣”,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中开刀救活王爷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毒死本王,你还是要殉葬。”司皓宸虽然是昏迷了,但始终没有完全失去意识,明若说的话他还是听到一些,否则那横向她的一剑便不会留余地。丹胥帝曾将兰阳郡主指婚给他,他虽然没拒绝,也没打算迎娶。但这个给他殉葬的女人,是他从未见过的,“你是什么人。”“南戎清凰公主,颜明若。

    《女博士一穿越就要陪葬在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毒死本王,你还是要殉葬。”

    司皓宸虽然是昏迷了,但始终没有完全失去意识,明若说的话他还是听到一些,否则那横向她的一剑便不会留余地。

    丹胥帝曾将兰阳郡主指婚给他,他虽然没拒绝,也没打算迎娶。

    但这个给他殉葬的女人,是他从未见过的,“你是什么人。”

    “南戎清凰公主,颜明若。”明若只好报上原主的身份,“唔……”

    明若话音未落,蒙面的喜帕被司皓宸用剑挑开,看到这颜料铺子一样的脸微微皱眉:“真丑……”

    司皓宸心下思忖——怪不得三皇子拒婚,这副尊容真是一言难尽……

    “只怪迎我进门时云王殿下人事不省,还有……东桓有殉葬的陋习。”

    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女性,明若根本无法接受‘殉葬’这种野蛮蒙昧陈规陋俗。

    “陋习?”司皓宸微微挑眉,“难道本王还折辱你了不成?”

    “不敢……是我配不上云亲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还得仰仗这位大佬。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司皓宸撑着剑起身,轻松跃出棺椁。

    明若才发现,这男人身形高挑挺拔,长身玉立恍若神祗。

    司皓宸环视四周,径直往外走去。

    明若看了一眼棺椁底部铺满的东珠,伸手抓了几颗当做诊金,然后迅速跟上去。

    外面的廊道幽深宽阔,顶壁上嵌着萤石,犹如浩瀚的星海。安静的空间里,只有两人踢踢踏踏地脚步声。越往外面走,萤石镶嵌越少,光线越发黑暗。

    明若有些害怕,伸手捏住司皓宸的袖摆。

    司皓宸脚步一顿,偏过头,淡漠的目光扫过明若的捉着他衣袖的手,不由皱眉:“怎么?”

    “那个……”明若吞了下口水,“这里是地宫,应该会有守护墓葬的设计吧?”

    “所以呢?”司皓宸不答反问。

    “我觉得这里似乎有阵法,你选的这条路……可能是死门。”明若生在玄医世家,对玄学称不上精进,但对危险的感知力向来敏锐。

    “你懂奇门遁甲之术。”司皓宸此时倒是对明若刮目相看了。

    “‘懂’谈不上,略知一二。”明若对自己那三脚猫的本事,真不敢妄自托大。

    司皓宸往后退几步,手起剑落,一块萤石在平整的石板上滚落向前,几乎是一瞬间,十几支羽箭从不同方向射出。

    平日里这种机关自然困不住他,但现在动用内力却是万万不能的。

    司皓宸很不喜欢自己现在羸弱的状况,却又无计可施:“你看哪条路是能走?”

    明若仔细辨别了许久,抬手指了个方向,“我觉得应该是那边,只有七成把握。”

    司皓宸又如法炮制地用石子试探了一番,没有异常才继续前行。

    两人折来折去,好不容易走出长长的甬道,外面却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远处有细微的水声,路却是没有了。

    山洞深处走了一段,只看到一泓深不见底的水潭。

    明若也跟了过去,噗通一声,一尾银色小鱼跃出水面,又扎入水潭……

    “这里有鱼……水潭应该是有暗河与外面相通的。”明若猜测道。

    “嗯。”这一点司皓宸也想到了,但是这水潭到底有多深,需要多久才能潜出去都是未知。

    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大概只能坚持一盏茶的时间。

    “我下去探探,如果出得去你再下来,没有路我就折回来。”

    明若将碍事的大袖衫脱下来丢在石头上,以司皓宸的身体情况,下水探路搞不好还得再抢救一次。

    “你水性很好?”司皓宸微微蹙眉。

    一国公主懂医术,知晓奇门遁甲已经出人意料,水性还好到可以去探路……这正常吗?

    “还……还凑合……王爷您该不会是……不通水性吧?”清凰公主会不会潜泳,明若没工夫去回忆,她的技术是比一般还一般,但是下水之后她可以用氧气罩作弊。

    但要是司皓宸是个旱鸭子,那就麻烦了。

    “本王还不必你来操心。”司皓宸觉得让个女人去探路不是大丈夫所为,可又没有其他办法,“暗河大多水道复杂,你迷了方向,怕是会把自己淹死。”

    “哦,这倒也是。”明若的方向感也就比路痴好那么一点点,对司皓宸的担忧深以为然。

    她装模作样地翻腾着那件满绣凤凰于飞的大袖衫,借机从医疗系统里拿出一卷超长的弹力绷带。

    一端系在自己腰上,另一端交到司皓宸手里,“如果没出路我就寻着绳子回来,要是有出路,云王殿下就顺着绳子来寻我。”

    看明若马上要下水了,司皓宸将一颗笼在络子里的夜明珠递给她:“带着这个。”

    “好。”明若嫌提在手里费事,直接挂在了脖子上,“我若是两刻钟没回来,你就下来找我。”

    司皓宸没应声,这个女人倒是对自己挺有信心,万一她折在水里,要他下去帮她收尸吗?

    司皓宸等了两刻钟并没有马上入水,而是将握在手中怪模怪样的绳子往回拖,收回很长一段之后,才看到先前给出去的夜明珠被绑在绳子上……

    他解下夜明珠跳入水中,顺着绳索游动宛如蛟龙入海。游过一段漆黑的河道,便有天光映在水中,司皓宸向着光游上去,冲出水面的一刻深深地吸了口气。

    顺着飘在湖面上的白色绷带看过去——身着大红色里衣的少女蹲在一堆篝火旁烘烤着衣裙,如瀑乌发散在身后,周围一片青绿之中是唯一的亮色。

    司皓宸游到岸边,明若听到声响偏过头,浅浅一笑:“你还蛮快的嘛,有没有觉得心脏不舒服?”

    司皓宸看到少女的脸微微一愣,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眉眼精致鼻子挺翘,洗去唇脂后‘血盆大口’蓦然变得小巧柔嫩……几缕湿发贴在她的脸颊上,明明有些狼狈,却与他平日里见到的女子不同,显得格外灵动。

    明若冲司皓宸招招手:“来烤烤火,你有心疾,感冒就麻烦了……”

    她现在对司皓宸的身体紧张得不行,好不容易重活一回,没过一天好日子就得殉葬,实在不划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