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在哪里看做主角的小说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在哪里看为主角的小说

    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在哪里看做主角的小说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在哪里看为主角的小说

    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在哪里看是主角的小说爆红全网,《战王庞妃之倾世小狂医》小说是一部古代著作,由言情小天后会云珠 倾心呈现。具体片段试读: 怜悯?她看他的眼神,有惊艳,有请求,有喜悦,眼下又多了一抹怜悯,唯独没有畏惧,真是……真是有趣极了。“惊鸿公主,问好了?”夜非白的声音依旧十分空灵动听。楚惊鸿......

    怜悯?

    她看他的眼神,有惊艳,有请求,有喜悦,眼下又多了一抹怜悯,唯独没有畏惧,真是……真是有趣极了。

    “惊鸿公主,问好了?”夜非白的声音依旧十分空灵动听。

    楚惊鸿回过神来,点点头道:“好了,多谢夜厂公帮忙。”

    “无妨。”夜非白说完之后便先一步往外走,楚惊鸿紧跟其后。

    二人一前一后走了一段路,夜非白听到楚惊鸿有些紊乱的呼吸声和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便放缓了自己的速度,去迎合楚惊鸿的节奏。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总之,想到,便做了。

    ……

    白子墨在大内行厂门外急的团团转,当他看到夜非白和楚惊鸿一前一后的走出来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连忙迎了上去。

    “可以走了么?”白子墨现在只想把楚惊鸿送回去。

    楚惊鸿点点头:“可以走了。”

    说完之后,楚惊鸿又转过头看向夜非白,斟酌了一番措辞后,楚惊鸿开口道:“多谢夜厂公开了方便之门,里面那个人,若是审不出什么就算了吧,究竟谁要害我,我心里八成也有个数了,他不过就是一个靶子罢了。”

    这是在为那个虎威军侍卫求情么?还真是妇人之仁。

    就在夜非白要开口拒绝的时候,楚惊鸿又继续道:“入了大内行厂的人,都归夜厂公管,像他这样无关紧要的喽啰,放了或杀了没有什么不同,这个人不再有任何价值了,夜厂公就不必太费心思了!”

    楚惊鸿对着夜非白微微福身周全了礼数,然后跟着白子墨离开了大内行厂的范围。

    夜非白看着渐行渐远的纤细身影,心中明白了楚惊鸿的意思。

    出于恻隐之心,她不希望里面的那个虎威军侍卫再受刑了,可出于嫉恶如仇的本能,她也并不想为那个人求情,要生还是要死,她只希望大内行厂能给那人一个痛快罢了。

    夜非白勾了勾嘴角,思忖片刻后开口道:“把人放了。”

    暗处传来一个声音:“是!”

    ——

    “惊鸿公主,你怎么会在战王府啊?”白子墨好奇极了,一个是沙场无敌的冷面战王,一个是素有蠢名的小国质子。怎么会牵扯在一起的?

    关键是,御龙渊怎么会让楚惊鸿进入王府?那御龙渊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啊!

    简直不可思议。

    难道是因为楚惊鸿这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么?

    白子墨摸索着下巴打量着楚惊鸿,这张脸也确实有惑人的本事,只是那御龙渊真的不免俗套的被美色所迷么?

    楚惊鸿想了想,她怎么会在战王府,当然是被抓去的啊。

    可是她现在不打算多说什么了,刚刚在和夜非白的较量中,她已经决定了,要抱住战王府这根粗壮的大腿,从此得战王御龙渊的庇护。

    既然如此,她就得把那个自己瞎编的绯闻坐实了,至少得让那些对她心怀不轨的人相信,她是有靠山的。

    “哎呀,别说了,天都快亮了,你快送我回去吧。”

    不是楚惊鸿非得让白子墨送,而是她真的不认识路了,出来的时候有医疗空间指引,她心急的跟着走,也没有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