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霍司承楚千千全本小说-《霍少请轻爱!》无广告弹窗免费阅读

主角霍司承楚千千全本小说-《霍少请轻爱!》无广告弹窗免费阅读

霍少请轻爱!

时间:霍少请轻爱!作者:苏千羽

霍少请轻爱!小说

霍司承楚千千是什么小说,故事中的主角霍司承楚千千小说名为霍少请轻爱!,由苏千羽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情小说。这里提供完整版《霍少请轻爱!》无弹窗广告在线全本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你和尸体的区别是你会喘气楚千千用勺子搅合了一下塑料粥碗里的小米粥,小心翼翼的尝过热度后,舀了一小勺送到景惠然的嘴边。妈,喝一点吧,今天我请了假照顾你们。 话音刚落,景惠然抬起缠满纱布的...

霍司承楚千千是什么小说,故事中的主角霍司承楚千千小说名为霍少请轻爱!,由苏千羽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情小说。这里提供完整版霍少请轻爱!无弹窗在线全本免费阅读。

第8章你和尸体的区别是你会喘气

楚千千用勺子搅合了一下塑料粥碗里的小米粥,小心翼翼的尝过热度后,舀了一小勺送到景惠然的嘴边。

妈,喝一点吧,今天我请了假照顾你们。

话音刚落,景惠然抬起缠满纱布的手,将整碗粥撞翻。

满满一碗温烫的粥洒了出来,溅在楚千千本来就皱皱巴巴的裙子上。

事到如今,你还想说谎?你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都什么样子了? 景惠然向她喊,全然没有了之前良母的样子。

楚千千本来就发烧,头晕的厉害,被景惠然这一砸,差点没有站稳。

她勉强走进病房的厕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错愕,羞愤。

楚千千以为,自己昨天没有跟霍司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她看见镜子中的自己.. 若浅若深。

再加上自己发烧了,脸红的厉害,从外人看来,这分明就是刚刚爱过的形象! 楚千千站在厕所里,久久没有出去。

怪不得护士说自己,妈妈埋怨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妈和你弟弟就算不治病,也不能让你去那事啊! 外面,传来景惠然抽泣的声音。

妈,妈,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昨天晚上沈昊喝多了,才会这样。

楚千千出去解释。

在这个时候,她不想告诉妈妈,自己已经离婚的事情,毕竟在景惠然的眼里,女人是一个家庭的附属品,男人才是顶梁柱。

楚千千嫁给了沈昊,就应该本本分分的过日子。

离婚?是件丢尽脸面的事情。

她本来就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时候如果再知道楚千千离婚了,恐怕病情会加重。

这样? 景惠然不相信的看着楚千千。

真的,妈,他今天早上要出差,所以昨天晚上就 楚千千说着谎,心里堵得慌。

想着自己居然在为一个渣男说谎,而这个谎言却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揭开。

景惠然听见楚千千这么说,本来愤怒的表情才终于有所缓解,赶紧招呼楚千千出来,对不起,千千,刚才是妈着急了,沈昊是好孩子,咱可不能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情。

听见景惠然这句话,楚千千的喉咙堵了半天,最终,说出一句,妈,我出去换件衣服再去看弟弟。

她多想告诉景惠然,她已经离婚了,是因为沈昊背叛。

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说,可是现在景惠然这么虚弱,她说不出口。

楚千千在医院门口的超市,用自己的卡买了最便宜的T恤和裤子,又买了个丝巾围在脖子上,才敢再回医院见楚威。

楚威的伤在背上,此时只能侧着躺。

看见楚千千来,特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姐,你来了。

笑的很暖,楚千千的心却更加难受,她坐在楚威的床边,握着他的手,阿威,对不起。

又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你看我们现在不都好好的。

楚威很懂事,他先安慰楚千千。

其实,他也听见了护士们的留言,却选择相信楚千千。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 姐弟两正在说话,手机铃声响起。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姐,你去接电话吧。

楚威很懂事。

楚千千在走廊里,刚按通接听键,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男人不悦的声音,楚千千,你以为你是谁,收了我的钱敢跑? 霍司承一觉醒来,看见身边的女人不见了影子。

找遍整个房间,居然只有书桌上的便签纸上有一串电话号码。

自己花了500万,就买了一串电话号码? 对不起,我这边有点急事,要不我现在就去民政局门口等你,可以吗? 楚千千道歉,她非常理解霍司承的心情。

五百万,别说买她一年了,买她五年,十年,恐怕她都是愿意的。

楚千千也清楚,自己一个离异女人,何德何能一年能要他的五百万? 我早上要开会,把你的位置发给我,下午我派车去接你。

霍司承的语速极快,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完全不给楚千千回话的机会。

当然,楚千千也没有任何资格拒绝他的要求。

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

—— 下午,楚千千坐着霍司承来接她的车,到了民政局。

短短一个月,她就来了这里两次。

今天是9月6日,日子算是不错,领证的人依然很多。

楚千千穿着早晨她买的那套廉价衣服出现在霍司承面前时,她看的出来,霍司承眼里满满都是嫌弃。

楚千千,你拿我给你的钱,就买了这么一套垃圾? 霍司承黑色的眸子俯视着打量着她,纯白色的T恤,没有任何花纹,下面是一条墨绿色纯棉的短裤,设计感极差,如果只看裤装,楚千千和50岁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今天衣服弄脏了,就随便买了一套。

楚千千窘迫的解释,她的钱不多,又不愿意把霍司承给的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

你的眼光果然差。

男人嫌弃。

对不起,我下次跟你出去的话,会选好看一些的衣服。

楚千千又道歉,不知道为什么,她站在霍司承面前,就不自觉的会觉得自己比他低一等。

低的这一等,不止是拿人手短这么简单。

两个人去排队,照了一张很丑的结婚证后,两个人分开检查。

在检查的队伍排到楚千千时,她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她前面抽血的女人。

侧着脸,大\/波浪的长发,依旧是红唇,高跟鞋。

女人抽完血,站起来去等结果,当她转头看见楚千千时也是一愣,红唇勾笑,呦,千姐,你这也是来领证? 没想到你和沈昊这么快就领证了。

楚千千正眼都没有看她,就坐到了前面等待抽血。

贺雅却没有任何走的意思,双手环在胸前,斜着眼,瞧不起的说,千姐,你穿成这样来跟男人领证,我看你这次婚姻又快到头了。

楚千千低着头,把胳膊伸给护士。

千姐,要不要我教教你怎么伺候男人?沈昊说你和尸体的区别是你会喘气。

面对楚千千的无视,贺雅依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第9章他们的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

护士刚握住楚千千的胳膊,马上又过来摸她的额头,确认过之后,才担忧的问她,你怎么发着烧就来领证了? 楚千千被她一问,脸色有点尴尬,忙问护士,这个影响结果吗? 这个是有可能的。

护士回答。

一旁的贺雅笑了,千姐,你这是多怕对方悔婚呀,生着病就来领证。

听着贺雅的嘲笑,楚千千微微攥紧手指,向护士求助,能不能先帮我抽血,如果有问题再看 护士刚听见贺雅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楚千千,也有些生气,同意为她先验血。

好在验血的结果是正常的。

楚千千先从检查室里出来,刚出门,就看见了不远处站着的沈昊,表情露出尴尬。

本来想避开,刚走两步背后却响起她的名字。

千千? 事已至此,楚千千只得尴尬转身。

身后的沈昊西装革履,透过白色的衬衫,可以看见他手腕上带着一块崭新的浪琴手表。

沈昊。

楚千千挺直身子,扬起微笑与他打招呼,心里却不由想起一句话—— 总会在自己最丑的那一天遇见最不想遇见的人。

你穿成这样,不会是来 来领证的。

沈昊话没说完,楚千千就回答,同时把头发扎了起来。

你妈妈和弟弟怎么样了。

沈昊问她。

这和你也没有关系吧。

楚千千冷笑,那天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想问沈昊要回自己家出的那部分钱,却被无情拒绝。

现在却来假惺惺的问?只让她觉得更加恶心。

千姐,你不会是为了救你父母,随便找了个老头子嫁了吧? 贺雅刚去洗手间补了妆,这会才过来,看见沈昊和楚千千在说话,也凑了过来。

今天领证,她特地挑了好看的裙子,配上高跟鞋,站在朴素过头的楚千千身边,马上就有了差距。

贺雅这么说了,沈昊脸色也不太好,看向楚千千,千千,你不至于吧,你如果真的有困难,我多少能帮你凑一些。

沈昊,你这么装好人有意思吗? 楚千千真是觉得好笑,沈昊如果现在正儿八经和她划清界限,她可能还能好受一些。

亲爱的,千姐都傍上土豪了,哪里需要你这些钱。

贺雅挽住沈昊的胳膊,冲着楚千千轻蔑的问,千姐,你老公呢?不会是年纪太大,还在外面等着你把他推进来吧,哈哈哈。

贺雅认定,楚千千这种二手货,又着急用钱,肯定找不到什么条件好的。

能坑上一个老头子就不错了。

贺雅,你不会想在领证的时候在这跟我吵一架吧 楚千千冷眼看着她,手攥着拳。

行了,都领证,你就别说了。

沈昊劝了一句。

哼,亲爱的,难道你就不想看一看,你前妻是找了什么样的老公吗?是四十岁,还是五十岁呀? 贺雅肆意的嘲笑她。

她笃定,楚千千不可能找到太优秀的男人。

那也是她的选择。

其实沈昊心里也别扭,还是给楚千千说,千千,你就算着急用钱,也不用着急嫁人,到时候你不但要照顾家人,还要照顾年事已高的老公。

其实沈昊哪里是关心她? 分明就是自己丢弃的东西,却不想让别人捡走。

你们都认为,我找的是个老头子? 楚千千以嘲弄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狗男女。

觉得很好笑。

突然她有点庆幸,自己嫁给的是霍司承。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嫁了一个让他们都会嫉妒的男人。

难道不是吗? 贺雅反问。

真期待你们知道他后,是什么样的表情。

楚千千笑的很冷。

其实她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知道,毕竟她和霍司承的婚姻只有一年。

只是此时此刻,她想为自己扳回一城。

亲爱的,你看看你,还关心人家家里人的事情,还想为她凑钱,人家早就找了个家财万贯的老公了。

贺雅故意说。

她并不知道楚千千找的是谁。

只是看见楚千千淡定的表情,却莫名有些心虚。

行了,去领证吧。

沈昊也不想再探究楚千千嫁给谁。

反而拉着贺雅先去把证领了。

一直到沈昊和贺雅离开,霍司承才从检查室里出来。

我刚在里面看见你前夫了。

霍司承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嗯,我也看见他们了。

楚千千看着霍司承,她嫁的这个男人,俊逸冷沉的外表,气质决然,真的是完美,完美到让人嫉妒。

可惜,他们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需要。

各取所需。

领完证,跟我去签协议。

霍司承走在楚千千的前面,说。

不都是婚前协议吗? 楚千千不解的问。

走个形式而已,无论签不签,你都不可能从我这拿走半分不属于你的钱。

霍司承的声线冷的可怕,即使在结婚办理大厅,这种浓情蜜意的东西,楚千千都能从他的声音里感受到冷意。

楚千千嘲笑自己,真是越来越廉价了,不过就是领证。

看着别人甜蜜,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我知道了,你能给我五百万我已经很感激你了,不会再去贪图你的其他财产。

楚千千往前走着,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突然重的厉害,忍不住往霍司承的怀里靠了一下。

他离她最近,也很自然的用双手拖住她。

谢谢。

楚千千道谢。

如果你想用投怀送抱改变些什么,那我只能说你的算盘打错了。

霍司承说话很冷漠,可扶着她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

他虽如此,楚千千却不敢一直赖着,头晕稍微好了一点点,就赶紧挪开。

谢谢,我不会的。

楚千千虽然自己能走,却还觉得脑袋有点晕,为了避免再次误会,她尽量让自己离霍司承远一点,免得等一下。

换来一番羞辱。

一直到两个人领完证,离开时,霍司承一直冷着脸,对她没有丝毫的笑意。

楚千千将红色的小本本默默收进包里,跟在霍司承的后面,上了他的车。

去医院。

刚坐到后座上,男人冷漠开口命令司机。

第10章他接近她,不过是因为生辰八字

医院?楚千千愣了愣,不是说去签合同吗?怎么变成去医院了?

如果你在头脑不清晰的时候签合同,那么以后,很可能成为你告我的一把利器。

霍司承说话时坐的离她很远,表情依旧冰冷。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商人,精明至此。

楚千千苦笑,她已经说过,霍司承给他五百万她很感激,不会再去贪图其他财产。

可他为什么就不信呢?

也许在霍司承眼里,自己和那些贪图他钱财的女人都一样,只是她自己一时糊涂,高看了自己。

汽车开到霍家指定的私人医院。

私人医院服务很好,再加上楚千千是跟霍司承来的,工作人员也不敢怠慢,楚千千只是坐在病房里等着,医生几个来回就帮她看好病,开好药了。

吊针,三天的量。

司承,吊针是在这里打了,还是你们带回去?

一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银色的细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

他后面跟着的就是穿着西服的霍司承。

在这打吧。

霍司承只是进病房看了一眼楚千千,转头就出去了。

反而是那个医生留了下来,看着楚千千坐在那里,笑说,司承比较内秀,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和他在一起很辛苦吧。

没有。

楚千千苦笑。

她哪里敢说,自己只是霍司承花五百万租来的老婆。

在一起?这三个字在他们之间,楚千千想也不敢想。

医生也不见外,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楚千千,我叫傅海青,是这家医院的医生。

楚千千伸出手,恭恭敬敬的接过名片,仔细看了一遍后将名片仔细收好,傅医生,今天麻烦你了。

不会,我和司承是好哥们,你以后有任何问题随时都可以跟我联系。

傅海青扶了扶眼镜。

过了一会,护士进来为楚千千挂上吊针,傅海青就与护士一起离开。

没多久,霍司承才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挂着水的楚千千,利眉扬起,楚千千,我真是小瞧了你的本事,我一离开,你就给海青说你是太太。

什么意思。

楚千千不解。

我和你结婚,只是为了给我家人冲喜,希望你不要大肆宣扬,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霍司承面无表情的说。

不必要的麻烦?

楚千千听了这句话算懂了,我知道,你是霍氏的总裁,娶了我这么个二手货,说出去肯定会给霍家丢脸。

听见她这么说,霍司承反而沉默了。

连续三天的吊针,楚千千在霍司承的要求下,都来这家医院打。

之后楚千千又回去上班了,她用霍司承的钱给妈妈和弟弟请了护工。

想来这五百万,真的是帮了她的大忙。

第四天的白天,楚千千接到霍司承的短信。

「下午2点来医院。

他说的医院,就是楚千千之前打吊针的那家。

楚千千请了假,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2点钟准时到达医院。

霍司承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西裤,站在阴凉处,俊朗的面庞在午后的阳光下,格外显眼。

楚千千站在原地,看着他。

想想五年后,虽然他们离的很近,实际上却是天和地的区别。

跟我过来。

霍司承看了一眼楚千千的打扮,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应该算是满意。

楚千千跟着他坐电梯上了医院病房部的顶楼,10层的一间病房。

病房很大,中间只摆了一张床。

奶奶,我来了。

霍司承一进去,就拉住楚千千的手,笑着走到病房前。

楚千千这才看清,病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虽然脸上的皮肤松垮,布满皱纹,却遮不住漂亮的五官。

可以看出,奶奶年轻时候是个美人。

承儿来了呀。

奶奶听见声音,伸着手到处摸,霍司承连忙走到老人身边,握住她的手摸着自己的脸,嗯,我来看您了。

楚千千愣了愣,才看见躺在床上的老人双眼失明。

霍司承将楚千千拉到奶奶身边,把楚千千的手递到奶奶手边,笑着说,奶奶,您看,我把您的儿媳妇带回来了,就是我以前跟您说的那个。

奶奶,您好,我叫楚千千。

楚千千礼貌问候。

奶奶一听,苍老的手握住楚千千的手,又伸手摸了摸楚千千的脸,满意的说,好,好,一看就是个好孩子。

谢谢奶奶。

楚千千半蹲着,让自己的身体和脸尽量凑近奶奶的手,让她摸着不太费力。

唉,可惜我老了,不能看看这个漂亮的媳妇儿,不过听你的声音,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好姑娘。

奶奶摸着楚千千的脸,连连点头。

霍司承在自己奶奶面前,自然而然的收起冷漠,笑着说,那当然了,这可是按奶奶的要求找的。

是吗?姑娘你的农历生日是多少?

楚千千想也没想,就报上了自己的农历生日。

奶奶算了算,很快就说,老祖宗的东西果然没错,这个生辰的姑娘,肯定是好姑娘。

是的,她是我的大学同学,那会我就是听了奶奶的话,才选择和她在一起的。

霍司承在奶奶身边,笑着说。

听见他们的对话,楚千千本来笑着的表情,却僵了下来。

她想起自己和霍司承在学生会的那次对话,是在学生会填报资料的时候,霍司承看着她的基本资料,问她,你的生日是阴历还是阳历的?

她说,阴历的。

那会她还不太懂霍司承为什么这么问,现在,就明白了。

霍司承之所以会接近她,不过是因为她有一个好生日。

楚千千站在霍司承旁边,看着他为奶奶倒水,削苹果,唱歌,完全就是一个乖孙子。

也怪不得,他会因为奶奶的一句话,去接近一个连感情都没有的女人。

奶奶很喜欢楚千千,在楚千千临走时,她从枕头下面摸出一个玉镯子,摸着楚千千的左手套了上去,笑着说,姑娘,带上这个镯子,你就是我们霍家的准媳妇儿了,以后承儿欺负你,你就拿这个镯子说他。

▲《霍少请轻爱!》试读结束~

《主角霍司承楚千千全本小说-《霍少请轻爱!》无广告弹窗免费阅读》