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透视小医仙小说全文-透视小医仙无广告免费阅读

    透视小医仙小说全文-透视小医仙无广告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透视小医仙的小说《透视小医仙》目前已完结,本文的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米小烟”,在他的笔下,为我们带来了这样一个故事。小说概述:陆寒跪在地上,神情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身体不由自主轻微颤抖。李浩抽了一口烟,蹲下身,将烟气喷在陆寒脸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脸,轻笑道:“陆公子,不是我不给你时间,老板那儿我也不好交差啊,你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抵押?”陆寒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脸上泛起苦涩:“公司我抵押给你们了,房子,车子我也抵押......

    《透视小医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陆寒跪在地上,神情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身体不由自主轻微颤抖。

    李浩抽了一口烟,蹲下身,将烟气喷在陆寒脸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脸,轻笑道:“陆公子,不是我不给你时间,老板那儿我也不好交差啊,你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抵押?”

    陆寒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脸上泛起苦涩:“公司我抵押给你们了,房子,车子我也抵押给你们了,再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既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将他扔下河里喂鱼!”

    李浩站了起来,挥了挥手,立即有两个壮男上前,往陆寒的头上套麻袋。

    陆寒打了个哆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起身就跑!

    他才二十多岁,人生还没享受过,不想这么早就死去。

    只是他刚跑出去,便觉得脑袋一痛,头发已经被人给抓住,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胆子不小啊,还敢跑?”

    李浩将烟头杵在陆寒的脖子上,顿时一股烧焦的味道传出。

    “啊……”

    陆寒痛得眼泪都出来了,但他被人抓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做干净一些!”

    李浩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两名壮汉提着陆寒拖向河边拖。

    “浩……浩哥,等等,我还有个未婚妻,我可以向她借钱。”

    陆寒急忙喊道,生死关头,他想起了这个指腹为婚,但从未见过面的未婚妻。

    李浩眉头一挑,来了点兴趣。

    “行,那你给她打电话!五百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陆寒脸皮直跳,他不过只借了一百万的高利贷,结果三月时间不到便成了五百万,打死他都还不出来,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保命要紧。

    拿出电话,翻到保存但一直没有打过的号码,陆寒手指有些颤抖的按了拨号键。

    “嘟嘟~”

    手机响了两声便被挂断,陆寒看了李浩一眼,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急忙又拨了一遍,这一次直接出现了忙音。

    “看来你的未婚妻并不想管你啊。”

    李浩挥了挥手,两名壮汉再次拖着陆寒向着河边走去。

    “浩哥,我求你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我还不想死啊!”

    陆寒声嘶力竭的大叫,脸上充满了绝望。

    李浩根本不理他,重新点了根烟,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老板,陆家那小子已经被搞定,不会再出现了。”

    说完,将手机收起,转身离去。

    陆寒被装入麻布口袋内,上面栓了两块巨石,两名壮汉将他抬上一艘渔船,驶向着河中。

    “噗通!”

    几分钟后,陆寒被扔进了河中,在石头的拉扯下,直接向着河底坠去。

    大量的河水灌进了他的口鼻,他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渐渐的,陆寒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像是有一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眼前白茫茫一片,耳内听不到任何声音。

    无数脏水从他的嘴里呛出,形成水泡,咕噜噜向上飘去。

    他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开始不自觉的痉挛,脸上泛起乌青之色。

    陆寒的挣扎越来越小,最后犹如死去一般,没有了动静。

    突然!

    一道光芒从他的胸前的玉佩散发而出,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遗物,很快这团光将他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的传承终于找到继承人了。”

    陆寒并没有听到声音,他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玉佩缓缓融入他的胸膛,最后消失不见。

    一股力量托着他冲出水面,落在了岸边。

    ……

    望江市,金辉大厦,天妍集团。

    “今天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秦慕烟合上手中的文件,起身向着办公室走去。

    她的办公室十分宽敞,整面的落地窗,可以让她将望江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将门关上,秦慕烟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拿出了手机。

    看到上面被自己拉黑的陌生号码,她皱了皱眉,就在这时,手机响起,她看了一下是自己爷爷打来的。

    “爷爷。”

    秦慕烟接通电话。

    “慕烟啊,小陆和你联系过没有啊?”

    电话里传出秦明德有些苍老的声音。

    秦慕烟脸色有些难看,“爷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搞这指腹为婚的事!”

    “呵呵,做人要有信用,他爷爷救过我一命,当年可都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让我失信于人,否则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再说了,陆寒那小子我见过,一表人才,挺精神的!年纪轻轻的就开了一个网络公司,你俩在一起应该有共同话题,再过三天便是周末了,我安排你们见次面如何?”

    秦慕烟真想将手机给扔了,但秦明德从小就疼爱她,在几个兄弟姐妹中对她最偏心,闻言只好道:“爷爷,见面可以,不过谈不拢的话,您就别勉强我了了成吗?”

    “行行行,只要你肯见面,至于后面的事,以后再说!”

    秦明德说完便挂了电话。

    秦慕烟揉了揉自己眉心,头疼不已,坐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堆资料。

    第一张资料上有着陆寒的照片,上面有从幼儿园开始到他开公司,每一件事都清清楚楚写在了上面。

    “金陵叶家三公子不进入家族集团,却跑到望江自己开公司,难道是因为父母双亡,被排挤了吗?”

    秦慕烟看着资料喃喃自语。

    ……

    “唔。”

    陆寒缓缓睁开眼,只感觉浑身无力,全身好像跑了马拉松一样酸痛无比。

    “咦?你醒啦!”

    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入他的耳内。

    陆寒扭头看去,就见一具白花花的身姿出现在眼里,陆寒吓了一跳,怎么会有个不穿衣服的女人在自己面前?

    但很快,白花花身体消失,变成了人体骨架和无数的血管,以及跳动的内脏。

    陆寒正惊愕间,双眼陡然感到一阵刺痛,眼泪都冒出来了。

    这时,又听到那声音道:

    “你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吗?”

    陆寒正想回答,可骤然间,无数信息疯狂的在他的脑海里喷涌而出,几乎快将他的脑袋撑爆。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他才逐渐将这些信息消化,满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